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文山古村:人文风光两蔚然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14:18 点击:6573 回复:4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月25日,如愿前往被誉为海南四大古村之一的海口市龙华区新坡镇文山村。
    
    人文风光两蔚然
    
    当日上午,微雨初霁,三面环水的文山村雾气蒸蔚,隐隐绰绰,放眼一望,疑似湖心有仙山,果然具有古典意蕴。羊山地区本因火山岩地质,缺水严重,而自然造化似乎独钟文山村,让其山塘遍野,湖泊星罗,独得水之钟灵毓秀。
    文山村离海口约30公里,共居住2600多人,绝大多数姓周。据史料记载,文山村渡琼始祖为南宋绍兴时进士、翰林学士周秀梅,卜居遵都图秀梅里(今遵潭镇)。四世祖周榘(1225—1274年,解元登进士)始迁员山里(后改名文山村),距今已700多年。
    员山里后改名文山村,恰是因为明清时期村里文人辈出,俊采星驰,先后走出了周宗本等近20名进士、举人,贡生、秀才则不计其数,更有“父子翰林院,兄弟进士科”的美谈。据《琼山县志》记载,明世宗嘉靖初年,巡抚巡视至员山,见近百人身着官袍士服鱼贯迎迓,不禁称奇说:“此何地耶?人文若此其楚楚耶?”自此,员山逐渐被称为文山。
    文山村落布局别致。三面皆湖,清亮的涟漪拂动低垂的古榕枝须。村庄与外界的通道,除了陆路,主要靠偃卧在湖面的四座石桥(现用水泥加固)。村中甬道纵横,据说整体设计呈太极图案,有阵法之精奥,乍到者多迷路。冯白驹将军当年曾在此打游击战,日寇屡屡迷路,恼羞之下竟下令焚烧了不少房屋。
    如今青砖黑瓦的房屋群又重现鳞次栉比的景象,随处可见的古榕树下,村民或者在乘凉的石凳子上卖些小商品,或者闲逸地拣选刚从地里拔来的蒜苗,整理成捆以便运到海口去卖。千百年来,重文化的品格已经内化成村民的一种人格修养。村中无论老少,见人既微笑让道,又诚恳相邀,平时则闲适地消耗着一个又一个都市里看来紧巴巴的日子。湖边的5口古井旁,鹅鸣刚歇,捣衣声又起。
    
    古时牌坊随地见
    
    进入南头文山村,在村委会办公室前面的平坝上,明正德九年甲戌(1514年)进士周宗本的牌坊就散落在草丛中,与牛粪为伍。匾额只剩半截,“进”字尚可见,旁边小字处已被风化,隐约可见勒以“正德××科赐进士第原任工部郎中周宗本垂×”的字样。
    明清之际,文山村科甲联芳、官员济济,就先后树起14座进士、举人牌坊,以为表彰,也为勉励。但如今多已散落难寻,仅少量在文革中被村民保存下来,但多也残缺不全,有的还被用以筑路铺桥,或围砌猪圈。在村西20米古村墙旁,也有一座破损的进士坊,但匾额已经不在,四个圆形的石基基本完好,坊柱和支架或断或裂,在一大堆草木灰旁,显得凌乱不堪,萧瑟不已。
    村北和村西分别建有周氏的新老祠堂。村西老祠堂是斜门入内、一堂三进的式样,相传是明代木质建筑,但后世几经修补,用料多已替换,已非纯粹的明代建筑。只有里堂的中柱仍是明代材质,班驳的黑梢硬木,敲之铮然作响,从明代至今,柱身虽然遍布刀砍火烧的痕迹,但挺立如钢,并不变形。外堂的对联是“濂溪世泽,太史家风”,相传为明代书法家董其昌手迹。其点划的描摹已经很粗糙,应该是后来不懂书法的人所临摹的,但远看,董其昌书法平正的架构风骨还在其中。这八个字在村北新祠堂的外堂也有,只是新祠堂已改成砖结构,耀眼的瓷砖布满墙身,古韵已不存。
    绕村有5口古井,最出名的是清宣统元年重修的玉露清凉井。古井大多水质清澈,也有的已经废圮不用。古墓则难以胜数,古墓碑遍地可见,或者围在古榕树下成了乘凉的石凳,或者被刻成象棋的棋盘,更多的则用来铺路,就连“禁止污秽”的古告示牌也不能幸免。
    对于文山古村文化的保护,2003年时任海口市委副书记的张松林曾批示“文山也有办旅游的优势,比如三面环水,遍地绿荫,有桥、古榕、火山石,还有淳朴的民风……”如今,文山村村委会也意识到保护古村文化的意义,着力整理资料、改造卫生环境等。近来,随着一批热心人士的牵线,不少战略投资商正前往考察。热心人士认为,引进投资的前提是投资商必须有资金实力、开发经验和严谨的古村文化保护方案。对此,海口市政府副秘书长朱东海当天在现场也表示,文山古村文化的开发方式是至关重要的。
    
    古村文化当自灭?
    
    古村的保护意义在于追忆文化的根性和人口史料价值。而反对古文化保护的鼓噪不时在耳。当然,说古文化也应当物竞天择、自生自灭的观点是荒谬的。
    一个文化意识里无根的种群,是短视的,也是短命的。况且,人的行为本身是含有盲目性的,工业文明的局限性,人的短视使战乱频仍、萧墙交恶和计划生育使中国度过最困难的发展瓶颈期都是正反的明证。让古文化自生自灭的主张,还会走向更为恶劣的僵化的方向——人的社会关系的物竞天择。古文化自生自灭的持论者必定说,社会结构中的弱势群体不应向上流动,弱势者存在的意义就是“老鼠”;而老鼠唯一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给猫吃的。脱离了给“猫”吃的命运,弱势者本身是无意义的。
    而人类在自然选择中获胜,靠的却恰恰不是尔虞我诈,而是群体互助。可见反对古文化保护、只关注GDP的小数点的人,其用心之险恶。
    况且中国的古文化保护中,很多都涉及了传统农耕社会里的事理原则。古人读了四书五经等文化典籍,很少涉及技术专科(不懂农田水利、城市规划、盐铁生产、作物高产等),但通过科考即可为官,照晚近被普遍认同的专家治国思路来看,必定不可思议。其实,奥妙在于是否明事理。特别是封疆大吏、部门首脑,可以不懂具体事务,但必须明事理,理通则政通,这是单纯的技工难以具备的素质。实践也表明,专家治国的思路有其激赏创新的优越性,但也容易出现制度的缺陷,从而导致腐败。而技术的负影响恰恰需要“明事理者”通过制度设计的方式来节制。
    如今的现实是,古文化比“老鼠”都不如,因为它本身是无法自我保护的,它需要其人格化身。因此,任何有志于古文化保护的人,他的意识底层关注的必是: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明白了这一点,人际的和谐和在自然选择中的同舟共济才有实现的基础。从人民网海南视窗海之南社区的三次古村探访活动倍受关注的情形来看,人的心灵史中,文化记忆也不是一钱不值的,不是渺不可及的。
    对于文山古村文化,正确的选择仍是,在开发中保护。其中的开发,当局限于卫生整治、旅游品牌的创建,以及文化古迹的修复和标注。与中原地区相比,海南的历史文化古迹本身就不多,因此开发和保护的工作就尤其应当慎重。“人苦低水平开发久矣。”低水平开发丧失的不仅是游客源,也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记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16:00
  庙门前卖香烛的一对老夫妻,会对每一个走进和走出冼夫人庙的人点头微笑。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22:00
  进士牌坊只剩了一半,丢弃在草丛中。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23:00
  近看牌右有“正德九年科赐进士第原任工部郎中周宗本垂×”的字样。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24:00
  打南面入村,就靠这座翻新的古桥。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25:00
  桥基全是火山石砌成,湖面的波光,千百年来一直潋滟如斯。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26:00
  与世无争的村民过着闲逸淡定的生活,凉风过耳,古榕的枝须轻拂。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27:00
  明清时期的古碑比比皆是,用途大多相同,铺了路,或者成了乘凉的凳面。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28:00
  周氏老宗祠,守祠老人已经93岁。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29:00
  宗祠里堂的明代中柱,从文理上看,可辨出是黑梢硬木。它若有生命的记忆,必是满眼沧桑。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0:00
  废弃的椽子、柃子、梁子堆在一旁。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1:00
  古墓碑的一个并不多见的用途:棋盘。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2:00
  总有一帧画图,猪在自己的世界里,度着幸福的方步。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3:00
  一截古护村墙,古榕的根须让其变形,也让其不再坍塌。算命先生常说,榕树是灵异的树种,其力量可见一斑。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4:00
  清宣统元年重修之玉露清凉井是也。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5:00
  村西另一处毁圮的牌坊,问了好几个村民,皆不知牌坊主人是谁,垃圾是新倒的,也不知。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6:00
  牌坊的石基仍在,与火山石块一起成了草木灰堆的围栏。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7:00
  村中狭长的甬道,就是它们,构成了整个村庄内部道路的太极阵图。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8:00
  曾经的文革办公室,破坏者必自破坏。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39:00
  周乙仙旧居。其羽化成仙之说,年长的村民很相信,或许这只是旧时瘟疫在村民头脑中的恐惧折射。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0:00
  周乙仙旧居湿气太重,木墙、石头尽发霉。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1:00
  古榕垂须下静谧的湖光。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2:00
  回看村民的闲情,外人看来,连村中妇女拣选蒜苗时不停翻动的手指,也别具情致。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3:00
  孩子的笑,是纯真的笑,而不是城里孩子诡狡的笑。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4:00
  “禁止污秽”的古告示牌。如今村中仍然将厕所建在水井旁的习惯,不知算不算是一种反讽。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5:00
  村北护村墙,具体建造年代已不知。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6:00
  塘畔鹅舞。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7:00
  文山村四世祖周榘(1225—1274年,解元登进士)之墓,在村西北角。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8:00
  西面山上的山塘。经年的日光曝晒,田螺壳已经发白。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49:00
  成片的湿地,在缺水的羊山地区也算一个奇迹。自然的惩罚和恩赐往往是一对邻居。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50:00
  文山周氏新宗祠,每年的拜祭就在这里举行。虽也有“濂溪世泽,太史家风”的对联,但古韵多已散去,好在并无欧式廊柱。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51:00
  文山村的湖岸多是火山岩自然形成。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52:00
  累了,就拍一棵椰子树。树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53:00
  春来水已暖。

楼主三人的路 时间:2006-03-06 00:54:00
  回眺文山村,暮云乍合,房屋安详。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6-03-06 08:34:00
  沙发我来坐。好文。
作者:笔眼 时间:2006-03-06 13:30:00
  古村是现代文明进程中的一个活宝石,是一个有历史价值的标杆。对于古村的保护,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在政策及资金上予以必要的倾斜与扶持。
作者:痛下猪手 时间:2006-03-06 13:31:00
  非常赞同作者这一观点:与中原地区相比,海南的历史文化古迹本身就不多,因此开发和保护的工作就尤其应当慎重。“人苦低水平开发久矣。”低水平开发丧失的不仅是游客源,也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记忆。
  
作者:reisereise 时间:2006-03-08 11:40:00
  前段时间去看了,惋惜啊
作者:李骑 时间:2006-03-10 23:53:00
  我的家乡!村里的神话伴随我长大!至今村里还是那么穷!迷恋村里的景色.实际景色远比相片要漂亮许多.
作者:湘巴老 时间:2006-03-13 14:09:00
  嘿嘿,
  都傻B,
  看起来确实是很美,但真要你去那里住的话,最多3夜,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虚伪啊?明明是都想住现代化的城市,功能配套齐全的现代小区,反过来都赞美这样看起来很美其实是动物居住的条件的地方,虚伪变态的现代人.
作者:李骑 时间:2006-03-13 16:58:00
  嘿嘿,
    都傻B,
    看起来确实是很美,但真要你去那里住的话,最多3夜,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虚伪啊?明明是都想住现代化的城市,功能配套齐全的现代小区,反过来都赞美这样看起来很美其实是动物居住的条件的地方,虚伪变态的现代人.
  ==========================================================
  楼上的干嘛这么说自己啊!不解哦!如果照你这么说全国的名胜古地岂不是全部都要拆了盖高楼盖小区,我可以想象你是羡慕在现代小区中生活或许实际生活环境与图上差不多即所谓的“村“里,但是是不是现代人不取决于住在哪在于人的思想是否跟的上时代的步伐.既然你都承认自己是虚伪....人!我也无话好说.
  
作者:小巧伊人 时间:2006-03-20 13:25:00
  因为少了才要保护啊,以前都住那样的谁想过要保护啊。因为没见过才要称赞一下前人的智慧。那样的房子如果住两年能让我糟踏不坏,我倒宁愿去住。
作者:小巧伊人 时间:2006-03-20 13:30:00
  要保护也不是只有房子,还有那些民间的游戏、玩具、工艺、歌曲-----好多。
作者:金宝来 时间:2006-05-03 22:30:00
  海口市人文景观览胜——人杰地灵迈德村
  
   桂林洋上,龙窝坡前,人杰地灵迈德村。古祠、古井,教育世家、革命烈士……
   560多年人文延续,美溢当时,流韵后世……
  
   祠堂 古井 家谱
  
   浪淘岁月,560多个春秋,有动乱也有安宁,有险峻也有平坦,有顺遂也有困厄,有荣耀也有屈辱,有丰美也有贫陋,有欢欣也有哀苦。桂林洋上,龙窝坡前,迈德村在这片沃野上,守护着祖先遗训、“鲁国家风”,守护着古典胜迹、移民文化,守护着一座祠堂、一眼古井、一部家谱。
  
   走进绿意盎然的村庄,我们的眼神变得清亮。走进古意森然的祠堂,我们的心中溢满了怀古幽思、沧桑之感。木质结构的曾氏宗祠原建于明朝,重建于清代(1787年)。如今门窗破损,梁架、檐柱上浮雕和透雕尽皆褪色。拜祭亭已毁,只遗几个石础。宗圣殿神台两边的圆柱上贴着中国科举制度末期广东最后一个解元、清末先进的思想家教育家曾对颜撰写的楹联:蒲田分派,琼岛移居,百余年庙貌重新,惟长念水源木本;闽矫登科,陵阳作宰,廿数世凤徽共仰,愿不忘祖德宗功。44个字概括了移民的历史,浓缩了移民的文化。
  
   古井在祠堂近旁,井里有悠悠岁月。我们站在覆盖古井的石板上,从圆洞俯视盈盈泉水、清晰倒影。父老乡亲们抚摸着砌在井栏中“神龙”石碑,自豪地解说:“咱们祖先命名此井为神龙井,是因为井水数百年来从未干涸。有一年大旱,周边10多里范围内的农民都来这里挑水……”喝一口井水,我们感受到泉水的清洌,体验了乡情的淳朴。
  
   国家正史、地方志书和族谱并称历史资料三大支柱。让乡亲们引为骄傲的13本曾氏族谱,于清代咸丰年间由曾国藩主持修编,历经200多年风雨,至今仍保存完整。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唐玲玲伉俪来迈德村考古,见到这套族谱时连声赞叹。他们说,在海南披阅过八九十个姓氏的族谱,这一部是保存时间最长、印版最讲究、最有研究价值的,一定要好好保护。此刻,我们小心地翻开一页页泛黄的纸页,仿佛翻开了一页页往事,看到了先人辛勤劳作、艰苦创业的身影。
  
   师者 仁人 志士
  
   一座审阅了世纪风云、历劫犹存的古民居,一个200多年间出了38名教师的教育世家。曾对颜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他乡试中解元,但成就却在科举之外。他创办的雁峰高等小学(琼山中学前身)并任校长,为振兴海南文教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后人把他的传世诗作编印《还读我书室诗录》。
  
   我们伫立古屋前,思念前贤,心灵为父老乡亲们的讲述所震颤。迈德村,早在1926年5月就建立了中共党支部,先后有27位烈士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曾任中共琼崖特委常委、列席中华苏维埃全国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的曾昌銮,牺牲时仅33岁。迈德村历代崇重文教,走出了一批学者名人,其中有博士7名。至今依然健在的曾德超,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任中国农业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国务院专家学位委员会评议组成员、联合国农业机械委员会顾问。
  
   赤子、仁人、志士。真情、壮志、热血。在文明进步之路上,与时俱进的迈德村头颅高昂,步履坚实,足音铿锵。
  
   将从深厚走向宽广
  
   发掘历史文化资源,是继承民族传统、发展先进文化的重要课题。有识之士关注迈德村文物的保护和利用,原海南侨办巡视员曾广河给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王富玉写信反映情况,得到了重视和支持。市文体局组织专家深入该村调研,向市政府提出了《关于迈德村申请传统文化保护点的意见》,认为应申报该村为“历史文化村镇”,并“建议将迈德村曾氏宗祠和迈德泉列入琼山(海口)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之中,列为海口市文物保护重点项目之一” 。海南曾氏联谊理事会(筹)也做出了建立迈德曾氏文化馆的决定。
  
   活泼的阳光在绿叶上跳跃,清脆的鸟鸣从天空掠过,古祠周遭花香弥漫,一派生命蓬勃的景象。父老乡亲们在祠堂东侧的空地上指点比划,热烈地谈论纪念馆的规模、内容和功能,用朴实的语言表达愿望,描绘前景,令我们为之欢欣、振奋。
  
   历史是把握今天、创造明天的向导。把残损的文物修复,为尘封的故事拂尘,让美溢当时的文明成果流韵后世。数百年文化积淀将向开放的世界展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魅力,山川形胜之地将滋生崭新的风景,迈德村将从深厚走向宽广。
  
   迈德村
  
   桂林洋农场迈德村(俗称迈广村),自明初建村至今,已有560多年的历史。全村700多人,95%为曾姓。受孔子的得意门生、被称为儒家宗圣的曾参影响较大,现保存有曾氏宗祠、迈德泉、曾氏族谱等一批文物。
  
   曾氏宗祠原建于明朝,现存的宗祠为清朝(1787年)所建。坐北朝南,规模和结构与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曾庙相似。主体建筑以中轴线进深布局,自南而北为宗圣门、经学堂、拜祭亭、宗圣殿。东西两侧均为3楹的横廊,均衡对称。但拜祭亭和横廊已毁。保存较好的梁架、檐柱饰以大量的浮雕、透雕,工艺精良。
  
   迈德泉(又称神龙井),建于明朝,1916年重修。泉水清洌,数百年来从未干涸。井边立石碑两块,一刻“神龙”二字,一为《迈德泉铭》。
  
   村里保存完整的曾氏族谱13本,为清代咸丰年间曾国藩主持修编,至今200多年。谱内载有历代皇帝的诰封、赐、谕等和历史名人的序、叙、艺文等,其中有海南历史名人、琼台书院掌教谢宝的序文,并附该村的四至地形图及宗祠平面、立体图。
  
   曾氏宗祠的经学堂是闻名遐迩的私塾学堂,从这里出了一批学者、名人。首任掌教曾广进一家是教育世家,自其(1787年)起始的200多年间共出了38名教师,至今仍有9人分别在高等学府和中、小学任教。中国科举制度末期广东最后一名解元、创办雁峰高等小学(琼山中学前身)的清代名士曾对颜就出生于这个世家,其子曾同春、曾浩春均为留学法国的博士。
  
作者:金宝来 时间:2006-05-03 22:43:00
  蟾宫折桂,一村一朝八进士。
  
   名臣隐士,京琼同咏留耕亭。
  
   孕育科举选士奇迹,创造历史文化韵事,福地是何处?
  
   一个炎热的夏日,我们怀着急切的心情,走进了攀丹村……
  
   一村一朝八进士
  
   攀丹,古琼州四大文化名村之一。
  
   攀丹,古称“番诞”,包括首丹、上丹、中丹、尾丹、山山亮村。位于海口境内南渡江西岸,五村如珠,连缀一串。祖籍广西桂林兴安、曾于北宋末年任台阁特奏的唐震是唐氏渡琼始祖,他于南宋淳佑年间(1241—1252年)迁任琼州知府,卒于任上,葬于现琼山区狮子岭。其子唐叔建荫授琼山县尉,卜居城东攀丹村,唐氏后裔繁衍发达,至今700多年。
  
   攀丹,意为攀登蟾宫,折取丹桂。自明永乐二年(1404年)起的100多年间,攀丹村人文鼎盛。唐氏家族出了6位进士,其中有两对父子进士。同村的黄氏家族也出了一对父子进士。8名蟾宫折桂者,分别是唐舟、唐亮、唐绢、唐鼎、唐胄、唐穆、黄显、黄宏宇。其中唐舟和唐亮、唐胄和唐穆、黄显和黄宏宇为父子进士。一村一朝出8位进士(其中3对父子进士),一村一族一朝出6位进士,是科举奇迹,是文化佳话,在海南独一无二,在全国实属罕见。
  
   唐震任琼州知府,八进士名盛当时。时序轮回,经年累积,古村落该留存多少胜迹?一个炎热的夏日,我们怀着急切的心情,走进了攀丹村。
  
   竹根泉水思唐胄
  
   井是历史的眼睛,泉是大地的心灵。攀丹村有3眼古井,攀丹人与泉源对话数百年,讲过了多少文化故事。
  
   这3眼古井是竹根泉、养桂泉、峻灵泉。井名都很雅,飘着书香。只是有盈有涸,有喜有忧:峻灵泉井已经干涸,养桂泉井弃于荒坡,竹根泉井泉水仍然清冽。井碑上“竹根泉”三字为唐胄手迹。旁边有民国十七年重砌的铭碑,刻有“竹根泉,明唐西洲(即唐胄)先生凿并撰铭”等文字。
  
   岁月无情,历史留痕。驻足竹根泉井边,我们环视周遭景致,凝注于井碑。“竹根泉”三字沉实遒劲,古朴苍然,令人如睹先贤刚直之风骨、儒雅之气度、爱民之真情。我们心怀敬仰,走上井台,用小桶打水,感受泉水的清冽,思考先贤“非惟止渴,德浴心清”的境界。
  
   攀丹村明代八进士,最有名的是唐胄。唐胄18岁获广东乡试第二名,21岁中进士,历任知县、江西佥宪、监察御史、浙江巡按等职。他为官30余年,刚直清廉,政绩卓著。嘉靖17年,朝廷掀起“明堂之议”。他冒死力谏,被削职回籍为民。3年后,当朝廷派员来琼复请唐胄回京任职时,唐胄却已病逝,葬于琼山区旧州镇陶公山。一个令史家扼腕的悲剧,把悲壮留给了历史,把崇高留在了人心。
  
   从书籍史料获得的印象里,古村多胜迹,一步一景。唐胄故居,黄氏宗祠,西洲书院,还有青云坊桥路、榕岗、像池……它们还在吗?
  
   村民黄钻生带我们在村中转悠寻觅,带着越寻越多的遗憾来到峻灵潭边:唐胄向官府提请修建的青云坊桥路已为水泥路面的上丹路所取代,坍塌的牌坊、断折的石碑压在了路基下。古文化名村要跟随时代前进,但是前进中如何对待历史文化资源呢?风拂古潭,水面荡起的涟漪好似一个个问号。
  
   草木掩蔽留耕亭
  
   出仕的唐胄是名臣,隐居的唐寅是名士。沿着交错的阡陌,走过一片菜田,上丹村村民黄钻生把我们带到一处荒僻的树林。他说,这里就是了,当年琼州文士和官员争相趋奉的留耕亭早已坍塌荒废,遗址掩蔽荆棘草丛里。
  
   不肯出仕,一生隐居的唐寅,在田间筑土堆,搭草亭,名“留耕亭”,取“但存方寸地,留给子孙耕”之义。这一雅举,引起社会强烈反响,传到了京城。其时在京任翰林院学士的丘浚作了一篇《留耕亭记》,并向同僚宣扬唐寅的人品。京城官员纷纷称誉,不少人还遥题诗赋,由丘浚一并寄给唐寅。唐寅将这些诗文勒石竖于亭中,引得文人、官员和百姓都来观看,成为一时盛事。自此,留耕亭成了官员与文人聚集吟咏、相互唱和之地。
  
   留耕亭一热闹,隐士之“隐”便受到了影响。但名士之傲骨依然,正气不灭,名臣与名士交好的雅举传为佳话,流传了数百年。而今,名亭已坍塌荒废。唯有草木青葱,翠色逼目。
  
   建设文化海口,亟待发掘历史文化资源。在海南文化史上,负载着名臣与名士、京城官员与海南隐士韵事的名亭能有几座?村民们向我们述说,此亭曾经何等风光,若能修复,必将形成强有力的磁场,吸引和凝聚现代人的目光。让后人在这里与先贤对话,发怀古幽思,生远年遐想。
  
   文化名村文明事
  
   古村落里现代人,文化名村文明事。在攀丹村,文物意识在觉醒,文明意识在增强。
  
   攀丹村委会主任黄正彬引导我们参观文化广场,边看边说:“攀丹村要保护和利用本村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推动精神文明建设。”文化广场设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文化长廊。在花木掩映下,配上彩绘的《公民道德建设三字经》、《攀丹村记》、《古井竹根泉简介》及各种宣传生态保护、文明建设的图文,营造了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文化环境,展示了古村落现代人的风貌。
  
   我们拜访唐南霖、唐南伯两位老人,翻阅了保存多年的唐氏族谱。说起祖上的荣耀,两位老人格外兴奋。唐南霖的儿子唐甸奇给了我们一份海南修复唐震唐胄文物委员会致唐氏宗亲的公开信。信上说,修建唐胄纪念园工程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省政协委员唐锦钟向省政协递交了《关于修复唐故居及西洲书院的提案》。信上还谈及,今年农历2月15日,全省各地唐氏宗亲近千人到狮子岭祭唐震墓、到陶公山祭唐胄墓,缅怀先贤。目前,唐氏宗亲正在开展捐款修复文物的活动。
  
   告别攀丹村,沿着新修的水泥路转上宽敞的国兴大道,心境似乎跨越了数百年的时空。沿路的风景启发我们,这是“速度时代”,城市在迅速成长。成长的城市重视与继承历史文化遗产,增强自身的文化内涵。带着祖上的荣耀走向现代的攀丹村,必定会在进步中实现古典的新生,在文化意义上走向充实,收获无愧于时代、足以告慰先贤的文明成果。
作者:62732176 时间:2006-12-05 09:09:00
  周氏宗祠QQ群号26155657
作者:野宁 时间:2006-12-23 12:02:00
  哈哈,村人的无奈与无为往往会成为城里人眼中的闲情逸致,真是笑话!在你们称赞他们与世无争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帮助他们摆脱贫穷与落后呢?
作者:lirifeng 时间:2009-09-06 17:55:00
  有图看真好,谢谢LZ!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