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实与玉丹(转载)

楼主:黑山白云湫 时间:2005-12-07 14:31:25 点击:87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古时候,有两个青年男女,男的叫诺实,女的叫玉丹。诺实是个强壮勇敢的青年,他有一手好箭法和高明的钩刀手艺。他要射飞鸟的眼睛,决不会射翅膀。他要砍跑鹿的脖颈,刀到脖颈断。玉丹是个聪明、勤劳的姑娘,更是个纺织能手,她织的花能引来蜜蜂,她织的鸟会展翼飞翔。诺实和玉丹早就相爱,村里的人都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可是,玉丹给村里一个峒官的儿子看上了。峒官托媒人送来聘礼,硬要她的父母收下。玉丹知道了,呼天喊地,哭的在地上打滚滚。诺实知道了,默默含恨,在家里修理弓箭,磨利钩刀;“黄竹虽已变成腰箩”,但他要腰箩重变黄竹,长满山坡。他们每天晚上都来到村头山边的槟榔树下相会,两人依偎在一起,直谈到天亮,还不肯分手。如果有一天不能相见,玉丹就饮不下水,诺实也咽不下饭。这些事,全村的人都知道了,都为他们将来的命运担心。不久,诺实和玉丹相会的事情传到了峒官的耳朵里,峒官派人上门吓唬玉丹的父母。玉丹的父母虽怜惜自己命苦的女儿,但是不得不叫她和诺实断绝来往。可是,玉丹和诺实还是和过去一样,每到夜深人静,整个村子都睡了的时候,他们又双双坐在村头山边的槟榔树下谈心。
  一天,诺实到深山打猎去了,峒官突然派人要玉丹马上过门。玉丹急得团团转,几次跑去找诺实都失望回来,最后只好自己躲在房间里哭。眼看火烧到眉毛上来了,玉丹就要被峒官抢去了,可是,诺实啊,你到底哪里去了呢?莫非给该死的峒官抓去了?莫非给可恨的峒官杀死了?诺实啊诺实!玉丹反复的喊着诺实的名字,越喊声音越大。峒官派来的人听见,面面相觑,感到惊奇!她的父母听见,心如刀割,忙到玉丹的房里,安慰玉丹。但当她的父母刚刚走进房门,“诺实啊诺实”的声音还在房中回旋的时候,她已咬破舌头,倒在地上了!母亲紧紧把她搂在怀里,一声儿呀一声肉地叫她的名字,但玉丹已经不能回答了,心也不跳了。只有鲜血从她的嘴里流出来,滴在她母亲的身上,湿了一大片,峒官的来人惶惶地夹着尾巴溜走了。
  诺实从山上扛了一只肥山羊和一只梅花鹿回家,父母很欢喜。诺实一吃晚饭就兴高采烈地走到村头山边的槟榔树下,一时坐着吹口哨,一时站起来,甚至爬到树上了望。但是等呀盼呀,玉丹始终没有来。她为什么还不来呢?发生了意外吗?太阳早已落山,月亮爬上头顶了,他越想越闷,从树上慢慢爬下来,一个人坐在槟榔树下,随手采来丹桂树叶,捻了一堆又一堆,听着村里的鸡啼了一遍又一遍,狗吠了一轮又一轮。他的心好像给蚂蚁咬住,哒哒的跳一阵,痛一阵,她为什么还不来啊!莫非给该死的峒官抢去了?莫非给可恨的峒官杀死了?他抬起头正想回家去看看,忽然玉丹披头散发向他慢慢走来了,他急急奔前几步,玉丹又不见了,原来是个幻影!他稍微犹豫了一下,拔腿就往家跑。到家拿了弓箭和钩刀,又直冲到峒官的家。他看见峒官家门户紧闭,把耳朵贴在墙上,也听不到屋里有什么动静,心情才慢慢松弛下来。他又蹑手蹑脚的来到玉丹的家门前,月亮正好照在她家的门楣上,一眼便看见门楣上插着表示噩耗的树叶,他不禁叫出一声来:“难道玉丹……”他在那里呆呆站了好久,才走回家去。等到天一亮,他就跑出去探问玉丹家里到底是谁死了?当得知玉丹被峒主逼死和埋葬的地点之后,诺实掉头便跑,一口气就跑到村头山边的那棵槟榔树下,果然有一座突起的新坟。这是他昨天就看见的,但当时没有想到是她葬身在这里了!诺实扑倒在坟上,哭喊着玉丹的名字,眼泪哭干了,喊声嘶哑了,还是听不到玉丹的回答,看不到玉丹的影子!他坐起来,在坟的旁边解下弓箭,放下钩刀,呆呆地凝视着坟前的祭品——饭和鸡。忽然,看见一只白色的公老鼠跑出来吃祭品,他拿刀赶它,但是赶不走,他就对老鼠说:“死人吃的东西,你都来抢吗?你若不走,我就打死你!”赶来赶去,白老鼠还是死赖在那里吃祭品,诺实恼火起来,一钩刀背就把它打死了。过了一会,来了一只灰色的母老鼠,它看见白鼠死了,便在白鼠的周围徘徊起来。诺实赶它,它不走,又不吃祭品,他觉得很奇怪。后来不赶它了,它却自动溜走了。过了一会,灰鼠衔来些青叶子回来,把白鼠治活了。诺实想:玉丹能不能也用这些药治活呢?啊,那个白鼠是雄的,可不可以用这药治女人呢?于是,他又一钩背打死那个灰鼠。白鼠同样在灰鼠身边徘徊了一会就走了。这回他紧盯着白鼠,看它找什么样的药。结果,它采来了一些丹桂树叶,把灰鼠治活了。
  于是,诺实立刻采来很多丹桂树叶,又回家拿来一个锅头,在坟前烧一锅热水,把坟挖开,将玉丹的尸体洗干净,然后再把丹桂树叶煮成的水撒在她的身上,果然,玉丹慢慢地苏醒,复活了。诺实惊喜地把她抱了起来,一同坐在槟榔树下。两人默默地半天没有说话,眼里涌出了欢喜的泪水。这时风吹树林沙沙响,月光透过乌云,照到他们的脸上,照得脸上的泪珠闪闪发光。他们坐在那里谈了很久,才肩并肩地走回家去。
  黎家的风俗,一家有人死,同一宗族的村里人都聚在死者的家里睡。当玉丹回家敲门叫“妈妈,我回来了”的时候,大家很慌张,以为鬼魂回来了,都不敢开门。他们把门关的更紧,在屋里问道:“你如果真是人,就讲出家里的实况来。”玉丹一一如实说了,大家还是半信半疑,只有玉丹妈急忙上前把门开了。一看见玉丹,母女俩抱头痛哭一场。全家、全村的人都一见果是玉丹未死,欢喜异常连忙杀鸡备酒庆贺了一番。
  峒官听到了这个消息,立刻带着一伙狗腿子前来追问。诺实和玉丹理直气壮地向峒官说理。峒官说:“如果我死了的父母,你们有办法救活,你们就结婚吧。”全村人听了气愤地说:“你已经把玉丹逼死了,她是诺实的人呵!不知羞耻的东西!”峒官一定要把玉丹抢去,全村人都围上去拦阻他。峒官见势不妙,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但是跑了没几步,他的后脑勺却插上了诺实的利箭了。
  诺实和玉丹结了婚,生活过的很美满,玉丹还是天天织布,诺实还是天天打猎。村里要是谁死了,都来请诺实去搭救。因此,夫妻俩受到全村人爱戴,据说后来,阎王疑惑起来: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死呢?便派人来调查,才知道死的人都被诺实救活了。于是,立刻派人把所有的丹桂树拔掉,移到月宫里去。从那时起,月亮里就有了丹桂树,人间却没有了;人死了也无法回生了!
  流传地区:海南岛东方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黑山白云湫 时间:2005-12-07 14:32:00
  很久没来了,西西,爱听故事的朋友见谅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