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雨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22:18 点击:1895 回复:7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雨,把天和地连成了混混沌沌的一片。
      
       辰坐在窗前,用手托着下巴,呆呆的望着外面被暮色和雨雾揉成一团的朦胧的景物。那两棵高大的梧桐树,在雨色里显得格外的寂静和苍凉。沐浴雨中的柏油路面无尽止地向前伸展着,也将雨的思绪,带到了那遥远的地方。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距今似乎有十多年了,是的已经十一年了。就在十一年前的一个傍晚,她到广州的第一天,在表姐家,她,第一次遇见他。当时的情形,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那双眼睛,那是一对目空一切的眼睛。至今,她仍清晰记得,当表姐向他介绍她时,他那毫不在乎的表情,他只是微微抬头用眼角藐了她一眼,就低头摆弄着他手中的一样东西,多么无礼的一个人。她猜想当时他肯定没看清她。可是,她却记住了他------城,也记住了那双眼睛,一双不屑的眼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23:00
  “砰”一声门响使她徒的惊跳了一下,回过身子,房门已开,林正大踏步的跨进来。她站起来,感到面庞发热,好像自己是个正在犯错的孩子,下意识的,她嗫喏着从喉咙里逼出一句话来:
       “回来了?”
    
      
       “嗯。”他哼了一声,抬头不经心的望了他一眼,就是这样,她会问出一些毫无意义的话来。
       “回来了?”当然回来了,否则,站在这儿脱靴的是谁呢?他带着份模糊的不满,自顾自的把自己的身子沉沉的扔进沙发椅里,用手蒙住嘴,打了个呵欠。
      
       “累了?”她又问。
      
       累了?当然累啦!一天复一天,从早忙到晚,那么多事情做,不累才怪。他望望靠着窗子站着的辰,一张苍白的脸,嵌着双黑黑的,朦朦胧胧的眼睛,她就是不喜欢化妆,与众不同!是的,七年前,他也就是看上了她这份与众不同。可是,似乎是过分的与众不同了!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25:00
  “你在做什么?”他问,懒懒的。两个人就这样干对着,总得找些话讲。
      
       “没做什么。”她也懒懒的,转过身子,窗外的暮色更重了些,天地间能看到的只有雨。“只是看雨。”
      
       “看雨?”他望了她一眼,看雨,看雨!这就是她的生活。她从来不想使自己活跃,例如出去应酬应酬,打打小牌,只是把自己关在小斗室中,连带使他的生活也限制在这栋精装的坟墓里。
      
       “姐夫今天生日,大姐让我们一起去她家吃顿饭,热闹热闹,你去不去?”他极力想打破这份“宁静”。
      
       “不了,你自己去吧!”她把眼睛从雨雾深处调了回来,有一抹忧郁:“我倦了,想早点休息。”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27:00
  倦了,想早点休息。这借口也太牵强了吧。他看看表时针正指着五点一刻。但是,你就是没办法对她苛求,这也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嘛!叹了口气,他重新披上雨衣,穿上雨靴,关门而去。
      
       辰,习惯性的倚着窗子,凝视着窗外模糊一片的景物。生日,生日,那也是一个生日,表姐夫的生日,她又一次见到了城。这次的城,爽朗,朝气,而且有着一付充满阳光之气,而略带磁性的声音,也就是在这次,辰发现他很高,比一般人都高,却很瘦,给人一种鹤立鸡群之感。坐着他的小货车,他们同游了太阳岛。由于别人都有伴侣,只有她和她没有,所以,很自然的,他与她被安排成一对,做了临时的伴侣。那天的她表现得像个傻子,而他却异常的活跃。辰知道,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眼前的这个大男孩。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29:00
  她费了很大的努力来等待他追求她,似乎等了一个世纪,事实上,他在太阳岛之游的第二个星期天,就碰巧路过来找她了。
      
       于是,每个空闲的双休日,他都“碰巧”路过,然后“顺便”邀请她去吃顿饭,看看电影,访访朋友贩贩?
      
       他们谈了很多很多,她都记不太清了,却始终避而不谈他们最想知道的核心问题。
      
       雨滴正在玻璃上滑落,外面的暮色更浓了,灰蒙蒙的,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在玻璃上凝聚,视线被封断了,她移动一下身子,望着玻璃上那一大片水气。下意识的,她用手指在那片水气上划着,想写点什么,她努力想记起点他们之间的承诺,或是一些比较温馨的时光,她发现,他们之间竟然从没有过什么海誓山盟,也没有过什么诗情画意。过去,只是由点点滴滴的小事拼凑起来的,而现在,她握着一把过去的碎片,却什么都拼凑不起。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30:00
  她胡乱的抹去玻璃上的水气。窗外桔红色的路灯亮了,一盏又一盏,耸立在阴暗的雨雾中,显得极其的昏暗与寂寞。
      
       也许,他们之间唯一有纪念意义的,就是她生日那天了。他为他精心安排了一整天的活动:上午游越秀公园,下午逛商场,晚上又搞了个小小的聚会。夜深了,朋友们逐一散去。他问她:“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这么晚了,还出去走?”她犹豫惊惶,继而有点欣喜:“好。”
      
       沿着熟悉的北京路,他们无目的的向前走着。风很大,秋末冬初的天气,一到了晚上,就显得特别的寒意深深。街上,行人已经稀少,昏黄的路灯,孤独的立在街的两边,像两条永远纠缠不清的平行线。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31:00
  “辰,冷么?”他侧过头来,轻轻的问。
      
       “不,不冷!”走在他的身边,她只感到无尽的温暖,怎么会冷?
      
       悄悄的,城牵住了辰的手,辰感觉有一股电流,透过他的手,传遍她的全身,那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啊!她真想时间就此停驻,就这样让他握着和他并肩走过一辈子。
      
       “辰!”他的另一只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转到她的面前,和煦的眼睛温柔的望着她,低低的说:
      
       “做我女朋友,好吗?”
      
       好!好!她在心里大声的回答。激动让她体内的血液沸腾,兴奋使她呼吸急促,而矜持与腼腆,又让她低下头来,说不出话来。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34:00
  街灯似乎更亮了些,他捧起她的脸,看见那一脸的绯红,还有一双闪着异样光芒的眼睛,不用言语,他知道她已经答应了。闭上眼,他深深的吻了她。
      
       那一夜,他揽着她,相拥着坐在街角的一个台阶上,各自说着自己小时候的一些或愉快,或难过的往事。
      
       “怎么,还在看雨?”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嗯。”她心头掠过一丝惊慌。 
      
       废话!林想着,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只有废话可谈了。他努力想着他们有没有谈过不是废话的话,几乎想不起来,除了他向她求婚的时候。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35:00
  “你嫁给我,好吗?”
      
       “好。”
      
       她答应得那么干脆,那么爽快,使他连后悔都来不及。娶了她,恭喜之声,纷至沓来,那么好的一个女孩,你林凭什么娶得到手?他真不知道她到底好在哪里,那对眼睛终日恍恍惚惚的,望着你也像没有在看你,你就无法明白,她那小小的脑壳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明白她是个真的人还是个虚空的“人体”。
      
       他重新将自己掷在沙发中,半躺着,随手抓了张报纸遮在那张微微有些醉意的脸上。
      
       她继续注视起前面。窗外已是一片苍茫。那两棵高大的梧桐树耸立在窗前,已看不清那斑驳的树枝,郁郁葱葱的枝丫,只依稀剩下个庞大的轮廓,在风雨中摇曳。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38:00
  “辰,你看,今晚的星星多亮啊!撒满了正个辽阔的天空,那一弯下弦月,也格外清亮,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我们去鹿湖划船好吗?”
      
       “划船!”她眼睛一亮:“好啊,可是明天加班,经理说赶完这批样品鞋,再放三天假,让我们玩个痛快。到时再去好吗?”她靠着她的胸膛说。
      
       “好吧。”他无可奈何的说,他能说不好吗。她都已经决定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带着些许失意,些许不满,他驾驶着那辆小货车,驶进了那穿梭不停的车流。
      
       “辰,明天是重阳,我们去白云山登高好吗?”他将她揽到胸前,将头埋进她的秀发。渴望的说;"人们都说重阳节登白云山,可以给人带来好运。”
      
      
      ‘好运?”她笑着说:“你也信这个?如果爬爬白云山就能交好运,那全广州城的人都去登白云山了。”
      
       “不管能不能交好运!去放松放松也好呀!”
      
       “我也想,可是,明天我值班,走不开。”
      
       “又是公司,难道公司没了你就不转了。”
      
       “瞧你,别生气了,等元旦好吗?元旦一定去!”
      
       城笑起来,但笑得有点勉强。
      
       “你这语气真像在哄一个孩子,哦,不要闹,乖,妈妈下次带你去!”
      
       辰也笑了。
       
       那时候,多么美好,天仿佛特别的蓝;树仿佛特别的绿;风仿佛特别的柔;云仿佛特别的可爱;就连空气都仿佛特别的清新!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39:00
  “如果,时间可以停驻,该多好!”她几乎脱口说出来,喉咙里一声模糊的低吟,已使她自己惊跳。回过头,还好,林正歪躺在沙发中,一张报纸掩着大半个脸。她感激上帝造人,把“思想”深锁在每个人的脑海深处,不必担心别人发现,否则,这个世界是不是还能如此安宁?
      
       报纸掉了下来,林睁开他略带红纱的眼睛,伸了个懒腰:
      
       “该睡了吧?”
      
       “噢------该睡了。”她轻轻的回答了一句,那空洞的声调像窗外跌碎的雨滴。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7 14:40:00
  明天继续。
作者:过敏的花粉 时间:2010-08-17 15:27:00
  默好厉害,是小说家~
作者:绿叶下的红樱桃 时间:2010-08-17 15:40:00
  期待继续
作者:永恒_回忆 时间:2010-08-17 18:28:00
  清的文采不得了了,给些鼓励,期待。。。。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8:33:00
  O(∩_∩)O谢谢大家的支持!(*^__^*) 嘻嘻……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8:34:00
  天微微的有些亮了。雨,编织了一张大网,把天和地都织在一起。辰用手枕着头,听着那雨声敲碎了夜,望着窗子由淡灰色变成鱼肚白,又是一天即将开始了,和每天一样,充满着过多的寂寞。
      
       枕边的人发出了单调起伏的鼾声,她微微侧过头,在清晨的光线下去辨识一张脸,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有着一双大眼睛,还有一个高挺的鼻子。凭心而论,他并不是一个难看的人,相反,他应该算是一个颇为英俊的男人,可是,他不是他,他与她之间只有简单的:
      
       “你嫁给我好吗?”
      
       “好!”
      
       有什么不好呢?他,长的俊朗,而且祖有家业,薄有积蓄。有什么不好,反正,嫁给谁不是都一样?他和那许许多多的他,不全是一样吗?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8:36:00
  天亮了,该起床了。她从枕下抽出手,掀开 棉被, 嗫手嗫脚的下了床,走到窗子前面,对窗外的世界一番巡视,雨仍然轻飘飘的飞洒着,云和天是白茫茫的一片,梧桐树上的雨一串串的跌落,砸碎地上那一池水洼的平静。
      
       就像多年以前的那封信,不,那基本上不算 ,只能算是一张便条,小小的纸上,聊聊几笔,简简单单:
       “辰,我们分手吧。相处这么长的时间,我想我们可能真的不适合。尽管,我知道你很爱我,而我也爱你。可生活仅仅有爱是不够的,希望你能明白我,今后的日子,我不再能给你什么,更不能给你幸福。你自己多保重!”
      
       手握着这个结果,辰瘫倒在地:
       “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8:38:00
  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她有多爱他。她努力工作,只是为了以求与他在事业上的平行,她忍受那讨厌的油烟学烹饪只是为了满足他的胃,她·······
       为了两人生活的美满,她偷偷的做着各种努力与准备,可是城却走了,牵着另一个女孩的手走进了他的家门口。
      
       没有城,工作还有什么意义?没有城,努力还有什么意义?没有城,生活还要什么意义?失去城,仿佛失去了品味生活的味觉,任何生活对她都毫无意义与知觉。
      
       辰,在自己的梦想的生活之外,麻木的结婚,再麻木般的生活。
      
       辰与林的生活,即无欢乐,更无波澜。可是,城,城真的与她再无关系了吗?听说他结婚了,听说他事业有成了,听说他······
      
       辰还是忍不住那份诱惑,带着那份依然隐隐作痛的心,再度回到了广州。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8:52:00
  那是一个初秋的夜晚,他驾着一辆铃木吉普,驶了两个多小时,从一座城市赶到另一座城市。
      
       再次,相遇,他们都感慨良多。
      
       至今,辰仍记得,咋一见时,他眼中所闪现的慧桀而深沉的目光。六年中,他转变了太多,“慧桀”与“深沉”,这两种迥然不同的特征,竟然能同时包含在他的眼中,他依然是她胸口的致命伤。
      
       那晚,他带着她,回到了,他们曾经共度美好时光的城市,为她的生活做了简单的安排。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城凝视着辰问,那眼中包含了太多,有关心,有柔情,还有歉意······
      
       “还好!”她强忍着伤心勉强的回答。怎么会好?她像一颗跌落人间的星星,离开了他的光源,她只是一颗顽石。
      
       “本来,你应该是嫁给我的,现在演变成这样,是不是这就是命运?”
      
       她觉得面颊上痒痒的,爬满了泪。把头埋进了他的衣领里,她开始静静的哭泣。
      
       一个人如果在她做的时候,就能知道他未来该受的是什么就好了。可是,她不会知道,而当他知道自己做错了的时候,她已经来不及挽回了。就像他们,在可以把握的时候,没有珍惜,失去后,再也无法挽回。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8:54:00
  “我很忙,今后的日子,可能没什么时间来陪你,你自己多保重!”他走了,回到了那个属于他的家。
      
       此后的每个星期天,他必会来。
      
       背着个工作包,包里装满了他的设计,计划和各种样品,匆匆忙忙的拦门而立:
       “我只能停十分钟,马上要赶去送样品。”
      
       永远如此匆忙!这多像多年前的自己啊!只不过当时是为了他们自己,而现在,这个自己却没有她辰啊。如今,他只能在工作的空隙中来看她,尽管为他泡上一杯茶,却无法等茶凉到合适的温度,他已经该离去了,然后,留下的是一杯没喝过的茶,一间空荡的屋子,和一份被扰乱的感情。
      
       她独自,走在他们曾经走过的大街小巷,发觉一切竟如此陌生,她才发现,原来,他们所有的时光都是在他那辆小货车上度过的,唯一的一次散步就是那个生日的晚上。而那条街已被许多新的建筑物所代替,景物全非,就连他那辆小货车,也不知流落到何人之手。
      
       接着,慢慢的,她发现,原来他们之间共有的东西,那么的少,唯一的一次散步;唯一的一封情书;唯一的一份礼物。他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见不得光的,因为,她们从来没有在阳光下约会过,所有的光阴都是在各种绚烂灯光沐浴的晚上。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8:56:00
  也许一开始,她就预感到他们之间不会有结果,所以才会在那个春节,唱了那首在当时那么不合适的歌:
      
      听见有人说起,关于你的消息
      
      忍不住多问一句
      
      他们说事情过了怎么久
      
      到现在既然我还挂恋你
      
      我又何尝愿意
      
      面对这种问题
      
      若不是身不由己
      
      离开后的你应该也明了
      
      这代价我们谁都负不起
      
      如果说分手如此容易
      
      总有人来人去
      
      我又为何哭泣伤心
      
      而因缘本是注定
      
      聚散各有道理
      
      迟早总是该死心
      
      如果说分手如此容易
      
      看着人来人去
      
      我又为何触景伤情
      
      若是我到了真情,忘不了你
      
      是否你仍就愿意回心转意
      
      我又何尝愿意,面对这种问题
      
      若不是身不由己
      
      离开后的你应该也明了
      
      这代价我们谁都负不起
      
      如果说分手如此容易
      
      总有人来人去
      
      我又为何哭泣伤心
      
      而因缘本是注定
      
      聚散各有道理
      
      迟早总是该死心
      
      如果说分手如此容易
      
      看着人来人去
      
      我又为何触景伤情
      
      若是我到了真情,忘不了你
      
      是否你仍就愿意回心转意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9:00:00
  “我只能停留二十分钟!”
      
       每次他来,她知道,那只是他的“空隙”时间。下一分钟,他要去奔波于他的事业,保护着他的家庭。
      
       有时,她真想酸他几句:“既然那么忙,又何必来爬着九层楼的楼梯呢?每次气还没喘过来,就转身又走了,有什么意思?”
      
       可是,她没有说,何必呢?二十分钟也好,两分钟也好,两秒中也好,最起码,这短暂的一瞬是你的,你看着他在你面前璀璨发光,感受着你内心绞痛的柔情,够了,何必苛求!
      
       “过了这个冬季,你就回去吧!人应该与时俱进!”
      
       是的,过了这个冬季,是该回去了无论如何,他不是她的归宿。
      
       “几点了?”
      
       林在床上翻了个身,坐起身子。辰下意识的看看表。
      
       “七点半。”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9:02:00
  他夸下了床,打着哈欠,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诧异的望望她,一清早,又看雨吗?除了看雨,她竟找不出任何兴趣来吗?他想起,昨晚在姐夫家看见到的女客:“咯咯咯,咯咯咯······”笑得花枝乱颤;再看看她那空空洞洞空无一物的眼睛。难道我的一生就这样,要随着她葬送在这样一段没有阳光的婚姻里吗?
    
      早餐过后,雨仍然在滴滴答答的低吟,单调得像支没有伴奏的歌。
       林想着昨天晚上,姐夫家看见到的那个女客,浓眉大眼,见人就笑:“咯咯咯,咯咯咯····”那笑声真燎人。如果把这样的女子揽入怀中,听她笑得花枝乱颤,不知是什么滋味!走进洗手间,刷牙,洗脸。林想:今天必须早点去上班,因为姐夫家的女客,听说也是坐得5路车去上班,早点或许可以同行。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9:04:00
  辰习惯性的倚着窗子,凝视着窗外的梧桐树,看着梧桐树叶上所挂的水珠,感觉梧桐枝丫上所垂着的寂寞。
       宽宽的柏油路面在雨水中闪着光,天空是一片迷迷离离的白色。
       一场延绵不绝的雨,仿佛一本陈年的日记翻开,载满了辰过往的心声与秘密。听着风吹,任思绪飘到很远。
       那次广州之行,辰已经买好了回程的车票,可是也不知道是老天留人,还是老天给她的惩罚,在去车站的路上,居然出了车祸。
      
       静静的躺在医院里,看着城为她忙进忙出。辰不禁悲从中来:这个男人,本是应该照顾她一辈子的,而如今,却只能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以这样一种方式短暂的拥有他。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9:06:00
  “来,张开嘴,该吃药了。”城轻轻的将辰扶起。
      
       “来,我扶你出去走走,这样好的快些。”城将辰搀扶起言语行动中透着男人该有的霸气。
      
       “别那么紧张,一瘸一拐的佝偻着身子,小心留下后遗症。来,放松点,有我在,你怕什么,摔不着你。”城望着辰微笑着说。
      
       “······”
      
       “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这是我帮你买的车票,拿着,好好休息,明天我来接你,·······”
      
       时间过得即快又慢,说不清是高兴还是酸楚,这段原本应该痛苦的日子,却因为有了城而显得格外幸福。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9:08:00
  窗外那绵密的细雨也依旧漠漠无边的飘洒,这雨似乎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辰的心绪,就这样让雨牵引着,遗失在那个风尘滚滚的都市,对城,对城的眼睛,有着这延绵细雨般的牵挂。像牛似的,一再咀嚼着存积的哀愁。
      
       人必须走多少路才能体会一些哲理?看开一些事物?人类跟着时代,日新月异,而感情的烦恼却亘古一样。
      
       雨停了。
      
       雨又下了。梧桐树落叶了,梧桐树又发芽了。日子一天一天,倚窗看雨,看远方,成了辰每日的工作。斜倚着窗子,看着暮色,雨雾爬满窗栏,看着夜幕缓缓张开。再看着街灯一盏盏亮,邻居的灯火一盏盏的暗灭。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9:12:00
  林的眉毛纠结的时间越来越长,双眉间的直线皱纹越来越多。在辰终日茫然的目光中越来越不满。
      
       不知什么时候起,林开始晚归,甚至不归。林与辰就连那最初几句空洞的废话,都已经被无声省略。
      
       有多少爱可以经受时间的消磨?有多少热情可以承载冷漠的覆盖?
       雨还是那样不紧不慢地飘着。林终于提出了离婚:“你太与众不同了,你眼里的光从不为我而放。我是俗人,我希望能过平庸的生活,享受庸俗的快乐!”
      
       雨雾下的街头行人稀少,桔黄色的街灯,依次亮起,却始终勾勒不出阳光下那个明亮的世界。
      
       辰,独自走在梧桐滴雨下的柏油路面上。凉风扑面而来,细雨飘洒。泪慢慢的滑下了面颊,和雨搅在一起。她终于又失去了一个可以照顾她一生一世的男人。
      
       夜深风寒,点点灯光在冷雨里闪烁,好像在哀叹,又好像在嘲弄着什么·····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18 09:17:00
  完成。
作者:拾不起幸福 时间:2010-08-19 20:04:00
  晚景凄凉!
作者:绿叶下的红樱桃 时间:2010-08-19 20:09:00
  慢慢的读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20 20:00:00
  呵呵,O(∩_∩)O谢谢!
作者:小妮卡卡 时间:2010-08-21 13:26:00
  最后顶一个!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08-23 10:24:00
  一直想写得美满一点,结果却凄凉!
作者:言亦不足听 时间:2010-08-23 23:26:00
  
  生命是一场奔跑,很重,不能停止,当疲惫不堪的时候,你可 否想停下片刻...
  
  
  这一生,我们会遇到很多人,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时间,你 可否希望有人能温暖相伴...
  
  
  当我们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希望你别忘了回头,因为我,还有 我们就在你身边...
  
 
作者:Annie_Lost_ 时间:2010-08-26 14:02:00
  雨纷飞,飞在天空里是我的眼泪。
作者:天涯丽人基金 时间:2010-08-29 12:26:00
  天涯丽人基金 清水流1 玫瑰花:最爱是你,(数量 1,加48分)留言:“天涯丽人”8月精华帖。O(∩_∩)O谢谢支持!。
作者:现代米虫 时间:2010-08-29 14:11:00
  嘿嘿,来看看,不要说我没有上过这个版了啊,呵呵
作者:绿叶下的红樱桃 时间:2010-09-03 13:19:00
  顶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11-20 10:29:00
  :)
作者:小河流过我们前 时间:2010-11-21 16:38:00
  清水真是个才女啊,小说写得很棒。恭喜你的大作问世了。庆祝一下吧。
作者:小河流过我们前 时间:2010-11-21 16:40:00
  给你一瓶庆功酒。

作者:冯宇恒 时间:2010-11-21 18:22:00
  这是用心、用情写出的故事,问候清水!祝福清水!
楼主清水流1 时间:2010-11-21 21:13:00
  O(∩_∩)O谢谢小河!O(∩_∩)O谢谢冯先生!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