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安学宫漫笔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9-10 18:07:41 点击:3706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定安学宫漫笔
  张正义
  一
  作梦也想不到,高林村张氏家族与定安学宫会有如此深厚的因缘!
  刚刚懂事就知道,自己的家在“圣殿”里面一间阴森的小屋里。小屋的墙壁斑驳陆离,叠垒的青砖处处露出黝黑的筋骨。屋顶黑漆漆的,如不靠一块玻璃瓦透下一缕阳光,只怕白天点灯才能看得见五指。家门口有一口半月形石砌的池塘,池塘四周还围着石栏栅。一座三孔石拱桥从池塘中间横跨而过。过了池塘便是一座长满青苔的四柱三门石牌坊,顶着帽子似的石屋顶,就像三位浑身长满癞疮的老道士。

  图一、济南文庙的泮池与石拱桥,规模远比不上定安文庙。
  池塘对面还有同样的小屋一间,住着一户人家,白皙壮硕的女主人经常抱着她的小女孩,对着池塘中的水鸭嘟哝着一口难听的“嘉积话”。往北上几层石台阶,横着一间大茅屋,那是学生的饭堂,不是小孩子该去的地方。剩下的就是褐色的围墙和三座从来没有打开过的大门,把喧嚣的市井与肃穆的学校氛围一刀两断地截开。
  这块近似足球场大小的地方,是我们家几个小孩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阳春三月,石板路的缝隙间冒出不知名的小花,揉碎花瓣可以染红指甲。夏天来了,盛夏的雷雨灌满了池塘,我们扶着池塘边的青石板学会了游泳。秋天的黄昏,石牌坊的石柱是我们读小人书的靠背椅,经常是奶奶唤过几遍“开饭嘞”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直到小学五年级时,才随父母离开这处被人称为“圣殿”的地方。
  弹指十多年过去,作为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到定安中学填完志愿,就兴冲冲地赶到学校西南角的“圣殿”,想重温一下儿时的旧梦。想不到旧梦被彻底粉碎了,原地建筑包括石砌的池塘,就象被洪水冲刷过一样了无痕迹,取而代之的是两栋拔地而起的教工宿舍楼。大楼前,仅存几条被砸断的石柱躺倒在夕阳中,似在无声地控诉着那段荒唐的岁月。星移斗转 二十多年过去,笔者将研究的目光投回故乡的历史文化时,才蓦然地发现,这间“圣殿”与自己的家族竟然有着如此密切的关系,它融进家族的血液,化为家族的基因,成就了家族的荣耀,激励着族人奋发图强的步履。
  所谓“圣殿”是当地百姓的俗称,它的正名称文庙,又称夫子庙、孔庙。它还有一个泛称叫学宫,不仅指这组宫殿式的庙宇,还指管理文庙的官办教育机构。这个又称儒学的教育机构凭借着圣人堂殿的威严,推行国家的教育管理,使学宫成为读书人心驰神往的圣地,通向功成名就的阶梯。然而,定安学宫这个梦中美人长得怎么样呢?我们现在已经无法窥视她的芳容,只能从文献中想象她的绰约风姿。

  

  图二、光绪《定安县志》中的定安学宫图
  从光绪《定安县志·学宫图》中可以看到,定安学宫是一组围墙内坐北向南宫殿式的庞大建筑。学宫于明洪武年间创建,最后一次重建为清乾隆年间,据称为全岛规模最大。学宫围墙呈长方形,长约144米,宽近33米,为红褐色,古人称“万仞宫墙”,象征孔子的学问高深莫测。从南进去的大门称文明门,左右两个小门称义门、礼门。再向前走便是四柱三门的石牌坊,称棂星门。棂星,意味着孔子是天上星宿,祭祀孔子如同祭天。棂星门后面有石拱桥,横跨过的水池称泮池,用石块砌成半月形,因京城天子的教育机构称辟雍,门前有圆形水池,地方的教育机构只能有其一半。泮池也指代学宫,称泮宫。科举时代读书人通过生员考试,才有资格走过泮池入庙拜孔子,因此,考上生员又称入学或者入泮。

  

  图三、山东孔庙的棂星门,与定安学宫的棂星门近似
  泮池的右边小屋为名宦祠,供奉对本地有特殊贡献的外籍官员。左边为乡贤祠,供奉定安籍对社会有突出贡献的官员。乡贤祠中有明代官员“奏考回琼”的礼部尚书王弘诲,和清代海南四大名人之一的张岳崧,也是笔者的四世祖。怎么会想得到,自己儿时居住的小屋就是学宫的乡贤祠,里面还供奉着自己的先祖神位呢?难怪屋顶黑漆漆尽是烟熏火燎的痕迹,原来学宫存在期间,屋里香烛烟火从不间断,每年春秋两季都与文庙其他神位一样,接受当地官员与读书人的献牲祭祀!
  过了泮池便是一座五间并列的大成门,又称戟门,按照皇宫的规格,大门朱红色,每组扇门一百零八颗门钉,象征最高的建筑规格。大成门后的空地称拜庭,左右两边横廊各六间,为先贤祠和先儒祠,供奉孔子有成就的弟子与历代对儒学有重大贡献的名人。拜庭中间突出一块为拜坛,摆放供桌、香炉和供品的地方。拜坛前面就是学宫最高建制的宫殿——大成殿。大成殿一共五间,重檐叠甍,气势恢宏。檐下正中有“大成殿”三个竖写大字,左右有康熙皇帝的“万世师表”,雍正皇帝的“生民未有”等御书牌匾。大成殿里正中供奉着“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孔子的木刻神像。左右有“四配”的木主:东侧复圣颜子、述圣思子(孔伋),西侧宗圣曾子、亚圣孟子。另外还供奉有闵子、冉子等十二位先哲。

  

  图四、南京孔庙的大成殿
  大成殿后面为崇圣祠,一座五间,供奉孔子父母以上五代祖先。再后面为明伦堂,也是五间,为儒学教官讲课授业的场所。明伦堂后面为尊经阁,为两层五间的楼房,用于藏书供学子借读。围墙外东边为教谕衙门,西边为训导衙门,有讲堂、斋堂等多间附设建筑。
  学宫的主官为教谕,正八品,副主官为训导,从八品。光绪年间,定安县学有固定学额廪生二十名,官府每年发给一定的廪饩银“养士”。还有固定学额增生二十名,没有廪饩银,但廪生有缺额可由增生补上。另外,每逢科考,录取文武生员各十二名,称庠生。每两年录取一名岁贡,十二年录取一名拔贡,统称贡生,经朝考选拔可任教谕、训导等官职。
  科举时代,考上庠生进入“士”的阶层是非常荣耀的事。不用说经过层层考试竞争可以成为进士、举人或贡生,有机会晋升为政府官员,或者当上廪生由官府提供廪银“养士”,就是终身为庠生,也是社会上的特权人物。在“四民”士农工商中位居首座,有国家规定的服饰“冠带”区别于常人,官府免除其终身徭役与赋税,见了官员可以不下跪,即使犯法也必须先革除其功名才能治罪。
  当然,考上庠生也极不容易,如不包括恩科,每三年科考才录取十二个名额文庠生,其竞争激烈程度远比现在的高考。不少人皓首穷经,考了一辈子还是“童生”——没有入泮的读书人。有人以“童生”两字为对联:“试考到老犹为童,书读至死还称生”,嘲讽那些读了一辈子书还无法进入学宫的“书生”,其入学艰难程度可以想象。

  二
  高林村张氏家族与定安学宫的结缘,是从第一代入村祖开始的。
  清朝乾隆五年(1740年)某天,两位年轻人挑着笨重的行李,拖家带口,从琼山县东岸里的坡上村,迁来到定安县居腰图高林村落户,兄弟俩张宏范、张宏笏成为高林村的入村祖。当时,张宏范二十八岁,张宏笏二十三岁。父亲张载琛在这里置下高林庄田,不久便撒手人寰。为了养家活口,他们带领一家人来这里种田耕作。
  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辛苦耕作之余,还勤奋读书,两人都考上生员,进入士子的阶层。《张氏族谱》明确记载,张宏笏为“定安庠生”。他必须先在定安学宫中通过县试这一关,录取人数是固定名额的四倍,再到琼州府进行府试,人数又砍下一半,最后还要经省级文教部门的院试,筛除一半后才是正式录取的名单。考上庠生后还必须进入学宫读书,学习士子的权利与义务,直到下一批生员进入才结束。因此,张宏笏明确是高林村张氏家族进入定安学宫读书的第一人。他“机警明敏”,聪慧过人,“惜不永年”,仅三十岁就病逝,成为家族的遗憾。
  至于张宏范,族谱记载是“早岁游庠”,可能是入村前已经成为琼山县的庠生。因“命案株连,官诬累图贿,公以理直抗索,致革衣顶。”大意是当上庠生后,当地出了命案,官府中人乘机诬陷他企图索贿,但是张宏范认为命案与自己无关,决不买账,以致被革除庠生的资格。他死后墓碑上没有刻上“庠生”两字,而私谥为“待诰刚直”就是这个原因。被革除功名是当时读书人最大的羞耻,他逝世前遗嘱儿子张基伟,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为他平反。果然,他孙子张岳崧中举后,儿子张基伟奔走于琼山与澄迈两地数十次,父亲冤案终于得平反。

  

  图五、高林村入村祖张宏范在澄迈石鼓岭的墓碑
  到了第二代,高林村又出了五个庠生,除了宏范公次子基俊以外,长子基伟、三子基任、四子基仕、五子基伯,还有宏笏公的儿子基份都是庠生。值得提到的是长子基伟,他从小喜欢读书,平时“手不释卷”,写文章“独出机柚”,书法“尤遒劲”,当地知名读书人赞不绝口。只因为身为长兄,是家中的经济支柱,不但要赡养父母,还要负担几位幼弟的读书应试游庠婚娶的费用,还有二个幼妹待出嫁等,沉重的负担使他不能抽出更多时间读书。但是他“膂力绝人,善骑射,弯弓数钧”,竟考上“武庠”。武庠生除了要武艺高强外,与文庠生一样,要经三轮淘汰式考试,只是考试的内容不同。录取后也要在学宫学 ,出来与文庠生一样享受社会待遇。
  到了第三代,高林村张氏家族的名气更大了。张基伟的次子张岳崧从定安学宫出来,经一连串的斩关夺隘,所向披靡,成为县学廪生,被推荐为优贡,考上举人,最后成为殿试全国第三名的探花,官至湖北布政使,为海南历史四大名人之一。逝世后又被皇帝批准荐入琼州和定安两座学宫的乡贤祠,接受官府和读书人的世代祭祀。在这里不再赘述,只看其他人的功名,就知道当时这个偏僻小山村有如烈火烹油,繁花着锦,名声煊赫得地方无人不晓。

  

  图六、张岳崧在琼台书院中的铜塑像
  张岳崧的兄长岳元,与张岳崧同时考入县学,名声大噪,“人目机和云”,人们将他们俩比作晋代的陆机与陆云兄弟一样才华横溢。可惜岳元天性恬淡,喜欢书画和雕刻,不愿涉足官场,当上庠生后不再参加科举考试。基仕的次子岳昆为贡生,侯任儒学训导,未及履任便病逝。值得提到的是,基份的长子岳崇,长岳崧一岁,与岳崧一起读书,而且非常刻苦。岳崧北上读书后他废寝忘餐日夜“攻苦”不休,不治产业,数十年如一日。可能天资有限,一直到五十二岁才考上庠生,活到八十一岁才考上贡生。可见童生入泮之难。
  除了上述几位,考上庠生的还有岳伦、岳瑞。其中岳瑞“天资过人”,却“屡困棘闱”,多次乡试失败,也属天数。另外,岳峸善于经商发了财,通过“纳捐”买了个正九品“按察司照磨”的官职。岳俊、岳名、岳峙都有“从九品”的官衔,族谱没有记载他们的“庠生”学历,应该也是通过纳捐买来的。即使是买来的官位,也必须首先在学宫学 ,取得士子的资格。另一个是岳泰,族谱没有记载他的功名,因他儿子钟锷当上拔贡,被任为广东电白县教谕,他被敇赠正八品的修职郎。高林村第三代族人中,仅剩下岳秀、岳高属于“白丁”,没有任何功名。
  试想一下,当时高林村三代男丁共二十一人,有十七人进过定安学宫读书,有过不同的功名,比例超过80%,这恐怕是定安学宫创建以来从没有过的盛事。特别是张岳崧考上探花,更使定安学宫“育才有方”的美誉蜚声海南。民间传说(当然只是传说),学宫大门必须有殿试入鼎甲的人才能打开,定安学宫因为有张岳崧打开过一次,海南其他县的学宫大门从来没有打开过。
  这时的高林村可谓“冠盖如云”,每逢参加国家庆典或清明祭祖,高林村人都穿着朝廷规定的服饰,骑着高头大马,沿途引来多少艳羡的目光,在当时是何等荣耀的事。直到上世纪中叶,一提起“高林村”大家都肃然起敬,认为是出探花的好地方。为什么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会如此大量出人才?高林村成为风水先生研究的样板,经常有人拿着罗经盘在村的四周悠转,希望能破解它的风水密码。高林村在澄迈新吴石鼓岭的祖坟地,也成为风水先生经常踏勘的宝地,由此生造出不少荒诞无稽的风水故事。
  高林村的第四代,又出了不少有名的读书人。张岳崧的次子张钟彦在定安学宫取得庠生资格,后来跟随张岳崧在任职地读书,受过张岳崧的朋友林则徐的培养。道光己亥年(1840年)考中广东举人,年仅二十五岁,道光乙巳年(1845年)又考中进士,年仅三十二岁,比父亲张岳崧还早四年。他们成为海南科举时代七对父子进士中的一对。张钟彦曾任知县、监察御史等职务,官至河北宣化府知府(从四品)。可惜五十一岁便一病不起。

  

  图七、现存的宣化府城楼
  张岳崧四子张钟琇也以定安学宫为阶梯,年仅十八岁就考上庠生,二十一岁就成为拔贡。赴京参加朝考,失败后留京读书,二十四岁在京城参加乡试,中了咸丰壬子科(1852年)举人。是高林村张氏家族最早中举的成员。当年参加朝廷内阁的选拔考试,以优异成绩成为正七品的内阁中书,是高林村任职最早的官员。后来升任正六品的内阁侍读,任满后外放为九江府正五品的同知。任官极有政绩,深受百姓拥戴。母亲逝世时回乡守制,任定安县尚友书院院长。因县衙“悍役”企图强占定安学宫的土地,书院学生与他打官司又被知县责罚。院长张钟琇义愤填膺,竟口吐鲜血而暴亡,死时仅四十六岁。

  

  图八、重建后的九江府城楼
  除此以外,张岳崧的长子张钟銮为定安县学的优廪生,二十七岁就病逝。三子张钟璘也考上庠生,后来成了附贡生,为候选儒学训导,参加编纂光绪《定安县志》,是当时知名的诗人。五子张钟瑸为廪贡生,享受官府廪银待遇。张岳泰的次子张钟锷为定安学宫的拔贡生,选授广东省电白县学宫的主官教谕。岳瑞的长子钟瑗为“县学案元”,即考试第一名入学的庠生,后来成为例贡生。另外还有廪生二人,庠生三人。
  到了第五代,高林村的人口大量增加,读书的种子还是源源不断。张钟彦的三子张熊祥在京城参加乡试,中咸丰辛酉科(1860年)举人,年仅二十六岁,成为高林村最后一位中举者。他自小聪颖绝伦,被京城人称为“神童”,“有乃祖风”。“惜不永年”,中举时已染沉疴,不到三年便病逝。否则,一家三代进士并不是不可能。
  在海南老家的熊受由府案元(府试第一名)进学,为廪贡生,还有熊能为优贡生,熊山为岁贡生,熊敏为增贡生,全部是候选儒学训导。清朝晚期,纳捐得官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候选也遥遥无期,贡生的名号已经失去作用,庠生更不为社会重视,学宫也渐渐失去光环。
  到了清朝末期,科举制度废除,定安学宫失去教育管理的作用,后来成为定安中学的一部分。这座重檐叠甍雕栋画梁,代表着当时最高建筑规格的定安“圣殿”,随着封建皇朝轰然倒塌而风光不再。上世纪五十年代,笔者儿时所见,除了学宫前面的建筑外,还有崇圣祠与尊经阁,以及拜庭两边的先贤先儒祠。记得当时,先贤先儒祠用作学生宿舍,崇圣祠成为饭堂仓库,尊经阁当作学校图书馆。这座图书馆本世纪初还存在,现在也拆毁了,剩下一个石台基。
  可是高林村人不会忘记,自己的祖先在这里功成名就,享誉岛内外。现在,高林村成为国家文化部颁匾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由国家拨款维修与保护,成为琼北的旅游热点。慎终追远,继往开来,高林后人应再接再厉,奋发有为,不愧“高林村人”的称号。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6-09-10 18:16:00
  用图不经编辑,无法删除,遗憾!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