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语言中“美”字的由来与影响 (转载)

楼主:奈何作贼 时间:2012-10-04 13:08:51 点击:1452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临高语言中“美”字的由来与影响


  临高人现居海南岛北部,这也是他们迁徙海南后的传统地望,只不过历史上他们的活动区域更为广远。这从他们在海南的文化遗存(如铜鼓、地名等)中可以窥知。居于海南岛北部的临高人广布于临高县全境以及毗邻的儋州市、澄迈县、海口市琼山区以及其他海口市郊,现有人口约70万,他们操一种与汉藏语系壮侗语族壮傣语支有显著类似的语言。[3] 西汉在史书中泛称海南岛非汉族居民为“骆越之人”,从东汉至隋唐,则称“俚”、“僚”或“俚、僚”并称,这包括了临高人的先民。临高人和今天的壮族有同源关系,除了语言与壮语类似外,史籍对其归属也言之凿凿,明代焦竑的《献征录》称:“明万历时,黎僮(壮)流毒珠崖”。临高人“至少在秦代已从两广骆越、俚人地区陆续渡海定居在海南岛以今临高和琼山两县为中心的岛北几个县,它是当时当地比较先进的民族。”[4]

  临高人入岛时,其活动的区域已有黎族先民斑驳的足迹,他们和黎族有过密切的交往和文化涵融。从海南已发掘出土的文化遗址来看,其文化脉络呈现从沿海向中部腹地纵深发展的轨迹,这说明黎族先民曾在沿海渔猎稼穑,后来才逐渐向山地辗转迁徙。从地名学上看,现今在临高人聚居的地方仍保留不少黎语地名,如抱某、打某、番某、峨某等,特别是“抱某”的地名。侾黎称村庄为“抱”,有许多“抱某”的地名。据潘雄1982年根据最新地名统计,临高县有这类地名30个,文昌县11个,琼山县3个。[5]可见今日临高人的聚居地历史上都有黎族分布。从语言学分析,临高人和黎族有很深的文化渊源。临高话和黎语都属于汉藏语系壮侗语族,特别是有许多同源词互相影响。据刘剑三研究,临高语和黎语在词汇上有一定数量的关系词,其中有一批只与黎语相同或者有对应关系,而与壮侗语族其他语言大不相同,找不到对应关系或者为其他语言所没有。在上述研究中,他列举了临高语和黎语共有的关系词43个,其中表示海南地域特征和黎族民族特点的就有33个。通过对临高语黎语来源的考察,大部分关系词是由于两个文化集团长期接触而形成的借贷关系。而且大多数是临高语为借方,黎语为贷方。[6] 研究海南岛历史文化的许多学者都认同,黎族和临高人是最早迁徙海南岛的两个古代族群,他们在海南岛的接触悠远而深刻。既然他们有如此密切的关系,那么,黎族是如何称呼临高人呢?
  这要从研究临高人早期的社会状况和文化面貌着手,从中寻找黎族称呼临高人的文化信息。

  海南的临高人生活的区域存在大量以“美”、“那”、“文”、“兰”等贯首的临高人地名。贯首地名的出现与临高人的语言方式有关,它保留民族语言底层,与民族经济生活和文化传统绾结缠绕,形成丰富的民族文化积淀。这里仅探讨以“美”贯首的地名。常见贯首字“美”,临高人呼“mai3”,现以“美”为汉语音译,历史上则多译为“迈”、“买”等,现仍有一些临高人地名沿用“迈”。作为地名,“美”有“母”、“大”、“地””等多种含义,但以“母”最为常见。“母”虽有“母亲”、“妻子”、“已婚女性”、“雌性”等多重含义,但其作为地名,只与“母亲”及“特定女性”关涉。此类地名与临高人先民早期的经济与文化生活有密切的关系,临高人在岛上的发展经历漫长的原始母系氏族社会时期,妇女在现实生产生活中起主导的作用,女性的这些绝对权威充斥临高人生活的各个层面,也贯注到临高人的地名中。这些地名就是通常所说的“美某”地名,如“美台”、“美敖”、“美文”、“美览”等。在海口长流地区,凡是以“美”贯首的地名,“美”又可以读“bei2”,(卑,比)(现临高人地区仍有卑休,比言,比道等地名)。卑(比)日常用于区分性别,为称呼女性的词头,可见这些地名的具有女性特征。这些地名是临高人早期社会生活的胎记。全岛有以“美”贯首的地名410个,居临高人贯首地名之首。其中岛北的临高、琼山、儋州、澄迈共有365个。[7]临高人母系社会时期女权的余风,一直绵亘在临高人社会中,她有许多文化孑遗。清朝康熙年间到临高县当县官的樊庶,就曾发现临高人在风俗习惯方面也有很大特色,如临高人有男子结婚后要改名字,新名一定要加上妻子的名或妻子村庄的名……等等[8]。上述类似的习惯在黎族地区仍然有很多的延续和表现。黎族已婚妇女的称呼常被冠于其村庄名,即通称后面要加其村庄名,以示尊重。居住的地名对其他人也十分重要,外居或出籍的人回乡时,也被冠之于居地名,即通称后面要加现在的居地名。在黎族的称谓习惯中,每一种称呼并非是唯一的,但人们会根据不同的场合选取那些独特的有分量的称呼,凸显地名这种方式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在女性社会地位鼎盛之际,出于对女性的尊崇和对村庄的崇拜,当时,以“美”对临高人的重要性而言,它兼具女性的高上和村庄的翘楚,最能凸显临高人的文化特征。黎族人以自己的称他文化习惯,称呼临高人为“美”是十分自然的事。
  “美”的主体为临高人时,她的文化无疑也是先进的。《汉书?地理志》载:“……自合浦、徐闻南入海,得大洲,东西南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略以为儋耳、珠崖郡。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首。男子耕农,种禾稻、苎麻,女子桑茧织绩。亡虎与马,民有五畜,山多麈麂,兵则矛、盾、刀、木弓、弩、竹矢,或骨为簇。”这段文字被当代许多有影响的研究南方民族的学者认为是对古代临高人的生活的述略,由此可知当时临高人的农业生产已达到较高的水平。

  注释:本文标题与内容为节选

  [3]詹慈.试论海南岛临高人与骆越的关系[J],中央民族学院学报1982,(3).
  [4]民族识别调查工作组.广东省海南岛临高人的民族识别调查[J]广东民族学院学报1981,(1).
  [5]潘雄.古瓯人后裔考——黎族族源研究之一[J],广东民族学院学报 1983, (1).
  [6]刘剑三.临高语黎语关系词的文化内涵[J],民族语文2001,(3)
  [7]练铭志.试论广东俚人的分布及其支派[J],海南民族研究论集[C] 第一集,中山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8]清光绪.临高县志[Z].

  作者: 王明坤

  原文:http://mall.cnki.net/magazine/Article/GDMZ200702004.htm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十三村老大 时间:2012-10-04 18:07:00
  很好的研究
作者:六月飞雪v 时间:2012-12-19 13:12:00
  牵强附会
作者:山海孤旅 时间:2012-12-21 07:35:00
  王明坤老师是我的好朋友,是儋州人,儋州话、广东话讲得非常好,临高话也懂一些,但就不懂黎语,更不懂壮语、傣语等,所以他以为“美”、“那”、“文”、“兰”等贯首的地名是临高人的特有地名,这是值得商榷的。因为“美”、“那”、“文”、“兰”贯首地名的文化现象并非仅为临高人所特有,而是壮侗语族所共同拥有的一种文化现象。说是临高人地名,或说是黎族人地名,或说是壮族人、傣族人地名也没有错。从新石器人类踏上海南岛这片土地后,“美”、“那”、“文”、“兰”的地名文化现象就跟着进来了。黎族先民先于临高人先民进入海南岛,所以对于地名文化的研究就要有历史追溯与回顾。临高人汉化现象严重,而黎族人则汉化缓慢,这对于海南岛历史上存在的一些地名,就很难说得清是那个民族的了,更何况临高人和黎族人是原本同一个语族的,他们二者的语言分化,他们到底谁影响了谁,都是值得深入研究的。。
作者:只顾黑青 时间:2013-02-04 21:46:00
  临高话对海南话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海口的美舍河实际上海南话就念做“母泻河
作者:guoanyin 时间:2013-12-19 16:44:00
  拜阅矣。。。。。。。
作者:步步惊心911 时间:2014-01-01 13:27:00
  完全是臆想出来的东西。
作者:六月飞雪v 时间:2014-01-04 11:06:00
  把“美mai”跟“母亲”、“妻子”相关涉是简单的望文生义,只看表象的结果。
  “美mai”其实是“地”的变音(“地”临高语读作“马”,近似音)。变音是语言交流中最常见的现象,如临高语的“不”字,单独读作“闷”,但跟“去”连在一起快读却变成了“嗯去”,此现象在临高语中非常多见。假如将临高语“马”跟任何一个字连在一起快读,你会发现这是“马”字却变成了“美mai”。旧时地名“马躺”(临高语“沙地”的意思),变成现在的“美台"。
  临高语中还有一些“美”字头地名,实际上是“果木”的变音(mak55变音为ma55),如“美略"是小叶榕的变音;“美万"是大叶榕的变音。
  以“马”(地)、“那”(田)、“文”(坡)、骂(果木)为地方命名才合乎常理的,临高地区的村、镇大多是宋元以后才形成的,跟遥远的母系社会能有多大关涉?
作者:小名不二 时间:2017-09-23 21:01:58
  结绳记事
作者:金叵罗123 时间:2018-01-03 19:14:02
  弱弱地问楼主:迈瀛是临高语的音译吗?海口附近的游览胜地。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