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故事——“国军”离岛路经长塘村见闻

楼主:玮p 时间:2013-10-07 20:51:27 点击:976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950年,海南解放时我还是个孩儿,然而国民党军队溃退海南岛路经我村——昌江县乌烈镇长塘村时的故事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呈现在我的眼帘永远都不会消失。尽管我没有亲身经历激烈的战斗场面,但那枪炮声震撼我幼小的心灵,留下的记忆经久也不会忘却。
  无巧不成书。说来也有缘,时隔十四年,我应征入伍,来到了当年解放海南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四十三军步兵第一二八师三八三团。在一次新兵传统教育课后,参观连队光荣战史室,老战士向我们讲述了这支英雄部队的历史,这支部队原是东北第四野战军,攻四平,打锦州,横渡长江天险,南下解放广州,挥师南海岸边,猛虎练就蛟龙,用木船打败军舰。三八三团一营是解放海南的渡海先锋营,渡海先锋营选择了海南临高角作为登陆点,当时该营营长是孙有礼。解放后,四十三军的一二八师留守海南岛,孙有礼就任一二八师副师长,被官兵称“爱兵如子首长”。解放大军渡海登陆后,冲破了国民党海陆空立体防线,与琼崖纵队汇集,攻克海口后分别在美亭、黄竹、和舍等地与敌进行激烈的战斗。我军打了大胜仗。而后又穷追猛打,兵分东、中、西线三路进军,官兵以三块“地瓜干”跑了八十里路,以英雄的无畏气概追击敌人,国民党军见大势已去,便命令从三亚、八所海上撤离海南岛。因此,出现国军溃退海南路经驻扎长塘村那一幕幕活生生的情景。
  海南岛西北部的国民党军要集结八所港从海上撤离,长塘村是必经之路,早在1939年,日军侵琼时,侵略者的铁蹄踏上岛西后,就掠夺石碌铁矿资源。他们不仅修了铁路还从昌化江北岸开通了石碌至八所的公路。途径叉河、红阳、江原、纳凤、长塘、大风、三家、新街、北黎等村庄,在保平、昌城、三家、北黎等地修建兵部大本营,在江北的石路、江原、大风等地修筑炮楼。国民党军就想利用这些工事及运输公路,他们路经大风村过江后,企图用昌化江作为天然屏障,弃车炸桥,以阻止解放军的追击。
  昌江县是著称的三瓜(地瓜、南瓜、小西瓜)县。1950年是长塘村冬季地瓜的丰收年,季春是晒地瓜干的好节气,那天下午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大约四、五点钟宁静的村子突然吵杂起来,人们奔走相告的紧急脚步声、狗叫声、牛叫声、拖男带女的呼叫声成了一部交响曲,“国军进村了,要在这里打仗了,要命就往外面躲躲”,村民互相告慰着。不到半个时辰,国军果然进村了。
  我们这个村子那时候就有三四万人口,村里虽说没有什么规划,但房子建起来是一排排的路,一条巷子成行,而且大部分却是砖木结构瓦屋,生活富足的还建起四合院。国军进村后第一件事事架设通讯设备。我记得在我家的东边邻居驻扎可能是指挥所。有线电信兵拉着电线轮子架设电话线。在离我家约五十米处的一家院子架设无线天线杆,约有七八米高,那时我们家大人说是“打飞电”。我们小孩好奇跑去看,有两个人用手摇一个轮,有一个铁箱发出“嘟嘟”的声音。现在看来那是十五瓦功率的手摇发电机,供无线电台用电,在房子里面发出“滴答、滴答”有节奏的声音。由此可见驻扎在我们村的可能是一个团的指挥部。用电台指挥驻扎邻近的纳凤、姜园、保平、峨港、峨沟、乌烈的周边作战部队。
  有军队驻扎意味着要在村子打仗。记得我父亲临阵不乱,安排哥哥他们出村外避难。父亲就用牛车带着我妹妹到离村子的一里路的村南面地形较低洼的红薯地里。那里有一个小山包,距昌化江约五百米。那天晚上天上星光灿烂,月亮也很亮。我们一夜未眠,到了半夜,听到昌化江边的沙滩上有说话声,嚓嚓的脚步声及铁钢器的碰撞声,猜想也许军队夜间赶路,但不知是解放军还是国军,估计是国军在交替撤退。第二天上午八九点,我们回到家里,国军已离村,不知去向。回到家里发现房里厅上丢了一个牛皮制的公文包,里面有一支“派克”钢笔和一副深度的老花眼镜(太阳烈的时候照在纸上,折光可以着火)。
  过不了多久,灾难降临了。昨晚驻扎的国军撤走了,但驻扎在乌烈村的国军又来了。他们来不是驻扎,而是来抓人,名曰是抓“挑夫”,实际上是补充兵员。我站在咱家的大门看到与我们同一条巷距离约五十米处,有一个荷枪实弹的士兵追赶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当他跑到离我二十多米时,仔细一看,是我家的表哥,他很灵活地拐一个弯跑进一个小巷,又进一家院子,又从这家人的房子东侧爬过围墙,两个追赶的国军看见进院又跳过墙就转回头路往我表哥逃跑的方向朝天上开了两枪。然而我表哥没有被吓住,一直往前跑,结果没有被抓住。后来又来一帮人,有士兵有官员,其中有一个戴白礼貌穿唐装的人,会说军话方言,事后听人说这个人是国民党昌感县二区党部书记,是“国大”代表。这些人抓了几个学生模样的小青年。家里人向这位戴礼帽会说军话的人求情,因为被抓的人中有些在乌烈高级小学校念书见过这位名誉校长。听说抓的是他的学生,于是答应放了这些学生。从乌烈村来的国军共抓了我们村青年十多人。
  村里人被国军抓走了,宁静的小山村沸腾了。村里亲人被抓的呼喊哭泣声、庙里求神祈祷的钟声、西南方向远处传来的枪炮声汇集在一起成了主题交响曲。从我们村到八所要经过东方市的玉雄、三家、兰山、驸马、玉璋、新街、墩头、港门、等村庄距离约七铺路(35公里),沿途有小山头,山头上有树林、野菠萝,而且夜间行军,这给被抓的人创造了逃跑的机会。第二天下午,东边村一个姓冯的,一个姓郭的青年陆续回来。姓冯的小伙子胆子还很大,回来时还背了一口行军锅和一担水桶。我的大哥是第三天上午才逃回到家里。亲人们问他是怎样脱身的。他说在前一天晚上他们行军到了八所“三个烟囱”那里,天很漆黑,他假装去大便就躲在野菠萝树里,等到行军部队走完了他才往回走。他说在新街马岭看到狙击战,很危险。命是捡回来的。村里被抓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亲人团聚大家很高兴,但也有人发愁,有两个姓陈的叔侄还没有回来。家里人问回来的人打听,都没有看到他们俩。全村人都以为他们回不来了,可能被抓到台湾去了。大家都为他们祈求神灵保佑。不料在第三天的夜里叔侄俩回来,是堂叔背着堂侄回来的,家里人喜出望外,亲戚都纷纷赶来看望。亲人们问他怎样才躲过这一劫。他把事情意无意说个端详。他说:“被抓后,出了村就叫他们换上国军的军服,发给武器,分到了班排。这支军队渡过了大风村,经过昌化江,经过三家村,右反新街村撤退到马岭村时,解放军就追击到担任狙击的敌军。他们这支队伍继续往八所撤退,到了八所码头就立即登船。”他们心想,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爹妈亲人了,不是抛尸大海喂鱼,就是漂洋过海,混不归故里。没想到不等他们站稳脚跟,解放大军的大炮就在舰船上炸开了花。炸弹片打中了我表哥的左肩,叔侄俩互相团抱在一起。他们都明白要性命就得跳下海游上岸逃跑。于是他们俩一起跳。因为表哥受伤,堂叔只好拉着他的手助一臂之力。上了岸他们借着月亮星星的方位连夜往回赶路。表哥的伤经过海水的“消毒”,路上又用飞机草捣烂包扎。回家后又用土单方——用南瓜肚来包扎。过了一段时间就痊愈。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表哥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加土地改革运动,当了村的领导。现在还领村老干部的补贴,子女成家立业,有的还是国家公务员。与他一起被抓的人已相继与世长逝,然而他今年八十多岁悠然健在。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绿了祖国大家南北,也吹开了海峡两岸互往探亲的大门。八十年代那些去台的老兵也回老家与亲人团聚,昌江县政协、统战部门就接待过乌烈的李先生、昌城的杜先生、昌化的陈先生等回家探亲的老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xiabeige 时间:2013-10-09 01:10:00
  @玮p 同志:

  我有一个帖子,供您参考:
  http://bbs.tianya.cn/post-233-5424-1.shtml
作者:xiabeige 时间:2013-10-09 01:15:00
  还有:
  http://bbs.tianya.cn/post-233-22415-1.shtml
  一共二页
楼主玮p 时间:2013-10-09 09:20:00
  @xiabeige 2楼 2013-10-09 01:15:00
  还有:
  http://bbs.tianya.cn/post-233-22415-1.shtml
  一共二页
  -----------------------------
  谢谢
作者:范最之 时间:2013-11-09 15:28:00
  三八三团一营是解放海南的渡海先锋营,渡海先锋营选择了海南临高角作为登陆点,当时该营营长是孙有礼。

  383团是43军的,其一营(渡海先锋营)登陆地点是海口东南琼文地区,临高角是40军的登陆点。
作者:追逐晨曦道 时间:2013-11-10 15:01:00
  帮忙顶一下!股票开户不限资金万三,交易量大的可到万2.1。全国最低。有兴趣加扣(柒六九九三柒玖零三) -----
作者:六月飞雪v 时间:2014-02-23 04:19:00
  真人真事,好贴文。
作者:iamgoodspeed 时间:2014-04-29 19:56:00
  顶起!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