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地无才话殿试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8-05-16 09:21:24 点击:68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何地无才话殿试
  张正义

  嘉庆十四年(1809年)夏历四月二十四日清晨,春寒料峭,北京皇城乾清宫养心殿里,嘉庆皇帝举行殿试读卷典礼。嘉庆己巳恩科贡士241人于乾清门外候听宣旨。只见首席读卷大臣捧上拟定的殿试前十名试卷,行三跪九叩典礼,呈进殿里御座恭候皇上御览。嘉庆皇帝浏览一下卷面,抽阅一份试卷,大约读了几句,算是完成读卷典礼。接着举行小传胪典礼,由首席读卷大臣拆封试卷,书写第一至第十名的名字。按名单前后顺序,宣前十名贡士跪于丹陛中,奏报自己履历姓名,并抬头与皇帝对视。轮到第三名张岳崧奏报:“应试举人臣张岳崧,年三十六岁,广东省琼州府定安县人……”时,嘉庆皇帝蓦然想起广东省琼州府是位于孤悬海外的海南岛上,如此偏僻炎荒而文化落后的海岛,竟然有人考得这么高的名次,不禁喜上眉梢,竖起大拇指称道:“何地无才!”……

  金榜题名话典礼

  嘉庆十四年(1809年)夏历四月二十五日清晨,清王朝科举传胪大典的规定时间。241名己巳恩科新进士朝服在身,头戴三枝六叶顶冠,按殿试后定下来的三甲名次与顺序,分立在太和殿外诸位王公大臣等朝官之未。礼官奏请皇帝入太和殿升座,设在丹墀檐下的中和韶乐奏起乐章,阶下的司礼官鸣鞭三次。然后读卷官行三跪九叩礼,将殿试的大金榜捧上皇帝御前的黄案中,丹陛乐声又奏起。鸿胪寺官引新进士进入殿里,宣读圣旨:嘉庆己巳年四月二十一日,皇帝策试天下贡士,第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第二甲一百名,赐进士出身,第三甲一百三十八名,赐同进士出身。接着传胪官唱:一甲第一名洪莹,鸿胪寺官将洪莹引出列,跪在御道的左侧;接着唱:一甲第二名廖金城,鸿胪寺官引出列,跪在御道的右侧稍后;再唱:一甲第三名张岳崧,鸿胪寺官引出列,跪在御道的左侧稍后。一甲每名连唱三次,以后二甲、三甲只唱为首者姓名一次,不引出下跪。每唱一人,都由三人接传到丹墀以外,是曰传胪。唱名罢,乐声再起,殿中朝官与新进士行三跪九叩之礼,送皇帝乘舆返内宫,礼毕。接着,礼部尚书手捧云盘承着大金榜,送至门外的彩亭里,两名校尉抬着彩亭,由黄伞前导,将金榜送出太和殿中门,转到东长安门外张挂。出太和殿时,一甲三名新进士被引导从只有皇帝才能行走的御道步出午门。传胪后,状元率新进士上表谢恩,第三天,赐新进士宴于礼部,称为荣恩宴。并择日到国子监文庙举行释菜礼,即祭祀孔子的典礼。礼毕“释褐”,即脱下读书人的衣服换上官服。礼部题请工部拨给建碑银一百两,供国子监立碑题名。嘉庆己巳恩科题名碑位于首都博物馆即清代国子监二重门的左侧,题名第三位为“张岳崧,广东定安人”。


  

  图一、举办传胪大典的故宫太和殿(俗称金銮殿)外景
  皇帝在金銮殿举办传胪典礼来由已久,所谓传胪,原意是替皇帝传语。科举制度产生,用于殿试结束后,由皇帝宣布登第进士名次的典礼。传胪典礼大约起始于宋代,宋人沈括在《梦溪笔谈》谈到宋代“进士在集英殿唱第日,皇帝临轩,宰相进一甲三名卷子,读罢拆视姓名,则曰某人。由是阁门承之以传胪”。明朝程登吉编著的《幼学须知》讲得更具体:“天子临轩,宰臣进三卷,读于御案前,读毕拆视姓名,则曰某人。阁内则承之以传于阶下,卫士六七人,齐声传呼之,谓之传胪”。传胪还是科举名目,明代殿试的二、三甲第一名都称传胪,到清代后,专用于殿试第四名,即二甲第一名。清代朝廷举行传胪大典的时间原来不固定,大概是殿试后十日之内,清代乾隆年间定为四月二十五日。
  传胪前一天即四月二十四日,朝廷还举行读卷典礼和小传胪典礼。据《大清会典》记载,顺治十五年(1658年)朝廷规定,殿试后第三日早晨,皇帝在中和殿(嘉庆己巳恩科,《清实录》记为乾清宫养心殿)听阅卷大臣读卷,称读卷典礼。开始是,读卷大臣呈上殿试前十名试卷轮流跪读,十卷读完后恭请皇上钦定名次。未知何时起只读前三名试卷,再后来试卷也不读了,由皇上直接确定名次。殿试名次由读卷大臣先拟定,皇帝极少有改动。史料记载的改动有二次:一次是乾隆二十五年庚辰科殿试时,朝廷征剿新疆大小和卓胜利班师。该科殿试原定第一名是江苏的赵翼,第二名是浙江的胡高望,第三名是陕西的王杰。为表示对西北的重视,乾隆皇帝将第一名与第三名对换,陕西的王杰成了这一科的状元。
  第二次是清朝末年最后一科殿试,读卷大臣原定第一名是广东的朱汝珍,第二名是河北的刘春霖,第三名是广东旗人商衍鎏。呈请慈禧太后钦定时,她看到“珍”字就想起与自己作对的光绪皇帝妃子珍妃,肝火徒然上升。又看到是广东人,想起太平天国的洪秀全、维新派首领康有为、造反作乱的孙中山全是广东人,更是火冒三丈,将朱汝珍的试卷扔到一旁。慈禧翻开第二份试卷,见是直隶(今河北省)肃宁人刘春霖的,“春霖”二字含春风化雨、甘霖普降之意,这一年又逢大旱,急盼一场春雨。加之直隶地处京畿,“肃宁”又象征肃静安宁的太平景象,这对烽火四起、摇摇欲坠的清王朝,自然是吉祥之兆。于是,大笔圈定,名列榜首,发榜时刘春霖由原来的第二名而成了头名状元,经过主考官的保奏,为照顾社会舆论,朱汝珍的名字虽然没有抹去,也只得屈居刘春霖之后。


  

  图二、乾清宫养心殿,读卷与小传胪典礼举行的地址
  读卷典礼毕,接着就是举行小传胪典礼。所谓小传胪,就是小型的传胪典礼,只诏殿试的前十名上殿,让皇帝确认相貌,聆听声音,以最后确定名次。小传胪典礼如文中前言所述,所有新贡士都在养心殿外听候宣旨,只宣前十名入殿陛见。如有人传呼不到,即使原定第一名也置于第三甲最末位。殿试名义上是皇帝出题并确定名次的,殿试后所有进士都成了“天子门生”,考官只能称读卷官,进士不能称之为“师”。张岳崧次子张钟彦在《澥山公行述》中称,“胪唱时仁庙色喜,有‘何地无才’之谕”,这里的“胪唱”讲的就是小传胪典礼上的唱名。从此,“何地无才”成了张岳崧的标配,也成了激励琼州人读书成才的座右铭。
  科举制度让底层的知识分子“学而优则仕”,有机会向上层社会流动,甚至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在朝廷的大力鼓励与引导下,读书、考试、做官成了封建社会知识分子追求的人生目标。大概是获得殿试一甲前三名太难了,退而求其次,只希望在二甲传胪之后。因此,古代以“二甲传胪”为寓意的吉祥图案特别多,通常是两只甲壳坚厚的螃蟹口含芦苇,或是以一蟹一虾寓意二甲。


  

  图三、清代雕刻“两甲传胪”吉祥图案的屏风

  空前绝后琼探花

  殿试是科举制度中最高一级的考试,最早见于唐朝初期,当时武则天改元为天授元年(690年),首次策贡士于洛城殿,但是唐代没有形成定制。宋朝开宝六年(972年),宋 亲试进士于讲武殿,故称殿试。此后科举制度增加由皇帝主持的这一级别考试,直至科举制度结束。至宋朝太平兴国八年(983年),殿试开始分五甲,仅第一甲赐进士及第,且不止三人。宋朝初年,殿试尚有落第者,远方士子贫者不能归故里,多至流离失所客死京师。宋仁宗听后顿生怜悯之心,下令今后殿试不再黜落,即使犯规也收在最后。也有史料称是一名叫张元的士子,殿试多次落选,愤而投西夏,官至宰相,多次侵扰宋朝。于是,宋仁宗吸取教训,不再黜落贡士。元朝元顺帝元统元年(1333年),一甲开始限三人及第。但是殿试分左右两榜,及第者共有六人。至明洪武四年(1371年),洪武皇帝亲策会试中式者于奉天殿,赐一甲三人进士及第,二甲进士出身,三甲同进士出身各若干名,并根据殿试名次授官。清朝顺治三年(1646年)开科考试,沿用明制分殿试进士为三等,如有丁忧或其他事故不能参加殿试可以告假,准其下科再试,但不能入三鼎甲,这种规定直至科举制度结束不再改变。
  殿试的时间原来没有具体规定,清朝初期,会试定在二月,三月放榜,四月初殿试。乾隆十年(1745年),初定会试为三月初九,四月十五放榜,四月二十六日殿试,五月初十传胪。至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再定会试时间不变,殿试改为四月二十一日,四月二十四日举行读卷与小传胪典礼,四月二十五日举行传胪大典。这一规定除了光绪年间因八国联军侵扰改变时间外,其余考试与传胪都按期举行。殿试的地点清朝初定在天安门外,顺治十五年(1658年),礼部以“临轩策士,大典攸关”为理由,奏请改试地点于太和殿东西阁阶下,遇风雨则改在殿东西两庑。雍正元年(1723年),因皇帝登基举行恩科考试,于十月二十七日殿试。这时的北京天气已寒冷,如果照例在太和殿东西庑考试,“恐砚池结冰,难以书写”,改在太和殿内两旁。雍正皇帝令总管太监,在殿内多置火炉,使殿内暖和。因太和殿是皇帝办公的主要地方,在内考试有碍朝廷公事,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殿试改在保和殿,从此不再改变。

  

  图四、殿试地址保和殿内景
  殿试是“皇帝策试天下贡士”,故也称“廷试”。殿试前,新科进士只能称中式举人或新贡士。殿试的内容是经史时务策,每策三至五题。策题原由内阁预拟,为了防止漏题,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改为读卷大臣于殿试前一日在文华殿密拟。先草拟标目八条,由皇帝圈定数条,然后再逐条撰拟,呈报皇帝批准。晚上,传集工匠入贡院连夜雕刻印刷,凌晨试卷完成。早晨,新贡士入保和殿按中式名次分东西两侧,王公百官分立丹墀内外,由皇帝升殿主持发卷典礼,礼部尚书分发试卷,嘉庆、道光朝后皇帝不再临殿,改为首席读卷大臣主持,典礼完毕新贡士跪接试卷,然后各就试桌对策。殿试对策以一日为限,晚上收卷,按例不给蜡烛。如不能完成,置于三甲之末。殿试读卷官明代定为十七人,清初十四人,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定为八人,至清末没有改变。嘉庆己巳恩科首席读卷官为大学士董诰,浙江富阳人。读卷地址在紫禁城文华殿里,食宿其间,必须三日内完成。因为是皇帝“策试”,读卷官无权批改,发现差错只能贴上黄纸签由皇帝断定。

  

  图五、后人复制的张岳崧探花及第匾额悬挂于高林村张氏宗祠
  琼州士子自宋代琼州学宫建立教育开始勃兴后,便有人会试考中参加殿试,但是名次都不高,入不了一甲进士及第。明代官至文渊阁大学士的邱濬,当是海南人明代参加殿试成绩最佳者,考中殿试第四名,即二甲第一名的传胪。现代人出书认为他本来是可以入一甲及第的,只因“策中颇触时讳,遂以貌寝为由改二甲第一。”真实情况如何?没有史籍记载。相信只是海南人的一厢情愿,因为如果“策中颇触时讳”即违反了朝廷的禁忌,读卷官不可能将他置为一甲,甚至连“貌寝”即相貌不佳也不可能让皇帝看到。至于张岳崧考中探花,海南人也传说按成绩是考中状元的,只因相貌不佳被皇帝与第三名的洪莹对调。这种一厢情愿的心态可以理解,但是事实不容纂改。海南教育毕竟落后于全国,明清两代科举考试一共产生202名状元,其中苏州府就有状元36人,居全国之冠。同是府一级建制,海南到嘉庆己巳恩科张岳崧考中探花,直至科举制度结束,再也没有人入三鼎甲,因此可以说,张岳崧是空前绝后的琼州探花。

  独占鳌头非无因

  

  图六、独占鳌头与魁星点斗结合的吉祥木雕
  科举时代考中状元,人称独占鳌头。传说皇帝金銮殿座前雕有巨鳌,只有考中状元才能踏上鳌头迎接金榜。与之相同的传说是“魁星点斗”,说是一位名叫魁星的读书人,科举考试连中三元,即解元、会元和状元,却因相貌奇丑惊吓到皇后被乱棍逐出皇宫,他愤而跳海身亡。玉皇大帝悯怜他的屈才,封他为文神,赐他朱笔一支,命他专管人间科举文运。被他朱笔第一个点中的便是该科的状元。
  科举时代读书人将两个传说结合起来,想象出各种吉祥图案图个吉利,希望自己也高中状元。
  魁星点斗不过是民间传说,嘉庆己巳恩科洪莹考中状元却是事出有因。洪莹(1780--1840年),字宾华,为安徽歙县人。其父洪恒裕在江苏扬州经营盐业成为巨富,热心公益事业,出资修桥补路施粥灾民,人称他儿子洪莹考中状元是受他的福报。洪莹自幼随父在扬州读书,肄业于扬州梅花书院,嘉庆六年考中举人,嘉庆七年经朝考任内阁中书。内阁中书是朝廷中枢机构内阁的属官,是内阁中具体办事的低级官员,熟悉朝廷政务。殿试不再考八股文,而以经史时务为策试问题。这些问题不少是他们日常工作中接触过的,与其他读书应试的贡士相比,更能揣摩到皇帝与阅卷官员的意图,分析问题更加切合实际,也更容易考中状元。另是殿试只封名字不再另人誊卷,阅卷官可以认出笔迹。在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读卷官更愿意录取自己熟悉的人为状元。如乾隆十三年(1748年)戊辰科状元梁国治曾任内阁中书,殿试读卷后封名还没有开启,乾隆皇帝便问大学士傅恒,今年的状元是谁?傅恒回答是梁国治,乾隆又问,你哪里知道?他说,梁国治是军机处行走中书,我认得他的笔迹。启名后第一名果然是梁国治。
  清人朱寿彭在他的著作《安乐康室随笔》中分析了这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现象,他指出“本朝自乾、嘉以来,得鼎甲者其出身以内阁中书及各部小京官居多。论者谓此二官于登第最为有利,此不揣其本之说也。中书除贡士授职及举贡纳捐者外,余则为举人考取,或诏试特用人员(诏用人员惟乾隆时有之)。各部小京官,系各省拔贡朝考一等始用此职(自乾隆丁酉科始)。膺是选者,大都工于书法,或当时知名之士,既登朝籍,遇事更得风气之先。而殿试读卷诸大臣,或为旧时座师,或为本署长官,或为同乡老辈,赏识有素,故此中遇合,亦非偶然。”朱寿彭还将任过内阁中书与小京官的状元汇总,从乾隆丙辰科(1736年)由内阁中书而考取状元的金德瑛算起,有近三分之一的状元是由内阁中书考取。
  嘉庆己巳恩科张岳崧仅能中殿试第三名探花,我们无妨分析一下他的殿试策题及内容。殿试策题照例为首席读卷官董诰初拟,嘉庆皇帝圈选四题。第一题是对《周易》与相关典籍的见解,第二题是对《礼仪》的看法,第三题分析历代用人之道,第四题为回答粮食的储运之法。大题之中还有若干小题。殿试的试卷有一定的格式,第一部分为殿试名次与殿试人履历、三代人姓名、籍贯以及阅卷人员姓名。殿试名次在阅卷结束定下名次后由读卷官填写,阅卷人员姓名印制在试卷上,与应试人相关的内容在应试时填写。这部分考完试后由收卷官员折叠封闭,直至阅卷结束定下名次后再拆封。第二部分为考试试题,也称策题,约八百字左右。第三部分为应试内容,也称殿试对制策文。试卷上有红线划格,应试内容写在格里。应试内容也有一定格式,全文以“臣对,臣闻”起头,每答一题都有“伏读制策有曰”及“制策又以”等字为起头,策文末用“臣末学新进,罔识忌讳,干冒宸严,不胜战慄陨越之至。臣谨对。”作结。贡士对策字数不限,但必须一千字以上,不及一千字者“以不入式论”。试卷末还有印卷官等内容以示负责。

  

  图七、殿试试卷卷首
  嘉庆己巳恩科殿试策题中,首两题是经义题。经义题就是从《四书五经》中出题,对于《四书五经》,应试贡士从小就熟烂于心,以之为试题也不知作过多少遍,因此几乎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后两题是时事题,范围比较广泛,不容易猜对。应试人揣摩出题人可能出哪几方面的试题,事先准备好材料,作出若干道答题,如能猜对照抄上去,省得临急抱佛脚,这是清朝殿试的普遍现象。殿试没有标准答案,在内容差不多的情况下很难分出优劣,因此,书法佳者往往能够脱颖而出。对这种重书法不重内容的情况,乾隆皇帝曾提出过严厉的批评,但是积习难改。张岳崧的书法在广东是比较有名的,后人将他列为清朝中期岭南四大书家之一,这大概也是他殿试名列第三的原因之一。

  

  图八、存于海南省档案馆的张岳崧殿试小金榜复印件
  一九七六年,台湾省台北广文书局出版了《历代状元之策》,其中有张岳崧和洪莹的《殿试策》。两篇策文对《周易》与《礼仪》的见解难分轩轾。第三个问题用人之道,张岳崧在对制文中阐述了自汉代以来各个朝代的选拔人才的方法和利弊,指出通过科举考试公平竞争来选拔人才的重要作用。同时强调选举必须“先德行而后人才”,指出有“孝悌之德”的人任官就会善良正直,不会刻薄地对待百姓;有“廉介之德”的人任官就会考虑自己的名节,注意保持清廉节操,“贪竞之风”就不会兴起。在任官选人方面强调“德行”的重要,这是洪莹的《殿试策》中所缺少的,这方面的回答,应是张岳崧略胜一筹。
  第四个问题是粮食的储运之法。粮食的储运之法关系到国家的稳定、百姓的生存的大事,我国自商周以来,已有粮食的贮存机构和平抑粮价的制度。随着时代的发展,这套制度也不断完善。殿试策策题中提问我国历代粮食储蓄的方法,要求回答各个历史人物平抑粮价的措施和利弊,以及如何杜绝漕运弊端,保证储粮能平抑市价,而又不至于久存变坏等问题。张岳崧虽熟读经史,毕竟未入仕途,对时务经济问题自然不能与在职的官员洪莹相比。因此,对历史人物平抑粮价的措施回答得不够完整,对如何杜绝漕运弊端和平抑粮食市价也提不出什么切实可行的措施来,这也许是他仅能中探花的原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8-05-16 09:25:06
  不懂上传,图片过大,格式不妥。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