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红楼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7-12-08 00:45:02 点击:64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巍巍红楼
  张正义
  隋朝的亡国之君隋炀帝,历史上应属于让人捏着鼻子也臭得走避不及的反面人物,可是他有一项伟大创举,却影响了中国一千多年,甚至开创了英国文官制度的先河,这就是他在大业三年(607年)首创科举制度。科举制度举起考试的利剑,斩断了魏晋以来“九品中正制”选官用人的门阀锁链,使贫寒士子可以通过考试竞争,入朝为官,向上流动,彰显了社会公平。古代《神童诗》中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便是对科举制度的高度赞誉。
  科举制度通过考试选官用人,当然要有组织机构和考试地方,由此产生一个被人称之为“贡院”的场所。所谓贡院,意思就是将优秀人才贡献给朝廷的选拔人才场院。贡院中有一座极为普通的建筑,在读书人的心眼,它是一块高耸入云的丰碑,是一座极难逾越的险峰,是决定他们一生成功或失败的标尺,它便科举时代读书人梦魂萦系的“远明楼”。

  一、广东士子的“红楼梦”
  广州市中山图书馆的东边,有一座两层高的小楼,浑体深红色,掩映在绿荫之中,人们习惯称之为“红楼”。这座红楼极为偏僻,仅有一条小巷可通,在四周摩天高楼的压挤下,犹如参天大树下的一只匍匐的小甲虫。可是,它就是科举时代广东贡院的最高建筑远明楼。远明楼取自《大学》中“慎终追远,明德归厚矣”的“远明”两字,大意是要有好的结果不如有好的开始,明白这个道理,人的品德就会归于淳朴厚道。选用这两个字为楼名,目的在于告诫考试士子,为人要品德高尚淳朴厚道,认真读书认真考试,不要存在侥幸心理。

  


  图一、广州市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红楼现状
  贡院是一组明代初期形成的有固定规制的建筑群,远明楼位于贡院的中间位置,楼仅两层,四面开窗,方便于监视考场的动静。考生进场考试,主考、副主考必须坐镇其中。因此,远明楼往往成为贡院的代称。远明楼前为龙门、仪门和头门三门,头门为参试士子点名入场的地方。楼后有“至公”、“戒慎”和“聚奎”三堂。至公堂东西有掌卷、受卷、誊录、对读等场所。戒慎堂之北有门以分内外帘两部分,内帘官有主考、房官等阅卷人员;外帘官有监临、外提调等考务人员。戒慎堂东西是监临、提调、监试、弥封等工作场所。聚奎堂是主考官住所,东西两边各房是同考官所居之地。贡院外有两层围墙,栽满荆棘,防止有人进入作弊。考试阅卷时间约一个月,所有工作人员都必须入住贡院内,直至放榜才能外出。
  远明楼东西两侧是学子考试的号舍,广东贡院号舍最多时有上万间。每个号舍不到两平方米,舍内墙上有两层砖托,各层架设放着一块称作“号板”的木板。上层号板是桌子,下层号板是凳子,两块号板拼起就是一张床。应试考生在考试的头一天晚上对号入号舍,随身携带文具、被褥、衣服及食物,不准携带书籍、文卷及其他杂物,以防夹带作弊。白天在号舍内考试,晚上睡在里面,直至考期结束。


  

  图二、广东贡院原图,中间为远明楼,两边为号舍。
  考完试后放榜,发榜多在寅日或辰日,而寅属虎辰属龙,于是人们称之为“龙虎榜”。现广东省图书馆广场西侧那条小巷有墙名叫“龙虎墙”,就是贡院放榜的地方。榜上有名,便是本科的举人,次年“春闱”可进京参加会试成为进士。即使进士考试两次不中,也是科举出身的成功人士,可以通过“大挑”考试任教职或县令。
  可是士子要通过乡试这一关殊属不易。三年一次科举考试,一个县根据人数与经济状况录取生员(秀才)十名左右,比现在的大学录取率低得多。生员进入贡院之前还要经过科考,在一县所有报名的生员中录取十名左右参加乡试。包括历科的贡监生员,全省近万名考生参加乡试,录取约六七十个名额,录取率不足1%,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据有关资料记载,在录取举人挂榜的龙虎墙前,每每有人看完榜后知道自己名落孙山,当场触墙而死。因此,跨越这座红楼,是读书人的美梦,是人生成功的标志,称为“高耸入云的丰碑”并不算夸张。
  广东贡院为清代全国四大贡院之一。有清一代268年共举行过112场科举考试,广东贡院录取举人有6千多人,其中有1012人考上进士。这座红楼成为广东向全国输送广东籍官员的摇篮,产生过不少影响全国的著名人物,如梁启超、康有为、戴鸿慈等。由于科举制度的废除和时代的变迁,这座全国闻名的广东贡院现在仅剩下一栋“远明楼”,成为省历史文物保护单位。广东有关部门也将这栋红楼开辟为“广东贡院历史陈列馆”,供游人游览与瞻仰。

  


  图三、广东贡院历史陈列馆的牌匾与内容简介
  二、徜徉红楼的遐思
  去年就从报纸中得知,红楼被用做广东贡院历史陈列馆,可是直到最近,才有机会一睹其庐山真面目。陈列馆以图片、模型与实物,简介了广东贡院的范围、历史、规制与作用,以及从贡院走出的杰出人物。然而我最感兴趣的是《清代广东一甲进士统计表》(不包括武科进士),因为表中有我研究对象张岳崧的名字。

  


  图三、广东贡院历史陈列馆中的《清代广东一甲进士统计表》
  所谓一甲也称鼎甲,即殿试考试的前三名。图片所列,清代广东一甲进士共十二人,其中状元三人:庄有恭、林召棠、梁耀枢;榜眼四人:许其光、林彭年、谭崇浚、朱汝珍;探花五人:张岳崧、罗文俊、李文田、陈伯陶、商衍鎏。就这个数字来说,与经济文化发达的江苏省三鼎甲117人、浙江省75人比较相差甚远。原因大概是清代广东地处偏僻,经济欠发达,读书人比较少的缘故。
  表中可见,广东最早进入三鼎甲的是番禺县人庄有恭,乾隆四年(1739年),他被乾隆皇帝钦点为状元。因为是广东第一个状元,深受乾隆皇帝青睐,不到十年已官拜巡抚,位至刑部尚书。可是一查资料,他祖籍福建晋江,父亲来广州经商才将他带来广东,有点现代高考移民之嫌。虽然他逝世后与父亲一起墓葬广州,但是晋江青阳老家有他的衣冠冢,庄氏家庙有他的状元牌匾,当地的文史刊物也称他为“晋江状元”。因此,很难说他是广东的土著人士。
  再查资料,庄有恭原来连举人也不是,以拔贡的身份参加朝考入围,当上宗人府教习,也就是皇家子弟学校的教官。清朝乡试与会试都是按省份来分配名额的,当时顺天府(即京城)一府的举人名额,竟相当于江南省,即后来的江苏、安徽两省。他参加顺天府的乡试入围中举,当然要比在广东容易得多。第二年参加会试,也是以顺天府进士名额来录取,加上他皇家子弟教官的身份,当上贡士并不太难。殿试时,乾隆皇帝亲自把关,见他“风度端凝,天颜喜甚,赐及第,授修撰”(《庄氏族谱》),成为状元。清朝有人统计,殿试入三鼎甲者以朝廷小京官为多,清朝112科状元,出身于小京官的有22名。这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状况,也应该是他成为状元的原因之一。
  庄有恭虽自小聪明,参加科举考试也并非一帆风顺。按他的年龄推算,13岁考上秀才后,至少应在广州的红楼参加过三次乡试,可是每次都铩羽而归,不得已只好以拔贡的科名赴京参加朝考。连举人都当不上的贡生,即使朝考当上小京官,也被社会普遍看低。可见广东这座红楼是他“难以逾越的险峰”,也是他广东乡试失败的见证。既然不在广东中举,广东贡院历史陈列馆也没有记载他考中举人的名次。
  排列第二名的是广东省定安县人张岳崧。他十五岁考中秀才,经科试入围就有资格参加红楼的乡试了。他参加过多少次乡试呢?没有资料记载,但是他在《肃州试院作》诗中有:“秋风数北渡,千里乘枯槎(船)”一句,可见他也是数次乘船北上广州参加乡试的。按时间推算,应比庄有恭还多一至两次,可是同样名落孙山。可见这座高耸入云的红楼,使多少志存高远的读书人“望断天涯路”。
  二十九岁时他被录取为优贡,有机会像庄有恭一样参加朝考取得一官半职了。可是他心有不甘,自信他的科名不仅就此截止。因为家穷,他长期任农村私塾教师,没有时间读书,便决心到广州“脱产”学习。在广州的粤秀书院苦攻三年,学业大进,终于跨越“红楼”,“龙虎墙”上榜名高挂。接着赴京参加会试,两次失败,第三次即嘉庆己巳年(1809年),他迎来了人生的大转折,成为广东第二位进入三鼎甲的进士。嘉庆皇帝得知第三名的张岳崧是琼州府定安县人,不禁大喜,出口称赞“何地无才”!
  徜徉在这座有数百年历史的红楼里,不禁思绪万千。二百年前,在“僻如锅底”(张岳崧话)的琼州,一位穷得以盐粒当菜的读书人,竟然以惊人的毅力,一路斩关夺隘,愈战愈勇,攀跻到科举考试全国第三名的高峰,这是多么不容易!与庄有恭比较,他才是广东清代第一个从明远楼走上三鼎甲的本地士子,介绍广东贡院的历史,应该将他列为从红楼考取全国进士及第的第一人!

  

  图四、琼台书院中张岳崧铜像
  另外,张岳崧对广东文化教育的影响,应远比庄有恭大,这从广东进入三鼎甲的人数与时间可以窥豹一斑。张岳崧在嘉庆十四年(1809年)考中探花,离庄有恭考中状元(1739年)刚好70年整。70年中,广东士子按名额考取进士每科都有六七十人,可是没有一人能够进入三鼎甲。因为殿试不再靠分配名额,而是凭个人实力。
  张岳崧考取探花后,仅隔十三年的道光二年(1822年)就出了一个探花罗文俊,道光三年(1823年)又出一个状元林召棠,经过二十七年出了道光三十年(1850年)的榜眼许其光。许其光的亲姊海南历史五大才女之一许小韫,就嫁给张岳崧的嫡孙张熊光。作为亲戚,对许其光读书成才的影响应该不小。九年后的咸丰九年(1859年)广东再出一个探花李文田,咸丰十年(1860年)出榜眼林彭年,同治十年(1872年)出状元梁耀枢,同治十三年(1875年)出榜眼谭崇浚,光绪十八年(1892年)出探花陈伯陶,光绪三十年(1904年)出榜眼朱汝珍和探花商衍鎏。自从张岳崧中探花后不到一百年,广东科举人才络绎不绝,出了十位三鼎甲进士。原因是什么?我想,张岳崧考中探花的影响与示范作用,应该是一个重要因素吧?
  三、春风得意红楼梦
  张岳崧参加乡试中举的是嘉庆九年(1804年)甲子科,这年他刚好三十二岁。乡试主考官为浙江杭州人陈嵩庆,号荔峰,嘉庆六年(1801年)进士,以侍读学士莅任,为当时有名的诗人与书法家。副主考为福建闽县(现为福州市)人陈寿祺,号左海,嘉庆四年(1799年)进士,时为翰林院编修,是福建省著名的经学家。乡试考官由皇帝直接选派进士出身的官员担任,宣布名单后不能回家,限时直接到任。途中不能与任何官员接触,到任后直接住进贡院的“聚奎堂”。除了正副主考,还由该省总督抽调一批进士或举人出身的官员为同考官。当地巡抚负责组织考试事务。
  清代科举考试从经学中出题,共作文三篇,要求每篇文章以七百字为限,必须按“起题、承题”等八股文形式。应试诗为五言八韵一首,必须严格按规定韵律。考试共三场,每场考三日,三场都需要提前一天进入考场,考试后一日出场。交卷后还要由另人用红墨水笔誊录一遍(称朱卷)供考官批阅,目的是防止考官与应试人以字迹辨认共同作弊。广东嘉庆甲子科乡试考题为《康诰曰作》一节、《请益曰无》一节、《学则三代》一句,诗为“赋得《琴筑鸣空山》,得银字”。

  


  图五、科举考试号舍与士子考试的场景
  嘉庆甲子年(1804年)夏历八月初八日下午,张岳崧带着干粮与被褥以及简单的文具,按抽签号进入贡院号舍。在号舍里度过一夜,第二天早上,试卷发下来,不禁暗喜,竟是自己颇为熟悉的内容。他根据自己的见解,笔如龙蛇从容应答,第三天晚上前交卷。第二场第三场也无不如此。在这狭窄的号舍中,张岳崧是如何文思如涌妙语连珠的?三场答卷与应试诗的具体内容又是什么?现在已经没有留下文字记载。但是他的次子张钟彦在《澥山公行述》中称,“座主闱中校府君艺,醇穆高古,绝去凡径,定为服古纯儒,盖撤棘谂之而信”。意思是主考官陈嵩庆在给张岳崧试卷的批语中,认为他的文章如美酒,味道纯正而温和,文意高雅而淳朴,远远超越一般人,认为他是衷心信服古贤人的纯粹儒者。考试结束后,见到张岳崧一脸儒者相貌,更加信服自己的判断。而且“士林称得人”,意为当时读书人也认为,这次乡试选拔出优秀人才。
  红楼,巍巍红楼,在这里,张岳崧终于迈出了他实现理想的第一步。数十年的宦海沉浮,他由一个农村的穷小子成为海南历史四大名人之一,清代琼州唯一的从二品官员。历史资料记载,他“悉心政事”,治水赈灾,全心全意为百姓办实事;他协助林则徐严禁鸦片,抵制国外毒品侵害,为国家和民族做出应有的贡献;他组织编著的《道光琼州府志》,集琼州历代地方志之大成,为海南人民保存了珍贵的历史资料。他为官清廉,两袖清风,被当代纪检部门树为“海南十大廉吏之一”,他的故乡海南省定安县高林村也被树为廉政教育基地,这是后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