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安十八滩寻踪

楼主:金叵罗123 时间:2020-05-05 09:06:33 点击:5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万安十八滩寻踪
  张正义

  “行不得也哥哥,十八滩头乱石多。东去入闽南入广,湲流湍急岭嵯峨,行不得也哥哥。”这是明代海南第一大才子邱濬创作的杂言古诗《禽言》的内容。诗人借用鹧鸪“行不得也哥哥”的啼声谐音入诗,高度概括了万安十八滩航行的艰辛与险恶。亘古以来,万安十八滩与黄河三门峡、长江三峡是中国水运史上令人谈虎色变的三大险滩,其中万安十八滩最为险恶,俗谚称:“赣江之险天下闻,险中之险十八滩,十船过有九艘翻,一船虽过吓破胆。”如此恶名昭著的险滩究竟身居何处呢?其险恶程度又如何呢?张岳崧的五言古诗《万安十八滩》形象地为我们保留下一份珍贵的古代水运史料。

  惶恐滩头说惶恐
  “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人生自古谁不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南宋文天祥的《过伶仃洋》诗大概初中以上文化水平的中国人都耳熟能详,但是,能说出惶恐滩头具体位置的人却不多。这个惶恐滩头就是万安十八滩中最惊险的一滩,位于现在江西省万安县城南五公里处。公元1276年,元军攻破南宋都城临安,南宋恭帝献城投降,文天祥以宰相的名义率领勤王部队誓死抵抗,在江西吉水附近为元军所败,他率部溯赣江而上经过惶恐滩退往广东,领略了惶恐滩的险恶。在广东海丰被元军捕获后押着他经珠江口的伶仃洋,希望他劝降南宋另一位大臣张世杰,他严词拒绝,写下这首《过伶仃洋》诗,申明了他为国尽忠的必死决心,借惶恐滩表达了他对国事的险恶和担忧。
  其实,惶恐滩原称黄公滩,因宋朝观察使黄又元在这里筑“黄公台”练兵而得名,遇着一位旷世天才诗人因缘际遇将之改为惶恐滩。古代人出行运输以舟楫为主,发源于赣州大庾岭的赣江由章水与贡水汇合向北奔流,是岭南通向中原的必经之水路。从赣州到万安县有近二百四十里的水路,其中一段水路途经岩石累累的赣中山脉,由于亿万年水流的切割,形成河道上怪石嶙峋,暗礁密布,水流湍急的十八个滩头。最为险恶的滩头就在黄公台附近,乡人将之称为黄公滩。


  图一、现存的万安县古城是江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公元1094年,一生命运坎坷的苏东坡从京城被贬谪到万里之遥的广东惠州府,他乘舟逆水而上来到万安十八滩时,只见这里激流汹涌,暗礁险恶,巨浪排空,吼声如雷,不禁惊问船家此为何处?船家回答是十八滩的黄公滩。苏东坡错听成惶恐滩,顿时触景生情惶恐满怀,作诗一首《八月七日初入赣过惶恐滩》:“七千里外二毛人,十八滩头一叶身。山忆喜欢劳远梦,地名惶恐泣孤臣。”大意是我这个从七千里外被贬而来的白发老人,经过十八滩就如一叶扁舟在惊涛骇浪中飘荡。看见两岸的高山喜欢地梦忆起故乡的山水,来到这惶恐滩又令我这个贬臣忧愁得潸然泪下。随着这首大名人的大名诗被社会广泛传诵,十八滩中的黄公滩也逐渐被称人为惶恐滩。
  使万安十八滩驰名文坛的还有另一位著名的爱国词人辛弃疾。辛弃疾,号稼轩,山东济南府历城县人。南宋豪放派词人,有“词中之龙”之称,与苏轼合称“苏辛”。他出生时老家山东已沦陷敌手,但是他志在恢复中原,21岁就参加农民起义军抗击金朝,义军失败后回归南宋任镇江推官,后升任江西提点刑狱使驻节赣州,经常乘舟经万安十八滩往返于赣州与南昌之间。
  公元1176年,辛弃疾登上赣江源头的郁孤台,回想四十七年前金兵长驱直入江西腹地,到达万安十八滩的造口驿,南宋几乎灭亡之事,再从奔腾的清江之水,想到了家国破乱人民苦难不禁悲从中来。经万安县南的造口驿,在墙壁上写下这首千古绝唱《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图二、重建后的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的省重点保护单位郁孤台
  词中的“行人泪”明写十八滩的惊险使行人潸然泪下,暗中寓意他对祖国山河破碎百姓罹难洒下的悲愤之泪。“西北望长安”,遥想陷于敌手的中原大地,远隔着无数重峦叠嶂。词中无一语言及十八滩的惊险,却是借十八滩的惊险,寓意国事维艰与自己恢复中原的渴望。借鹧鸪的啼叫声“行不得也哥哥”忠告行人不要冒险前行,其实是抨击统治者因循守旧,歌舞升平,将恢复中原的宏图抛之脑后。该词使用一明一暗互相呼应的艺术手段,将爱国主义的思想与赣江十八滩的惊险有机地糅合,达到意内言外之极高境界。
  万安十八滩水道之惊险,使历代文人名士如欧阳修、杨万里、苏东坡、辛弃疾、文天祥、解缙、王士祯等在此留下大量诗词文章。因为万安十八滩是海南人赴中原必由之路,海南的文人墨客也留下不少吟咏十八滩的佳词妙章。除了文章开头的海南第一大才子邱濬的《禽言》外,比较出名的还有明代南京礼部尚书海南定安县人王弘诲写的《过十八滩》,以及人称“岭南巨儒”的明代南京户部侍郎海南琼山县人钟芳写的《十八滩·四首》。然而写得极其具体形象细致入微,使读者顿觉如闻其声如视其景如蹈其险的,是海南四大才子之一探花张岳崧写的《万安十八滩》。

  簸岩千丈落,回转四山舞
  张岳崧对万安十八滩并不陌生,自幼就读过历代先贤写下的有关十八滩的诗文。嘉庆九年(1804年)他考中甲子科举人,公车北上赴京会试第一次顺流船经十八滩,嘉庆十六年(1811年)他考中探花后请假回海南侍养年逾八十的父亲,第二次逆水船经十八滩。嘉庆二十年(1815年),他为父亲守制三年期满后赴京复职,仍然依照广东人赴中原的老路,溯北江而上到达南雄州,翻过梅岭到达江西的赣州,在赣州码头登船顺赣江而下再一次船过十八滩。
  与前二次途经十八滩不同,这时他算是功成名就,没有家事牵挂,时间极其充裕,可以从容地浏览赣江两岸的旖旎风光,详细地体味万安十八滩的惊险。他回忆起历代前贤写的有关十八滩的诗词,或者借景抒情,或者叙述简略,没有写出十八滩的惊险状况。决心撰写长诗一首,将自己行船经过十八滩时的惊险,通过生花妙笔呈现出来。于是,一首近五百字的五言古诗《万安十八滩》,就保留在他的诗文集《筠心堂集》中。
  诗的开篇写道,乘船到古南安郡即当时的大庾(现在改为大余)县,在章水与贡水汇流处转入赣江,地势比较平旷,诗人以为出了幽谷便是一马平川了。岂料船顺流才片刻,“陡觉众峰聚”——高峻的山峰扑面而来。接着开始写十八滩的险恶:“白日悬高厓,苍壁瞰深釜。大声发上水,众窍助怒号。调刁碎风箫,砰訇咽雷鼓。万骑乍环营,千军疾破虏。舟人手篙楫,未至先栗股。”

  图三、湘西神农架长江支流大宁河的险滩
  船未到险滩,首先看到的是,白日悬挂在高高的山崖之上。对下面激流来说,就像有人低头俯看长满苍苔的峭壁下面的深底锅一样。激流的轰鸣声从上面响下来,石壁上密密麻麻的的小洞穴被风吹响,也助着水声发出怒号。而且水声时大时小,有时像风中吹响的箫笛,有时像轰隆作响的雷鼓。湍急的激流有时打着漩涡,像上万队骑兵一下子环绕军营奔走;有时奔流直下,像千军万马疾驰着冲向敌人的阵地。撑船的人拿着船篙,还未到险滩双腿已经颤颤发抖。诗人用极其形象的比喻,先声夺人地写出船进入十八滩前激流的轰鸣和水流的湍急,以及撑船人的恐惧心理,反衬出十八滩的万分险恶。
  “湍波喷珠玉,峭壁束罂缶。怪石逼溪流,累累讵可数?大者搏熊罴,猛者蹲貔虎。长者亘铁索,峙者耸柱础。洄澜激卧牛,罅隙斗黠鼠。谽谺张口颊,荦确逼斤斧。沙水日激啮,锋锐攒万弩。”
  船进入十八滩后,水流冲击着像瓮缶一样团围的峭壁,激起喷珠溅玉般的浪花。激流中怪石逼近溪流,重重叠叠无法数清楚。这些怪石叠磊如熊罴相搏斗,又像蹲在溪岸的貔貅猛虎一样吓人。狭长的如铁索亘连,峙立的如高耸的础柱。有的如卧牛横江,在激流的冲击下卷起无数漩涡。船穿行在这些怪石之中,有如在缝隙中抓捕狡黠的老鼠一样难以控制。“谽谺”,山谷深旷的样子,形容巨大的怪石有如张牙舞爪的怪兽;“荦确”,原意指石路坎坷,比喻怪石的层面有如刀砍斧劈过一样凹凸不平。有些怪石经江水流沙日夜激荡啃啮,像聚集起万支弩镞一样锋锐。诗人通过如此奇特的想象,把江流中森森怪石描绘得栩栩如生,使人如身临其境,心感其情。
  “长流已中断,前觑无寸土。我舟讶驱车,太行困龃龉。须臾鸟道转,渐见蛇腹吐。谲曲危累卵,迫狭争铢黍。窄径已难容,深潭不可俯。”


  图四、云南怒江虎跳峡险滩
  船到转弯的地方,突然觉得江流已经中断,前方峭壁扑面而来,一寸土地也看不到。“龃龉”,牙齿参差不齐,喻巨石杂乱竖立。我乘坐的小船像驱车登上太行山,惊讶地发现被困在杂乱竖立的巨石当中无法前进。突然间,江流曲折迂回有如“鸟道”般盘旋;慢慢地看,又像蛇腹的横鳞,一道道地显现出来。船只穿行于怪石丛生曲折盘旋又迫仄狭窄的航道之中,真是危若累卵,有时只差“铢黍”般的距离就被撞得粉身碎骨。对此万分惊险的航程,撑船人如何应对的呢?
  “篙师俨御敌,叫绝呼其伍。喧声哄岩谷,众指纷柁橹。篙声震磔砉,水石撞钟虡。飞梭乍离手,枉矢初脱弣。簸宕千丈落,回转四山舞。耳边风飕飗,目瞬不敢睹。稍寂辨人声,相视但色沮。回首古帆樯,峨峨埋沙浒。”


  图五、历史上的长江三峡险滩
  “篙师”也称“滩师”,是十八滩边熟悉险情专职代替船夫掌舵撑篙过险滩的水手。篙师们有如面临大敌,互相高声呼叫同行小心,叫声在岩谷之间喧闹回响。“磔砉”,石头爆裂的声音;“钟虡”,悬挂编钟的木架,这里指编钟的响声。这时,众篙师纷纷掌好橹舵,船篙点击江中的怪石,发出噼啪的爆裂声,与水流撞击岩石罅穴有如钟鸣般的声音互相呼应。“弣”,弓箭的把手,借指弓箭。船只在激流中有如离手的飞梭,又如脱弦的弓箭向前直冲。有时随奔泻的水流颠簸而下,使人像跌下千丈谷底;有时随着湍急的漩涡在打转,让人顿觉四面山峰在旋舞。整个过程大家只觉耳边的风声飕飕作响,紧张得眼睛瞪大不敢转动。待到水声稍小可以辨出人声时,大家互相视看,只见人人吓得脸色惨白。再回首看,只见古时遇险的船只深深地埋在沙里,只露出高高的樯桅。一段险恶万分的水路,一次摄魂夺魄的旅程,一场篙师们与险境生死搏斗的景象,经诗人生花妙笔惟妙惟肖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如此新颖的联想,如此奇特的比喻,如此大胆的夸张,不但在万安十八滩诗词创作中绝无仅有,就是放在我国诗歌创作的历史长廊中也毫无逊色。
  “出险就平旷”,船只驶出险境后,在平坦的旷野放流。诗人通过篙师的口,介绍了十八滩部分“少雅训”的滩名和“闻诸古”的惶恐滩,并就此引发思考,人世间大多是道路崎岖人情险恶,自己为功名长期离别故乡与亲人,历尽人世风波,消耗宝贵年华,值不值得呢?

  十八滩文化广场的遗憾
  十年前撰写《张岳崧传》时,张岳崧《万安十八滩》石破天惊的描绘使我怦然心动,决心沿着张岳崧的足迹走一趟万安十八滩,领略那摄魂夺魄的惊险风光。可是一查资料,十八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兴建万安湖水利工程时已经沉入的湖底,留下一段刻骨铭心的遗憾。不久前受文友邀请赴赣州市游玩,顺便游万安古城,一泯十年前的遗憾。
  万安十八滩全长近二百里,赣州市与万安县境内各有九滩。古人途经十八滩,首先要到十八滩的源头赣州的储潭拜祭储君庙,祈求储君神灵保佑。储君庙有近二千多年历史,素有“千里赣江第一庙”之美誉。据《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载:晋刺史朱瑞置储君于此,故而得名。储君庙经历代多次修建,形成有二千平方米的建筑群,文革期间庙宇被拆毁。本世纪初,当地百姓集资重建部分庙宇,重塑储君与十八位滩神像。张岳崧当年船过十八滩,肯定来祭祀过这些神灵。我怀着万分虔诚跨进储君庙,对每一位神祇都焚香叩拜,先祖张岳崧当年能多次平安渡过十八滩,不是得过他们的护佑吗?


  图五、位于赣州市储山镇的储君庙
  小车顺着赣粤高速路疾驰,来到万安县沙坪镇长桥村。当地史料记载是辛弃疾当年“书西江造口壁”的地方,可是询问村中老人,他们说是移民村,原村已淹没在库区之中。查万安县官网,说是题于库区中一块巨大的天然石壁上。再查《方舆纪要》,称造口驿也称皂口驿,位于赣江岸边。古代的驿站是供官家来往住宿与物资转运的机构,主要建在交通要道旁。猜想当年辛弃疾是住宿造口驿,面对滔滔江水口占一词题于驿站的墙壁,而不是题于天然石壁上。赣江截流建成水库后,造口驿当然沉入库底,已经无法仿辛弃疾临江咏怀了。
  小车来到万安古城南门,门外五公里处碧波荡漾的湖水下面,就是历史上人称“十船过有九艘翻”的惶恐滩。租一叶小舟荡向烟波浩渺的湖面,就在惶恐滩头的上面,只见湖水深碧黝黑,到湖底恐怕不止三十米,张岳崧诗中的“回首古帆樯,峨峨埋沙浒”就在这个地方。这里埋葬了多少遇险的船只,吞噬了多少旅人的生命!


  图六、万安湖水电枢纽工程的夜景
  自从清末粤汉铁路开通后,这条黄金水道失去了它的主要作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座混凝土大坝在惶恐滩上游横空出世,将千里赣江拦腰截断,高峡出平湖,面积一百平方公里的万安湖成为国家级的森林公园,闻名神州的旅游风景名胜。九十年代中期,总装机容量为50万千瓦的国家“七五”重点工程,万安湖水电枢纽工程顺利竣工,成为江西省目前最大的水力发电厂站。昔日惶恐滩头怒吼的江水,化为碧波万顷的湖泊,又聚变无所不能的电流,输入城乡百姓家。如今来到惶恐滩的上空,不能不感慨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和科学技术的巨大进步给现代人带来的幸福感。


  图七、万安十八滩文化广场的古人诗词碑石
  万安十八滩的惊险已经成为远去的历史,为了留住历史的脚迹,万安县建起十八滩文化广场。该广场背靠古城墙,面临赣江,建有赣江文化雕塑、名人雕像,以及历代文人墨客所写的有关万安十八滩诗词的碑石,积淀千年的十八滩文化得以汇集和展现。徉徜在文化广场上,与历代名贤促膝交谈,有如翻阅一部万安古城的地方志。然而稍感不足的是,有关十八滩的诗词没有写出十八滩的惊险,给人留下不可弥补的遗憾。广场中是否可以给张岳崧的《万安十八滩》留有一席之地,以补足游人的遗憾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