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海南岛的军政首脑述考

楼主:周泉根 时间:2013-11-25 19:02:46 点击:720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唐海南岛的军政首脑述考
  周泉根
  《唐代海南岛的军政首脑述考》,周泉根,《新东方》,2013年第五期。


  【摘要】:海南岛自汉武帝辟郡以后,废置相寻,数次兵扰,皆劳民伤财,汉末至梁初实际不得其地,即使设郡也多在海北的徐闻。梁陈隋通过与冯冼家族合作,才开始有效治理,但直到隋炀帝末年才开始大规模推行郡县制,却遇到地方反抗,唐代才得以稳步推进郡县治理,其标志是设立都督府。德宗贞元五年(789年)之前海南诸州的军政首领都督一直都是崖州刺史兼任,之后才由琼州刺史兼任。考察唐代海南的历任都督,对文献稀缺的海南中古史有着重要意义。本文利用各种资料考证出十二位李唐一代海南岛的军政首脑。
  【关键词】:海南史,唐代,崖州刺史,琼州刺史,都督府



  海南岛虽然周秦时代就在中原政权的视野内,但正式成为中华文明圈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从汉武帝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琼以来,几番抚定废置,直到冯冼家族长期奉行统一路线之后,海南岛上的中原政权才开始扎稳脚跟。冼夫人逝世十八年后,李唐代隋,其孙冯盎奔回岭南,冯冼家族再次成为实际的一方牧伯。又五年,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七月,李靖奉命南进,分道招慰岭南,下檄文于冯盎,冯盎归化。海南岛正式成为大唐的领土。如海南史地大家李勃教授所说,唐朝对本岛的统治比隋朝大为加强,主要表现为:一是没有在本岛推行羁縻制度,而设立与内地一样的政区单位,进行直接统治和管理;二是不断增设统治机构,先后置三都督府、七州和二十六县以上。
  唐王朝在岛上渐次推行郡县制,从高祖时因隋而治的崖、儋、振三州发展到高宗时崖、琼、儋、振、万五州框架,李唐王朝对海岛江山的画野奠定了海南日后的千年形制。贞观元年(627年),唐朝在崖州设都督府。虽此后有三四五六州不等,属县更是废置相寻,全岛一直设有一都督府总领海岛军政事务,以军事为主 。唐官制,都督府是军政合一的地方机构,都督“掌督诸州兵马、甲械、城隍、镇戍、粮禀,总判府事”, 往往兼治所所在州的刺史。如崖州都督府往往兼任崖州刺史,虽受广州中都督府节制,但也是全岛权力最集中者。
  德宗贞元五年(789年)之前,海南诸州的军政首领都督一直都是崖州刺史兼任,之后才由琼州刺史兼任。所以,其军政首领前后分别为崖州都督或崖州刺史、琼州都督或琼州刺史。由于天宝、乾元间一度改州为郡,刺史也一度改称太守,都督也自然由太守兼领。又由于首府的刺史兼领他州的军事,所以海南岛的军政首领也有时也称为军事性质的诸州招讨史 、游奕使。
  经笔者多方稽考,将今天可查知的隋唐五代海南诸州郡刺史、太守的全部罗列如下。第一,崖州刺史:冯世接,太宗贞观中任崖州都督;李逸,高宗乾封年间任崖州都督;张云,玄宗天宝九年(750年)前后任崖州游奕大使;张少逸,德宗贞元五年(789年)前后任崖州刺史;赵贽,穆宗朝任崖州刺史;王宏夫,昭宗大中年间任崖州刺史。 第二,琼州刺史 :李氏,中唐时,琼州刺史兼五州招讨使;杨清,宪宗元和年间被许任琼州刺史;黄僚,敬宗宝历二年(826年)前后任琼州刺史;贾继宗,文宗大和六年之前任琼州招讨使;韦公干,文宗太和或开成年间任琼州郡守、州牧,即琼州都督,兼领招讨使;韩约之女婿,韦公干的继任者;贾师由,宣宗大和六年(852年)前后任琼州刺史;张鹏,懿宗年间(860-873年)琼州刺史,兼任琼管五州招讨使、知琼州军事;韦明,琼州刺史。第三,其他州郡的刺史:振州刺史韩瑗、崔元综,万安州刺史韩绍,儋州刺史薛元明。
  按察其任职时间,以下几位任崖州刺史时都督府已移于琼州,不是全岛的最高军政长官:赵贽、黄僚和王宏夫。
  万历《琼州府志》记载说安南人杨清在元和年间任琼州刺史。 但事实上,杨清并未到任。据吴士连《大越史记全书》记载,杨清乃唐交州龙编人,其祖先“世为蛮酋”,开元年间,被唐朝任命为驩州刺史。安南都护李象古忌惮他,激他兵变,勾结城中的杜士交、杨志烈,乘夜袭取安南都护府,杀李象古。又据《旧唐书》记载,唐朝重新任命桂仲武为新任安南都护,欲招降他,并许诺封其为琼州刺史。不应,兵败身死,死于贞元十五年六月,其时穆宗已登基。 所以,杨清也不算真正意义的琼州刺史。
  如此一来,以上各州刺史中,可以确定为唐海南岛最高军政首领的有:冯世接、李逸、张云、张少逸、贾继宗、黄僚、韦公干、韩约之女婿、贾师由、张鹏和不知时代的韦明、不知名字的李氏十二人,崖州四、琼州八。我们按时间和地点分别略述其事迹。
  首先,都督全岛军政事务的崖州刺史有四人,且都有点滴文献记载其事迹。
  冯世接,在冯氏家族世系中,不知处于什么级别。据绍圣四年(1097年)黄裳辑录的《新定九域志》载:“万安军,唐万安州……唐贞观中,崖州都督、云南公冯世接分所部文昌县地立为此州。” 可见他是太宗朝的人,任职是崖州都督,管理整个海南军事,还有“云南公”的爵位,应该是冯盎的同辈或下一代。
  李逸,高宗乾封年间(666年-668年)任崖州都督。据《新唐书》记载,高宗乾封二年(667年),岭南洞獠陷琼州。这次陷落竟达122年,直到德宗贞元五年(789年)才收复。该地区的百姓竟三世不臣于唐朝。而这次陷落的直接原因据德宗时李复说,乃是时任都督李逸统驭无方、不能节制所致。在两《唐书》《地理志》中载记的李复《收复琼州表》都没有提李逸控驭失所,不过《全唐文》 和《唐会要》 中收录的都有“琼州本隶广府管内,乾封中,山洞草贼反叛。都督李逸控驭失所,遂致沦陷,已经一百馀年”一段。
  张云,玄宗朝崖州游奕大使。游奕大使,也叫游奕使,唐武职官员名称,与镇守军遥相呼应边防部队的首领。鉴真第五次东渡失败,羁縻振州一年后,于玄宗天宝九年(750年)由振州别驾冯崇债护送到崖州后,张云亲来迎接拜谒。张云把鉴真一行安置在开元寺,各级僚属纷纷过来参拜设斋,施物盈满一屋。他们用海南的特产,如益智子、槟榔子、椰子、荔支子、龙眼、甘蔗等招待他们。从大使张云开始,一直到下面的典正官,轮番招待供养鉴真一行。张云尤其感奋,礼佛至诚。他用无花果开花作比喻说:
  “大和上知否,此是优昙钵树子。此树有子[无]华,弟子得遇大和上,如优昙钵华,甚难值遇。”
  张云还恳请鉴真重新修复遭火灾的大云寺。修好后,鉴真登坛给张云等授戒,然后告别张云,张云派澄迈县令送鉴真上船回大陆。
  张少逸,万历《琼州府志》“逸”作“迁”。 德宗贞元五年(789年),岭南节度使李复命他与岭南道判官、监察御史姜孟京一道征讨海南叛乱黎民。取得成功。收复琼州后,修缮城防后,在那重新屯集官军。《全唐文》中收录李复《收复琼州表》记载了这次事件的原委,表书最后说,“臣窃观琼州控压贼洞,若移镇军在此,必冀永绝奸谋。伏望升为下都督府,仍如琼崖振儋万安等五州招讨游奕使,其崖州使额请停之。”可见这次收复琼州,也是海南首府从崖州移置琼州的事由,目的是想通过升级琼州以更好地守备之。历史证明这是非常成功的。此后都督全岛军政事务的都督由琼州刺史兼任。
  其次,可查知都督的都督全岛军政事务的琼州刺史有七人,韦明在万历《琼州府志》的《官师表》中只是存名,今略而不论,其他四个据史料多寡略陈如下。
  李氏,名字不详,据贾岛的堂弟僧无可的送别诗可知有这么一位琼州刺史。贾岛生卒年为779年和843年。李复生卒年为739年和797年,收复琼州时是德宗贞元五年(789年),李复时已是岭南节度使,贾岛才十岁,从弟无可更小,所以,诗中所说李使君不可能是李复。究竟是谁,待考。僧无可诗《送李使君赴琼州兼五州招讨使》如下:
  “分竹雄兼使,南方到海行。临门双旆引,隔岭五州迎。猿鹤同枝宿,兰蕉夹道生。云垂前骑失,山豁去帆轻。雨雾蒸秋岸,浪涛震夜城。政闲开迥阁,攲枕岛风清。”
  诗歌表达了中原僧俗对海南风物的想象。
  黄僚,敬宗宝历二年(826年)前后任琼州刺史 。另据清雍正《平远县志》,“三礼出身”的进士黄僚为平远东石人,系梅州历史上的首位进士。据清嘉庆十年抄本《梅州黄氏老谱》黄僚聪明英睿,博通经史,唐敬宗宝历二年考中进士,再通过三礼科,官至朝散大夫、大理寺丞、琼州刺史,“文章首出岭海,政治卓然不群”。又据光绪十三年黄氏家谱《江夏渊源》黄僚在清朝被供在嘉应学宫里。北宋前期潮州知州彭延年,题赞黄僚像曰:“宗孔孟而觉群蒙,学天人而变大荒”。变大荒,应该主要指教化时为南荒的海南。
  贾继宗,文宗大和六年(832年)之前任琼州招讨使。据《太平广记》载:“大和六年,贾继宗自琼州招讨使改换康州牧。” 康州在今广东德庆。又据《闽书》载,文宗大和间(827-835),贾继宗任泉州刺史。 但不能判断泉州任职是在康州牧之后,还是琼州招讨使之前。
  韦公干,文宗太和或开成年间任琼州郡守、州牧,即琼州都督,兼领招讨使。 他因贪婪残暴被革职,由韩约之女婿继任琼州都督。据《太平广记》载,韦公干任崖州刺史之前做过爱州(治今越南清化)刺史。爱州军宁县(军宁在清化稍北)境内有马援所立的铜柱。韦公干竟然贪婪到要将铜柱锥碎熔炼,卖与商人。当地居民认为铜柱是神物,不得毁坏,于是群起反对,并上诉于唐安南都护韩约。韩约致书与韦公干加以制止。 韩约任安南都护是在文宗太和二年(828)九月之前。 韩约在“甘露之变”中被杀。据此,我们可以推断,韦公干任崖州刺史应在文宗太和或开成年间。韦公干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刻贪婪的官吏。据《太平广记》记载:
  郡守韦公干者,贪而且酷,掠良家子为臧获 ,如驱犬豕。有女奴四百人,执业者太半,有织花缣文纱者、有伸角为器者、有镕锻金银者、有攻珍木为什具者。其家如市,日考月课,唯恐不程。公干前为爱州刺史,境有马援铜柱,公干推镕,货与贾胡。土人不知伏波所铸,且谓神物,哭曰:“使君果坏是,吾属为海神所杀矣。”公干不听,百姓奔诉于都护韩约。约遗书责辱之,乃止。
  既牧琼,多乌文呿陀,皆奇木也。公干驱木工沿海探伐,至有不中程以斤自刃者。前一岁,公干以韩约婿受代,命二大舟,一实乌文器杂以银,一实呿陀器杂为金,浮海东去。且令健卒护行。将抵广,木既坚实,金且重,未数百里,二舟俱覆,不知几万万也。
  书曰:“货勃而入,亦勃而出。”公干不道,残人以得货,竭夷獠之膏血以自厚,徒秽其名,曾不得少有其利。阴祸阴匿,苟脱人诛,将鬼得诛也。”(出《投荒杂录》,原缺,据谈氏初印本附录)
  韦公干本是朝廷命官,不仅不反对人口贩卖现象,自己还利用权力掠夺人口,“竭夷獠之膏血以自厚”,泯灭人性的无度驱遣役使。另据《太平广记》载,他身为地方官却投靠当时的海盗陈武振,且以兄长之礼侍奉陈武振。后来也随着陈振武败亡而势力财富枯竭。 果如前文所痛陈的那样“货悖而入,亦悖而出”,多行不义,天怒人怨,终无善果。继任者
  贾师由,宣宗大和六年(852年)前后任琼州刺史。《唐书》不见载,笔者只在《全唐文》和杜牧文集中找到贾师由的记录。而且两处文献一致,都是由杜牧起草的朝廷任命制文。吴从除蓬州、贾师由除琼州、萧蕃除罗州刺史等制:
  敕。中散大夫、前使持节柳州诸军事、守柳州刺史、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吴从等。地远京邑,俗杂蛮夷,不知文律,易为期夺。朝廷选置,多无名人,小则抑郁不伸,大则聚以为寇。蓬缘巴徼,其风忿劲;琼处海外,在两汉时往往小反;罗居百越,磎洞深阻。咨尔三吏,比尝为郡,亦执有政,勿以荒服,侮我疲人。或异诏条,必置厥辟,稍当叙进,优以上佐,苟有闻见,无忘裨助。可依前件。
  制文中特别强调了琼州文化落后,常常造反的现象。这里有个问题,就是贾师由任崖州刺史的时间。制书是杜牧写的,而杜牧是晚年才拜考功郎中、知制诰,迁中书舍人,并死于中书舍人的任上。所以,贾师由当在杜牧任知制诰、中书舍人期间被任命琼州刺史的。但杜牧何时迁中书舍人,史未明载,也待考证。缪钺《杜牧年谱》认为杜牧迁中书舍人在大中六年(852年), 但是未言究竟在是年何时。吴在庆在缪钺《年谱》的基础上进一步考证出时在大中六年夏秋之间。 也就是说贾师由是在宣宗朝大和六年(852年)前后任崖州刺史的。
  张鹏,懿宗年间(860-873年)任崖州刺史。据万历《琼州府志》载:“张鹏,饶州德兴(今江西德兴)人,吐蕃入寇,鹏率数千骑败之,表为琼管五州招讨使、知琼州军事,甚有威惠。后迁岭南西道节度使。” 同一书,载其事迹曰:“张鹏,诸兴人,宣宗时为河东节度掌书记事……懿宗立,表立为琼管五州招讨使。” 可见其任琼州招讨使时,在懿宗(860-873年)初。而所谓“诸兴人”,则可能有误。
  终唐之世的近三百年中,一直未在海岛推行羁縻制度,而是稳健推进郡县制。海南岛前后所设的崖州都督府和琼州都督府都是下都督府,行政上一直隶于广府,只是广府建制名称有如下变化:广州中都督府、岭南五府经略使、领南节度使。其中可查考到过海南的广府主政者有宋庆礼、李复、杜佑等。容某另著文述略。
  2013-06-29 初稿
  2013-08-18定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周泉根 时间:2013-11-25 19:04:00
  注释:

  李勃《海南岛历代建置沿革考》,海口:海南出版社,2005年,第151页。
  立崖州都督府之前,高祖武德五年始海南三州隶于高州总管府,武德七年至太宗贞观元年隶于广州大都督府,此后海南岛诸州都隶属于海南岛上的都督府。唯独贞观三年(629),儋州短暂改隶广州中都督府。(据《旧唐书.地理志四》)
  ……
作者:春水秋望 时间:2013-11-25 19:17:00
  地板
  
作者:金叵罗123 时间:2013-11-27 10:37:00
  鈎沉索隐,刮垢磨光,岭南无人出其右。冉冉矣,文史界一颗耀眼新星!
作者:莞尔 时间:2014-04-14 11:47:00
  @周泉根 涨知识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