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爱湖畔话遗爱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6-14 19:06:01 点击:770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遗爱湖畔话遗爱
  张正义
  一
  同学聚会,来到黄冈。登楼北眺,一个波光潋滟的大湖泊突然闯进眼帘。听同学介绍,黄冈市政府为了让市民有个娱乐休闲的场所,投资十多亿,将原来三个大渔场连缀起来,栽起垂杨绿柳,建起亭台楼阁,开辟出一个五千多亩的文化主题公园——遗爱湖公园。


  图一,远眺遗爱湖
  湖名遗爱,好生奇怪。这是一个古代百姓歌颂好官离任的典故——遗留仁爱百姓的善政于后世。读过初中课文《子产不毁乡校》的人都知道,春秋时期郑国有个小个子宰相郑子产,以仁政治理国家,深受百姓爱戴。听到与自己治国理念相同的宰相骑鹤仙逝,那个被后人称为万世师表的孔大个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这是古贤人遗留仁爱于后世啊!”(《左传·昭公二十年》:“及子产卒,仲尼闻之,出涕曰:‘古之遗爱也。’”)这便是“遗爱”一词的出生证。湖泊用一个歌颂好官的典故命名,必定藏掖着不少故事,第二天一早,便迫不及待直奔公园大门而去。
  大门正中,一座高达十多米的石雕人像迎风挺立。神情凝重,美髯飘拂,背手远眺,一付傲视寰宇的气概。大道两旁的石块上,刻着耳熟能详的名章佳句,仿佛跳踊着拥上前欢迎我们的到来。原来是他,抬头望去,这位石雕巨毋霸就是中国历史上近千年来最受文人崇敬的偶像苏东坡老先生啊!


  图二、遗爱湖公园中的苏东坡雕像
  一路咀嚼着他老人家的杜衡芳芷,一边思索着他与遗爱一词的关系。不错,他老人家勤政为民,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湖州、杭州、颖州等等,各处都有他善政遗爱地方。特别是筑堤治水,造福后代,人称“东坡处处筑苏堤”。可是,到了黄冈市的前称黄州,却是戴罪之身,被贬为州团练副使,相当于民兵自卫队副队长,没有任何实权,还得自己在东坡耕田种菜才能勉强度日,由此得了个东坡居士的名号,怎么能“遗爱”黄州呢?
  转角处蓦地发现“遗爱亭”的路标,抬望眼,只见前方高地绿树掩映处,一飞檐隐现。答案可能找到了,三步并做两步爬上去。果然,一个画梁雕栋,重檐叠角,颇类故宫建筑的亭子出现在瞳孔中。旁边一天然石块刻着遗爱亭的来历,原来是坡公在黄州写过一篇小品文《遗爱亭记》,盛赞他的朋友,黄州知州徐君猷。


  图三、遗爱湖公园中的遗爱亭
  徐君猷浙江东海人,由中央官员朝散郎出任黄州知州。他敬佩苏东坡的的人品节操,每有闲暇,便约苏东坡到安国寺一小亭里饮酒赋诗,谈今论古。徐君猷调离黄州,安国寺僧人请苏东坡为他们经常聚会的小亭取名。苏东坡想到自己遭贬黄州,徐知州并不避嫌,反而处处照顾自己,给他一块好地耕种以糊口,心存感激。尤其是,他觉得徐知州一身正气,两袖清风,造福百姓,政声满耳。便给亭子取名“遗爱亭”,并题了匾额。徐知州得知,非常高兴,请坡公的朋友巢谷写一篇小品文记载此事。苏东坡体察到徐知州的意思,便代巢谷写下这篇全名为《遗爱亭记代巢元修(巢谷字)》的文章。

  图四、遗爱亭旁的《遗爱亭记》
  疑团终于解开,原来《遗爱亭记》一文是代巢元修执笔撰写的。文中并没有石破天惊的词句,知州徐君猷对黄州的善政也于史无稽,难怪这篇小品文躲在苏东坡的名篇巨著之后默默无闻。太不起眼了,连将苏东坡介绍给世界文化的林语堂大师,在英文版的《苏东坡传》中也只字不提。
  苏东坡逝世后,黄州百姓重建了遗爱亭,既纪念苏东坡,又怀念徐知州的遗爱。重建的遗爱亭毁于宋元嬗替的战火,从此不再现身,直至六百多年后,黄冈市政府才将遗爱亭和它的故事移植到遗爱湖中来,开辟成以苏东坡文化为主题,集污水治理、休闲娱乐和廉政教育为一体的绿色园林。徐君猷知州的名字进入了现代人的视野,他的“遗爱”却无从寻觅了。可是思索开去,徐知州对黄州的遗爱,又怎么能与苏东坡比肩呢?
  有史以来,统治者贬谪犯罪官员,都是当时被认为穷山恶水人迹罕至的“凄凉地”,黄州也毫不例外。就是因为这块烟瘴之地有一个被人称为“赤鼻矶”的地方,苏东坡“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写下一篇震古烁今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以及《赤壁赋》、《后赤壁赋》,横空出世地创造出一个新地名——东坡赤壁。从此,黄州这个地方热闹起来,成了中国文化的地标,文人墨客梦寐以求的朝圣之地。不仅有宋以来不少著名的文人都到这里“朝圣”,连历代统治者、大政治家也留有墨宝或前来瞻仰。这对黄州来说,不疑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这种遗爱,有谁能及?
  不妨再驰骋一下想象的翅膀,苏东坡在黄州四年多,除了著名的“一词两赋”以外,还写下的大量的诗词文赋。这些著作代表着苏东坡人品性格、文化情怀和精神世界,是东坡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千百年来,东坡文化濡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使他们形成像苏东坡那样,“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为时势左右的达观思想。由此来说,苏东坡的遗爱,又岂止是黄州,应是整个中国传统文化啊。
  二
  遗爱亭下,有散文大师余秋雨教授题匾的《苏东坡纪念馆》,这当然是文化人大感兴趣的地方。然而更攫住笔者眼球的是大门上一幅对联:翰墨阙高风轮扶大雅;椒馨荐遗爱鼎峙前修。大意是苏东坡文章表达的高风亮节,足以辅弼儒家的精神世界;立祠祭祀他遗留于后世的美德,是因为他与古代的高贤并驾齐驱。不用说,这付原题于苏州定慧寺苏文忠祠,歌颂苏东坡高风亮节和文化成就的对联,与遗爱湖的立意天衣无缝地吻合,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有如异乡遇故知的惊喜,撰写对联的人竟然是笔者先人张岳崧相交三十年的好朋友!


  图五,遗爱湖公园中的苏东坡纪念馆
  对联是谁写的?落款为“清代蕲州探花陈銮撰联”。陈銮,字芝楣,湖北蕲春县人。他与堂兄陈其山参加嘉庆十四年己巳恩科会试,堂兄金榜题名,他却名落孙山了。陈其山供职翰林院,与张岳崧是同事兼好友,他也由此结交了己巳科探花张岳崧。陈銮虽然经纶满腹,却屡踬科场,一考再考,直到嘉庆二十五年才一举中殿试第三名探花。他科场不利,官场却相当得意。不到二十年便官至巡抚,曾一度署理两江总督。在南河总督任上,由于操劳过度,仅五十四岁便在巡视治水工地上“冒暑行阅”,中暑身亡。留有《耕心书屋诗文集》等著作。
  陈銮还是一名画家。他有画作《棠芝图》,张岳崧在画中题诗一首《题陈芝楣方伯銮棠芝图》,存于张岳崧的《筠心堂诗集》。诗中叙述他们的交往,“忆余知君三十载”,自注“己巳科,余识君于棘闱中”。十年后陈銮会试入围,张岳崧“闻君捷音喜若狂”,并估计他殿试中探花,果然“适符名次群惊惶”。后来他们在杭州“共宦迹”,张岳崧任江苏按察使,上调京城后由他接任。诗中还互相勉励,“名节树木毋相忘”,当官就要施行善政,“遗爱”地方,使百姓“甘棠作歌伫盈耳”。
  张岳崧晚年在好友陈銮的故乡湖北省任布政使、护理巡抚等职,时间达五年之久。有无来到黄冈市遗爱湖这个地方?没有文字记载,但是黄冈市却是货真价实地留有他的足迹,也留下他的善政。
  黄冈市在清代称黄冈县,为黄州府属县,县署与府署同在一城。现在却巅了个倒,黄冈成了市,黄州成了市属区。清代的长江,就在黄州府城门外汹涌流过,水灾常年不断,特大水灾多次发生。直到本世纪初,水灾还在肆虐着这个城市。鉴于此,道光皇帝任命张岳崧为湖北布政使,陛辞时当面对他说:“湖北叠次水灾,事颇难办,特命汝往。”张岳崧在湖北任官五年,主要精力放在治水上,常年巡察所属的府、州、县,督促当地官员修堤防灾。不但长江两岸要经常巡察,连汉水、潜江等支流也在巡察的范围。作为襟带长江又是水灾重灾区的黄州府,他当然不止一次涉足。


  图六、黄冈市原黄州府古城门月波楼
  张岳崧任湖北布政使时,他的甲子科乡试同年兼粤秀书院的同窗好友,粤东大才子张维屏任黄州府同知。在他的诗文集《张南山全集》中有七言律诗《家澥山方伯招饮夜话呈赋》,叙述张岳崧阅堤到黄州府时,夜间招他上门饮酒赋诗谈古论今的快事。诗中提到黄州府“频年水患困嗷鸿”,受灾百姓困顿万分,张岳崧感同身受,只盼望及时消除水灾,使年岁丰稔慰劳穷苦百姓。诗称张岳崧为了治水,如古贤臣召伯一样“南国循行”,视察各地。“心殷民事忘家事”,并有注释“公赴任数月眷属未至”,说是张岳崧为了解除百姓困苦,单身赴任,忘我工作。并且生性淡泊不喜排场,“轻行减从”,像召伯那样“有古风”。
  召伯是西周时期的大臣召公姬奭,因他经常巡行各地,坐在甘棠树下治理案件,施行仁政。在任期间政通人和,百姓丰衣足食。他去世后,百姓不忍砍伐他坐过的甘棠树,当做是他对地方遗爱的标志保留下来。并做诗《甘棠》歌颂他的善政,这便是《诗经·甘棠》一诗的来历。张维屏的诗中称,张岳崧也像召伯一样巡行各个治水工地,督促官员修堤防灾,施惠爱于百姓。这个比拟绝非谀词。张岳崧逝世后,他的家乡官府向朝廷呈文,要求批准将他荐入学宫的乡贤祠。呈文中也将他比拟召伯,“士民感激,歌惠泽于棠荫”。可见他也像召公一样,遗惠爱于黄冈当地。
  值得称道的是,他在道光十七年还亲自参加了黄州府属黄梅县的抗洪救灾。这年九月,“秋雨过盛,黄梅民堤、外江内湖淹漫百余里”(引自《澥山公行述》,下同)。不少百姓房屋被洪水淹没或冲毁,人们爬上高树、屋顶大呼“救命”,或在高地等待救援。张岳崧率领黄州府官员与士兵,乘着小船在洪水中穿行,发现受灾百姓便救上船送往安全的地方。对于处于安全高地的百姓,则向他们发散“饼饵”,使他们不至于挨饿。一连二十多天,救活百姓上万人。事后,张维屏作画《黄梅拯溺图》记载这次救灾的实况,张岳崧在画上作诗《题张南山郡丞维屏黄梅拯溺图·二首》,叙述他们拯救灾民的过程。诗中称“为怜万人命,奚止一官轻!”为救百姓连命也顾不上,何止把官位看得很轻!并称“安全定后惊”,救灾结束,回想起自己一叶小舟在惊涛骇浪中穿行,才胆战心惊起来。可见张岳崧在黄冈市岂止是遗爱,差点连命也搭进去。
  当然,作为湖北省治水的主官,张岳崧的遗爱也不仅仅留在黄冈这个地方。为了根治水灾,他潜心研究治水业务,查阅大量资料,深入各地调查,在总结前人和自己治理江北水灾经验的基础上,制定《江汉堤工防险章程》共八条。从汛前防险材料的准备,到险情出现时用不同的处置方法,从防险机构的成立与运作,以及资金的筹措,到防险工程责任制的落实等,都做了具体的规定。并多次制发文件,敦促下面府州严格执行,对执行无力与失职人员要“严查究办”。这些有关湖北治水的文章,还部分存于他的《筠心堂集·公牍偶存》中。
  制定出切实可行的章程,还必须有认真执行“实心任事”的僚属。他带头做出表率,“督率僚属勉以竭力趋工”,不顾自己年纪老大,拿着铁钎“引锥勘试,察其有无渗漏”。俨然是一位治水防灾的老行尊。张开想象的翅膀,我们仿佛看到一位老者拖着疲敝的身躯,柱着铁钎,率领一帮僚属,冒风顶雨辗转于湖北省各个筑堤工地。发现有可疑的地方,举起铁钎猛戳下去。如堤坝坚固,则捻须淡笑;如坝土疏松,则怒斥当地的官员,责令他们返工。而民工眼见一位省级官员出现在工地上督察筑堤,与他们一起劳动,打夯的号子更加响亮。
  此外,在张岳崧的《筠心堂集》中有多首诗叙述巡行阅堤途中的艰辛困苦和喜怒哀乐。在《夏至日蚌湖舟中喜雨》诗中,一开头便道出“周巡月半值恢台,挥汗衣缨自土埃”。大热天乘舟外出巡查,一个半月还未回家,衣服多次被汗水濡湿又晒干,沾上尘土分不出原来的颜色,为百姓奋不顾身的形象可见一斑。阅堤途中突然雷声大作,磅礴大雨从天而降。想到雨后筑堤更加巩固,农田干旱解除,丰收在望,不禁“起舞舟中欢达旦”,高兴得手舞足蹈,慈爱百姓的心情洋溢于字里词间。
  在另一首五言诗《戊戌长至阅视沌口入江水道------》中,叙述巡阅途中船陷在泥淖里开不动,只好匍匐爬行上岸,衣服沾满泥泞也顾不得。不能及时赶回驿站,晚上还得在穷苦百姓家借宿。对此他甘之如饴,自道“我本田间人,蓬荜固安豫”,农民出身的他,睡在破烂的草棚也泰然安之。农村中,老人与小孩都围着他观望,并且絮絮叨叨不知说什么。想到自己的俸禄都是出自这些可怜的百姓身上,于心有愧,诚惶诚恐,还顾得上他们是赞誉还是批评吗?“苟难拯阽危,何以答黔庶?”如不努力拯救他们脱离危险的灾祸,怎么对得起眼前这些父老乡亲呢?因此,他“竟夕起揽衣,彷徨常达曙。”担忧得经常半夜爬起来,披起衣服彷徨徘徊直到天亮。
  诗言志,歌咏怀,一个为百姓疾苦担忧得睡不着觉,不顾自己身家性命忘我操劳的官员,不值得百姓永久怀念吗?“椒馨荐遗爱鼎峙前修”,张岳崧的蕲州朋友陈銮先生赞颂苏东坡的对联,用在他身上也恰如其分。他逝世后经道光皇帝批准,在定安学宫的乡贤祠里树立他的神主牌位,每年春秋两季都由官府代表百姓椒馨祭祀。他遗留于后世的美德,也足可以“鼎峙前修”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6-14 19:24:00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6-14 19:29:00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6-14 23:45:00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