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少时的那些趣事儿(连载)

楼主:风吹云满天 时间:2020-01-14 22:18:15 点击:250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70后的我,回想起在农村时儿少时发生的趣事儿,现在觉得很有意思,闲暇时整理出来,追忆一下自己那逝去的幸福且美好的儿时、少时。有同感或有故事的朋友可以共同追忆,分享你的难忘童年岁月。






  顽皮的石头


  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儿捡了一块小石头儿,小小的圆圆的,灰白色的鹅卵石,现在想来整体像鹌鹑蛋儿,但比它要小一号。由于当时很稀奇,上课装到兜里,下课后就拿出来把玩。
  我们家住在平原的农村,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石头,找到石头很难,找到很好看很好玩的石头就更难了。当时引来了很多小伙伴的围观,争相把玩。其中有个叫虎子的小伙伴爱不释手,拿了后就不怎么还,让我很担心他会占为己有,因为他有拿别人东西习惯。
  为了防止他拿走不还,我想了一个办法。我说会变魔术,于是把小石头左右手来回倒了倒,然后趁他不注意把它把放到嘴里,让他来找,他看看我的左手又看看我的右手,翻了翻我的衣兜都没有。
  看了他很失望的样子,我心里很得意,但接下来他有意无意的说让我张开嘴看看,仿佛猜到了似的,最后赌一次罢了。我当时却吃了一惊,但表面上镇定了下来,心想不能让他识破,于是我眼一闭心一横把小石头给吞下去了。
  虎子看了看我的嘴里没有彻底失望了,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我说真了不起。当时心里得意极了,感觉自己倍有面儿,可接下来他的一句话让我高兴不起来,他说让我再变回来,当时我要崩溃了,但表面上还是很镇静地说,这回我使用的法力大,一下子把它变回家了,等明天我把它拿回来,他点了点头还真信了。
  上课后,我的心很乱,也没了心思听课,陷入了深深地担心和恐惧之中。之所以当时敢把小石头吞下去,是因为听大人们说,吞下不消化的东西过两天会在解大便时把它拉出来,当时还举了例子,吃了没有咬烂的烤玉米就会拉出来。还甭说我就拉过玉米粒,我信了,毫不犹豫地吞下了。
  后来想了想有些不对,石头不是食物也比玉米粒大而且沉,不知道能不能拉出来,石头这么沉会不会把肠子给坠断。越想越害怕,肚子感觉和以前也不一样了,觉得有些下坠,也不敢出去和小伙伴们疯跑了,连走路也轻了,猫着腰轻手轻脚的,生怕把肠子弄断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观察着自己的大便,拉屎的时候也不去茅坑蹲了,一是怕拉下来找不到了,当时还想着拉出来后洗洗还可以再接着玩。二是怕错过了,到底是拉出来了还是呆在肚子里,我好心里有数,没有拉出来再去想办法。于是我就把大便偷偷地保存好,认真地分析它的成分,寻找石头的踪迹。
  过了两天也没有发现小石头的影子,我当时很担心,会不会拉不出来永远留在肚子里,跟我一辈子直至到死。第三天在学校时闹肚子下课后赶快去了厕所,裤子一拖就磅礴而出了,由于情况紧急当时忘了收集,完了事后突然想出了起来,可以已经晚了,再加上还其他小伙伴在也没有办法收集。
  我假装提裤子回头望了望,由于冲击太大加上还有别人留下的作品,已经看不清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检查过的大便也没有新发现,我于是想, 是不是在学校那次拉出去了,或许是消化成小碎渣子拉出去了。
  有次在院子里发现母鸡吃地上的小碎石子,我问母亲这是为什么,母亲问你吃过鸡蛋吧,鸡蛋壳就是这些小石子消化后变成的,当时我就放心了,心想人比鸡更高级,鸡能消化了石头人应该更没有问题,以后再没有想过那块小石头的事。
  现在想来这件事有些好笑,有人会问当时怎么没有告诉家长呢?一是怕批评,因为我小时候很顽皮,总是闹出这样那样的乱子来。二是怕花钱,当时家里很穷,生了病要去医院会花很多钱。另外还觉得很丢人,说出去怕人笑话。
  直到十年后,去当兵时做了免费体检,肠胃里没有发现异常我才彻底放心了。或许是那次在学校厕所排出去了,或许后来不知多久排出去了,或许消化了变成软屎壳拉出去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风吹云满天 时间:2020-01-15 22:26:01
  火碱糖

  记得我在六岁的时候,那是一个冬天,二叔要结婚了。记得小时候操办结婚特别喜庆也特别热闹,小孩子们更是高兴,可以看闹新娘的热闹场面,还可以吃到好吃的东西,哪家人结婚了总是围拢来许多小孩子。


  当时还不到办喜事的日子,我整天呆在奶奶家,那时候已经开始准备结婚用的饭菜,能偷偷地吃上大白馒头和香香的肉片。


  那个时候是人民公社,还没有分田到户,每户人家都很穷,奶奶买不起新的家具,就把她结婚时用的旧立柜进行翻新,用它给我二叔当结婚的家俱。
  邻居们把旧立柜抬到院子里,用砂布打磨、用抹布擦洗,渐渐地原本发了黑的红棕色的立柜变浅了,露出原来木料的颜色,现在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木头,反正不是白色的面板,打磨出来的底色有些黄橙色。


  完成了除色打磨的工序,天也黑了,明天就开始着油上色,晚上邻居们坐下来开始喝酒吃饭。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围着立柜转着看,我原本以为立柜是里外都是一个颜色,打磨后变了颜色很是不解。


  转着转着,借着月光我发现立柜旁边的凳子上有个小纸包,里面有一块像糖的东西,琥珀色,像手指一样长长的圆圆的,但比大人的手指还要长还要圆。当时我觉得是好吃的糖块,可以想象糖对小孩子的吸引力有多大。


  想都没有多想,我拿起来就想咬一口尝尝,为了怕大人看见偷吃东西,我快速的把它放到了嘴里,而之后又更快的速度把它从嘴里拿出来。我发现不对劲了,它不但没有糖的香味更没有糖的甜味,而是一种咸咸的涩涩的味道,而且舌头和嘴唇所接触的地方有一被烫到的火烧火燎的感觉。


  我赶快喝水漱口,但是漱了好几次也无济于事,嘴里火辣辣的灼伤感一点也没有减轻,接下来的日子里嘴里的疼痛没有明显的好转,喝水吃东西都疼得难以忍受,但我没有给父母说,怕批评怕被笑话偷东西吃得到的报应。


  后来我问二叔那是什么东西,做什么用的?二叔说那是火碱,是用来打磨立柜退色用的。直至上了初中学了化学我才真正知道了它,它正式的化学名字叫氢氧化钠,俗称烧碱、火碱、苛性钠,是一种具有强腐蚀性的强碱。到这时我才真正知道了它的厉害,难怪当时那么难受。


  现在想想就后怕,万幸没有把我的嘴和舌头烧残,小时候的胆子真大,真是应了那句话,无知者无畏,没有知识多可怕,小则伤身大则丧命啊!
楼主风吹云满天 时间:2020-03-02 22:31:41
  白花花……

  记得是小学四年级的事了。有一个初冬的晚上,农村已经没有农活了,小时没有太多的娱乐项目,当时家里没有电视,我也没有作业,早早地上坑睡觉了。父亲是村里的会计,晚上去大队算帐去了,我和母亲在家,她在给我做棉衣。

  不知什么时候,邻家有个大婶到我家来串门。当时我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知道是来人了也没有打招呼,头朝墙一动不动。她们拉着家常,无非是东家长西家短,三只蛤蟆六只眼见闻趣事。听一句落一句的没有记清说的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大婶聊起一个令我不能正常睡去的话题,听着听着没有了一点睡意,耳朵仿佛都要立起来了,对我来说她开始聊起限制级的话题,为了防止她们察觉,我还是一动不动。大婶所说故事虽然都过去三十多年了,我还是依稀记得。

  那一年的秋后,老王家媳妇下午去棉花地里去摘棉花,中间放下包袱解小便,不巧的是本村有个刘猎户路过棉花地在追赶一只野兔,正好这时王家媳妇蹲下解手棉花枝叶遮挡住了她。刘猎户以为是那只兔子,就朝王家媳妇方向开了一枪。
  只听王家媳妇哎吆一声,小便没有尿完赶快提起裤子站了起来,不停地捂着屁股直喊疼,冲着刘猎户喊道到:“你的枪打到我了,你的枪打到我了”。刘猎户满心欢喜地朝前走,以为是打到了兔子准备去捡,一听打到人了赶忙朝王家媳妇走了,着急的问打到哪儿了。

  走到跟前,只见王家媳妇也不说哪儿,一直捂着屁股说疼。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王家媳妇用手指了指,搞得刘猎户既不知所措又有些不好意思,赶忙问伤得厉害吗?老王家媳妇生气的说:“我又看不见我怎么知道,你帮我看看吧?”

  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刘猎户弄蒙了,而后转念一想她都不怕我怕什么。这下搞得王家媳妇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脱下裤子背对着蹲下让刘猎户看,刘猎户俯身一看,眼前是白花花的PG。当我听到这时,耳根一热,脑海中充满了富有画面感的想象,大婶讲到这时停了停朝我这边看了看是不是我醒了,否则就要中止这个话题后续内容,看来她还知道少儿不宜要有所避讳,我是一爱好学习的好少年,许多朋友可能和我一样,好多知识都是偷听偷看学来的。

  刘猎户没有多想仔细看看了,白白的PG上有一些小黑点,显然是刚才猎枪打的。刘猎户长出了一口气,暗自庆幸使的是米砂而没有使用豆砂(米砂和豆砂是为了提高射程和杀伤力而放入的大小不一的铁粒)。

  刘猎户安慰王家媳妇道,没有流血不是很严重。王家媳妇稍稍松了一口气说:“虽然不厉害可回家后孩子他爹知道了怎么呢?”“你帮我挤出来吧”王家媳妇狠了狠心接着说道。刘猎户很无奈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是自己把别人打伤了。

  刘猎户蹲下身子开始在白花花的PG上挤米砂,上面的几个挤出来了下面多的不方便挤了,于是刘猎户请求王家媳妇趴下身子撅起PG,整个PG的全景就展现在刘猎户的眼前,他跪在地上按住PG接着挤,越往下挤他就越不淡定了, 为了尽快减轻王家媳妇的痛苦和消除自己的愧疚感,刘猎户顶住了一阵阵的压力,坚持着挤完了最下面的最后一颗米砂。

  当我听到这个地方时,我小小的身体在当时有了不知为的某种反应,整个人燥得很,当时感觉被窝里特别热,但又不敢动,生怕中断了精彩的部分。

  大婶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离母亲越来越近,我屏住呼吸,用耳朵努力地去捕捉每一个微弱的音符。大婶接着说,刘猎户捡起挤出来的米砂向王家媳妇说:“没事了,全挤完了,共78颗”,王家媳妇听说挤完身子一下塌了下去,因为这个姿势太累时间也太长了,她好像没听清多少颗又问了一遍,“78”刘猎户说,王家媳妇一下翻过身子躺在地上,嘴里重复着“78”.刘猎户看到这样子实在是可受不了, 农村方言是数字78与男人某个身体部位的名字很相近。刘猎户读懂了王家媳妇的放出来的信号,于是整理了一下他的枪,棉花枝叶开始乱动,哗哗作响,似有两只兔子在打架。

  当我听到最后时,我侧躺着盖的被子出现了一个小面包,为了不被发现,我努力地克制着,可就是不听我的话,小面包久久没有下去。我的耳朵被搞得很累,看来学知识很不容易,尤其是那个年纪稀有的知识。幸好我是一个善于聆听的好少年,看来聆听是学习秘密武器,别以为我睡着了,其实我在聆听,学会聆听吧,它会让你学到一切你想学到的知识。
楼主风吹云满天 时间:2021-02-24 23:25:22
  赶庙会那些事

  小时候,我们那里的农村每年春节前的腊月里,就会在镇上举办庙会。因为是农村农闲的时候,庙会上的人很多,比平时的大集的人都要多出不少,不像现在,村里的人们都去城里打工,老老少少都去赶庙会。
  现在回想起来,庙会特别地热闹,有卖各种各样的小吃,有大饼卷牛肉、豆腐脑、老豆腐、油条、肉包子,混饨、猪羊肉饼、烧饼、冰糖葫芦、糖人、花生、瓜子、奶糖等等,虽然这些小吃现在非常普通和司空见惯,但当时家家生活水平很低的情况,这些算是几乎接近过年的美食了。来到庙会首先要弄个嘴饱、我最爱吃的就是大饼卷牛肉,再一碗老豆腐,特别解馋特别享受。接下来就是,拿着糖葫芦,吃着瓜子开转了。
  由于当时的庙会就在露天,林林总总,相互错落着挤在一起,卖什么东西的都有,就像现在的城市商圈一样,集购物、美食、娱乐于一体,只不过一个在室内一个在露天。有卖布匹衣服的,有卖各类自家蔬菜的,有卖猪牛羊肉的,有卖鸡鸭鱼虾的,有卖小孩玩具的,有卖小兔小羊驴骡马牛的,有卖灯笼春联年画的,有卖鞭炮烟花的;有耍猴的,有练杂技的,有马戏团的,有搭台唱戏的……我最爱去的地方就是看马戏表演以及到卖鞭炮市去看放鞭炮和烟花了。
  那时候的马戏团,很简陋的,一个大大的蒙古包的样子,高高的树起一个旗杆,斜拉着好多小彩旗的绳子,早期的那种海报围着蒙古包画了一圈,看起来好诱人的样子,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小男孩,记得画得有大变活人,口吞宝剑,气功胸口碎大石,热油锅取物等一些经典的剧目,加上狂暴的音乐具有穿透力的阵阵大鼓声,让我们在外面没有入场的小孩们激动万分,真想快点进去看个究竟,可进去看了之后,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到后来,这样的马戏团逐渐没有了太多的观众,于是他们就加入了新元素,由于港台文化的涌入,什么迪斯科唱歌跳舞很快加入进来,再后来马戏团为了吸引观众逐渐变了味儿,开始进行艳舞脱衣舞表演。当然这是后来听人说才知道的,我并没有去看过这些表演,一是这些节目是对小孩子有限制的,二是大多尺度的表演是在晚上包场表演的,白天只搞一些正规的节目及其一些诱惑性的小孩们能够接受节目,真羡慕一些长得比较成熟大个子胆大的同伴们午夜去看过,回来之后还不忘向我们炫耀,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可怜家伙听得心里痒痒的,一直渴望能够满足一下自己的求知欲,直到后来的录像厅出现才给自己补上这一课,还只是非真人版的。
  看卖烟花鞭炮真是儿时的一件乐事,即便是没有钱买,看着卖家轮番燃放也是比较过瘾的。我记得当时鞭炮市场不像现在城里的小亭子式售卖,而也像菜市场一样,一家挨着一家,大部分开着拖拉机,有的开着客货小汽车,只不过为了防止火灾他们之间相隔比较远。为了吸引人们去买,各家挑着竹竿竞相燃放自家最好的鞭炮和烟花,真是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就像解放战场阵阵枪炮声声,好不热闹,有的鞭炮摊的质量确实很不错,放了的鞭炮声像机关枪连珠炮似的连成一片,又快又响,人们闻声赶来,争相购买,有的卖家进的鞭炮质量一般,放出的声音断断续续,也不是很响很脆,有时还有还有哑炮--呲花(象气花一样的,只有呲呲声火焰),引起周围人一阵哄笑,更别说买的了。于是这家丢了面子着了急,于是又点上一挂放,结果还是不如人意,令人惋惜的事发生了,有了没有响的鞭炮,也有的呲花带着小小火焰尾巴像小火箭一样乱飞,不知哪儿小的淘气鬼横着飞到了盖鞭炮成品的棉被,燃放的人光顾着比赛放鞭炮,没有注意,不一会儿棉被被点燃了,从而引燃了下面未售出的鞭炮,这下可了不得了,叮叮咣咣,火光四射,鞭炮乱飞,狼烟四起,就象引爆的弹药库,卖家赶紧用竹竿敲打,也无济于事,人们四散纷逃,邻家的卖家赶紧停止了燃放,赶紧开车撤离,生怕自家的也被引爆,也有离这里远一点的卖家好心人,拿来自家棉被来救援,一床棉被盖上去了,两床棉被盖上去了,多床棉被盖上去,由于没有发展成大的局面,很快被控制住了,幸而没有燃起来,否则自家的汽车就被烧着了,这次卖家向大家道了谢,赶紧回家去了,嘴里一直说,赚钱不赚钱不说了,大过年的没有烧了车伤了人就万幸啊。唉!不容易啊,真替他捏了一把汗。
作者:山中人88 时间:2021-02-25 07:15:44
  挺有趣
楼主风吹云满天 时间:2021-02-25 08:43:01
  @山中人88 2021-02-25 07:15:44
  挺有趣
  -----------------------------
  估计你也有类似的童年吧
楼主风吹云满天 时间:2021-03-06 00:22:32
  赶庙会那些事之看大戏

  每次庙会,都会请剧团来唱戏,什么京剧团,豫剧团,评剧团,吕剧团,河北梆子剧团等等,因那些年不像现在文化娱生活比较丰富,那时候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更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有的是收音机,通过它收听评书、广播剧、相声、快板、大鼓等等曲艺,在庙会上能看到以生旦净末丑不同行当穿着五颜六色的戏服,头戴各种装饰、脸上画得是红白黑花,唱得是咿咿呀呀,打得是有板有眼,那个时候能看到这些娱乐节目已经是很不错了。
  那时候的剧目不是很多,大多每个剧种就那么几部叫好的剧目,什么《打金枝》、《墙头记》、《喝面叶》、《穆桂英挂帅》、《姊妹易嫁》、《空城计》、《捉放曹》、《铡美案》、《西厢记》、《贵妃醉酒》、《卷席筒》、《拾玉镯》、《苏三起解》、《借年》、《刘巧儿》、《蝴蝶杯》《王宝钏》、《大登殿》等等,现在还历历在目,甚至还能哼出各剧目其中的经典唱腔。给我们那一代的农村娃以很深的印象,在我们的心中深深的童年记忆。不光是看了热闹,还从中学到了很做人的道理,也算是传统文化带给我们的富贵精神财富。
  那时的我们白天逛庙会,晚上的时候就会到剧场去看大戏,多半是家长带着去的。那时的剧场很简陋,前方是一个大戏台,有舞台其中还包括化妆间、后场室、设备间、调度室、伴奏区等,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舞台上方的各种各样的灯光,很是光亮耀眼,照在穿着彩色服装的演员上异常好看,当时的家中没有电,夜晚只有黄豆般大小灯头的煤油灯,昏黄的灯光照得屋内朦朦胧胧,见了戏台上的灯光,简直就像从吃力看模糊的模拟黑白电影到轻松观看彩色数字高清电视。 观众席是用棚子简易搭起来的,座位是用砖和水泥砌成的,像极了矮人国的一条条的城墙。
  那时的检票口也很特别,不像现在有闸机,那时的检票口是很窄的门口,门口外是十多米用长木头做成的高高的导向槽,检票员就站在靠近门口的导向横着木头上,左右各一个,人们排队依次进入导向槽,递上观戏券进场。为了省钱,记得当时有很多逃票的人,想方设法混进去。有的是趁人不注意快步跑进去,有的是因为检票的站的高,逃票者就俯下身子快速从导向槽下面爬进去,有的是采用欺骗进去,具体方法是他不紧不慢向前走,当到跟前时,检票员向他要票,他忙转过身子向后指,说票在后面,呆会一块给,等到了后面来的人到跟前时,补要前面那个人的票时,都说不认识他,当然就没有人给他补票,也不知道真不认识还是假不认识,反正前面的人无票进去了。当然这样的招数使多了就不灵了。
  还有就是两合作,一般限于一个大人与一个小孩子,由于冬天很冷,人们身上穿得很厚,于是大人就穿了大衣,让小孩子藏在大人的大衣下面,当时一个人过去,由于检票高高站在木头上,加上又是晚上,人们很拥挤,很容易混进去。我和父亲就使用了这一招,可惜没有成功,当时我很紧张,猫着腰躲在大衣下面,里面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当父亲直到检票员面前时,停了下来看票,也不知因为紧张还是以为是成功了,父亲还没有走我便开始迈步了,这一下子就露馅了,最后补了一张票才进去的。记得当时我的哥和几个表哥用了上一种方法很快进去了,可到我这里就被发现了,进了戏园后他们一个劲的笑话我,搞得我一度觉得自已很丢脸很自卑。
  还有一次,是一个白天的下午,我和几个小伙伴逛了半天庙会觉得没有意思了,想进戏园去看看,于是大着胆子跑到了离舞台很近的后方的围墙,有几个胆子大的从外面爬上墙头四处张望,看里面没有执勤的人后跳了下去,看他们进去了,我也大着胆子爬上墙头也跟着跳了下去,刚跳下去,就看着从舞台后面的大帐篷下面钻出两个人快速向我们这边跑来,当时我被吓坏了,于是我和一起跳下的几个伙伴四散奔逃,撒腿向舞台前言的观众席跑去,不知是当时情况紧急使出了超能力还是运气好,很快我就把那两个大人甩到身后,觉得脱离危险的我边跑边扭头朝后看,只见有两三个同伴被抓住了,我继续向前跑,匆忙跑进了观众席的后几排,由于是后排,人们都是站着的,我找了一个空当站了下来,心里怦怦直跳,而且还气喘吁吁,不停的向后看,看是否有人找到,于是又向前深处走了几排,过了好大一会儿,发现没有人追来,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后来回忆当时唱的什么戏,早已没有了印象,满脑子都是跳墙,追赶、逃跑和躲避,以及被抓到后的各种后果。后来得知那几个被抓住的同伴被打了一顿后,又从墙头跳出去了,我想我还是幸运,尽管是这样,我还是决定今后不再冒这样的险,两次逃票证明,我不是一个投机者,我还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做人做事吧,直到如今也是。
楼主风吹云满天 时间:2021-03-07 23:16:24
  露天电影

  小时候,娱乐节目很少,晚上能看上一部电影是无比幸福的一件事了。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们村有个放映员,看电影就比较方便了,一有新电影我们村就优先看,而且我们也比别的村放映的场次多,在很一段时间,我们村一周平均能放两场,而其他村平均不到一场。

  我们村的电影院很简陋,不像现在的电影院,没有屋顶,没有门窗,就是露天电影,在村子中心大队部旁边的主要街道的上,街道两边两根高高的木桩,白色的幕布银屏吊在两根木头中间,把街道分成两部分,这样就有了两个“影院”不像现在的电影院只能看在一面,只不过有一面是反的。但这也不影响观看影片,了解里面的故事情节。

  每当晚上要放电影时,村里的大喇叭就进行广播,今晚几点放电影。村里的小伙伴们到傍晚的时候就早早去“电影院”占地方,各自拿着小板凳,小马扎,长板凳,铺毯等坐的工具去抢位置,当然是占靠前的居中位置,但这不包括反面的位置,尽管反面的位置靠前居中,也没有人去抢,这就形成了一面挤得密密麻麻,一面空空如也,为了能够占上有利位置,小伙伴们有时也为了占座发生争吵,孩子们都想占了好位置,在父母面前表现一把,等他们来了之后会夸讲自己。现在想想也好玩的,免费的电影好位置谁不抢啊。

  当时的村里没有通电的,放电影要用小型的汽油发电机发电来放电影,村里的孩子们特别喜欢有电的样子,喜欢光亮,夜晚里明亮的灯光,外面的世界通过银屏进入我们乡村,彩色的人、物、景镜头不断切换的样子,甚至喜欢闻汽油发出的味道。电影放映前,开始在屏幕上对焦镜头,刺眼而明亮的光打到白色幕布上,格外光亮,镜头前许多小手开始舞动起来,在银屏上呈现的是各种各样变了形的小手势,有的像牛、有的像鸡,有的像猴子,有的像乌龟,有的什么也像,在银幕上胡乱挥舞着。

  镜头调好,正片开始了,没有广告很绿色,片头经常出现更多的是八一电影制片厂,北京电影制片厂、西安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潇湘电影制片厂等,每当熟悉的片头画面出现和音乐响起,一个新奇的电影故事就这样开始了。小时候看的比较多是战争片、农村喜剧片,武林武打片,开始的时候战争片比较多,每次都会问这个片子什么名字,打不打(就是这部电影战斗的场面激烈不激烈)。

  现在有印象的有,《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解放石家庄》《英雄儿女》《铁道游击队》《西安事变》等,后就是农村体裁的喜剧片,有《喜迎门》、《甜蜜的事业》、《咱们的牛百岁》、《快乐的单身汉》、《月亮湾的笑声》、《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嫁不去的姑娘》、《哑姑》等,后来就是武打片了,有最为著名的《少林寺》,什么《少林小子》、《南北少林》、《神秘的大佛》、《侠女十三妹》、《霍元甲》、《东方旭》、《八卦连环掌》、《神鞭》等等,其中还有外国片,戏剧片,谍战片,恐怖片等,印象比较深刻的有印度电影《大棚车》、美国电影《蝙蝠》、日本电影《追捕》,恐怖片有《蝙蝠》和《画皮》,这两部片子,我基本没有看完,基本上是低着头听完的,或者听到音乐舒缓一些后,看一会儿。看来国外对电影分级是比较合理和科学,有些对于小孩子限制级电影不让某些年龄段的儿童青年年是有道理的。当时那些电影对于我是恐惧的,我幼小的心灵是受到伤害的。

  我所看过的电影不仅限于以上三种类型,只不过以上三种是当时一段时间的主流而已,到了后期,随着港台以及国外电影的大量涌入,很大程度上冲击了国内的电影市场,但从另外一方面也促进了国内电影的良性发展,在港台以及国外电影的影响下,国内的电影质量有了很大的提升,不管理硬件还是软件,尽管与他们还有很大的差距,但与自身相比还有了长足的进步。

  记得最早看电影时,自己还很小,对于电影的认识还有限,对于会动的画面感觉很神奇,记得当时是看了一部戏曲电影,上面的演员穿着戏装,又说又唱,当时就想他们是怎么上去的,想来想去,就认为是在银屏两边上下场,需要演的就从两边蹬着梯子上去演,没有台词唱腔就下从两侧的梯子下来,可能是大人赶庙会带自己看大戏后有的这样的想法。现在想来觉得很好笑,但很佩服自己的想象力蛮异想天开的。

  那时候看电影是比较执着的,无论大从还是小孩,不管是夏天的炎热蚊虫,还是冬天的严寒风雪,都阻挡不住乡亲们看电影的热情,因为有这样的娱乐项目是很珍贵很难得的,不管电影好看与否,很少有人半路退场的,除非家中有事。记得在夏天有时放电影期间会有雷阵雨,人们打着伞、披着塑料布和编织袋,在雨中坚持看,天空中刮着风,屏幕被刮得东扯西晃,上面的人都变了形,在风中坚持看,冬天穿着棉袄棉裤头戴棉帽脚穿大厚棉鞋在严寒中看得津津有味,全然忘记了寒冷,实在冻得厉害坐不住就站起来来回走走,跺跺脚继续看。冬天的时候,父亲怕我们小孩子冻着,就推着小推车,一边上一个长篓子,把我和妹妹放到里面,下面铺上棉褥子,上面盖上棉被子,坐在小推车上看电影感觉舒服极了,由于那时候很小,有些电影不太感兴趣或者太困了,便躺在篓子里面睡着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