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要求撤销《定安县志》“张岳崧两处故居”的错误记载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8-05-16 09:25:32 点击:109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关于要求撤销《定安县志》“张岳崧两处故居”的错误记载
  和将省立“张岳崧故居”文保单位碑迁回真正故居的请示

  定安县人民政府暨海南省文物局:
  张岳崧是海南科举时代唯一的探花,海南四大历史名人之一,海南省文保单位将其故居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但是,定安县2006年编的《定安县志》将张岳崧故居记载为“有两处,一为出生之故居,称上署;一为居官所建晚年居住之故居,称下署”,将他儿子张钟彦咸丰至同治年间建的故居当成是张岳崧故居。后来又将省文保单位立的“张岳崧故居”石碑竖立在张钟彦故居的位置。我们认为这是错误的,它严重地损害了海南历史四大名人张岳崧的形像,也使海南的廉政建设遭受极大损失,故提出上述请示。其理由是:
  一、下署不是张岳崧的故居
  下署共有七进屋,十数个房间,称得上是方圆数十里少有的“豪宅”。后来虽遭台风破坏,仅存的遗址仍然可以想象出当年的规模。它是张岳崧次子张钟彦的故居。张钟彦考中进士后,曾在河南任一段时间知县、通判等,后升任吏部文选司郎中(正五品,相当于现在的中央司局级干部),这时还未建故居。因高林村原来的住房狭窄,他打算将家人接到北京生活。回到海南时被他恩师云茂琦劝阻,认为“京华什物昂贵,居大不易”,见于云茂琦的《阐道堂遗稿·卷九》(附件1)。因此,他的故居应建在任“粉署”郎中之后,这时张岳崧已去世二十多年。张钟彦的后人屋主张党权多次对我说是“吴氏婆”(张岳崧的长媳)与“钟彦公”按浙江的图样修建的,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化部门来人采访,不问屋主,不问张岳崧的后人,却听信一个与张岳崧没有丝毫关系的人错误说法,将这座豪宅错误记载为张岳崧“居官所建晚年居住之故居”。除了这个人乱说,没有任何人证实,也没有任何材料证实。后来又将这个错误搬上县志。
  二、张岳崧晚年没有建过房屋
  张岳崧并不是没有钱建屋,只是不打算在海南度晚年。晚年回家守制时,他将多年的存蓄4000两白银寄到朋友潘仕诚处,原打算在广州或佛山购屋。并有信称“奈瞻乌尚乏所止,羊城、佛山皆无合宜之宅,故徐徐不决也。”意思是海南没有房屋居住,广州、佛山又没有合宜的房屋,迟迟未定下来(见《筠心堂集·与潘仕诚书其三》材料2)。在给朋友林则徐信中也说:“久图卜居,而省垣、佛山俗侈费繁,难称仁里。他乡乐土,远涉为艰。进退之宜未知所处。”(见《筠心堂集·与林则徐书之二》材料3),为自己晚年安家踌躇不决。他的学生云茂琦得知他打算置屋佛山,多方阻劝,说“据愚昧之见,似乎热闹嚣尘之区,不如安静古朴之地”,并说“贵村地基本窄,实不彀(够)住,但郡垣(府城)外西北方数里,地势宽厚,似乎可居而易寻。若欲别图良地,在吾处亦未尝无”(见云茂琦《阐道堂遗稿·卷七》材料4)。知道他房屋不够住,劝在府城西北置地建屋或在文昌云茂琦故乡建屋。后来,他不打算迁居也不建屋了,而是将准备建屋的4000两白银捐给定安县崇贤宾兴馆(见《定安文史·教育专辑·定安教育史略》材料5)。不久便因建好祠堂后跪拜,“偶蹶伤趾”破伤风而逝世。
  张岳崧逝世后,他的儿子张钟彦为他写《澥山公行述》,称:“归田后未尝增置产业,敝庐数椽,仅蔽风雨,取容膝可安之义,颜以‘容安山馆’”(录自民国二十六年《张氏族谱》,见《张岳崧诗文集》材料6)。张岳崧逝世四年后,海南的在职官员“合郡绅士、吏部郎中云茂琦、刑部主事韩锦云、云南知府李恒谦、户部主事王映斗,……”联名公呈,要求将张岳崧从祀定安县学宫乡贤祠。定安县当时姓方的知县,于“道光二十六年又五月日”上呈给朝廷的公文《前湖北布政使张岳崧崇祀乡贤实录》中称:张岳崧“仕宦数十年未尝增置产业,敝庐数椽足蔽风雨而已”(录自民国二十六年《张氏族谱》,见《张岳崧诗文集》,材料7)。这些珍贵历史资料,充分证明了张岳崧在高林村的房屋只有“敝庐数椽足蔽风雨”,县志记载的“居官所建晚年居住之故居”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
  三、要求恢复张岳崧的真正故居
  大量的资料证明,道光二十六年定安县政府公文称张岳崧“居官勤慎廉明,悉心职事”是准确的,当时朝廷不仅将他荐入定安县学宫的乡贤祠,还荐入琼州府学宫的乡贤祠,与海瑞、邱濬一起受海南官府每年春秋两季的祭拜。现代中共海南纪委与宣传部将张岳崧列为“海南十大廉吏之一”,在海瑞故居“清正园”展示他的事迹。可以这样说,张岳崧是继海瑞后海南又一位廉吏。可是,《定安县志·古建筑》中,将张钟彦的“豪宅”错误地定位为张岳崧故居,严重损害了张岳崧的清廉形象,使张岳崧的后人蒙受耻辱。否定了历史与中共海南纪委对张岳崧的评价,也使海南与定安县的廉政建设受到损害。因此,请求县政府、省文物局与有关部门删除定安县志的错误记载,为张岳崧恢复名誉,将《张岳崧故居》的碑刻移到张岳崧真正的故居,并复建张岳崧的“容安山馆”门坊,擦亮张岳崧的廉政招牌,为廉政建设作出贡献。
  当否?请示!
  张岳崧第五代裔孙张正义呈上
  二0一八年一月八日


  附件:
  1、云茂琦《阐道堂遗稿·卷九·致农部张仲升世兄书之二·183页》。
  2、《筠心堂集·附补遗·与潘仕诚书之三·459页》。
  3、《筠心堂集·附补遗·与林则徐书之二·455页》。
  4、云茂琦《阐道堂遗稿·卷七·上方伯张翰山师书之十六·149页》。
  5、《定安文史·教育专辑·岑新强撰:定安教育史略·1页》。
  6、《张岳崧诗文集·附录·澥山公行述·702页》。
  7、《张岳崧诗文集·附录·前湖北布政使张岳崧崇祀乡贤实录·707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9-06-01 16:32:24
  看此文有益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