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秀书院——张岳崧的步云坊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5-04 18:49:56 点击:870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二、 粤秀书院
  ——张岳崧的步云坊
  张正义
  连旬的绵绵春雨,压抑得喘不过气。爬一趟久违的越秀山,只想把郁闷全吐出来。将近越秀山之巅的镇海楼,一行大字突兀扑入眼帘:粤秀书院?!是吗?擦擦眼睛,是粤秀书院!下面还有几个熟悉的院长简介。一阵狂喜,心已快蹦出胸外!抓起相机,一阵狂拍。


  图1位于越秀山上的新粤秀书院与牌匾
  啊,粤秀书院,曾经的广东最高学府,一个魂牵梦萦的地方。先人张岳崧就从这里起步,一路攀跻到事业的顶峰。作为研究张岳崧的学者,早想写一写这座当年广东才子云集的渊薮。可惜书院早就被岁月的风浪荡得一干二净,仅剩下一块“越秀书院街”的牌坊,让我多次在此徘徊惋叹,流连忘返。现在,一座高有三层,飞檐雕甍的“粤秀书院”突兀出现眼前,真是“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啊,能不叫我欢喜若狂吗?!

  图2 原粤秀书院地址仅剩下书院街牌坊
  与现任的瞿院长倾盖如故,得知他醉心于传统文化的复兴。为重续广东文脉,三年前,倾家荡产建起这座占地面积二千平米的学院,以传授国学为己任,不由肃然起敬!赠他一部前任院长的传记《张岳崧传》。他回赠一部道光年间院监梁廷枏撰写的《粤秀书院志》的复制本,其中院长“张翰山先生(岳崧)”的小传以及有关资料赫然在目,对于研究张岳崧的人来说,真不啻于如获至宝啊。

  图3道光《粤秀院志·院全图》
  挲摩着这部梨枣于道光二十七年的院志,不禁思绪万端。道光二十七年,离张岳崧去世仅仅五年。看《粤秀书院·院全图》,大门崇然,讲堂肃然,学舍俨然,应该还是张岳崧大修后的样子吧?一路深读下去,只觉一缕幽魂,飘荡轻飏,直升碧落,穿越二百多年,回到志中的粤秀书院。在这花木葳蕤的园林中踟蹰思索,考虑人生。与同学张岳崧等刻苦攻读,激扬文字。又在严师张岳崧的谆谆教诲下,悬梁刺股,废寝忘餐,希冀像他那样踏云而去。还亲眼看到院长张翰山,捐出薪金,募得巨款,将书院修葺得焕然一新······

  一、书院读书
  清代嘉庆六(1801)年,一个体格魁梧衣着朴素的读书人,背着行李,风尘仆仆赶到书院。他拿着广东学政万文恪的推荐信,找粤秀书院院长冯敏昌报到。这位读书人姓张,名岳崧,字翰山,又字澥山,是广东琼州府定安县人。他自幼聪颖绝伦,用《粤秀书院志》的话来说,就是“幼岐嶷,读书有如夙构,十五补博士弟子”,意为从小就非常聪明,读书好像预先已读熟,十五岁就考中秀才。县令杨公读他的考试文章,慨叹“此庙廊器也”,大意是他将成为朝廷的栋梁之才。可是只因家里太穷了,十八岁便当了私塾教师。大概参加过两次乡试,均铩羽而归。二十九岁时,在学政万文恪手下被荐为优贡。
  优贡资格近于举人,可以进京参加朝考授官了。可是,仅当个优贡就出来任官,他不服气。他知自己聪慧过人,只因要养家活口,没有时间与精力读书,考不出好成绩。为了实现自己的夙愿,当时读书人的理想,他决心“脱产”攻读。学政万文恪非常赏识他的才华,选拔他为全省三年仅三个名额的优贡。对他乡试不第又家贫不能参加朝考扼腕叹惜,便推荐他到粤秀书院读书。

  图4 道光时期的粤秀书院
  当时的粤秀书院位于现在广州市越秀区北京路的西侧,始建于康熙四十九年。由当时的两广总督赵宏灿等,利用原盐运同知的官署拨官银与捐款兴建。学院功能与国子监相同,即由学政推荐成绩优异的生员、贡监生等进院深造。用书院的对联来说,就是“萃五岭俊乂之选主善为师”。学习内容为四书五经的深研与阐发,以儒家的伦理道德统一思想,还有八股文与应试诗的制作等,为读书人考试入仕作准备。学生由官府每月发给“膏火”,即生活费,成绩优异的还有多项奖励,可以说待遇相当优渥。
  据《粤秀书院志·度支卷》记载,嘉庆期间每名学生每月仅生活费就有一两八钱白银,考试名列前茅有纸笔资的奖赏,逢年过节还有多项额定的节仪发放。而守役人员每月只有工钱五钱外加三斗米。由于生活有保障,学生考不上举人也不愿意离开,个别学生甚至年届耄耋仍逗留书院。志中就记载,一个名叫梁锦的肇庆府学生,八十多岁了,还与十多岁的生员在一起混饭吃。
  张岳崧入院时的院长是冯敏昌,号鱼山,广东廉州府钦州人,一个聪明绝顶天下少有的大才子。十二岁考上秀才,就被大学问家学政翁方纲带在身边培养,十九岁便成进士。是当时岭南三大诗人、四大书法家之一。可是,这位大才子并不喜欢当官,仅当到六品官的吏部主事,二十多岁便辞官去旅游。“生平遍游五岳”,写些游记游诗赚得大名气。临老了才在广东各大书院轮流当院长。人称冯鱼山先生。
  满腹经纶又持才傲物的冯院长,对于张岳崧这个来之荒蛮海岛的“海南了哥”(对海南人的贬称),他当然正眼也不看。还是《粤秀书院志》写得委婉些,就是“时犹众遇之”。张岳崧也不管这些,与其他学生一样听课,读书,交作业。待到一年后,即嘉庆七年立秋日这一天,冯敏昌带着学生登广州著名风景胜地,越秀山上的镇海楼,要求每个学生写诗一首呈上。张岳崧的一首五言排律《立秋日登镇海楼》,惊奇得他连拍大髀,称“海外自苏文忠(苏东坡)游后未闻有诗人嗣响,于此其有望乎?”(张钟彦《澥山公行述》,下同)。意思是说,海南岛自从苏东坡离开后,再也没有听过有人能够继承他的诗名了,难道这里真有人有这个希望吗?对于这个故事,《粤秀书院志》也同样有记载,而且用“惊异”一词,并缀上“加礼爱”,意思是更加喜欢他。

  图5《钦州文史》上的冯敏昌像
  从此以后,院长冯鱼山有事无事都叫来张岳崧上门闲聊,诗词文赋地方风物旅游胜地等等无所不聊,一聊就是一整天(“谭论竟日”)。鱼山老师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渊博的文史知识,使年轻又没有见过世面的张岳崧大开眼界,对他的学问知识长进大有裨益;海南岛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与人文景观,使没有到过海南的大旅游家冯鱼山更是心驰神往。一年后,张岳崧甲子科中举,冯鱼山院长设宴为参加会试的二十位中举学生送行。酒过数巡,冯鱼山“悲歌慷慨”地对张岳崧说,走吧,努力吧,我也要北上与你们相聚了。他日与你一起南归,渡海到海南岛,游览五指山、黎母山等地,访苏东坡遗迹,所作的诗与现在相比,看谁的又多又精彩。
  不料第二年,张岳崧会试失败,留在京城继续读书,冯鱼山老师竟“归道山”了。他临终时留下遗嘱,要求将自己的诗作交给张岳崧校讹与付梓。又过一年,冯鱼山院长的学生梁君炅将老师的遗稿带到北京,交给张岳崧,并交代了老师的遗嘱。接过老师的遗稿,张岳崧泪流满脸。老师的音容笑貌又在他面前浮现,“謦咳如新”。对于老师的手泽与一生心血,他精心校核和改讹。交付印刷前,张岳崧又含泪写下《冯鱼山师小罗浮草堂诗序》,叙述老师的生平与为人,以及他们之间的交往。特别是,满怀深情地回忆起与老师临别时的叮嘱与期望,不料一别竟成永诀。知遇之恩,“山水之感,宁有终极哉!”
  嘉庆甲子(1809)年,三年一次的乡试又届。乡试主考官一般是进士出身的中下级官员。由皇帝亲定,领命后不准回家,直接奔赴考场。甲子年广东乡试的主考官是陈嵩庆,副主考陈寿祺。陈嵩庆,号荔峰,浙江钱塘人,乾隆辛酉(1741)年进士,以翰林院侍读学士上任,是当时知名的诗人与书法家。陈寿祺则是福建著名的学者,人称左海先生,有多部经史著作问世。乾隆巳未(1739)年进士,以翰林院编修上任主考,与张岳崧的关系最为密切。两位主考都非常欣赏张岳崧的才华,对他文章评价是“醇穆高古,绝去凡径”(《澥山公行述》)。这一科,张岳崧终于脱颖而出考中举人。

  图6网上搜到的张岳崧座师陈寿祺像
  院志中记载,这一科考中举人的有十九人,还有两位副榜。奇怪的是,未知何故,漏录了张岳崧的名字。其中回书院当院长的有己巳科探花张岳崧,区玉璋两人。区玉璋为嘉庆二十五年进士,官至主事,任院长达十一年之久,“为开院以来所不多见也。”还有广东知名诗人张维屏,进士屡试不第。大挑被任命为知县,却主动要求回书院当院监,直至道光二年才考中进士,官至知府。再有一位是副榜黄培芳,也是广东知名诗人,连举人也屡试不第。后来进国子监读书,肄业后任国子监典籍,以及香山县教谕。又在广东另一所书院——学海堂当学长(院长)。两人都是张岳崧的好友,在张岳崧的著作《筠心堂集》中留有他们多篇诗文酬唱。
  粤秀书院,一个蜚声全国的岭南学堂,是张岳崧的幸运星。张岳崧虽然天生“岐嶷”,聪明绝顶,但毕竟家居在远离文化中心的海岛,用他给林则徐的信来说,就是“僻居锅底”。信息闭塞的环境,是读书作学问的大忌。张岳崧有幸能到书院读书,这里处于岭南的大都会广州的中心城区,与外洋通商贸易,使信息与全世界贯通。就是粤秀书院这颗幸运之星,照亮了张岳崧理想的通衢大道。
  粤秀书院,是张岳崧的步云坊。在这里,他遇到最好的老师,冯鱼山院长对他赏识和眷爱,让他如坐春风。有老师渊博学问的涵濡,他的知识骤然增长,有如云蒸霞蔚。在这里,他遇到最好的同学,张维屏和黄培芳是当时蜚声岭南诗坛的大才子,人称“粤东三子”之二。有同学的勷助和激励,他的学业竿头日进,犹如紫气升腾。从此便弃襦而去,平步青云。因此,粤秀书院堪称是张岳崧的步云坊。

  二、书院掌教
  张岳崧乡试中式后,北上京城参加全国会试。会试的地点在北京贡院,即现在建国门内中科院一带。旧时的贡院规模宏大,仅考棚就有9000多间,是全国人才大比拼的地方。张岳崧第一次会试,名落孙山。他找到一位姓聂的人家当家庭教师,边教书边准备应考,第三年又铩羽而归。第四年为嘉庆皇帝五十岁生辰,增加己巳恩科会试。张岳崧终于脱颖而出,成为全国第三名进士,俗称探花郎。在殿试传胪大典上,嘉庆皇帝听到一个远在炎荒遐徼的海南岛,竟有人考中探花,不禁惊奇万分,赞叹称“何地无才!”从此,“何地无才”这句“圣旨”便成了张岳崧的标签,被人多次在诗文中提到。

  图7清代的北京贡院考棚
  张岳崧考中探花,授官翰林院编修,在翰林院读书两年。在这里,他遇到了自己的同门师兄兼老师——宋湘。宋湘为广东嘉应州人,时人称“岭南第一大才子”。在粤秀书院读书时,以全省乡试第一名中举人,俗称解元。嘉庆四年再中进士,在翰林院任教官。冯鱼山去世后,他丁忧回家,接任粤秀书院院长。他任院长时已经得知张岳崧的大名,见面后更是惺惺相惜,诗文酬唱,情同兄弟。他逝世后,张岳崧濡泪写下《祭宋芷湾前辈文》,追悼他的为人与业绩。
  翰林院是朝廷蓄备人才的地方,编修的职责是整理档案,编写史籍。在翰林院,张岳崧结交了他一生的同事兼好友林则徐,他们志同道合,为国效命,这是后语。还认识了曾在粤秀书院当过院长,后来官至一品大学士的戴均元。嘉庆丁丑年会试,张岳崧被任命为会试同考官,戴均元以协办大学士的官衔任副主考。也是在翰林院,他触了个大霉头,被调入文颖馆编纂《明鉴》,因按语“错误”,被称赞他“何地无才”的嘉庆皇帝削职为民。个中原委错综复杂,恕不赘述。
  张岳崧被罢职回广东,恰好粤秀书院院长出缺。他被人称为“学者山斗”的两广总督阮元慧眼相中,礼聘他任粤秀书院院长。阮元,江苏仪征人,乾隆五十四年进士,官至总督,体仁阁大学士。是清朝嘉道期间著名的经学家、文字学家,有一百八十多种著作存世。阮元爱才如命,对张岳崧的大名早有所闻,并不避嫌他是朝廷“诖吏”,即犯过错误被革职的官员。张岳崧对此非常感激,多年后还在给他弟弟的诗中提到。

  图8,网上搜到的阮元画像
  粤秀书院是官办的教育机构,地方的官员如总督、巡抚、各司道等,每年都要到院主持开学仪式并讲课,逢年过节都到这里慰问书院师生。院长不是朝廷官员,却是由当地最高行政长官聘请社会上极有声望的学者担任,即院志称的“海内名流,粹然师范者”。书院设院长一人,任期六年,负全责与教学工作。设院监一人,没有任期,协助院长管理教学与负责后勤管理。张岳崧任院长时,院监是广东嘉应州人吴兰修,嘉庆戊辰举人,当过儒学训导,有诗名。
  粤秀书院,张岳崧三年读书学习的地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非常熟悉,唤起他无限的遐想。恩师冯鱼山先生的眷爱和教诲,音容笑貌,仿佛还历历在目。而现在,物是人非,老师已去世十余年,怎么不叫人潸然泪下呢?据书院志记载,冯鱼山先生对书院的贡献最大。他对学生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又严格要求。从读书到品行,订下多项行为准则,以及书院的管理条例,这些至今保留在院志中。
  得知这位大名鼎鼎的学长回书院掌教,学生们都非常高兴,纷纷奔走相告,都说有这样饱学之士任教官,学业一定大有长进。张岳崧中探花后回家丁父忧,经当时的两广总督蒋励堂的聘请,到肇庆的端溪书院任院长。端溪书院也是他恩师冯鱼山掌教过的地方,他一如恩师,对学生循循善诱,严格要求,给学生留下深刻印象。得知他回广东任粤秀书院院长,都争先恐后转学来粤秀书院读书,“至是负笈恐后”(《澥山公行述》)。
  张岳崧执掌书院后,严格执行冯鱼山先生制定的各项校规,重视学生的思想修养,勉励学生学以致用。读书应“恭行实践,毋徒以文辞声气相高”(《澥山公行述》)。意思是说,读书要实践书中的思想,不要学用脱节,只互相攀比看谁的文章语言华丽气势宏伟。《粤秀书院志》也对张岳崧的教学赞誉有加,将他比拟冯鱼山院长,称他“教人以专经义治古文为读书要领。士之悦服先生者,一如冯院长时”。
  张岳崧对粤秀书院的贡献,还在曾经大修书院。由于广东地区台风较多,房屋经常受损,维修也较多。《粤秀书院志》记载,从康熙四十九年书院开建,到嘉庆二十五年的大修,几乎每隔几年都要维修一次。但多属小打小闹,每次用数十两到数百两银子不等。
  道光二十四年冬,一场大台风将书院刮得遍体鳞伤。张岳崧捐出薪金,利用书院的修缮费,稍作修缮。但是,这次台风损毁得较严重,加上历年来的损毁并未完全恢复,非得大修不可。因此,他向广州府知府报告与化缘。当时的广州知府罗含章是一名朝野知名的廉吏,后来官至巡抚,被百姓称为“罗青天”。他手头刚好有一笔“罚款”,便捐出来“大修此院”,此事院志有记载。筹款落实,张岳崧大喜过望,从此便与罗含章结成好友,当年就为他的祖父罗有仁与叔祖父罗柱撰写“家传”。两篇家传仍保留在张岳崧的著作《筠心堂集》中。
  图9 2006年重版的张岳崧著作《筠心堂集》
  这次粤秀书院大修,拆除和重建了讲堂(大教室)、先贤堂(供奉广东历代名贤的祠堂)和福德祠(土地庙),以及斋舍(学生宿舍)四十二间,修补四十三间。增加厨房(饭堂)三十三间,开挖水井二口,修筑排水沟五十七丈。并修理围墙,粉刷墙壁,广植花木,一共用白银三千六百多两,粤秀书院焕然一新。由于院长张岳崧要管全面与教学,大修由院监吴兰修“董其事”,负责具体工作。
  书院的大修工作从嘉庆二十五年三月开始,到八月底结束。竣工后,广州府知府罗含章为先贤堂前柱撰写对联:“绍洙泗之微言礼乐诗书圣道至今昭日月;萃海邦之名宿馨香俎豆多士于此得楷模。”张岳崧也在先贤堂夹道门额题“书巢”两个大字。为了纪念这次大修,书院请了前院长,官至兵备道(正四品)的海康名儒陈昌齐撰写《粤秀书院大修记》,由院长张岳崧用楷书录出,当年(嘉庆二十五年)考中举人的院监吴兰修“篆额”,即用篆体字写标题。并于道光元年正月刻成石碑,竖立于书院的御书楼旁边。现在,石碑已荡然不存,但是碑文仍然记录在道光《广州府志》中。
  从嘉庆二十五年到今天,转瞬之间将近二百年过去。古老的粤秀书院不复存在,崭新的粤秀书院又屹立在越秀山上。这座崭新的粤秀书院以重续广东文脉为己任,不但向青少年传授传统文化知识,还负担起培训干部的重任。在物欲横流、腐败不止的今天,以儒家的伦理道德教育干部,使他们树立起忠党爱国,全心全意为百姓服务的世界观。从这点上说,新旧粤秀书院的作用不是一脉相承的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5-04 18:53:00
  图片传不上。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6-05-09 08:11:00
  大于5M就传不上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6-05-09 08:12:00
  此文写的很好,可作参考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