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笔鬼才宋芷湾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8-09-16 07:33:28 点击:26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仙才鬼笔宋芷湾
  张正义

  “呜呼,云黯藤阴,月寒枫树。乍唱骊歌,旋传《鵩赋》。……”,这是张岳崧在道光六年(1836年)撰写的《祭宋芷湾前辈文》中首段文字。文中刻画出一幅凄凉的意境:乌云遮暗了藤荫,寒冷的月光笼罩着枫树。这两句话可以理解为张岳崧在藤荫下读书时,忽然传来噩耗,枫树被寒冷的月光笼罩,他也被黑暗笼罩。骊歌,离别之歌;《鵩赋》,《鵩鸟赋》,西汉贾谊被贬长沙,有鵩鸟(即猫头鹰)飞进他房间,有感而作《鵩鸟赋》,不久便病逝。于是,古人以《鵩鸟赋》借代逝世。大意是两人刚刚离别不久,突然间传来(宋芷湾)逝世的消息。祭文标题中的“宋芷湾前辈”与张岳崧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张岳崧要写这篇凄凉悲切的祭文奠祭他呢?

  

  图一、宋芷湾画像
  仙才鬼笔,作为斯弄
  宋芷湾,宋湘(1757—1826年),字焕襄,号芷湾,清代广东惠州府嘉应州(今广东梅州市梅县区)白渡镇象湖村人。古人对尊者不能直称其名,只能称其号或字,故张岳崧称他为宋芷湾。为表崇敬,本文无改古人称谓。宋芷湾是清代中叶广东著名的诗人、书法家,还是云南省政声满耳清廉如水的地方官。张岳崧在祭文中称他是“高梧曳汉,乔松啸风”的神奇人物,有如梧桐高树,直拂霄汉,高大松树,呼啸风中,可见他在张岳崧心中的位置。
  宋芷湾出生于一个贫穷的乡村教师家庭,他“少负不羁,豪情侠骨”,7岁入蒙就读,9岁能吟诗作文,21岁考上县学生员,经广东学政推荐入广东著名学府广州粤秀书院读书。但是他在科场考试中并不顺遂,多次乡试失败,直至37岁才考上广东乡试第一名举人即解元。赴京会试四次失败,经大挑考试任北京觉罗官学教习,直至44岁嘉庆四年(1799年)己未科会试才考中贡士,殿试成二甲第十一名进士,入选翰林院庶吉士。因此,张岳崧的祭文中称他“公晚而达”。
  翰林院庶吉士属官学生,必须经三年学习考试及格才能授予官职,可惜当年他八十岁的父亲溘然长逝,按朝廷制度必须回乡守制三年。他守制期间曾受聘为惠州府丰湖书院院长,嘉庆七年又受聘执教于母校粤秀书院,直至嘉庆十年(1805年)才重返北京翰林院读书,经考试及格授翰林院编修。翰林院编修是正七品的官衔,相当于现代的处级干部,其具体职务根据需要而定。他在翰林院庶常馆任过教习庶吉士,即庶吉士的教官,任过翰林院国史馆的纂修官,参编乾隆朝实录的儒林、文苑两传。期间还出任过四川和贵州两省乡试主考官,53岁时任文渊阁校理,即皇家图书馆管理人员。

  

  图二、梅州市宋芷湾翰墨馆门前塑像
  嘉庆十八年(1813年),宋芷湾已经56岁,被派往云南省任从四品的曲靖府知府。后来又署理广南、永昌、大理等地知府,护理迤西和迤南道。在云南为官13年,治山、治水、治穷、治学、治匪、安民,清廉如水,政绩卓著。道光《云南通志·循吏传》称他“明于决狱,凡农桑学校,靡不尽力劝戒”。当地百姓对他莫不感恩戴德,建生祠,塑生像,立碑祀奉。70岁时晋升为正四品的湖北省督粮道道员,离开云南时,滇民自发集合长队依依不舍地送行。道光六年(1826年)农历12月25日,71岁的宋芷湾在湖北督粮道道员任上睡眠中与世长辞。由于他的薪俸大部分用于为百姓谋福利,“凄清一槥,落拓平生”,死后家人竟无钱办葬,棺木长期厝在家乡,直至民国六年才由县政府号召士绅捐款入土安葬。建国后,宋湘被评为“梅州八贤”之一,其铜像立于梅州市人民大会堂,供后人瞻仰。

  
  图三、现存于云南大理市某中学内宋芷湾手书的《种松诗碑》
  除了任官政绩卓著,宋芷湾的诗文更值得称道。张岳崧的祭文中称他是“仙才鬼笔,作为斯弄”,大意是有神仙一般的才情,魔鬼一样的笔调,最有作为的是舞文弄墨。他从小就喜欢写诗,至老作诗不辍,诗名重于岭南。他尝称“作诗不用法”(《清史稿·卷485》),灵感触发,信手拈来,琅琅上口,近于民歌格调。清末“诗界革命”领袖梅县人黄遵宪提倡“我手写我口”,就是受他的诗作影响。诗内容方面有杜甫的风格,以同情百姓的苦难,反映现实生活居多。有诗文集《红杏山房集》存世,仅诗作就有一千多首,还有不少散落民间。《清史稿·列传》中称“粤诗惟(宋)湘为巨”,广东学界称他为“岭南第一大才子”。

  

  图四、宋芷湾手书对联
  宋芷湾为后人称道的还有他的书法。晚清学者邱炜萲在《五百洞天挥麈》中称他的书法“文采风流,照耀一世。迄今零缣寸楮,残膏剩馥,人犹宝贵视之,有如拱璧。”意思就是说,只要有宋芷湾的字,即使是碎纸烂页,人们都当宝贝珍藏。中山大学著名教授、书法学专家陈永正在《岭南书法史》中,将宋芷湾列为清代中叶岭南四大书家之一。称他的书法颇如其人,“襟抱豪迈,故挥豪洒翰,皆具倜傥权奇之概”。特别推崇他运用毛笔之外的书法工具,引用清末学者震钧《蔗余偶笔》的文章称:“宋芷湾观察工书,晚年作字,兴到随手取物书之,不用笔而古意磅礴”,不管是竹叶、蔗渣或草杆,信手拈来挥毫洒翰都能做到出神入化,取得特殊的艺术效果。张岳崧祭文中也称他的书法“醉墨小笺,人宝琅琇”,醉中写的小纸片,也被人当做宝玉珍藏。

  乃长乃师,予子予季
  宋芷湾是广东省东北部惠州府嘉应州人氏,张岳崧的籍贯是在广东省最南端的海南岛琼州府定安县,两地相隔高山大海,直线距离也有上千公里,照理来说应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然而命运之神奇幻莫测,冥冥之中将他们牵扯到一起,使他们结下忘年交,互相仰慕,惺惺相惜。
  “乃长乃师,予子予季”,张岳崧在《祭宋芷湾前辈文》中道出了他们的关系,意思是说,宋芷湾是他的兄长与恩师,将他当作最小的儿子(一样疼爱)。从年龄上看,宋芷湾生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张岳崧生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两人相差16岁,宋芷湾称得上是张岳崧的兄长辈。两人认识并建立师生关系,是张岳崧在翰林院庶常馆读书时期。
  张岳崧于嘉庆己巳年(1809年)恩科殿试考中全国第三名探花,授职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根据清朝科举制度,包括状元在内的一甲前三名,还必须在翰林院庶常馆里与同科馆选庶吉士一起学 ,经考试及格才能授予职务。庶常馆设满、汉教习二人,由皇帝派遣翰林院掌院学士、内阁学士充任,俗称总教习,并以翰林院侍读学士以下包括编修等官员数人分别掌教,称教习庶吉士,俗称小教习。张岳崧在庶常馆读书时,宋芷湾是庶常馆教习庶吉士,成为张岳崧的老师。

  

  图五、北京市清代翰林院遗址外景
  清代广东的经济文化教育落后,虽然科举会试朝廷每科都分配广东七八十个名额,但是殿试是全国贡士在竞争,凭的是实力。广东除了乾隆四年(1739年)庄有恭考中状元以外,七十年来没有读书人能考进三鼎甲。直至嘉庆己巳年(1809年),广东才有人破天荒考中殿试第三名探花,引起朝野轰动。嘉庆皇帝得知探花张岳崧是广东省琼州府人氏,“仁庙色喜”,赞不绝口,有“何地无才之谕”(张钟彦《澥山公行述》,下同)。
  宋芷湾这时已经52岁,仍然是翰林院编修,对于36岁就考中探花的广东奇才张岳崧,自然是刮目相看,寄以厚望。他们不仅是广东同乡,而且都在广东的著名学府粤秀书院读过书,属于同门师兄弟。宋芷湾于嘉庆七年曾任粤秀书院院长,张岳崧则于嘉庆六年从粤秀书院考中举人赴京参加会试,他们之间即使未曾会面也应各闻其名。如今学弟与晚辈张岳崧获此高第,并且拜在他门下成为弟子,他喜不自胜,将张岳崧视为“予子予季”应是当然的事。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宋芷湾任庶常馆教习庶吉士一年多便调任文渊阁校理,两年后外放滇南,政绩卓著,十三年后再晋升湖北督粮道道员。张岳崧十多年道路更为曲折。先是在文颖馆修纂《明鉴》按语错误,被革职为民,像他老师一样掌教羊城粤秀书院。道光元年复职,同样任庶常馆教习庶吉士,主考四川省乡试,外放任陕甘学政,期满调任文渊阁校理。十多年来,张岳崧仕途磳蹬,大概不曾与老师互通鸿雁。宋芷湾也宦海倥偬,只能在官府邸报中得知对方信息。

  

  图六、北京故宫皇家图书馆文渊阁
  道光六年(1826年)5月,宋芷湾奉旨入觐。张岳崧喜出望外,迫不及待上门拜见恩师。只见年届七旬的老师已华发满巅,激动之余心头掠过辛酸:有此大才竟无尽其用。宋芷湾看见自己当年期许为海南邱、海一样人物的学生,两鬓已经斑白,还是正七品的文渊阁校理,也抑腕叹惜。两人盘桓半日便匆匆道别,想不到宋芷湾于当年12月便在睡梦中溘然长逝。“乍唱骊歌,旋传《鵩赋》”,张岳崧痛切心肺,写下这篇《祭宋芷湾前辈文》,遥望南天,清醴一卮和泪洒祭。

  固谓邱海之后,岂其代兴者耶?
  张岳崧在庶常馆读书,考试“名列一等”,散馆时请假回海南,为父亲张基伟祝八十大寿和陪侍养老。自从嘉庆六年(1801年)他离开家乡到广州粤秀书院读书,直至嘉庆十七年(1812年)庶常馆散馆告养南归,已经别离父亲十一年。古代能年届八旬的人极其稀少,为八旬父亲祝寿更是天大喜事,京城的同寅好友纷纷上门祝贺,“都人士赠诗文盈箧笥”。现保留在《海南张氏族谱》中的有张岳崧的同科同学状元洪莹、榜眼廖金城、传胪黄安涛,以及散馆后立即授予正六品刑部主事的朱瀛、曾霭等五人的五首同名诗《厚斋公八十寿诗》。文章则有老师宋芷湾的《厚斋翁八十寿序》。“厚斋”即张岳崧父亲张基伟的号。
  张岳崧请假南归时,宋芷湾已调任文渊阁校理。他撰写的《厚斋翁八十寿序》中称:“同乡官京师者,谋称祝之文于余”,可知京城任官的广东同乡借宋芷湾之大手笔,请他为张岳崧父亲张基伟写祝寿序文。文中称,“国朝以来,惟庄相国(庄有恭)滋圃魁天下,阅七十年,鼎甲再见翰山(张岳崧号),乡之人莫不荣之。”张岳崧自庄有恭考中状元七十年后再考入三鼎甲,广东人无不以之为荣。但是,宋芷湾“之意则又不止此”,为下面的叙述埋下伏笔。
  再叙述他曾经“渡海游琼州”,登黎母之山,五指之峰,每登高一望,“使人远想邱文庄(邱濬)、海忠介(海瑞)二公者”。因为海南岛是“婆娑海水,簸弄明珠之故区”,联想到邱濬的《咏五指山诗》,认为海南有产生杰出人物的优越环境。游琼州时看见“桄榔椰叶,弥空一绿”,想到“此中有人呼之欲出”,将来一定能出现像邱公、海公一样的杰出人物。入京师任职后,每有人从海南来,都乐意与他谈渡海游琼的故事和海南的历史名人。

  
  图七、位于海南海口市琼山区的邱濬墓园
  接着讲到,自从在翰林院认识张岳崧后,极其喜欢他的文章,但并不是因为他科举考试得高名次,而是敬重他的为人。但又不是敬重眼前这个人,“故谓邱、海之后,岂其代兴者耶?”而是想到海南岛自邱公、海公之后,难道新朝代不应有杰出人物勃兴吗?“吾之于翰山,在此不在彼”,敬重张岳崧,就是因为海南岛是诞生杰出人物的地方,借此暗喻,张岳崧将成为影响全国的优秀人物。
  但是,高拂云天的大树,有培养的土壤;波涛汹涌的大海,由涓涓细流积聚而成。由此联系到张岳崧的父亲“厚斋翁”的为人,“不作一负心事,不出一过激言”,忠厚平和,为乡间楷模。而且“有德行而能文章”,在他的培养下,张岳崧“有穷达不变之志,有宠辱不惊之神,有志乎古不戾乎今之理”,而且“心平行高,蔚为国华,兹非翁之所培与其所积欤?”认为张岳崧能够成才,全靠父亲的培养与积德所致。

  

  图八、保存宋芷湾《厚斋翁八十寿序》的《张氏族谱》
  接着再联系到古人祝寿,“介眉之风不衰”,并不仅是因为年长而庆祝,也不仅满足于“枌榆春酒”宴饮娱乐,目的是在“以德后世”,以优良的品德为后世作出榜样。如今为“厚斋翁”祝寿,“或且不究其享寿考、宜子孙之由”,意为并不是因为他能享高寿,使子孙发达,而是颂扬他美好的德行,荫护儿子获取高第,“以风里之人”,以达到教育家乡人积德行善目的。
  “文似看山不喜平”,宋芷湾的《厚斋翁八十寿序》岂止“不喜平”这么简单。先是说张岳崧考中探花,广东人以之为荣,但是他并不仅因此。游海南时,觉得海南继邱、海两公后应有优秀人物“呼之欲出”。认识张岳崧时敬重他的为人,又说不是敬重眼前这个人,而是敬重“呼之欲出”像邱公、海公一样的优秀人物。写到为“厚斋翁”祝寿时,又说不是庆祝他得享高寿,而是赞颂他的德行教育乡人。由此可见,宋芷湾使用不断肯定又否定的手法,一层层向前推进,将他对张岳崧的期许与对他父亲的祝愿,曲折迂回地表达出来,内容腾挪跌宕云诡波谲,情节环环相扣天衣无缝。文章巨匠可见一斑,不愧“岭南第一才子”美誉。
  也许是老师的期许与祝愿起作用,张岳崧祭奠恩师不到一年,便晋升为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讲,兼日讲起居注官,三年后又晋升为正四品的常镇通海兵备道道员,以后几乎是一年一个台阶,仅十余年时间就从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升至从二品的湖北布政使,成为清代海南最高职务的官员。任职期间“清谨廉明”,政绩卓著,曾协助林则徐严禁鸦片,抵御国外毒品的侵害。晚年回海南主编道光《琼州府志》,为家乡保留下珍贵的文史资料。逝世后被荐入琼州府学宫,与邱公、海公一样享受读书人世代祭祀,成为海南历史四大名人之一,应该是不辜负老师的期望了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