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之志 温饱非求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7-12-07 22:59:49 点击:45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平生之志,温饱非求
  ——张岳崧大西北捐资助学纪实
  张正义
  “道光初,院长中书长安李僎商于督学张岳崧,以书院为陕甘两省士子肄业地,张公即慨然倡捐千金以增膏火。”这是清代光绪年间编的陕西省《光绪三原县志·学古书院》下的一句话,大意是道光初年,学古书院院长、内阁中书长安县人李僎与陕甘学政张岳崧商量,以为学古书院是陕甘两地客商子弟读书的地方,人数比较多,于是张岳崧慷慨地带头捐助白银一千两,以增加教学经费。一千两白银,不论是古代或现代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张岳崧当时任陕甘学政,薪金有多少呢?为什么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来捐助书院呢?这个谜团有待我们慢慢解开。

  一、从穷翰林到一掷千金
  “先裁车马后裁人,裁到师门二两银(师门三节两生日,例馈贺仪二两)。唯有两餐裁不得,一回典当一伤神。”这是清朝道光年间某翰林官员写的一首打油诗。考上进士又选上翰林,应该是风光得意了。可是官越做越穷,原来出入有马车有随从,穷下来只好裁掉,接着老师的节日生日贺仪每次二两银也裁掉了。每天两餐饭是裁不掉的,每典当一次衣物来买米,都暗自伤神一回。如此窘迫的生活,如何敖得下去?
  翰林院是国家储才之地,进去的都是人中龙凤。其地位略似今天的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处级以上研究员,成天与皇帝和高级官员打交道,出席各种重大典礼,面子上十分风光,也极容易被看中提拔。明清两代,尚书、大学士等高官,除了极少数由军功擢升外,几乎不例外是由翰林院出身为进阶。因此,点翰林是古代读书人的最高荣耀,殿试结束,除了状元、榜眼、探花可以直接任翰林院官员外,其他进士经考选才能进翰林院当庶吉士,经三年读书还要经朝考合格,有名额才能入翰林院当官,可知点翰林是多么不容易。


  图一、位于北京公安部大院里的清代翰林院旧址
  但是,看似有灿烂的前程,必须以清贫的生活为代价。根据清朝初期的薪俸制度,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年俸仅四十五两银。雍正期间实施养廉银制度,外官除了正俸以外另发养廉银,比正俸多数倍至近百倍。京官至乾隆元年才开始发“双俸”,翰林院编修年俸增加到九十两白银,加上按原来正俸配给的“禄米”45斛(22.5石),以及少量的纸笔津贴等,加起来年俸不过白银一百三十两左右。以清朝中期一两白银相当于现在三百元购买力计算,一百三十两白银约相当于现在的年薪4万元,还比不上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据晚清张之洞的《请加翰林科道津贴片》中称,京官须“岁有三百余金,始能勉强自给”。也就是说,翰林院编修必须想方设法一年赚足二百金,才够一家人勉强过日子。这就是翰林院官员被人嗤笑为“穷翰林”的原因。
  要想摆脱这种“穷翰林”的日子,一是外放当地方官,条件是连续三年“京察课最”,即三次考核名列一等。外放当地方官,最低也是从四品的知府,每年有养廉银二千两,还有一百多两白银的正俸,比外放仅当七品芝麻官的知县强得多。另一个是担任各省乡试考官或学政。这项差事不仅翰林院官员有资格担任,凡朝廷中进士出身的京官都可以当选。僧多粥少,竞争激烈,朝廷只好通过考试来决定。三年一次考试,以高分入选参加陛见,再由皇帝当面任命。
  张岳崧道光二年通过考试,当上四川省乡试正考官,收入一下子增多起来。除了原来编修的薪俸不减,还获得各种补助。这些额外的收入是多少?张岳崧没有留下文字记载。但是,根据迟他二十一年即道光二十三年任四川乡试主考官曾国藩的笔记载,离京时可领四百多两白银的旅差费,所经过的沿途官员都有馈赠,到四川成都后,可领到一千四百两白银的生活补助。还有当地总督、巡抚等官员的馈赠,总共加起来有六千多两白银,相当于现在的180万元人民币。张岳崧担任四川乡试正考官,相信离这个数字也不远。
  曾国藩领了旅差费,首先是还了借款。再就是寄一笔回家报喜,还有就是置办服装行头,聘请幕僚、马夫、随从等。张岳崧当时刚由广州粤秀书院院长辞职回京复任编修,大概不用靠借款过日子,但是置办服装行头,聘请幕僚帮手是必不可少的。清朝实行权责包干制,给官员一笔养廉银,由官员自己聘请幕僚当助手,完成某职位的所有任务。公务开支约占养廉银50—60%,盈余的便是官员的收入。清诗人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记载有当时社会的顺口溜:“穷翰林,任试差,日日食鲜鱼活虾。”可见任试差是一项极美的肥缺。
  张岳崧四川乡试结束回京,途中又接到道光皇帝的圣旨,任命他为陕甘学政。陕甘学政的收入更可观,每年光就有养廉银四千两,还保留原来的正俸。巡试各府州,有地方官府给予的财政补助。主持院试,还有一笔国家规定的“棚规”,就是每录取一名生员都有四两白银的阅卷费。从“穷翰林”到一下子有这么高的收入,张岳崧财大气粗了。
  可是,张岳崧的高收入并不是用于家庭建设和改善生活,而是用于振兴西北的教育事业。他知道,陕甘两省地瘠人贫,教育设施落后。要振兴当地的教育,就必须大办学校,引导士子认真读书。他刚到任,发的第一篇文告就是《按试陕甘各属劝捐书院公费由》。文告中慨叹当地教育不兴,原因是“书院久废,”提出自己“兹特捐廉出白金若干两,为倡修书院之倡,”即首先捐出自己的养廉银来倡导,号召当地绅士商人踊跃捐款。并许诺“出力最优者,奏请议叙,次也给匾嘉奖勒碑列名。本院亲自撰书,冀垂不朽”。意思是捐款最多的奏报朝廷,给予各种荣誉与政治待遇。其次的也发给匾额褒奖,或刻碑留名。本学政亲自撰写碑记,希望永垂不朽。
  张岳崧说到做到,每巡考到一地都询问当地的书院设施。需要修复或缺乏教育经费的,他都带头捐款为倡导,号召当地士绅踊跃捐助,并亲撰碑文勒石留名。三原县是陕甘学政衙署所在地,学古书院正好在衙署的隔壁。书院院长李僎拜访新上任的学政张岳崧,就办学经费“膏火”缺乏问题向他诉苦。张岳崧毫无犹豫,慷慨地一掷千金。白银一千两,相当于现在的购买力三十万元人民币。因此,《光绪三原县志》上留下“张公即慨然倡捐千金以增膏火”的千古佳话。


  图二、陕西省三原县学古书院遗址

  廉俸有赢余,即分给书院
  张岳崧在《与梁蓼圃学博书》中称“按部所至,所有旧规,悉为裁汰。廉俸有赢余,即分给书院,为推广修膏之倡,颇有应者。”廉俸指养廉银与正俸,即他的工资收入;推广这里用做号召解;修膏,原意指教师的酬金,这里泛指办学经费。整句大意是每按试到一地,所有地方馈赠学政的旧规定,全部裁除淘汰。自己养廉银与正俸如有剩余,即分发给各个书院,作为号召当地百姓捐资助学的倡导,得到很多人的响应。
  张岳崧巡试陕甘两省,根据朝廷规定,必须“三年两试”,需要两次走遍当地府州一级的行政区域,府与直隶州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当时陕西省有府与直隶州一级的行政区十二个,甘肃省有十八个,共有三十个“地级市”。张岳崧任陕甘学政三年,廉俸外加补助的收入是多少呢?赢余多少“分给书院”呢?有多少个书院受其惠泽呢?没有这方面的具体文字记载,我们只能从零星的历史资料中寻找答案。
  张岳崧向三原县学古书院捐助白银一千两以增加教育经费,这在《咸丰三原县志》和《光绪三原县志》都有相同的数字记载。因为是刚上任,这“千金”应是任四川省乡试正考官时剩下来的,是一笔非同小可的数字。可是张岳崧的著作《筠心堂集》中,没有提到向学古书院捐款的事。他逝世后儿子张钟彦叙述他生平事迹的《澥山公行述》也没有只字提及,可见他做好事并不想公之于众,留名于后。在他的著作中,有多篇文章提到自己“捐廉为倡”,包括他任官的各个时期,只不过是叙述他的带头作用,并没有具体数字。可是后人并没有忘记他的惠泽,就像《三原县志》以及不少后代人的研究文章,都有提及他慨赠“千金”的事迹。
  如他在《湟中书院碑记》中称,“湟中地杂羌回,居邻番部”,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由于国家文教所及,读书人日益增多。道光甲申年(1824年),使者(张岳崧自称)奉命视学,“亟访学舍”,即急于查访教学设施。得知湟中书院改建于乾隆五十年,虽然有一定的经费,但是“率以墙薄,罔济于用。使者廉得实,捐奉为倡”。意思是办学经费过于稀少,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学使(张岳崧自称)经查访得到真实情况,捐出薪金倡首赞助。

  图三、湟中书院旧址现为南大街小学,此为大门外学校简介
  湟中书院位于原甘肃省的西宁府,即现在的青海省西宁市,已经改建为西宁市城中区南大街小学。张岳崧当时捐款是多少?没有文字提及。直到民国时期编的《西宁府续志》,才在《湟中书院》条下列:“西宁道杨应琚、陕甘学政张岳崧共捐兰平银一千五百两,发商长年一厘五分生息。”于是,现代研究西北古代教育的文章,几乎没有不引述这一条。而且对于湟中书院,张岳崧不止一次捐款,在续志中有文章《重兴湟中书院暨膏火碑记》,提到“历抵星使张公先后襄义举,醵众赀权息养士”,意思是多次到此的学使张岳崧,先后襄助当地群众捐款办学的义举,聚众人资金生息供养读书人。

  图四、张岳崧的《湟中书院碑记》至今存于《西宁府续志》中
  上面已有提及,张岳崧对于踊跃捐款助学的人,他将自撰文刻碑留名纪念。在他的著作《筠心堂集》中,留有陕甘士绅捐款的碑文三篇,除了上面的《湟中书院碑记》,还有《南安书院碑记》、《雕山书院碑记》。在《南安书院碑记》中他仅称“使者捐奉,率守令助之”,在《雕山书院碑记》中也仅称“使者适至捐奉助之,众益踊跃”。在号召百姓捐款的文告《劝捐兴修宁夏府文庙示》中,同样自称“谨捐廉出白金若干两,即交提调官收存,为兴修倡”,并没有捐款的具体数目。只有在《劝捐改修秦州考棚添增号舍示》中称:“特捐廉出白金二百两为捐修倡”,即捐白银二百两为首倡。
  另外,他还有捐款修复陕西省汉中府的涅中书院,“而西宁、汉中,复捐创乡会试资斧以资寒俊”(见张钟彦的《澥山公行述》),意思是不仅捐款修复西宁府的湟中书院、汉中府的涅中书院,而且又捐款在两地创建了供贫寒士子参加乡会试的宾兴会。这一段记载,印证了《西宁府续志》文章《重兴湟中书院暨膏火碑记》中“先后襄义举”的内容。
  陕甘两省幅员广阔,三十个“地级市”共有一百多个县,每个县都有书院和文庙。张岳崧究竟捐助了多少养廉银?永远无法查清楚。他在《上陈恭甫师书》中称,陕甘两省“边郡书院,经费不敷,或岁久就圯,有司视为具文。某捐奉助倡,颇有应者。学臣职庳而奉厚,苟知撙节,必能自赡。”大意是边疆的书院经费匮乏,或时间长久将近倒塌。当地官员不当做一回事。我捐出俸禄帮助倡导,得到不少人响应。作为学政,职务低下但俸禄丰厚,如果懂得节省,一定能够养活自己。
  张岳崧如何对待自己的日常生活呢?他认为“口腹细事,向甘淡泊,食贫已素,不复却显,故窘如穷秀才时”。意思是吃饭是小事,自己向来甘愿清淡,贫穷吃素,也不愿意改变旧习惯。因此窘迫得像穷秀才时候。他收入高了,富裕了,为什么仍然过着穷秀才般的生活呢?在同一信中他回答:“图所以仰酬国恩,稍副师训者。平生之志,温饱非求,况学臣职司风化,多士仪表也”。大意是因为希望能报答国家的恩典,稍微符合老师的教诲。平生的志向,不追求温饱,何况学政是职掌教化,引导淳美风俗的,是读书人的表率。这就是张岳崧缩衣节食、大力捐资助学的思想根源,也是他一生廉洁奉公的思想根源。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7-12-08 08:18:31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