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漂流——唐鉴真大师流寓海南始末

楼主:周泉根 时间:2013-09-19 12:11:41 点击:185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唐鉴真大师流寓海南始末
  周泉根 李云昌

  《唐鉴真大师流寓海南始末》,周泉根,李云昌《海南日报》2013-07-29《海南周刊》B12版。

  玄奘西行,鉴真东渡,乃是佛教史、中外文化交通史上的胜迹。鉴真东渡,前五次都告失败,第六次才劈波斩浪、成功登陆东瀛。然,前五次的失败,一方面表现了鉴真大和尚为传播文化而屡败屡行、愈挫愈勇的坚毅精神,另一方面还在其辗转历程中随行施教,传播了佛法,足迹所界,梵音响彻。据《唐大和上东征传》载,六十多岁的鉴真第五次东渡失败时漂泊到今海南三亚地区,流寓海岛一年多,“所经州县,立坛授戒,无空过者”。这段因缘,既让海南受佛法沾溉,又使得唐代海南人物中添了个熠熠生辉的人物。
  江淮地区的首席法师
  鉴真,生于则天朝垂拱四年(688年),卒于代宗广德元年(763年),俗姓淳于,广陵江阳县(在今江苏扬州)人,据说是战国时齐国辩士淳于髠之后裔。其父是受过戒的居士,修习禅法、笃信诚敬。则天朝天长元年(701年),鉴真十四岁,受家庭浓厚佛教氛围的熏染,在一次礼拜佛寺时,受感动坚意出家,拜智满禅为师。是年,朝廷有诏命天下诸州度僧,鉴真得以编籍于大云寺。唐中宗即位恢复李唐后,“大云寺”改称“龙兴寺”。
  中宗神龙元年(705年),鉴真十八岁,从道岸(654-717年)律师受菩萨戒。两年后的景龙元年(707年)他游学东都洛阳,后又西行长安。在长安交游期间,在实际寺登坛受具足戒。为他主持受戒的道岸、弘景都是当时精通佛教戒律的著名律师。鉴真在两京,与佛教界名僧大德广泛交流学习,数年之间便通习了经、律、论“三藏”三藏教法,尤其是律学。此外,还精研梵声音乐、医药建筑、雕塑绘画、书法镂刻等各类知识、技艺。因不囿于宗派门户,转益多师,遂能超拔树立,成一代宗师。
  两京游学之后,鉴真回到故乡扬州大明寺,时年二十七岁。他兴戒坛、缮道场、建寺舍、造佛像、修塔宇、讲法诵经、写经刻石、广施医药、普度众生。如此精进修持,博施济众二十年后,四十六岁的他成为继道岸、义威之后一方宗教领袖。《宋高僧传》中的《鉴真传》称其“独秀无伦”,前后授戒度人略计四万有余,泽及遐迩,道俗归心。《唐大和上东征传》则说他是“江淮之间,独为化主”。

  受感动发宏愿东渡传法
  虽年界半百,但鉴真的事业却似乎刚刚开始。他的超度众生的志愿也注定他不能局限于江淮之间,他的事业在广阔的扬越领表海南以及劫波万重的东洋。
  鉴真东渡之前,佛教已在日本流传了两百年多年,开始主要是天皇和上层贵族信奉,后来逐渐传播下移至平民。7世纪末,全国有寺545所,僧尼也逐年增加,仅在京城七大寺就有僧尼3363人。公元710年定都奈良到794年迁都的奈良时代,恰是唐朝从开元盛世到安史之乱再到藩镇割据的时代。期间,日本天平五年(唐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圣武天皇敕兴福寺僧荣叡和大安寺僧普照搭乘遣唐使的船到中国留学,并希望他们择机邀请律僧赴日传授戒律。到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日僧荣叡、普照在中国留学已达十年之久,一直没能寻访到能够到日本传律的高僧,听说鉴真的盛名和学问,决定前往扬州礼请他。他们先约请长安安国寺僧道航、澄观,洛阳僧德清,高丽僧如海随他们同到日本。还通过宰相李林甫之兄李林宗写信给扬州仓曹李凑(主管漕运的官员),请他负责造船、备粮,作东渡的准备。他们与同学日本僧玄朗、玄法到达大明寺时,鉴真正在讲授律学。向鉴真顶礼后,他们便郑重邀请东渡传法,说:“我国在大海之中,虽有法而无传法人。我们盼望大师,就像幽室盼望蜡烛。而且,日本国以前的圣德太子预言圣教将大兴于日本。还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佛光应当普照。”
  鉴真听后十分感动,便产生东渡之意。而这一念之生,便带来了无数的艰难,也成就了旷世的功德。他发愿,“为传戒律,发愿过海,遂不至日本国,本愿不遂”。此后东渡六次,五次失败,期间他双目失明,爱徒病逝,却无怨无悔。

  第五次东渡失败后漂泊流寓海南
  第五次东渡的失败,却给海南岛带来了一次莫大的佛缘。因为这段史料被鉴真的弟子真人元开详细地记录在《唐大和上东征传》中。文献记录虽然有的地方有夸张的可能,但对了解海南当时的风物、人情、经济、交通和地方治理,还是不可或缺的宝贵资料。根据弟子的回忆,鉴真漂泊流寓海南的前后经过大致是这样的。
  唐玄宗天宝七载(748年)春,荣叡、普照从同安郡(今安徽潜山县)至扬州鉴真和尚的住所崇福寺。他们一起造舟、买香药,备办百物,准备第五次东渡。鉴真之外,同行还有一十四人,水手一十八人,加上一些愿意同行者,总共三十五人。六月二十七日从崇福寺出发,至扬州新河,乘舟下至常州界狼山遇风浪。第二天随风漂至今浙江定海中的小洋山。停住一月后,继续出发到舟山,又停住一个月。十月十六日早上继续出发,却又遇风,还被海市蜃楼迷惑,且风浪更急,船行海面犹如一下上高山一下跌深谷。三五日,遇到许多陆地上无法想象的海洋生物,其情形与《少年派奇幻漂流》多处场景极为相似。众人疲惫不堪,又缺淡水,干嚼米粒。很多人沮丧地躺在甲板上,奄奄一息。就在众人意志几乎要崩溃时,荣叡鼓励大家说,他梦到神人要赐他们雨水。大家靠着这个不知是不是善意的谎言又撑过一天。第二天午后,天不绝人,果然下了一场救命的及时雨。就这样在大海上一直漂流到冬十一月,在经土著人指点逃过一些风物人情恶劣的地区后,停泊在海南岛振州的一条入海的江口。唐代的振州治所在今三亚市西北的崖城。鉴真一行的船停靠点,很可能在宁远河口附近。
  停靠后,振州别驾冯崇债派了四百多人的队伍盛迎鉴真一行。到州城,冯崇债迎了出来,并说自己昨夜梦到有僧姓丰田的要来,是他自己的舅舅,想必就是大和尚您了。然后将鉴真迎入宅内,设斋供养。又于官府大厅临时设坛受戒后,将众人安置在大云寺。
  当时振州、崖州都有大云寺,而且鉴真其父也是在扬州的大云寺受戒的,鉴真自己入沙门后也编籍于大云寺。大云寺遍布天下州郡,乃是武则天篡唐做的各种舆论准备的。鉴真到振州后,州大云寺已经坏废。鉴真带领众僧舍衣物造佛殿,开坛讲经,历时一年有余。之后,冯崇债自备甲兵八百余人,经过四十余日,将鉴真护送至万安州,即今天海南万宁、陵水一代。到万安州后,地方豪酋冯若芳请住其家,供养三日。冯若芳干着劫掠财货人口的海盗勾当,富甲一方,奴婢附庸不计其数。会客时常用名贵的乳头香为灯烛,且一烧一百余斤。有人甚至推测鉴真后来带去日本的香料有部分就是出自海南岛。
  冯崇债一直护送鉴真一行到岛北的崖州地界才回去。鉴真一行继续从海路经四十余日才到了崖州州治。州游弈大使张云出迎拜谒,安置在开元寺。僚属都设斋施舍,物品堆满一屋,很多海南特产,如益智子、槟榔、荔枝、龙眼、菠萝蜜等。他们还看到了海南岛独特的农桑方式、生活风俗,如:“十月作田,正月收粟。养蚕八度,收稻再度。男着木笠,女着布絮。人皆雕蹄凿齿,绣面鼻饮,是其异也。”这些对了解唐代海南社会很有价值。
  在崖州,鉴真又受张云委托,用他丰富而先进的建筑知识,主持重修遭火烧坏的寺庙。振州的冯崇债听说后还从遥远的南边大方地资助造寺材质。建好佛殿、讲堂、砖塔后,他们还造了释迦文丈六佛像。与此同时,作为律宗的传人,鉴真登坛授戒、讲解戒律。离开海南时,大使张云又特意派遣澄迈县令一直看送鉴真一行上船。三日三夜后抵达雷州。

  鉴真的一段海南行,备受礼遇,也遍施功德,造寺传法,是海南佛教史上里程碑的事件。鉴真离开海南北上的过程中,又经历不少变故和磨难,如荣叡病逝,自己双眼也被胡医治坏,且一度想先搁置东渡大愿,尝试从南边直接去印度。但后来,鉴真还是排除种种善意的阻扰、挑战无数艰险后第六次成功东渡。鉴真东渡,不仅在当时引起日本朝野、僧俗极大震动,两度总领全日本的佛教事务,而且深远地影响了日本国的医药、建筑、绘画等等诸多方面。被日本人民誉为“天平之甍”,意为日本天平时代文化的高峰,至今仍是中日文化交流的象征符号。
  笔者曾说,“鉴真晓百术九死不悔、精三藏博大无忧;玉蟾内丹本来通三教、紫气自然贯九流。”海南宗教史上,佛教的鉴真和尚和道教的海琼子白玉蟾乃是两颗最璀璨的明星。海南有幸在鉴真泽被东瀛之前就沾溉其恩泽。一千年后今天,大唐和尚在海南流寓的遗迹上建起了南山佛教文化中心,南山西峰还建起了一座花岗岩石鉴真《登岸》群雕像全高9米、宽12米。从雕像那刚毅慈悲的脸上,我们依然可以读出其九死不悔、博大无忧的圣贤气象。
  周泉根 李云昌
  2013-06-28 修改定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悄无言2010 时间:2014-02-10 13:04:00
  漂了5个月才到海南?万宁到崖州海路走了40天?到雷州要3天?太慢了吧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