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之尧《廖纪研究文集》序(转载)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0-09-28 10:54:19 点击:2143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廖纪研究文集》序二
  
   严之尧
  
  
   海南地处祖国南疆,孤悬海外,历史上被称为“蛮荒之地”、“流放之岛”、“文化沙漠”。殊不知,在大明王朝,海南曾经文运大盛,才贤云集,被史家赞曰:“海滨邹鲁”、“天下望郡,亦罕有衣冠胜事如琼者”。不仅涌现出一代文化宗师丘濬和著名清官海瑞等名贤,还有一位杰出政治家、儒学家——廖纪。
   廖纪(1455-1532),民间称作廖天官,乳名廖黑,字廷陈,别号龙湾。原籍广东琼州府万州陵水县(家乡今属万宁市)人。弘治三年(1490)登进士,正德十六年(1521)拜南京吏部尚书,嘉靖元年(1522)调兵部,参赞机务,嘉靖三年征拜吏部尚书,受封光禄大夫、少保兼太子太保。
   廖纪德才兼备,尤其推崇中庸之道“至诚”、“至善”。所倡的“正士风,重守令,惜人才”奏疏,时至今日仍有现实意义。廖纪为人端亮古朴,为官清廉,淡于世味,恒于典籍自娱,孳孳著述老而不倦。其传世著作有《大学管窥》、《中庸管窥》、《献皇帝实录》、奏疏、诗、序、祭文等,另有《童训》等著作失传。“学庸管窥”二书是廖纪一生心血、智慧的结晶,他是继程颢、程颐、朱熹、胡广、许谦等大儒学者之后,不用朱熹章句,不依郑玄旧注,详尽注疏古本《大学》、《中庸》者,其学术、思想价值非常珍贵。
   廖纪为后人留下另一巨大财产,其墓葬是明代官员墓中非常罕见的特例。出土墓葬文物价值昂贵,现存于天津历史博物馆,常常被运往国外展览。
   廖纪作为海南历史名人中少有的朝廷最高统治集团成员、注释儒家经典颇有成就的先贤,在嘉靖三年底到六年初于朝廷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连“议礼新贵”张璁也钦服而颂“借问萧何谁可代”。如果他推举的旷世奇才王守仁(王阳明)、尊称“明朝第一才子”的杨慎、被视为“朱学巨擘”的罗钦顺等名臣若能为嘉靖皇帝所重用,那么“嘉靖中兴”完全是有可能的。可惜,廖纪忧国忧民、用人唯贤,而嘉靖皇帝却非明主,不纳铮谏,徒让史家悲叹。
   出生于廖纪故里贡举村的曹乐文先生,从小热爱海南文史地理,高中毕业后便闯荡于深圳。为了挖掘被埋没的廖纪文化遗产,弘扬杰出海南人精神,以鼓励更多乡彦再创辉煌,他历经三年多,用心良苦,邀请毛佩琦、李存山、王泽应等专家学者整理研究,编辑了这本《廖纪研究文集》。该书集合了廖纪传世著作、国史方志中记载的廖纪生平文献以及现代学者的研究论文。弘扬了廖纪崇高的思想品格和精神,给世人展示了一个光辉形象。
  
   挖掘本土历史文化资源,弘扬优秀传统文化,这在改革开放,全面建设小康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特别是在海南举全省之力,上下一心建设国际旅游岛之际,更有独特的意义。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研究历史名人,传承其优良传统,做到“古为今用”,这样的研究价值非同寻常。
   《廖纪研究文集》的面世,不仅填补了海南文化研究历史上的一项空白,而且对激励后学,特别是提升万宁、陵水文化品位有一定作用。但愿这个举世闻名的历史名人“龙湾”品牌,在国际旅游岛的推进中,焕发出巨大的魅力,像海南著名的亚龙湾、香水湾、石梅湾等68个自然港湾一样,被打造成一张文化旅游新名片。
   权当为序。
  
   2010年8月9日于陵水
  
  
  作者系陵水黎族自治县委书记,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1-01-10 19:18:00
  广州好,大都市,离家近,气候、口味都合适。著名的明清经济史学家、广东中国经济史研究会会长叶显恩教授就说,当年19岁的他,是海南临高县委一个小文书,被送来广州培训了两个月,便觉得天地真广阔,“一定要出岛,要考大学”。
  
    岛内岛外,两种精神
  
    隔着一道海峡,一切都有了不一样的意味。
  
    有人说,海南人捱得了穷,吃不得苦。因为全国最悠闲的地方,非海南莫属。交通上的障碍使得岛内基本实行自给自足的经济,生活节奏慢,工作压力小,毒辣的太阳搞得人没了脾气,晒晒太阳,吹吹海风,人的豪情斗志很容易消磨。看着碧海蓝天,哪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哪怕穷点,也别累着。
  
    不少去过海南的人都评价:当地人随遇而安,知足常乐,爽朗大方,地热心热。“骨子里既懒散又浪漫,家庭观念很重”———这是许多海岛岛民的共性。
  
    如果说岛上居民是一尾缓缓游着的小鱼,那么,过了海的海南人,可就是一条龙了!
  
    经过资源有限的“孤岛”历练,一旦到了广阔天地后,哪能不大展拳脚?
  
    广东省振兴海南联谊会会长邢福成自豪地介绍:海南人没资源没后台,硬生生靠自己打拼,闯出一片天。
  
    目前中共广东省委有两位常委是海南人: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朱明国,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林雄;检察院检察长郑红;副厅级以上干部六七十人;学界更才人辈出:中山大学前校长王繤章、工程院院士林浩然……商界也缔造不少传奇:海外自不必说,就广东而言,创维、白马广告等都出自海南人手笔。娶了大美人林青霞的香港富商邢李,也是海南人。
  
    兼容低调,不爱抱团
  
    不过,在外打拼的海南人固然坚韧却并不张扬,而是温和如水,滴水穿石,并没有其他靠海洋发家的岛民那样的海盗精神。
  
    从广州人熟悉的海南菜的口感也可感受出那种意味:文昌鸡爽滑,东山羊鲜美,鹧鸪茶淳厚,都不是刺激性食物。
  
    海南人的奋斗,不是侵略型,而是吸纳型、兼容型的,而且往往很低调。这也许与历史上海南一直比大陆地位低、经济文化相对落后有关系。海南人一直很向往中原、岭南的文化与文明,这种向往,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据说苏东坡在儋州生活的那片地区,居然讲的是四川眉州话(即苏东坡的家乡方言),至今如此,可见对其景仰之深。海南人说,如哪个小孩讲一口普通话或者长得白点、穿得漂亮些,即便是本地人,孩子们都会呼其“大陆胞”、“过海崽”。这里并无贬意。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1-01-26 17:54:00
  中央:严之尧任国土资源部耕地保护司司长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24日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网
   划定基本农田实行永久保护,就是要设置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充分保障我国粮食安全。日前,国土资源部、农业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和完善永久基本农田划定有关工作的通知》,记者就《通知》出台的背景、核心内容等采访了国土资源部耕地保护司司长严之尧。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1-04-16 11:10:00
  首页 博文目录 图片 关于我个人资料
   asanisimasa
  播客 微博
  加好友 发纸条
  
  写留言 加关注
  
  
  博客等级: 博客积分:361 博客访问:9,087 关注人气:0
  相关博文
  帮你找到博客里的最爱
  
  新浪官博
  
  《道德经》全文及释义(第三十
  
  封起De日子
  
  马睿菈陪睡一夜八万是否涉嫌卖
  
  马善记
  
  央视主播赵普曾因工作失误被领
  
  王南方
  
  丰满又迷人,抚媚欲滴【组图】
  
  西交虫
  
  靠自己成富婆的女人面相
  
  爱情魔法师
  
  北京富豪扎堆说明了什么
  
  周碧华
  
  西安汉墓内或有栩栩如生女尸
  
  倪方六
  
  朝鲜之行第四天
  
  孔庆东
  
  女人出轨的五种预兆!
  
  健康养生
  
  最美人间四月天 全球樱花大赏
  
  囚笼里的千千
  
  更多>>
  推荐博文
  董卿的妈妈照片首次曝光(组图
  
  王南方
  
  法国的独角戏—日本核危机中的
  
  偶尔一笔
  
  拜金女养成公式
  
  陈岚深海水妖
  
  怀念海婴先生
  
  曲水西风
  
  猎头哲瀚:面试时绝不能说的7件
  
  猎头哲瀚
  
  柯云路:药家鑫案对每个父亲的
  
  柯云路
  
  袁世凯身后的两大谜
  
  刘继兴
  
  唐诗新述 权贵
  
  汉草
  
  武则天用哪些手段对付男人(三
  
  路卫兵
  
  今年315晚会的“三点式”
  
  温柔叙述
  
  
  
  涂丫MM:丹霞美景带来灵感
  
  
  招来羡慕嫉妒恨的小米饭
  
  
  情侣孤岛谈情遭遇潮汐
  
  
  爆笑美女失败出糗集锦
  
  
  微博上自晒私密照的明星
  
  
  揭露参与台卖淫集团的女星
  
  查看更多>>
  谁看过这篇博文
  暂无访客
  正文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我從《明史》中看到了什麽(2008-07-28 14:50:39)转载标签: 文化
  中國人到了明朝,已經很平庸了。我不知道那些民族主義者想到《明史》中去尋找什麽。我從中看到的只是迂腐和無能,封閉和落後(這裡的落後主要指觀念上的,當時的經濟和科技確實還不算落後)。我讀過《史記》和《資治通鑒》。我認為《史記》是小說,而《通鑒》是哲學。從中都可以學到不少東西。唯獨《明史》是滿篇的廢話,甚至連史學價值都很小。《史記》是中國史學的肇始之筆,其中還保留了相當濃厚的傳奇色彩。《史記》敘述的內容從三皇五帝到西漢初年,在兩千多年的時間里,只有一百多篇傳記,可見是選取其中最精彩、最有意義的人和事來記載;而《明史》的敘述時間只是《史記》的十分之一,字數卻是《史記》的四倍,其面面俱到、繁雜瑣屑可見一斑。
  
  大致說起來,我從《明史》中只看到三個方面的內容。
  
  一、大漢族主義。每一篇帝王本紀都是在宣揚明朝的納貢制度。每一年、有哪些國家向中國入貢,它都一一記錄下來。它覺得很得意,中國的民族主義者讀到這裡就覺得更得意。可是,我現在讀起來卻覺得很可笑。第一、作為一部史書,他有什麽意義嗎?至少在現在看來是沒什麽意義的。第二、朝貢只是一種名號,它的實質是中國的和周邊的國家做生意。當中國在要求日本、朝鮮向中國入貢的時候,日本、朝鮮也在要求一些更小的國家向它們入貢。這實際上是古代東方社會互通有無的貿易形勢,沒有什麽可得意的。到了鴉片戰爭,就是西方的船堅炮利逼著中國打開國門,實際上也是在做生意。第三、入貢的結果實際上是明朝政府自己吃虧。因為北方的一些少數民族政權,借著入貢的機會,乘機探查敵情,“縱商販,使得捻虛實也。”然後就乘其不備,劫掠中國邊境。等無能的官軍到來,他們早就跑掉了。被愚弄了還得意,實在是可笑。
  
  二、文化的沒落。我們中國人引以自豪的是,每一個朝代都有每一個朝代的文化。可是我告訴你們,中國文化的繁榮期其實只有兩個階段:先秦和唐宋。其他的階段,都不成氣候,沒有或者缺少能夠稱之為偉大的作品。比如明朝,能搬上臺面的就只有《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和《金瓶梅》這“四大奇書”。你想想看,明朝三百年,能夠稱之為偉大的作品只有四部小說,平均一個世紀才產生一部小說!這叫文化的繁榮還是蕭條?我看只有當一國國民的思想和創造力遭到極端壓抑和束縛的時候才會出現這么凄慘的文化局面。19世紀俄國的托爾斯泰一個人就創作了至少三部偉大的小說,更別說其他的小說家了。這才叫文化的繁榮。中國集權專制的大一統政權不可能產生繁榮的文化創作。漢朝、元朝、明朝、清朝都是這樣,現在也是一樣。中國的經濟發展起來了,中國的文化也不可能隨之復興。
  
  有人說明清的詩歌也很繁榮啊。明朝不僅有前後七子,還有臺閣體、竟陵派、公安派……我就問,中國的大學生,有幾個人知道這些派別的名字,更別說讀過他們的一篇詩歌或散文了,更別說讀他們的集子了。當然我是都讀過的。像這種只有讀中文繫的人才知道的作家和文學流派,絲毫影響力都沒有,你能把它稱之為文學繁榮?那李白杜甫算什麽?那《紅樓夢》算什麽?
  
  三、淺薄的道德說教。《明史》的創作方法是,它選取一個人一生中符合儒家道德思想的言行,把它記錄下來,其餘的,則把它抹去。所以《明史》實際上是一部經書,而不是一部史書。比如《廖紀列傳》寫到:“紀在南都,持議與璁合,坐是劾罷。璁輩欲引助己,遂首六卿。而紀顧數與抵牾,璁輩亦不喜。”因為廖紀不與張璁附和,剛直不阿,所以就對他大書特書,可對他有何能力、有何作為卻全然不問,實際上廖紀是個很平庸的人。再比如《王杲列傳》,開始寫王杲這個人如何潔身愛民,“河南大饑,命杲往振”“全活不可勝計”;可是到了後面,“給事中馬錫劾杲及巡倉禦史艾樸受賄,給事中曆汝進言倉場尚書王炜亦然,並下獄。”他自己還貪污呢。所以,你要相信,那些官僚士大夫并沒有什麽好東西,不過是狗咬狗罷了。
  
  所有的人說過的話、做過的事都是一樣的。無外乎是兩千多年前儒家和法家說過的那一套,說了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那個時候的人背儒家教條,就像現在的人背中央文件一樣熟練,都是官話。你從中再也看不到有創造性的東西,再也看不到有啟發性的東西。除了朱元璋(及其開國將領)、朱棣和王守仁這少數幾個比較厲害的人之外,其他的全都是平庸之徒,豎儒!正是他們對道德的強調、對實際能力的忽略,造成了近代中國落後挨打的局面。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1-05-01 10:55:00
  万宁“仙河云影”等20处景物被定为万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中国·海南 www.hainan.gov.cn 时间:2011-02-24 09:09:27    字体:【大 中 小】
  
    近日,根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成果,经市政府同意,我市“仙河云影”等20处景物被确定为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这批文物保护单位分5种类别,年代最久远的是宋朝,近期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其中,古遗址5处,分别是仙河云影(元),山根窑址(清),万州学宫遗址(清),过路岭古道(清),港北烽火台遗址(明);古墓葬4处,分别是唐焕章墓(清),陈庚墓(宋),曾日景墓(清),廖纪祖母墓(明);古建筑5处,分别是许敦仁故居(清),吴村文氏祠堂(清),林家宅(清),广善庵(清),吴氏祠堂(清);石刻2处,分别是南洋第一楼石刻(清),小桃源石刻(中华民国);近现代重要史迹与代表性建筑4处,分别是官天民故居(中华民国),曹家宅(中华民国),山钦哨所旧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兴隆温泉迎宾馆(中华人民共和国)。(记者严小亮)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1-05-09 11:18:00
  “锦衣卫之王”邕城记忆(上)2008-10-18 8:58:52 来源: 南宁日报 网友评论 0 条 点击查看
  
    王守仁于当年六月中旬在丰城(今江西丰城市)听到朱宸濠反叛的消息后,恐怕南京、北京在匆忙中没有准备,所以与雷济、萧禹、龙光、高睿、王佐等商议,计划拖住叛军半个月左右,让远近都可闻讯备战。于是,王守仁假冒两广御史给南昌官员发出的军中符信——火牌,称广东48万狼达官兵将到江西“办理公事”,使朱宸濠怀疑朝廷正在调动兵马,不敢轻易发兵。王守仁又伪造“迎接京军”的文书,派雷济等人宴请平时和朱宸濠来往的官绅,故意泄密,使那些官绅急报宁王府。朱宸濠看到文书,以为连京城的大军也出动了,更加心生恐惧。王守仁又散布朱宸濠手下谋士李士实、刘养正即将投诚的消息,使朱宸濠对他俩产生信任危机。李士实、刘养正也互相怀疑,同时害怕朱宸濠下毒手,军心大乱,兵势日渐衰弱。王守仁又制作安民告示以及招降的旗号,陈述叛逆得祸、归顺得福的道理,数以千计,然后由王佐等派遣部属四处张贴、安插。王守仁还在丰城竖起很多面军旗,虚张声势,作为疑兵。朱宸濠原定于六月二十二日亲自上阵,攻打南京,拜谒明孝陵后就称帝,因为王守仁计谋的阻挠,改为先发兵攻打南康、九江二地,而自己留在南昌。各路响应叛乱的贼兵等候朱宸濠统率,可朱宸濠久久不出,也就各生疑惧,于是纷纷撤退以至解散,还有的来向王守仁投降。王守仁至此才忽然发兵,进攻南昌。
  
  
  
    《王阳明全集》“卷三·悟真录·十二·世德纪·附录·征宸濠反间遗事”中记载了王佐的军功:“(王守仁)分遣雷济、萧禹、龙光、王佐等,分投经行贼垒,潜地将告示粘帖,及旗号木牌四路标插。又先张疑兵于丰城,示以欲攻之势。”另外,《明史》“卷三百七·列传第一百九十五”记载:“千户王佐等,或诈为兵檄以挠其进止,坏其事机;或伪书反间,以离其心腹,散其党与。”总之,王佐的战场表现不错,令史官也忍不住为其记上一笔。
  
  
  
    七月二十六日,王守仁部以火攻大败叛军于鄱阳湖樵舍(今江西南昌市东北),朱宸濠与其世子、郡王等皆被擒。王守仁在七月三十日所上的《擒获宸濠捷音疏》中称:“臣等既擒宁王而入,阖城内外军民聚观者以数万,欢呼之声震动天地……各官功劳,虽在寻常征剿,亦已甚为难得,况当震恐摇惑,四方知勇莫敢一膺其锋,而各官激烈忠愤,捐身殉国,乃能若此。伏愿皇上论功朝锡之余,普加爵赏旌擢,以劝天下之忠义……缘系捷音事理,为此具本,专差千户王佐亲赍,谨县题知。”专差王佐进京报捷,向明武宗呈上《擒获宸濠捷音疏》,可见王佐在王守仁心目中的位置还真是不一般。
  
  
  
  
  
  “王佐”见于大铜钟铭文 记者潘浩 摄
  
  
  
    3 、勘察兵变 迁任漕运
  
  
  
    平灭“宸濠之乱”,王守仁虽战功卓著,但因大奸臣许泰、张忠在明武宗面前屡进谗言,结果其非但无功,反遭诬获咎,其部众也多数没能得到封赏。王守仁忧愤交加,称病隐居西湖净慈寺以至九华山之中。王佐虽是王守仁爱将,但不可能正当壮年就随之致仕;王佐又是兴献王府旧人,明武宗不会因王守仁一事牵连他(兴献王是明武宗的叔父),王佐何去何从?幸好,一代昏君明武宗很快一命呜呼,明武宗的堂弟、兴献王之子朱厚熜于正德十六年(1521年)四月即位,改年号为嘉靖,是以为明世宗。原兴献王府的故交朱宸当时乘势掌印锦衣卫,王佐也得人情之便,调任锦衣卫佥书。嘉靖年间内阁首辅(宰相)徐阶、万历年间内阁首辅张居正等纂修的《世宗肃皇帝实录》(后收入《明实录》),在“卷二十七”记载:“王佐……锦衣卫佥书……嘉靖二年,勘甘肃兵变事。”
  
  
  
    镇守边疆的官兵,远离家乡、亲人,当时又没有电影、电视、卡拉ok可供娱乐,日子难熬,所以按时领粮领饷便是最有盼头的事了。粮饷要是发生问题,当然要闹兵变。边疆卫所的粮食,一部分由守军自垦自给,不足部分到内地采运。内地粮食原由商人采运,朝中官员喜欢有银子经手,改叫商人缴银于库,再由政府出面代买粮食运边。这么一来,常有不按时送粮,以至粮食被克扣的事发生。加上明政府军饷不足,常常以粮代之,所定的钱粮折合比率又低于当地的市价,令守军有苦难言。甘肃兵变发生于嘉靖元年(1522年)正月,当时,驻在甘州(今甘肃张掖市)的官兵请求甘肃巡抚许铭提高钱粮折合的比率。许铭不肯,甘州守军一怒之下围杀许铭。甘肃总兵李隆一向与许铭有意见,因此有幕后鼓动兵变的嫌疑。朝廷派陈九畴继任巡抚,负责查办这件事。陈九畴参了李隆一本,李隆被捕下狱,处斩。锦衣卫负责勘察此事本末,监督审案过程,王佐不过尽职而已,但此事大快人心,使王佐在兵营中声望大长。
  
  
  
    嘉靖四年(1525年)之前,王佐还被“借调”到设在淮安府(今江苏淮安市)的漕运总督署,担任参将。自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国用军需大部分取于东南,依赖于漕运。为了保证漕运畅通,明政府以文武重臣各一员总理之,驻节淮安,称为文、武二院。永乐初期,“朝廷议罢海运”,漕运便成运输主要方式。景泰二年(1451年),“始设漕运总督于淮安,与总兵、参将同理漕事。漕司领十二总,十二万军,与京操十二营军相准。”淮安因为扼长江、黄河水系于其中,所以其水运交通枢纽地位一下子凸显出来,成了名副其实的漕运之都、运河之都。明代每年漕粮运量保持在400万石上下,商务繁忙,明政府于是又利用淮安“漕运咽喉”的地位,大肆征收苛捐杂税,比如过坝米麦杂粮每石抽银一厘,名曰军饷。所以淮安钞关对明政府财政的贡献,也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先后担任漕运总兵的杨宏、谢纯,编撰的《漕运通志》一书定稿于嘉靖四年,其中“卷三·漕职表”可查到“江南上江总一·王佐”的记录。王佐名下还有备注:“由武举以锦衣卫都指挥使充参将”,这一备注应该是《漕运通志》于嘉靖十五年(1536年)正式刊行时,由时任漕运总兵的刘玺补记进去的,因为王佐担任锦衣卫都指挥使(正二品)正是嘉靖十五年左右,而作为主管威震朝野的重要机关锦衣卫的正二品大员,不会轻易屈就为无品阶的临时武官——参将。按锦衣卫协同文臣管理漕运亦为定例,吏部尚书廖纪在为《漕运通志》所作的“序”中就有记载:“(明世宗继位后)励图新政,国命所关,上廑宸虑,遴选两京大臣素有才望者往莅其事。于时文职则南京右都御史、今升南京刑部尚书高公友玑,武臣则今之杨公宏。既而又命锦衣卫都指挥佥事、今升同知张公奎副之,协心毕力,岁额早完,太仓之积,贯朽粟陈。”由此可见,锦衣卫派出管理漕运的官员,最大的不过是都指挥佥事(正三品)而已。嘉靖初期,王佐在锦衣卫里只是担任“一般干部”——佥书,调任参将倒合情合理。
  
  
  
    王佐岂是池中物?到了嘉靖六年(1527年),王佐终于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该年五月,王守仁被朝廷重新起用,擢升总制两广、江西、湖广军事,兼都察院左都御史。王守仁抱病上任,同时召回王佐等部属,同赴广西。十二月二十六日,王佐等跟随王守仁抵达南宁。其时,王佐已被授为南宁卫指挥佥事(正四品)。(记者 木容)
  
  
  
  
  
  
  《钞本明实录》书影 记者潘浩 摄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1-06-09 12:06:00
  囘廖龍灣太宰【新年六日發】
    清頓首太宰龍灣老先生執事文斾出都以方有事不及送南還過使宅知從者已行不及登拜瞻跂悵然疎拙不善撿防致生物議雖内省不逮所言然不得為無咎也辱書存記奬借踰溢涯分不敢當不敢當幼學壯仕老而思休此生人常理如僕空空久忝仕途無尺寸可録既全項領且獲首丘足矣此外紛紛聽其起滅亦不能與之較也伏惟執事既不見遺外尚時有以督教之使日慎一日得茍安壟畝畢此餘生無得罪於名教斯大賢之德愛也田間無事課諸孫讀書外時有謡什今録拜闕一篇于後以見近况瞻奉無期惟千萬為道自愛是祝不具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1-06-10 18:50:00
  四季花园 发表于 2011-6-8 14:16 |只看该作者
  籍贯和出生地对现代社会有特殊意义,请看知名网友十年砍柴是如何评论“李娜故里之争”的——
    
     十年砍柴:从两省争李娜谈名人的籍贯和出生地(摘自凤凰网)
    
     李娜登顶法网,成为亚洲网坛第一人。许多湖北人为她感到自豪很正常,她生长在武汉,在领奖仪式上不忘用武汉话祝贺一位朋友的生日,无不标识着她是个武汉妹子。而有一些媒体和网友却强调了她原籍“湖南”,其父母乃湖南新化人,此番夺冠,一些媒体赶赴新化县采访她的母亲和其他亲友。为此,网上一些湖北人和湖南人还展开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嘴仗。
    
     争当“名人故里”是这些年来中国不无恶俗的一种现象,争名人,不但今人不放过,连古人甚至是文学作品中虚构的人物也不放过。两湖一些热爱李娜的人士这番“嘴仗”只是“争名人”大潮中一朵小小的浪花,但“籍贯”和“出生地”乃至“成长地”对今日中国人来说,其不同的价值和意义,却有必要梳理一番。
    
     在古代中国问一个人府上是哪里的,多半回答其祖籍。而今天要回答这个问题,答案就不那么确切了。一个在老家长大的人,譬如我,很好回答,可如果是第二代、三代移民,回答其祖籍和出生地,似乎都没错,但也不甚准确。比如我儿子出生后,我去北京东城某派出所给他上户口,籍贯一栏还填着湖南某县,籍贯从父、祖乃中国民间习惯。等他长大后,他若说自己是湖南人,很可能底气不足——— 因为他对湖南并不熟悉。
    
     为此,我还专门问户籍警,当下的“籍贯”一栏如何规范,她说现在所填“籍贯”,基本上指三代以内直系长辈的出生地,如祖父、父亲;过了三代就可以改籍贯了。而在古代,籍贯一般指五代以内祖先的出生地。
    
     中国人一向重视“籍贯”,在100多年前,一个人的地域属性,首为其籍贯,而籍贯指的就是“祖籍”,而非现代一些词典含糊的说法:“祖居地或个人出生地”。而五代以内不变籍贯的惯例也源于礼法。中国传统礼法中,同宗族五代以内相互有权利和义务,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丧仪的规定,根据关系亲疏,丧服有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的差别。中国的传统社会是农耕社会,聚族而居,宗族在一个人成长中的影响极大,而当时社会人口流动并不频繁,所以弄清楚五代以内的祖居地并不困难。一个人的祖籍地弄清楚了,他的社会关系乃至社会信用程度基本上就可以搞清楚。所以那时候通过科举出仕的官员,必须向朝廷清清楚楚写好五代之内直系长辈的基本状况,由吏部来判断其家世是否清白纯良。
    
     今天的中国社会结构变化实在太大了,其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从农耕社会转型为工商业社会,随着城市化程度的加快,人员流动加剧,一个人的祖籍、出生地、生长地、工作地都不一样很正常。许多人对自己父亲、祖父生长的“祖籍地”毫无印象,一辈子也回去不了几次。而“籍贯”的定义也变得潦草,过世已半年的作家史铁生曾写道:“常要在各种表格上填写籍贯,有时候我写北京,有时候写河北涿州。写北京,因为我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大约死也不会死在别处去了。写涿州,则因为我从小被告知那是我的老家,我的父母及祖上若干辈人都曾在那儿生活。”显然,在今天的社会大背景下,祖籍的重要性远不如古代,而一个人的出生地和成长地可能对其影响更为巨大。
    
     如此说,并不能完全否定祖籍地对一个人尤其是第二代移民的影响力。以网坛“一姐”李娜、前乒坛“一姐”邓亚萍为例——— 李娜的祖籍是湖南新化,邓亚萍的祖籍是湖南新宁,这两个县在明清时期都属于宝庆府,即今天的邵阳。那个地方自古民风强悍,多坚韧执着、永不服输的人,当地居民被称为“宝古佬”。不能不说邓亚萍、李娜身上遗留着“宝古佬”的气质,这种气质或许是因其父母言传身教而得之。但是,如果再设想一下,邓亚萍和李娜不是生长在郑州、武汉两大省会城市,因为其父母的职业和体育相关,从小有较好的条件来从事乒乓球、网球专业训练,就算她俩那种不服输的“宝古佬”气质再浓,恐怕也难有后来的成就。
    
     争论一个名人是哪儿的人,是很无聊的。但若细究其原籍、出生地、成长地对这个人的综合影响,放在今日中国大转型的时代背景下,我以为有着不容忽视的社会学价值。
  
  
  
  她的户籍地湖北武汉与祖籍地湖南新化就为谁是新科走红人物李娜的“故里”争执了起来。
  
  
  争是对的,大家都没错。胡书记出生在外地,但祖籍是安徽,所以他是安徽人。陈楚生虽然出生在海南,但他
  
  祖籍是潮州,所以他心里并不认为他是海南人,在深圳海南同乡集会,他也不乐意参加。这就是中国的特色文化。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1-06-10 19:20:00
  在大會 台就坐有:
  廖澤雲(世界廖氏宗親總會會長)
  廖軍文(深圳市政協副 )
  靖忠增(河南省唐河縣湖陽鎮党委書記)
  廖慶生(嘉寶田集團董事長)
  廖榮業(新加坡南洋廖氏公會會長)
  廖木水(馬來西亞雪蘭莪暨聯邦直轄區廖氏公會永遠名譽會長)
  廖福生(馬來西亞雪蘭莪暨聯邦直轄區廖氏公會會長)
  廖駿駒(香港上水村副村長)
  廖頌如(香港廖氏宗親總會 )
楼主虎虎虎哥 时间:2011-07-03 12:58:00
  寻访廖天官成长的足迹
      
    小时候我最爱听老人说起廖天官的故事。
  传说我们贡举村古代有个姓廖的人喜欢打猎。有一天,廖公不知不觉间爬到马岭的最高峰第一尖岭,廖公由于年事已高,感觉有点腰酸背痛,便躺在石屋下休息片刻。谁知道一睡不复醒,跟随身边多年的猎狗用舌头舔了舔主人的脸庞不见动静,急得团团转,掉头急奔回家。由于天色已晚加上山路难走,第二天,亲人才在猎狗的引路下,来到第一尖岭的石屋里,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只看见一大群白蚂蚁正搬土掩埋着廖公的躯体,唯裸露着那熟悉、安详的脸庞。家人伤心之余,只好顺其自然就地而埋。若干年后,墓主人的孙子入朝为官,所以人们说“马岭出公卿”。据说某位国民党高官系其后代,曾乘船在大海中拜祭马岭上的祖坟。
  2003年我才确认廖天官即明代一品名臣、吏部尚书廖纪。因为他是在河北东光长大成材的,很多趣闻轶事未为人所知。据载,他的墓在1960年被天津考古队发掘了,其规模之大为明墓的特例。所以我决定北上收集其成长的史料,谒拜其墓,权当作“寻访廖天官成长的足迹”吧。
    2008年五月,因误点,次日初五下午五点五十八分始从广州坐火车出发。连连“五”,虎虎生威,正合吾意,想不到廖公555周年吉诞即将到来。
  第二天中午两点多,就进入燕赵之地了。窗外满眼是平原地带,金黄色的小麦和柳树在微风吹拂下,好象是向我招手表示欢迎。当我想到廖天官,从“那亮”那个小山村,来到这个春秋战国群雄并起,战火燃烧的京畿要地,经过刻苦读书,平步青云、精忠效国,自豪的眼泪就溢出来了。到达东光县城已经七点,想立即去码头镇谒拜其墓,但问了很多人都不晓得廖纪,也不知道有个廖纪墓,让我很费解。
    第三天早上,到新华书店没什么打收获后,我马上往码头(原为马头)镇去。经过一条宽五十多米的大河,开车的说这就是著名的大运河,过了河就是码头镇。连连打听,还是没人知道廖纪及廖纪墓。突然一个卖菜的说:
  是否廖天官啊?
  我忙说:
  对对对,就是他。
  但他接着说:
  墓在几十年前早就被夷为平地了。
  我的心情一落千丈,紧问不舍。他说廖天官过去居住过的廖庄和码头镇都没有他的后人了,西街有一姓廖的人家。径直询问,女主人也自称是廖天官的后代。我很高兴,但一问却三不知,让我怀疑,后来才了解他们的祖先是廖天官的看墓人。
    没有找到他的后代,要想了解一个历史人物成长背景详情很难啊!我无比失望地走在中国的母亲河边,看着那干涸的,廖天官从小喝其水长大,当地人叫作龙湾的运河,感慨万千:
  运河道枯船无渡,燕赵麦黄农事忙。
  墓塚府第皆泯灭,英才足迹何处寻?
    因为码头镇后来归衡水市阜城县管,我即刻又往那里去。在一个文具店遇一温柔善良的徐夫人。当她知道我的来意后,把阜城教育系统的领导电话给我全盘托出,并给我介绍了阜城的“活历史”、原宣传部副部长、热情好客的孙凯大爷。在孙大爷家,他特意给我备了米饭,并拿出一本《阜城县地方名誌》,指着让我看:“廖纪,字时陈,因其面相乌黑,乳名廖黑,原籍广东琼台……”哈哈,太让我激动了!正宗的海南人啊,海南各地都有很多个“廖黑”,将来肯定也有第二、三个廖天官吧。以此书和《弘治三年进士登科录》为力证,《明史•廖纪列传》的籍贯写法是必须纠正的!该书都记载着各个村名的来历,廖纪一家人居住的地方原叫姜庄,因为廖天官以及他的女儿廖金英嫁给本村姓马的豪坤而改为廖庄。
    第四天上午,在孙大爷的帮忙指点下,在《活力阜城》“名人版”刘主编的带领下,我走访了宣传部和县志办,但是没有多大进展。文物所的吕所长说,码头有个叫王幅贵的老人收藏了一块廖纪的墓碑,我便告别了孙大爷又转头往东光县走。下午,我找了民政局县志办赵国章先生,去了档案馆,但所得到廖纪的史料极少,新编的县志好象要故意把他遗忘掉一样。
    傍晚又去码头,王老爷不在家,但是认识了他的儿子王国辉先生,他说没那回事,并热情地给我说了一些关于廖天官的传说。然后带我去存放过廖纪墓木佣的马奎贵家,确认了廖家坟、廖纪墓的位置后,我和王先生买了纱黄、香、冥币等过去谒拜,也算表达了敬意吧。谒拜回来后,据八十高寿的王幅贵大爷说,廖天官是个忠臣,他不是本地人,其后代早就从大海里面回老家了。由于战乱,其墓在解放前后已经被夷为平地了,“破四旧”时,四米多高的墓碑等都被拿去烧石灰了。有一年,石油勘探队从他的墓址地下挖出石头,考古队就发掘,挖了十二米才挖到各种各样珍贵文物,第七天,突然雷电大作,下了一场很大的暴雨,故此作罢。在此,谨愿阜城县地方政府在其墓址立个碑记作为纪念也是应该的吧。
    老人家慢慢地再给我说起一个动听的传说:廖天官的祖父、祖母和十多岁的父亲,一家三口,跛涉几万里北迁时,遇见一个老人家饿倒在路边,祖父便上前相救,老人家是个算卦的,见他善良便说,你们无论走到那里只要看见“车上树,牛上房”后,就在那里住下,定有贵人相助,你子孙必大富大贵。当他们路过码头(原名马头)姜庄,正准备过河时,看到一个老太太在树底下纺线打棉花,突然一头小牛跑过来,老太太一惊恐忙把纺车挂在树上,小牛也惊慌,就跑到一个土堆上,又跳到一间小土房上,所以,他们就在那里安家落户了。另有一传说,廖天官小时候家穷,四处讨饭糊口。有一天,廖天官在运河边拔猪草,被在本村设馆教书的名师邹家桥人邹野渔遇到,远远看见他头顶有把黄罗伞,认为吉兆,上前试问,对答如流,便收为爱徒,全力抚育,教其《四书》、《五经》。他很聪明,不喜欢吃喝玩耍,刻苦读书,真是“苦心人,天不负”,36岁才中进士。当他做了吏部尚书后,对他的恩师也是尊爱有加,从“吾师吕端不糊涂,贾谊廷陈治安篇”可见一斑。
    当时的东光县归河间府管,现为沧州市辖,是“靖难之役”的主战场,战后荒无人烟。被说是“九河末梢”之地,生态环境很恶劣。闻名中外的南运河从此穿过,是一条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的大动脉。永乐迁都北京后,下诏鼓励人民移民京畿地区,大量山西、山东人民涌入,也带来了先进的中原文化。廖天官一家原来在故乡依马岭而住,近山者仁;后来又到马头临大运河而居,近水者智。而且马是明代人们最崇拜的吉祥物,和列皇、孔子等被祀以京城。对于讲究风水的古人来说,马头应是个风水宝地。概括廖天官一生都有“马精神”:“显赫留都大司马,茁壮他乡马头旁。魂系马岭桑梓梦,马跃平原威中原。”
     逗留三天,虽然没有寻访到他更多成长的故事,看到他的文物古迹,却为阜城淳朴的民风、热想情好客的朋友而感动,更为我的家乡出了一个让河北、海南二地民间敬仰的廖天官而骄傲。
     经过多方搜集资料,当廖天官很多事迹皆显然之后,但其出生地和他们一家人为什么移民东光以及流失的著作老是缠绕在我脑子里,激起八月二十四日再次北上。又是一个想不到,到达之日就是未解的廖公忌日。在阜城原人大刘副主任和孙大爷、高先生陪同下,我们走访了廖庄。村民道,廖天官的父亲用手推车推着他的母亲从山东逃难而至,住在运河边的一个关帝庙里。有一日,天打雷,暴雨下,两个押粮的官员走到关帝庙门口避雨。庙里突然传来婴儿的哭声,得知有人生下男婴,官员惊诧曰,就凭我们守其门,此子将来必享大福大贵也!并给她们送了两袋面米。此传说和海南的传说有略同之处。
     传说
作者:阿骨打2013 时间:2014-02-05 22:49:00
  万宁奖励7名本土文艺工作者 颁发3.5万元奖金
  发布时间: 2014-01-27 [打印] [收藏] [发表评论]
  南海网万宁1月27日消息(南海网记者 高鹏 特约记者 陈循静 通讯员黄良策)1月27日上午,万宁市文艺创作奖励资金首次颁发3.5万元奖金,奖励获得2013年第十七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地方戏业余组金华奖的祁嫚腊等7名本土文艺工作者。春节后,将给第二批获奖者颁奖。

  为进一步繁荣文艺创作,鼓励本土文艺工作者,2013年万宁市成立文艺创作奖励资金,每年安排100万元现金直接奖励本土文艺工作者和以万宁题材为主的原创文艺作品,全国常设文艺创作一等奖获得者可获最高级别的10万元奖励,省部级、市级两个等级获奖作品最高奖励分别为1万元和3000元。

  据悉,近年来万宁本土文艺创作日渐活跃,历史名人研究《廖纪文集》、书法作品集《绿色崛起文化万宁》、新闻作品选《万宁往事》、文史专辑《万宁小海捕捞文化》等作品陆续出版,本土作家陈鸿远创作的长篇章回小说《琼崖演义》也即将出版。

  文章来源: 南海网
作者:阿骨打2013 时间:2014-02-06 18:22:00
  百家讲坛》毛佩琦海南开讲 赞明代廉臣廖纪字号
  评论 邮件 纠错2013年10月19日18:14 来源:南海网 作者:李晓梅
  南海网海口10月19日消息(记者李晓梅)10月19日上午,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琦在海口举行的国际旅游岛讲坛上开讲,以《明代士大夫的担当与廖纪》为题,讲述了以廖纪的生平事迹和历史影响力,也让大家认识了一个具有独立不移精神和政治理想的的明朝士大夫群体。

  《百家讲坛》毛佩琦海南开讲 赞明代廉臣廖纪
  10月19日上午,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琦在海口举行的国际旅游岛讲坛上开讲,以《明代士大夫的担当与廖纪》为题,讲述了以廖纪的生平事迹和历史影响力。(南海网记者李晓梅摄)
  在长期研究明史的毛佩琦看来,明朝是治隆唐宋的年代,也是远迈汉唐的朝代。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涌现出了众多有担当的士大夫,他们独立不移,有自己的理想信念,对整个国家的运转起到了重要作用。

  论坛上,毛佩琦以明朝的官员、士大夫高拱、方孝儒、于谦等为例,讲述了那个朝代有独立不移精神、坚持政治理想的士大夫群体(也就是现在的知识分子),他们承担社会责任,有着社会根本思考的觉悟,主体意识、参政意识强烈,以直谏为职、直谏为荣,提出对施政的意见,可以直指皇帝,出现了很多直言纳谏的清官。而廖纪就是他们士大夫群众的一员,也是这种独立精神和政治理想的实践者。

  毛佩琦对廖纪的评价很高,称之为有“大臣之度”、“大臣之节”的官员。经过考证,廖纪(1455-1532),字廷陈,号龙湾,民间称作廖天官,海南万宁市礼纪镇三星村一带(原属陵水县)人,出生于河北大运河畔,明代杰出政治家、儒学家,官至少保兼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是明代得到最高地位和最高荣誉的文臣之一,是海南历史上两个进入朝廷权力中枢的一品重臣之一,也是海南“十大廉吏”之一。

  廖纪掌管朝廷人事大权,忠勤为国,任人唯贤,曾保荐“全能大儒”王阳明及尊称明朝“三大才子”之首的杨慎等国家栋梁之才。廖纪尤其推崇中庸之道,其传世著作有《大学管窥》《中庸官窥》,载入《四库全书》。廖纪和丘濬、海瑞一起被誉为“南海三星”。据了解,廖家世居于万州(今万宁)、陵水。廖纪之父因经商而落籍于直隶东光(今属河北)。“廖纪虽然不在海南出生,但对海南却有很深的家乡情节。”他经常回海南扫墓,与家乡的亲戚也有密切来往,是古代优秀知识分子的代表。

  记者获悉,海南万宁目前正借助廖纪的历史影响,大力打造廖纪文化品牌,此前在全国公开出版《廖纪文集》并成立海南省廖纪文化研究会。下一步,廖纪文化研究会正向万宁市政府部门申请,邀请著名编剧家、剧团编排琼剧《廖纪传奇》,制作歌曲《廖纪传奇》;重修“廖纪祖居”,作为爱国主义及廉政教育基地,并举办“万宁国际儒学高峰论坛”,把廖纪打造成万宁市的一张特色文化名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