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户部巷寻踪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6-15 00:00:24 点击:809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江城户部巷寻踪
  张正义
  一、大名鼎鼎的户部巷
  江城武汉的户部巷,一个名字擂响中南五省,令饕餮们垂涎欲滴的地方。巷道不长,踱着方步走到尽头,也不会超过二十分钟。巷两边的房屋相距不宽,打三四个跟斗,头就会撞到对街的墙。青石板铺就的巷道,久经岁月的磨砺,黝黑发亮,可以照出人影来。房屋高的只有两层,外墙虽经粉刷,还是可以看出,属于耄耋老妇涂满脂粉的模样。在四周高楼大厦的鄙夷嗤笑下,羞赧畏缩连头也不敢抬。

  


  图一、户部巷美食街的大门
  就是这样一条蕞尔陋巷,当地政府不以有碍观瞻一拆了之,而是根据它历史上以“汉味小吃”名闻遐迩的特点,按原貌修葺一新,打造成美食一条街,吸引来五湖四海的食客。美食街当然是汉味著名美食为主角,其他美食,如广州的肠粉软硬兼施地挤进去,新疆的烤馕烘得花帽小伙满脸油光,大连的烤鱿鱼滋滋地叫唤闻香而来的食客,海南的椰子被画成小丑,咧着猩红的嘴唇向小孩投以诱惑的眼光。……

  

  图二、户部巷里各色美食
  一条蕞尔陋巷何以称户部?一番考究后不禁大吃一惊,这里原来是湖北省政治文化中心,明清两代赫赫有名的省委、省政府的所在地。
  在明代,小巷的两侧分别是省布政司和省布政分司,一省最高行政长官所在地;到了清代,省布政司衙门地址未变,省布政分司地址成为布政司的银库,一省最高行政长官换成了巡抚,抚署就在省布政司的后墙。与现代官制相对应,巡抚就相当于省委书记,省布政司布政使相当于省长。试想一下,一个省级最高衙门竟躲藏在一条陋巷里,是当时的官员太亲民,还是现代社会经济发展,建筑标准要求太高呢?

  

  图三、明代嘉靖年间的武昌城地图,
  以上图片是从明代嘉靖年间的《湖北通志》上武昌城图截屏而来,布政司与布政分司中间一线,即现在户部巷的位置。由此可见,这条户部巷至少明代嘉靖年间已经存在,至今将近五百年历史。现在的户部巷出口有一架人行天桥,周围是一片高楼林立的繁华商业区,地名“司门口”,即布政司的大门口,可以印证明清两代最高省行政衙门就在这个地方。
  至于为什么将省布政司的驻地称为户部巷呢?《百度·百科》解释是因省布政司“直属京城的户部”,这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了。京城户部是朝廷中央六部(吏部、礼部、户部、兵部、刑部、工部)之一,主管人口、财政、粮食、土地、户籍等,权力非常大,但也只是朝廷职权的一部分。而省布政司长官布政使掌管的是全省事务,领地相当于春秋时期的诸侯,所以被人们尊称为方伯;又因为诸侯如藩篱拱卫中央,又被人称为藩台或藩司。
  在明代,布政使掌管的是一省军政大权,权力的确与诸侯相埒。但是到了清朝,朝廷为了相互制约,分权管理,在布政司长官布政使上头设了个巡抚,再在巡抚上头设置一个管理两至三省的总督。至乾隆十三年,干脆将布政使降为督、抚的僚属,凡向全省发布政令,必须经督、抚签批同意,向朝廷报告也必须经督、抚转达。但是,在具体事务的管理上,布政使的权力还是相当大。
  《清史稿·职官》称:“布政使掌宣化承流,帅府、州、县官,廉其录职能否,上下其考,报督、抚上达吏部。三年宾兴,提调考试事,升贤能,上达礼部。十年会户版,均税役,登民数、田数,上达户部。凡诸政务,会督、抚议行”。大意就是布政使掌管承领和贯彻国家的政策法令,统帅知府、知州和县令,考察他们是否称职,评定他们的考核等级,并经督、抚上报吏部。三年科举考试,组织考试事务,(并与乡试考官共同)推荐贤能(即录取举人),上报给礼部。每十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确定赋税与徭役的数量,登记人口数、田亩数,上报户部。所有这些政务都必须会同督、抚商议才能施行。另外,在按察使职务中规定:“所至录囚徒,勘辞状,大者会藩司议”,就是说,较大司法案件的审理,按察使必须与布政使商议才能定案。
  以上可见,省布政使掌管的事务中,不但与朝廷的户部相同,还与朝廷吏部、礼部、刑部相同。另外,布政使还兼管工部事务,就差兵部的事务专属巡抚或总督掌管,而兵饷草粮还得由布政司支付。所以,省布政司应是直属朝廷内阁而非户部,布政使的职权范围也相当于朝廷内阁大学士而非户部尚书。就像现代,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掌握一省军政大权,省长专管具体工作,重大决策由省委书记拍板定调,省长负责具体执行,相当于一省的总理。至于总督,职权与解放初的大行政区书记相近,现在这一行政层级已经废除,职级大致相当于现在的政治局委员吧。

  

  图四、清末布政司衙门
  为何省布政司被人称户部呢?大概是在百姓心眼中,布政司征收钱粮赋税,管理户籍土地,职能与京城的户部基本相同吧?户部巷现在的建筑,大抵建于清末至民初,所以文献称之为“百年老巷”。当年的布政司衙门已经被历史的浪花冲刷得一干二净,但是我还是怀着万分虔诚,专程到此寻觅它的遗踪。因为我的研究对象张岳崧一百七十多年前,就在这里开始他湖北布政使和护理湖北巡抚的任职。我用脚步丈量着这条古巷的历史,冥冥之中感觉到张岳崧的身影在我眼前中晃动,听到他“穷年忧黎元,惊叹肠内热”(杜甫诗)的叹息声。

  二、户部巷里施德政
  清朝道光十三年(1833年)农历九月中旬某天,湖北省荆州府的官道上,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策马奔驰,惊落了一天星月,他就是“单骑赴任”的湖北布政使张岳崧。他想起到任詹事府詹事仅八天,一道圣旨下来:任命他为湖北省宣承布政使司布政使。道光皇帝又宣召他进殿陛见,一句话“湖北叠次水灾,事颇难办,特命汝往”,知道自己的责任如山重。他更知道,湖北襄河水灾已经生成,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赴当地组织抗洪救灾。因此,还未到武昌接掌官印就策马直奔灾区而去。
  可是到了襄河,洪水已经退却,剩下的是哀鸿遍野。他下到灾区视察灾情,抚恤灾民。看到灾民农田被淹,房屋倒塌,在泥水中衣食无着,号寒啼饥,一眶热泪滚过他布满皱纹的脸庞。当地官员纷纷向他诉苦,说是地方官府粮库已经告罄,要求他从省库下拨粮食救灾。这时,张岳崧才急急忙忙踏上他要赴任的目的地,武昌城的布政司衙门,就在户部巷这条街。并在这条街上度过他最后五年多的官宦生涯。
  接了布政使的官印他才知道,湖北治水,绝非他想象那么简单。有千湖之称的湖北省,长江缠腰而过。由于长江挟带大量泥沙,长期淤积,河床已高于地面,只有靠筑堤防水。一旦上游洪水过大,冲决堤坝,便泛滥成灾。朝廷没有治水专项经费,堤坝只能靠官督民修,即百姓按田亩出资,官府组织人力修堤。张岳崧上任的前三年,湖北多处发生水灾,省城百姓吃饭都成问题,赈灾成为布政使的当务之急。轮到他上任,司库粮食已经罄尽,库银也仅能维持日常开支。听了布政司经历(官名)的汇报,张岳崧的眉头拧成一个结。

  

  图五、户部巷在长江北岸,离武汉长江大桥不足百米。
  他想起道光十一年时奉旨调任江苏常镇通海兵备道,适逢当地发生水灾,他组织当地官民抗洪救灾,顶风冒雨奔走在抗洪最前线。灾后又奉旨巡查朝廷赈灾钱粮发放情况,走村过镇认真抽查,查出一批贪官污吏并严加惩治,赢得朝野赞声一片,大概这也是道光皇帝升任他为湖北布政使的原因。然而现在的湖北省水灾连年不断,既缺钱又缺粮,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他走上街头咨询当地的商户、百姓,召集当地的官员、书吏向他们请教,与自己的幕僚商议,经深思熟虑做出决策。一是请旨批准动用去年赈灾剩余的款项,派员到粮价较低的长江上游四川省采购粮食,运回灾区赈灾;二是动员灾区的邻县发扬互助帮助精神,借粮借钱给受灾州县,帮助百姓度过难关;三是自己带头捐出养廉银,动员官员与商户认捐善款,达到三百两白银,自己亲笔题写匾额,披红挂彩上门褒奖,达到朝廷规定数额的,上报朝廷赏赐相应官员职级的冠带。四是要求所属府州县立即动工修堤,以工代赈,帮助农户渡过青黄不接的灾荒期。

  

  图六、现代长江抗洪救灾图
  这些上任三把火,使他暂时度过初期的困难。然而更棘手的是,湖北省历史上水灾频繁,一遇灾荒,灾民成群结队外出乞食已成习惯。这些灾民一般都有组织,由族长或贫苦读书人带头,人称灾头,率领灾民四处流浪,甚至偷抢拐骗,滋扰地方治安,灾头也借此牟利。当地官员安抚无方,任其滋扰,个别官员甚至出钱将灾民遣送出境,危害邻封。也有不少灾民流出省外,滋扰邻省。引起邻省不满,告上朝廷。道光皇帝多次下令要求湖北省查禁,总是禁而不绝。张岳崧上任后,除了狠抓治水防灾,抚恤灾民外,还得想方设法留住灾民,不让他们再外出流浪乞讨。
  要留住灾民,就必须将他们供养起来,安顿好。张岳崧的著作《筠心堂文集·公牍偶存》中,存有六篇他亲自撰写的文章,记载他组织官府留养灾民的过程,也记载着他安抚灾区百姓的德政。在《筹议留养贫民详文》中,他提出“禁流亡者必先安抚”。要求水灾严重的州县利用庙宇或搭设棚厂,将外出流浪乞讨的灾民截留集中,安置供养。有劳力的灾民组织他们参加官府的筑堤劳动,工钱从优。对老弱病残丧失劳力的,大人每天发给三十文,小孩减半,使他们生活无忧,直至来年春耕时才遣散回家。
  至于留养经费的来源,他“先捐廉俸以创经费”(见张钟彦的《澥山公行述》,下同),带头捐出一个月的养廉银,制订奖励措施动员官员与富户踊跃捐款,并扣减所有湖北省官员一成的养廉银充留养经费。另外,他通过湖广总督向朝廷报告湖北的灾情与留养灾民的设想,并提出从湖北应上缴的赋税中“借拨”一部分,待来年丰收再补还。报告经道光皇帝批准,他“遵旨借拨银两”,有效地解决官府留养经费不足的问题。
  留养安置灾民,必须有妥善的管理措施。张岳崧制定《留养章程》六条,下发府州县贯彻执行。章程规定了留养灾民的条件,必须是“老弱男女,饥饿菜色者”。留养人数是一县留养一至二千人,多出者可送邻县留养。留养地方必须是城外庙宇或空旷地以防火灾。留养人员由基层官员负责管理,每天点名登记发放生活费。留养人员有病必须给药医治,病故要捐给棺木埋葬并留标志,以便日后家人寻找。为了保证这些措施的落实,“使民沾实惠,杜绝渔侵”,张岳崧巡行于灾区检查监督,发现违规行为便严词斥责和严加处罚。
  为了让灾民知道官府的留养措施,不再外出流浪乞讨,他还亲自制作布告《谕禁贫民外出示》,在灾区广为张贴。布告称,受灾百姓外出乞食谋生法令没有禁止,但是受灾头引诱成群结队为非作歹则要严加禁止。自己奉朝廷明令,在各灾区设局留养灾民。没有劳动力的官府每日发给生活费,强壮可以劳动的,可上筑堤工地打工糊口。接着站在灾民的立场称,外出乞食“跋涉艰辛,风雨雪寒,凄惨万状,死伤载道,十出九亡”。作为安分良民,与其流浪远方,自取祸害,怎么比得上相安乡里,接受官府安抚呢?“本司”苦口婆心劝谕,为你们分析利害,只为“救汝余生”。希望懂道理识文字的人广为宣传,相互劝戒,不至于灾民流离失所,饿毙沟壑。经他这样宣传,“民皆复其故里”,绝大多数流浪灾民都返回乡井,接受官府的安抚。当时他这留养灾民的德政,不知挽救了多少穷苦百姓的生命。
  张岳崧在《饬各属留养贫民札》中称,“乍见入井之孺子,恻隐则凡人有心。”大意是看见小孩子掉进井里,凡人都有同情心要急着救起。因此,同情百姓,仁政爱民是他的思想基础。《澥山公行述》称,他“以楚民际饥寒困苦,其拯济抚恤惶惶然如恫病之在身”,意思是湖北灾民遭遇饥寒困苦,使他惶惶不可终日,想方设法救济与抚恤,就像有痛病在自己身上,要迫不及待地寻医找药一样。可见他将百姓的疾苦当成是自己的疾苦,视百姓的生命有如自己的性命。宁愿“腆颜官谤”,厚着脸皮被官员咒骂也要动员他们捐款,扣减他们的养廉银。还有以“借拨”名义截留上缴国库的赋税,这在当时都是非常出格的行为,严重影响到官场对自己的评价和朝廷对自己的信任。这大概也是张岳崧在湖北任官五年多,有三次共一年五个月代理巡抚总是不能转正的原因。但是,张岳崧对此全然不顾,“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他的上司兼好友林则徐的诗句,是他们共同的为官宗旨和情怀,他们勤政爱民的情操永远值得后人景仰和学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6-07-07 08:08:00
  提到了张岳崧,海南人的荣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