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西重镇此曾是——王五史话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4 15:48:24 点击:3452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琼西重镇此曾是——王五史话
       作者:小灰刀
     
       
      〖前言〗
       王五,位于儋州境内的中西部,东距那大42公里,西距马井15公里。南面背靠石马岭,九牛岭,有春江蜿绕而过。东西北三面地势较南面平坦,地势雄浑,高踞俯视。镇上老城分三合会、市头坊、市尾坊、子安坊、麦坊及大园坊六个片区,新城则由前进街、振兴街、百业城及和平街等组成。现有在籍人口五千多,居民多为福建移民后裔,语言为军话。
      论历史,王五没有中和的绵长灿烂;论繁华,王五不及那大的高楼林立。然而,看似平凡的王五小镇,却也曾经有过一段“琼西重镇”的辉煌历史。本文将史料记载与民间流传的老话相结合,为你讲述王五的过去…… 
     
      〖一:王五的名称及立市年代〗
       王五,原名“黄(王)伍”、“黄五”、“黄武”,后改称“王五”。在明朝《万历儋州志》及《万历琼州府志》中,记载为“黄五市”,清朝《康熙儋州志》里记为“黄武市”,而《民国儋县志》里,则记为“王五镇”。根据世代相传的说法,最先来到王五居住的,是黄氏、王氏和伍氏的三户人家,在此地开铺打铁。附近乡民就以“黄伍”或“王伍”来称呼这个地方,久而久之,“黄(王)伍”就成了正式的地名。综上,王五名称的演变应该是:黄(王)伍——黄五——黄武——王五。根据石马山神庙中“灵雨有应”的石匾,记载有“王五市”及“道光八年七月”的信息;再结合清末儋州进士王云清《儋耳赋》中“王五玉成”的诗句,可知“王五”这一名称,至少在道光初年就已确立,并沿用至今。
      根据《万历儋州志》的记载:“黄五市,在州(注:指当时的州城中和)南二十里,嘉靖间立”。《万历琼州府志》里关于“墟市”的部分,也有“黄五市”在列,而比万历年早的《正德琼台志》则没有“黄五”的名字。由此可以确信,王五立市是在嘉靖年间。从明朝嘉靖(公元1522年 - 1566年)至今,王五立市,已经有近五百年之久。如算上立市之前就有人居住的历史,则时间更为久远。
  
  
  〖二:“东嘉积,西王五”的辉煌及其原因〗
      在王五坊间,“东嘉积,西王五”的说法一直广为流传。所谓“东嘉积,西王五”,意指岛东的重镇,是嘉积;而岛西的重镇,则是王五。这一说法究竟有何依据?不防从地方史籍中去寻找答案。
    首先,我们通过几部地方史籍中王五的排名情况,来了解王五飞速发展的大致过程。一般而言,地方史籍中各属地的排名次序,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该属地的地位,是其综合实力的一个缩影。在《万历儋州志》中,载明了“黄五市,在州南二十里,嘉靖间立”。到万历时期,由于立市的历史较短,还处于初步发展的阶段,所以,《万历儋州志》及《万历琼州府志》儋州墟市的部分里,都把“黄五市”列在最后一位。在《康熙儋州志》里,“黄武市”的排名虽然略有提升,但仍属末流。而到了《民国儋县志》,王五在儋县所有市镇中的名次,已上升到了第二位,排在第一位的是当时的县城新州。而新州,作为新建立的县城,无论从人口规模还是商业的繁华程度上看,都比不上王五,之所以能排第一,完全是拜县治所在地之所赐。因此,我们可以这么说,王五此时,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儋县的第一大镇。
      再来看《民国儋县志/地舆志九/市镇》一章中关于王五的具体记载:“王五镇,旧名黄武,距县治西十六七里。东西北三面临平畴,惟南一面后负山林,地势雄浑,高踞俯视。民户八百余间,街市商店一百余。人民除学业商业外,工业、农业尤为发达,蔬菜出产称为全县之冠。黎方山货,海滨鱼盐及各乡之糖米薯粮,咸集合交易于此。诚为琼西交通之一重镇也。民国十八年改良市政,建设骑楼,开筑马路。有区党部、小学校、农会、工会、商会、市政改良会、风俗改良会等组织。自治机关则有镇公所,警卫小队、分队各一。儋珠公路以本市为中心,王成公路亦起点于市,汽车通行更利便也。”这一段文字,描述了王五的地理形胜及当时的基本情况,尤其是“黎方山货,海滨鱼盐及各乡之糖米薯粮,咸集合交易于此,诚为琼西交通之一重镇也”这几句,说明了当时王五已经对周边的市镇起到了辐射的作用、成为了岛西地区的重要商贸中心。综观《民国儋县志》所记载的所有市镇,得此述评者,独王五一家,这就是“东嘉积,西王五”最有力的书证。
  
  
  王五在民国时期,能超越历史比它久远的墟市,一跃成为琼西重镇,究其原因,我们不难发现,天时、地利、人和等因素尽在其中。
    首先,善于经商、谦恭友善的王五人,是创造王五辉煌的主体力量。王五的始祖们从遥远的福建渡海而来,最终选择这个不靠山不靠海又没有水的地方,在此定居建埠,显然不是以农耕为主要目的。他们看中的是四周有大量的乡民,是一个适合于交易货植的好地方。他们在这里通过手工制品,如铁具等,与周围的乡民交换谷物等农产品,经商以为业,逐步发家致富。重商思想的的代代相传,使得王五人善于经商,自家有铺面的,经营着自己的商号,没有铺面的,或挑担行走于乡间黎地,或从手艺制造,他们总能找到一条适合的从商之路。同时,重商的王五人也明白与邻为善,和气生财的道理,他们性格谦恭平和,热情友善。基于此,乡民客商亦乐于与王五人交往,旧时乡谚有云:“交军交客交王五”,是为明证。王五人的这种性格,也是能成就王五辉煌的关键因素。
    其次,优越的地理位置、 “琼西交通重镇”的条件,是王五腾飞的“助推剂”。王五的四周,近有众多的农村,稍远,则环绕着排浦、马井、中和、新英以及大成等市镇。民国初,海南开始有规模的建设公路,王五恰好位于新建设的“儋珠公路(注:新州至接壤昌江的珠江市)”的中心,并且是“王成公路(注:王五至大成)”及“王盛公路(注:王五至和盛)”的起点。再加上儋英公路(注:新州到新英)和儋珠公路中连接海头的支路,王五通过公路连接了新州、新英、大成、和盛、海头及珠江等市镇,已然成为了琼西地区一个新兴的交通枢纽,这也是出现“黎方山货,海滨鱼盐及各乡之糖米薯粮,咸集合交易于此”的先决条件。
    第三,“市政改良”工程进一步促进了王五的发展。随着王五市场影响力不断扩大,到此集贸的乡民越来越多,原有市街,已远远不能满足要求。为了提供更大的空间,必须要扩大市街面积。民国十八年(1929年),王五镇公所推动了“市政改良”:首先,拓宽街道,截弯取直,并铺上青石板。其次,号召临街的人家,建设骑牌楼。第三,铺设阴沟,净化街道。“市政改良”工程的成功,使王五街市有了城市的面貌,为王五进一步发展提供了硬件基础。
      第四,中和的衰落造成了地区商贸中心的转移。中和作为唐朝到民国初儋州(县)的州城县治,无论是人口规模还是商业的繁华程度,在儋州(县)都无可匹敌。但在民国九年,中和全城惨遭焚毁,中和的商业也随之遭受重创。彼消而此涨,王五在此背景下成为琼西商贸中心,是时势发展的必然。
      另外一点,时代大环境对王五的发展也有着重大的影响。民国的肇立,彻底摈弃了封建社会长期以来“重农抑商”的传统思想,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大力鼓励、扶持发展工商业。这对于素有重商传统的王五人来说,无疑是重大的政策利好。他们发扬了善于经商的传统,凭借着敏锐的商业意识,最终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4 15:50:00
  〖三:王五的全盛〗
      民国时期的王五,除了商业繁荣外,在教育、文化、及卫生文明等诸多领域,都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全盛气象。
    
    是时王五的商业,几乎全部集中于新建成的市街。从镇东楼到鱼行一带的市头坊,为农产品的交易之处,海滨的鱼盐,四乡的薯米,以及黎人的山货,都集中在此交易。每到两日一集的市日,这里便人声鼎沸,交易繁忙。王五坊间有句老话:“荔枝不用买,一铺尝一个也能吃饱”。出处是为,每到荔枝成熟的季节,黎人挑来售卖的荔枝摆满了整个市头坊,一个摊位免费试尝一颗,也能够吃到饱。这句老话,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王五当时集市的繁荣,也印证了《民国儋县志》里“黎方山货,海滨鱼盐及各乡之糖米薯粮,咸集合交易于此”的所言不虚。从鱼行一直到市尾坊,则云集了食肆、药材、副食和布匹等百余间商铺。其中,以经营豆豉、豆酱及酱油的“三益”和“裕兴隆”,经营布匹的“贤计”规模最大。而豆制品与布匹,正是当时王五较有代表性的两类商品。自家酿造的王五豆酱,味道鲜香,不但是本埠居民的日常调料,来此赶集的乡民,也喜欢买上一些带回家中。现今的老人,在品尝王五狗肉之时,常感叹缺少这些传统的王五豆酱作佐料令这一儋州名肴逊色不少。布匹则是“走广州”的商帮从遥远的广州采购而来,这批“走广州”的生意家,在带回了广货的同时,也让“走广州”成为了有钱人的代名词。
    此外,在缺乏银行信贷的当时,王五民间还出现了较有规模的金融互助组织——合(注:王五话读音同:恨,攒钱之意)会,由本埠大户商贾组织的合会,一方面使有心创业的穷人不需通过“高利贷”也能贷到急需的创业资金;另一方面,手有余钱的富人,通过参加合会也达到了投资获利的目的。这些运行规范、信誉良好的合会也是王五商业的一个特色内容。
    
    王五人历来具有重视教育的传统,在清朝时期,就出了一个优贡张铄燃和一个拔贡陈有壮。民国时,逐步富起来的王五人,更加重视对后代的教育,纷纷将自己的孩子送到更发达的地区就读深造,新州,府城,海口甚至省城广州都有不少王五学子的身影。如儋州著名的诗人、原儋州诗词学会顾问丁兆蛟先生,就曾经在广州的“私立执信学校”读书。在交通尚不算发达的年代,能将自己的子女送到千里之外的广州读书,可见尚学重教风气之盛。这也许就是《民国儋县志》关于王五的一段里,把“学业”置于诸业之首的真正原因。值得一提的是,正是这批在广州读书的学子,以及“走广州”的本地商贾,从广州带回了粤剧。这一外来的剧种,一到王五,就以其婉转柔美的风格特点受到了王五人民的欢迎,很快就流行起来,唱粤剧组剧团,方兴未艾,如火如荼。至今,在王五的中老年人群中,尚有着众多的“粤剧迷”。
    学而优则仕,这一时期,军政界也出现了不少身居显职的王五人,如许质菴(广东省议会议员、国民大会代表),张麟骏(军部参谋长、团长),周颂清(广东民政厅地方自治协助员,省参议员),吴乾熙(县长)、吴禹农(县长),陈有壮(县副议长)等。其中,当以许质菴取得的成就最高。许质菴,又名盛斌,1925年考入广东大学(后改中山大学)预科,1927年直升大学医学院,1929年转读中山大学法学院政治系,毕业后留校任助教,尔后派赴日本法政大学院研究都市行政,一年后改入日本九州帝国大学农学院研究农业经济。历任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北区党务专员、广州市特别市党部总干事、中山大学校区党部委员兼书记长、广东省党部主管干事、广东省议会议员、国民大会代表等显职。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4 15:50:00
  儋州受苏东坡的影响,素有“诗词之乡”的美誉。王五的先贤们,亦曾有为“诗词之乡”增色添彩的骄人事迹。据1996年版《儋县志》等史料的记载,清末拔贡、王五人陈有壮,在1915年的时候,发起成立了“王五诗联社”。利用这一平台,定期举办诗联比赛,吸引了四乡的文人雅士前来投稿参赛。并影响、带动了儋县其他乡镇成立了24个诗社。古老的儋耳大地,一时文风蔚起,成为了史上的一段佳话,陈拔贡亦因此被尊为儋县诗坛的领军人物。受此熏陶,王五不论是文人学子还是农夫小贩,均好吟诗作句,诗风盛极一时。
    
      卫生文明方面,早在“市政改良”之时,就已经建设阴沟,从市街的桥口起到白石岭,长千米有余。在桥口处设两个大水口,市街民户的生活污水,皆集中由此倒入阴沟,桥口以下,每户人家于门外设水口连阴沟排污。又禁止一切牲畜进入市街,杜绝了牲畜粪便在街道出现。此外,在某些时节,还明令每户人家一天灭一盒苍蝇。这些举措,不但净化了街道,而且使市民逐步养成了讲究卫生的习惯。在霍乱等传染病常有发生的儋州地区,王五因其良好的卫生环境,每每能独善其身,鲜受其害。取得这一成绩,民国时期开风气之先的卫生文明建设,可谓居功至伟! 
    此外,王五在民国时期还成立了“飞鹏体育会”、“工会”“商会”、“农会”、“市政改良会”及“风俗改良会”等民间社团、组织。这些也是王五全盛的一个组成部分。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4 15:51:00
  〖四:发展的停滞及衰落〗
      全盛时的王五,百业兴隆,人民富足。没有人会怀疑,随着发展的继续深入,王五的辉煌会更上一层楼。然而,发展的脚步,却因日本人的入侵而停止了。
      1939年,日军的魔爪深入海南,很快就占领了新州、王五。在此之前的王五,随着商业规模的不断扩大。经过“市政改良”扩建的市街很快就显得饱和。为推动进一步发展,镇公所已在着手推动新的市政建设项目,拟将市头坊直下三合会这段路(今余庆路)改建为新街。泥土路面已经平整,准备铺上青石板,又吁相关人家改造房舍,留出当街的铺面。这一工程最后因日本人的入侵而被迫停止。另外,频频的战乱,使得来镇上赶集交易的乡民、客商减少,无疑严重地影响了王五的商贸。而科目繁多的赋税、名捐实索的军饷,也让商户们苦不堪言。
      日本投降后,接着是内战,形势并没有多大的改观。解放后,虽然迎来了几年的稳定,但很快各种运动又随之而来,特别是“人民公社”时期,更是给王五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公社化”使王五的商业完全失去了往昔的活力与光彩。紧接着的“三年自然灾害”(注:王五俗称为“粮食紧张”)更是出现了饿殍遍野的悲惨景象,大量人口的饿死和外出逃荒,让王五笼罩在一片悲凉、恐惧的气氛中。这也是王五自开埠立市以来,经历的最为黑暗、悲惨的日子。这时的王五,无奈的衰落了。
      需要指出的是,王五发展的停滞到衰落的这一时期,正是那大崛起的时期。那大成为墟市的时间虽然比王五晚,但到了清末的时候,基督教在此设立了教堂;华侨开办的“侨兴实业公司”在此开矿垦殖,加上有儋那公路(注:新州到那大)、那和公路(注:那大到临高和舍)以及那盛公路(注:那大到和盛)连接周围的市镇,这些条件让那大具备了腾飞的基础。早在《民国儋县志》里,对那大的将来就有断言:“倘垦务矿务积极进行,则地方发达,日后必为一重镇也。”随着1958年儋县的县城从新州迁到那大,其发展之势更是如日中天,最终成为了新的“琼西重镇”。
  
  〖五:王五的复兴〗
    改革开放让全国进入了经济建设的新时代。王五也一扫低迷的气势,迎来了复兴的黄金时期。
    分产到户的落实,使农民重新拥有了耕种的自主权和产品的分配权,农产品贸易自然也随之复兴。而重新允许个体经商的政策,则让王五的老商户们抖掉了身上的枷锁,纷纷重操旧业,开铺经营。王五的市街上,又重现了昔日的繁华景象。同时,新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进一步发扬了王五人善于经商的优良传统,他们依托王五四通八达的交通优势,有人购置汽车搞客运;有人买来拖拉机载货跑农场、下黎村,经商致富的本事,比前辈们更胜一筹。随着大好形势的发展,到王五集贸的乡民也越来越多,菜担常常要摆在商铺的门前檐下,曾经见证王五辉煌的市街,日愈拥挤。从八十年代末期开始,农贸市场开始逐步向新城转移,先是转移到振兴街的“南市场”,接着,又转移到了刚开发的“百业城”内。短短的二十年,王五的商业中心就经历了两次变迁,期间,城镇规模及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王五也因此被建设部授予“全国村镇建设先进镇”的光荣称号。现今的百业城,规划整齐,商铺林立,贸易尤显繁荣!新时代的王五,已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结语〗
    地灵人杰的王五,虽然曾经创造了辉煌,但毕竟已成过去。历史在前进,社会在变革,造就王五辉煌岁月的历史条件虽已不复存在,但永远不变的是王五人睿智进取、谦恭友善的优良传统。我们相信,只要能解决好制约王五发展的一些瓶颈和顽疾——比如水源,比如社会治安,王五定将会创造出新的辉煌。
    
    参考资料:
    1:《正德琼台志》
    2:《万历琼州府志》
    3:《万历儋州志》
    4:《康熙儋州志》
    5:《民国儋县志》
    6: 1996年版《儋县志》
    
    鸣谢:
    1:非恒名对本文提出中肯的修改建议,深表谢意!
    2:丁衍茂老先生为本文提供了诸多回忆材料,韩国强老师不辞辛苦,代本人向丁衍茂老先生请教求证诸多问题, xiabeige老师为本人查阅史料,在此向三位老先生致以最高的谢意!,
    -------------------------------------------------(全文完)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4 15:55:00
  此文曾经在去年儋州版贴过,今年,在原稿基础上做出修改,现一并贴到此处,请各位师友指教!
  
  另,请斑竹帮我把页面标题中的"(原稿修改)"删除掉,此处不贴原稿,没有原稿修改之说,谢谢!
作者:mumu6791 时间:2009-08-04 19:04:00
  先给个红脸,待有空再仔细看来。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9-08-05 06:08:00
  应小灰刀要求,一并更改。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9-08-05 06:09:00
  研究的很详细,细细读来。。。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9-08-05 06:11:00
  谢谢非恒名、丁衍茂、韩国强、xiabeige 四位老师!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9-08-05 06:24:00
  若有图片更好了。
  
  比如:在缺乏银行信贷的当时,王五民间还出现了较有规模的金融互助组织——合(注:王五话读音同:恨,攒钱之意)会,由本埠大户商贾组织的合会,一方面使有心创业的穷人不需通过“高利贷”也能贷到急需的创业资金;另一方面,手有余钱的富人,通过参加合会也达到了投资获利的目的。这些运行规范、信誉良好的合会也是王五商业的一个特色内容。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5 12:24:00
  王五老市街上,一间保留着商号的骑楼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5 12:25:00
  王五老市街上的骑楼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5 12:27:00
  王五老市街上的骑楼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5 12:30:00
  <万历儋州志>中的"黄五市"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5 12:32:00
  石马山神庙中"灵雨有应"的石匾,上有"王五市"及"道光八年七月"的信息,说明"王五"这一名称,最早在道光初年就已确立,

楼主小灰刀 时间:2009-08-05 12:38:00
  青龙剑老师:
  合会的内容,没有图片.这部分内容,是根据老人的回忆资料写的,关于合会,有很多论文论及的.如果想了解,可去找来看看.本人先祖父当年也曾参与合会,并通过它贷到了创业的启动资金.说它运行规范、信誉良好是因为它们都发展比较成熟,有一套完整的规矩(机制),而且,没有出现过"会头"携款潜逃的事情.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