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正著司鹾之绩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8-10-19 15:51:30 点击:10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谨正著司鹾之绩
  ——任两浙盐运使力饬盐务弊绝风清
  张正义

  “谨正著司鹾之绩,弊去风清”,这是张岳崧逝世四年后,定安县学教谕宋夏拟撰公文《前湖北布政使张岳崧崇祀乡贤实录》中的一句词语。鹾,盐的别称;大意是说他谨慎端方,治理盐务政绩显著,做到弊绝风清。这句话代表当时官府对张岳崧任两浙都转盐运使时的评价。宋夏拟撰的“实录”经当时定安县知县方某钤印后,于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润五月经两广总督呈送礼部,再由道光皇帝敕文批准,张岳崧获入祀琼州府与定安县两级学宫乡贤祠,受海南官府与士子每年春秋二季以少牢(羊、豕各一)规格祭祀,成为清代入祀琼州府与定安县学宫乡贤祠的唯一乡贤。张岳崧自道光十一年(1831年)十二月奉旨升任两浙都转盐运使,至道光十二年(1832年)十月离任,时间仅有十个月。在这段极短的时间内,张岳崧是如何“谨正著司鹾之绩”,做到“弊去风清”呢?

  何谓两浙都转盐运使?
  食盐是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矿产资源,自从国家产生后,历代统治者无不重视食盐的生产与销售。春秋时期,管仲在齐国为相,为适应诸侯争霸的需要,致力于富国强兵。于是兴盐铁之利,推行“官山海”政策,即规定山区的矿产资源与海洋的食盐资源属国家所有,国家对食盐的生产、运输与买卖严加控制,开中国盐政之始。齐国由是富强,称霸诸侯。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食盐由民间自由产销,国家课以重税。从汉代汉武帝开始实行盐业官营,一直到当代社会,国家对食盐的控制几乎没有中断过,因为盐税是国家最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在宋元时期,国家税赋“鬻海之利居其半”、“国家经费,盐利居十之八”(《元史·食货志》)。到了明代和清初,盐产税利也占据国家财政收入的一半左右。因此,作为国家盐业专营制度行之有效与否,根本上决定着这项国家重要的财政收入是否稳定。
  经营盐业包括产、运、销三个环节,国家如何控制这三个环节,成为盐政制定的依据。盐业或者由国家全盘垄断,直接向百姓零售食盐,学者称为“全部专卖制”;或者由国家在产地征以重税,其他环节放开,学者称之为“就场征税制”;或者由民间生产,官府收购后加税出售,由商家贩运与承销,学者称为“就场专卖制”;还有官府控制盐场的生产并收税,由盐商收储、出售和运销,学者称为“商专卖制”,或“官督商销制”。明清时期,主要实行官督商销的“票引”制,即官府招募盐工生产,向盐商出售“票引”,盐商根据核定的销售数额,凭票引购买食盐运销。所谓“票引”,相当于现在的“特许专卖证”或“完税证”。
  自从国家对盐业的控制,便生产了管理盐政的机构,机构名称与主管官员历代有异。元朝时,在主要产盐的行政区设置都转盐运使司机构负责盐政的管理,所谓“都转”即总管转运。主官称都转盐运使,简称为盐运使或运司,别称都转,明清两代沿袭不变。清代在全国产盐地区共设七个都转盐运使司,每个盐运使司都有自己的产盐基地和食盐行销区域,与清代的行政区域并不一致。盐商与百姓不得跨区购销食盐,违者以走私食盐论罪。清代的都转盐运使为从三品官员,运盐使司还设有从四品的运同、从五品的运副、从六品的运判,以及盐运司知事、提举、课盐大使等官职,负责盐业各个环节的管理。非产盐的地区则设正四品盐法道主管盐政。部分省的巡道或守道兼管盐务,称粮盐道、驿盐道或茶盐道等。
  
  图一、清代两浙盐运使司衔的仪仗木牌
  唐代唐肃宗时,析江南东道为浙江东路和浙江西路,钱塘江以南简称浙东,以北简称浙西。宋代设置两浙路,相当于现在的省级行政区,地辖今江苏省长江以南及浙江省全境,以及江西与安徽的部分府州。清代的两浙都转盐运使掌管两浙地区的盐政,是全国仅次于两淮地区最大的食盐产销地。主要政务是督察盐场的生产,保证食盐的质量;向盐商配给和发售票引,保证国家的盐税收入;监督盐商的水陆运输,防止跨地区销盐;缉查走私食盐,疏通食盐的流通环节;掌管有关盐务的诉讼,协调盐场与当地州县的关系等。两浙都转盐运使听命于闽浙总督,是闽浙总督的属官。
  两浙都转盐运使司衙署位于清代的杭州府城西门涌金门内,即现在的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涌金公园一带。民国初期,两浙都转盐运使司改名两浙盐运使公署,主官仍称两浙盐运使。并成立两浙盐务稽核分所,负责稽查食盐的销售与防止食盐的走私。1937年,国民政府将两浙盐运使公署与两浙盐务稽核分所合并,改名为两浙盐务管理局,主官称两浙盐务管理局局长,至此,两浙盐运使的官衔才寿终正寝。
  
  图二、民国《杭州府志》载清代两浙盐院署图

  斗米斤盐的背后
  我国的食盐资源以海盐为主,古代海盐生产主要是用火熬煮,只需在海边支起一灶,舀来海水用火一烧,半日就有食盐收获,成本极其低廉。有些高温烈日少雨干燥的地方,甚至连烧火这道工序也省了。如海南儋州的千年古盐场,盐工将海边大片的天然火山岩石削去一半,在石头顶部除四周留出凸边外,把中间打磨平滑,做成石槽便一劳永逸。平时在这些石槽中注入经海泥过滤后的海水(涨潮时海水就会自动漫入这些盐槽),靠阳光曝晒,当天就能产出高品质的食用盐。这种“自动化”食盐生产已经延续上千年,至今仍发挥作用。
  
  图三、儋州市洋浦港的古盐场
  食盐生产成本非常低廉,可是古代食盐的售价却高得惊人。清朝中期的平常年景,“斗米斤盐”是正常价格,偏远山区甚至以盐粒来计价。就斗米斤盐来说,一斗米相当于现在的12.5斤大米,以现在一斤平价大米3元计算,一斤食盐要买36.5元,古代粮食的价钱更高,贫苦百姓饭也吃不饱,怎么能吃得起食盐?食盐的昂贵影响到人们的饮食习惯,有资料称,我国内地大多数省区的百姓都喜酸嗜辣,是因为自古以来食盐昂贵吃不起,只好以酸辣味道来刺激食欲。
  古代为什么食盐卖得如此昂贵?原因在于食盐流通的税费上。食盐是民生不可或缺的商品,历代官府为了保证财政的收入,对食盐课以重税,并严格控制食盐的生产与销售。为此,历代都制定了严密细致的盐法制度,严禁私人煮盐和走私食盐,违者科以重罪。如唐朝的法律规定,私煮食盐五石以上、私贩食盐二石以上者是死罪。五代时盐法最严酷,贩私盐一斤一两就可以正法。宋代略宽了一点,无非是杀头的标准放到三斤或十斤而已。
  走私食盐免交税费可获暴利,历代都有不法之徒铤而走险,甚至武装走私,酿成暴力反抗,颠覆朝廷。比如唐朝末年的黄巢原是武装走私食盐的大盐枭,因受官府围剿而发动农民起义。虽然最后被镇压下去,但是农民起义严重地打击了唐王朝的统治,加速唐王朝的灭亡。元朝末年农民起义的首领方国珍、张士诚原来也是武装走私的大盐枭,在元末群雄混战中割据一方,成为推翻元王朝的主要力量。
  与历代相比,清代的盐税并不算高,费用较高的是食盐的流通环节。由于垄断经营没有竞争,从总商到窝商、场商、运商,再到零售商,每个流通环节都在追求高额利润,盐价被级级推高。而且盐商一方面获得暴利,另一方面负担也很重。除了缴纳盐课、运税,还要承受沿途官员无尽无休的额外盘剥。国家每有事经费不足,都要向盐商伸手求助饷,这些费用不能不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清朝中期以后吏治败坏,盐商所受的额外盘剥变本加厉,官盐价格扶摇直上。另外,部分官员与盐枭互相勾结走私分肥,甚至武装走私护私,私盐由是泛滥成灾。朝廷多次下令对盐枭严厉打击,但是徒劳无功,私盐越禁越多。百姓的食盐消费一半来自私盐,国家盐税大量流失。当时全国最大的产销盐区为两淮都转盐运使司管辖,乾隆期间,两淮盐税占全国盐税收入的60%以上,每年上解户部一千余万两的盐税,到道光期间每年亏损七百多万两。
  
  图四、复建的扬州市国庆北路清代两淮盐运使司衙署
  两淮都转盐运使司署位于当时江苏省扬州府,属两江总督兼管,负责长江以北淮河两岸直至河南、湖北、湖南、安徽与江西等地部分府州的盐政。为了改变两淮盐税的巨亏状况,道光十年(1830年),清朝著名能吏两江总督陶澍上任不久,就以“淮盐败坏,商困课绌”为理由,向道光皇帝上疏,要求撤销两淮盐运使司,由总督直接管理盐务,并要求批准对属下的两淮盐政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获得道光皇帝的批准。
  陶澍改革盐务的基本思路是“减价敌私”,也就是降低官盐价格来抵制私盐。其做法是废除国家特许专商经营体制,实行票盐制度。具体来说就是打破盐商对食盐产销的垄断,放开食盐经营权。减少食盐的流通环节,砍掉各种巧立的浮费。规定谁给国家缴纳盐税,谁就可以贩盐。而且纳税的手续简便,使官吏没有侵蚀的机会。
  放开食盐经营权后,大大降低了官盐的价格,有资本的商家纷纷前来交税运盐,走私食盐也销声匿迹。《清史稿》记载:“人知其利,远近辐辏,盐船衔尾抵岸,为数十年中所未有。未及四月,请运之盐,已逾三十万引(一引合食盐四百斤)。是岁海州大灾,饥民赖此转移佣值,全活无算。是法成本既轻,盐质纯净,而售价又贱,私贩无利,皆改领票盐。” 经陶澍改革后,道光十一年至十七年(1831~1837),两淮完纳盐课两千六百四十余万两,存银三百多万两。

  弊去风清饬盐务
  张岳崧于道光十年(1830年)三月就任江苏省常镇通海兵备道道员。到任后兢兢业业,勇于任事,政绩卓著:江北防灾赈灾,深入灾区查核灾情,严惩冒领赈粮奸吏,获得“蒙恩议叙加一级计”(《澥山公行述》)的奖励;兼管扬州关务,大力整饬清除积弊,严惩墨吏蠹役,建规章立制度,保证了扬州关税的征收。这一切都被他的直接上司两江总督陶澍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陶澍是清朝中期的朝廷重臣,他以锐意改革为己任。道光五年任江苏省巡抚时,力主京师粮食由运河漕运改为海运,亲自组织漕船入海大获成功,深受道光皇帝的赏识。道光十年任两江总督,又对两淮盐务进行大力改革,使两淮盐税扭亏为盈。另外,他还知人善任,对还未入仕的左宗棠、胡林翼就认为将来必成大器,除了大力奖掖外,还与他们结为儿女亲家。病重时向道光皇帝推荐林则徐继任两江总督。
  
  图五、两江总督陶澍画像
  张岳崧任常镇通海兵备道道员,成为两江总督陶澍的下属。陶澍对这位被道光皇帝赞誉“学问人品朕所深知”的官员格外看重,江北赈灾的政绩和扬关除弊的举措,加深了他对张岳崧的人品和能力的赏识。“蒙恩议叙加一级”就是两江总督陶澍上报朝廷对张岳崧的奖励。道光十一年,陶澍的改革两淮盐务的奏折得到道光皇帝的批准,他知道,两淮与两浙盐区毗邻,食盐销售的府州犬牙交错,仅有两淮盐务改革,很难改变两地食盐走私的现状。恰好这时两浙盐运使的职位出现空缺,他便极力向道光皇帝推荐张岳崧出任这个职务,得到道光皇帝的批准。
  张岳崧到任后,与闽浙总督程祖洛商议,参照两淮盐务的改革章程制定两浙盐务的改革方案。《清史稿·列传》载,程祖洛十二年擢闽浙总督,道光皇帝“命查办浙江盐务,严定裁汰浮费章程,下部议行。”可见改革两浙盐务是道光皇帝下的命令,“严定裁汰浮费章程”就是程祖洛与张岳崧议定的两浙盐务改革方案,“下部议行”就是将改革方案发下给两浙盐运使张岳崧具体执行。
  张岳崧如何执行这个改革方案呢?他的次子张钟彦在《澥山公行述》中称,张岳崧上任两浙盐运使,“时承盐务大敝”,就是当时两浙盐政极度衰败,私盐泛滥,官盐滞销,盐税征收不上,接手的是一付烂摊子。但是“府君洁己励俗,裁供亿,革奢习,讲缉私畅引之方,以振商力而清帑项”。通过这些得力的改革措施,使两浙盐务的面貌焕然一新。
  所谓“洁己励俗”就是坚持廉洁操守,带头拒收陋规。根据《盐业史研究》记载,晚清时期两浙盐运使一年的薪俸是白银130两,养廉银3千两。另有固定收入的公费3万3千9百多两,津贴7千2百两,加上各种陋规收入可达十多万两。张岳崧上任后也像两江总督陶澍一样,不但拒收各种陋规,连约定俗成的公费、津贴也拒绝领取。在他的带头之下,盐运使司里各级官员不再收取陋规,廉洁风气初步形成。
  
  图六、民国期间两浙盐运使司颁发的食盐专卖牌照
  所谓“裁供亿”就是裁掉官府对盐商征收的各种苛捐杂税。这些苛捐杂税原来以各种名目征收,但是事过境迁仍然照收不误。张岳崧在这次改革中将之统统裁除,减轻了盐商的负担。“革奢习”就是革除盐运司中迎来送往的奢侈风气。过去有新盐运使上任,盐商组织必须大摆筵席演戏数日以示欢迎,还要送上一笔所谓的“盐政养廉银”的贺仪。张岳崧上任后严行禁止,刹住这股奢侈之风。
  清朝官府为了方便管理,组织盐商成立盐业公会,任命财力雄厚的盐商为总商,协助管理盐务,形成了官盐销售垄断的局面。陶澍的盐务改革就是“撤总商”打破垄断,降低官盐的价格。张岳崧的“讲缉私畅引之方”也是如此。撤掉盐商组织,打破垄断,开放食盐的经营权,并加强缉私,使官盐畅通无阻。另外,由于官府的税费过重或经营不善,不少盐商拖欠官府的税费。如急于追缴,势必使他们破产。张岳崧“清帑项”,就是清理他们所欠的税费,免除不合理的部分,让他们缓交积欠,以达到振兴商力扩大经营的目的。
  张岳崧的两浙盐务改革达到预期的效果,盐税的收入有大幅度的增长。“兼值湖南用兵,农部征饷至数十万”(《澥山公行述》)。当时湖南江华县发生瑶民叛乱事件,朝廷派出重兵镇压,户部征调两浙盐运使司兵饷数十万两。由于两浙盐税充裕,张岳崧不折不扣地完成征饷任务,大力支持了前线战事,很快地平息了瑶民的叛乱。由此可见,道光二十六年定安县官府的公文《前湖北布政使张岳崧崇祀乡贤实录》,对张岳崧任两浙都转盐运使的高度评价恰如其分,张岳崧逝世后获得朝廷的高规格褒崇也理所当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