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崖女杰——刘秋菊的传奇故事之:机智脱险

楼主:野生红树林 时间:2012-02-05 11:40:10 点击:2398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927年的初春, 一年一度的春节如期而至,忙碌了一年的农民,家家户户都开始大扫除,办年货,贴对联。天刚擦黑,有一个黑影向山里移动。当黑影走到不远处,传来了林太川的声音:“林克泽,刘秋菊。”
  “我们在这里,”同志们小声应答。
  林太川是十一区的党员,家住迈联村。大过年的,同志们还在山上,他实在放心不下,无论如何都要设法子让同志们过个年吧。此时,他见到同志们个个身着单衣,在细雨霏霏的寒风里不停地跺着双脚,嘴唇发乌,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发酸。忙说:“晚上回村里住吧,今天是年三十,家家都在过年,可是同志们还在……”话还没说完,眼圈就红了。
  刘秋菊见状说:“太川,我们能坚持住。”
  “对,我们能坚持住。”众人大声说。
  “走,大家和我一起回村里过年。”林太川一边说,一边领着大家朝他家走去。
  吃完饭,同志们都分散在群众家里过夜,刘秋菊就住在林太川家不料,他们的行踪被敌人的耳目探知。
  天刚放亮,村里就有狗在狂吠。刘秋菊一咕噜从床上跳下来,就往外冲去,开门一看,大吃一惊,一队团丁正朝着林太川家的方向狂奔过来,刘秋菊急忙将门掩上。
  怎么办?硬冲是不行的,刘秋菊向屋里扫了一眼,突然眼前一亮,林太川的妻子正在给一对双胞胎喂奶,她灵机一动,低声对她说了一句,林太川妻子点点头。刘秋菊拿起一条黑头巾包在额头上,她抱起一个孩子,装成给孩子喂奶。
  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叫喊声:“笃,笃,笃!”“笃!笃!笃!”“开门!”“开门!”
  “来了来了!”林太川妻子一边应一边开门。
  当一队团丁端着枪冲进屋时,刘秋菊在孩子小腿上拧了一下,孩子“哇……”的大哭起来,
  她轻轻地拍着孩子,安慰说:“乖乖不要怕,不要怕,先生是路过的。”
  团丁见状,便冲到旁边的两间房里去搜,翻箱倒柜之后没见一个人影。
  “报告,这个房间没有。”
  “报告,这个房间也没有。”
  “他妈的!跑哪里去了?”
  一个当官的忙问刘秋菊:“见到一个共党婆没有?”
  刘秋菊朝同志们撤退的相反方向一指:“我看见一个人从那边跑了。”
  这帮家伙信以为真,“他妈的!快!快追!”当官的吼道。这伙人急忙狂奔过去。
  刘秋菊朝孩子的小屁股亲了一下,说道:“乖孩子,阿姨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哦,不哭,不哭了哦。”
  说完,便将孩子交给林太川妻子,朝着另一方向迅速消失在路的尽头。
  这是刘秋菊第一次机智脱险。

  这一年的农历正月十五(元霄节)又到了,琼山的农村,许多人家都杀鸡、煮肉、蒸 糕 、祭祖先、庆元宵,晚上“围炉”合家吃团圆饭。
  这天,刘秋菊和林克泽等同志一行9人,来到潭康村的党员陈爱农同志(即陈宗圣)家里。陈爱农的母亲见到刘秋菊等人后,非常高兴,她知道,刘秋菊他们每天东奔西走,东藏西躲,有了上顿没有下顿的。为了给大家过个愉快的小年,她把家里正在养的一头小猪和一只鹅给杀了,用来款待同志们。大家在一起,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香喷喷的美食,一边商量着下一步的工作打算,过了个非常愉快的小年。
  刘秋菊一行人在潭康村的行踪又被敌人的爪牙嗅到了。
  当晚敌人爪牙就将这一情报告知国民党的清乡团。敌人如获至宝,连夜调兵,向潭康村扑过来,危险一步步逼近,刘秋菊和同志们还在熟睡中,全然未觉。
  天刚放亮,谭康村就被清乡团包围了。刘秋菊和林克泽立刻组织大家突围,分成四个组,向村尾冲出去。当同志们到了安全的地方集中时,发现少了刘秋菊,大家心里一沉,坏了! 是不是她出事了!林克泽和同志们都非常担心。
  然而,到了下午4、5点钟的时候,刘秋菊安然回来了。看到刘秋菊面带笑容,毫发无损,同志们都异常高兴,一拥而上,将刘秋菊团团围住,问其原委。刘秋菊说:“不用慌,不用慌,听我慢慢说啰。”
  原来,刘秋菊送走两位同志后,回到屋里将床上的机密文件收好,藏在屋顶的墙壁里,待她出门不久,敌人已经分几路进村了。
  “不行,要想想办法!”刘秋菊的脑子在飞转,她环顾四周,见到刺竹丛中有一户人家,便一闪身进到这户人家中。
  这家人定神一看是刘秋菊,急忙把她让进屋里。“敌人来抓你了,快躲起来。”一个姐妹说。
  “还是躲到牛栏里比较安全。”另一个姐妹指着牛栏说。
  刘秋菊跟着她们一块来到牛栏前,本想钻进去,牛栏门前的犁耙吸引了刘秋菊的目光,她眼睛一亮,微微笑了,便对几个姐妹低声说了几句,大家都会意地笑了。
  于是,姐妹们你扛犁耙,我扛锄头,她牵牛,有说有笑地向村外走去。敌人误认为她们是下田耕地干活的村民,问也没问便让她们走过去了。
  这伙人在村子里搜了个遍,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气急败坏的团丁,抓了几只鸡,抢了一头小猪,骂骂咧咧的走了。
  同志们听完,个个捧腹大笑,无不称赞刘秋菊胆大心细、机警过人。

  县委交通员刘秋菊常常要外出送情报,探敌情,联系失散的同志。林克泽和特委巡视员王学汤、县委秘书陈名盈等同志被困在红树林里,刘秋菊冒着生命危险,转送信件,传递情报,经常一人独自行走在乡间小道上,十分显眼。
  3月间的一天,正值早稻春播时节,塔市乡的田野里,人们正忙着插秧。忽然,不远处传来“砰!砰!”的枪声,还隐约传来“站住!站住!”的喊叫声。
  原来是刘秋菊又遇到敌人追赶了,她凭借着熟悉的地形,健步如飞,走小道,穿树林,不停地绕圈子,蹿跃着消失在丛林中。
  很快她就又出现在稻田边,乡亲们定神一看,啊!这不是刘秋菊吗?她轻声地给大家打了个招呼,递了个眼色,麻利地将黑色外套脱去,揉做一团,踩进泥浆里。一瞬间,她就变成了一个身穿兰土布衣服的农妇,还不停地和姐妹们有说有笑地插起秧来。
  没过一会儿,一队敌兵气喘吁吁地赶到,这帮家伙顿时傻了眼,要追赶的人没了踪影。一个当官模样的家伙气急败坏地向正在插秧的群众问道:“你们看见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女共党婆吗?”
  刘秋菊直起腰来用手一指:“那个人刚刚从这边跑过去了。”
  敌人信以为真,骂了一声:“他妈的!又跑了!追!”一伙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拔腿就追。
  当敌追兵跑得不见踪影,乡亲们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即为刘秋菊机智摆脱敌人追捕而庆幸,又为她临危不惧、大智大勇所折服。
  刘秋菊笑着对姐妹们道谢,并鼓励大家:“不要看反动派今天猖狂,但实际上他们没什么了不起,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就不怕他们。”
  姐妹们不停地点头称是。刘秋菊将踩进泥浆里的衣服捞出来洗净,笑着向大家招手道别,挑着一担秧苗,朝另一个方向悠然走去。姐妹们都站在田里,目送着刘秋菊,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野生红树林 时间:2013-03-15 15:48:00
  给位朋友:《琼崖女杰——刘秋菊传奇》一书已由《传记文学》杂志(文化部主管、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连载,自2013年1月开始,每月一期,每期约2万字左右,有兴趣者可关注。
楼主野生红树林 时间:2013-03-15 16:53:00
  《琼崖女杰——刘秋菊传奇》一书约19万字。作者历尽艰辛,查阅了大量的资料,翻阅了许多尘封的档案,走访了许多琼崖纵队的老同志,采访了刘秋菊女儿及还能找到的亲戚,经过四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写成此书。

  【 目 录 】

  序
  引子
  第一章 妚二
  童年
  琼崖海棠树
  第二章 福云二婶
  歧山村
  海边红树林
  第三章 刘秋菊
  城里的新鲜事
  国民革命 国民革命
  一切权力归农会
  第四章 参加共产党就不怕砍头
  “清党”------“四?二二”事变
  我要入党
  第五章 智勇交通员
  坚持斗争
  机智脱险
  浴火重生
  第六章 重返战场
  归心似箭
  初识茂松
  上母瑞山
  智渡潭口巧布阵
  第七章 保卫苏维埃
  血洒万泉河
  母瑞山上的篝火
  第八章 秋菊姨母
  腥风血雨的日子
  我是秋菊姨母
  山不藏人 人藏人
  第九章 威镇敌胆
  虎将茂松
  文南显身手
  “女飞将 ”
  巧袭敌炮楼
  喜结良缘
  第十章 孤岛抗战
  陵崖火种
  云龙改编
  鬼子来了
  在琼崖战时党政处
  西鲁村脱险
  “摩擦”专家
  赤子情怀
  美合事变
  第十一章 转战琼文
  向琼文发展
  痛歼顽敌
  如鱼得水
  茂松牺牲
  激战大水
  反“蚕食” 反“扫荡”
  风雨红树林
  第十二章 五指山上的红云
  移师六芹山
  白沙怒火
  进军五指山
  鬼子投降了
  地下交通线
  永远的姨母

  刘秋菊生平
  后 记
楼主野生红树林 时间:2013-03-20 22:40:00
  刘秋菊——她的钢铁意志堪比江姐、赵一曼,她是电影《红色娘子军》吴琼花的原型之一,琼崖国民党当局悬赏5000块大洋取其人头的琼崖女英雄。
作者:福云森林 时间:2013-03-31 20:59:00
  我家就在刘秋菊故居隔壁,我爷爷当年是地下党,我家是堡垒户哦。
楼主野生红树林 时间:2013-04-01 09:31:00
  @福云森林 5楼 2013-03-31 20:59:00
  我家就在刘秋菊故居隔壁,我爷爷当年是地下党,我家是堡垒户哦。
  -----------------------------
  你是老革命的后代,会经常听说许多故事,我们可以多交流。
作者:野宁 时间:2013-04-01 22:06:00
  在这里多讲讲琼崖纵队的故事吧!
楼主野生红树林 时间:2013-04-02 09:04:00
  @野宁 7楼 2013-04-01 22:06:00
  在这里多讲讲琼崖纵队的故事吧!
  -----------------------------
  1947年十月二十一日,中央军委决定将“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独立纵队”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想了解之前还是之后的故事。
作者:野宁 时间:2013-04-02 23:16:00
  讲讲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故事!
楼主野生红树林 时间:2013-04-03 09:27:00
  @野宁 9楼 2013-04-02 23:16:00
  讲讲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故事!
  -----------------------------
  这通常要从1919年开始说,我们可以从简。
  1924年,国共合作,国民党实行孙中山倡导的新三民主义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国民革命运动在中华大地上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许多在广州、上海等大城市读书的琼籍学生(部分是共产党员)先后返回琼崖办报纸、出刊物。
  在广州从事革命活动的杨善集、王文明、叶文龙等人将在广州出版的《琼崖革命大同盟盟刊》经常寄回府海地区。这些刊物大肆传播马列主义,介绍俄国十月革命,抨击军阀的黑暗统治,影响颇大。
  徐成章、李爱春等共产党人,还带着剧团回到演丰乡一带演现代戏,发表演说,宣传救国救民道理,发动年纪较大的学生参加“志同道合会”。这些宣传鼓动在当时封闭的农村犹如阵阵春雷,震憾着人们早已麻木的神经。
  1926年1月17日下午,文昌县的铺前市一带传来隆隆炮声。一阵阵的激烈枪炮声,将演丰、塔市一带村庄的上空震得隆隆作响,第二天,南渡江的主要渡口——潭口传来零星的枪声,早已失魂落魄的邓逆军一触即溃,官兵作鸟兽散去。国民革命军以排山倒海之势,一路势如破竹,渡过南渡江,前锋直逼府城、海口。
  仅几天功夫,国民革命军即光复府城、海口,继而残敌悉数被歼,入城部队搜遍全城未见邓本殷踪迹。原来,邓本殷早已由海口向秀英炮台蹿去,并携家眷及部分军官200多人乘商船司马懿号向临高方向逃跑了。
  国民革命军以迅雷之势占领海口及琼崖13县,结束了军阀割据的局面。(待续)
作者:福云森林 时间:2013-04-16 10:09:00
  @野生红树林 你是老革命的后代,会经常听说许多故事,我们可以多交流。
  本人以前曾以革命后代为荣,现在思想有转变。听村里老人说,当年我村有一姓吴的,是共产党的一负责人吧,国民党抓了他的母亲妻儿,欲杀害,他就叛变了。一天夜里,一伙共产党人进村,杀了他全家十几口,只有他年幼的四弟和五弟那晚睡在别人家的草房里,躲过杀身之祸。老人说那天夜里火光烧红了半边天。此种做为与土匪何异?
作者:琼岛红树林 时间:2013-04-20 21:38:00
  我伯公林绍宽,与林克泽是连襟。当年与林克泽一起赴莺歌海开展地下革命,以前地下党常在我家开会、吃饭,我奶奶算是老屋主了,但解放后也没人提起
楼主野生红树林 时间:2013-04-21 19:40:00
  @琼岛红树林 12楼 2013-04-20 21:38:00
  我伯公林绍宽,与林克泽是连襟。当年与林克泽一起赴莺歌海开展地下革命,以前地下党常在我家开会、吃饭,我奶奶算是老屋主了,但解放后也没人提起
  -----------------------------
  你说的这个问题应引起我们的注意,也是不能遗忘的一段历史。对感恩临时特别支部、崖西及南区各县党组织的建立及南区临委等情况,林克泽在《琼岛星火》1980年(第二期)以《海南一角》为题对这段历史有讲述。可惜没有引起有关领导和吃党史这碗饭的人的重视。
  对此,是有很大争议的。史丹曾在1992年5月专门对此以《晚节》——对海南党史几个原则问题的争论为题,对以上几个历史问题提出过许多意见,但大多石沉大海。
作者:琼岛红树林 时间:2013-04-22 00:23:00
  当年“老屋主”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弄不好要家毁人亡的。当时鬼子到村里来抓林诗正(中共琼山代理书记),有个汉奸指认林诗正的老婆,鬼子把她折磨得不成人样,房子也被拆,最终她还是活下来了,并且现在还活着!
作者:琼岛红树林 时间:2013-04-22 00:44:00
  更正:应为林诗政
作者:水准面 时间:2013-06-03 15:16:00
  @琼岛红树林 12楼 2013-04-20 21:38:00
  我伯公林绍宽,与林克泽是连襟。当年与林克泽一起赴莺歌海开展地下革命,以前地下党常在我家开会、吃饭,我奶奶算是老屋主了,但解放后也没人提起
  -----------------------------
  这些地下党按现在来说能否说是黑社会呢?白吃白住啊。
楼主野生红树林 时间:2013-06-04 17:27:00
  @琼岛红树林 12楼 2013-04-20 21:38:00
  我伯公林绍宽,与林克泽是连襟。当年与林克泽一起赴莺歌海开展地下革命,以前地下党常在我家开会、吃饭,我奶奶算是老屋主了,但解放后也没人提起
  -----------------------------
  @水准面 17楼 2013-06-03 15:16:00
  这些地下党按现在来说能否说是黑社会呢?白吃白住啊。
  -----------------------------
  此一时,彼一时,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白色恐怖笼罩城乡,没有老百姓的帮助是无法生存的,当然不能同日而语。
作者:浪剑WIN神 时间:2020-03-04 15:56:00
  刘秋菊故事造假太多,仿佛敌人都是弱智似的
作者:浪剑WIN神 时间:2020-03-04 15:57:58
  邓本殷是四川同盟会的元老,护国战争的首义将军之一,这样的伟大人物你们海南人也敢乱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