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吴典业师周继材墓急待保护

楼主:yong1952 时间:2012-12-08 11:06:51 点击:959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吴典业师周继材墓急待保护
  ——附记周公家世及吴太史公(腾)桥


  笔者在拙文《吴太史公桥(文斗)辨疑》末尾吁请知情者协助寻找“吴太史公”之“腾桥”,不料很快就有了好消息:9月22日,在府城镇珠良村找到村副主任梁其义及周继材公后裔周文蔚,不仅如愿看到珠良周氏族谱,周继材故宅,还得知周公墓尚存,另一座太史公桥也在。
  大开本土绵纸族谱为清末或民国初工楷抄本,系周公晜孙暨周文蔚之祖父传留。周梁村周氏肇基祖周斋公生明朝嘉靖年间,配王孺人;二世祖周五公生万历中期,配吴孺人;三世祖可观公生崇祯元年;四世祖天贶(kuàng)公,行五,字奇惠,号义直。为人严正自持,乐善好施。生康熙三年十二月十八日辰时,卒乾隆四年八月二十日辰时。配王十一婆,生康熙四年三月初五日亥时,约卒于四十年。配潘七婆,生康熙十六年八月十三日未时,卒乾隆二十五年十二月初三日子时。王婆生二男三女,只长成一女;潘婆生三男七女,四个女儿夭折。第十五子文材即为本文主人公:
  “高祖考讳文材,学名继材,字子建,行十五。公生雍正元年癸卯(1723)五月十七日未时,终乾隆五十二年丁未(1787)夏月,葬(道)宝荫村龙鸡岭,有碑。门人吴典请师(风水师)择地,买扫祭田六斗,并花银一百两守孝满七七四十九日。祲(yīn)像遗照一幅,白缎祭文一疋,今存像一幅。婆生雍正四年丙午八月二十五日辰时,葬道本坡向老市村,有碑。”

  题周老夫子遗照
  先生之学,茹古涵今,而谨博青衿;先生之才,治剧理繁,而未免赤贫。虽时命之不偶,固无损于乐天知命之真。是以薰德者、良善问字者,璘彬丹璧,千寻方其岳岳,春风满座,想其温温,其余膏利馥沾丐及门者,皆足以树帜于文园。可知天之厚其报者,不于其身,必于其后人。望高山而仰止,岂丹青所能肖其神。
  赐进士出身奉政大夫翰林院编修加四级门人吴典顿首拜题

  故宅院落坐东朝西,两路三进,北侧一路有过依原样改建。南侧一路后进修缮过,中间一进明间天盖塌了个大洞,前进已完全垮塌,只剩断垣残壁。
  梁其义先生40出头虽然年轻,但对本乡历史文化颇为上心,劳动工作之余打听收集历史掌故、文化名人轶事。与他约定,改日再前往周公墓地和太史公桥。
  10月3日,笔者一行在梁、周先生的带领下,先到东南距珠良村两公里的宝荫村(今亦作“保音村”)。村南昔日是山地,地图上至今乃标注“麒麟山”
  ,尽管早已挖平,村庙供奉“麒麟神”,唤作麒麟庙。麒麟山西北、宝荫村南还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头,既上文说到的龙鸡岭,它虽只高出地面四、五米,其上林木茂盛,还是颇有气势。但周遭已被厂家、开发商圈走,远远近近全是围墙、挖掘机、打桩机,建筑材料,它自己也被一道数百米长的围墙所围困。周文蔚说:这是当年吴典为他的老师买下的风水宝地,长十丈,宽十丈,前不久保音村卖地连他们周氏祖坟一起卖给开发商了。
  坟墓坐落山包正中,坐西向东,堆上有新土,应为今年清明节祭扫所培加。
  墓前火山石雕凿的一组五件祭器完整,墓碑字刻清晰。

  公讳继材,字子建,行十五,生于雍正癸卯年,卒于乾隆丁未年。扫祭田:
  博墟双熟上田一坵,种子三斗;迈雍高田一坵,种子三斗。其中中淡米一斗
  一升二合。
  大清庠士文范祖考周公墓
  伟 佳
  孙式 式 乾隆丁未年夏月吉旦
  玉 佩

  碑高140、宽57、厚9厘米。
  周公、王十一婆夫妇生七男四女,男只有五公、七公成人,式伟、式玉、式佩为五公翰拨之子;式佳系七公翰高之子。63岁的文蔚是七公仍(六代)孙。
  梁先生喊笔者到山包下南侧拍照,墓右侧两三米已被人采石炸成悬崖,峭壁下是几亩大小的深水塘,梁、周说也是采石造成的(东、西侧同样遭遇)。不仅破坏墓葬风水,还几乎炸毁人家祖墓,最后把人家祖墓也换了钱。糟蹋环境,破坏文物古迹,蹂躏道德底线!该谁管?周继材墓如果没有进入文物保护名录,那是文物部门又一次失职。
  车驶出新大州大道儒传村路口,再在省戒毒所路口穿越公路沿岔道过铁桥村,后至南渡村,步行上早已废弃的邑阳墟市通府城官道南渡村段,在没人深草蓬夹缝里艰难行走近一公里,终于抵达一条宽约20米的河沟,稍下一点架有一座钢筋水泥梯级拦泄闸桥,正值双台风来袭,洪水满溢,奔腾咆哮。人在桥上,向上游望去,空空如也,只有三、四十米远处水中露出几个石头堆。梁、周同时说,垮了,垮了。梁先生2007年底来过,那时桥还,周先生前几年也看见桥好好的。仔细看,乱石堆两侧岸边树丛下还可看到桥墩,但古桥两头因为树丛灌木封堵无法接近,等水退下去后会看得清楚些。
  从此过桥便是位于邑阳市与府城之间的顿林都,到府城还有五公里,还要过一座北冲桥,旧县志载:“北冲桥至吴太史内(相对离府城稍远的文斗桥)桥石路,光绪二十五年,赵村赵佘伸独力建造,凡七十丈,记费银七百元,行人便之。”今天的赵村位于滨江路与椰海大道交汇东北侧,会另找时间去寻访相关遗迹。
  再回到珠良村,按梁、周指点,我们来到村东南莲湖南侧一条连接对面高地的矮坝中段,长达60多米的路段全是古老的火山石板,宽150厘米。梁、周说原来是桥,几十年前两侧用水泥石块加宽,这里一直通往一公里外吴太史公桥(文斗桥),再有大路往东南三、四公里到达吴太史公桥(腾桥)。关于腾桥,梁先生打听过,以前老人的发音近似“腾”,当年载入方志也是听音记字。
  回过头,过村路往西再走完百十米长满树丛的矮坝残路,踏上满是荒草齐腰的田塍小道行百十米,沟渠上搭架两块火山石板。站在小桥上顺着他俩手指的西北方向看去,200米处的树丛间露出一座村坊,梁先生说是道光年间的。走过去是弓形道,约300米。
  因为老天又开始下雨,还有它事等着,便与梁、周先生告别。
  10月10日,笔者专程考察村坊,梁先生忙于水灾,周先生身体不适,按村民指点在村东南角林莽间找到它。通高约4米,门洞高3米多,宽2.20米,进深1.54米,两侧门柱各宽1.3米。门洞上部倭角,嵌坊额,可惜也几乎全部为爬山虎覆盖无法看清字刻。雨是大一阵小一阵,周围又没有人,只得先行离开再作打算。
  两天后与梁先生电话联系,他说坊额为“钟灵毓秀”,重修年代不是道光三年就是十三年。
  史志有记载,民间有传说,实物有遗存,与清代第一翰林吴典及业师周继材相关的地方史、遗迹不仅有历史深度、厚度,还有少见的遗存密度,且坊间几百年口耳相传,口碑甚佳,这是一笔宝贵的历史、文化、精神、物质财富!
  (高永南 吴少云)

  2011年10月12日

  附《南国都市报》文:

  村民希望能列入文物保护名录

  海南清代入翰林第一人吴典恩师坟墓遭破坏
  村民希望能列入文物保护名录
  本报海口10月17日讯(记者 吴雅菁)海口经济学院高老师今天向本报反映称,海口琼山(区)府城镇珠良村吴典恩师周继材的坟墓正遭破坏,他希望能引起文物部门重视。
  今天上午,记者跟随海口经济学院高老师走进珠良村,来到了东(南)距海口珠良村两公里宝荫村的鸡笼山(龙鸡岭)。鸡笼山高出地面四五米,其上林木茂盛,隐约间可以看到有一个坟墓,它便是清代著名学者、清代海南人入翰林的第一人吴典业师周继材的坟墓。
  据高老师介绍,吴典是府城人,15岁中秀才,1765(乾隆三十年)中举人,1769(乾隆三十四年)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曾参加《四库全书》编修。1786—1789年,任琼台书院掌教。一生行善,为人传诵。他今年9月份到海口珠良村探访该村的名儒塾师周继材的古迹(遗存),通过周公后裔提供的族谱以及拜访当地老人了解到,鸡笼山(墓地)是当年吴典为他的恩师周继材买下的,长十丈,宽十丈,至今周继材的坟墓(仍)位于此地。
  采访中,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近年来,宝荫村出售土地,顺带着也把鸡笼山卖给了开发商,导致至今它周边屡遭破坏。一些开发商为了采石,将墓周围(三面)挖出(成)深水塘,如果得不到保护,那么其(它)很快将会消失。
  针对此事,海口文物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周继材的墓还没有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如果接到当地的申请,将会派人实地考察,再决定是否列入文物保护名录。当地村民认为它是具有重大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墓葬,可收集相关材料,通过村委会或政府向文物局提出申请,到时文物局会派人现场考察 。

  ——以如此思路保护古迹、文物?这样说说可以,但这样高高在上肯定不行:儒本村乾隆年间的三台书舍拆了,一年后的5月9日傍晚吴老师电话告诉我,又要拆康熙古庙;美孝村乾隆古祠去年拆了,文物局一年前不是郑重其事地下发了《海口市文物局关于加强保护永兴镇美孝村堂孝庙的意见》书?在家坐等“申请”保护古迹,那要求国人的文物保护意识普遍高于文物管理部门的领导——(编书稿时)笔者多余的话。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