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年流过的,皆是别人的故事(贴图)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40:31 点击:3225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在泥土中长大,时刻吮吸着来自大地的芬芳
  雨丝轻轻润入身体,片刻的清凉,长久的留念
  春天很远很远,在雷声轰隆之后,拜别他乡
  一转眼,又是多少日月旋转才能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41:00
  天幕的矜持恰似一弯流云,荡去了尘世的浮华,使我重归无邪的幼年
  雾不再缭绕,静静环绕四周,宛如处子宁静本色,我睡去了
  水样的乡愁载我异乡缓缓游荡,突露一些惊喜,贴在梦靥的眉梢
  还记得有一个肩背温暖舒适,水样流年里每每忆起,泪盈满眶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43:00
  秋雨无声,来一次一层凉,仿佛知我隐约的怀念,于是带来一点空间
  供我在灵犀的缝隙里次次辗转,缠绵的液体侵入骨髓,涤去尘嚣的铅华
  空灵的声响传递一些微弱的啜泣,荡漾在湖心的客船还有箫声不断
  夜的清冷在田野里苏醒了来,抚着我淋湿的发,耳语着:回吗?回吧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44:00
  我眷恋在秋风掠过的树梢,独自看风景,看风景怎样流
  身旁是岁月路过的婉约低吟,还有大地开裂的心碎,历史在何方被书写
  我们永远不知,只等到一切在我们存在的世界成灰后,才有新生代阅读
  年轮在这一刻静止,不忍心看我们衰老不舍得让我们离开
  阳光在低头瞬间刹那灼伤眼,千百年后,我们是谁唇边的经久不衰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45:00
  有一个季节永远让人心动,那轮金色的太阳,那片金色的原野,还有
  那个季节里特有的香气,时刻激荡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我在泥土中沉醉,随着干裂的阳光片片碎来,化成一地姹紫嫣红
  也只为了赢得秋天到来时,它蠕动的身体压过我的胸膛,在那一刻
  跳动的节奏与我同时并进,那时,秋天是我的故事,记了年年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47:00
  风的过往总是匆匆,匆匆将我从枝头带落,飘零本是叶的归宿,没有遗憾
  还有生命时随风舞蹈,为树欢乐,没有生存的源泉就逐风而落,为树唱歌
  然后成泥,化作它根部一淤尘土继续滋养,心中哼唱一曲韵律优美的调
  没有谁会记得曾有一段叶的独唱缭绕过风的衣袂树的轻梢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48:00
  我在岁月里浅酌飞烟,藏了薄雾在自己的翅尖
  杏的红桃的粉还有梨花带雨的泪眼,在秋意浓浓的天空下晶莹
  些许柳丝记忆中成为固定的色彩,我在枝上吟唱时成为一帧画片
  千百年后,谁的桃花红了,谁在倚门伺机窥看,谁的诗句流传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50:00
  东吴那艘小船泊在万里无烟的江上,听幽黄月色里传来声声仙子舞袖的音
  两岸的猿声啼的渐渐少了,没有同类相和,寂寞长在舌尖,沙哑
  嫩绿的青苔还在屐上,再念满园春色已经千年,柴扉的门还是没有开
  孤单啊,无人来渡,船已仓惶,原来阳光睡了,枕着月的青丝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51:00
  姑苏城外摇动的橹停歇了,燕子衔来一汪愁泥,静静筑一个向往乡音的巢
  渔火熄灭,我在旷野中发出沉闷的钟响,还有谁的耳能聆听
  故乡的颜色原是一丛深深的绿,何时在诗篇的古老吟诵中化成水墨天地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52:00
  过了清风马蹄疾驰的城街,坡岸上杨柳还依依,一町细草,燕稻万畦
  江山被墨染成心目中永远的记忆,我在山下吹一枝横笛
  最怨的曲是正在读的历史,最伤感的调是赤壁上再没有辞赋可看
  友人的送别在马上传了又传,承载冰心的玉壶在寒风里碎裂
  还有一封家书封好了漆又打开,话至今日尚未说完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53:00
  南朝的烟雨楼台,故人的黄鹤楼,三月的扬州都在危天高楼中与日月同古
  雕楼梦断的美人,江东的父老,沙场的赤眉凤目转眼烟消云散
  故国啊几多的愁,顺了一江春水却枯涸在尘埃尽头
  谁还在对影邀明月,还有谁低头思故乡,青春作伴的人,风卷走了他的茅草房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55:00
  秦娥画舫,隔江的歌声用琵琶遮了半张脸,泪水正在湿着司马的青衫
  坡前佳人横尸眼底,桥上大喝惊退百万军,长江的涛声淹没着过往
  谁将浊酒祭了投江的魂,瑛娥的泪啊流传万载不衰
  今朝还有一个我轻吟在三更后,花还飘零水还流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56:00
  送这岸的人封了侯,峰回路转的冰山上寒风吹裂了战士的甲
  忆着江南那江花红胜火的年代,现代的彩铃打断思绪的喧嚣
  溪上桃花,对岸白鸥,谁还错把扬州当卞州,我们都是故事
  有后人来说,那一叶扁舟啊,何时为我弄散长发,一起漂游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5:58:00
  OVER~~~
楼主红色月芽天 时间:2006-11-13 16:07:00
  自己的SF自己坐!
  
  :)
  红色月芽天
作者:秋天回来了 时间:2006-11-13 16:45:00
  好美!
  
  芽芽让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