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德剖》该不该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楼主:海青 时间:2006-12-13 09:46:02 点击:3628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吞德剖》该不该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2005年,海南省人民政府将“黎族长篇创世史诗《吞德剖》”等25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列为“海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保护名录”。2005年9月29日南国都市报发布消息,公布了海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保护名录。原文标题:《省政府公布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25个文化遗产项目“上榜”》(记者侯中才)。消息称:9月28日上午,省政府已将“黎族传统棉纺织工艺”等25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列为“海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保护名录”,并正式向社会公布。“省政府发文要求各市县、省有关部门要充分认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要制定保护计划,明确责任目标,加强组织协调,落实各项措施,切实保护好、管理好、利用好,使之得以传承和宏扬。”附: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保护名录(25个)
    1、民间手工技艺9个:黎族传统棉纺织工艺、黎族织贝精品-龙被、黎族树皮布、黎族骨器制作、缬染工艺、昌江黎族原始手工制陶技艺、黎族钻木取火、黎族麻纺织工艺、东坡笠等
    2、戏曲2个:临高人偶戏、定安琼剧
    3、人生礼俗1个:黎族文身
    4、文化空间1个:黎族干栏建筑生态自然村
    5、民间信仰1个:军坡节
    6、岁时节令1个: 黎族“三月三”节
    7、民间音乐4个:儋州调声、黎族著名民歌手王不大民歌、崖州民歌、舂米舞
    8、民间文学1个:黎族哈应语口传长篇创世史诗《吞德剖》
    9、民间舞蹈4个:黎族民间打柴舞、黎族民间舞蹈《咚铃伽》、文昌盅盘舞、苗族招龙舞
    10、民间美术1个:七彩雕画
   年底,国家也正式向社会公示,拟将“黎族长篇创世史诗《吞德剖》”等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海南省上报的10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是:
  编号:28
  项目:吞德剖(黎族)
  申报单位:海南省
  编号:45
  项目:崖州民歌
  申报单位:海南省三亚市
  编号: 46
  项目:儋州调声
  申报单位:海南省儋州市
  编号:130
  项目:黎族打柴舞
  申报单位:海南省三亚市
  编号:229
  项目:木偶戏(辽西木偶戏、漳州布袋木偶戏、泉州提线木偶戏、晋江布袋木偶戏、邵阳布袋戏、高州木偶戏、潮州铁枝木偶戏、临高人偶戏、川北大木偶戏、石阡木偶戏、郃阳提线木偶戏、泰顺药发木偶戏)
  申报单位:辽宁省锦州市福建省漳州市、泉州市、晋江市湖南省邵阳县广东省高州市、潮州市海南省临高县
  编号:354
  项目:昌江黎族泥条盘筑法制陶技艺
  申报单位: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
  编号:368
  黎族染织刺绣技艺
  海南省五指山市、白沙黎族自治县、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乐东黎族自治县、东方市
  编号:431
  项目:黎族树皮布制作技艺
  申报单位: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
  编号:434
  项目:黎族钻木取火技艺
  申报单位: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
  编号:452
  项目:黎族三月三节
  申报单位:海南省五指山市
   黎族的《吞德剖》将有机会和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蒙古族的《江格尔》、藏族的《格萨尔》、彝族的《阿诗玛》这些举世闻名的民间文学作品相提并论,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啊!这不仅是黎族的骄傲,更是海南的骄傲!
   为了落实省政府的要求,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吞德剖》的保护、管理、利用工作,抓住机遇打造“黎母”与“黎母山”文化旅游品牌,恢复琼中作为海南少数民族地区政治、经济、军事、教育、文化中心的历史地位,重振琼中雄风,把琼中打造成海南中部地区区域文化旅游中心,宣传琼中,建设琼中,本人特别撰文介绍《吞德剖》,在琼中县委宣传部主办的内部资料《黎母山》上予以发表。
   没想到,这篇文章惹了麻烦——琼中县委宣传部在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厅施加的压力下做了检讨。
   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厅不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吞德剖》,强硬反对宣传推广《吞德剖》!
   2006年5月20日,国务院正式公布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518项,我省的黎族传统纺染织绣技艺、黎族钻木取火、黎族原始制陶技艺、黎族打柴舞、黎族三月三节、黎族树皮布制作技艺、崖州民歌、儋州调声、临高人偶戏9个项目入选。于是,悄没声的,我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变成了9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变成了15项。海南黎族《吞德剖》榜上无名。
   海南省人民政府在国务院批准之前主动撤回了申请。海南省副省长符桂花和全国人大常委王学萍支持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厅的意见。
   2006年5月31日,我拜访了全国人大常委王学萍,听他讲了一个多小时的《吞德剖》。今年68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王学萍曾担任过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州长、海南省委常委、副省长,后任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是一位在海南土生土长的黎族干部,王学萍见证了海南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历程。
   王学萍说,《吞德剖》主要有三个问题让现在的人产生反感:一是天狗祖先,二是兄妹结婚,三是杀父娶母。王学萍同志强调指出,黎族是特别反对近亲结婚的,有时同姓都不能结婚,比如某某地方的人和某某地方的人是从不通婚的。
   我对王学萍先生说,开天辟地的盘古就是一条狗啊!汉族古籍《搜神记》、《后汉书南蛮传》、《三才图会》记载,由于天地不分,就出现了开天辟地的“龙狗”盘古。这条狗遍身锦绣、五色斑斓、毫光闪闪,身子有9万里那么长。他的坟墓在南海,绵亘3百里。上述历史资料上说,龙狗娶高辛王(帝喾)公主为妻,生下蓝、雷、盘、钟四姓子孙。龙狗盘古是瑶族、苗族、黎族人民共同的祖先。盘古,瑶族和苗族称之为“盘王”。三国时候徐整作《三五历记》,吸收了瑶族和苗族有关盘古的传说,描绘了盘古开天辟地的情形。
   我还说,《吞德剖》并不主张近亲结婚,第六章《成家立业》有告诫后人不要近亲结婚的话语:“不知年与日,两人没儿女。前人劝后世,勿娶亲妹姊。”说不定,正是由于《吞德剖》的告诫,黎族后来才普遍认为近亲通婚不好呢。
   我说这话,王学萍默然不做回应。
   看看有点话不投机,我赶紧转移话题,向他请教《吞德剖》的译名问题。王学萍先生解释说,“吞德剖”翻译成汉语是“祖先歌”的意思。“吞”是“歌”,“德剖”是“祖先”。黎族人说话采用倒装句,和英语类似,与汉语不同。
  他是一个坦率的人,很主动说起了五指山。在这位从小听着《吞德剖》长大的琼中县红毛镇黎人的记忆中,每天抬头可见的五指山是一座令人压抑、令人恐怖的山峰。他说,当地黎族人把五指山叫做“寡妇山”,把天狗叫做“雷公的狗”。
   从他语气沉郁的叙述当中,我感觉到,古老传说中真伪莫辩的黎族祖先扎哈“杀父娶母”的民族的伤痕并未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淡漠,远古时代半人半神的祖先故事与其说成为了后世永远难以破解的谜语,倒不如说已成为一个民族欲说还休的隐痛。
   我仿佛听到黎族老人们在唱讲《吞德剖》时抑扬顿挫的歌声,看到听故事的孩子们疑惑不解的眼神里流露出的恐惧与不安……黎族祖先筚路蓝缕、艰难生存的故事像石头一样压得男女老少喘不过气来,一双双饱含热泪的眼睛迷茫地投向森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6-12-13 11:24:00
  很值得关注。
楼主海青 时间:2007-01-26 05:36:00
  黎族民间长诗辨析—-黎族史诗及其他
  卓比
    一、黎族究竟有无史诗
    民间长诗是各民族人民创作和传承的长篇韵文口头作品,史诗是广义的民间长诗中的一种。
    就黎族民间文学的实际存在看,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对民间长诗搜集整理方面尚属空白。直至文革结束后,才陆续发掘出部分深藏于民间的长诗作品。但是,与黎族其它体裁样式的民间文学诸如神话、传说、歌谣、故事等相比,黎族民间长诗的数量还是相对有限。这种现状愈加使这些长诗显得珍贵。许多民间文学研究者都对之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并且发表了不少颇有见地和富有启发性的观点。
    作为对一种文学现象的探讨,针对黎族民间长诗的研究状况,我们也想在此提出一个问题,即黎族民间文学中究竟有无史诗。
    从目前现有的黎族民间长诗整理本看,其中确实有一些是属于带有创世性质的作品。如《姐弟俩》(1),描述被恶继母赶上山的姐弟俩,于深山老林里得到自然界各种鸟兽的热心帮助,辛勤猎耕,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姐弟俩后遵雷公旨意结为夫妻,繁衍了许多子孙,形成了黎族的各个支系。他们为了惩罚继母,在葫芦瓜里养了一条蛇,诱贪心的继母上山,使之被蛇咬死。这首诗长320余行,从内容看是黎族族源神话的韵文形式的表达,反映的是远古时代黎族先民创世经历的记忆。类似的长诗还有《阿丢和阿藤的故事》等。其所具有的研究价值自然不可小视。但就其对历史生活反映的容量和篇幅构架上看,都还远未达到“史诗”的标准。
    而在有限的长诗作品中,赫然显现其中的是明确标记着“黎族创世史诗”的《五指山传》。(2)这部已正式出版的长诗长达3000余行,规模宏大,以连贯的情节对黎族的起源和黎族先祖的创世经历进行了全面的描述。搜集整理者在该作附录中介绍:它“从天上到人间,江河湖海到山林树木,各种各样的人物事物,植物动物都接触到”,它不仅叙述了“人类的起源”,而且还“生动地反映了黎族先民与自然、与邪恶斗争的历史,再现了他们富有传奇色彩的生活”,同时又“广泛地反映了黎族的生活风貌。它从狩猎生活谈起,谈到刀耕火种、农耕生产;又谈到恋爱婚姻,生男育女等,确是丰富多彩,应有尽有”。认为它是“黎族人民的一部百科全书”。
    有论者也对之评价甚高:“《五指山传》内容丰富多彩,不仅是译本具有史料性、知识性、欣赏性、趣味性的艺术珍品,可供读者阅读吟诵;而且对于研究黎族的社会发展史以及研究民族学、民俗学、方言学和民间文学,也是一部可供参考借鉴的文献资料。”(3)“《五指山传》的艺术成就之一,是其篇幅的巨大。这部史诗内涵丰富,主题严肃,是黎族迄今最具规模的民间长篇叙事诗之一。”“对黎族的远古历史及其先民艰辛开创的业绩,创世史诗《五指山传》作了生动的追忆和高度的概括,是对后人进行民族传统教育的一部形象化的教材。”(4)
    面对这样一个文本的现实存在及其评价,我们还不能断然地作出肯定或否定的结论。
    可以肯定,《五指山传》是有客观的“蓝本”作为依据的一部民间长诗。笔者与该诗的搜集、翻译者是在大学里相熟的高低年级同学,他对该诗的搜集、翻译所付出的劳动笔者也都有所了解。然而,问题是这一作品的最终成型,是属于忠实作品原貌的“整理”,还是掺和了个人发挥成分的“改编”或“再创作”?这与辨识《五指山传》是否真正意义上的“史诗”有着直接关系。
    科学是不能凭藉感觉去下结论的,我们没有任何确凿的根据指出它不是忠实原貌之作。只是,我们面对这样一部“巨制”,仍然存在一些不解:
    首先,按照有关民间文学的理论解释,创世史诗是在创世神话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其基本情节的构成就是创世神话。目前所知的世界上最早用文字记载的创世史诗《埃努玛·埃列斯》残篇,就叙述了古巴比伦主神马尔都克创造世界和人类的过程;这部史诗不只是由单一的神话构成,而是揉合了有关的一系列创世神话在内。我国各少数民族的创世史诗也都程度不同地保留有几个或一系列的创世神话。(5)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史诗须有较为丰富的神话形成作为生长的土壤。假如这种理解是正确的话,具体谈到《五指山传》就出现了两个问题:一是从目前已经搜集到的黎族神话看,相对地说,无论是内容还是数量都并不算丰富,其中的创世神话当然就更显得单薄了,它们是否足以能够形成史诗产生的基础?倘若仅凭搜集到的神话资料,并不能说明黎族神话实际蕴藏的匮乏,这就引出了第二个问题,即《五指山传》里也囊括了黎族的一系列创世神话,而那些神话恰恰几乎全是我们目前所能看到的,这其中巧合的几率有多大?
    其次,与一般民间叙事长诗有所区别的是,史诗在口头性和书面性的关系上显得更为密切。史诗多以口头——书面——口头、书面并存的方式流传。国外学者早在十八世纪就对希腊史诗的形成过程提出过一些很独到的见解:“荷马史诗约完成于公元前十世纪左右,开始是口头文学,靠民间艺人的背诵流传下来,因此经过多次加工,史诗最初用文字记录下来约在公元前六世纪中叶,这时又经过一些编订加工。史诗成为完整的艺术作品是历代加工的结果,最初大概只有许多短篇故事,并非一人所作。”(6)印度史诗《摩珂婆罗多》和《罗摩衍那》,在流传过程中,不但历代歌手和民间艺人加入了自己的声音,而且各教派的宗教思想也不断羼入,同时还混杂着宫廷诗人的成分。纳西族史诗《创世纪》同时以口头和象形文字写成的东巴经分别流传于民间和寺院。壮族创世史诗《布洛陀》也以口头和方块壮字手抄本的形式流传。由此可见,一部史诗由产生到定型,中间要经过许多歌手、民间艺人和文人的加工。(7)换言之,史诗传播的方式多由职业或半职业的民间艺人演唱,并且往往有手抄本流行于世,是以口头和书面相结合的形式在群众中世代相传的。所以严格地说,史诗应该是一种半口头半书面的文学。否则很难较为完整地保存流传下来。而黎族没有自己民族的文字,也没有职业性的民间艺人,一部洋洋3000余行的《五指山传》,又是如何仅凭心记口传保存下来的?
    另外,据有关资料介绍,这部又名《黎族祖先歌》的篇幅是1544行,(8)而正式出版的《五指山传》的篇幅却翻了一番,成了3000多行。其间的篇幅差距何以会如此之悬殊?一部民间文学作品从发掘时的原生形态到最后定型,并以书面形式与读者见面,在这一过程中,对原作进行适当的调整、补充、删减加工等,是一项必须的工作。整理者在《五指山传》附录中也曾介绍:原作“蓝本”“绝大部分是族系族谱,叙述人物的经历都极不完整,基本上是这里一语,那里一句,而且多有重复,散乱难解。”于是在整理的过程中便“把分散在大量族谱中的同一故事情节给予适当集中和删节,查阅了大量的史籍和资料,使这些情节在原型的客观性和可靠性的基础上得以完整和连贯。”对“收集、翻译的演唱资料在表现上作了合理的改变,让不同的流传稿取长补短,丰富其情节,加强其主题。”我们不能认为这样的做法有什么不妥,但是这种“整理”应该是慎重、有度的,即必须是尽可能贴近原作,在忠实原始记录的基础上进行的。而从《黎族祖先歌》的1544行到《五指山传》的3000余行,这中间的篇幅差距是否属于整理过程的过“度”之失,我们同样很难得出结论。
    如前所述,我们对《五指山传》虽有不解,却没有足够的依据对其进行深入的证实或证伪。但要论及黎族民间长诗,就不可能绕过《五指山传》这一客观的存在。所以
楼主海青 时间:2007-01-26 05:38:00
  二、唯一受到关注的民间叙事长诗
    如前所述,在黎族民间文学中,相对于其它体裁的民间文学样式,对民间长诗的发掘整理,在很长的时间里都还属空白。至上世纪的1979年至1980年间,广东民族学院中文系师生专门组织了民间文学采风队多次深入海南岛五指山区进行调查搜集,当时的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文化局、文化馆也做了大量组织发动与搜集汇编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在这些活动的开展中,成果可谓丰硕,除了获得大量的民歌和民间故事外,还发现了十余部(首)民间长诗。之后,不少民间文学工作者和有关人士又继续不断发掘整理,才使得黎族民间长诗的库存量日渐丰富。
    在黎族民间长诗里,叙事长诗是较受人们关注的一类,似乎也是唯一受到关注的一类。
    从反映的生活内容看,一般论者都认为黎族的民间叙事长诗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古代社会斗争题材的(或称“反映阶级压迫剥削、赞扬美善、鞭挞丑恶”的),二是爱情婚姻题材的。而我们认为大致可分为三类,即除了上述两类,还可加上一类带有创世性质的叙事长诗。
    带有创世性质的黎族民间叙事长诗,是融合了远古神话的一种韵文形式的表达。就目前搜集到的作品看,这类长诗与神话的融合,主要是反映人类起源方面的内容。如前文所谈的《姐弟俩》、《阿丢和阿藤的故事》,故事情节大体相同,都是讲述在父亲受蒙骗的情形下,遭后母虐待的姐弟俩被迫来到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在鸟兽仙人的帮助下顽强地生存下来,并遵雷公旨意结为夫妻,繁衍了黎族子孙后代。长诗的情节与带有神奇色彩的生活故事《姐弟俩》基本一致,但又融入了《人类的起源》、《螃蟹精》、《南瓜的故事》等洪水遗民生人神话故事中兄妹结婚繁衍人类的内容。不同的是长诗以唱诵形式的韵文体进行表达,神话和故事是以讲述形式的散文体进行表达。在内容上长诗还突出强调了姐弟被遗弃之后的奋斗创业,并着力揭露后母的恶行——这方面的内容强调,已成为长诗表现的重点。黎族民间所流传的另外一些情节与之相近的长诗,如《吞挑峒》等,就已和故事《姐弟俩》的描写一样,没有了兄妹结婚的情节,而兄妹或姐弟遭后母迫害以及后母最终得到报应则成为作品重点表现的内容。
    因此,这些带有创世性质的长诗并不是单纯神话主题的延续,它更主要的还是描写古代黎族人民劳动创业的历史,反映的是他们日常的世俗生活,同时也包含着社会斗争的内容。所以,有些论者将这类作品归入了反映古代社会斗争题材之列。
    从民间文学的形成和发展规律看,叙事长诗的成熟和繁荣期一般是在各民族的封建社会发展阶段。从内容的反映看,上述带有创世性质的叙事长诗似应为更早的社会历史时期的产物。
    反映黎族古代社会斗争生活的叙事长诗。
    在黎族民间长诗中,有关古代社会斗争生活的内容,除了在上述带有创世性质的长诗里已经有所反映,在反映爱情婚姻生活题材的作品里也有较多表现。但比较集中地表现斗争主题的,目前搜集到的作品数量不多。这方面的代表作品是《龙蓬》(原名《不嫁歌》)。
    蓬头垢面是一种令人厌恶的形象,故在黎语中常用作对不恭者的贬称,“龙蓬”意指“蓬着头发的富人亚龙”。这首叙事诗,以一个女孩子不愿意嫁给名叫“亚龙”的“龙公”为引子,通过劳动场景和日常生活情形的描绘,展示了“合亩制”中的人际关系,表达了“龙仔”们对“龙公”的憎恨厌恶。在长诗里,尽管作为“龙公”的亚龙“他是村里最富的人,他是这片土地最富的人”,但姑娘们仍然明确表示“不嫁给蓬发的亚龙”,这是因为他平时的所作所为太令人憎恶:他怕别人会去抓鱼,就“抢先把田里的鱼抓走”;在组织大家劳动的时候,“他坐着看龙仔们做工”;甜酒酿好,他全部归为己有,不让别人喝一口,所以“人人都说亚龙最坏,人人都说亚龙是吝啬鬼”。由此,反映出在黎族“合亩”共耕经济末期剥削者与劳动者之间的对立、矛盾和斗争社会现实。
    然而,从内容可以看出,作为龙仔对立面的亚龙虽有压迫剥削行为,但自己也参加劳动,并非纯粹坐享其成。这又说明这首长诗所表现的还不是完全的阶级斗争。黎族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较为特殊,有专家在研究分析了有关的史料后指出:“目前还缺乏充分的根据证明黎族曾经历过奴隶占有制的生产方式”,它“在通向阶级社会的门槛上,有可能越过奴隶社会发展阶段,直接向封建社会过渡”。(9)可见,这首长诗极有可能是黎族“合亩制”地区已经出现阶级的萌芽,开始进入私有制阶段的社会生活的反映,为人们了解黎族古代社会发展进程提供了一份很好的历史资料。
    反映爱情婚姻生活的题材,是黎族民间叙事长诗中数量相对较多,艺术质量也较高的一种。
    这类长诗,显然是封建制度开始在黎族社会形成后的产物。作品大多通过爱情婚姻方面的纠葛、矛盾,特别是通过悲剧性的故事情节,集中揭示了一个深刻的主题,这就是歌颂纯真的爱情,争取婚姻自主,反抗不合理的封建包办婚姻制度和封建礼教。如其中的代表作《甘工鸟》,(10)是一个篇幅近200行的爱情悲剧,讲述勤劳勇敢、聪明美丽的黎族姑娘甘娲不堪忍受父母兄长的逼婚,偷偷将身上的银项圈舂成双翅,从夫家化鸟而去。《猎哥与仙妹》(11)长达800余行,表现男女主人公不畏强权,对爱情忠贞不渝,为实现美好的愿望,在恶势力的阻挠面前奋起反抗,最后惩治了邪恶,争取了幸福。这类作品都反映出进入封建社会后,私有制已经在黎族地区逐渐巩固和完善,并形成了一整套封建政治制度和婚姻制度。虽然黎族中青年男女有自由恋爱和自由交往的风习,但父母之命、舅权制、家法制度、门第观念、封建伦理道德在很大程度上已渗透到他们的婚姻生活。于是,在家庭和社会的强权下,就不可避免地会造成许多爱情悲剧。这种悲剧并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带有普遍性质的社会现象。因此,这类叙事长诗所反映的主题,往往是超出爱情婚姻问题,而带有更广阔的社会内容和强烈的反封建意义。
    过上述三类题材的民间叙事长诗,我们不仅能从一个侧面了解到黎族社会发展的进程,而且也能窥见黎族的民族性格、道德观念、文化心理形成之一斑。所以,黎族民间叙事长诗的内容反映,实则是一种历史的折射。
       三、不应忽略的民间抒情长诗
    按照民间文学的一般理论,在民间诗歌领域,既有抒情短歌(即一般歌谣),也有民间长诗。而狭义的民间长诗(即不含史诗)里,又有以叙述事件和描绘人物性格为主的民间叙事长诗、以抒发感情为主的民间抒情长诗和以讲道理为主的民间说理长诗的区别。
    然而,作为一个概念,“黎族民间抒情长诗”在以往的论述中似乎还未曾被人们提及。
    事实上,在目前搜集到的黎族民间长诗中,除了民间说理长诗还未被发现以外,民间抒情长诗是一个不容忽略的客观存在。这些抒情长诗,在内容和形式上都以其自身所显露的特点而有别于叙事长诗。在实际的考察中,以往人们常将这些抒情长诗中的一部分归入了叙事长诗加以评述,而其它的一些应属抒情长诗范畴的作品则被完全忽略了。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7-01-26 07:58:00
  一部洋洋3000余行的《五指山传》,又是如何仅凭心记口传保存下来的?的确值得研究。
  
作者:mazong 时间:2007-01-30 14:34:00
  有内容概括吗?
  说到盘古是狗人,我想问一下:《吞德剖》里有没有说到洪水事件?如果提到,内容是不是那种兄妹坐在雷公给的“大船”上得以还生,事后两人结婚的故事?
  我总觉得通过洪水传说可以看出这类“民族”是不是够古老。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