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李纲被贬海南的经过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9-02-09 23:38:18 点击:3086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今年,是海南著名的旅游景区——海口“五公祠”重修120周年。
  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雷琼道的道台珠采,主持重修了五公祠,以供民众纪念唐宋两代被朝廷贬来海南的五位历史名臣。
  在五公祠的庭院里,今人为“五公”雕了栩栩如生的石像。其中的四位都是文官打扮。惟有宋代宰相李纲像,头戴战盔,腰悬长剑,俨然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军。
  李纲曾在靖康元年(1127年)成功地组织过汴京保卫战,大败金军,建立了奇功。
  在被贬海南的“五公”之中,要数李纲在海南的时间最短,但也最富于传奇性。
  
  
  ============================================================
  
  李纲贬琼一月始末
  
  
  
  清秋子
  
  
  南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七月,金帝完颜晟下诏伐宋,明令金军要穷追正在扬州的大宋皇帝赵构,企图灭亡整个南宋。
  对金国侵略一味退让的宋高宗赵构,这时已全无章法,打算撤离扬州,渡江跑去杭州躲避。金军南下后,南宋已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州县官员弃城而逃的甚多。
  最令人寒心的是,为了给金人消气,换取苟且的和平,这年的十月宋高宗又下令,将已被贬到鄂州(今湖北武昌)的抗金名臣、原宰相李纲再次贬官,令其移居澧州(今湖南澧县)以示惩罚。
  十一月,金军进攻更急,高宗对李纲的处罚又再次加重,改授单州团练使、移至万安军安置。
  这一年,李纲四十六岁,陪伴他踏上漫漫长路的,惟有次子李宗之。
  
  抵达琼州三日 忽蒙“天恩”赦免
  
  万安军,在海南岛的东南端,即今天的万宁市,就在碧波连天的南海之滨。
  在那时,海南岛被人称为“海外”。宋代贬臣,处罚得较厉害的,一般是安置岭南(今广东)。被贬至“海外”,可算是极致,仅仅比赐死好一点,毕竟留了一条命。
  贬谪万安军的消息传来,李纲不等公文到达,便携次子提前上路。入粤以后,沿西江上溯。行至雷州,听说海南岛上“地方不靖”,有兵乱,就在雷州滞留了约一年。
  这一年的滞留,李纲领并没有荒废光阴,他先后写了《论语详说》十卷、《易传内篇》十卷、《外篇》十二卷。
  建炎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李纲和儿子渡海抵达琼州(今海南海口)。父子俩向人打听去万安军如何走,当地人告之:万安离此地还有五百里,是罕有的敝陋之地,那里根本找不到生活用品,走山路还会遭到抢劫。热心人建议他们:还是从文昌搭海船过去为妥,如果顺风,三天就可到。
  李纲不禁愕然!他虽然当过宰相,但还是没想到自己的国家竟有如此遥远的国土。于是在琼州暂且找个了地方住下,准备择日上路。
  他命运中最具戏剧性的一幕,就在此时发生了!在琼州呆了才三天,大陆方面来人通报:李纲被皇上赦免,准予放还,居住在何处自便。
  这次突如其来的赦免,与高宗的某些思想转变有关。
  就在这年初,金军大将马五率骑兵五千,奔袭扬州,一心要活捉高宗。高宗完全乱了阵脚,于二月初一下令官民自行逃避。又将皇子与六宫送至杭州。到初三日,金军已离扬州百里,高宗惊得魂飞魄散,带领数人,身着甲胄飞马出逃,渡江跑到了镇江。
  金兵如果再追,大宋很可能就会有第三个俘虏皇帝了。多亏宝应县(今属江苏)的官绅发动当地百姓起兵抗金,使占领扬州的金军深感不可久留,迅即回撤。高宗这才躲过了一劫。
  高宗还朝后,也许是痛定思痛,想起了李纲当宰相时的好处。于是良心发现,觉得把李纲贬到海外,是太过分了一点儿,便下诏赦免。
  这个迟来的赦免,使李纲的这一路折腾,更像是遭受了一次恶作剧式的惩罚。
  这真是喜不得、悲不得,惟有慨叹而已!李纲父子俩听到赦免消息后,并没有马上返回,而是在海南逗留了一个多月。
  
  月夜渡海途中 遥想“伏波”伟业
  
  在海南的这一月余,李纲去了哪些地方,见到了哪些风物?在他的诗作里有少许的记载。
  据笔者检索,在李纲的诗歌总集《梁溪集》中,共收录有建炎三年冬至之后,与渡海及海南有关的诗九首,可从中约略知道李纲在海南的行迹。
  当年十一月,李纲父子来到广东雷州半岛最南端的海康县,准备乘舟过海峡。但是不巧,海南的黎族人民因不堪压迫,起而造反,占据了临高县城,并波及附近的地区。为此,李纲在海康小留了数日。
  十一月十五日,“闻官军破贼”,李纲父子便于二十日沐浴焚香,准备出行,设案遥祭了伏波庙。伏波庙是纪念西汉路博德及东汉马援两位平南有功的伏波将军而建的,
  李纲父子定下了渡海的日期——十一月二十五日,顺便就占了一卦。结果,一卜即吉。于是在二十五日半夜乘着潮起,解舟下海。
  船很大,行驶极平稳。李纲立于船头,见星月灿烂、风平波静,不由追古抚今,浩气填胸!
  到得天明,一轮红日跃出海面时,便到了琼州地面。
  这一次的夜航,给李纲留下了极神奇的印象。在“满天星月光芒碎,匝海波涛气象雄”的天地间,李纲思绪如涌。遥想当年两位伏波将军“马革裹尸”的雄心,顿觉青史英风如在眼前。自己虽然是贬臣,与伏波将军“幽显虽殊”,但今古相通、志趣相同!
  他自然也想到了本朝的先贤苏东坡,不由得吟出一句“老坡去后何人继?奇绝斯游只我同”来!
  船近琼岛时,展现在李纲眼前的,是千百年间从海路入琼的人们都看得到的一幅奇景:“雷、化迷天际,琼、儋入望中。地遥横一线,山露点群鸿。”
  
  喜见黎人风俗 亦嚼槟榔入醉
  
  上得岸来,李纲惊喜地发现:这海南的“江山风物,与海北不殊”。风气民俗与他已经熟悉了的粤西,基本是一样的。市面上处处有鱼虾出售,人烟也很繁盛;岛上遍布槟榔、薄荷、竹子,一团团绿色,葱笼如洗。
  他所歇息的客舍——琼山远华馆,房舍规模倒也堪称雄伟,与内地无异。而一般民居,都是掩映在槟榔树下的,别具一番风格。
  这“南极”之地,气候最为可嘉,虽冬犹暖,使人忘却了季节。唯一遗憾的是,海南岛离中原太远,常年音信不通。
  让李纲感到新鲜的,是“黎人出市交易,蛮衣椎髻,语音兜离,不可晓也。”当地人告诉他,琼州以外的县,都是“黎母”聚居之地,而他要去的万安,是一个最“穷愁”的地方。那是海边的一座孤城,居民仅二百余家,全都住在草屋里。
  那个地方,飓风来时,厉害得能摧人肝胆;林中疬气弥漫,有害健康。那地方的百姓,生活也苦到极点,岛北有船去,他们才能买到米。如果粮仓空了,那就要饿饭,只能以“树芋”充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9-02-09 23:41:00
  
  
  黎族地方的风俗,与汉地也不大一样,那里的“萎藤茶”是苦的,淡水酒是酸的。黎人所穿的衣服,是有花纹的。最可怪异的,是那里的儒生所戴的儒冠,居然是用椰子壳做的!
  李纲一上岸,马上就入乡随俗,嚼起了槟榔果,聊供一醉。他一面嚼,一面观赏着婆娑的槟榔树叶,看上去真像是“风摇翠羽旗”。他心里不无幽默地想:如此饮食随风土,会不会终有一天彻底化为“岛夷”了呢?
  三天后,蒙赦的喜讯传来,李纲的心境经受了冰火两重天的考验。是啊,试想:昨天还有人对他说,去万安军无异于“去死垂垂近”,哪想到,居然能欣闻“君王念贾生”?
  他想,苏东坡在这边陲之地的儋州,寂寞生活了三年之久,自己比坡老毕竟是幸运多了,兴奋之余,他写下了两首诗以言志,其中一首云:
  
  行年旧说是东坡,鲸海于今亦再过。
  儋耳三年时已久,琼山十日幸尤多。
  却收老眼来观国,尚冀中原早戢戈。
  病废不堪当世用,感恩惟有涕滂沱!
  
  曾登城头远望 恋恋挥别宝岛
  
  李纲在被贬海南时,有一首诗,是写琼州城外景色的。诗序里说,那时琼州城南叫做“琼台”。这个地方,至今仍有“琼台书院”的遗址,可证李纲所述是实。城北则名为“语海”,李纲与当地有关人士商议,亲自改了地名叫“云海”。今天,此地名已经失传。
  在琼州城北,李纲眺望大海,有诗云:
  
  古来云海浩茫茫,北望凄然欲断肠。
  不得中州近消息,六龙何处驻东皇?
  
  这首诗的末句,充满了忧思。古代天子的车驾为六匹马,古之习俗,马八尺称“龙”。这里的“六龙”,特指天子车驾。“东皇”,是上古神话中最尊贵的一位天神。这句诗的意思是说:宫廷的车驾把皇帝载到哪里去了呢?
  建炎三年,是南宋的多事之秋。金军骑兵追得高宗仓皇逃离扬州,渡江跑到杭州。李纲在贬途上颠簸流离,听到了零星的消息,不能不肝肠寸短。昔年被他阻于汴京城之外的金军,如今竟能横行长江北岸,真是岂有此理!
  十二月十六日的白天,李纲父子渡海北归了。这天,正遇到冬日无风的好天气,水天一色,犹如蓝莹莹的琉璃。归乡的心情,终究是好,李纲在船上吟咏道:
  
  纤云四卷日方中,海色天光上下同。
  身在琉璃光合里,碧空涵水水涵空。
  
  别了,海南!李纲奔走平生,早已厌倦了在贬途上无谓地耗费生命。但是“暮年”时乘桴浮于海的经历,还是令他大有触动:于浩茫碧海中,一个人真的很渺小,渺小到不过是井蛙一只!
  八百八十年前,李纲就这样来了,又走了,飘忽如梦。
  
  志士乘风归去 英名永留海南
  
  在海南,有两个著名的旅游名胜地,与李纲有关,其中一个是“五公祠”。
  五公祠,又名“海南第一楼”,位于海口市琼山区,专以纪念唐宋两代被贬来海南的五位名臣。除李纲之外,其余的四位是李德裕、李光、赵鼎、胡铨。
   “五公”万里投荒,不易其志,为海南岛带来了一脉中原文化。海南人民至今感激之,“五公祠”就是明证之一。
  五公祠始建于明万历年间(1573~1619年),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雷琼道台珠采,主持重修,以供人民香火祭拜。
  五公祠现为海口市著名的游览区,游人终年络绎不绝。
  在海南,与李纲有关的另一处名胜,是东山岭。
  东山岭位于海南岛东海岸,距万宁县城不远,就在李纲当年要去的万安军辖区内。此山海拔184米,方圆10平方公里,素有“海外桃源”、“海南第一山”之称。山上,有一个潮音寺,就是南宋后期为纪念李纲而建的灵照堂,后由明朝百户王凤翔扩建成此寺。
  潮音寺是一组连体庙宇,其造型气势宏大,古朴别致。这里至今游客四季不断,香火鼎盛。
  东山岭的半山腰上,现在有一座李纲塑像巍然耸立,宛然若生。
  当地人民对李纲崇拜之至。他们传说,“东山再起”这个成语,就是出自李纲被贬海南的一段奇遇。传说李纲上岛后,不辞劳苦登上东山岭,准备皈依佛门,就在刚要削发之际,被方丈一眼看出其“尘缘未了”,不肯为之剃度。李纲无奈,只好在寺中带发修行。果然,就在修行的第三天,朝廷发来公文,命李纲回朝复职。这就是“东山再起”一词的由来。
  虽然是附会,但当地百姓的诚心可鉴!
  李纲一生,贬地很多,惟有万安军所在的海南,给了李纲这样无比尊崇的地位,并把他视为本土的历史名人,世世代代香火供奉,引以为傲!
  海口的五公祠位于繁华的海府路旁边。庭院里,“五公”的石雕像分散矗立在树荫下。其中的四位都是文官打扮,气度超然。惟有李纲像,头戴战盔,腰悬长剑,怒目远视,一副凛然不可犯之概!
  
  
作者:产业结构 时间:2009-02-10 11:51:00
  被人称为“新史派”传记作家第一人----清秋子来了。
作者:流浪汉甲 时间:2009-02-11 00:41:00
  好文!
作者:lizhiminggreat 时间:2009-02-11 20:50:00
  呵呵,老清在海南,我都觉得海南很多文化名人了。。。。以前一直觉得海南是一个文化孤岛。
  别来无恙,身体健康!
作者:产业结构 时间:2009-02-13 18:04:00
  你好!清秋子,读者知道你的力作《明朝出了个张居正》和《魏忠贤》已被购买了影视版权,获得了不错的经济效益。这在海南的作家群里是少有的成绩了,尔后,辞去省电视台公职的你专门从事起个体化写作!那么,在新的一年里,你将新推出什么大作跟读者们见面?能否在这里跟大家介绍一二? 谢谢!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9-02-21 15:22:00
  作者:产业结构
  
  
  有些传闻是不确的,呵呵。写作的自由与经济收入有关,但不是根本,根本是谨慎的自由和价值的独立。
  
  
  新年里有三本书即将出版,一、《张爱玲传》(书名未定),可与台湾近期出版的(大陆也即将出版)张爱玲本人自传体小说《小团圆》相互参看,信息量是比较大的。
  
  二、《李纲传》,这是海南名人传记。宋史的一部分。
  
  三、一部其他著作。尚未完稿。
  
  均在五月份以前可望出版。
  
  
  多谢关注。
  
  
作者:我是邻居来看看 时间:2009-02-22 22:44:00
  如果清秋子先生能为各时期贬官立个传,应该抢手
作者:产业结构 时间:2009-03-22 00:26:00
  重返海南曾是一种信念 (清秋子)
  凌晨,四点半就醒来,夜中长坐,听《神秘园>>...那是我第二次南下海南,在广州中转时,不经意间在天河购书中心大堂里坐了一会儿,忽然听到音响在放一支极为明朗的曲子,里面有优美的小提琴旋律.。。到了海南,在一家公司打工,小环境不很理想。公司的宿舍,是在坡博村,城市中的一个乡村角落...海南阳光灿烂的日子居多.后来,对公司完全失望,就返回北京去做杂志。...寂寞,看不到前途,唯一的支撑,是对海南的怀念。我把一张相片放在桌上,拍摄的是如今龙昆北立交桥的那地方。拍摄的时候还没建桥,回环处的绿化带有灿烂的美人蕉。蓝天、绿树、清纯可人的风景,身处其中时不觉得珍贵,一旦离开,竟然刻骨地思念……板樟路的生活,很惶惑,有时我甚至向比我小得多的年轻记者请教人生观问题。唯一不变的,是我一定要再回海南的信念。 惟此,能挽救人生全面的崩溃和颓丧。。。我不能不承认,我的人生基调,有永远排遣不掉的忧郁。为什么?是敬爱的外公在我出生前两个月不幸去世?是我在中学一年级时就中断了学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里一系列人生的惨败?是迄今为止不完美的一生?都有些吧。
  终于,板樟路的日子熬到了头,我有了机会重返海南。海南的一位好友还通过邮政送了鲜花来表示欢迎。
  在北京日日都想离开,但一旦离别,又是一番煎熬。人是有感情的,再不喜欢的环境,日子久了,也有无法割舍的情谊。告别已熟悉了的编辑部,很艰难,并且偶然被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记者发现,给我拍了一期节目《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拍下了板樟路的那个小屋,那个黝暗的门洞。
  节目中还有些暗示着漂泊生活的镜头:杂乱的街头、无轨电车驶过……等等。一个一无所成的中年人在北京的街头奔波。敬一丹在主持这期节目时,神情中有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同情。
    临别的那一刻,我无数遍地放《神秘园》。……它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音乐,它只是我忧郁时期的朋友,很亲很亲。后来,任何时候再听它,都很亲。
  /////////////
  
  
  
作者:产业结构 时间:2009-03-22 00:29:00
  心路历程一段。。
作者:产业结构 时间:2009-03-22 14:24:00
  祝愿清秋子越走越顺,佳作连连。。
楼主清秋子 时间:2009-04-16 08:49:00
  
  
  谢谢“产业结构”朋友!
作者:产业结构 时间:2009-04-19 12:42:00
  曾在雪夜里狂读普希金....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3-04-24 20:58:00
  此贴有历史阅读性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3-06-03 17:11:00
  好文,不过李纲没去过万安军吧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