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一千年前的我们吗?——写给红色月芽天的故事

楼主:布斯尼奥 时间:2007-08-04 00:13:29 点击:5545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诗曰:
    
    风正春时花亦醉, 年少轻衫郊外游。 溪边花丛逅佳人, 人约黄昏古道边。 夏日月朗星稀夜, 雪衣倩影舟前立。 移桨轻荡溪心月, 夜空徘徊玉箫声。 秋时斜阳秋叶焕, 秋风送我江湖行。 人随雁去舟自横, 古道竹亭人已空。 数载江湖迎雪归, 重访故地寻故人。 竹亭古道舟依旧, 伊人已化香魂去。 舟上再寻醉中梦, 物是人非何沧桑!
    
    
     我老了,无力地躺在床上,儿女们围在我的床边。我知道,我的生命如风中残烛,将要湮灭于这尘世间。以前的许多事我都已经不记得了。我让儿女们拿出那个记载着我年轻时的游历的本子,叫他们念给我听。于是,年轻时那一幕幕鲜活快乐的场景又返回我的脑里。他们念着我年少时那些荒唐事,悲戚的气氛终于有了一丝欢乐。我却心如古井。那些能让他们有一丝欢乐的故事,对我来说,不过是一次平淡而普通的回忆,无所谓悲喜了,直至他们念到这首诗,我心中才忍不住的抽搐,并无可宽恕地自责起来——哦,芽芽,我怎能忘了芽芽。
    
     罢了,在惦念着芽芽中度过生命的最后一刻,这大概也是一种莫名的幸福。
    
     我要过那本子,在儿女们的搀扶下勉力地坐了起来,让他们给我倒了一杯酒,浅尝了一口,手指摩挲着纸上的诗句。慢慢地,芽芽的样子,抿嘴而笑,皱眉而嗔,那轻盈的雪衣,那秀美的长发,那娇美的身躯,都一一浮现出来。即使对于我这样一个行将寿终正寝的老人,这一切仍然还是那么的动人。
    
     依稀记得,我和芽芽的相识是在踏青季节。那年,我大约二十出头,在家里是最小的儿子。由于家景尚算殷实,父母健在,对我溺爱得很,家族未来的重负都交给兄长们去承担。我便乐得自在,整日除了读书便是游山玩水。虽然已及婚娶之龄,也有几户人家有意招纳为婿,我却从未动此念头,父母就任我由之。
  
   那天,我来到浙江境内,本意是想独登普陀山观日,但由于昨夜宿酒未醒,耽误了登山时辰,只好在附近野郊游玩遣怀。其时春风沐身,吹面不寒,我走在野郊一条人烟稀少的小道上,两面尽是旷野,百花丛生,寸许的嫩草浅侵小道,空气中湿润的泥香与淡淡的花香混杂在一起,令我心舒神爽。正欲疾走数步,尽赏奇花竞放。便在这时,我听到了身边一个幽幽的声音:“公子,请不要踩到那些正在发芽的花草,好么?”我转过头,见不远处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俏立于花丛中,鬓发与衣袂迎风而舞,宛似花中仙子般清艳脱俗,见我注视着她,竟害羞地低垂了头,然后又重复了一句“公子,请不要踩到那些正在发芽的花草。”
    
     当时我想她大约是附近人家的女子,趁此大好春光出游,见她气质非凡,心中微有倾慕之意,又念眼前如此美景,倘得与佳人共赏,岂不妙哉?便上前与她攀谈。
    
     这就是我与芽芽的相识。连续几日,我与芽芽畅游在这旷野及附近的林荫中。每天我早早的赶来,她已提前来到独自一人等着我。每次傍晚,天色见暗,我要送她回去,她执意不肯,我也没有细探究竟。芽芽爱花,对各种花的习性了如指掌。当我采下某朵美丽的无名小花,欲替她插到鬓边时,她会怫然不悦,以至于我自己也觉得太过唐突。但行得数步,她又对我欢笑依然。我记起她的笑容了,那样美的笑容其实是不应为世间所有的啊!
    
     人生充满聚散,数日之后,父亲的六十寿辰将近,虽然不愿和芽芽分别,我还是须得赶回家祝寿。临行前,我问芽芽:“倘若有缘,当于何处再会?”
    
     “距此以东十里,有一古道,于古道上可见不远有一清溪,溪边一竹亭。君若有意再会,妾身当于此竹亭候君。”
    
     我马不停蹄赶回去,办毕寿筵。由于连日奔波劳累,路上感染风寒,竟病倒在床一月有余。期间多得父亲好友之女李氏不避嫌,日夜细心照料。病情方有好转,我不顾家人的劝阻,扬鞭上马,赶赴与芽芽的相会。
    
     到我赶到竹亭之时,已与芽芽分别三月之久。那晚的情景渐渐地清晰了。当时天色已暗,皓月初临,我一人于竹亭内饮酒,举目四顾,这静野披了一层隐隐的月纱。几株树木的影子稀疏地投到溪面上,反衬出溪中月色的皎洁。蛙虫之声偶尔传来,夏夜凉风不时拂面而过,杂着水汽与稻香。久候芽芽不至,我心中焦虑,忆起数月前与她的邂逅,飘飘渺渺,似真似幻,便如一场梦。壶中酒尽,我站了起来,负手望向明月,心中一动,不禁吟道:“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便在此时,夜空中一阵幽怨的箫声传来,渗破了这静野。我循声望去,见溪中一叶扁舟顺流缓缓飘来。一女子白衣披发立于舟头,正是芽芽。我大喜奔向溪边,待那轻舟泊下,怔怔地看她面容,淡妆素雅,却比以前清瘦了许多,我见尤怜。她似笑非笑望向我,终于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发什么呆,快上来呀”我回过神,急急跳上那小舟,舟身轻晃了两下,使我几乎立足不稳而摔倒。芽芽似嗔似喜,递来撑舟的竹篙,我接过,轻轻拨开岸边的水草,在溪涧一点,小舟便向前流去。我脉脉地看着她,她从袖间抽出一支玉箫,移到唇边,悠扬凄美的箫声便从这静谥间扩散开来。良久,我们就这样沉默地陶醉着。
    
     月过半天,我们将舟停下。上岸升了堆火,我到溪里费尽心思,捕了两尾鱼,在岸边烤了起来。芽芽坐在我对面,火光把她的脸映得分外娇艳。我笑道:“佳人相伴,赏佳景用佳肴,岂可无佳酿?”她笑吟吟地上舟为我取过一个酒瓶,道:“早为你准备好啦”我尝了一口,酒香浓馥,递给了她,她犹豫了一下,大概是不忍拂我的兴,勉强喝了小半口。烤着鱼,我心不在焉地和她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又慢慢一寸寸地向她移过去,大约移了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才到了她身边,与她并肩而谈。她觉察到我的异样,慌得别过了脸,不敢与我对视。闻到她身上传来阵阵少女的温香,我不禁意乱情迷,仗着酒勇,猛地左手抓住她左手,右手环过她的腰也抓住了她右手,口中却道:“我来帮你烤鱼”。她微微挣扎,我却抓得更紧了,只好任我为之。我们一语不发,似已忘记了周遭的事物。直至两条鱼已被烧成灰烬,她才惊觉起来,抱怨我:“你再这样,真的就没佳肴用了”我讪然起身,又到溪中去捕了一条。倒不是为了能吃到鱼,只为了能再烤一次,多握一会她柔软的小手。
    
     这次虽然还是握住她的手,但我们可以谈笑了。起初,我只是和她说着一路上的见闻。但软玉在怀,幽香入鼻,我渐渐把嘴凑到她耳边,低声絮语,诉说着我对她的思念,还有那些软绵绵的情话。她轻轻地颤抖,然后叹道:“我何尝不是呢,这一个多月来,我天天在这里等你归来。。。”说着便低垂了头,不让我看见她羞红的脸。我偏也低下头去看她,手指轻轻挑起她下巴。她大窘,忙转过了身。我把她扳回来,见她慢慢地闭上了眼,呼吸急促,吐气如兰,念及她对我的情意,忍不住心中一荡,在她樱唇上吻了下去。。。
    
     那晚,我就躺在斜斜的草坡上,她甜蜜地偎在我怀里。在这无瑕的月光下,在这温柔的拥抱中,我们静静地睡去。两情相悦委实是人间最美好的事情。
    
     现在想起来,那段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了。我和芽芽住在附近竹林中的一座庭院内,每天和她游山赏景,晚上可以一起饮酒读书,又无闲人打扰,这是神仙般的桃源生活。已经是一个老人的我,忆起清晨为她画眉时她的娇羞,深夜中我在读书,她为我添灯添酒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布斯尼奥 时间:2007-08-04 00:15:00
  回到家,向父母兄长禀明我和芽芽的事,全家都替我高兴。我拿出那封信叫给母亲。母亲拆开,却见里面仅有一张信纸,折成方胜形,上题“爱郎亲启”,便又把信递还给我,呵笑着对兄长们说:“你们的七弟倒娶了个古灵精怪的媳妇”。不理会他们的哄笑,我拆开信,只有寥寥数字,却让我心凉了半截。那信上写道:
    
     “几世清修,修得与君欢度百日,阅尽人间繁华红尘,妾身福薄,岂敢奢望共君天长地久?花无百日红,七夕至,尘缘尽。惟有忍痛与君割舍。已怀君之骨肉,自当抚养长大。来生有缘,与君再会,芽芽泪书。”
  
    我狂呼一声,冲出门去。翻身上马,披星戴月赶回我和芽芽在竹林中的那个庭院,里面的物件还是我离去时的那个样子,但已空寂无人。去到我和她相识相爱的野郊,只见落花凋零,秋风吹起,遍地黄草随风摆动,数片褐色的落叶飘过我身边。举目四野,一片萧索之意,哪里还有芽芽的影子。
    
     那几日,我就是这样失魂落魄地游荡在这片荒野上,在溪边,在林中,我仰天长呼芽芽的名字,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回音,似是上天对我的作弄,我不禁惨然而泪。夕阳西下,林中尽是斑斑驳驳的树影,倦鸟双双归来,唯有我形只影单,离愁更浓,我拿过酒壶,仰头大喝一口,便躺倒在这林荫之中。
    
     那几日我只醉了一次,一醉便是数日。我不敢让自己醒来,只有在醉中,才能感觉到芽芽还在我身边,正陪着我漫步赏花品酒划舟吟诗嬉笑。
    
     曾醉倒在溪中,老天有意让我多受这离别相思之苦,未将我溺亡,反而让我醒来时更加伤心。我惶惶悠悠地从岸边爬起来,漫无目的地奔跑在这原野中。这日,竟来到了普陀山,独处峭壁之上,坐了一天一夜。傍晚,崖边的芒草迎风而动,芒花随风而飞,轻飘飘的便消失在我视野之中,正如芽芽。触景生情,念及天地悠悠,她的芳综却何处可寻?不觉悲从中来,伤心欲绝。此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公子何事一人独自伤心?”我回过头,见一道人,道袍舒展,飘然有出尘之态。心中一动:“或许遇到方外高人,能为我指点迷津亦未可知”。便将我和芽芽的事详细说给他听。道人听完哈哈大笑。我心中圭怒:我失去了最心爱的芽芽,你却在这里大笑。就要冲过去打他一顿。却听他道:“贫道在此修身多年,从未见过附近有何人家.此间繁花似锦,依贫道看来,那芽芽,许是花仙下凡罢。”
    
     我想起芽芽平日的异样,对这话将信将疑,问他:“既是如此,我如何才能与她再会?”
    
     道人捻须微笑,道:“公子真乃痴情中人也,岂不知仙凡通情,已是犯了天条,那花仙定将长困天宫,焉能与你再见”
    
     我万念俱灰,直欲放声大哭,岌岌地向崖边走去。道人拦住,说道:“公子切勿轻生,若果真如你所说,她已怀你骨肉,则其中或许尚有回旋余地”。闻及此,我连忙拜倒在地,急问有何良策。道人略一沉吟:“贫道能与公子相识,总算是缘分一场,不妨告知公子,你今世已无望与她再会,若多行善事,死后或许尚能团聚,若要尘世重逢,则须千年之内不得投胎转世,千年之后,方可再续尘缘。”又正色道:“不可轻生,轻生者被打入阿鼻地狱,则永难相见。公子情根深种,贫道有一壶酒,唤做‘醉生梦死’,服之可解公子相思之苦。”他从怀中取出一酒壶,交给我,便飘然飞升而去。
    
     下得山来,我回到我和芽芽的那个家,回忆起与她相处的情景,恍如隔世。不敢在此久留,徒增伤心而已。三日之后,我决意浪迹天涯,临行前那一晚,我写下了这首诗哀念我和芽芽的相遇,由于再也难以忍受这撕心裂肺的相思痛楚,我服了那壶“醉生梦死”。
    
     不知道是不是那壶酒的作用,在三年流浪之间,我对芽芽的思念确实是越来越少,慢慢地就剩下一些若有若无的记忆碎片,只以为是曾经的一场春梦。
    
     后来,父亲病危,我赶回与他见最后一面。他在临终前,指着身边的李家女子对我说:“她名节已尽付于你,不可辜负,否则为父死后也愧对好友,死不瞑目”。身为人子,又怎能拒绝父亲最后的要求呢。守孝期满,我便与她成婚。再后来,由于操持家业,抚养后代,几乎没有空暇思量太多的事。芽芽也就消失在我记忆里面,包括那道人。至于我一生行善,大概是因为我本性向善了。也许是天意,又也许是我潜意识里面对芽芽的思念终于冲破“醉生梦死”的封存。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终于还是记起她了,还是像年轻时那样强烈得一发不可收拾。但对于我曾经的遗忘,你能原谅我吗?芽芽。
    
     儿女们的窃窃私语把我从沉思中拉回现实“父亲看来快不行了,一直叨念着芽芽,那是母亲的乳名吗?”
    
     我别过了头,不愿他们打扰我对芽芽的想念。他们又怎么能理解这份感情呢,就让这个故事随着我的离去而消失在这世上吧。直到多年后的某天,如果我们真的还能在尘世中重逢,那么这个故事也必将被拭去千年的尘灰,重见天日。
    
     恍惚间,我似乎见到了遥远的天边,一道明艳的彩霞,芽芽便隐在彩霞之后,正低眉向我浅笑,她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年轻美丽。她的手中,正携着那个尚未见过他父亲的孩童。
    
     我举过酒杯,仰头喝完最后一杯酒,躺下,心中默念:“芽芽,我来啦,我们终于还是在一起了”,就安然地合上了双眼。
    
    
    
    
    
     正是: 春风疑为月老起,偏教人间多别离
     但使不渝真情在,来生总续未了缘
楼主布斯尼奥 时间:2007-08-04 00:18:00
  时的温柔,仍然会怦然心动。
    
     我那时是决意和她长相厮守的,数次欲带她回家成亲。她总是面有豫色,说出一个牵强的理由:“花离开它生长的地方会凋零,我身体薄弱,恐怕不能长途奔涉”。这时,我会抱住她,怜爱地对她说:“以花喻人,又有哪朵花及得上芽芽呢”。她妩媚一笑,贴在我怀里,便不再言语。最终经不住我的苦苦哀求,她叫我七夕过后,先回家向父母禀明情况,再娶她过门。
    
     到了七夕那晚,我和她到城中游玩。那晚街上众多青年男女游园散步,或焚香祈福,或在河边叠放纸船遥祝牛郎织女。芽芽却显得心事重重,当时我认为是她少见生人的缘故,抑或是不舍明天与我的暂别。我抚慰她:“明日一去,中途不敢有所耽误,将尽早回来”。便拉着她的手,漫步在人群中。给她买了一串冰糖葫芦,她却像个小女孩般不舍得吃,一直把玩着。我们走到小桥边的一座凉亭内,坐下看河边熙熙攘攘欢笑的人群,还有夜幕中灿烂的烟花,望着这派喜庆的气象,她轻叹:“人间多姿彩,我也不枉这一生了”。我笑道:“人间纵然美好,也只因有你在我身边。我现在比神仙还快活,正应了那句诗,只羡鸳鸯不羡仙。”她勉然一笑,低下头去,似是思索着我这句话。我走到她身后,轻轻搂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微风送来,使她的缕缕秀发飘到我颈上,我心中一痒,拨开细发,俯唇向她雪白的后颈吻去。她轻呼:“表,很多人”,却终于还是让我得逞,她便软软地偎倒在我怀里。我握住她的双手,却感觉到异于平日的冰冷。
    
     至今想来,冰冷的双手,心事重重的神态,是那晚我能觉察到的她的异样。可当时沉醉于缠绵当中的我,已无暇思量太多。
    
     次日,辞别芽芽。我就迫不及待地赶回家。以便能和她早日喜结连理。临行前,她递给我一纸信,让我转交给母亲。
  
  ===================================
  唉,中间漏了一大段!
作者:三十物质女人 时间:2007-08-17 19:02:00
  唉.没多大心情看,不过我喜欢红色月芽天,她写的文章很不错哦,
  呵呵
  
作者:La_islabonita 时间:2007-10-27 22:46:00
  路过路过。。
  
  看看芽芽。。
作者:永恒VS死亡 时间:2008-05-21 22:19:00
  江湖
作者:清水流1 时间:2010-08-02 14:40:00
  好文,捞起!
作者:清水流1 时间:2010-08-07 19:29:00
  红色月芽天去哪儿了?
作者:fengziganliuqing 时间:2012-12-05 15:21:00
  一千年前,我记得渡口的那个白娘子
作者:小右耳的思念 时间:2013-10-26 11:05:00
  一千年前,我怎么什么也记不得…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