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阵痛:首次载入史册的海南岛籍人物王氏兄弟

楼主:周泉根 时间:2013-09-19 12:06:44 点击:345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文明的阵痛:首次载入史册的海南岛籍人物王氏兄弟
  周泉根

  《文明的阵痛》,周泉根,《海南周刊》b12版,《海南日报》2013年09月02日


  海南岛在华夏文明的外围,文明的演进大大迟滞于内陆,当中原上演着着三皇五帝、禹汤文武的历史戏目时,海南岛还是文明世界的盲区。春秋战国时期,汉字文明圈才有了雕题、离耳、穿胸这样的历史传闻、文明想象。
  秦兼并六国后,进一步南取百粤,略定扬粤岭外后,辟置南海、桂林、象三郡。海南岛为当时象郡之外徼。秦亡之后,海南岛属南越国。汉武帝平定南越后,将南越故地分置九郡,其中儋耳、珠崖两郡在海南岛。这是海南岛上有正式行政建制的开始。两郡领县十六。至此,海南岛上的人民依然只是以俚僚、骆越这样的族群集体出现,未尝有一姓一氏。即使有,也只是渡琼而来如孙豹、孙幸这样的官员,或者如“珠崖二义”这样渡琼北返的官员家眷。
  初开郡县,中原儒家官僚体制与海南村峒豪酋自治的原始自然政治发生碰撞,加之控抚失措,官吏贪暴,以致从汉武帝元封元年(前110)到汉元帝初元三年(前46年),汉庭四代不足七十年间,海南岛上史载明文反抗活动就有十来次。汉元帝不得已采纳贾捐之之议罢弃珠崖。此后,虽然后汉初马伏波趁兵威之余烈抚琼,孙吴政权遣聂友、陆凯兵扰海南,刘宋王朝派费沈、武期打通珠崖道,但都无法维持长期治理,实际上不有其地,郡治也多设在海北的徐闻,岛上只名义留设着一个诸如玳瑁、朱卢之名的属县。这一时期,海南岛籍人物依然阙如于史册。
  萧梁时期,南越地方势力冯冼集团崛起,朝廷通过与冯冼集团合作,海南才重新不可逆转地汇入中国历史的大潮中。萧齐(479—502年)国祚不永,二十三年后(公元502年)即为同姓萧梁取代。萧衍代齐后厉行俭约,致前期一度府库殷实、士马强盛。十年之后,到天监十年(511年)就完整据有了三国吴时的疆域,并平定了岭南的俚僚。虽然,梁在宋齐的基础上,在海南岛上的势力大有延展,竟重新置州。但武力平定效果只能跟宋齐一样,并不能怀附峒俚群僚。要到梁大同中(535—546年),时值盛年的冼夫人请命于朝,才将崖州和珠崖郡移置已有千余洞降附冯冼集团、政治基础较好的儋耳,治所在义伦。这为海南岛籍人物登上历史舞台打好了前提。
  只是这个人物注定要在充满动荡冲突的历史舞台上沧桑登场。这个冲突乃是在郡县制进一步推进中与原始村峒自治的碰撞中发生的。梁置崖州与儋耳后,南陈和隋文帝沿袭之,他们都靠着冯冼家族比前朝更实际地控驭着海南。但随着中原王朝实力增强,其改土归流的政治冲动难免要一朝展开。在这次展开中,反抗首领王氏兄弟以海南岛籍的身份第一次名姓俱全地走进了历史舞台,他们就是王万昌、王仲通兄弟。
  隋文帝仁寿初(602年),冼夫人逝世。两年后(604年)杨广登基。又三年,即隋炀帝大业三年(607年)“改州为郡”,实行郡县二级体制。《元和郡县志》说,大业六年(610年)“隋炀帝更开置珠崖郡,立十县”,并同时“又置儋耳、临振二郡”。还记载说感恩、毗善、昌化、吉安、延德、宁远、澄迈七县皆置于大业六年。《隋书?地理志下》载:“珠崖郡,梁置崖州。统县十,户一万九千五百。义伦,带郡。感恩。颜卢。毗善。昌化,有藤山。吉安。延德。宁远。澄迈。武德,有扶山。”两书略有出入,但综合其他唐宋史志文献,三郡十县的格局是确定的。综合言之,冼夫人逝世后十年左右,隋炀帝在海南岛进一步推行郡县制,改崖州为珠崖郡,同时将岛上一郡三分,属县有十。
  然就在隋炀帝在海南辟郡置县的大业六年(610年)十二月,海南岛发生了起义,起义首领就是朱崖人王万昌。隋炀帝的残暴奢靡、好大喜功、大兴土木、滥用民力。对内横征暴敛敛、穷奢极欲;对外穷兵黩武、恣意征伐,使“天下死于役,而家伤于财”。(《隋书.食货志》)在这种历史背景下,珠崖的平民王万昌聚众反叛。隋炀帝赶紧下诏陇西太守韩洪讨伐平叛。《隋书?炀帝纪上》载:“十二月……辛酉,朱崖人王万昌举兵作乱,遣陇西太守韩洪讨平之。” 功成后,韩洪以功加位金紫光禄大夫。可是,不久王万昌弟弟王仲通接着举起义旗,韩洪也再次出征讨平的这次反隋叛乱。《隋书?韩洪传》又载:“朱崖民王万昌作乱,诏洪击平之。……俄而,万昌弟仲通复叛,又诏洪讨平之。”但这位上柱国韩擒虎之三弟,曾为另一上柱国贺若弼手下的行军七总管之一的韩洪,还没等班师凯旋归来,就遇疾而卒。
  就在王氏兄弟起义烽火重燃的第二年,即大业七年(611年),山东、河南遭遇大水灾,漂没四十余郡。大隋的江山也急速的从龙兴大道转入风雨飘摇的黄泉末路。从此,统治阶级进一步分崩离析于上,下层兵民则此起彼伏地起义于下。大业十二年(616年)鄱阳起义首领操师乞自称“元兴王”,后中流矢死后,部将林仕弘自称皇帝,国号“楚”,地盘北自九江,南及番禺。海南在其势力范围之内。海南第一个可考的贬官隋宗室杨纶也为林士弘在海南的势力所逼,举家流窜儋耳。第二年,即大业十三年(618年),殚竭民力的隋炀帝被宇文化及弑于江州。两个月后李渊逼迫隋恭帝禅位,随即称帝,李唐正式取代杨隋。冼夫人之孙汉阳太守冯盎,随即“奔还岭表,啸署酋领,有众五万”,“克平二十州,地数千里”,利用冯冼家族数代人积攒的恩威轻易地取代了依附于林士弘的高法澄、洗宝彻等地方势力,据有“番禺、苍梧、硃崖地,自号总管”。海南又成为冯冼家族的势力范围。但很快,冯盎归化李唐。李唐在海南岛从未采用羁縻政策,而是以进三步退一步的节奏稳步地推进郡县制。
  从时间分析,海南在隋炀帝分郡立县的当年即爆发王氏兄弟叛乱,叛乱与置郡辟县之间不能没有因果关系。一是郡县制打破了原有的社会自然结构,二是税赋土贡改变了以前经济原始形态,“大业末,海南苦吏侵,数怨畔” 。(《新唐书.丘和传》)三是冼夫人逝世后盛气凌人的隋炀朝廷和土著之间缺乏良性的调节机制。崖州人民对与编户贡赋相关的郡县制进行了抵制、对地方原始村峒自治构成严重挑战的对外来权力发动了反抗。但从豪酋自治到改土归流的历史大势确实不可逆转的。隋炀帝大业六年析置三郡,土客政权之间的消长正是逆转之开始,虽然中间有隋唐之际的消歇,但唐五代的历史大方向却毫不客气地要将豪酋势力一步步纳入中央政权的行政建置中,只是同时反抗斗争也让当政者意识到安抚教化施行仁政才是郡县制推行、文明导入的最好方式。海南岛岛籍人物第一次登上历史舞台,从具体事件地看是正义地反抗暴政,从历史大势看则是郡县制推进遇时发生的自然阻力。于此,我们只能无奈地称之为“文明的阵痛”。

  周泉根
  2013-08-14 珠崖 袖手楼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周泉根 时间:2017-11-18 15:49:39
  周泉根(教授 博士生导师)《从士氏集团到冯冼集团——汉末三国至隋末唐初海南史述考》,《海南历史文化》第七卷,第3-33页,共3.1万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


  治海南史,以汉末三国至隋末唐初为最难,盖文献严重阙如之故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段四百年左右的历史,在史家那多尺幅千里,其疏略甚且大不如汉以前,因为汉以前至少有出土材料可资演说。
  本文拟在剿尽可见材料的基础上,综合缝织这一段历史的梗概及某些细节,对于一些具体历史问题,拟做重新认定,如:孙权命聂友、陆凯征珠崖当在赤乌五年而非赤乌三年,孙权以胜利的姿态掩盖失败的苦涩;崖州最晚约于大通四年(532年)由萧梁政权在在朱崖故地首置,此后冼夫人请命于朝置崖州于儋耳故地实际上是移置而已;冼夫人逝世后,王氏兄弟起义主要是由于中央编户齐民、推进郡县制时缺少地方豪酋代理调适缓冲所致,等等。
  在此基础上,以村峒自治到豪酋政治,再到郡县制的演进过程为线索,通过比较岭北、海北与海南政治势力的历史性消长,尤其是梳理、比较士氏集团与冯冼家族、孙吴宋齐与梁陈隋唐、冼夫人与冯盎等地方豪族内部、豪族与豪族之间、中原政权与地方势力、中原政权代际之间等政治主体,力图描摹出汉末三国至隋末唐初海南的政治演进过程及内在的本质,并从中揭示豪酋自治到改土归流的历史大势。
楼主周泉根 时间:2017-11-26 15:23:56
  周泉根、黄淑瑶:《唐五代三亚地区的释道回教及民间巫觋活动》,《天涯华文》2017年第3期。刊号:cn46-(q)005,58-66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