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瓷砖产业调查:多因素致减产停窑,留住工人抗压前行(转载)

楼主:她比以前快乐 时间:2021-10-20 09:25:38 点击:2636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家位于广东省肇庆市高要区的陶瓷厂占地400亩,3条生产线正常日产瓷砖约7万平方米。8月以来,该厂陆续关停了其中两条生产线,工人也从原先的700余人减至目前的百余人。

  向立永是这家陶瓷厂行政部的负责人,周日还在厂里加班。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介绍了上述情况。对于原因,向立永称,限电、天然气涨价、市场不景气等,致使公司不得不减产。

  去年疫情,截断了多数瓷砖的出海之路。今年疫情和国际物流虽稍有好转,但下半年以后,限电、原材料及燃料等成本上涨,使得这类陶瓷源头生产厂家的日子依旧过得紧张。

  广东省是全国瓷砖第一出口大省,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陶瓷出口省份中,广东占比达到41%。第一财经记者近期走访了肇庆、云浮等地的陶瓷生产厂,了解他们的生产经营现状。


  多因素致企业承压

  自2003年以来,肇庆建筑陶瓷企业数量和产能分别达到广东省的1/4和1/3,但产能规模带来的环境压力也逐渐显现。也因此,目前,肇庆已有190条陶瓷生产线完成“煤改气”改造,其余生产线均已停产或退出。

  但向立永称,这几个月以来天然气的价格也涨了很多。10月17日,他查阅了最新的天然气价格,“今天(17日)已经接近5元/立方米了,涨价前的价格是2.2元/立方米,已经涨了一倍多。”

  据向立永介绍,“煤改气”之后,正常三条生产线全开的话,按照原先两块多的单价,每月生产单天然气的费用需要100万元左右。而目前天然气的单价翻了番,若正常生产,每月在天然气这块儿的成本至少要200万元了。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10月上旬液化天然气(LNG)价格报5902.1元/吨,与9月下旬相比下跌2.8%。不过,10月上旬的价格较5月上旬的3329.1元/吨已上涨近一倍。

  向立永所在的陶瓷厂以出产中高端的地板瓷砖为主,天然气涨价后,一块800mm×800mm的瓷砖成本要增加1~2元,但是给经销商的价格还没有涨价。现在盈利很少,只能保证不亏本。

  提及行业内是否有企业因为天然气价格高昂而采取停产的措施,广东伯林陶瓷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度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肯定有部分企业需要转型,如果无法通过内部解决,就只能停产了。“成本结构里面最主要的两块是原材料和天然气,现在其中的一个主要成本涨了一倍多,企业很难去报价。”


  而广东省云浮市的一家陶瓷厂相关负责人刘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所在的陶瓷厂还未进行“煤改气”,但煤也涨得厉害,目前已经彻底停窑了。

  他表示:“煤价上涨得厉害,我们这边6月还是正常生产的,后面煤价上涨得比较厉害,厂子也就陆续停产了。正常厂子一天用煤要七八十吨,相比六月份以前,如果现在继续生产,一天成本就要增加七八万,一个月下来差不多增加了两百多万成本,甚至现在这个价格还拿不到煤。”按照这个行情来计算,目前生产一块600mm×600mm的瓷砖成本要上涨最少5毛。

  刘新说,年初煤价才900多元/吨,10月以后涨到了2000多元/吨,但是他们给经销商的价格并没有大幅上涨,今年再生产的话就基本白干了。

  松发股份(603268.SH)在2021年年度报告中也提及能源及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其主要能源是液化石油气和天然气。潮州陶瓷行业协会会长、松发股份创始人林道藩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当前,原料价格上涨、海运与货柜的紧张、用工难、汇率影响等因素使得企业承压,天然气价格的上涨更是使企业的生产成本大幅增长,对企业的生产管理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企业市场化经营的平衡也提出了挑战。

  除限电和燃料涨价问题,困惑某陶瓷厂老板姜来的最大问题是市场萎缩。近几年来,他工厂原有的6条较小生产线,目前已经减至2条。姜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仓库已经囤了很多货,按照现在的产量,一个月能产2万平方米瓷砖,但是在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几个月才能卖出2万平方米瓷砖。

  但究其原因,姜来称,导致市场行情下行的原因有多种,不乏国内房地产市场不景气、海外国际物流成本高昂、原材料和燃料价格暴涨等。

  想办法留住工人,抗压前行

  一家电子生产厂的老板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就算业务不赚钱,也要持续做下去,为的就是留住工人。刘新和向立永也皆向记者传达了该观点。

  生产线一旦停窑,再开窑便是明年的事儿了。向立永称,一开一关对机器损害很大,所以往往每年一般在1月10号之前停窑,到三四月开窑生产,期间也需要对生产设备进行维修。今年陶瓷业的工人普遍都提前两三个月休年假了。

  向立永所在的厂里,减产前有700余名工人在岗,现在只剩下100余人了,提前“休假”的近600名工人已返回老家,仅剩的一条生产线所产生的利润十分微薄。但向立永称,只要没辞工,在过年前每人每天有40元的生活补贴,但相对于正常上班时六七千的工资,这些补贴确实也是杯水车薪。

  他还表示,只要不亏本,还是想加大生产的,最主要的是有这么多工人在,要留住他们,就是要有活儿干。

  刘新则表示,原先厂里有200多工人,停产之后,只留了50余名工人负责现货瓷砖的一些出厂工作。至于另外的150多名工人,刘新表示,都“放假”回家了,每月补贴每人1410元的基本工资。

  “有工作大家都开心,现在停产了,我们也只能保证大家的一个基本生活费,希望等明年开工后,这些工人们能够全员返岗。”刘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等量产开始,“招工难”也是个大问题。


  对于天然气价格接下来的走势情况,林道藩认为,“随着北方进入供暖期,未来国内液化天然气的需求还将继续上升,价格下跌的可能性较小。但我们相信国家的调控,会让天然气价格平稳运行。”

  同样,丁度程也认为,未来天然气价格还是需要保持一定的稳定性,预计不会再大幅上涨。同时,在他看来,成本只是一个方面,面临的真正问题还是海运价格高昂,这个对客户的影响是最大的。

  林道藩说,陶瓷企业如今面临多重压力,也是在考验公司抵御风险挑战的能力。低端产品如果单纯一味以价格取胜,低价竞争,即便不是天然气价格高企,相信也会被市场逐步淘汰。

  “短期来看,企业的生产成本增加,市场化经营压力加大,产能减少,经营价格需要进行调控;长期来看,行业内加速优胜劣汰的进程,留存优质企业,孵化行业潜力股。此外,从行业而言,需要思考寻求多种清洁能源替代的可能性。”林道藩说。

  对于限电限产、原材料价格上涨等问题,10月18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付凌晖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以来,国际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煤炭、天然气、原油价格也屡创新高,国内电力和煤炭供应偏紧,多种因素导致近期部分地方出现了限电现象,对正常的生产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对此,中央高度重视,近期国务院常务会对进一步做好能源的生产供应工作作出了部署和安排,相关部门积极贯彻落实会议精神,迅速出台了一系列市场化改革和保供稳价措施。

  他表示,随着相关措施的逐步落地见效,煤炭、电力供应偏紧的状况将会得到缓解,对经济运行的制约也会降低。

  (受应访者要求,向立永、刘新、姜来等为化名)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