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涯:宋明两朝海南籍进士考(转载)

楼主:未栏 时间:2012-11-09 01:19:01 点击:2367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网上找来的,作者是:人在天涯





  宋明两朝海南籍进士考



  两宋时期,海南到底有几个进士,值得研究。考中进士,金榜题名,那是非常荣幸之事,宋代的海南地方志乘不会不为之记上光彩的一笔,可惜的是,海南宋代的地方志乘早已失传,造成后人对两宋到底有几位进士产生疑问。现存海南最早的一部地方志书是明朝唐胄的《正德琼台志》,该志在记录宋代进士名额时,引用了宋咸淳年间在东坡书院锦衣堂的进士题名碑,碑上刻有海南至咸淳年间考中进士的人名、时间和榜首:
  陈应元 绍定二年(1229) 黄 朴榜
  何一鹏 宝祐元年(1253) 姚 勉榜
  陈国华 宝祐四年(1256) 文天祥榜
  黄文光 开庆元年(1259) 周梦炎榜
  郑真辅 咸淳七年(1271) 张镇孙榜
  唐胄据此而断定宋代海南进士有上述5人。但也有人认为咸淳题名碑题名有漏,如《方輿志》增加苻确、钟洽,共7人;《刘志》再增赵荆共8人;《琼台外纪》又增陈孚共9人,并且所增加的4人,都是在绍定二年之前考中的。对此,唐胄曾明确表示否定。他说:“既曰四榜连破天荒,又曰始于绍定已丑(所引皆碑文),则安有前已登笫而可言破、言始乎?”他认为所增4人,当时“郡史未有登载,恐亦不无传闻之误也。”此后欧阳燦的《万历琼州府志》、焦映汉的《康熙琼州府志》等皆依唐说。而早于《康熙琼州府志》二年刊行的《康熙儋州志》则有符确、赵荆是进士的记载。再后的张岳崧《道光琼州府志》记载的宋代 进士除上述咸淳碑题名者外,尚有以下7人,共计12人:
  符 确 昌化人 大观三年 贾安宅榜
  王志高 乐会人 宣和六年 沈 晦榜
  陈仲良 乐会人 绍兴三年 (阮元《广东通志》入特奏名科)
  赵 荆 昌化人 绍兴二十四年 张孝祥榜
  钟 洽 万州人 绍兴二十四年 张孝祥榜
  欧景新 乐会人 淳熙二年 詹骙榜
  邓梦荐 乐会人 淳祐十年 方逢辰榜
  笔者认为,唐胄所记海南宋代只有进士如上述5人的主要依据是咸淳进士题名碑。而此碑的刻立和郑真辅的考中有关。郑真辅是宋琼山县宅念人,曾就读于东坡书院。咸淳七年郑真辅考中进士,因其年轻貌美,放榜游街时,京城男女都争着向他的马头抛去鲜花果品,以示爱慕,被时人誉为探花郎。第二年,教授蒋科特地在东坡书院內建造锦衣堂,堂名取苏辙为其兄苏东坡题赠琼山举人姜唐佐“锦衣他日千人看” 诗意,在堂中树立是碑。唐胄据此而断定宋进士上述名额,不是没有道理的,问题是南宋咸淳离明代正德已有三百多年,三百多年后的唐胄是否还见过这块题名碑,而碑上的题名是否只有上述5人?唐胄恐前人有误,后人亦恐唐胄有误。《道光琼州府志》的编纂者张岳崧,是海南唯一的探花,他一反前例,反对人云亦云,终于得出宋代海南进士共有上述十二人的正确记录。时至民国初年,致力于海南地方文献收集整理的王国宪,在编纂《琼山县志?金石志》时,在东坡书院遗址(今五公祠)寻找咸淳进士题名碑而不可得,曾无限感慨地留下一首长诗,其中有句:“咸淳八年考岁月,上溯大观时分明。同赐进士人十二,何止志高与赵荆。”表明他对张志记载的认可。
  以上所补记未有王佐提出的陈孚,而陈孚今有人仍然认为他是海南第一位进士。陈孚是海南第一位进士吗?
  我们先来了解科举制度的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再说。
  隋炀帝时的科举分两科,一称明经,另一称进士。虽然唐代大大增加了科目数量,但明经和进士仍是选拔人才的主要科目。参加明经科考者,称为举明经,参加进士科考者,称为举进士,举明经和举进士者都是举人。明经科考中者,称明经,如明经某某;进士科考中者,称为进士,如进士某某,故而明经、进士既是科目名称又是人物代称,还可做为从事一种学业的职称,如明经业,进士业。
  科举制度发展到宋代己进入兴盛时期。宋代庆历年间,分科取士的主要科目仍承唐制分为进士科和明经科两大类,而明经科又分为九经、五经、开元礼、三史、三礼、三传、学究、明经、明法等科,皆秋解、冬集、春试,合格及第者列名放榜于尚书省。明经科的主要考试内容包括帖经和墨义。帖经有点像现代考试的填充,试题一般是摘录经书的一句并遮去几个字,考生需填充缺去的字词;至于墨义则是一些关于经文的问答。进士科的考试主要是要求考生就特定的题目创作诗、赋,有时也会加入帖经。进士科考,需要发挥创意方能及第,而明经科考只需熟读经书便能考上。而且进士科的评选标准甚为严格,考上的人数往往只是明经科的十分之一。当时曾有一句话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道出了进士科的难度。然而朝廷任人往往重进士而轻明经,就对两科参考的举人,礼遇也差别较大。如礼部试贡院进士科时设香案于阶前,主司与举人对拜,所坐设位供帐甚盛,至试学究时,则悉撤帐幕毡席之类,亦无茶水,欧阳修诗“焚香礼进士,撤幕待经生” 就此写照,故而读书人皆以习进士业为荣。
  陈孚者何人也?据载,陈孚是琼山县人,宋庆历年间宋守之任琼州知州时,建尊儒亭,教诸生读五经于先圣庙,暇日躬自讲授,而陈孚是诸生中最为出息者,得到知州和时人的称许,自是州人始知向学。据此,所举应是明经科而不是进士科,如果陈孚能考中,也只能是陈孚明经而不是陈孚进士;如果说陈孚是北宋庆历时的明经举人,则他便是海南的第一个举人,而不是后来的姜唐佐,但姜唐佐是海南第一个举人己为海南历代地方史志所公认。这是其一;其二,如陈孚考中进士,必有纪年,并且知道榜首是谁,而陈孚全无。其三,明清两代的《广东通志》、《琼州府志》、《琼山县志》皆无陈孚是进士的记载,而道光《广东通志?琼州府?选举表》还特别指出陈孚“旧《志》传云进士,未确”。因此,说陈孚是宋进士值得怀疑。
  至于说姜唐佐是进士,亦查无实据,海南现存的明清地方志乘,都将之列为举人而不是进士。
  姜唐佐曾从琼山前往儋州拜苏东坡为师,而且师徒感情甚笃。苏东坡曾是翰林出身,玉堂独步,唐佐既拜其为师,当然学的是进士业,这个海南第一举位人也应是进士科的举人。神宗时,王安石请罢诗赋作为考试的内容,当时在直史舘的苏东坡却极力反对,他说:“自文章言之,则策论为有用,诗赋为无益;自政事言之,则诗赋策论俱为无用矣。然自祖宗以来,莫之废者,以为设法取士不过如是也。”“矧自唐至今,以诗赋为名臣者不可胜数,何负于天下而必欲废之?”其结果是王安石说了算,但后来进士科还是恢复了诗赋的考试。姜唐佐于元符二年(1099)闺九月拜师,第二年三月二十一日辞别时,苏公赠行书柳子厚诗二首,并复书“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 的联句一付,对这位弟子信心十足。姜唐佐考中举人发解广州后,于崇宁二年(1103)正月隨计过汝阳拜祭苏公(苏东坡葬于汝州郏城县钓台乡上瑞里),苏辙续补其兄题姜唐佐上述联句,使之成篇。苏辙《栾城集》有《补子瞻赠姜唐佐秀才诗》:“予兄子瞻谪居儋耳,琼州进士姜唐佐往从之游,气和而言道,有中州士人之风,子瞻爱之。赠之诗曰: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告之曰,异日登科當为子成此篇。君游广州州学,有名学中。崇宁二年正月隨计(注)过汝南,以此句相示,时子瞻之丧再逾岁矣,览之流涕。念君能自立而莫与终此诗者,乃为足之云:生长茅间有异芳,风流稷下古诸姜。適从琼管魚龙窟,秀出羊城翰墨场。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锦衣他日千人看,始信东坡眼目长。”诗题既云秀才,已点明姜氏从师时身份,而“崇宁二年正月隨计过汝阳”, 说的是姜氏应举赴京参加考试特至拜祭苏轼之墓,“锦衣他日” 说明现在尚未锦衣,还是白袍,而所谓的“琼州进士” 只是举进士,而非中进士。苏辙代兄续成是诗,是对姜氏的期望。近有人说姜氏中进士的时间是崇宁元年(1102),又将“锦衣他日千人看” 误为“锦衣今日千人看”, 如果没有什么新证据,还是尊重苏辙为好。查《续通典?选举二》有云“崇宁三年(1104),罢州郡发解及省试法,凡取士悉由学校升贡”,“( 崇宁)五年诏大比,岁参用科举取士一次,蓋科举未遽废也”, 也就是说崇宁三年虽然罢州郡发解及省试法,但科举还是继续举行。 姜唐佐发解地在广州,崇宁二年隨计北上,如果他能考中进士,只能是崇宁二年或崇宁五年(1106)的事情,因为1107年是大观元年。查崇宁二年癸未(1103)进士科,登进士第538人,状元霍端友,字仁仲,常州武进县人;榜眼蔡佃,字耕道,兴化军仙游县人。探花宇文粹,字仲达,成都府华阳县人。崇宁五年丙戌 (1106)进士科 ,登进士第671人。状元蔡薿,字文饶,开封府人;榜眼柯棐,字季忱 ,福州闽县人;探花潘建中,建州建安县人。但琼州府县志乘均未有姜氏考中进士的记载。而接着的科考年度是大观三年(1109),据查,大观三年进士科登进士第731人。状元贾安宅,字居仁,湖州乌程县人;榜眼杨浑,眉州人;探花唐重。大观三年的賈安宅榜,据明清两朝的广东通志和琼州府志的记载,本科海南只有符确一名进士。
  因此姜唐佐是宋进士的说法也值得怀疑。
  还有学者提出郑志灏和郑美器也是宋进士,说郑志灏是郑真辅的祖父,于庆元三年(1197)考中进士;郑美器是郑真辅的父亲,于南宋理宗年间(1225—1264)考中进士,查琼州地志,未见有关记载,以予存疑。
  据此,宋代海南籍进士共计有12人,符确是海南第一位进士。
  元代及其以后,科举不再分科,专以进士科取士,并规定,如果经义的考试内容包括四书,则以朱熹著述的《四书集注》作为主要的依据。这两项改动并没有随元朝消亡而消亡,而是成为明、清两代八股文的基础。
  可能是由于琼管帅赵与珞和海南人谢明等五义士拥宋抗元兵败被杀的原故吧,元代海南人懒于参加科举,近百年中只有二个举人。其中一人中的是广西省试解元,而另一位是泉州人,随父任乾宁训导,因家澄迈。这样,东湊西湊,湊出两人。
  明代科考专用宋代朱熹所定四书及易、书、诗、春秋、礼记命题,作文以古人语气为之,体尚排偶,谓之八股或制义。各省举行的考试称为乡试,中式者称为举人,举人试于礼部叫会试,中式者天子策试于廷,称为廷试,亦称殿试,将中式者分为三甲,一甲止三名,俱赐进士及第。第一名为状元,授予修撰之职,第二名为榜目,第三名为探花,授予编修之职。二甲、三甲若干人,二甲赐进士出身,三甲赐同进士出身,俱得考选庶吉士的官职。子、午、卯、酉年乡试,辰、戌、丑、未年会试。乡试在八月,会试在二月,皆初九日为第一场,又三日为第二场,又三日为第三场。廷试在三月朔日进行。
  明代是海南文化昌盛、人才辈出的朝代。嘉靖十年(1531),《琼州府科第题名碑》在府学宮明伦堂隆重举行树碑典礼。此碑由中奉大夫、江西布政司右布政使钟芳撰文,中宪大夫、云南按察司副使唐胄书丹,奉政大夫福建按察司佥事曾鹏篆额。该碑记自洪武十七年(1384)至嘉靖十年的147年间海南科笫题名者共有405人(含举人);万历十八年(1590),《琼州府科第续题名碑》在府学宫明伦隆重树立。此碑由资政大夫、南京礼部尚书王宏诲撰文,南京户部主事林震书丹,行人司行人许子伟篆额。该碑记载从嘉靖十三年至万历十六年,55年间琼府科第题名者共87人(含举人)。这两块题名碑见证了琼州府对科场的重視和琼州人才旳兴起。这里且不计举人,据清代《琼州府志》的逐名记载,琼州府明代共计进士有62人,这可以说是极其精确的。近有书简介明代进士时,认为明代进士是64人,多出的二位名叫周宾和鄺杰,这是不足为凭的。


  注;隨计,就隨解审计。礼部试前,各州府须将贡士举人的名额及有关档案资料,隨解文一齐送往贡院进行资格审查和人员统计,如有残废笃疾、大逆、不孝不悌、工商异类、僧道还俗之徒,皆不得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2-11-09 06:54:00
  楼主的考证精神值得学习,特别是两宋的科考制度讲述较详细。
作者:sgdcdjc 时间:2013-01-16 20:03:00
  下面摘录梁老师的文章部分内容(详见http://www.hnlswhw.cn/nshow.aspx?k=1324)

  梁统兴:宋明海南进士考
  2012年11月07日 18:49 浏览次数:21

  两宋时期,海南到底有几个进士,值得研究。考中进士,金榜题名,那是非常荣幸之事,宋代的海南地方志乘不会不为之记上光彩的一笔,可惜的是,海南宋代的地方志乘早已失传,造成后人对两宋到底有几位进士产生疑问。现存海南最早的一部地方志书是明朝唐胄的《正德琼台志》,该志在记录宋代进士名额时,引用了宋咸淳年间在东坡书院锦衣堂的进士题名碑,碑上刻有海南至咸淳年间考中进士的人名、时间和榜首:
  陈应元 绍定二年(1229) 黄 朴榜
  何一鹏 宝祐元年(1253) 姚 勉榜
  陈国华 宝祐四年(1256) 文天祥榜
  黄文光 开庆元年(1259) 周梦炎榜
  郑真辅 咸淳七年(1271) 张镇孙榜
  唐胄据此而断定宋代海南进士有上述5人。但也有人认为咸淳题名碑题名有漏,如《方輿志》增加苻确、钟洽,共7人;《刘志》再增赵荆共8人;《琼台外纪》又增陈孚共9人,并且所增加的4人,都是在绍定二年之前考中的。对此,唐胄曾明确表示否定。他说:“既曰四榜连破天荒,又曰始于绍定已丑(所引皆碑文),则安有前已登笫而可言破、言始乎?”他认为所增4人,当时“郡史未有登载,恐亦不无传闻之误也。”此后欧阳燦的《万历琼州府志》、焦映汉的《康熙琼州府志》等皆依唐说。而早于《康熙琼州府志》二年刊行的《康熙儋州志》则有符确、赵荆是进士的记载。再后的张岳崧《道光琼州府志》记载的宋代进士除上述咸淳碑题名者外,尚有以下7人,共计12人:
  符 确 昌化人 大观三年 贾安宅榜
  王志高 乐会人 宣和六年 沈 晦榜
  陈仲良 乐会人 绍兴三年 (阮元《广东通志》入特奏名科)
  赵 荆 昌化人 绍兴二十四年 张孝祥榜
  钟 洽 万州人 绍兴二十四年 张孝祥榜
  欧景新 乐会人 淳熙二年 詹骙榜
  邓梦荐 乐会人 淳祐十年 方逢辰榜
  笔者认为,唐胄所记海南宋代只有进士如上述5人的主要依据是咸淳进士题名碑。而此碑的刻立和郑真辅的考中有关。郑真辅是宋琼山县宅念人,曾就读于东坡书院。咸淳七年郑真辅考中进士,因其年轻貌美,放榜游街时,京城男女都争着向他的马头抛去鲜花果品,以示爱慕,被时人誉为探花郎。第二年,教授蒋科特地在东坡书院內建造锦衣堂,堂名取苏辙为其兄苏东坡题赠琼山举人姜唐佐“锦衣他日千人看” 诗意,在堂中树立是碑。唐胄据此而断定宋进士上述名额,不是没有道理的,问题是南宋咸淳离明代正德已有三百多年,三百多年后的唐胄是否还见过这块题名碑,而碑上的题名是否只有上述5人?唐胄恐前人有误,后人亦恐唐胄有误。《道光琼州府志》的编纂者张岳崧,是海南唯一的探花,他一反前例,反对人云亦云,得出宋代海南进士共有上述十二人的记录。时至民国初年,致力于海南地方文献收集整理的王国宪,在编纂《琼山县志·金石志》时,在东坡书院遗址(今五公祠)寻找咸淳进士题名碑而不可得,曾无限感慨地留下一首长诗,其中有句:“咸淳八年考岁月,上溯大观时分明。同赐进士人十二,何止志高与赵荆。”表明他对张志记载的认可。
  笔者认为《道光琼州府志》上述12位进士,除邓梦荐外,是可信的。据广东省韶关市志的记载,邓梦荐是乐昌县人。《乐昌县志》有邓梦荐是淳祐十年方逢辰榜进士,其后人邓禺是明正统七年进士,于正统十三年被邓茂七所执至死,丘浚曾为他写墓志铭。而查《乐会县志》,却无有关邓梦荐的记载。乐会乐昌,弄错了。 
  《琼州府志》以上所补记未有王佐提出的陈孚,而陈孚今有人仍然认为他是海南第一位进士。
  陈孚是海南第一位进士吗?
  我们先来了解科举制度的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再说。
  隋炀帝时的科举分两科,一称明经,另一称进士。虽然唐代大大增加了科目数量,但明经和进士仍是选拔人才的主要科目。参加明经科考者,称为举明经,参加进士科考者,称为举进士,举明经和举进士者都是举人。明经科考中者,称明经,如明经某某;进士科考中者,称为进士,如进士某某,故而明经、进士既是科目名称又是人物代称,还可做为从事一种学业的职称,如明经业,进士业。
  科举制度发展到宋代己进入兴盛时期。宋代庆历年间,分科取士的主要科目仍承唐制分为进士科和明经科两大类,而明经科又分为九经、五经、开元礼、三史、三礼、三传、学究、明经、明法等科,皆秋解、冬集、春试,合格及第者列名放榜于尚书省。明经科的主要考试内容包括帖经和墨义。帖经有点像现代考试的填充,试题一般是摘录经书的一句并遮去几个字,考生需填充缺去的字词;至于墨义则是一些关于经文的问答。进士科的考试主要是要求考生就特定的题目创作诗、赋,有时也会加入帖经。进士科考,需要发挥创意方能及第,而明经科考只需熟读经书便能考上。而且进士科的评选标准甚为严格,考上的人数往往只是明经科的十分之一。当时曾有一句话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道出了进士科的难度。然而朝廷任人往往重进士而轻明经,就对两科参考的举人,礼遇也差别较大。如礼部试贡院进士科时设香案于阶前,主司与举人对拜,所坐设位供帐甚盛,至试学究时,则悉撤帐幕毡席之类,亦无茶水,欧阳修诗“焚香礼进士,撤幕待经生” 就此写照,故而读书人皆以习进士业为荣。
  陈孚者何人也?据载,陈孚是琼山县人,宋庆历年间宋守之任琼州知州时,建尊儒亭,教诸生读五经于先圣庙,暇日躬自讲授,而陈孚是诸生中最为出息者,得到知州和时人的称许,自是州人始知向学。据此,所举应是明经科而不是进士科,如果陈孚能考中,也只能是陈孚明经而不是陈孚进士;如果说陈孚是北宋庆历时的明经举人,则他便是海南的第一个举人,而不是后来的姜唐佐,但姜唐佐是海南第一个举人己为海南历代地方史志所公认。这是其一;其二,如陈孚考中进士,必有纪年,并且知道榜首是谁,而陈孚全无。其三,明清两代的《广东通志》、《琼州府志》、《琼山县志》皆无陈孚是进士的记载,而道光《广东通志·琼州府·选举表》还特别指出陈孚“旧《志》传云进士,未确”。因此,说陈孚是宋进士值得怀疑。
  至于说姜唐佐是进士,亦查无实据,海南现存的明清地方志乘,都将之列为举人而不是进士。

作者:sgdcdjc 时间:2013-05-21 21:01:00
  @sgdcdjc 4楼 2013-01-16 20:03:00
  下面摘录梁老师的文章部分内容(详见http://www.hnlswhw.cn/nshow.aspx?k=1324)
  梁统兴:宋明海南进士考
  2012年11月07日 18:49 浏览次数:21
  两宋时期,海南到底有几个进士,值得研究。考中进士,金榜题名,那是非常荣幸之事,宋代的海南地方志乘不会不为之记上光彩的一笔,可惜的是,海南宋代的地方志乘早已失传,造成后人对两宋到底有几位进士产生疑问。现存海南最早的一部地方志书是明朝......
  -----------------------------
  梁统兴:笔者认为《道光琼州府志》上述12位进士,除邓梦荐外,是可信的。据广东省韶关市志的记载,邓梦荐是乐昌县人。《乐昌县志》有邓梦荐是淳祐十年方逢辰榜进士,其后人邓禺是明正统七年进士,于正统十三年被邓茂七所执至死,丘浚曾为他写墓志铭。而查《乐会县志》,却无有关邓梦荐的记载。乐会乐昌,弄错了。

  感谢海南史学家梁统兴老师做第一个确认邓梦荐是乐昌人的海南人!!!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3-06-09 08:09:00
  次文很有研究意义
作者:charlenewkj 时间:2013-07-02 12:20:00
  想网上创业,想学习网络赚钱,想知道网上怎么可以日收入过千 的我给你推荐个人加qq:664343799 好贴,绝对要支持下!!~~
作者:sgdcdjc 时间:2013-11-05 17:31:00
  邓亨甫(百度词条)

  邓亨甫,祖籍湖南衡阳。父邓平直,南朝时任庐阳(今汝城)县令,生五子:东甫、南甫、德甫、元甫、亨甫。邓氏繁衍于古庐阳白泉等地,成为汝城县的大姓之一,有“泉水邓”之美誉。东甫、南甫、德甫后裔先后迁徙乐昌县黄圃、庆云、天堂以及湖南宜章县等地。隋初(581~591),邓亨甫作宰梁化(今乐昌)县尉,其时梁化属东衡州(今韶关),任满寓居今廊田镇楼下村,为楼下村邓姓始祖,建宅构祠,其后裔于东乡平原开垦良田千亩,使东乡成为乐昌县的“粮仓”之一。楼下村邓姓,繁衍500余户,3000多人,为乐昌姓氏源流较早、人口较多的姓氏之一。
作者:阿骨打2013 时间:2014-02-06 18:24:00
  百家讲坛》毛佩琦海南开讲 赞明代廉臣廖纪字号
  评论 邮件 纠错2013年10月19日18:14 来源:南海网 作者:李晓梅
  南海网海口10月19日消息(记者李晓梅)10月19日上午,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琦在海口举行的国际旅游岛讲坛上开讲,以《明代士大夫的担当与廖纪》为题,讲述了以廖纪的生平事迹和历史影响力,也让大家认识了一个具有独立不移精神和政治理想的的明朝士大夫群体。

  《百家讲坛》毛佩琦海南开讲 赞明代廉臣廖纪
  10月19日上午,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琦在海口举行的国际旅游岛讲坛上开讲,以《明代士大夫的担当与廖纪》为题,讲述了以廖纪的生平事迹和历史影响力。(南海网记者李晓梅摄)
  在长期研究明史的毛佩琦看来,明朝是治隆唐宋的年代,也是远迈汉唐的朝代。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涌现出了众多有担当的士大夫,他们独立不移,有自己的理想信念,对整个国家的运转起到了重要作用。

  论坛上,毛佩琦以明朝的官员、士大夫高拱、方孝儒、于谦等为例,讲述了那个朝代有独立不移精神、坚持政治理想的士大夫群体(也就是现在的知识分子),他们承担社会责任,有着社会根本思考的觉悟,主体意识、参政意识强烈,以直谏为职、直谏为荣,提出对施政的意见,可以直指皇帝,出现了很多直言纳谏的清官。而廖纪就是他们士大夫群众的一员,也是这种独立精神和政治理想的实践者。

  毛佩琦对廖纪的评价很高,称之为有“大臣之度”、“大臣之节”的官员。经过考证,廖纪(1455-1532),字廷陈,号龙湾,民间称作廖天官,海南万宁市礼纪镇三星村一带(原属陵水县)人,出生于河北大运河畔,明代杰出政治家、儒学家,官至少保兼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是明代得到最高地位和最高荣誉的文臣之一,是海南历史上两个进入朝廷权力中枢的一品重臣之一,也是海南“十大廉吏”之一。

  廖纪掌管朝廷人事大权,忠勤为国,任人唯贤,曾保荐“全能大儒”王阳明及尊称明朝“三大才子”之首的杨慎等国家栋梁之才。廖纪尤其推崇中庸之道,其传世著作有《大学管窥》《中庸官窥》,载入《四库全书》。廖纪和丘濬、海瑞一起被誉为“南海三星”。据了解,廖家世居于万州(今万宁)、陵水。廖纪之父因经商而落籍于直隶东光(今属河北)。“廖纪虽然不在海南出生,但对海南却有很深的家乡情节。”他经常回海南扫墓,与家乡的亲戚也有密切来往,是古代优秀知识分子的代表。

  记者获悉,海南万宁目前正借助廖纪的历史影响,大力打造廖纪文化品牌,此前在全国公开出版《廖纪文集》并成立海南省廖纪文化研究会。下一步,廖纪文化研究会正向万宁市政府部门申请,邀请著名编剧家、剧团编排琼剧《廖纪传奇》,制作歌曲《廖纪传奇》;重修“廖纪祖居”,作为爱国主义及廉政教育基地,并举办“万宁国际儒学高峰论坛”,把廖纪打造成万宁市的一张特色文化名片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