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马场上的硝烟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6-26 15:48:57 点击:135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阅马场上的硝烟
  ——张岳崧协助林则徐的禁烟活动
  张正义
  辛亥革命一声炮响,封建帝制烟销灰灭。到了武汉,“一声炮响”的地方不能不看。可是到了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却摸了个门钉,碰上闭馆日。就在附近溜达,发现了一个公共汽车站名——阅马场,闪电般击醒了我大脑中蛰伏的记忆。

  

  图一、武汉市武珞路的阅马场公共汽车站
  记得十年前撰写《张岳崧传》,手头有一份八十年代《人民日报》的资料,说是湖北省护理巡抚张岳崧在湖广总督林则徐的领导下,在湖北开展轰轰烈烈的禁烟运动。其中在武昌府汉阳县破获贩烟案件多起,缴获烟膏烟土12000余两;汉阳、江夏(即现在的汉口)两县收缴烟枪1264支。汉阳县知县郭觐辰禁烟有功,受朝廷通报嘉奖,晋升为荆门州知州。
  道光十八年(1838年)农历八月二十七日,汉阳、江夏两县将收缴的烟土、烟膏和烟枪等解运到武昌总督衙门,由林则徐、张岳崧和其他官员验明后,再运到武昌的校场,在林则徐、张岳崧的主持下,用火将烟土与烟枪等焚毁。对渗入泥土中没有彻底焚毁的鸦片余膏残沥,挖出来拌以桐油再行烧透,将残烬投入长江中。以后还有几次销毁鸦片活动,都在武昌校场进行。
  林则徐在武汉的禁烟过程,当地宣传部门有多处介绍,认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禁烟运动,开了全国严禁鸦片的先河。内容中都有“林则徐与当地巡抚和府州县官员等,在校场(今阅马场)当众销毁鸦片”这一句。当地巡抚正是指当时湖北护理巡抚张岳崧。据《林则徐日记》,道光十八年四月二十日,湖北巡抚周之琦丁忧去职,由湖北布政使张岳崧护理湖北巡抚职位,直至农历九月初五,云南布政使伍长华“接篆”湖北巡抚,张岳崧才卸任回到湖北布政使位置。

  

  图二、林则徐武汉禁烟的宣传图片
  校场又称演武场,是古代县级以上官府必须具备的公共设施。平时用来训练士兵或检阅军队,武科考试时用来选拔将才,必要时用来组织大型的群众聚会活动。武昌府的校场称阅马场,顾名思义,应该是可以容纳万人策马驰骋的广袤场所,位置大概就在现在的武汉辛亥革命纪念馆到辛亥革命博物馆之间,而且面积应该比这个位置要大得多。由于时世变迁物换星移,现在阅马场仅剩下一个武珞路阅马场公共汽车站的地名,让后人追怀它那辉煌的身世。

  

  图三、武汉辛亥革命博物馆,位于原阅马场位置
  我们可以思鹜八极,想象一下当时阅马场上焚毁鸦片的情景。总督衙门的仪仗队旌旗招展,半圆环列。总督林则徐与巡抚张岳崧等官员坐在前一排椅子上,后面簇拥着一群书吏与武弁,外围看热闹的百姓更是万头攒动。当士兵将火把点向堆积如山的烟土、烟膏和烟枪,顿时大火冲天而起,浓烈的硝烟卷向半空,弥漫了整个校场。看众叫好之声,有如长江决堤般排山倒海。民心可用啊,林则徐与张岳崧两人不由自主地站起来,相对而视,会心一笑。
  总督林则徐与巡抚张岳崧并不是现在禁烟才心有灵犀,他们早就同契道义引为知己,是一对志同道合相交多年的老朋友。
  张岳崧在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生于当时的广东省琼州府定安县,林则徐在乾隆五十一年(1785年)生于当时的福建省侯官县(今福州市)。两地相隔千里有余,而且张岳崧比林则徐大十二岁。但是地域和年龄的差距并不妨碍他们的思想交流和人际交往,因为他们有着共同人生成长轨迹,有着共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张岳崧出身书香世家,到他祖父已是一名穷秀才,靠种田为生。父亲张基伟后来考中武秀才,但还是以种田为主的农民。张岳崧从小就帮助家庭干农活,乡村的贫苦生活使他对农村和基层社会有深刻的认识。林则徐也同样,父亲林宾日是一位以教书为生的穷秀才,家里有时穷得三餐都无以为继,用林则徐的话来说,就是“家徒四壁”。靠他母亲和姊妹做些针线活出售才能勉强度日。同样的贫苦出身,使他们共同拥有认识基层社会同情贫苦百姓的思想基础。
  张岳崧与林则徐都聪明过人,从小就立下大志发奋读书,希望考取功名,为国为民效力。因此,饱受儒家的经典思想教育,使他们拥有忠君爱民施行仁政的共同情怀。他们从小就跨进士子的阶层,张岳崧十六岁就考进县学当上生员,林则徐也是十四岁就进学。而且入学后都有过当私塾教师挣钱养家的经历。嘉庆九年(1804年),张岳崧在广东乡试中式甲子科广东举人,林则徐也同时中式该科福建举人,在官场上又有同年之谊。
  张岳崧的广东乡试副主考官是陈寿祺,字恭甫,以字行。他是当时福建著名的经学大师,有大量著作存世,人称左海先生。他曾任翰林院编修,后来辞官归里,掌教福建的最高学府鳌峰书院,造就了大量的人才。陈恭甫非常钦佩张岳崧的才华,张岳崧因“按语错误”被革职,他去信力邀张岳崧到鳌峰书院执教。后来每有新作都寄给张岳崧,请他“教正”。陈恭甫六十岁诞辰,张岳崧代表广东甲子科举人致信祝贺,可见他们的师生情深。
  陈恭甫与林则徐的父亲林宾日是好朋友。林则徐从小就拜陈恭甫为师。陈恭甫掌教鳌峰书院时,林则徐又入书院读书,亲聆恩师的教诲。因此,张岳崧与林则徐有一个共同的老师陈恭甫,都受到他的经世思想影响。张岳崧考中嘉庆十四年恩科探花,名满天下。陈恭甫引以为荣,肯定会向林则徐介绍。林则徐通过他老师,得知张岳崧的才华与为人,虽未谋面而仰慕已久,这也是他们后来引为知己的原因。
  两年后,林则徐考中嘉庆十六年进士,入选庶吉士进翰林院读书。当时张岳崧在翰林院读书还未肄业,他们又有同学之谊。张岳崧翰林院学习期满请假回家,第二年父亲病逝,他守制三年后回翰林院。林则徐当时也在翰林院任编修,他们又成了同事,在翰林院共事有三年之久。可见他们有同年、同师、同学、同事之谊。加上出身相同,志趣相投,惺惺相惜,成为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另外,他们的友谊还延续到下一代身上,张岳崧的二儿子张钟彦曾在林则徐府上读书,受林则徐的教诲考中举人,并受到林则徐的资助进京参加会试。张岳崧去信“感勒无极”(见《与林则徐书 之二)。林则徐的儿子林汝舟在福建考中举人,张岳崧非常高兴,去信祝贺,并认为他“久在珂乡,难免应酬”,应尽快到武昌寓所读书。
  嘉庆二十三年,张岳崧因编《明鉴》按语“错误”被部议革职,离开翰林院,林则徐等同僚设宴送别。宴会上,林则徐与张岳崧依依惜别,互道珍重。大家都为张岳崧还未施展才华就被贬谪而惋惜。可是张岳崧泰然自若,说自己“以文字失检,深负国恩,不干严遣,使得还山,幸矣”(《澥山公行述》)。

  

  图四、嘉庆七年的北京翰林院全图
  就在张岳崧被革职的第三年,林则徐升任江南道监察御史,离开翰林院。道光元年,张岳崧官复原职,仍在翰林院任纂修官。林则徐有机会进京述职,总上门拜访他这位朋友兼兄长。道光十一年,张岳崧由记名御史升任江苏常镇通海兵备道道员,成为江苏布政使林则徐的下属。适逢江淮发生大水灾,他奉旨协助江苏布政使林则徐“总司江北赈抚之事”,他们又一起共事。此后,林则徐与张岳崧都在江淮等处任官,他们驻地相近,经常来往。道光十二年,林则徐任江苏巡抚,张岳崧任两浙盐运使。两浙盐务由江苏巡抚直接管理,张岳崧又成了林则徐的部属,来往的机会更多。

  

  图五、江苏巡抚衙门旧址
  张岳崧的《运河北行记》记载,曾有天津客人送张岳崧一小袋米。米色“洁白如玉”,煮起来“其香满屋”,米名叫“香粳”。问起来是天津的特产。张岳崧当时就与客人讨论,应该招募南方的农民到天津耕种水稻。不久张岳崧过苏州,与林则徐谈起这件事,林则徐“谈次慷慨,至有欲弃苏抚而就天津郡守之言。”意思就是打算辞去江苏巡抚之职到天津任知府。问起原因,林则徐回答,打算到京郊兴修水利生产粮食,以减轻东南漕运的负担。由此可见,他们志趣相投,讨论的问题离不开富国裕民,造福百姓。
  道光十三年九月,张岳崧被皇帝任命为湖北布政使,赋以治水防灾重任。道光十七年正月,林则徐升任湖广总督,又成为张岳崧的上司。该年二月,张岳崧进京陛见,蒙道光皇帝四次召见,垂询地方政务与历官家世等情况。而且“天颜温霁,颁赐克食”(见《澥山公行述》),即和颜悦色地请张岳崧一起吃饭。张岳崧在进京的路上,刚好与就任前进京陛见请示工作的林则徐相遇。他们分别五年又聚头,两位朋友高兴得拥抱在一起。
  据《林则徐集》记载,道光十七年二月二十三日,林则徐进京陛见,道光皇帝书谕林则徐:“湖北布政使张岳崧昨经来京陛见,询以地方公事,奏对尚为明晰。唯年逾六旬,于该省一切公务能否经理得宜,精力是否能照料周匝?”其实,张岳崧当年六十五岁,精力还相当旺盛,对答皇帝的垂询当然条理清晰。他在湖北布政使任内已近四年,对该省政务十分了解,工作也非常称职。而且有两次护理湖北巡抚,即代理巡抚职务,时间加起来将近一年。可是道光皇帝还是从外地调人来就任湖北巡抚一职,原因是担心张岳崧年纪过大,精力不济。这次进京陛见,一连四次召见他,请他吃饭,目的就是进一步考察,看他是否胜任巡抚一职。
  林则徐回复道光皇帝:“伏查藩司张岳崧,从前与臣同在翰林,知其品学俱优,众皆推重。迨道光十一年,臣在江苏见其于常镇道任内,督查赈务公正严明,能除积弊。此次该司由楚进京,与臣在途中相遇,询以楚省政务,所言均属详明。唯年逾六旬,正精力易衰之候。藩司为钱谷总汇,若不能照料周匝所系匪轻。俟该司回楚后,容臣随在留心,察其精神果否周到,公务果否得宜,定当据实具奏。”(见《林则徐集》403——404页)。
  从林则徐的回复中得知,他非常了解张岳崧的学识与才华,钦佩他的人品和官品,希望他能进一步得到皇帝的重任。可是道光皇帝提到张岳崧年逾六旬,担心他精力不济时,林则徐也只能顺着他意思回答。并说会留心考察,据实回复。一个多月后,林则徐在《密查湖北藩、臬两司片》中向皇帝回奏:“张岳崧虽年越六旬,而作小楷不用眼镜。遇有事,不拘早晚,俱能耐劳,精力似尚有余。”可见林则徐认为,张岳崧精力不仅充足,而且“尚有余”。加上刻苦耐劳办事细心,还可以担当更重要的职务。可是奏折呈上后,道光皇帝只在奏折留白处题“知道了”三个字。
  第二年四月,湖北巡抚周之琦调任广西巡抚后,按正常情况应该是张岳崧正式顶上。可是道光皇帝又让他第三次“护理”湖北巡抚,半年后调云南布政使伍长华任湖北巡抚一职,张岳崧又回到湖北布政使任上。对这位兄长兼朋友“护理”了三次巡抚都不能正式就任,林则徐非常惋惜。可是张岳崧并不介怀,一如既往地作好自己份内工作。特别是在护理湖北巡抚的位置上,大力协助林则徐严禁鸦片。
  道光皇帝对于禁烟,开始并不十分重视,直到道光十八年闰四月初十,鸿胪寺卿黄爵滋上奏《请严塞漏厄以培国本折》,他才认识到,鸦片大量输入使白银不断外流、百姓羸弱的危害。他将黄爵滋的奏折发给巡抚以上的官员,要求他们提出意见。张岳崧在护理巡抚任上,他根据广东鸦片输入的具体情况,上奏《议奏查禁鸦片章程折》,提出广东禁烟的做法。又在湖广总督林则徐的领导下,率先在湖北开展查禁鸦片运动。另外,他还撰写了《断洋烟方论》、《匡俗论》等文章,为查禁鸦片推波助澜。于是便有道光十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武昌阅马场上硝烟滚滚这一幕。
  道光十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林则徐被道光皇帝任命为钦差大臣,奔赴广东查禁鸦片。林则徐勒令英国等鸦片贩子交出鸦片19187箱,总重237万斤,集中到当时的东莞县虎门码头销毁。于是,阅马场的滚滚硝烟,又在虎门的上空风起云涌般升腾。接着,全国各地掀起轰轰烈烈的禁烟运动,表明了中国人民抵御鸦片毒害和抗击外侮的决心。由此引起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掀开了中国历史崭新的一页。

  图六、林则徐虎门销烟的图片
  就在这时,张岳崧继母病逝,他离任回海南守制。住在广州的越华书院,林则徐亲自上门吊唁,并委托他负责雷琼两地的禁烟。张岳崧果然不负重托,撰写《议设立收缴洋烟公局启》和《公局章程八条》,组织雷琼两地的禁烟机构,具体指导禁烟活动。并亲自巡察琼州府各县,检查监督收缴烟土烟枪的情况。将阅马场的大火燃向琼州,使阅马场的硝烟弥漫在海南的天空。
  光绪年间的《定安县志》记载:“七月(道光十九年,农历),湖北布政使张岳崧奉讳抵里,承督抚意协理禁烟,至雷至琼至县,召集乡绅,设局收缴烟具,发药劝戒。士民生童应试及赴乡闱者,俱要互结。”当时雷琼道为一级行政区,张岳崧为了家乡百姓的家身性命,他主要精力放在家乡海南琼州府的禁烟上。
  在海南禁烟期间,张岳崧多次给林则徐写信,汇报海南的禁烟情况,其中有四封保留在《林则徐通信集》中。信中提到,海南的鸦片输入以当地奸商为主,建议朝廷立法在顺风季节禁止民船南下。还提到海南的官吏、兵弁腐败,充当奸商的线眼或受贿放私,应该立法严治。特别是提到自己查禁到文昌县城,“以积热发痔,力疾握管,竟不成字,不胜惶汗。”为了肃清家乡的鸦片流毒,张岳崧以年近七旬之躯还如此忘我地工作。在积热发病疼痛难忍的情况下,咬紧牙关坚持不懈。这种为国为民奋不顾身的精神,值得后人学习与称颂。
  张岳崧去世四年后的道光二十六年闰五月,海南籍的官员联合推荐他入祀县学宫乡贤祠时,在上呈皇帝的文件称他:“生平尤深恶洋烟,道光二十年,本员在籍时,恐乡曲无知传染者众,乃约同绅士分诸各县谆切劝诫。复议章程,设公局于郡城,制断瘾丸药施散。一时呈缴烟具入官及戒断者甚众。其劝善恳切多类此。”遗憾的是,张岳崧在海南的禁烟,至今还没有人关注与研究。
  现在,人们只知道张岳崧是海南的“写绝”,以书法冠绝当时。还有参加纂修道光《琼州府志》,为海南留下珍贵的历史资料。殊不知道他一生最大的功绩是,自始至终参加林则徐领导的禁烟运动。从武昌的阅马场到广东的雷琼两地,禁烟的硝烟写满了天空,为历史留下绚丽的一笔。

  

  图七、人民英雄纪念碑上林则徐虎门销烟的浮雕
  林则徐领导的禁烟运动在后世引起强烈的反响,他被人们尊为民族英雄。他的禁烟事迹被刻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上,供后人世世代代景仰与缅怀。作为他的亲密战友和得力助手的张岳崧,始终不渝地参加他禁烟运动的全过程,历史上几乎没人提起。现在,人们在歌颂林则徐的历史贡献时,是否也应给张岳崧一席之地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