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汇海堂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19-02-16 09:36:58 点击:1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追梦汇海堂
  张正义
  嘉庆十年(1805年)夏历二月仲春,广东至京城的驿路上,一群士子谈笑风生,策马缓行,欣赏着初春时节路边怒放的野花。他们是嘉庆九年甲子科中式的广东举子,赴京参加嘉庆十年的乙丑科会试。人群中,来自琼州府的举人张岳崧也满面春风,气定神闲。作为农家子弟的他,已经领到省布政使司下发的全国最高会试路费白银三十两,又收到定安县和琼州府宾兴会汇来宾兴礼仪费共五十两白银,有了足够一年的费用。他还知道到京城后,可以住进连吃饭都不用花钱的“汇海堂”。“汇海堂”,海南士子追梦的地方,寒窗数十年的拼搏,只为通过这条阶梯青云直上,实现自己人生梦想。

  汇海堂的前世今生
  汇海堂是清代北京城里琼州会馆的别称。什么叫会馆?所谓会馆,就是以地域的名义建于都市,用于联络同乡感情和协助乡人开展活动的机构与场所。根据性质与作用大致可分为商业会馆与举业会馆。商业会馆为同乡商人建于都市,用于联络感情和在生意上互相扶持,对外争取权益的商业机构,遍布于有同乡人经商的各个城市。举业会馆则是建于省城和北京城中供读书人应试居住的馆舍。北京的大多数会馆属于举业会馆,时人也称为试馆。
  明清两朝实行科举制度选拔人才,每逢会试或朝考,成千上万的各地举子与随行人员纷纷聚会京城。他们大多人生地疏,语言不通,在日常生活上,经常受京城的店家和地痞欺凌,迫切希望有人能施以援手。于是,先期来京做官和做生意的一些地方籍人士,出于同乡情谊,发起捐款筹措资金,兴建馆舍,提供来京应试的读书人简便住宿,同时也提供在京同乡官员联谊或接待地方赴京官员之用,相当于现在半官方性质的地方驻京办事处。

  

  图一、北京东城区打磨街九十号的粤东(广东)会馆遗址大门
  据有关资料记载,北京的举业会馆最早建于明朝初期,至清朝中期如雨后春笋,不但各省都在京城建有会馆,一些经济文化发达的府州县也不甘人后,鼎盛时期北京共有各地会馆三百多间。北京的琼州会馆始建于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倡建人为海南琼州府府城地区的名进士吴琠。
  吴琠(1740—1789年)字国猷,号学斋,海南琼州府琼山县城草芽巷人。他自幼颖异,读书过目成诵,15岁就考中秀才,乾隆三十年(1765年)25岁时经考选成为拔贡,清代著名学者当时的广东学政翁方纲览其文后惊叹:“虎子有食牛气!”当年一试考中举人。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29岁再中进士,入选翰林院庶吉士,是清代海南第一个被“点翰林”的读书人。散馆后授职编修,曾参加卷帙繁浩的《四库全书》编纂工作,十年书成之后,被“赐宴文渊阁”,赏《文渊阁赐诗》、笔10管、墨10笏、龙尾砚一方、玉如意一柄、文绮10副、龙缎二匹,在海南引起极大的轰动。
  吴琠出生于琼州府城富庶之家,他乐善好施,曾倡修琼州府文庙,倡建四乡义学,修桥补路,造福乡人,是海府地区有名的慈善家。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他任翰林院编修时,有感于广东各府都在京城建有会馆,而“琼独阙焉”。为了方便琼州的读书人进京应试,他倡首发起旅京琼州人士捐款兴建会馆。当年共筹得白银960两,于是,他在北京正阳门外灵中坊的大外郎营北口内,买下民宅17间,改作琼州会馆。又购买邻近现在称为陕西巷的空地,长12丈宽5丈,作为会馆将来建设用地。共用白银560两,余下的400两借给商人生息。后来乡人又陆续捐款,加上原来的剩款与利息,至乾隆壬寅年(1782年),共筹得白银1700两。这一年,吴琠主持大规模的改建和扩建琼州会馆工作,兴建大门一座,右边建商铺二间出租,租金供房屋以后维修与人工管理费用,以及供住宿者简便的伙食。会馆内建大堂三间,住房32间。后来又在陕西巷兴建馆舍多间,购买骡马市大吉巷兴建馆舍,因此,琼州会馆共有房产三处。
  会馆建成后,吴琠亲自撰书《京都琼州会馆碑记》,叙述兴建琼州会馆的原因、经过与规模。石碑至今存于北京首都博物馆。除了刻石记事,他还为琼州会馆题写对联多幅和匾额“汇海堂”。从此,汇海堂成为清代琼州会馆的代称,琼州会馆成为全海南在京城唯一的举业试馆。《京都琼州会馆碑记》称:“琼人万里而来,息肩投足,至若家居,乡语喧哗,忘其为客。”有了琼州会馆,海南的举人进京会试,贡生参加朝考,都无不以汇海堂为栖身之地。海南籍的京官经常在此聚会,接待同乡了解乡情;外地琼州官员进京办事,大多以之为旅馆;收入不高的官员也有人在此长期居住。他们离开会馆时,一般都要交纳一笔“敬别金”,作为维持会馆正常运作的经费。
  清末科举制度废除,会馆的主要功用也式微。民国以后,京城不少举业会馆被拆除或改建为民居。但是,直到解放初期,琼州会馆仍然存在,其住户大多为海南籍在京就业的人家,还有不少海南籍年青学子以之为旅京宿舍。据旅港琼人海钧先生的《北京琼州会馆的回忆》一文记载,琼州会馆位于现在的北京前门大外廊营胡同31号,坐东向西,会馆大门外旁挂“琼州会馆”木牌匾,大门正中悬挂“探花”金色牌匾,下面注有小字“探花张岳崧”,大门外有一对圆扁形的石狮子。会馆大门估计是民国期间改建的,“汇海堂”匾额失踪了,换之以“探花”匾额,已与清代中期的琼州会馆大异其趣。作者海钧先生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在此居住求学,故能摹绘出大门的模样,回忆起琼州会馆的内部构建:整座琼州会馆占地面积约1800平方米,分为五个院落,共有房屋45间,大概也是民国期间加建。张岳崧在诗文中提到“藤荫日移,槐影风来”的古藤与老槐仍然赫然在目,在微风诉说“汇海堂”昔日的鼎盛。

  

  图二、海钧先生手绘琼州会馆大门
  可是这一切景象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便戛然而止,大跃进期间,琼州会馆被当地街道强行侵占了,住了几十年的多户海南人家被迫搬迁,包括颇有建树的文昌籍化学专家老教授符绶玺,年青学生更不在话下。起初,街道仅利用会馆的房屋办起机电小工厂,后来,拆掉会馆平房,砍掉古藤和老槐,在原址建起两层楼的厂房。前几年,海钧老先生故地重游,发现琼州会馆已经踪迹全无,抑腕叹息之余,拍下沦为街道机电厂职工宿舍的琼州会馆原址。据他文章介绍,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海南省人民政府打算收回琼州会馆的房地产权,恢复原貌,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但是,北京有关部门以为不是华侨财产不符合政策为理由拒绝。

  

  图三、海钧先生2016年拍摄的琼州会馆原址
  近年来,由于北京的市政建设,越来越多的举业会馆被拆除。个别规模较大保留较完整,或有名人居住过的成为文物保护单位,改作旅游点供游客参观。琼州会馆的主馆被改建成工厂,但是,位于现在北京市宣武区大栅栏街陕西巷17—21号的房产至今犹存,有关部门将其列为琼州会馆主馆向游人介绍。笔者游览时,已经沦为外地捡破烂人员的居所。不过现在附近正在修路,据称是修建京城古巷游一条街。陕西巷的琼州会馆房屋能否恢复原貌不得而知,如将此处改建为琼州会馆主馆,也是不错的选择。

  

  图四、改为大杂院的琼州会馆陕西巷房产

  张岳崧与汇海堂
  琼州会馆建馆的第二年,张岳崧呱呱问世。读书时,吴琠太史筹建汇海堂的事迹如雷贯耳,他做梦也想进入汇海堂,向读书人最后的大考场冲刺。三十三岁那年,他终于住进了梦魂萦系的汇海堂,离琼州读书人的最终考场已近在咫尺。他跨进这座位于当时正阳门外灵中坊大外郎营胡同的琼州会馆,仰望着建馆人题额“汇海堂”三个大字,挲摩着大门内则的《京都琼州会馆碑记》石碑,不由感慨万千。
  
  图五、陕西巷有关琼州会馆的简介

  张岳崧感慨的是吴太史筹建琼州会馆的艰难与贡献。当时在京城任官的琼州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要不,怎么让一个人称“穷翰林”的七品小编修来牵头兴建会馆?会馆的大门建得富丽皇堂,内部规模宏大宽敞,比其他会馆更胜一筹。用吴的琠话,就是“无俾人谓吾琼邸舍不他郡若也”,没有充沛的资金怎么能成就?应该说,初次筹集的白银960两用于买屋与地,大多是吴琠之力。
  吴琠在《京都琼州会馆碑记》中称:“壬寅改造之役,候选知县会同吴君嗣湖、候选训导岁贡生会同陈君江、定安程君学道、候选县丞琼山冯君澌,并著劳焉,例得备书。”这四位士子当时全是“候选”官员,除了会同吴嗣湖后来官至浙江宁海州知州,并有孙女嫁与张岳崧的长子张钟銮外,其余皆籍籍无名。而且“并著劳焉”只能理解为参加筹建,即使捐款也数额不大。其余没有“备书”的捐款人可能数额更小。因此,吴琠必须全力担当。
  汇海堂的兴建,是吴琠对海南文化教育事业发展的一大贡献,后代士子进京考试,有一个充满乡情的落脚地,对他感恩戴德无言而喻。三十年后,张岳崧回海南守制,吴的琠后人上门恳请他为吴撰琠写传略,他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一篇《翰林院编修吴公家传》保留在他的《筠心堂文集》中,再现了吴琠的传奇人生。

  

  图六、存于海口市琼山区府城吴氏古宅的吴琠画像
  张岳崧住进汇海堂第二个月,便参加嘉庆十年乙丑科的会试,从三月初九日到十八日三场共九日,可惜名落孙山。嘉庆十三年的戊辰科,他再参加会试,又“春官报罢”落选了。期间,他盘缠用尽,便到一位姓聂的官绅家当家庭教师,暂时离开汇海堂。聂家藏书丰富,他授课之余饱览群书,学业长足进步。嘉庆十四年,嘉庆皇帝五十岁寿辰,举国庆祝,朝廷举办巳己恩科会试。这一科,张岳崧脱颖而出,成为贡士。在接着举行的殿试中,他以第三名的成绩敕授进士及第,即俗称探花,成为当时清代广东第二位、海南历史上唯一进入三鼎甲的进士。嘉庆皇帝得知张岳崧是海南琼州人士,不禁竖起大拇指,作出“何地无才”的赞叹。
  放榜之后,汇海堂里沸腾了。张岳崧的姐丈莫绍德更是欣喜若狂,在汇海堂里摆下宴席庆祝。莫绍德是海南定安县南山村人,字衣堂,嘉庆六年进士,时任内阁中书,因家庭贫困收入低微无力租屋,十多年一直住在汇海堂里。他妻子姓张,与张岳崧同宗,因此张岳崧称他为姐丈。多年来,他们互相扶持依靠,过着清贫的生活。张岳崧守制三年后回京复职,姐丈莫绍德又在汇海堂设宴接风,诗酒唱和。张岳崧在《乙亥至都和莫衣堂姐丈绍德喜晤之作·二首》中称“十年相依是夙缘,亲情友谊两殷然。”并在“清斋许我磬同悬”句下自注:“同寓汇海堂”,可见那时他们在汇海堂住的时间已经超过十年。
  大概琼州读书人天生秉持清高孤傲不肯趋炎附势的性格吧?莫绍德以内阁中书任实录馆校对官,十四年一阶不升。张岳崧惋惜之余也无可奈何,在诗的“其二”中宽慰他:“行藏至理能安遇,渺渺前修共著鞭。”大意是称赞他对升降荣辱能随遇而安,共勉大家努力学习前代的贤人。诗在“安遇”句下自注:“斋额新颜:安遇”。意思是莫绍德的汇海堂住所门楣有新题的“安遇”两字。这两个字应该是张岳崧所题,因为不是非常谙熟莫绍德秉性又与他有深厚情谊的人,是不会在别人的住宅门楣上题字的。前不久,文昌市一韩姓老人来信,说他父亲民国读书时住过汇海堂,见过内有不少张岳崧的题词,问我这些题词是否还存在?

  

  图七、候补主事莫绍德的书法手迹
  莫绍德不久回家守制,有关部门晋升他为正六品的“候补主事”,可是他已对仕途弃之如敝履,无意赴任,在琼台书院执教以终其一生。汇海堂的创建者吴琠也如此,在七品翰林院编修的位置上待了十七年,一阶不升。回家守制后不再复职,也在琼台书院执掌教鞭。任官时有人暗示他走某个权贵的门路,“公守道不阿,以故浮沉馆职十余年,不迁一秩,士大夫高其节焉。”张岳崧在《翰林院编修吴公家传》中,高度称赞他坚持道统不营钻取荣的高风亮节。张岳崧也如此,在翰林院编修的职位上待了十年,还因修《明鉴》“按语”犯错被革职。如不是这事引起道光皇帝注意,及时恢复他职务,加上他勤政廉洁,深受朝野赞誉,也为道光皇帝欣赏,复职十四年就晋升为从二品的湖北布政使,恐怕也要像莫绍德姐丈那样,在汇海堂继续待下去,最后在海南琼台书院执教终老。
  张岳崧出任陕甘学政后,委托海南幕僚将家人带到陕西学政衙署,任满回京,一家子不宜再住汇海堂。然而汇海堂是他先后居住有十多年的地方,是他追求梦想的终结之地,他对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刻骨铭心的怀念。每有海南的士子进京应试,他都上门探望,向他们询问家乡的情况,帮助他们排忧解难。他的朋友举人郑柏山进京应试,他更是喜出望外,一有时间就上汇海堂与朋友畅谈。多年后,他出任湖北布政使,在《与郑柏山孝廉书》中还津津有味地回忆:“汇海堂中穷理谈艺,藤荫日转,槐影风来,此景此情尚堪遥忆”。
  琼州会馆的兴建,为海南文化教育的促进与科举人才的兴盛,起过巨大的作用。海南清代的历史名人,如张岳崧、云茂琦、韩锦云、潘存等,都在汇海堂里住过。在通讯不发达的古代,汇海堂不仅是对内联系的桥梁,还拓展了海南的知名度,加速了海南与内地的文化交流。目前,海南正在努力建设文化大省,保存海南的历史文化遗产,挖掘海南的文化遗存,是当代海南人的责任。最近,北京老城区的省级会馆纷纷修复,成为对外展示的窗口。广东的粤东会馆也在紧锣密鼓的修复中,计划开辟为戊戌变法与康有为纪念馆。作为省一级的文化遗址的琼州会馆,是否应该回收复建,作为海南文化鼎盛的见证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7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