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铿海南行:西线,人文古迹(转载)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21:01 点击:3233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图文 英子
  
  船离了海安港。航行在广阔的琼州海峡上。呼呼上舱顶看风景去了,我因为怕冷,蜷缩在船舱中看《新警察故事》。以前看过N遍,总未看到结局。这次算来也会一样。正看到紧张处,忽然起了风浪,船颠簸得很历害,透过一侧的舷窗,海平面在窗外忽上忽下。象麦当劳广告中那个荡秋千的小孩。几分钟后,船又恢复了平静。
    《新警察故事》还未放完,船近秀英港。我站在船舷,看着海口慢慢地近了。
    这是第三次来海南了。前两次分别在九一年,两千年。正值人间四月天,满岛郁郁葱葱的绿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六年后,海南,你将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22:00
  1.海口 老城区
    坐上往鼓楼方向的车,窗外椰影婆婆。下车,先到得胜沙。得胜沙路名因打败海寇入侵而得,这里是海口的老城区,两旁街道是典型的骑楼建筑,现在成了步行街,以经营服装百货为主。街市上人头涌动,一派熙熙攘攘的繁荣景象。我们背着大包,寻了四五家旅馆,最后在得胜大厦住下来。标间50元,环境一般。好处是毗邻得胜沙路、中山路和博爱路,逛老城区极方便。
    中山路因孙中山先生曾在该路凉亭歇息而得名,是海口城区保持历史原貌最完好的一条老街,外墙以白色为主,由于年代久远,有的已斑驳掉色,但仍清晰可见雕刻的花鸟龙凤图案。中山路以经营五金、交电为主,店铺开在骑楼下,店常幽深,店主悠闲地坐在骑楼下,看报或打呵欠。沿街的广告牌一溜串排过去,恍惚回到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
    天渐黑,无意经过一间自行车店,广告牌上印自行车运行协会的标志。原来是天涯骑驴俱乐部的根据地。与店内女子交谈后,我和呼呼动了心思想骑单车环岛。后考虑再三,决定仍按原计划行走中西线,把更多时间和精力用于人文风情体验。骑单车骑环岛,暂且留待下次吧。
    石山火山村落
    次日清早醒来,惊见窗外明亮的阳光,心中欢喜。决定去石山镇火山村落。从钟楼坐车去到秀英小街,问路时,一个年青人让我们跟他走。路上他不动声色地给老人妇女让座。途中他先下车,和我们挥手再见。我忽然想起山河的阿甘,阿甘在海口,素未谋面。他会不会是阿甘呢?
    远远看到两座隆起的土丘,心想那会不会就是火山口呢。果然,车子直朝那方向驶去。有几个游客在公园门口下车。我们随车直抵石山镇。
    恰逢集市,小小的街道上挤满了远远近近的村民,买鸡鸭鱼肉、服装百货、日杂对联,一派热闹繁荣的景象。我们找了一个摩托司机,然后直奔儒豪村来。
    最先从《中国乡土地理》中知道这个地名。文中说,距海口二十多公里的琼北石山镇和永兴镇一带,有五十多座保存完好的火山口地貌遗址。火山给居住在这一带的村民,带来了黑色的财富,人们依石而居,靠石吃石,创造了古老的文山文明。
    一路上,不时看到火山石砌筑的栅栏屋墙。不久,摩托在一座新起的院门前停下。司机入门,不多会儿。出来一位俊秀的年青人,李起照,还有他五六岁的小女儿,小女儿生得美丽可爱,父女俩一起带我们去老屋转转。
    儒豪村是近二三百年来琼北地区最富有的石村,一个青灰色,布满小孔的火山石堆砌的世界。全村的老房子被高大厚实的外墙围着,门碑上刻有花鸟虫鱼,碑檐高跷。四合院的石头房掩在门碑后。现在,村里许多年轻人在城里打工,挣钱后纷纷在墙外筑起新居。老屋渐渐荒凉,只剩下些石墙、石门、石磨、石臼、石凳,和少数老人固守着曾经的家园。
    李家老屋门前的照壁上有一个大大的福字。外墙由火山石砌成,墙面光滑平整,接缝处结合极好。入内,却毁损得较历害,但仍可看出曾经的荣华。一处墙壁上的绶带和松竹、鸟雀浮雕,虽多处残破,仍感觉栩栩如生。大厅的梁柱上有双层镂空雕刻,中央有一供桌,上面刻有象征富贵吉祥的花鸟虫鱼图案,非常精美。这些美丽生动的木雕装饰,是当地劳动人民勤劳和智慧的结晶。
    李生又带我们出村口去看老水井。水是羊山人的奢侈品。走遍由于火山石防孔隙发达,渗透力强,大气降水中,有70%多的水渗入地下,在这里几乎见不到一条河流或小溪。村口外的深深水井见证了曾经用水的艰难。现在老水井边多建起了水塔,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饮用水问题虽解决了,但村子周围仍不能种水稻,稻田都在离村较远的地方。
    转回村,看到了一位老奶奶,她正在午后的阳光里晒太阳,一群孩子绕在她身边。旁边有人告诉我们说她已经一百多岁了,我看她精神状态很好,顶多八十多岁的样子。老奶奶口齿精晰,和我们说话,她说的是当地人才懂的村话。李生翻译给我们听,原来老奶奶夸当今社会好呢。
    随处转,随处可见绿树阳光,深深的石头巷子,古朴精美的雕刻,长满青草的石凳,摇曳的光影,清风徐来,鸟声渐起。令人舒心泻意。
    午饭就在李先生家吃,看到了他美丽的妻子,一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当天他们正大搞清洁准备过年。李生后来作我们向导,耽误了做事,她也不恼,笑着和我们打过招呼又忙活去了。非常好的一家人。我真喜欢他们。
    后来又去儒本村,非常小的一个村子,约只有十来户人家。房屋低矮,近处有儒符石塔,矗立在空旷的田野上。
    荣堂村靠近石山镇。村民多已搬进了新居,只有少许老人仍居住在原先的老房子里。这是一片留存完好的古老村落。鸟鸣悦耳,深巷清凉,朴素干净、迂徊蜿蜒,绿树掩映,光影摇曳,暗香浮动,让我们久久不愿离开。
    下午四点多,返石山火山口公园,门票53元,嫌太贵,两人省下来吃了顿石山雍羊,鲜嫩爽口,鼓腹而归时,日已西斜。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24: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26: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28: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29: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30: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32: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33: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36:00
  儋州•东坡书院
    从四牌楼出来,坐风采车,十分钟即到东坡书院。书院位于中和镇东郊,背靠儋耳山,后有宜伦江蜿蜒西流。院前有大片荷塘,时值冬季,一片枯败。院内繁花生树,古木参天。偌大的一个书院,门庭冷落,只有我和呼呼两个游客。
    东坡书院为北宋大文学家苏轼贬儋州讲学的地方。宋绍圣四年(1097)七月,苏东坡以琼州别驾的虚衔贬谪海南,昌化军安置。东坡抵赡之初,住州衙,后被逐,在城南桄榔林中买地筑室,结茅栖身,名其屋曰“桄榔庵”,东坡居儋期间,常往访城东黎子云旧居,在这里酌酒吟诗,会友讲学,敷场文教,乡人多受其惠。出现“书声琅琅,弦歌四起”的风尚。一次,“坐客俗欲为醵钱作屋”,东坡欣然同之,取《汉书•杨雄传》“载酒肴从游学”名屋曰“载酒堂”。当时,堂实未建,至元代泰定三年(1326),东坡祠从桄榔庵迁建至此,更名为载酒堂。清代扩建,名“东坡书院”,文革时书院全部被毁,后依故居存画重建。
    自南宋以来,不少文人志士相继到儋州瞻仰东坡遗迹,留下不少翰墨诗篇。我们院内逗留良多,怀着景仰之心,默诵着骚客诗人的题诗,感同身受,无法言说。于是摘录我最喜欢的《坡仙笠屐图》和几首诗。
    《坡仙笠屐图》画东坡遇雨假农家斗笠木屐归家时的情景,上有题字:坡仙在儋耳。一日,访黎子云。途中遇雨。从农家假笠屐着归。妇人小儿相随争笑,群犬争吠。东坡曰:笑所怪也。吠所怪也。觉坡仙潇洒出尘之致,数百年后尤可想见。
    1.访东坡书院(田汉)
    争看先生笠屐图,顽童村犬绕银须。非关浊酒熏人醉,喜得春霖润稼苏。
    颊舌何妨事黎母,荷锄真欲学田夫。我来雨急瓦声古,绛鸟重呜德不孤。
    2.题尊贤堂(杨万里)
    先生无地隐危身,天赐黎山话逐臣。万里鲸波隔希?,千年桂酒吊灵均。
    忠贞塞得乾坤满,日月伴渠文字新。底个短檐长帽子,青莲居士谪仙人。
    3.怀念苏东坡(邓拓)
    曾谒眉山苏氏祠,也曾阳羡诵题诗。常州京口寻佘迹,儋耳郊原抚庙碑。
    海角天涯身世感,朝云春梦死生知。千秋何幸留遗墨,画卷潇洒竹石奇。
    (中和古镇除了古城门、四牌楼和东坡书院,还有东坡井、宁济庙、魁星塔、关岳庙、太婆井、分司井、州署遗址及具有南方建筑特色的民居等)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6 20:39:00
  从洋浦坐中巴至木堂路口,再转坐风采车,十多分钟后,见到一座桥,过桥就到了中和镇。
    下午四点多,街上人头涌涌,行人、摩托、牛车挤得水泄不通。摩托司机载着我们在街上来回找住处。网上曾有人说中和镇上没有旅社,我们就是不信。后来终于在市场对面找到了全镇唯一的招街所,房内除了一张床,别无他物。更不爽的房间不隔音,楼下就是卡拉OK厅,嘈杂的音响一直持续到深夜。刚停息下来,隔壁又住进一对男女,旁若无人地大声地讲话,扰人清梦,有些可恶。
    黄昏时我们沿着老旧的青石路去寻武定门。过一小门口时,有人告诉我们沿着关帝庙旁边的小路行。关帝庙正在修茸。红墙碧瓦,有绿绿地树枝伸出墙来。小路上垃圾成堆,气味难闻,快速通过,七弯八拐,武定门出现在眼前。
    史载,中和为唐、宋、元、明、清及民国各代儋州(军、县)治所所在。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儋耳郡治所最早设在儋州西部三都镇,因屡遭海盗侵扰,隋代迁址中和镇。中和镇城池始建于唐代。为抵御外寇,防海盗骚扰,明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再次大规模修建加固城池,在高坡唐城拓址筑基,砌石建城。城池周长472丈,宽1.8丈,高2.5丈。城上筑雉碟800余个。辟东西南北城楼为德化门、镇海门、柔远门、武定门,城内设值勤窝棚27间。城门外增设月城,沿城池四周挖有护城濠沟。后增筑门垣、楼铺、壕堑、吊桥等设施。明隆庆元年(公元1567年),新建四角楼,城垣已具宏大规模,翘楚冠首。清康熙、乾隆、道光、光绪朝代都有修缮。解放初期,为扩建民房及修筑天角潭水库,拆了东、南两座城门及城墙。至今古城仅残存北门、西门及月城(瓮城)和两城门相连的一截城墙(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东、南两城门及部分城墙已毁,城基尚存,老城根内的古石路(西门段)保存完好。
  
    村民寄着牛从门洞下慢悠地走过,城墙上杂树丛生,盘根错节,不远处的月城门边,有一只倾斜的石龟,石龟背上有一方孔,上面的碑早已没了踪影。后来又去了西门,西门较北门损毁得历害,落日余辉温暖地洒在破损的城墙上。
    城内不远处,几个小朋友在树下荡秋千。许多人家忙着腌制酸和萝卜干,三两只黑母猪大摇大摆地巷子里踱步。一辆牛车过来,远远停下来给猪们让道。邻边人家屋内传出小孩嘎嘎的笑声,空气中弥漫着欢乐详和的气息。
    次日,一早去逛四牌楼。
    四牌楼是古州城中和的一条老街,不长,约只百多米,整条街都由青石板铺成,街两旁是深暗古朴的牌楼。四牌楼曾是商贾云集的繁华街巷。每到墟日,街上摆满了大米、花生、黑糖、水果、日杂百货、猪牛狗肉,熙熙攘攘的人流、车马挤破了四牌楼的宁静。到了文革时期,商家为逃避抓捕,用泥巴将自家商铺的商号糊起来。也许正因为如此,某些商号得以保存下来。通过变焦的数码相机,和斑驳的苔痕,依稀可看到牌楼上刻着的“成记栈”、“药店”等字样。
    时光的羽翼纷纷落下。如今的四牌楼,一派残破寂廖。青石板路蒙了尘,不再显得光滑圆润。两旁曾经欢歌笑语四合院早已人去楼空。一个老人孤独地坐在骑楼下。只有两旁那些郁郁葱葱的树,一年年,绿了又黄,黄了又绿。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6-05-26 22:04:00
  经询问楼主,此贴作者:“英子”,帖子来源:闲山静水。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7 00:09: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7 00:10: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7 00:11: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7 00:12:00
  儋州 洋浦千年古盐田
  
   第三天,1月25日。昨晚调了闹钟到七点,却还是赖到了八点才起。之后十多天,再没早起过。每天在床上把一天中最美好的日子虚掷掉,一点都不可惜。
    下楼去逛老城区。我总是很喜欢城市的清晨和黄昏,这时候少有游人,你可以清楚地看到普通民众的生活,真实、市井、日常。从中山路漫无目的走,一路东张西望,想停就停。后来转过一条陌生的街道,两边的骑楼颇显破旧,行人却熙熙攘攘,我惦记着要去博爱路。便问路人:博爱怎么去?回答,这里就是博爱路啊。嘿嘿。偶抬头,看到前面不远一栋楼前有一条旧标语:伟大的中国*万岁!
    从海口西站坐车去洋浦。车行在西线高速路上。六年前走过西线,当时印象最深的是西部的干旱。竹子都开花了。与东线郁郁葱葱的景致大相径庭。
    于行车的颠簸里恍惚里睡去,醒来时已进入儋州境内。洋浦开发区象一个被迟暮的美人,早没有了当初的繁华和荣光。小小的洋浦车站前一派冷清杂乱,几辆风采车来回奔忙。几分钟后,其中一辆载上我们,直奔千年古盐田而来。
    风采车,是当地的主要交通工具,由摩托改装而成。司机多是女人,她们全身武装,头带围脖,从顶上一直罩到颈项,只留两只眼睛看路。她们常年奔忙在西海岸的风沙里,从早到晚,从春到冬。无论日晒雨淋、风吹浪打。曾听一个朋友说,他以前在海南做工程,请的民工多是女人,也抬石头的重活,也不例外。海南的女人勤苦能干,从她们过早丧失青春娇嫩的肌肤上,一眼可以看得出。
    千年古盐田位于洋浦经济开发区新英湾南面的盐田村。距今1200年,总面积750亩,有砚式石槽7300多个,年产量500吨。这里是我国最早的日晒制盐点之一,也是我国至今保留最完好的原始日晒制盐方式的古盐场。
    相传,1200多年前,一群曾以“煮海为盐”的盐工,从福建莆田南下渡过琼州海峡,来到了洋浦半岛。一天,几个兄弟来到来到海边,查看起灶制盐的地势时,无意中发现浅滩石头经过海水浸泡和烈日曝晒后,留下一片白花花的东西,顺手捡起用舌头舔舔,有咸味——是盐。往日“煮海为盐”的盐工们这下可乐坏了。于是他们凿石为槽,以之盛放海水,再借助烈日曝晒,开创了日晒制盐的先河。此后,他们又在实践中摸索出用经太阳晒干的海滩泥沙浇上海水过滤,制卤水,再成晒盐,从而使产量大增。清乾隆皇帝闻报后,御书“正德”赐给盐田人。宋代大文豪贬儋期间,曾携弟子黎子云访盐田,盐工们用自产的盐巴,做成盐局鸡招待诗人,因其味纯正鲜香,极得诗人赞赏。
  
    中午时候,风采车带着我们突突开到盐田村,一眼便看到海边散落的砚式的石槽,一个老人正在耙晒海泥。时令是是冬季,适逢盐田村的农闲季季,许多村民正在家里搞卫生准备过年。
  放下包,去盐场转悠。错落有致的火山石槽间散落着许多不知名的植物,以仙人掌居多。许多已近成熟,举着粉红的果实。一个小女孩趿着拖鞋来摘仙桃,我们忙上去帮她。盐场里空无一人,偶尔有两三拨几个游客匆匆来去。偌大的海边滩涂上,除了晒盐的石槽,还可以清晰地看到过滤卤水,耙晒海泥的工场,以及木棚、水缸、钉耙、栊之类的工具。千百年来,古老的制盐工具同三道工序(耙泥晒干、过滤卤水、日晒制盐)毫无保留地继承下来。
    有两个小学生过来和我们说话,后来跟他们去到村里,见到了老盐工谭孟位,谭叔约五六十岁,很温和的一个人。他告诉我们,盐田村农历三至六月为晒季,最多日晒150斤。晒季大潮时,四五点钟就得起身到盐田,耙泥翻晒、过滤卤水、再放入火山石做的石槽中曝晒,下午就可收盐了。“洋浦盐田,朝水夕钱”。现在村里还有七八十户人家从事古老的晒盐工作,现在是淡季,只有十来户做工。谭叔说,盐工很辛苦,许多年轻人都不愿做了。
    我们问起村里的人是不是都谭,盐田不传外姓人,谭叔点头,说这是祖宗立下的规矩。外姓人可以租,但不能买。又说起他们产的盐只能在本地销售,因为没加碘,外地盐务局不批准上市场销售。后来,谭叔进厨房拿出一袋盐要送给我们,我看到他掌中的盐巴白如雪,细如棉,纯净天然,不带杂质,用舌头舔舔,咸味纯正适中,谭叔说,他们的盐可直接食用,是制做盐局鸡,盐局鸭的上乘原料,老盐巴还有清热去火,清毒散淤等功效。我因为嗓子痛,便放了一些在随身携带的水杯里。
    寻不到盐局鸡,也看不到日落古盐田,我们未在盐田村过夜。当那些高低错落的火山石槽在身后渐渐远去,我不知道,这门古老、原始、独特的日晒制盐技艺,在科学技术日常月异的今天,还能坚持多久?
    
    附图片详明:
    经过实践,盐工们摸索出日晒制盐提高产量的三道工序,千百年来,传承不衰。
    耙晒盐泥:用耙子整理盐泥(用来吸收海水再晒干,以提高含盐量)耙成沙状,再挑海水浇透盐泥,晒干,通常要晒一两天。
    过滤卤水:将晒干后的盐泥放入盐池中(盐池为盐田中挖的一土坑,长宽深约为3、2、1米,底部铺细竹或草编席,类似过滤网,底部留有出水口),浇满海水,搅拌、踏实,过滤出高盐分的卤水。
    日晒出盐:将卤水倒入火山石凿的砚式石槽中,晒制成盐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7 00:13:00
楼主力牛士 时间:2006-05-27 00:14:00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6-05-27 08:29:00
  昨夜,按楼主的提议,登陆http://sh.netsh.com/bbs/3164/myboard.html,阅读英子的“铿铿海南行”。
  
  当阅读到“昌化岭”一节是,发现“两个年青人带我们去昌化岭脚下的峻灵王庙”时,感觉有误。苏东坡年代,叫“峻灵王庙”,在昌化岭脚下;当今,多了一个字,叫“峻灵明王庙”,在昌城北门外。
  
  于是,便与楼主短信联系:“我正在看她的帖子,有些场景是对的,有些是错的,地理位置不对,我只能怀疑她是否到过那里。”
  
  4分钟后,看到了“注”,再次与楼主短信联系:“哈哈,果然被我猜中——(注:文中资料摘自天涯青龙剑老师的琼崖史志系列)”
  
  这个英子独自闯海南,果然不一般。每到一地,仅仅1、2天时间,还了解的如此透彻,可见功课作足了。不过,微小细节上还是不够细致,让我看出了漏洞。
  
  总的印象,这个英子还是值得佩服的,四处周游,精神可佳。她的“吴哥记忆”、“怒江人物记”、“中南半岛影像日记”、“在那遥远的地方”和“铿铿海南行”等等游记,写的的确不错,建议大家去看看。链接地址:http://sh.netsh.com/bbs/3164/myboard.html
  
作者:仁行道 时间:2006-05-29 16:08:00
  哇!洋洋洒洒,武定门这张我蛮喜欢的.两个人在里边.
  顶
作者:林木儿 时间:2006-06-07 11:41:00
  精彩
作者:南油 时间:2006-06-07 18:59:00
  经典!!
作者:仁行道 时间:2006-06-11 18:54:00
  有深邃的时空感
作者:思雨若雨 时间:2006-06-14 02:03:00
  为什么没有三亚崖城?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