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个“西亚”爷当祖宗?!

楼主:草原小野马 时间:2012-07-18 01:10:30 点击:914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自明·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初辑《南海甘蕉蒲氏家谱》,至清·道光二十八年(公元1848年)、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至光绪丁未年(公元1907年)最后一次编修《南海甘蕉蒲氏家谱》,至今近400年间,对我蒲氏初太祖玛呿阿(荣禄公)于宋代时,因仰慕孔道,自西域蒲菖海迁徙进入山东省;又因其次子海达仕官广东常平茶盐司提举,而奉父玛呿阿筑室于羊城,作了详尽的表述。由此,我蒲氏宗族对“粤有我族实自此始”这一历史事实,从来没有动摇过。
  没想到2011年末,有人靠想像臆造出广州的“玛呿阿来自(越南)占城穆斯林商人”,并且编造出先祖是从遥远的“西亚”,驶船经阿拉伯湾,穿越印度洋进入孟加拉湾,途经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海抵达越南占城,然后由占城至广州。这个故事“编”得太离奇了。
  读过世界地理的人应知道,地球上有亚洲、欧洲、非洲、美洲(北美、南美)和澳洲五大洲。“西亚”就是指亚洲西部的伊朗、伊拉克、约旦、科威特、以色列、叙利亚、阿联酋、卡塔尔、巴林、也门、阿曼、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等阿拉伯伊斯兰教国家。说我们的先祖就是从这些地方来的,进而推论我们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人,这一荒谬臆造,完全违背我们先人于清·光绪丁未年重修的《南海甘蕉蒲氏家谱》(以下简称“《家谱》”)记载的历史事实。
  光绪丁未年版《家谱》第二册59页(校点本156页)载:1855年易维玑先生撰写的《蒲氏初太祖荣禄公传》“公蒲姓,讳玛呿阿,号鲁尼氏,南宋时蒙古色目人也。先世居西域蒲菖海湖上,忽湖中蒲生三丈,因以为姓。”《家谱》第二册109页(校点本103页)记载“初太祖讳玛呿阿,号鲁尼氏,妣配胡族。祖乃宋时蒙古色目人也。先世居蒲菖海湖上,忽湖中蒲生三丈,因取姓焉(见《尚友録》,按:蒲菖海在昆仑山下,即今伊犂外叶羌是也)。祖勇于进修不甘人下,慕孔子之道,游学中国,自号鲁尼氏,誌景仰也。以次子迎养粤署,家于羊城玳瑁巷。而粤有我族,实自此始。”《家谱》第二册61页(校点本157页)载:吕陈谟先生1855年撰写的《蒲氏初二世太祖千户侯传》“公讳嗨哒唲,官名海达……乃宋鲁尼氏蒲公之次子也。初,侍父读书山东,训守鲤庭,不事督责,文学德行,彪炳儒林。朝廷闻其贤……擢广东常平茶盐司提举、管军千户侯。而公不忍膝下离也。请于朝,奉封翁就养粤署。”
  《南海甘蕉蒲氏家谱》清晰记载着,我们的先祖玛呿阿(荣禄公)就是来自西域蒲菖海,先是迁徙进入山东,后因其次子海达擢升广东常平茶盐司提举,经朝廷同意,迎养其父于羊城,粤有我族,实自此始。某些人为了达到找个西亚爷做祖宗的目的,竟不释手段,编造出玛呿阿是从越南占城至广州。这是自明·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初辑《南海甘蕉蒲氏家谱》,至今近400年来的亘古奇闻:从未见过更改先祖的国籍,要把中华爷变成“西亚爷”。荒唐,可笑,荒谬!
  更加荒唐的是,他们还编造出“蒲罗遏是儋州肇基始祖”这一谎言,以蛊惑人心。“肇基始祖”这个概念,必须具备一个最基本的条件:在其肇基之地繁衍生息,有其后裔。史载,公元986年,越南占城人蒲罗遏(音译名,外籍人),因避战乱,率族百人驾舟渡海到儋州;两年之后即公元988年,又有占城人率族310人乘船渡海入崖州(今三亚市)。试问外籍人蒲罗遏是新英攀步村的开村祖?他的后裔在哪里?儋州市哪个村哪个人是他的后裔?这个外籍音译同姓人及其同伴或他的后人,究竟去了哪里?是去了崖州追寻故国同伴,还是返回故国占城?无论如何,都与我们不相干,不必深究。
  现在,居住在儋州市10个村18支房的蒲氏族人都是峨蔓始祖玉叶公的后裔。这是共识。玉叶之父蒲傑公约于公元1400年从南海县甘蕉村渡海来到儋州(与他同时入儋州的,还有其兄俊,后返回甘蕉。傑公的兄弟柏谷之子孙亦渡海来琼,在文昌、琼山等地做生意,后又返回甘蕉。这些史料,在《南海甘蕉蒲氏家谱》均有记载)。蒲傑公就是儋州蒲氏肇基始祖!这是不容置疑的。
  说外籍人蒲罗遏是儋州蒲氏肇基始祖,如果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谁是儋州蒲氏宗族肇基之主,清光绪丁未年重修的《南海甘蕉蒲氏家谱》对此早有明确的答案。1936年,儋州10个村蒲氏族人在峨蔓蒲氏宗祠修谱、封谱时,同样否定、摒弃了关于外籍人蒲罗遏是儋州蒲氏肇基之祖的说法!这是第一次“沉渣说”的结果。第二次“沉渣” 泛起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儋州蒲氏中有人提出“回族说”,试图通过改变民族属性,为族人争取二胎生育政策。此说甫一出笼,立即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广东省政协副 黄康同志率领一个有广东省民族研究所、考古队、回教著名人士等多人组成的调研组抵达儋县(现儋州市),对儋州蒲氏民族属性进行实地调查。时在儋县人事局任职的蒲皆禧受县委办公室、统战部委派,陪同省调查组前往蒲氏族人聚居地上浦、下浦村,对蒲氏先祖的墓地、宗祠、民居和族群等进行考察调研。调研过程中,蒲皆禧同志试图用人类进化论来说服调研工作者,受到调查组成员、广东著名的回教人士杨阿訇的训斥。杨阿訇的结论是:回民的生活习俗、风土人情和信仰是很难改变的,此地的蒲氏族群没有丁点回民的迹象和感觉(详见由老前辈蒲蓁先生任组长,蒲皆禧、蒲文康任主编、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儋州蒲氏族谱》第28页至——34页)。至此,有关我儋州蒲氏宗族是否回族的争议总算尘埃落定。谁能想到,在静默了近30年后,“沉渣”又再度泛起。上世纪九十年代,儋州部分蒲氏宗亲张冠李戴,在先祖蒲俊、蒲傑的始初落脚点新英攀步村郊重修所谓“玉葉公墓”。此举自然遭到绝大多数族人的反对。上、下浦村的蒲志强、蒲来唐、蒲咸世等族人指出:这不是玉葉公墓,玉葉公墓在峨蔓长荣村郊。可惜,执迷不悟的部分族人仍然不予理睬,硬是把傑公墓当玉葉公墓祭祀。这一行为直至2011年清明节才收场。如果说,认错祖坟只是一时认识问题,那么,把蒲傑公墓说成是与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外籍人蒲罗遏之墓,简直就是侮辱祖宗了!
  那些想找个西亚爷当祖宗的蒲氏宗族兄弟们,请用镜子照照自已的容颜,审看一下是否像“西亚”地区那些长满络胡须的阿拉伯人?然后再看一看你们的小脚指甲。看一看你们就明白了。如果还不信,建议你们去进行DNA染色体测试,看看能否确认你是西亚地区阿拉伯人的后裔。当然,如果你等一定要认个西亚爷当祖宗也可以,但千万不要声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六月飞雪v 时间:2014-03-19 03:55:00
  祖宗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是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