儋州话入声和中古音的声变剖析

楼主:碧玉生 时间:2009-05-18 10:01:37 点击:95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现代普通话已没有入声,古入声字在普通话中已转为舒声(阴平、阳平、上声、去声)。笔者从《广韵》选取“失、虱、湿、十、实”五个入声字,这五个入声字在普通话中都是同音字;更加巧合的是在儋州方言中,同样出现类似的情形。因此,笔者在为各个字发音时,发现六个入声字中收唇音尾都是cp、ct,这些韵母都是在反映出中古音的存在。中古音是以切韵为准的隋唐之音,从种种迹象看来,儋州方言和隋唐这个时期一定有很大的关系。而从隋唐时期儋州的社会发展来看,不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恰恰符合这个条件。如果是这样,儋州方言是在中古音之后从汉语主流分出去的是有可能。因为,这不是一种偶然性,《广韵》收集的入声字“失、虱、湿、十、什、拾、实”,巧合的与儋州方言的““失、虱、湿、十、什、实、拾”都是类似情形,并且都是入声字。因此,本文以中古音为起点,说明儋州方言从中古音演变的一些情形。
    
  虽然,现代普通话已没有入声,而儋州方言仍保持入声。从另一方面来说,“失、虱、湿、十、实”六个入声字在《广韵》的读法也有差异。现在普通话的读法都是“shi”,《广韵》却的“失”读为:式质切,“虱”为:所栉切,“湿”为:失入切,“十”为:是执切,“什”为:是执切,“实”为:神质切。而儋州方言皆读t声母,而“湿、十”的是cp韵母,“失、实、虱”是ct韵母。这五个音韵都是以-p、-t收尾,“十、实”是阳入调,“湿、失、虱”是阴入调,这种现象不是巧合的,也不是偶然的,它们和《广韵》仍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到于,为什么在儋州方言中,已经和《广韵》,或现代普通话的存在差异,这种现象只能反映出儋州方言在隋唐时期,开始发生声转。这种现象表示儋州方言在隋唐以后,塞音尾发生了变化,儋州方言由《广韵》的“式质、所栉、失入、是执”等切音发生声变,却仍保持音质。
    
  反正,有一点无疑的是儋州方言仍旧保留中古音的-p、-t韵尾。但不管怎样,儋州方言从历史演变角度来看,都和与其它方言接触的结果。如果,从这方面来分析,极有可能和南北朝至隋唐这个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有直接的关系。自冼夫人收服俚人的1000余峒后,又恢复海南岛的州郡制,并设置10个县,经过冼夫人及其后代的统管,到隋唐收服的1000余峒俚人对当时的儋州社会一定产生较大的变化。同时,州治所又从三都南滩乡迁中和镇,说明在这个时期,儋州的社会比较稳定了。起码说明一点是,汉人当时只在三都南滩一带活动的汉人区,扩大到了以中和为中心的一带周边地区。从三都镇迁治所到中和镇之后,自然汉人必须的直接和归附冼夫人1000余峒的俚人接触。儋州方言在隋唐以后,中古音从汉语主流分出去的是符合历史条件的,也符合语言发展规律的通性现象。
  
  比较提要:
  
  普通话同音字:失、虱、湿、十、什、实、拾(中古音入声)
    
  儋州话同音字:失、虱、湿、十、什、实、拾(儋州话入声)
    
  注:以上儋州方言的研究,由于时间仓促,所以还没有理出头绪,意义为捡取的“拾”、以及“什”等入声字没有列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