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人和儋州人,哪个先来海南

楼主:chaobill 时间:2005-09-01 21:50:18 点击:21584 回复:1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作者:diyici523 时间:2011-07-12 00:17:00
  @天涯土八路 2008-5-4 15:01:00
    还有就是比较有意思的,我以前有很多广西同学,柳州话和那大军话很相象,基本上能够交流.那个的军屯就是之前的广西兵(包括柳州兵)驻扎的地方.
  -----------------------------
  没有错···我就是在柳州读书的 这个我可以作证 我儋州的
作者:钢琴情人 时间:2011-07-15 22:59:00
  外行进来看热闹。
作者:眉山堂主 时间:2011-07-29 19:21:00
  @fzhcy80611 2006-4-30 15:23:00
    儋洲人对艺术有天赋!比如:书法、音乐等都出了很多人才。
    不知是不是苏东坡影响的?
  -----------------------------
  我的先祖苏东坡对海南岛文化与教育的贡献是巨大的,但是,大可不必造神。族谱记载,本人是东坡的后代,很自豪,但本人想都没想过,从未听说过,族谱也无记载更没炫耀,海南哪个苏氏子孙带有东坡艺术天赋的基因。更不必说交通交流极其落后的儋耳时代了,仅来两三年的东坡居然造就了儋州人过人的艺术天赋?儋州人普遍崇尚文艺倒是事实胜于雄辩的,那是儋州自古(至少在宋代以前)尊师重教的结果。也正是自古儋州尊师重教风气浓厚,才让被流放到天边的东坡先生找到了他想象不到的世外桃源。作为东坡的后代,我怎么也要感激儋州人,虽说大家都是海南人,都是中国人。
作者:丹饵子 时间:2011-07-31 19:13:00
  @我不是郭靖哥 2005-10-26 13:50:00
    从史上记载和现况的调查,临高人仅比黎族晚,大约在秦汉年间,临高话中把海南话叫“客话”意思是客人的话。讲临高话的人口很多,包括临高全县,现海口的长流、龙塘、十字路、石山、永兴、龙桥,澄迈的白莲、桥头、马村一带部分,澹州的和庆、木排原来是临高县管的,后划给澹州,还有那大、兰洋、西流农场等部分人口,有70多万人讲临高话。比讲澹州话的人口还多,占的位置更重要,只是两种有些语调不同,基本能交流。
     .....
  -----------------------------
  谁说的,临高话我们根本都听不懂好不。。。。。。
作者:阿布15 时间:2013-09-08 00:28:00
  首先说最应该说最原始最早使用临高话的人群或者族群,是属于壮族后裔

  再纠正一下,说临高话的人或者在临高居住的人,祖籍也可以是福建,广东,甚至是大陆各个地方移民,虽然他从爷爷甚至爷爷以上的好几辈开始就已经使用临高话,因为是移民,入乡随俗说了临高话那是很正常的。所以有些人认为自己是汉族或者认为自己是福建人的后裔那是人家的自由。

  那大军话有点冲,说起来有点硬,王五和中和的尾音比较长,婉转好听,长坡的音比较弯,不过都是军话,楼上的人说同化的军话,这说法我是不同意的,但事实真的是说句话的人有每年都在减少的趋势,就拿那大镇和长坡镇来说,我在那大住了十几年,我去东门街和那大一小问了很多军话人,他们说确实现在他们的小孩都不会说军话,要么说儋州话要么说普通话,但是王五镇和中和镇的军话还是处在一个很好的局势,继续保持下去吧,不然会消失的,你们可以上百度查看军话,有些专家确实把军话列为正在消逝的方言。

  定义分狭义和广义,如果说儋州人,最早的儋州人还是黎族人呢,你们有机会可以查看儋州志,但这里说的儋州人不是住在儋州的人,如果说住在儋州的人,那操着各种方言的人多了,所以这里说的儋州人是操着儋州话的人,儋州话是粤语的一个分支,楼上的人也说过了,南朝梁大同年间古人从两广带来了儋州话

  而临高人,(我这里所说的是第一代操临高话在海南岛居住的临高人,不包括那些移民临高后来才说临高话的人,也就是壮族的后裔吧)早在3000多年就飘洋过海,可以说是海南第2早入住的原著民,所以临高人比儋州人来的比较早。

作者:和乐小海 时间:2013-09-08 10:59:00
  儋州人


  民风淳厚粗犷,古风犹存。爱好吟诗作对,使儋州素有“诗乡歌海”之称,儋州人好高帽,好听好话,好开玩笑,好交朋友、好义气、好酒、好狗肉,好凶蛮,好打斗,好崇尚暴力解决问题。一个不懂人情的人,是要被儋州人所排挤的,所以儋州人“人情急过债,破锅拿去卖”。

  儋州人和临高人的祖先是汉人还是少数民族如今还是一个迷?儋州人认为迁自福建的传说和现实相差太大,如果儋耳人源自福建,为何习惯和福建人相差甚远?儋州峨蔓蒲氏,原也自认为是汉族,源于福建,八十年代,被人追溯出其迁移不是由北而南,而是由南而北,即从越南(占城) 迁到三亚再迁到儋州,宣告了“中原中心说”在儋州的首次破产,当被“追认”为回族时,已经当了汉族数百年了。八十年代国家也派专家去福建调查,可是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儋州人迁自福建,只是少量的几个来自福建的“官”和商人,不可能繁衍出那么多讲儋州话人。儋州人的宗谱,下半部分脉络清晰,上半部分却是模模糊糊的,粉饰太多。只能追溯到二三十代人的明代,从大陆来的是某某祖,但某某祖的上一代是何人,则断了线也,只能模模糊糊的说是某某官或某某皇族。

  如果儋耳人是汉族人,为何风俗和汉人悬殊呢?比如儋州的调声,夜游是黎俗。这些风俗活动,在汉族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婚姻之媒,父母之命”,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汉人最隆重是春节,黎人是三月三,儋州人是“拜年日”。

  儋耳人与“熟黎”习性相似,“熟黎”是 来自粤西百越之地的汉人〔儋州话与粤西语言相似风俗相近〕杂居于黎地,杂居于黎地的占少数的汉人,被占多数的黎人所同化,他们在保留自身的“汉统”的同时,也慢慢地学会并接受了调声,夜游这样的黎俗。占多数的黎人,逐步的接受了占少数的汉人所带来的先进的汉文化,同时也保留着自身所具有的一些民族特性和习俗。加上政府采取逐步同化之,更黎之蛮陋习性,使黎人顺化,从而达到“平黎”这样的战略目的汉化政策。年日久远,就衍变成了汉人与熟黎杂居所衍生出来的一个特殊的、既不完全属于汉,亦不完全属于黎的族群——儋州人。

  儋州县志中有苏轼吃饱散步遇黎妇并与之对歌的记载,说明当时当地的“熟黎”人已同化会说官话。同样也说明州府是黎族人的聚居地,儋州其他地方住的都应是黎族人。儋州话人的历史上没有种群迁移的记载,哪么当日的黎族都到那里去了?汉族怎么一夜之间就全冒出来了。到如今儋州人都认为祖先就是宋代的那些儋耳人,儋州人以受苏东坡来开化为自豪,可是历史记载是苏东坡开化的是黎族人而不是汉族人,如果儋州人是汉人哪么与苏东坡来开化黎族人又有何相干?

  儋州可能有个别家族的先人由于被贬或经商等原因.由福建或其他地方迁到儋州黎人居住的地区,经过长期的共同生活,互相婚媾往来而被黎人同化了的。但这部分人的数量肯定是很少的。否则,如果是数量众多的,生产和文化水平比较高的汉人聚族而居的话,是不大可能被同化的。

  儋州人起义无数,史书上是有对这些“贼众”的记载,最有名的一次是明代符南蛇的起义,有十万之众,失败后,最后一支如今还传说隐身于峨蔓那细岭的山洞中,这说明,明代儋州北岸还是黎族的根据地之一。县志、府志中无不以斩贼为自豪,但在县志中无黎族迁居或被大规模屠杀的迹象,考古也无任何发现。

  唐朝以前,海南岛的汉人不多,但后来汉族移民日益增加,当地的黎人逐渐地被汉族同化,同时由于官府的政策已经改变,熟黎也要纳粮当差,报作黎族不但无利可图,还会受到歧视。这时候海南东路文昌、万宁等地已经改用汉语,基本同化于汉族的那些黎人都纷纷报作汉族。所以现在海南岛东路各县黎族的人口已经很少了,只有万宁、乐会等地保留黎族语言和特点的人仍报黎族。黎族如王氏等,都认为自族本无姓,只是按血缘关系聚族而居,后来大陆来的某王氏官员对本族不错,便跟着姓王。时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凤凰电视台的主持人阮次山的村(儋州仅此十多户姓阮)为了趋利避害,要改姓木棠镇的大姓李氏,但李氏不同意。

  儋耳人、临高人,不论是从种群相貌特征,还是从其语言风俗特征来看,太简单的被认为是汉人是不科学的。现代的生物技术,要用DNA来甄别儋州人、临高人是何种群很容易,其实国家早就设立全国人种DNA系统,只是种种原因不能公布。不知何时,才能还儋州人、临高人的种群来历的真面目?
作者:和乐小海 时间:2013-09-08 11:07:00
  临高人

  朴野,勇悍,敢做敢当,豪爽好斗团结,好客能喝,喝酒就喜欢冲动,冲动就容易头脑发热,发热就打架,一句“扼买么”,就打的天昏地暗。

  临高人和儋州人一样现在还是一个迷,有意思的是临高人和儋州人都自称为汉族,但走的又不是汉人的路,临高人和儋州人都曾经被称为“熟黎”,两者又是邻居,性格、风俗非常相同,可是语言却不能相通,却各有自己的特点,不是同一祖先。

  临高人学界认为是壮族,但如今是汉族,临高话的语言系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壮傣语支,语言与壮语可以认为是同一种语言。学界关于临高人族源的基本共识:一般认为临高人的祖先是从中国大陆南方的广东、广西经由琼州海峡渡海到达海南岛,并于2500年前定居于现在海南岛东北部地区的,这一时间晚于黎族先民到达海南的时间,早于汉族等其他民族先民到达海南的时间。1980年,国家民委派来的中央民族学院专家和海南民委组成10余人的调查组,先后赴福建、广西等地,从族源、语言、生活习俗、文化艺术等方面进行详尽的考察后认为:绝大多数临高人的祖先为越族俚人。先入琼的越族俚人后裔在毗耶山一带(今临高县境内)居住并以农业为生计,自称“村人”并操“村话”。随着年月的推移,“村人”与“家人”( 所谓“家人”,即是“以舟为室,视水为陆,采海为生”的渔民。)在生活、生产中不断的交流融合下,逐步形成了后来的独特的临高方言。


  临高县委于一九八O年九月中旬召开三级干部会议,同意改为壮族的有五百四十七人,占百分之九十;超过80%的普通临高人认为也愿意自己归属于壮族。 但有些人说“临高人”是汉族,不是少数民族。因为临高县林、谢、许、工等大姓都自称是从福建迁来的,其中有些人的族谱上还具体地说是从福建省莆田县甘蔗衬迁来的。当时海南地区民委和临高县委和县府的领导为了解决这部分人的怀疑,于1980年组织了一个调查组到福建省几个县去“寻根”。结果从各县县志和各姓氏的族谱中都没有找到什么可以证明“临高人”是从福建迁来的材料。莆团县从来就没有一个“甘蔗村”。 明朝时文昌、琼海等地的汉人大修族谱,—部分“临高人”为了避免民族歧视,也跟着修族谱,伪托自己的先人是从福建搬来的。临高好多村庄的“家谱”的字字句句内容完全是一样的(除姓名外),但彼此的姓氏都不同,分明就是一式几份伪造的。在临高、澄迈一带甚至有人出钱买姓,攀附大族,以免受到迫害的,所以族谱的记载并不可靠。某些临高人认为自己的不少祖先中举为官而不可能是少数民族也是不足为凭据的。古代的科举考试大多是不分民族、阶层的。古代壮族人中举为官的就不少!再说了,在古代就算你是少数民族,只要你接受王化,习汉文,认汉俗,王朝同样是很欢迎的,甚至这是中央王朝的愿望和追求!

  当初民委所想要划“临高人”为壮族的做法,还有另一个主要原因:临高话与壮语十分接近。例如,临高话和壮语都把形容词、副词置于名词或动词后,成为倒装的一种语法。汉语“我家”,临高话、壮语称为“家我”;汉语“门口”,临高话、壮语称为“口门”等等。这一语法特征,道光年间编撰的《琼州府志》曾记载:临高话“虚上而实下,如鸡肉则曰肉鸡,县前曰前县”。直到今天,临高人大哥仍叫为“哥大”。 从临高人的讲话风俗习惯看来,与汉族都不相同,是一个少数民族,经过调查证实临高人与广西壮族相同,是壮族。但是由于当时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对党的民族政策不甚了解,对承认为壮族怕被人看不起,没有这种要求。后来由于干部出差、参军等和广西壮族有接触,了解到许多方面临高人与壮族相同,一九六二年临高县木偶戏也是派人到广西学习提高的,他们认为临高人就是壮族,把临高人改为壮族才符合历史实际,正确反映客观事实。根据东英公社老人说,临高县高山岭一带原来是黎族人民居住,临高人来后把黎族人赶跑了。老人一代代相传说,我们历史上赶走了黎族,因此千万自己不要承认为少数民族,如果承认了,也是会被人歧视的。临高人长期来不愿意承认为少数民族是防止民族歧视。如东兴大队第五生产队长陈家业说,临高人原是少数民族,现在要求改为壮族,好是好,但是改为少数民族后这个名称不那么好,一些读书的青年人,说改为少数民族以后,要与汉族树对象通婚有困难,有此思想情绪。


  一些人连自己民族或族群都瞧不起,还有谁尊重你呢?被人歧视是痛苦的但自我否定和乱认祖宗更可悲?临高人不想认少数民族是怕被汉人歧视,而现在好多汉人却有意更改成少数民族是为了民族优惠政策了(二胎、考学等)。比如在国兴中学读书的学生有大量假少数民族学生。


  由于临高话与壮语十分接近,还有临高每个家族都有先祖灵位木偶刻像,根据刻像是 骑马,矮身,红脸,有可能得知先祖是什么身份(军人,贬官,本地)。所以有人说临高人是历代从征而来的广西壮族土兵的后裔的,但根据历史记载,每次镇压之后参加征剿的莨、壮、土、目军兵大都遣返原籍。还有广西壮族土兵来镇压之前早就有临高人生活,所以临高人不可能是广西壮族土兵的后裔。

  临高人受汉族文化的影响虽然较深,但有许多习惯还是与汉人不同的。例如女子出嫁后的头几年大都不落夫家,只在节口或农忙时由小姑等人接回去住一两天,待生养之后才到夫家长住等等。这种风俗与壮侗诸族相同,而跟汉族不同。主要还有“夜游”的风俗,这也是在汉人眼里是不可思议,临高人相貌特点,相信海南人都清楚,不用说话,一看就知是临高人,以前很奇怪个个长得哪么像,后来听比较要好的临高同学介绍“夜游”等 风俗后,才有一点点明白。

  民以吃为天,每个方言吃的读音是最不容易被同化,先听听不同地方吃饭是怎么叫的:安徽----七翻 、山西----次饭 、江西----恰饭 、闽南语---甲买 、台湾-----驾崩 、客家---切饭等等,海南话---- zia mui甲糜 、 儋州话----kia pan mo 凯mui啵 、 琼海话----架媒波溜~ 、 乐东话----凯摸非 、三亚---架mo佛噜 黎话-----啦塌等等。
  闽南语---zia beng甲买 、 海南话---- zia mui甲糜
  壮语------ gwn hauux 滚南 、临高话——滚劈

  比较一下就可知壮语、临高话、越话是多么的相同,有兴趣的话可以收听一下越南电台就更加清楚。临高话是由壮语演变过来,越南话也是,所以三者之间是很相近的。一位和我们混得比较熟的同学曾经说过,有相当一部分临高人原来是越南渔民,临高渔业的一些帽子还叫越南帽呢。1979年中越战争时,越南曾狂叫海南是越南的,证剧之一就是说临高人说越南话,临高人就是原来越南渔民,并在苏联帮助下准备派海军入侵海南,由于当时中国海军相对比较弱,中央就派的二炮部队进入海南参战,越南原计划从临高到儋州一带登陆,听说二炮部队已进入儋州临高,改变计划想从万宁登陆,万宁龙滚雷达部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建立,龙滚雷达部队是当时中国三大雷达部队之一,龙滚海边渔民大部分是民兵,听当地渔民说相当长一段时间,龙滚渔民都是有枪,可以带枪出海捕鱼,本人亲眼看到龙滚海边石洞里有各种工事,问当地渔民,渔民说可能是炮和导弹,属于军事秘密,也不清楚石洞里装的是什么?1979年中越战争过后,国家马上又重新对临高人进行调查认证,就差哪么一点点临高人就要变成壮族人,这其中和越南曾狂叫海南是越南的有没有关系就不知了?


  在临高会也有一部分人会说临高话也会说海南话,会说海南话的一般是城镇人,城镇人的日子过得好,所以说海南话的临高人是生活不愁的人,曾经临高人也发起学海南话的建议,会说海南话临高人相对性格比较温和。临高人滚不滚劈无所谓,但番薯酒一定少不了,喝了番薯酒整晚都别想睡,聊到天亮也不困,深夜一有风声马上出动,特别是闻到“抓贼”,围上去借着酒胆一定把贼打死,有一晚临高人就打死一个贼,第二天早上才知哪个贼就是他们朋友的弟弟,真让人哭笑不得。说起打架,临高人比不上儋州人狠,没有酒精刺激下临高人出手也不哪么狠,儋州人不轻易打,一打就要往死里打,不知什么原因,少听到临高人和儋州人对打?其实临高人在本地是比较老实的,只是出门在外晚上不喜欢睡觉影响别人休息,容易产生矛盾,加上番薯酒喝多了,头脑发热,发热就打架,一打就不管祖宗八代,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头脑不发热的临高人、儋州人都是够朋友,就像潮汕人一样,只要溶合到他们一起,绝对是讲义气,讲信用的好朋友。
  • 见证者o: 举报  2017-07-09 02:37:13  评论

    评论 和乐小海:万宁人的野蛮在海南名气也不小
  • 仓天已: 举报  2018-07-13 21:13:21  评论

    评论 和乐小海:瞎扯淡,现在临高那里还有这些风俗习惯?风俗习惯都跟汉族一样,临高跟福建泉州一样有木偶戏,除了这两个地方,世界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木偶戏。木偶戏是南宋时期传入海南的。
我要评论
作者:1haozhe 时间:2013-09-09 23:51:00
  @fzhcy80611 16楼 2006-04-30 15:23:00
  儋洲人对艺术有天赋!比如:书法、音乐等都出了很多人才。
  不知是不是苏东坡影响的?
  -----------------------儋州风俗和广东的很相识,语言也相似,不能因为苏东坡名气大就什么都揽完了吧?海南本就是个移民岛.......难道只有文盲才懂得跑海南吗?
作者:妖人14 时间:2014-02-28 14:40:00
  @sherryyan0428 14楼 2006-04-08 20:15:00
  听说海南省东方市板桥镇文质村是整个东方市唯一一个讲儋州话的村落,可是它离儋州市又那么远,有人知道这个村落是怎么形成的吗?
  -----------------------------
  姓陈的?
我要评论
作者:砖拍脑残自私鬼 时间:2016-05-29 20:41:00
  海南多数是移民。
作者:都是华夏子孙 时间:2016-10-16 21:55:00
  你们也太那个了,都是中国人,一家人,炎黄子孙。这么搞,让老外们都笑了。何必呢!老祖宗们的脸都被你们给丢尽了,可不要忘了现在是网络时代,一有点什么事情全世界都知道。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