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琼州两高贤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8-10-19 15:49:01 点击:6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清代琼州两高贤
  ——云茂琦与张岳崧的情谊
  张正义

  岭海腾奇气,高贤应运生。
  斯文推祭酒,吾道失宗盟。
  山斗原同仰,乡邦忆旧评。
  ………… …………
  长达一百零八句的五言古诗《翰山老夫子大人挽诗》阐述了张岳崧的一生功业,以及诗人与张岳崧的师生关系。诗的伊始就高度评价张岳崧在岭南的历史地位:岭南奇气升腾,高贤张岳崧应运而生;文化界推崇他居领导地位,逝世后文坛痛失盟主;过去,大家敬仰他如泰山北斗,现在,乡邦人士只能凭借以往的评价来怀念他。……
  这首长诗存于《海南张氏有文公族谱》中,作者为云茂琦,是张岳崧在琼台书院的学生。张岳崧掌教过多间书院,听他讲过课的学生数以千计,但是与张岳崧关系最为密切的当属云茂琦,成就最大的也应是云茂琦。云茂琦有诗文集《阐道堂遗稿》存世,其中保存有与张岳崧来往的书信有十九封。张岳崧逝世后,当时的吏部郎中云茂琦召集海南籍的官员与绅士,联名向官府公呈,请求将张岳崧荐入县学宫乡贤祠崇祀。经道光皇帝加恩批准,张岳崧入祀琼州府和定安县两级学宫乡贤祠。云茂琦也因任官政绩卓著,被当地百姓称为“百年好官”,入选《清史稿·循吏传》。逝世后也被后人荐入琼州府与文昌县两级学宫乡贤祠。

  

  图一、2004年海南出版社出版的《阐道堂遗稿》

  百年好官云青天
  云茂琦(1790—1849年),字以卓,号贝山,又号澹人,海南文昌县头苑镇人。先祖云从龙是蒙古族人,为成吉思汗四子拖雷的嫡孙。在权力斗争中,其祖母将他父亲寄养于陇西云姓汉人家庭,改汉名为云海,生下云从龙。云从龙于南宋嘉定三年(1262年)登进士,官至广东路钤辖。元朝建立后,云从龙因皇族身份受到重用,政绩显著,授征南大将军(从一品),行使相职。曾入海南抚黎,逝世后赠正一品,赐葬广州白云山麓,人称“云家山”,坟茔至今犹存,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云从龙次子云铉曾任钦廉两州按察使,元末举家入籍海南,成为云姓入琼始祖。
  云茂琦自幼聪颖过人,读书过目成诵,“年十三,诵书日万言。虽岁除诵不辍声。”(倭仁《云茂琦墓志铭》)。嘉庆二十年(1816年)乡试中举。赴京都数次会试不中,寓京读书时致力于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学说,推崇“身心性命之学”,以圣贤之言为座右铭。道光六年(1826年)中式丁丑科进士,次年出任江苏省徐州府沛县的知县。
  沛县地处低洼,历年夏秋雨季,庄稼多被淹没,云茂琦亲自勘察和组织老百姓,开沟通洫,疏导雨水,使农业生产连年获得丰收。云茂琦善于理讼断狱,对各种狱讼案件,或调解释化,或依情判决,判断如流。案后询问讼者,是否有“吏役索钱?”,有则严惩,署中无人敢犯。对判决后的案情,如有不服者准予申诉,以公正服人。另外还平反多起前任的错案,当地百姓称之为“云青天”。
  云茂琦重视教育,沛县有歌风书院,经费支绌,停办十数年。云茂琦捐出养廉银为书院经费,聘教师重新开办。并亲自到书院示范教学,使沛县士风大振。影响波及四邻,各县学子纷纷慕名前来沛县从师授业。为倡导教化,彰扬贤能,他捐资修建沛县学宫乡贤名宦祠。还邀集士绅捐资,倡修久圮的城南桥梁,便利过往行人,士民深感其德,称之为"云公桥"。
  道光九年(1829年),云茂琦调任六合县(今江苏省南京市北)知县。该县地处江淮两河之间,水网如织,经常发生水灾。道光十一年(1831年)河水泛滥成灾,县城以外,田地房屋淹没殆尽,居民徙避不及,或沿堤呼救,或攀树待援。茂琦及时组织救灾,出资雇船,四处捞救,开仓赈济灾民,民心得以稳定。故六合县虽屡有灾害,却无外出逃亡者。在六合县鼎革旧俗,反对浮华,倡励农耕,施行教化。将耗财伤民的淫祠野庙改为万寿宫、社稷坛、先农坛,或改建成为书院。带头捐出养廉银,集资万余贯,购置田产,作为书院办学经费,深得百姓拥戴。
  道光十四年(1834年),云茂琦署理江苏省江宁府(现南京市)督粮同知,旋署江防同知。因其政绩卓异,道光十七年(1837年)上调京都,授以正五品的兵部郎中,后转调吏部郎中。因部中事简官闲无所作为,他要求调任按察御史一职“以求可言天下事”,无果。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以父亲年老乞养辞职回琼州,不再出仕。在琼台书院主持讲学,扶持后进。道光二十九(1849年),逝世于琼台书院,时年59岁。
  云茂琦平生俭约正直,乐于行善,一生官俸积蓄,大多用于公益事业。掌教琼台书院时,捐款改造书院大门,添设生员斋舍。捐资二千余两银,在琼州郡城修建本族的应试馆舍和祖祠阐道堂,设置本族宾兴,供阖族读书人科举应试费用;捐银五千两,购置义田,岁收所得,资助近属贫者婚嫁丧葬和小学修脯之用。逝世后有遗著《探本录》22卷,《实学考》4卷,《阐道堂遗稿》12卷。其中《阐道堂遗稿》被收入《海南先贤诗文丛刊》本世纪初由海南出版社再版。
  云茂琦逝世后,晚清著名理学家同治皇帝的老师文渊阁大学士倭仁为他撰写《云茂琦墓志铭》,胪列了他一生政迹,对他沛县治狱索盗极力赞许,特举例他募乡勇领悍役亲自深入匪穴抓捕巨盗的事件,称“邑人叹曰:此数十年积匪,非公爱民,何肯治,亦何敢治也?嗣是境内谧如,门不夜闭。士民以手加额,谓数百年来无此好官。”

  

  图二、海南学者史俊卿撰写的《清代海南循吏 ——云茂琦》
  咸丰十一年(1861年),“江苏巡抚薛焕以公立品端方,操守廉介,请入祀名宦,礼部得旨如所请”(《云茂琦墓志铭》)。云茂琦成为同时入祀沛县、六合县学宫名宦祠的著名地方官。同治二年(1863年),朝廷为表彰循吏,谕各地大员访查,把“有政绩、官声遗泽在人者,著奏明宣付史馆,编入循吏列传”。光绪元年(1875年),经两江总督刘坤一、江苏巡抚吴元炳查明合奏,将云茂琦历任政绩宣付国史馆,入修循吏传。云茂琦成为琼籍入载清代正史大传《循吏传》的唯一官员。

  绿帙专营情谊深
  云茂琦在《翰山老夫子大人挽诗》中有“缁帐叼指授,绿帙遂专营”两句,并注释“琦于嘉庆壬申谒公于琼台书院”。“缁帐”,即黑色的帐幕,喻教师的讲席:叼,承受;“绿帙”,绿色书包,喻学问;“专营”,此指学业上的专门辅导。嘉庆壬申即嘉庆十七年(1812年)。张岳崧于嘉庆十四年(1809年)考中探花任翰林院编修,两年后请假回家为父亲张基伟祝八十大寿与侍养。嘉庆十七年(1812年)回到海南老家高林村,路过琼州府时入琼台书院讲学,云茂琦当时正在琼台书院读书,初次谒见张岳崧。第二年张岳崧父亲逝世,他在家守制时被琼州府知府聘为琼台书院掌院。云茂琦受到张岳崧的悉心“指授”,即授课指导。

  

  图三、张岳崧与云茂琦曾经主讲过的琼台书院现状
  张岳崧任琼台书院院长时已是四十二岁,云茂琦仅二十四岁。张岳崧在这位出身贫穷又聪明勤奋的年青人身上看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将云茂琦视如子侄,在学业上悉心指导。云茂琦得益匪浅,认为是得到老师的“专营”。一年后,张岳崧受两广总督蒋励堂的力邀,离开海南赴肇庆府任端溪书院院长,师徒两人暂时离别。
  嘉庆二十年(1815年),张岳崧守制结束,回翰林院复职任国史馆协修。这一年,云茂琦也考中举人,第二年春进京参加会试,两人在京都琼州会馆再会面。 张岳崧次子张钟彦在《澥山公行述》中称,父亲“官京师日敝车羸马官况萧然,而及门寒士之相依者恒十余辈”。大意是张岳崧在京城任官时经济上并不宽裕,但是,海南赴京参试的贫苦士子经常有十多人与张岳崧相依过日子。这十数人中有资料记载的是文昌县的云茂琦、定安县的叶联辉、儋州的张绩三人。
  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六月,张岳崧参加纂修《明鉴》,因“按语错误”即与嘉庆皇帝意见不合,被革职为民。他一路访古探幽,游历江淮吴越等地,回广东时被两广总督阮元挽留,任广州府粤秀书院院长。云茂琦则留寓京城读书备考,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庚辰科会试再失败。这时他离开海南已五年整,想到家贫亲老,极需侍养,便返回海南。五年后有诗注释称:“余于前五年由京都旋里”。
  道光元年(1820年),道光皇帝登基,张岳崧得以复职。 先任武英殿纂修官与翰林院教习庶吉士,第二年出任四川乡试正考官,于道光三年(1823年)奉旨任陕甘学政。学政是主管一省学校政令的官员,主要政务是主持巡考各地府州岁、科两次生员考试。当时陕、甘两省仅设一名学政,巡考的地域包括现在的陕西、甘肃、宁夏、青海与新疆部分地区,共有三十二个府州。而且一个府州约十个县,共录取一百多名生员,批阅上千份试卷,偌大的工作量仅靠学政一人根本无法完成,必须聘请多名幕僚当助手。
  张岳崧到任后首先想到云茂琦。聘请自己的得意门生参加批阅试卷,可以让他借鉴考生的文章,熟练掌握写作技巧;可以辅导他读书写作,对日后参加科举考试大有裨益。于是,一纸鸿雁回琼州,云茂琦收到信后欣然北上。一年多跟随张岳崧走遍陕甘各府州,长期的阅卷历练增长才干,接受恩师张岳崧的辅导读书学业大进。
  道光五年(1825年),张岳崧任陕甘学政三年期满,入京供职文渊阁校理,云茂琦也随张岳崧入京攻读备考。《云茂琦墓志铭》记载:“比入都,读王阳明先生集,慨然有必为圣贤之志。”可知这一年他开始接触王阳明的心学,深谙圣贤之志。由于得到张岳崧的悉心辅导,在考试中又能“代圣贤立言”,云茂琦终于在道光六年(1826年)的丁丑科脱颖而出,考中二甲第六十四名赐进士出身。
  云茂琦考中进士后,被分发到江苏省徐州府的沛县任知县。任上多次与恩师张岳崧通信,汇报沛县经济文化落后状况与自己的施政成就。张岳崧也在复信中谈自己在京城的状况,鼓励他在贫苦地方作出好政绩。道光十一年(1831年)张岳崧升任江苏常镇道道员,云茂琦也调任六合县知县,两地相隔不远。云茂琦曾数次上门拜访老师,交流思想与为官之道,互相勉励为国为民尽职尽忠。
  经长期的交往,张岳崧与云茂琦形成亦师亦友情同父子的关系,无话不谈。张岳崧丁忧回海南为继母守制时已经六十六岁,因海南交通不便,远离政治中心,如张岳崧给林则徐的信中所说,就是海南“僻居海底,几近化外之地”。加上在家乡高林村仅“敝庐数椽”不够居住,欲在佛山或省城买屋居住养老。
  云茂琦得知后多次写信极力劝阻,称:“据愚昧之见,似乎热闹嚣尘之区,不如僻静古朴之地。僻处日用什物无不节省,无酬酢之累,无繁华之勾诱,一万家资胜城市数万。”又说:“贵村地基本窄,实不够住,但郡垣外西北方数里内,地势宽厚,似可居而易寻。若欲别图良地,在吾处亦未尝无。”
  看见老师没有答复,云茂琦再去一信称:“前闻尊意欲迁居佛山,鄙见以为非宜,已于前信详细奉达。至于婚嫁一层,外间皆争尚侈奢华丽,恶习所趋,牢不可破。一不如式,众口嚣然,极力凑办犹然遭嫌。”接着又说“我辈本寒素家风,久欲力挽颓习,岂痛恶之反蹈袭?”信中不但痛斥佛山风俗崇尚奢侈,甚至有批评老师不极力抵制“颓习”,反而迁居追随的意思。可见云茂琦对张岳崧来说,不仅是好友也是诤友,只有情同父子的关系才这样无所顾忌地批评。
  张岳崧回海南后,协助林则徐查禁鸦片,主编道光《琼州府志》,重修琼州府学宫,修建郡垣张氏大宗祠和高林村宗祠,忙得夙夜匪懈。他考虑在海南终老,为自己营建墓园,并将准备用于购屋的四千两白银捐给定安县宾兴馆,用于资助贫苦学子乡会试的旅差费。自己只花少量资金在“敝庐数椽”的故居前建一门坊,借用“容膝可安”的典故,为故居题匾额《容安山馆》,不再建新屋。

  

  图四、复建前的张岳崧故居
  张岳崧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在海南高林村故居逝世,终年七十岁。这时云茂琦在京城任吏部郎中,噩耗传来,痛彻心扉,写下《翰山老夫子大人挽诗》,“招魂频剪纸,南望倍怦怦”,将挽诗向南焚化招魂,奠祭自己的恩师。并牵头发动海南籍官员与部分乡绅联名公呈,要求朝廷将张岳崧荐入定安县学宫乡贤祠。得到道光皇帝的加恩批准入祀琼州府学宫,张岳崧成为清代第一个入祀定安县与琼州府两级乡贤祠的乡贤。嗣后,云茂琦又撰写《祭翰山张师入乡贤祠祝文》,用于祭奠恩师张岳崧,可知他们之间生死不渝的情谊。

  任官岂止清慎勤
  清、慎、勤是封建社会官员任官的基本准则,最早出现在南宋官员吕本中的著作《官箴》。所谓“清”,是指清廉、清白;“慎”,是指谨慎、慎重;“勤”,是指勤劳、勤恳。历代朝廷都以这三个字为考核官员的标准,康熙皇帝曾题下御字“清、慎、勤”匾额颁赐各督抚大臣。张岳崧在《家训十则·官箴》中称:“清、慎、勤,入官之本”,云茂琦也在《初任须知》中称:“宋儒吕本中有清、勤、慎之箴,在自爱者固常纫佩”。

  

  图五、康熙皇帝御笔匾额
  但是,任官达到三字要求的只能算是优秀官员。张岳崧在著作提到“睎前修兮如觌”,大意是仰慕前代圣贤,如看见其人在眼前。可知他见贤思齐,有更高的标准。倭仁在《云茂琦墓志铭》称,云茂琦“逢人每询自己过失。或者曰,清、勤、慎已备,复有何过?答曰,此三字,乃居官本分,然亦未易言也。……而循吏名臣正不止此耳。”大意是达到这三字标准不过是居官的本分,要做到青史留名的循吏与名臣,应“正不止此”。由此可知,张岳崧与云茂琦都志存高远,以历代圣贤为楷模,希望成为青史留名的循吏名臣。
  张岳崧任陕甘学政时,认为国家付给的养廉银已经丰厚,足够办公与生活。巡考地方时,政府发放的各种规费是额外收入,他“裁革考棚规费及岁贡杂规各六千余金”(张钟彦《澥山公行述》),即不再收取地方政府的规费。而且每巡考到一地,都捐出养廉银为创导,号召地方绅士踊跃捐款重修或重建地方教育设施。张岳崧任陕甘学政巡考过三十多个府州,一共捐出多少养廉银用于办学?没有具体数字记载,仅见于陕西省咸丰《三原县志》,就有一次捐给学古书院达“千金”(一千两白银)之数。
  云茂琦任沛县知县时给上司的信中称:“权位本不足羡,惟借此得建树数大事,普慰民心,百年后名留青史,便不负读数行书,不致有忝科名。每览史册,不胜流留慨慕,今当于大人遇之矣”(《上方伯陈莲史师书》五)。可知他“慨慕”历代循吏名臣并以之为楷模,认为任官权位不值得留恋,只希望有所作为,告慰民心,百年之后名留青史。
  云茂琦任县令,只领取国家俸禄与养廉银,其他“一切无益浮费,概从裁革”。沛县有歌风书院,“经费久空,庭惟草宅”,他捐出养廉银为创导,号召百姓踊跃捐款。书院得以重建,文风蒸蒸日上。另外,他还捐出养廉银,号召士绅捐款重修沛县学宫乡贤名宦祠振兴文风,重建城外久塌的石桥,被百姓赞称“云公桥”。在六合县也一样,遇有大水灾,他“捐廉六百缗,劝赈集万贯有奇,采买积粟,米价以平,民心乃定”(倭仁《云茂琦墓志铭》)。
  他们捐出养廉银兴办各种公益事业,对自己的生活标准要求极低。张岳崧在《与梁寥圃学博书》中称,自己“按部所至,所有故规,悉为裁汰,廉俸有赢余,即分给书院,为推广修膏之倡,颇有应者。”意思是说,自己的养廉银与俸禄有剩余,就捐出办书院。在《上陈恭甫师书》中称:“口腹细事,向甘淡泊,食贫已素,不复却显,故窘如穷秀才时”。意思是说,吃饭是细小事,自己向来甘愿清淡,贫穷吃素,也不愿意改变旧习惯,因此生活窘迫如穷秀才的时候。
  云茂琦也一样,“家常飧饭,只一荤一素,非款客不添菜。曰:极口腹之厌何补?徒然累百姓脂膏,減自己福气耳!”(《云茂琦墓志铭》)。平时吃饭,只一肉一菜,有客人才添菜。说追求口腹之欲有什么用?不过是白白浪费百姓的财物,减少自己的福气。对待家人也一样,“衣屦惟布,非公事禁出宅门”,平时只许穿布衣布鞋,没有公事不准出门。
  “居官勤慎廉明,悉心职事”,这是官府文件《前湖北布政使张岳崧崇祀乡贤实录》中对张岳崧任官的评价。称他“所至实心任事,巨细亲躬,必期有济”。不论大小事他都事必躬亲,小心谨慎,防止出现纰漏。任常镇道道员时,亲自冒风顶雨率领僚属上堤坝抢险护堤。由于主官坚持在第一线指挥防护,终于保住了堤坝。在奉旨办理江北赈抚事宜中,他周历受灾州县十几个,下到灾民家中稽查户口,核实灾情,监督发放赈粮,杜绝胥吏对灾民的侵占。任按察使时,“尤慎于谳鞠,或与原供抵牾,必反复推问。”大意是对于审判定罪的案件尤其谨慎,与原来供词有矛盾的,必定反复讯问推断,做到“不枉不纵”。高度的责任心使他对工作兢兢业业,如履薄冰,赢得了朝野的赞誉。
  古代社会审理案件是县官的职责,云茂琦任县令时认为:“做官心欲小而胆欲大,心不小不能周详,胆不大不能决断。”(《语录》)“心欲小”就是要小心谨慎,否则就不能周到而详细了解内情,就容易办错案。他的任官《记录》中记载:沛县有一位秀才,因征粮事与胥役争论,引起百姓与胥役斗殴和集体诉讼。衙门中人都认为秀才刁蛮鼓动抗征,要求县令按例禀报学政,革除秀才功名后严惩。他回答说,万事都从忙中错,待详细讯问才禀报未迟。禀报稿件已经送到,他极力压住不签发。经调查讯问发现事件中秀才并无过错,“后事果直”,就是后来秀才得到公正对待。
  勤政是古今中外国家对官员的普遍要求,也是张岳崧与云茂琦任官的最大特点。云茂琦在《语录》中称自己“在官,三更后方就寝,黎明即起,除坐堂接客外,终日足迹未离签押房,或检阅案牍,或催理事件,或静坐默思,恐有错漏。” 张岳崧也如此,任浙江按察使时处理公务做到“案无留牍”,往往至“宵漏数下”即半夜三更不休息。任湖北布政使时筑堤防灾,年近七旬还走遍各州县踏勘堤坝工程,并亲自“引锥勘试,察其有无渗漏,虽淫雨盛夏不少懈”。
  总之,不论是官场任职还是日常生活,他们都以历代圣贤为楷模严格要求自己,希望做到青史留名。逝世后社会也给他们相应的历史地位,张岳崧成为海南科举时代唯一的探花,海南历史四大名人之一;云茂琦被荐入沛县和六合县学宫名宦祠,任官事迹被录入《清史稿》的《循吏传》。两人都被荐入县级与府级学宫乡贤祠,成为清代海南历史上两颗璀璨夺眼的星宿。

  

  图六、云茂琦的著作《探本录》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