海南省海洋海岛开发和研究历史

楼主:奈何作贼 时间:2008-08-21 12:10:07 点击:3671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海南省海洋海岛开发和研究历史
  (一)远古时期
  根据考古工作已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的200处遗址和历史文献来推断,至少在6000年以前就海南岛就有人类活动。1992年和1993年冬,由海南省博物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三亚市博物馆三方专业人员组成考古发掘队对三亚落笔洞遗址进行了全面考察,并先后两次清理发掘,共清理遗存面积70平方米,发掘出8枚人牙化石,石制品、骨角制品标本等上百件文化遗物,以及几百件动物化石和7万余件贝蚌壳化石,还有大量用火遗迹。这一项考古重大发现,将海南岛人类活动历史推到了一万年前。落笔洞也成为目前发现的海南最早的人类活动的始点。也证明明海南岛远古文化与大陆远古文化是一脉相承的。
  不过秦汉以前的文献对于海南鲜有记载。与中原经济联系及政治联系也几未见诸文献。
  
  (二)秦至三国时期
   西汉时(公元前206年至公元25年),汉武帝刘彻于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十月平南越相吕嘉叛乱后,置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今越南境)、九真(今越南境)、日南(今越南境)、珠崖(今海南岛北部)、儋耳(今海南岛南部)等九郡。开辟了对外友好交往和政治经济联系的南海海上航线,南海采集的珊瑚当作贵重观赏品送到国都长安陈列。
  班固《前汉书•地理志》记载汉使访问东南亚、南亚诸国的航程“自合浦、徐闻南入海,得大州(今海南岛),东南西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前110年),略以为儋耳、珠崖郡,……自日南障塞(今越南境)、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国(今马来半岛南部、新加坡一带)。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卢没国(今缅甸伊洛瓦底江下游地区)。又船行可二十余日,有谌离国(今缅甸卑谬地区)。步行可十余日,有夫甘都卢国(今缅甸西海岸若开地区)。自夫甘都卢国船行可二月余,有黄支国(今印度东海岸维查雅瓦达一带),民俗略与珠崖相类。其州广大户口多,多异物,自武帝以来皆献见。……自黄支船行可八月到皮宗(今马来半岛北大年一带),船行可二月到日南象林界云。黄支之南有已不程国(今斯里兰卡),汉之译使自此还矣”。上述航程表明,早在西汉时代中国已开辟了南方海上丝绸之路.
  东汉时(25—220年),与南亚、中亚一带的海上贸易已相当发达,由日南徼外以通天竺(今印度)、大秦(指东罗马)等地,形成了必经南海及南海诸岛海域的“海上丝绸之路”,促进了中国航海者对南海及南海诸岛地貌和生物的初步认识,尤其对珊瑚礁、珊瑚和贝类等表现出格外好奇,于是在这方面的文字记载多了起来。世界上最早记述南海及南海诸岛的著作,是东汉杨孚《异物志》,该书载:“涨海崎头,水浅多磁石,徼外人乘大舶,皆以铁锢之,至此关,以磁石不得过”,“[瑇瑁]如龟,生南海也”。“涨海”即南海,“崎头”即指珊瑚礁、南海诸岛,“磁石”为水下浅滩、暗礁。这里所谓珊瑚礁等地区有“磁石”是误解。珊瑚礁耸立于海中,周围受浪潮冲击,形成浪花带,小船靠近,易被浪潮卷进去,好像被磁石吸住一样,或者由于水下礁滩的阻碍而形成的湍流或漩涡的螺旋形海水有吸船使其触礁的作用,用磁石来形象地形容为“以磁石不得过”。朱仲《相贝经》载:“南海贝如珠砾”,许慎《说文》载:“贝,海介虫也。象形,古者货币而宝龟”。他们对南海出产的贝类有所认识,并指出汉代之前的古代人民已将货贝当货币使用,而货贝只产于南海诸岛。此外,《后汉书•卷七六•孟尝传》还记载了合浦海中出珍珠。
  
   据咸丰《琼山县志》卷十一“海黎”转载《旧志》:在琼州海峡,“伏波将军马援,定为某日潮长则西流,潮退则东流,皆有时刻,勒石二岸,示人渡海。但今验之,每过一二时,毋亦年久渐差乎”。可见汉代马援将军对琼州海峡的潮汐进行过详细观测,并在琼州海峡两岸树立潮信碑,成为我国最早的潮汐表。
  
   三国时期(220—265年),吴丹阳太守万震《南州异物志》记述汉代从马来半岛句雅国到中国大陆的航程“东北行,极大崎头,出涨海,中浅而多磁石”。吴中郎康泰和宣化从事朱应奉派到南海巡游,出使中南半岛、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加里曼丹岛、印度半岛东南沿海和斯里兰卡等地区“百数十国”,康泰在回国后所撰《扶南传》中记载:“涨海中倒(到)珊瑚洲,洲底有磐石,珊瑚生其上也”。
  
   上述文献记载,反映了中国古代人民,特别是在秦代至三国时期就在南海航行中发现和到过南海诸岛,并对南海的航线和航程,南海中珊瑚岛屿、沙洲和暗礁的形态和成因、珊瑚赖以生长的海下地貌“大礁盘”,南海的海龟和南海诸岛的贝类,有所考察和初步认识,并认识到由珊瑚虫构成的礁、滩及岛屿对航行的威胁。用“珊瑚洲”泛指南海诸岛,这是世界历史上最早的科学记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奈何作贼 时间:2008-08-21 12:12:00
  (三)晋至隋代
  
  晋代(265—420年),东晋著名高僧法显,从印度取经后自海路归航时,在义熙八年(412年)从耶婆提(今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总称)乘船东北航行,也是驶往广州,但因遇狂风暴雨,加以认错方向,却到了山东的牢山(今青岛崂山),其航程穿越南海,途经南海诸岛。
  <<太康地记》还记述:“朱崖、儋耳无水,唯种大瓠藤,断其汁用之,亦足”。这里所说的应指朱崖、儋耳海中无水之诸——西沙、南沙群岛。这些记述表明在南海诸岛上的渔民已种植大瓠藤,取汁饮用。
  
  南北朝时期(420—589年),除了政府外交官员,更有很多商船来往于祖国大陆和南洋诸岛及印度之间,呈现一派“舟舶继路、商使交属”的繁盛景况,而他们所循行的航路,依然是汉代及三国时期已有的海上航路。因此,当时以广东为始发地的中国对外海上贸易的商船和人民到达及经过南海诸岛可以想象是更多的。1975年《人民画报》第10期和1976年《文物》杂志第9期刊载考古工作者在西沙群岛北岛一个古庙的遗址附近发现南朝宋代大明年号(457—464年)的瓷器。这一发现能够表明,最迟从南朝以来西沙群岛上已有中国劳动人民居住生活。
  
   隋代(581—618年),隋炀帝杨广于大业三年(607年)派遣屯田主事常骏、虞部主事王君政等出使位于马来半岛的赤土国(今泰国南部北大年一带),开辟了自广州经西沙群岛直航马来半岛的航线。《隋书》记载其航程是:“其年十月,骏等自南海郡(今广州)乘舟,昼夜二旬,每值便风。至焦石山(今西沙群岛)而过东南,泊陵伽钵拔多洲(今越南陵山),西与林邑(今越南中部)相对,上有神祠焉。又南行,至狮子石(今越南南岸外的两兄弟群岛,或泰国曼谷湾中的锡昌岛),自是岛屿相接。又行二三日,西望狼牙须国(今马来半岛北大年一带)之山,于是南达鸡笼岛(今马来半岛东岸外一岛屿,或泰国春蓬海中一岛),至于赤土之界”。这条航线对发展中国大陆与南洋地区间的海上交往具有重要意义。
  
  (四)唐至宋代
  
   唐代(618—907年),中国经济繁荣,推动了海外贸易迅速发展,使中国沿海一些港口成为重要的外贸港口,其中广州和明州(宁波)、泉州、扬州并列为中国4大港口。中国至东南亚、印度半岛、阿拉伯半岛和东非的航线,大体以广州为始发港,由广州航海前往阿拉伯乃至非洲国家。这条远洋航线必经西沙群岛附近海域。在《新唐书&#8226;地理志》所载的唐德宗(780—805年)宰相、著名地理学家贾耽记述“广州通海夷道”中有记载:“广州东南海行二百里,至屯门山(今香港西北),乃风帆西行二日,至九洲石(今七洲列岛),又南行二日至象石(今西沙群岛)。又西南三日行至占不劳山(今越南占婆岛),山在环王国(今越南中部)东二百里海中。……”“广州通海夷道”这条远洋航线直达伊拉克和坦桑尼亚,是当时世界上最长的一条远洋航线,加强了中国和阿拉伯穆斯林各国家间的联系。随着航海的发展,广东造船品种亦有发展。黄佐《广东通志》记载的中唐时期岭南节度使杜佐造六种水战船的事迹,反映了当时造船业的技术水平。
  
   唐代在南海诸岛上的居民,已有不挖井取水而靠椰子浆作饮料的习俗。段成式《酉阳杂俎》(860—873年)记载:“木饮州,珠崖一州,其地无泉,民不作井,皆仰树汁为用”。段成式以民饮树汁为由,把南海诸岛命名为“木饮州”。饮用树汁这一习俗,与晋代《太康地记》所云“朱崖、儋耳无水,唯种大瓠藤,断其汁用之,亦足”相类似。1974年广东省博物馆和海南行政区文化局考古人员在西沙群岛的甘泉岛发现一处唐宋时代居住遗址,发掘出37件唐宋陶瓷器皿及铁锅残片等生活用具,在一片铁锅口沿还有吃剩的鸟骨和海螺壳等遗物。这一遗址进一步证实中国渔民早在唐宋时期就常到西沙群岛劳动生息。
  
   宋代(960—1279年),北宋朱彧《萍洲可谈》(1117年)记载,中国于宋代运用指南针导航,“舟师识地理,夜则观星,昼则观日,阴晦观指南针”。这在世界上首创了仪器导航的技术,是人类航海史上划时代的进步,对南海航行提供了便利条件,对于当时及以后广东至南洋、印度洋航路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根据南宋周去非《岭外代答》(1178年)和赵汝适《诸蕃志》(1225年)记载,当时中国航海所及的国家广泛分布于菲律宾群岛、中南半岛、马来半岛、加里曼丹岛、苏门答腊岛、爪哇岛、印度半岛、波斯湾、阿拉伯半岛、非洲东部和北部以及地中海等区域,表明宋代航线在沿用唐代航线基础上,有新的发展和延伸。由于航海的发展,大大促进了中国古代学者对南海的地貌、水文、气象和南海诸岛地理的认识,取得显著成绩,并根据南海诸岛珊瑚礁和沙洲的形态开始为南海诸岛命名,用“长沙、石塘、石床”泛指南海诸岛。此外,海南岛渔民也为南海诸岛命名,主要反映在渔民的《更路簿》中把西沙群岛的永乐群岛称为石塘,与宋代书籍记载西沙群岛为石塘相似。
  
  燕肃(961—1040年)《海潮论》、《海潮图》和余靖(1000—1064年)《海潮图序》都有记载南海的潮汐现象,是观测研究两广及南海潮汐最早的著作。周去非《岭外代答》和朱《萍洲可谈》分别记述潮汐、海流、季风及南海诸岛分布情况。南宋赵汝适在《诸蕃志》卷下“海南”中论南海诸岛地理形势时记述:“至吉阳(今三亚),乃海之极,亡复陆涂。外有洲,曰乌里,曰苏吉浪。南对占城,西望真腊,东则千里长沙、万里石床,渺茫无际,天水一色。舟舶来往,惟以指南针为则,昼夜守视唯谨,毫厘之差,生死系焉”。中国南海诸岛是由珊瑚虫建成的几组群岛,其区域辽阔,被古人冠上“千里”、“万里”的定语,以其地貌特征名之为“石塘”、“石床”和“长沙”,故历史上“千里(万里)石塘或石床”和“千里(万里)长沙”,通常指今天的西沙群岛、中沙群岛与南沙群岛。赵汝适最早描述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是航海畏途。在他之后,吴自牧《梦梁录》亦有记述:“自古舟人云:去怕七洲(今西沙群岛),回怕昆仑(今越南昆仑岛),亦深五十余丈”,航道之险要。经过古代时期的航海实践和观测研究,中国宋代航海人员对南海及南海诸岛地貌的认识了如指掌。在吴自牧《梦梁录》中还总结出鱼类和海底地貌之关系:“有鱼所聚,必多礁石,盖石中多藻苔,则鱼所依耳”。
  
  宋代沿海和内河水上居民很多,以捕鱼为生,沿海渔业有较大发展,海南岛渔民除了到西沙群岛居住生产之外,还到了南沙群岛从事捕鱼采贝等。宋代对海洋生物的记载,除吴自牧《梦梁录》外,尚有其他著作。周去非《岭外代答》和沈括《梦溪笔谈》对南海及南海诸岛产的马蹄螺、砗磲、观赏贝类、玳瑁等的形态和用途皆有记载。《五行志》记载宋至道元年(995年)12月广州大鱼击海水而出,鱼死,长6丈3尺,高丈余。义太初作序的《琼管志》(1203—1208年)对西沙、南沙群岛的海鸟也有记载:“吉阳(今三亚)地多山……其外则乌里苏密吉浪洲,东则千里长沙,万里石塘,上下渺茫,千里一色,舟舶往来,飞鸟附其颠颈而不惊”。
  
  
楼主奈何作贼 时间:2008-08-21 12:13:00
  (五)元至明代
  
   元代(1271—1368年),汪大渊在《岛夷志略》一书中记载其随商船游历南海、南洋诸岛及印度洋沿岸各国;周达观在《真腊风土记》一书中记述其于成宗元贞二年至大德元年(1296—1297年)随使到真腊(今柬埔寨),他们对南海航程及南海诸岛均有记载。汪大渊还对南海诸岛“万里石塘”礁盘的形成提出看法,认为系大陆地脉延伸而成。他在《岛夷志略》中写道:“石塘之骨,由潮州而生,迤逦如长蛇,横亘海中,越海诸国,俗云万里石塘。以余推之,岂止万里而已哉!舶由玳屿门,挂四帆,乘风破浪,海上若飞,至西洋,或百日之外,一日一夜行百里计之,万里曾不足。故原其地脉,历历可考,一脉至爪哇,一脉至渤泥(今文莱)及古里地闷(今帝汶岛),一脉至西洋遐昆仑之地。盖紫阳朱子(指朱熹)谓海外之地,与中原地脉相连者,其以是欤!观夫海洋,泛无涘涯,中匿石塘,孰得而明之!避之则吉,遇之则凶。故子午针人之命脉所系,苟非舟子精明,鲜不覆且溺矣。”从汪大渊看法表明,宋元时期中国大型船队已经遍历南海及南海诸岛,使航海人员熟悉该区域的地理地貌,从而产生“万里石塘”礁盘形成的概念。至正二年(1342年),摩洛哥旅行家伊本巴都他自印度经海道来中国,其《游记》叙述:所有印度与中国间的海上航运皆操于中国人之手,可载千人“此类商船皆造于剌桐(今泉州)和兴克兰(今广州)二埠”,说明广州已能造可载千人航海之大船。由于元代造船技术进步和航海经验丰富,使元将史弼率领海船千艘五千人纵渡辽阔的南海用兵爪哇成为可能,其航程也经过西沙群岛。明代宋濂《元史&#8226;史弼传》记载了元将史弼于至元二十九年十二月(1293年1月)出兵爪哇时“过七洲洋(今西沙群岛一带海域)、万里石塘(今南沙群岛),历交趾、占城界”。
  
   元代天文学家、同知太史院事(注:相当于现代的天文总局副总局长)郭守敬奉元世祖忽必烈皇帝命令在全国27处测景(日影),在至元十六年(1279年)到南海测点——“南踰朱崖”进行测量,测得“夏至景在表南,长一尺一寸六分”,从而推算出“南海北极出地一十五度”(相当于纬度)。据考证,当年郭守敬测景的“南海”这个天文点就在今西沙群岛上。
  
   明代(1368—1644年),中国航海事业进一步发展,著名航海家、三保太监郑和于永乐、宣德年间(1405—1433年)奉皇帝之命率领当时世界上第一流的庞大船队七次下西洋。《明史&#8226;郑和传》记载:“和经事三朝,先后七奉使,所历占城、爪哇……天方(今阿拉伯)……凡三十余国”,遍历南海及南海诸岛。在郑和一行人著的《郑和航海图》、费信《星槎胜览》和马欢《瀛涯胜览》等著作中,对南海的水深、水文及南海诸岛的位置、地形等都有记载。为了适应航海事业进一步发展的需要,明代出现了不少记述海道针经及南海诸岛之类的书籍,如黄衷《海语》(1536年)、张燮《东西洋考》(1618年)、顾《海槎余录》、黄佐《(嘉靖)广东通志》(1558年)、王佐《潮候论》和明末的《顺风相送》等,不仅记载了南海航路、南海诸岛的方位、里程和地理形势、潮汐和海流变化规律、航海和风向及海流之关系,而且对不同海域的水色及鱼类、鸟类在导航上的指导意义也有详细描述。这里仅举二例。例一:张燮在《东西洋考》书中叙述:“每月初一、卅日、初二、三、四、五、六,水醒。至初七平交。十五水又醒。至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日,水俱醒。廿一日水平如前,水醒,流势甚紧。凡船到七州洋及外罗洋,值比数日斟酌,船身不可偏东,宜扯过西”。“自初八、九、十一、二、三、四,水退流东。廿三、四、五、六、七、八,水俱退东。船到七州洋及外罗(洋),值此数日,斟酌船身不可偏西,西则无水,宜扯过东。凡行船,可探西,水色青,多见拜浪鱼。贪东则水色黑。色青,有大朽木深流及鸭鸟声。如见白鸟尾带箭,此系正针。若近外罗对开,贪东七更船,便是万里石塘。”张燮既叙述了海流对航向的影响,且论说了辨认海域的水色及鱼、鸟类在导航中的参考价值。例二:在《顺风相送》里描述:“七州洋,一百二十托水。……贪东鸟多,贪西鱼多”。“船若近外罗,对开,贪东七更船,便是万里石塘,内有红石屿不高,船若回唐,贪东,海水白色,赤见百样禽鸟,乃见万里长沙”。“交趾洋,低西有草屿,流水紧,有芦获柴多。贪东有飞鱼,贪西有拜风鱼。”对水色及鱼鸟等生物在导航中的作用说的更为突出。
  
   明代有关记载南海诸岛及南海航程的史籍还有很多,如《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广舆图》、《皇舆考》、《地图综要》、《古今图书编》、《海防纂要》、《武备志》、《古今舆地图》、《阅史津逮》及《琼台志》等。明代随着资本主义经济和航海事业的发展,著书立说记载南海地理的知识显得丰富多采。有的史籍甚至以“万里石塘”表示整个南海诸岛。例如章潢《古今图书编》一书中记述:“由广东香山县登舟,用北风下,指南针向午,出大海,名七洲洋(今西沙群岛一带海域)。十昼夜可抵安南海次,中有一山名外罗山(今越南Kulao Rays),八昼夜可抵占城(今越南中部境)海次……若遇东风飘舟西行,即舟坏犹可登山。遇西风飘入东海中,有山名万里石塘(今南海诸岛),起自东海琉球国(今冲绳岛),直至南海龙牙山(今新加坡及其附近Lenga群岛),潮至则没,潮退方现。飘舟至此,罕有存者”。文中所说的“万里石塘”范围介于今冲绳岛和新加坡之间,是包括了南海中的东沙群岛、中沙群岛、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故此处“万里石塘”即泛指南海诸岛。此外,在成化、弘治年间(约1488年),王佐《琼台外记》还记载了台风和风暴潮破坏南海诸岛上渔民房屋和淹没田地的情况:“(万)州(今万宁)东长沙、石塘、环海之地,每遇铁飓挟潮,漫屋淹田,则利害中于民矣”。上述不但反映了中国古代人民通过实践对南海和南海诸岛的地理与自然现象感性认识的逐渐提高,而且证实了广东渔民早在15世纪之前已在西沙群岛建屋居住及耕田农作的情况。根据海南岛渔民调查资料知道,明代时有海口港、铺前港和清澜港等地的海南渔民前往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捕捞生产,有108个渔民兄弟到西沙群岛捕鱼时在海上遇害。后人为了怀念他们,就在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上修建了“108兄弟公庙”多座。此外,在西沙群岛的琛航岛西北角尚有“娘娘庙”。该庙有1件明代龙泉窑的瓷观音,被认为是作妈祖娘娘的化身而被明代渔民带去供奉至今数百年。妈祖即“天后”,是北宋初年从福建莆田流行开来的“护航女神”,在中国南方沿海渔区中长期受到供奉。
  
  
楼主奈何作贼 时间:2008-08-21 12:20:00
  (六)清代
  
   由于随着历史的发展,航海经验的进一步丰富,中国航海家和劳动人民在南海航行和南海诸岛生产越来越频繁,因此,清代对南海及南海诸岛的图籍记载和对中国劳动人民特别是渔民在南海诸岛生产及生活情况的文献记录,也越来越多,且越来越详细、越具体。但是因人们对岛礁名称叫法不一,名目繁多,尤其对于石塘、长沙之类的名称就有二十多种,记述的文献也有七八十种,远超清之前各朝代。这一现象表明清代有关南海及南海诸岛的文化进入一个新的发展的阶段。关于南海诸岛的文献记载,就出现了将南海诸岛划分为相当于今天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等4大群岛的名称。康熙年间成书的海道针经《指南正法》将南海诸岛分为“南澳气”(今东沙群岛)、“七洲洋”(今七洲列岛)、“万里长沙”(今西沙群岛、中沙群岛)与“万里石塘”(今南沙群岛)。雍正八年(1730年),陈伦炯撰《海国见闻录》也将南海诸岛分为“南澳气”(今东沙群岛)、“七洲洋”(今西沙群岛)、“万里长沙”(今中沙群岛)与“千里石塘”(今南沙群岛)。至于记载中国到南洋各国经过南海及南海诸岛中的某一岛群或数个岛群的史籍更加繁多,除有上述两书之外,还有诸如乾隆时期嵇璜《皇朝通典》和纪昀《钦定续文献通考》、道光时期魏敬中重纂《福建通志》、周凯《厦门志》和徐继畲的《瀛环志略》及光绪时期王之春《国朝柔远记》等。有关记载南海诸岛的地理位置及航线的著作亦很多,诸如蒋廷锡《古今图书集成》、郝玉麟《广东通志》、明谊《琼州府志》、胡端书《万州志》、崔国祥《感恩县志》、齐《南澳志》、王大海《海道逸志》、吴宜燮《龙溪县志》、魏源《海国图志》、李兆洛辑《皇朝舆地图略》、李维钰《漳州府志》、严如煜《洋防辑要》、徐家干《洋防说略》、姚文《江防海防策》、谢清高口授《海录》、汪文泰《红毛番英吉利考略》、屈大均《广东新语》和吕调阳《东南洋鍼路》等志书史籍。其中有的著作明确指出南海诸岛是中国海防的“门户”和“天堑”,是中国和外国的分界线。如颜斯宗《南洋蠡测》就明确记载:“南洋之间有万里石塘,俗称万里长沙,向无人居。塘之南为外大洋,塘之东为闽洋。夷船由外大洋向东,望见台湾山,转而北入粤洋,历老万山,由澳门入虎门,皆以此塘分华夷中外之界”。
  
   清代有关海洋及岛礁的科学史籍,主要的应为屈大均《广东新语》、李调元《南越笔记》、倪帮良《流水指掌图》、陈伦炯《海国见闻录》和《清史稿》等,他们叙述到了琼州海峡的潮汐、潮流及其与鱼类关系、两广海底地貌等等。例如陈伦炯《海国见闻录》,既对海南岛海区地貌及其对行船的影响、又对西沙群岛鲣鸟(古称箭鸟)的导航作用皆略有记载。该书载:“高郡之电白,外有大小放鸡(岛),吴川外有硇州,下邻雷州白鸽、锦囊,南至海安。自放鸡而南,至于海安,中悬硇州,暗礁暗沙,难以悉载,非深谙者莫敢内行”。深谙者是指舟师,舟师们熟悉航线上海下地貌。对海南岛周围海域,东路除了文昌的潭门港、乐会的新潭那乐港、万州的东澳、陵水的黎庵港、崖州的大蛋港之外;西路除了澄迈的马袅港、儋州的新英港、昌化的新潮港、感化的北黎港之外,“其余港汊虽多,不能寄泊,而沿海沉沙,行舟实为艰险”(《海国见闻录&#8226;天下沿海形势》)。“七洲洋中一种神鸟,状似海雁而小,喙尖而红,脚短而绿,尾带一箭,长一尺许,名曰箭鸟。船到洋中,飞而来,示与人为准,呼号则飞而去。间在疑似,再呼细看,决疑仍飞而来”。“相传王三宝下西洋,呼鸟插箭,命在洋中为记”。在陈伦炯之后不少记载今天西沙群岛的文献里都有关于这种传说,可见传布很广。《清史稿》卷一三八也有类似叙述:“海南岛“沿海多沉沙,行舟至险”。
  
  同治七年(1868年),英国海军海图局编制的《中国海指南》一书,在记述南沙群岛的郑和群礁情况时写道;“各岛俱有海南渔民的足迹,以捕取海参介贝为活,颇多常年居留于此”。在该指南中,有两个地名“Namyit”和“Sin Cowe”,是引用海南渔民俗名“南乙”和“秤钩”音译过去的;有关南沙群岛的地形、地貌、海流、潮汐和气候等的记载都是从中国广东渔民世代生产实践的经验中得来的。
  
  宣统元年(1909年),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率领官兵、官商、工程师、化验师、测绘学生及医生和各种工人等170余人,分乘“广金”、“伏波”和“琛航”三艘军舰巡视勘察西沙群岛的15个岛屿,并测绘地图,命名16个岛屿,立碑纪念和升旗鸣炮,同时在伏波岛(晋卿岛)上放养一批雌雄水牛、山羊。李准在其所著《巡海记》一文中,记载看到西沙群岛海参、海龟和椰子树等情况。早在李准巡视西沙群岛之前的清光绪年间(1875—1908年),海南岛渔民不仅在西沙群岛挖水井和种椰子树,而且也在南沙群岛的太平岛、西月岛、中业岛、双子礁、南威岛、南钥岛和鸿庥岛等岛屿各挖水井一口,并种植椰子树20株至200株不等,其中以太平岛最多,有200株左右。如今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成片椰林及椰子树,都是中国海南岛渔民先辈种植和辛勤劳动的结果。至于到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渔民,以海南岛的文昌和琼海两县为主,海口、临高、陵水、万宁和崖县次之,阳江县和雷州半岛也有。据渔民传说,文昌渔民去的时间最早,人数也多,来自铺前、清澜、东郊、文教、龙楼等港口以及附近的墟镇村庄。琼海则来自潭门、长坡等地的渔民,起先是跟随文昌县渔民出海,从清末起,后来居上,琼海去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渔民数量最多。每年仅从清澜港或潭门港出发去南沙群岛的渔船就有十几艘至二十多艘。渔民都是乘二桅和三桅风帆船。二桅船载重二三十吨,配舢板四只;三桅船载重三四十吨,配舢板五只或七只。文昌渔船船头都涂红色,称为“红头船”,琼海渔船一般不涂颜色。全船人员一般24—25人,少则22—23人,多则27人。渔民出海以半年为一期,出海前要备足各种生产资料和基本食品,如大米每人约二千斤。渔船在每年农历11—12月乘东北风南下,先至西沙群岛,有些船就留下生产,另一些船停泊一二日后,再赴南沙群岛。经过冬、春二季大约半年的捕捞作业,至第二年的清明谷雨期间乘西南风北返,渔民航海仅靠渔民们世代航海经验结晶的《更路簿》和普通罗盘。算更路,起初用点香,以后用钟。每年5—11月,南海台风频繁,暴雨猛烈,小渔船难于长期坚持海上作业,因此不少渔民便在岛上居住待天气好再出海作业。即使平时,渔民们为了上岛汲取淡水,添柴草,晒海产品等也经常上岛。一般都是散居各岛,以舢板联系,住岛时间有一年至多年。清末以后,住岛渔民逐年增多,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各有数十人,凡有淡水、柴草等住人条件的岛屿几乎皆有渔民居住。清末以前渔船大都按原路返回海南出售产品。渔民捕捞的产品主要是马蹄螺(渔民称公螺)、海参、牡蛎(蚝)、海龟和海人草等。渔民在海上作业,如捞取马蹄螺都是分乘舢板,每只舢板4—5人,由摇橹者(称舢板头)指挥。南海水体透明度好,渔民可看清十余米水下物体,再深则凭经验。一般由舢板头用竹竿指点位置,其他渔民下水捞取,潜水深度可达8—10米以上。此种作业艰苦,危险性大,因此,渔民对浅水海底地形极其熟悉。海参一般在水下二三十米处,渔民用长绳竹竿绑上带钓铅锤,潜水捞取。海龟于每年春夏之交成群到西沙、南沙各岛产卵,晚间海龟上岸,渔民将它们逐个扛翻,制成干龟肉和龟板。牡蛎(蚝)大部分在水下十余米固着礁体生长,其肉干最大者1公斤以上,正常情况每船一天能获50公斤左右。渔民除捕获马蹄螺、海参、牡蛎和海龟之外,还
楼主奈何作贼 时间:2008-08-21 12:21:00
  还大量捕捉海鸟和拾鸟蛋。渔民住岛时间长了就种植树木、耕地种作物,种植品种有椰树、瓜豆、番薯、木瓜、香蕉和菠萝等。
  
  
   渔民都迷信神灵,祈求平安。在南海诸岛上,目前尚存明、清二代遗留下来的很多小庙,仅在西沙群岛上就有十四座,这些小庙大部分是就地取材,用珊瑚石垒砌的,也有用砖砌的,结构简单,也有草棚小庙。庙的名称有娘娘庙、土地庙、神庙、公庙、石庙、孤魂庙(兄弟公庙)等。在西沙群岛除琛航岛西北角和珊瑚岛的“娘娘庙”之外,在广金岛、赵述岛、永兴岛、北岛等岛屿还有12座庙,有些小庙中还有佛像和供器,例如小庙中有清代道光年间福建德化窑出产的青花盆、双狮戏珠青花小碗(作香炉)等,亦有木制神主牌。在东沙群岛上有渔民建的大王庙。英国1855年出版的《印度指南》一书记载:1813年英国轮船到达东沙群岛时看到中国庙。在南沙群岛的太平岛、中业岛、南威岛、南钥岛和西月岛等岛屿均有土地庙或兄弟公庙。这一批明、清小庙是当时渔民在南海诸岛开发的见证。此外,广东渔民开发南海诸岛也作出了很多牺牲。例如,传说在明代海南岛有108个渔民到西沙群岛捕鱼时遇害,后人立兄弟公庙祭祀。在南沙群岛的北子岛上有两座清同治年间的坟墓,墓碑一是同治十一年(1885年)翁文芹,一是同治十三年吴××。在明、清时期他们是开发南海诸岛的主人。
  
   (七)民国时期
  
   中国渔民开发和经营南海诸岛的事绩,中外史料均有记载。日本小仓卯之助在其《暴风之岛》一文记载,1918年12月他组织所谓探险队到达南沙群岛时,惊讶地发现三位中国“文昌县海口人”住在北子岛上,有罗盘针,还替日本人绘了南沙群岛地图,图上标明各岛位置、路线和航程;在《新南群岛探险始末记》一文记载:“查中国渔民于出外渔捞时,往往以三百多人组成团体,同时出发,……”。日本《新南群岛概况》记载,中业岛有渔民“栽种之甘薯”,“昔时有中华民国渔民居住于此岛,由椰树林中之祠堂及掘井之遗迹观之,则可推想当时或者在此举行发祀”。此处所提渔民“栽种之甘薯”就是海南岛文昌县良田村王安庆等人所栽。王安庆在民国17—25年(1928—1936年)间有6年住在中业岛上,栽种了椰子、木瓜、西瓜、甘薯和蔬菜等。
  
   民国22年(1933年),法国占领越南的殖民地当局,侵占中国南沙群岛的太平岛、南威岛、中业岛、双子礁等九小岛后,国内外报刊相继报道了中国渔民在南沙群岛活动的情况。例如,胡焕庸《法日觊觎之南海诸岛》一文记载:“九岛之中,惟有华人居住,华人以外别无其他国人……其他各岛,虽无人烟,亦到处可见暂时之遗迹,由此足见自1867年以迄于今我国渔人固未尝一日离弃此诸岛也”。九岛以外“其为我国领土,亦无疑义”。民国22年7月31日《申报》记载:“九小岛,在琼崖之南,确属中国领海,粤闽渔民,每岁轮流前往,藉作捕鱼根据地者,有数万人,……岛上居民,语言习惯,均与琼人无异”。日本杂志《南支那及南洋情报》也载文认为南沙群岛应为中国所有,中国渔夫还在日本人来岛之前,已早以该岛为远洋捕鱼之根据地”。其他记载,不一一举例。在民国28年4月日本侵占南沙群岛后,我国渔民在南沙群岛生产一度中断,但在民国34年日本投降后,我国渔民复出现在南沙群岛上。
  
   国民政府曾对南海诸岛进行过多次科学考察。民国17年(1928年)5月,广东省政府组织建设厅、实业厅、民政厅、第八路军总指挥部、广东陆军测量局、中山大学、两广地质调查所等单位专家共15人,由中山大学沈鹏飞教授率领,乘“海瑞”舰主要调查了西沙群岛的永兴岛、石岛、广金岛和琛航岛的位置、交通、地形、地质、土壤、气候、海流、物产(动物、植物、矿物)和水产等,调查成果有《调查西沙群岛报告书》、《西沙群岛图》、《西沙群岛鸟粪》、《广东西沙岛鸟粪之积储》和《西沙群岛调查记》等。民国24年春,广东省政府建设厅农林局派东沙岛海产管理处主任梁权等数十人,乘“福游”舰考察东沙岛的位置、面积、礁堤、暗礁、底质、气候、淡水和物产等,调查成果有《奉派调查东沙岛报告书》和《造礁珊瑚与中国沿海珊瑚礁的成长率》。
  
   民国36年(1947年)4月,国民政府对西沙群岛进行了第二次大规模的学术性调查。调查人员有中央实验所、经济部地质调查所、资源委员会矿测所、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地磁台等单位的专家8人,中山大学地理系、生物系教授等4人。调查团乘海军“中基”号登陆舰于4月3日从上海出发,途经广州、榆林,于22日到达西沙群岛的永兴岛。在永兴岛、石岛和东岛共调查了10天,调查永兴岛、石岛和东岛3岛的地形、地质和鸟粪磷矿的分布、产状和储量。
  
   同年5月21—23日,工商部中央地质调查所李毓英、台湾大学地质系郭令智等,乘海军“中业”舰到南沙群岛的太平岛进行地质调查,调查成果有《南沙群岛太平岛地质概述》和《中国南沙群岛郑和群礁的地貌学》。
  
   同年11月,民国内政部方域司专门委员郑资约所著《南海诸岛地理志略》出版,该书叙述南海诸岛的历史和地理概况等。
  
作者:mumu6791 时间:2008-08-21 21:25:00
  很好的资料,多谢楼主广为搜集。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8-08-21 23:30:00
  海南省海洋海岛行政管辖历史&海南省海洋海岛开发和研究历史
  两篇很好的资料,LZ辛苦了。红脸奖励。
作者:刚峰先生 时间:2008-09-05 11:05:00
  文章立意很好,就是标题太大了,可能一本书都写不完。
  能集中一二个朝代写出特色来就好了……
  挺!
作者:天堂不限速 时间:2009-08-09 01:45:00
  不错
作者:甘工 时间:2010-01-18 16:20:00
  顶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