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共 客死他乡,曾经参加马共的海南人有何感想?

楼主:海青 时间:2013-09-17 10:45:33 点击:740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马共 客死他乡,曾经参加马共的海南人有何感想?
  --------------------------------------------------------------------
  琼海人何英:新中国第一代外交官
  何英夫妇
  1984年,何英(前排左三)回琼海省亲,与当时琼海县领导合影。 何子权供图
  琼海市嘉积镇不偏村何英故居
  1960年代,何英(后排左一)和周恩来总理及非洲友人合影
  文\见习记者 蔡倩 特约记者 王仪
  今年恰逢何英诞辰100周年,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琼海籍外交官去世也已经20年。这位新中国第一代外交官,在外交场上游刃有余,谈笑风生,对子侄后辈严厉管教又关怀备至,心系故土多次返乡,却拒绝“特殊化”,这是琼海家乡亲人对何英的印象。
  琼海市嘉积镇近郊的不偏村,伴着白鹅的声声欢叫,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寻到了槟榔树深处的一排低矮瓦房。这排在农村里最普通不过的青砖瓦房,就是新中国第一代外交官何英的故居。
  从这普通的瓦房上,也能窥见一丝何英朴实低调的为人与作风。
  在外交场上游刃有余且谈笑风生,对子侄后辈严厉管教又关怀备至,心系故土多次返乡却拒绝“特殊化”,何英的二侄子何子权为记者还原了何英的形象。
  风采过人的外交家
  何英原名何君灿,1914年出生在嘉积镇不偏村一户贫苦的农民家庭,13岁时便出洋谋生,当过学徒、工人和店员。“叔父在马来亚打工,经常会寄钱回来补贴家用。”何子权介绍,懂事的何英早早就挑起了养家的担子。
  青少年时期的何英就向往光明、追求真理,15岁时在马来亚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16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担任了马来亚共青团中央组织部长、马来亚共产党中央巡视员等职,积极从事革命活动,领导广大华侨反对英殖民统治的压迫,1936年被驱逐出境,返回海南。
  回到海南的何英曾一度失去与党的联系,在白色恐怖的笼罩下,他不顾自身的安危和环境的险恶,四处寻找党,从海南辗转到广州、上海、南京,终于在长沙找到了党组织。
  1938年至1944年期间,何英先后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中共中央马列学院与中央高级党校学习。根据形势发展和工作需要,何英于1945年10月奔赴战场。
  新中国成立不久,何英调入外交部,历任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驻蒙古大使,外交部西亚非洲司司长,驻坦桑尼亚大使兼驻乌干达大使,外交部副部长等职。
  何英在非洲任职近5年期间,先后参与谈判建交成功的国家有乌干达、桑给巴尔、肯尼亚、布隆迪、赞比亚等5国。以上国家都是刚独立的国家,谈判建交并非一帆风顺。他以充满智慧的外交手段为我国外交事业做出贡献。
  现任外交部副部长翟隽曾在1992年撰文,回忆自己在何英身边担任翻译时的经历。据他描述,何英的外交工作经验十分丰富,也很会做工作,比较“能侃”,而且能“侃”到点子上,待人接物亲切又自然,极有人情味。
  关爱子侄的长辈
  “叔父有3个儿子,都很淘气,叔父说他们比较听我这个当哥哥的话,于是带我去北京读书,也希望我能照看一下堂弟们。”何子权曾在1958年跟随何英去往北京,在何英身边生活了5年。
  何英育有三子一女:儿子何湘京、何京印与何北京,女儿何小芳。3个儿子起初就读于北京育才学校,后来转学到离家比较近的学校。何子权就读于北京第二十四中学,与堂弟们相互照应。
  何子权记忆中,叔父工作非常繁忙,每天只有在早餐桌上才能见他一面。“叔父早餐喜欢吃蛋炒饭,吃完就出门了。晚上经常参加宴会,凌晨一两点才回来。”
  虽然公务缠身,但何英并未放松对孩子的管教。“堂弟们淘气犯错了,叔父会拿皮带抽!婶母劝都劝不住。”何子权说起何英管教的严厉,缩了缩肩,似乎依然心有余悸。
  “有时教训得太凶,婶母生气了,就‘呯’地一声把自己关在房里生闷气。叔父却说不能太溺爱孩子。”何子权对婶母王浩生气地关上房门的这一幕记忆犹新,但对叔父的毫不妥协印象更为深刻。
  不过家中孩子们并不畏惧何英。“大部分时候叔父是随和可亲的。周末的时候,经常会带我们出门游玩。去国际俱乐部打网球,去公园踏青,去游泳、看电影……”何子权心中满满地珍藏着那些快乐的回忆,嘿嘿笑着讲起游玩的趣事。
  何英在家很少提及工作上的事情,但会给孩子们讲一些异国风情的故事。马来亚成片的橡胶园、飘香的咖啡园,都让孩子们觉得非常新奇。
  “叔父是个对工作非常认真的人,工作任劳任怨,哪里需要他,他就去哪里。”何英给少年时的何子权留下了深远影响。
  1963年,何子权因不适应北方气候而病倒了。正是这一年,何英接受周恩来总理的委派,担任驻坦噶尼喀大使。临出国前,何英征求了何子权的意见,把他送回琼海休养身体。“叔父对我说,这次去非洲的任务很重,他不去不行。我的病情也时好时坏,没人照料,叔父就送我回琼海了。”
  何子权回到海南后,何英还时常寄回家书,叮嘱他好好学习,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不搞“特殊化”的海南之子
  在距离嘉积镇约4公里的不偏村,坐落着何英故居。这是一排三间横屋的单体建筑,坐东北向西南,是海南汉族传统建筑的一明两暗式,明间为会客厅,两侧是卧室。屋前后均设一米宽屋檐,屋顶建有海南民居习惯设置的“翘头”(鸱尾),房屋并没有什么特殊别致的地方。
  这套瓦房曾由何英的大侄子何子畅居住保管,何子畅已于近年去世,其妻周玉兰年近六旬,依然住在故居中。
  周玉兰向记者介绍,何英早年的故居因1973年那场特大台风被夷为平地。台风过后,何英受中央委派来到海南考察灾情、慰问灾民,但对自家故居并没有予以“特殊化”的关照,何子畅靠领取救灾补贴,在老房的地基上建起了这套瓦房。
  瓦房里配着简单的家具,周玉兰捧出几个相框,拂去框上的灰尘,为记者指点着照片中的何英。
  据周玉兰介绍,曾经的老房和家具都被台风摧毁殆尽,只剩下一张雕花木椅还比较完整。新的瓦房于1984年6月建成,当年9月何英回到琼海探望亲友。坐在这把老木椅上,摩娑木椅的把手,何英充满怀念地说:“这是我曾经坐过的椅子。”
  除了几张蒙尘的老照片、一张灰扑扑的木椅,瓦房里就再没有何英的任何痕迹了。
  有村民向何英提出要求,希望在村中修一口纪念井。何英却连连摆手道:“不要搞特殊化!我当年在战场上的时候,连‘牛脚水’都喝过!这么好的一口井,就不必再修了!”“牛脚水”是指下雨后,路边牛蹄脚印里积的水。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这点污水对于何英与战士们也犹如甘露一般。村中的水井还十分完好,出水清甜,在何英看来,再修一口纪念井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特殊化”。
  1986年何英回家省亲,应琼海县委的邀请,在当时的琼海县人民政府礼堂(现琼海市嘉积镇南门商业广场)向2000多名干部作我国对外形势报告,阐述我国政府对外的原则和立场。
  何英的故居平凡又普通,但记者停车问路,村人皆遥指不偏村;记者在咖啡厅采访何子权时,邻桌的人都聚拢过来,七嘴八舌地讨论起这位在琼海家喻户晓的名人;琼海市的一位当年听过何英报告的老干部对报告的内容依然记忆犹新……(2013年09月16日 海南日报)

  前马共 客死他乡引唏嘘 曾多次申请回国被拒
  “前马来西亚共产党 陈平结束传奇人生”,美联社、法新社等国际媒体16日纷纷关注这位“备受争议的共产主义者”。美联社称,流亡海外40多年、申请回国被拒后客死他乡,时至今日,陈平在马来西亚仍然充满争议。他去世的消息传出后,有执政党议员欢呼,但马来西亚反对派领导人、民主行动党顾问林吉祥称,“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无论是否赞同他的斗争,他的历史地位已经奠定。”
  据泰国《曼谷邮报》报道,陈平9月16日6时20分在曼谷一所医院逝世,享年89岁。泰国《民族报》网站称,陈平晚年患上癌症,他的亲属将在20日为他举行宗教仪式,其律师希望将其骨灰带回马来西亚,但目前不知能否得到马当局同意。2000年起,陈平多次申请回国,称唯一愿望是回乡祭祖,但遭马来西亚高等法庭驳回。
  新加坡《联合早报》16日称,陈平原名王文华,1924年10月出生在马来西亚霹雳州实兆远。1939年陈平加入马来亚共产党,在二战中与英国陆军并肩而战,率领游击队抵抗日本侵略。英国政府因他在抗日时期的表现授予其大英帝国勋章。1948年,陈平领导马来亚人民解放军转而反抗英国的殖民统治,力图建立一个独立的共产主义国家,英国政府收回了有关勋章。为了消灭陈平及其所领导的军队,英国殖民政府在马来西亚展开长达12年的军事行动,并颁布紧急法令,这也是马来西亚现代史上最血腥的一段历史,双方的争斗共造成约1万人死亡。英国广播公司(BBC)16日如此评论这段历史:“12年的时间里,陈平率领着总数5000人、大多是华人的游击队员和10万英联邦军队展开了争斗。这是一场反抗殖民统治的丛林战,结果是双方均被认为施加了暴行。”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后,陈平继续率领部下与马政府军作战。但随后马共势力日渐衰弱,陈平于20世纪60年代迁居中国大陆,最后躲到与马来西亚交界的泰国南部。1989年,陈平代表马共与马来西亚政府以及泰国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陈平隐居在泰国曼谷。
  “陈平是亚洲反殖民运动大潮中的一员,越南的胡志明、印度尼西亚的苏加诺、缅甸的昂山将军、柬埔寨的前国王西哈努克分别在各自国家掀起了独立运动”,美联社16日称,“和其他人不同的是,陈平的运动失败了”。在马来西亚历史上,陈平一直是一个富有争议性的人物。一些人视陈平为英雄,另一些人则称他为马来西亚的“头号人民公敌”,“批评者认为,陈平领导的马共游击队在战争中对不服从自己的人实施了屠杀。”据马来西亚《星报》16日报道,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 纳西尔-哈欣16日称,人们应该记住,陈平是先驱之一,他为争取马来西亚的独立先后与日本人和英国人斗争。“如果历史重新改写的话,他会在马来西亚争取独立的斗争中占有一个位置。”马来西亚还有政客评论说,“陈平并没有想要让自己或密友变得更富有,只是为了国家的利益。这一点必须承认。”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顾问林吉祥称,如果陈平最后的心愿是把骨灰带回祖国,这一点应该得到允许。《马来西亚内幕》16日称,曾经和陈平领导的马共作战的马来西亚政府警官听闻他的死讯,称自己“失去了一个朋友”。
  但马来西亚政府认为,如果允许陈平回国,将让许多在那场暴乱中痛失亲人的马来西亚人感到不安。马来西亚土著组织(Perkasa) 拿督依布拉欣阿里16日称,陈平的骨灰不应该被允许带回祖国。“对我来说,陈平不仅是暴力共产主义运动的首领,还是一个罪犯。陈平应该从历史上被抹去,这样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就不会知道他。”马来西亚全国警察总长卡立阿布巴卡16日称,陈平从来就不是一个马来西亚公民,他的骨灰也不应该被带回马来西亚,“他应该很高兴被埋葬在他待过时间最长的地方”。
  “两极分化”,《环球时报》记者在马来西亚深深感受到当地社会对陈平评价之复杂。对陈平和马共的定位事关马来西亚的建国史,或可动摇政权的合法性。据记者观察,在对陈平去世的媒体报道中,和亲政府的媒体严格维护官方立场不同,不少当地中文媒体都带着同情,很多华人认为政府应该原谅这个“已经签署和平协议、愿意效忠国家的老人”。(2013-09-17 环球时报-环球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3-09-18 13:40:00
  一个时代的结束,一种主义的谢幕。
作者:热血丰碑 时间:2014-01-10 17:40:00
  还有这段历史啊
作者:恼火啊税 时间:2014-01-12 16:57:00
  帮忙顶一下!买信托送Ipone,提供多家信托公司的几十款信托产品,固定收益8%-13%的信托产品。50万起卖。量大可返点。有兴趣加扣扣:壹伍九八三三捌柒零肆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