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家乡,抹不去的乡愁:记我家的搬家史,湖广填四川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17:26:48 点击:34131 回复:68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回不去的家乡,抹不去的乡愁——写写我家的搬家史

  昨天吃午饭的时候,不知怎么和老爸聊起以后还会不会再买房子的事。我说兴许以后还会再买呢,结果老爸说再也不想买啦,因为他搬家已经搬腻了,实在是不想再折腾啦。我才惊觉我们家大大小小搬过十几次家了,也许是时候安定下来了。半夜无眠,回顾多次搬家的历程,有一个念头在心中萦绕,就是写下我们家搬家的历史,这或许也算是一个时代的小小缩影吧。

》》》推荐阅读
》》》重庆人来说说吃火锅你最讨厌的烂章法
》》》天涯重庆红人、90后“重庆苇子”上非诚勿扰:公开求包养?
》》》让人绝望!重庆交通真是太太太太太堵了…
》》》重庆人不说普通话,对重庆和个人的发展影响的太多了



天涯重庆微信公号:tianyachongqing
每天推送天涯上的优质贴文,让你了解重庆城里的新闻八卦,与有思想有趣味的重庆网友互动交流,更有众多的福利活动。
分分钟占据重庆前沿,做最吃皮的重庆人。

楼主发言:245次 发图:26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17:27:27
  只写搬家,那就太简短了,我希望这篇小文,也能回顾一下我家的历史,趁爷爷、爸爸还在,留下一些珍贵的回忆。我家祖籍在湖北孝感,是明末清初湖广填四川的时候迁来四川奉节的(97年重庆直辖后,为重庆直辖县)。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四川都深受战乱之苦,出现“村不见一舍,路不见一人”的荒凉景象。政权稳定后,朝廷都发动了大规模的移民,以补充四川人口。我跟老爸说,那岂不是和我们后来的三峡大移民一样,都是由政府官方组织的嘛。老爸说,哪有那么自由,那时候很多移民都是被捆绑押送着入川的。手被捆着,想要方便就得报告官差解开绳子,“解手”、“解大手”就是这么来的。
  • 老木头516: 举报  2017-06-10 22:14:57  评论

    是啊,我祖上是陕西移民到四川的,虽然没有书面文字留下来,但是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都是一个叫“枣儿垭”的地方,当时入川确实捆绑着手的
  • ty_江大神: 举报  2017-06-11 18:02:32  评论

    原来解大手是这样来的,哟西
剩余 1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17:27:48
  清朝的时候,家里有人做过官,负责水上船只的收税、停靠等管理工作。这税怎么收的呢,是在长江上拉起几道铁索,船要从此过,就得留下买路钱,史载曾经征收的税大约占了整个四川税务总收入的60%。夔门是长江上最窄最险要的地方,拉铁索的地方就在夔门上游,既可御敌又可收税,故有 “西控巴蜀收万壑,瞿塘峡锁全川水”的说法,夔门铁锁关也成为奉节一景,现存的夔门铁柱位于夔门北岸草堂河入口处的石盘上,为宋代末年所置,曾有拦江铁链七条,总长920多米。老爸听家里老人讲过,这个税官可是个肥缺,自唐宋以来,铁索关成为全国最大的商税关,谓之"夔关",过往商船,凡不缴税者,一律不予放行。当年好多地方官争先恐后都想来这里做官,在匾额上指指点点的,把“夔府”两个字都快戳烂了。唐朝置夔州,奉节为其府署所在,故称为夔府。万州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归夔府管辖,只是民国之后才时移世易,奉节归属于万州。这段历史,老辈人讲起既深感荣光又无限唏嘘。这应该跟我讲“我家祖上也阔过呢”是一样的感觉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17:28:23
  我家祖上确实也曾阔过,不仅当过官,还经过商。祖先们从做小生意开始经商,后来在河坝里开饭馆,在西坪上、府门口都做过生意,可谓是多种经营。家业兴盛以后,却总是遇到失火,失火过三次,每次都烧穷了,烧穷了又重头再来。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府门口开旅馆时遭的。那旅馆在当年是很大型的旅馆了,光预备的棉絮都有五十多床。春节期间团年时遭的,楼上拜菩萨烧香,香火歪倒引燃了木地板,家人都在楼下吃团年饭不知道,家里腊肉又多,加上棉絮,烧得很厉害。等发现后救火又跟不上,那时候救火都是用木桶接水,根本控制不住火势。这次失火之后,都没有人愿意跟我们家做邻居了,而且我高祖父还因为这次失火坐了牢,可见烧得有多严重。我老爸分析,可能是有烧死人,不然也不至于坐牢。那时候的木质房子真的很容易失火,防火真的好重要。我都还记得小时候祖祖(曾祖母)总叮嘱我们,要注意防火,注意防火,应该就是烧怕了。现在我们家的旁边就是消防队,上次楼底下餐馆失火,消防车分分钟就到了,这下子是一点都不用担心啦。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17:28:55
  自那次烧穷了以后,我大爷爷就去做了学徒学织布,那时候他才12岁,学了两三年后才出师。出师以后,大爷爷就在家里织布。那时候我爷爷10岁,也跟着大爷爷学,每天早上要织完一匹布才上学。积攒一点布之后,大爷爷就挑到街上卖。慢慢有了一点本钱,大爷爷就开始做布匹生意,从万县(万州)进货到奉节来买。但这时候利润都不大,没攒下太多钱。前天我想买个很简单的锁芯,实体店喊价28,网上4块多还包邮。跟老爸一讲,他又感叹现在做生意的人太抠(黑心)了,成本几块几十块的东西,总想着要翻倍的卖,他们那时候卖布,一尺布才赚一分钱的利润,而且态度还特别好,客人进店都恭恭敬敬地迎接,还要端茶递水。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17:29:34
  大爷爷不光有生意头脑,胆子还特别大。那时候抗战已经爆发了,世道极其混乱。但大爷爷觉得从万县进货利润确实太低,冒险从上海进了一批货回来。上海的货又便宜又好看,销路很好,这时候家里才又有点钱了。抗战期间,我们家从县城搬到了乡下,一是为了躲飞机,二是继续在乡下卖布,抗战结束后才又搬回城里。奉节为抗战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成为抗日战争中县一级城市中被轰炸次数最多的地方。1939年至1941仅两年时间内,日机共轰炸奉节14次之多,炸死1259人,伤1705人,炸毁房屋2460多间。上午十点半,我听到一阵阵防空警报声,才想起今天是“6.5”重庆大轰炸纪念日,这长鸣的警钟也是在悼念奉节日军轰炸中罹难的父老乡亲吧。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17:30:11
  爷爷们乱世中回到县城,也还是颠沛流离,最初租住在小南门,后来搬到羊市口,又搬到中正街(解放后改为人民路)。这期间买了一些地,其中一块花了2万万5千万元(契约上就是这么写的),在分家的时候分给了我爷爷。
  • yuerhemi: 举报  2017-06-13 01:56:45  评论

    2万万5千万?2万万是2万个1万合2亿,再加5千万,一共2亿5千万???这金额不管在哪个朝代都是巨富了吧
  • 小马奔腾个啥: 举报  2017-06-13 09:53:39  评论

    然并卵,抗战胜利后老毛在北平吃一碗面一万块,以前课文有这篇文字的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18:58:10
  分家是在解放后。刚刚哥哥又补充了一点材料,还要把国共内战时期的家史补充上来。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19:46:43
  补充修订:
  爷爷们乱世中回到县城,也还是颠沛流离,最初租住在小南门,后来搬到羊市口,又搬到西坪上,还住过南门下、草堂、中正街(解放后改为人民路)、府门口。我对住草堂比较好奇,因为草堂其实不在县城里面,是在城郊,更重要的是我奶奶就是草堂人。果然,我爸爸说是爷爷们躲日本飞机的时候住在这里的,顺便在这里做布匹生意。也就是在这里,我爷爷遇到了我奶奶。这期间买了一些地,其中一块花了2万万5千万元(契约上就是这么写的),在分家的时候分给了我爷爷。
  • 9996218: 举报  2017-06-06 09:40:44  评论

    我也在奉节工作过四年,三峡大移民新县城搬迁,在哪里挥洒过青春。继续关注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6 19:23:12  评论

    奉节是个好地方啊,可惜近代以来沦落了。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0:15:37
  我把哥哥的材料作为佐证,又和老爸探讨了一下。我们家发财是在抗战结束后,大爷爷继续从上海进货。那时去上海还是蛮危险的,长江上的水雷还没有排干净,遇上了就死路一条,所以也算是富贵险中求了。真正发大财是在解放战争,也就是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从上海进的货,运到奉节价格涨100倍一点都不稀奇,这种暴利连我大爷爷自己都说发的是国难财。我爸爸说那些货是日本布匹,因为日本战败,上海经商的许多日本人不得不尽快回国,就把货品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贱卖,刚好就被我大爷爷遇上了,不然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利润。
我要评论
作者:eastzc 时间:2017-06-05 20:16:59
  赞赞赞!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0:56:41
  就是赚到了钱,才买了地。分给我爷爷的那块地之前也就是块地,上面没有房子,还种着田。那张地契我曾看见过,发黄的薄纸,摊开大约三四张A4纸那么大,边上是三角形的骑缝章,印象最深的是上面密密麻麻的红色指纹印。老爸说作证的中(间)人都有二十几个,难怪那么多指印。可惜那张地契再也找不到了,估计是移民换房登记之类的时候上交了。现在就是找到了也没有什么用,因为地都是国家的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1:17:08
  分了地,后来才开始修房子。分地是因为大爷爷和爷爷分家了,分家是因为大奶奶和奶奶不合。其实想想也可以理解,家业基本上都是大爷爷挣的,所以在家里都是以家长自居,有点派气(颐指气使)也很正常,大奶奶自然也是有些得意的,我奶奶就看不惯。两个奶奶互相看不惯到什么程度呢?据说两人坐的时候都是屁股对屁股,绝不会并排坐,当然更不会面对面交流了。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1:18:08
  @eastzc 2017-06-05 20:16:59
  赞赞赞!
  -----------------------------
  谢谢!
作者:华夏老骚棒 时间:2017-06-05 21:24:09
  坐等你的故事更新!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1:28:24
  爷爷虽然经商比不上大爷爷,但当年也为家庭出了力的,大爷爷主外,他算是主内吧,主要打点县城里面的关系。那时候经商,要跟地方上的袍哥黑社会搞好关系,不然三天两头来找麻烦,生意都没法做了。爷爷最初是拜了奉节县的扛把子江震南为师学习武术。江震南何许人也,他是白洋军阀吴佩孚的贴身侍卫,医术高明,武功高强。奈何江震南看爷爷不是练这块的料,于是作罢。爷爷后来还是参加了三青团,貌似还成了一个分队副之类的小头目,也算是给家里找了个靠山。我问老爸,这个三青团,全称是三民主义青年团,那应该是跟共青团一样的组织哦?老爸连连摇头加摆手,说三青团的人好多都是上了年纪的,哪里是啥子青年团哦,里面还有不少是社会上的袍哥。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讲的是义气,不讲主义。后来我查了下资料,蒋介石成立三青团是初衷是痛恨国民党的积弊,希图扭转党国精神,甚至还考虑过将中共也统合进去。然而事与愿违,党团派系之争愈来愈激烈,团员吸收不加甄别以致泛滥,蒋介石不得不于1947年宣布取消三青团,并入国民党。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1:42:46
  @华夏老骚棒 2017-06-05 21:24:09
  坐等你的故事更新!
  -----------------------------
  谢谢!
作者:30巷 时间:2017-06-05 21:43:11
  也算是讲历史故事了哈,好看,继续哦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2:01:24
  国民党难挽颓势,退守台湾。大爷爷和爷爷也终于凑不到一块了。这时候都解放好几年了,开始公私合营,家里的铺面变为公有,也用不着谁主内、谁主外了。于是到了54年还是55年,大爷爷、爷爷分家了。大爷爷分了铺面,铺面公私合营之后,大爷爷当了奉节工商联的主任,还成了县政协委员。大爷爷家的二嬢嬢则顶替了大奶奶,去新成立的百货公司上班了。我爷爷就分了前面说的那块地,面积大约400个平方。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2:33:01
  分家之后,爷爷从人民路搬了出来,这时候那块地还是田,所以一边租房子,一边修房子。租的房子叫做新兴园,就在我们家那块地边上。分家之后,爷爷要养活一大家子人啊,这个时候奶奶已经生了五个子女,都嗷嗷待哺呢。于是爷爷到处打零工,帮人家刷漆,57、58年大炼钢铁的时候还去河对岸烧过石灰。爷爷干得最多的就是挑水,供新兴园使用。新兴园早年是茶铺和澡堂,可以喝茶、打牌、洗澡,是我爷爷和另外胡、王两家一起入股投资的,公私合营后,改名为洗澡堂。新中国成立后,自然不允许喝茶打牌了,就只保留了洗澡的功能。爷爷的股份也就转交给国家了,每月可以领2元钱的股息,一直领到文革的时候。文革的时候,对方就不给,我们家也不敢收了,最后不了了之。我看百度上是这么解释的:“1966年9月,定息年限期满,公私合营企业最后转变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2:35:49
  55年初,那块地上的房子修好了,我们家从新兴园搬到自己的房子里。房子是一层楼的瓦房,我们家终于安定下来,在此住了四十多年,中间经历了两次翻修。但是房子的面积早已不是400平方了,只余下不到100平方,其它的地,据说是被洗澡堂占了一些,被中医院占了一些,反正后来周边都是房子,但房子已不属于我们家了。关于这些,我想我的爷爷辈、父辈,包括我自己,都看得很淡了,钱财都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这一生,亦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像我哥哥,觉得是因为自己家短时间集聚大量财富,欠缺文化底蕴来支撑,所以留不住财。爸爸则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个年代造成的,是时势所驱,发财是因为时也,失财也因为势也,交给国家挺好的,怪不得谁。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沉静的他 时间:2017-06-05 22:59:35
  不错。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3:11:46
  @正跑高 2017-06-05 22:44:39
  我看还不错吧!vxamnpomaim
  -----------------------------
  谢谢!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5 23:12:10
  @沉静的他 2017-06-05 22:59:35
  不错。
  -----------------------------
  谢谢!明天继续。
作者:lms0923 时间:2017-06-06 06:55:10
  哈哈!还可以。楼主记着更新哟!
  
作者:夹沙肉面面 时间:2017-06-06 08:10:44
  刘明
  
作者:最后的东风 时间:2017-06-06 08:24:12
  不错
作者:大爷姓涂 时间:2017-06-06 08:36:29
  继续摆起
作者:smile_cq2012 时间:2017-06-06 09:58:54
  跟历史契合很好,应该是真实的,期待继续更新。
作者:漫乐CQ 时间:2017-06-06 10:24:15
  楼主应该是女生吧 写的不错
  
作者:封仁院 时间:2017-06-06 13:00:03
  这个要顶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6 13:21:28
  感谢楼上各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谢谢!
  今天太忙,这会儿才有一点空,我尽力写,写之前还要更正一下,因为刚才收到我亲爱的大嬢嬢的补充材料,新兴园名字应该是新星园,当年我爷爷也不是入股,而是把地皮租给新星园,也就是后来的洗澡堂,收取的2元钱不是股息,而是地皮费。洗澡塘每月付的是占地的租金,我大嬢嬢和我爸爸都曾打过收条。文化大革命开始,造反派当权就无故不给了,要过两次,未能解决,以后,就没去领过,不了了之。那块地诊所(中医院)没有占,全是新星园洗澡堂占去修洗澡池的房间,更衣室和储水池,后来强行把地占去四分之三有余,其股东只是最开始享受打牌喝茶的特权,算是无偿投资,未参加经营,也没得分红,只因为爷爷没有投资入股分红的头脑,被朋友欺骗了,当时有钱也无所谓,只图个喝茶聊天,娱乐而已。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9 17:29:22  评论

    我爸爸说诊所其实是占了我们家地的,隔壁包家也占了的。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12 16:37:35  评论

    早期是大嬢嬢给洗澡堂打收条,后来她响应毛主席的一声号令,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去了,于是老爸就接了班。我问老爸,你咋不响应号召呢?结果他告诉我,报名那几天他去乡下奶妈家玩儿去啦,等他回来,人家报名都结束了,后来他就去了工厂。
我要评论
作者:华夏老骚棒 时间:2017-06-06 13:23:22
  @以微见著 2017-06-05 22:33:01
  分家之后,爷爷从人民路搬了出来,这时候那块地还是田,所以一边租房子,一边修房子。租的房子叫做新兴园,就在我们家那块地边上。分家之后,爷爷要养活一大家子人啊,这个时候奶奶已经生了五个子女,都嗷嗷待哺呢。于是爷爷到处打零工,帮人家刷漆,57、58年大炼钢铁的时候还去河对岸烧过石灰。爷爷干得最多的就是挑水,供新兴园使用。新兴园早年是茶铺和澡堂,可以喝茶、打牌、洗澡,是我爷爷和另外胡、王两家一起入股投资......
  -----------------------------
  好文笔,比那个与民国对话那个好看多了!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6 14:01:54
  那块地在奉节城中心地带,抗战期间被日本飞机轰炸后夷为平地,原房主家也只剩寥寥无几的后人,遂将这块地卖给了我们家,离开了这块伤心地。听老爸讲,轰炸过后的那块地,地下石块什么的都被炸翻出来了,加上残垣断壁在内,导致我们家的房子地基都比别家的要高。余下的地皮不到一百平,但是55年修房子的时候并没有修那么多,而是只修了大约30平方米的平房,其它的地方都是坝子。当时家里有八口人,祖祖、爷爷、奶奶,我爸爸兄弟姐妹五人,只有两张床,条件甚是艰苦。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6 14:13:48
  之前奶奶和大奶奶关系不好,而她又是很硬气的一个人,为了养家糊口,遂于五十年代初去学接生,师从我们当地最好的白医生,学得很正规,是新法接生。后来还跟黄金风学习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当接生婆收入并不多,一天也就几毛钱,到六几年也才1.5元,关键是很辛苦,不像现在的孕妇,都是到医院去生,那时候的接生婆是上门服务的。小脚奶奶最远去过十里铺,当然不是很愿意去,因为实在是太远了,交通又极不方便,出诊还没有出诊费。当然只要有人喊,多远都是一定会去的。去了有的一时也生不出来,还得待几天,生了还要回访,回访一般是连续三天,给婴儿要洗三次澡,还要教新妈妈奶孩子等。收入虽然不多,但还是有收获,那就是奶奶吃了很多很多的鸡蛋和醪糟,吃得后来都不想再吃了。此外接生婆都是24小时服务,而生娃儿的时间大多都是晚上,所以老爸他们基本上每天半夜都会听到敲门声。遇到难产大出血之类的,就要喊孕妇家属赶紧抬人,送到县人民医院去。那时候的人虽然条件差,但是身体素质好,所以奶奶很少遇到难产剖腹产,她这一辈子,也才遇到两三个剖腹的。有的难产她自己能处置,就自己处置了,曾经救过一个姓曾的产妇,小人小孩都保住了。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6 20:03:46  评论

    更正:“24小时服务”应改“为24小时待命”。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7 20:36:55  评论

    补充:新法接生培训班是政府主办的,由县人民医院的医生主讲,其中就有我们当地最好的白医生。培训结束后,师从黄俊锋又学习过一段时间。学医之前,还进过政府办的扫盲班,学成后能认识几百个字。虽然不多,但要不是能识字,估计奶奶就不会去学接生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奉节流氓 时间:2017-06-06 17:45:52
  顶老乡
我要评论
作者:夷希微之 时间:2017-06-06 18:00:12
  好厉害的样子~~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6 19:21:20
  @夷希微之 2017-06-06 18:00:12
  好厉害的样子~~
  -----------------------------
  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啦,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7-06-06 19:43:57
  楼主继续吹,不错不错!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6 19:47:53
  中午实在是太匆忙,写得有点草率,也没有仔细和大嬢嬢沟通就发了。后来大嬢嬢想起那个新星园我家当年确实是入了股的。当时小县城内没有一家像样的洗澡堂,朋友建议新修洗澡堂,需要几个人入股。爷爷很爽快地就入了股,但不参加管理也不得分红,只是享受免费打牌喝茶听评书的特权,算来也是无偿投资入股了。入股的时候是解放前,当时家里有钱任性,也就无所谓了,只是图有个像样的地方喝茶聊天,娱乐而已。也许是因为爷爷没有投资入股分红的头脑和理念,认为不参与管理,理所当然就没有分红。因此被朋友骗一说是不成立的,大嬢嬢跟我强调了这点。
  大嬢嬢还说,因为是股东,爷爷和大爷爷分家都是搬到新星园住的,小孃嬢就是在那里出生的,住了差不多一年有余。澡堂生意特别好,需要扩建,这时才搬到姓李的叔叔家住,后来才在那块地自建房屋,定居下来。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6 19:54:03
  @毒脚兽 2017-06-06 19:43:57
  楼主继续吹,不错不错!
  -----------------------------
  多谢捧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6 21:46:42
  @smile_cq2012 2017-06-06 09:58:54
  跟历史契合很好,应该是真实的,期待继续更新。
  -----------------------------
  都是真人真事哈,只是家里有故事的人都老了,有些细节可能有些出入。
作者:30巷 时间:2017-06-06 22:14:04
  真的写得很好,不觉得啰嗦,继续哦,明天又来看
作者:第5大盜 时间:2017-06-06 22:26:31
  赞赞赞 多发些有趣的帖子
作者:封仁院 时间:2017-06-07 10:43:21
  3
作者:追示民姆 时间:2017-06-07 13:35:28
  好帖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7 14:45:28

  
  爷爷们

  爷爷他们其实有四弟兄,这是他们剩下的唯二两张合照之一。三爷爷参加过国军,还去过台湾,但是后来还是回大陆了。然后在辽沈战役的时候投诚到共军,还参加过抗美援朝。幺爷爷十几岁就只身去上海当学徒,因为勤快能干,深受老板赏识,把女儿都嫁给他了,解放后在工厂当工会主席。因为他们的故事离本文主线太远,故此处略去不表。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7 15:27:34
  60年代由杨云舒、杨青秀、黄兆群等人承头,奶奶加上后来冉木兰、易全秀等人成立了妇产院,专门负责全县的接生工作,妇产院后来改为奉节县中医院,当地人习惯称之为诊所。我家就住在妇产院隔壁,位置方便,加上我奶奶手艺确实好,消毒护理临床处理都做得很到位,几乎没出过事,所以找她接生的人特别多。奶奶从51年一直干到约80年,期间县城几乎一半的小孩都是我奶奶接的生。记得有次我和奶奶从附小前面那条街经过,奶奶告诉我,那条街的小孩差不多都是她接生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大嬢嬢说,奶奶总是为新生命的到来而高兴,生孩子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奶奶总是一呼即应,不管远近昼夜都匆匆前往孕妇家,不会有半点闪失。总而言之,奶奶是位敬职敬业、全心全意、任劳任怨、乐于助人的好医生(大嬢嬢的原话)。

  
  奶奶用过的诊疗箱

  这是我奶奶用过30年的诊疗箱,就是这个小木箱,见证了无数小生命的诞生。虽然我们家搬家那么多次,但是老爸一直把这个箱子保管得很好,从来没弄丢过。
  • 秋义萱12345: 举报  2017-06-07 17:00:37  评论

    为奶奶点赞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7 17:05:35  评论

    30年的使用在这个小箱子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还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味道。因为刚刚我给这个箱子拍照的时候,顺便打开了一下,都还闻到一股淡淡的医院里才有的那种味道,那应该就是消毒水的味道吧。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7 15:46:12
  有意思的是,分家之后,奶奶和大奶奶两人的恩怨结束了,两人的关系反而更亲密了。因为造成两人嫌隙的罪魁祸首,也就是经商的那份家业,不在了。我经常在想,什么是家?能带来温暖的地方才是家,房子不等于家,财就更不是家了。新闻上看到一些人为了房子家财,不惜父子母女反目、兄弟姐妹相残,我是真心替他们不值。没有家庭的温暖,就是守着一堆财富,又有什么意义呢?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7 16:06:16
  继续说回当年我们家的房子,只有30个平方,8口人,随着子女一天天长大,显得越来越逼仄。那块地本来是400个平方,随着新星园升级为洗澡堂,洗澡堂扩大经营,我们家的面积是越来越小了。洗澡堂在我们家的地上修洗澡池、更衣室和储水池,我们家连扩建的地方都几乎没有了。虽然收了2元地皮费,但是也不等于就允许他们强占啊。好在有我英勇的大嬢嬢,和洗澡堂吵了两架,吵一次,收回一点地皮,再吵一次,又收回一点地皮。于是大约61年的时候在房子后面加了一间屋,这时面积大约50平方;大概65年又在后面加长了一间,这时面积约70;76年最后加长了一次,这时大约有90平方。由此奠定了我家住房长条状的格局,宽约4、5米,长达20米,堪称住房版的加长林肯。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7 16:24:08
  期间我的爷爷到奉节县龙潭煤矿(当地人称之二煤厂)去上班了,这个决定影响深远,正因为他去了二煤厂,所以后来我的爸爸、二爸、三爸都悉数到二煤厂落了脚。我们家,也从“万恶”的资本家商业阶级,真正蜕变为无产阶级革命先锋队的工人阶级。爷爷为什么要去二煤厂呢?此前爷爷在大炼钢铁的时候去河对岸烧了一段时间石灰,那个时候对煤炭的需求也很大,二煤厂急缺人手,爷爷就这么着去了那里,这或许就是个体的命运,总是不由自主地裹挟在历史的洪流里吧。
作者:eastzc 时间:2017-06-07 16:41:32
  爷爷们的故事都可以写书了啊!娓娓道来的寻常故事,当跟历史洪流一挂钩,似乎更有家国情怀了。往事如风,记忆深处,勾起我不少回忆啊!!!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7 16:46:00
  中间我老爸还提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我们家的厕所当年也养了我们一家人呢。厕所修在从街门进屋的巷道一侧,我都还有一点点印象,从一个略朽烂的木门进去,简陋的坑洞,上厕所的时候总是害怕掉进去。因为奶奶爱干净,所以已经尽力打扫了,但是卫生条件比现在的厕所可差远啦。但那时候条件有限,有厕所的人家都很少,我们家还算是可以的。当年种田几乎不用化肥,而是用粪肥,所以我们家的米田共是可以卖钱的哟,可以卖钱的哟,总算不辜负我蹲在茅厕里数蛆的日子了,哈哈。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假装飞翔的鸵鸟 时间:2017-06-07 18:30:06
  好!踩个脚印等更新!
作者:华夏老骚棒 时间:2017-06-07 19:10:45
  希望楼主继续!淳朴,真实,好看!
  • 华夏老骚棒: 举报  2017-06-07 19:11:40  评论

    相当有韵味接地气的好故事!楼主的文字水平也相当不错的哟!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7 19:22:33  评论

    感谢您的大力支持,这是我第一次写文,之所以写得还算自如,主要是因为真情流露吧,谢谢!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7 21:35:26
  厕所一年的收入大概有12元。据老爸说,他们当年读书的学费,就全靠这个厕所呢。在厕所的供养下,爸爸他们几姊妹都顺利地上了学。要说成绩好,得数我家大嬢嬢和小嬢嬢,当年她们的成绩都是有希望读大学的,奈何因为成份不好,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划分成分是建国初期大约5、60年代时候的事,我们家的成份是“商”,也就是资本家。因为这个成份,我老爸本来有机会当兵的也没有当成。用我小嬢嬢的话来说,就是“资本家”这个成份把他们几姊妹害惨了。由于斗争扩大化,所划分的这些成分存在不合理性,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绝大部分都平反了,在1981年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即宣布原工商业者已改造成为劳动者。我们家是改造得很彻底的。秉承学艺光荣的优良家风,我老爸学了石匠,二爸学了木匠(由于兴趣原因没有学成,最后成了食堂伙夫),三爸则学了瓦匠,最后统统进了二煤厂这个工人阶级的大熔炉。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7 21:37:27
  勤劳亦是我们家的家风。59-61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爸爸家没死过人,概因在奶奶的带领下,全家老小勤勤勉勉,在城郊开荒种菜,同时也大力发展挑水卖的副业,一挑水卖3分钱,六十年代涨到一角钱。那时候长江里的水是可以直接挑上来吃的,最多弄明矾涮一下。不仅吃,还要卖给洗澡堂,毕竟他们的用水量太大了。爸爸从读小学一年级就开始挑水,每天要挑两挑。从长江边挑水到城里来,老奉节人都知道那个落差还是挺大的,距离也是挺远的。最初,8岁的老爸和他6岁的弟弟用一根扁担抬水,过了两年就由他一个人挑水了。这时抬水的就变成8岁的二爸和6岁的三爸了。我问老爸,那再过两年二爸一个人挑水了,那三爸又和哪个去抬水呢?老爸笑着说,你想太多了,这时候差不多就不用挑水了,澡堂有自来水了。(备注:老妈家就饿死过人,但不是他们家不勤快,而是没有这么好的天时地利。)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7 21:55:25  评论

    补充:最初有自来水后都还挑了一段时间,是从小南门接自来水站的水,挑到洗澡堂去卖。后来澡堂自己有自来水了,就不再挑水卖了。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7 22:53:40  评论

    修订:老爸他们每天早上要挑五挑水,早上天没亮就出发,那会儿也没有路灯,还得打电筒去。另外大嬢嬢虽然是女生,也是要挑水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30巷 时间:2017-06-07 21:55:48
  堪称住房版的加长林肯。
  ---------------------------看到勒点把我看笑了

作者:板车驾驶员 时间:2017-06-07 22:08:08
  好贴,楼主继续,以前我也翻出我们家族的谱书看看以前的历史,喜欢听长辈们讲家族历史.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7 22:30:58
  60年代的时候,我的幺爸出生了,9口人挤70个平方,显然是不够人性化的。于是76、77年我们家房子最后一次加长的时候,顺便做了一次比较大的翻修,从平房翻修成了二层瓦房。这个房子我是有记忆的,由于我们家房子是长条形,临街的门脸只有大约2米宽,我们称为街门。从街门进入就是一条几米长的小巷,巷子一角就是那座光荣的厕所。从巷子穿过之后稍微宽点,就到了堂屋。堂屋一侧就是四个房间一溜儿排开。从我记事起,依次住着我爸、二爸、三爸、爷爷和奶奶。大嬢嬢也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而三爸后来搬到二煤厂去了,所以中间有所轮换。每个房间是单独的,而且有两层,用木地板隔开,最角落的木地板上挖了一个长宽不足80公分的楼梯口,搭了架梯子。楼下通常做客厅,楼上就做卧室,屋顶上我记得还有天窗。我特别喜欢看阳光透过天窗洒在地板上,空气中的微粒在光束下飘散,有暖洋洋和懒洋洋的惬意感,这时候我们家的住宿条件就大大得到改善了。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8 07:34:22
  据我小孃孃说,奶奶最不爱别人喊接生婆,应更正为妇产科医生或接生员。接生婆是指当时农村里没经过培训学习的那些人。特此声明。
  
作者:美丽的麻雀 时间:2017-06-08 10:21:33
  喜欢看楼主摆的这些老故事,很有味道!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8 22:07:06
  插播一下,中午吃饭的时候,老爸说咱家差点还成了地主呢。我问为啥,他说当年大爷爷还买了一块地,可以收十几课的粮食。那时候十课以上就可以划分为地主了。这个“课”是个啥单位老爸也搞不清楚,只知道老辈人就是这么说的。买地的时候,地契上写的名字是编造的,名字叫做黄国安,取国泰民安的意思,期望战乱早日结束。那块地在乡下一个叫木瓜溪的地方,位于长江对岸,小学的时候我们还去那里春游过。租地的老乡第一年只挑来一担米,我们家回了他一担子的肥皂、白糖、面等,价值比那担米还多。因为收不到啥粮食,加之时局越来越紧张,我们家干脆就把那块地送给那个租户了,反正有钱任性嘛。后来解放后国家派人来调查,确实是没有地了,还找那个租户去核对了的,地契确实在他手上,他家的说法和我们家的说法吻合,这才算放过。我说那那个租户岂不是又变成地主了?老爸说谁晓得后来怎么样了呢?世事无常啊。
  • zhxh: 举报  2017-06-09 17:28:52  评论

    不请长工,就构不成地主,大约算富农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9 18:03:24  评论

    评论 zhxh:哈哈,看来你挺了解的。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8 22:11:11
  今天太忙,中午提前吃的午饭,然后十二点一刻出门,刚刚才回来。回来就把老爸中午摆给我的素材写出来了,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8 22:24:16
  说起来能够写这篇小文,有这么多丰富的素材,全靠老爸喜欢问个究竟。老爸寻根究底到啥程度呢,那时候他初中毕业要考高中,需要填一个表,表上有一栏需要填他老爸的身份,他就扭到爷爷紧到问,紧到问。追根究底的结果,就是把爷爷三青团分队副的事情给问出来了。爸爸不光把这问出来了,还老老实实把它填到表上去了,结果可想而知,读高中的事就泡汤了。大嬢嬢就要聪明得多,没有填这些,得以读到高中。但要不是老爸是个好奇宝宝,也许就没有这篇小文了呢。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8 22:43:45
  爸爸的老实(缺心眼)我觉得是遗传自奶奶,因为奶奶家在乡下,几个哥哥都是老实得跟泥土一样淳朴的农民。我问老爸,既然奶奶是农民,为啥我家的成分不能填农民呢?老爸说,因为她不是户主啊。所以严格说来,我们家是半商半农的结合体,作为商人的爷爷被改造成工人,家里的子女也因为这个成分被连累惨了;作为农民的奶奶反而得到新中国的恩惠,因为要不是政府提供免费的扫盲班、新法接生培训班,我奶奶就不会去当妇产科医生,就不会去做功德无量的接生工作了。但总的说来,和以前相比,家道确实是没落了。
  有时候我在思考,抛开个人、家庭的得失来看那个时代,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恩怨了。一个朝代的末期,皆是由于社会财富分配出现了极大的不均衡,矛盾集聚到一定程度,就面临重新洗牌的局面。洗完牌,大家机会又均等了,再继续玩下去,玩到下一次再也玩不下去了,钱都到庄家手里了,就不得不再洗一次牌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8 23:09:03
  而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就是终止这种洗牌循环的根本利器。但这必须是物质极其充裕的条件下才能达到的。现在看来,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已经有很多东西都出现过剩的状况了,特别是工业品,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物质短缺的年代了。同时由于大数据的发展,商业生产和最终需求直接搭线,按订单生产,而按订单生产其实就是计划经济的另一个说法。以前的计划经济是瞎指挥,但有了大数据就不一样了,但是现在来看,实现物质极其充裕和完全的大数据网络社会还早得很,但至少是有了可实现的雏形。其实共产主义就是我们老祖宗早就提出来的“大同社会”的思想嘛,是中国人思想传统中最后理想社会或人类社会的最高阶段。
  • zhxh: 举报  2017-06-09 17:36:27  评论

    问题是有些人只想当老大,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大同社会,改名字;勤务员、公仆,变着方当老大,坐拥广大资源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9 18:02:33  评论

    这也是我思考的问题,有些东西,只靠理想主义情怀是实现不了的,因为它忘了考虑一个东西,那就是人性。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8 23:21:14
  扯远了,还是说回我们家的房子吧。房子翻修以后,印象中最热闹的时候是祖祖在的时候。那时候堂屋既是灶屋也是餐厅,一张黑色的矮长条桌摆起,十多二十口人围坐在一起,那个热闹劲儿,饭都要多吃两口。但是后来子女们都成家立业了,现实中的婆媳矛盾也无可避免,于是只好分灶而食了。不知道哪一年(老爸已经睡了,所以不方便问他),反正家里有一个瓦匠,就由三爸在堂屋里打了三口灶,开始“新生活,各顾各”的日子了。
  • eastzc: 举报  2017-06-09 12:47:23  评论

    好怀念!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9 14:07:51  评论

    那个长条桌叫春凳,上面还可以睡一个人,二爸就在上面睡过。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柳子渊 时间:2017-06-08 23:43:37
  我在三峡风看你这这篇文章!
  
作者:天使的蓝眼睛 时间:2017-06-08 23:53:39
  好文留印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8 23:54:11
  @柳子渊 2017-06-08 23:43:37
  我在三峡风看你这这篇文章!
  -----------------------------
  三峡风是啥?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8 23:57:07
  @天使的蓝眼睛 2017-06-08 23:53:39
  好文留印
  -----------------------------
  谢谢!
  
作者:柳子渊 时间:2017-06-08 23:58:33
  @柳子渊 2017-06-08 23:43:37

  我在三峡风看你这这篇文章!

  -----------------------------
  @以微见著 2017-06-08 23:54:11

  三峡风是啥?
  -----------------------------
  额,你没在奉节住了?是一栋楼!
  
作者:风妫 时间:2017-06-08 23:58:35
  @以微见著 2017-06-08 22:43:45
  爸爸的老实(缺心眼)我觉得是遗传自奶奶,因为奶奶家在乡下,几个哥哥都是老实得跟泥土一样淳朴的农民。我问老爸,既然奶奶是农民,为啥我家的成分不能填农民呢?老爸说,因为她不是户主啊。所以严格说来,我们家是半商半农的结合体,作为商人的爷爷被改造成工人,家里的子女也因为这个成分被连累惨了;作为农民的奶奶反而得到新中国的恩惠,因为要不是政府提供免费的扫盲班、新法接生培训班,我奶奶就不会去当妇产科医生,就不会去做功德无量的接生工作了。但总的说来,和以前相比,家道确实是没落了。

  有时候我在思考,抛开个人、家庭的得失来看那个时代,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恩怨了。一个朝代的末期,皆是由于社会财富分配出现了极大的不均衡,矛盾集聚到一定程度,就面临重新洗牌的局面。洗完牌,大家机会又均等了,再继续玩下去,玩到下一次再也玩不下去了,钱都到庄家手里了,就不得不再洗一次牌了。
  -----------------------------
  写出了两千年的王朝更替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00:12:42
  @柳子渊 2017-06-08 23:43:37

  我在三峡风看你这这篇文章!

  -----------------------------

  @以微见著 2017-06-08 23:54:11

  三峡风是啥?

  -----------------------------
  @柳子渊 2017-06-08 23:58:33

  额,你没在奉节住了?是一栋楼!
  -----------------------------
  原来是老乡啊,惭愧,搬家数次之后,我定居在重庆主城区了,只是偶尔逢年过节回去一下。
  
作者:村口独行侠 时间:2017-06-09 12:07:24
  路过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13:15:20
  @村口独行侠 2017-06-09 12:07:24
  路过
  -----------------------------
  欢迎。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13:38:35
  中午吃饭才得空问老爸家里的灶是什么时候打的,老爸说是76年。我说那岂不是房子翻修的时候就打好了3-4个灶?老爸说是的,但是之前没有都拿来用,有的灶就拿来搁碗了。那个灶是烧煤炭的,好处是火力大,灶台上还可以搁碗筷什么的,缺点是每天都要生火。之前是用的蜂窝煤炉子,不用每天生火,但是火小,而且没法搁东西。最早的时候是用地炉子取暖,暖脚特别舒服,但是后来打了灶之后,就没地方打地炉子了。我家虽然没有地炉子了,但是我去嘎爷(姑婆)家的时候看到过,冬天的时候地炉子边围着一圈人,边吃点心边聊天,感觉特别温暖。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14:01:13

  

  地炉子就是这样子的,周边可以坐一圈人,不用的时候就盖上,免得人掉进去。


  

  蜂窝煤炉子,上面长期搁一个烧水壶。蜂窝煤据说是最经典的发明之一。


  
  灶大约就是这样子的,可以烧煤也可以烧柴。鉴于我们家和二煤厂的密切关系,当然是烧煤了。记得小时候嘴馋,又没什么零食,就把粉条扯几根出来,在灶边上烤一下,粉条马上就膨胀起来,很好吃。后来也用蜂窝煤炉子试过,始终感觉没有灶上烤的好吃。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14:05:55

  
  居然找到一张烤粉条的图,哈哈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15:16:57
  在爸爸还小的时候,爷爷经常说:穷了就好了。是爷爷看破红尘了吗?显然不是的。这应该就是爷爷为自己的经历找到了逻辑自洽的解释方式。人常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觉得在强大的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爷爷在身体上的改造还不算难,人要吃饭、要养家,总得想办法,没有钱了,至少还有一身力气。难的是精神上的被动接受过程,所以他得出了“穷了就好了”的结论,由此安心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 GardenJ: 举报  2017-06-21 17:13:12  评论

    你这句话,我家的长辈也说过,是我二爷爷说的还是我二祖祖说的 我忘记了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15:27:48
  穷绝不是人类的共同命运追求。穷只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一个特殊印记。古语云“不患寡而患不均”,在寡与不均之间选择的话,历史的选择往往是寡而不是不均,也就是说重新洗牌了。幸福美满的生活是人人向往的,爷爷的认识有他的历史局限性,而到了我出生以后,穷怕了人们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造钱运动。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17:08:37
  呀,哪位版主把我的文章标题给改了呀?
  
我要评论
作者:zhxh 时间:2017-06-09 17:45:39
  真实好文,道出家国情怀,沧桑岁月。仔细追索人的情感变迁,说不定是另一篇精彩的《软埋》
我要评论
作者:xiuwu2000 时间:2017-06-09 18:10:35
  路过,顺便也了解一下四川人的‘发家史’
作者:路过高楼加块砖 时间:2017-06-09 18:25:15
  @以微见著 5楼 2017-06-05 17:29:00

  大爷爷不光有生意头脑,胆子还特别大。那时候抗战已经爆发了,世道极其混乱。但大爷爷觉得从万县进货利润确实太低,冒险从上海进了一批货回来。上海的货又便宜又好看,销路很好,这时候家里才又有点钱了。抗战期间,我们家从县城搬到了乡下,一是为了躲飞机,二是继续在乡下卖布,抗战结束后才又搬回城里。奉节为抗战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成为抗日战争中县一级城市中被轰炸次数最多的地方。1939年至1941仅两年时间内,日机共...
  —————————————————
  我也听到的,把我们猫儿吓得不敢去阳台,哈哈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18:34:45
  @www66psmcom 2017-06-09 18:22:26
  为什么要这样?明明可以一次性完成的。
  -----------------------------
  在线写的,汗……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9 18:36:59  评论

    还要上班,最近事情也有点多,下午的这两段还是开会的时候偷偷在手机上写的呢……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9 18:39:16  评论

    中午有时候都没休息,赶着写一点……原来发帖真的很辛苦呢!
我要评论
作者:冬青树要开花 时间:2017-06-09 19:28:57
  @以微见著 20楼 2017-06-05 22:35:00

  55年初,那块地上的房子修好了,我们家从新兴园搬到自己的房子里。房子是一层楼的瓦房,我们家终于安定下来,在此住了四十多年,中间经历了两次翻修。但是房子的面积早已不是400平方了,只余下不到100平方,其它的地,据说是被洗澡堂占了一些,被中医院占了一些,反正后来周边都是房子,但房子已不属于我们家了。关于这些,我想我的爷爷辈、父辈,包括我自己,都看得很淡了,钱财都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这一生,...
  —————————————————
  如果不分地不共产,这国还是乱七八糟的国,民也不见得安,全当是舍得少数人的牺牲谋大众的生息吧。你们家族也算是为国做了贡献的人家,积了德行了善的。
  
  • 西风瘦马XP: 举报  2017-06-17 18:37:31  评论

    咋就乱七八糟的国?鬼子赶跑了,国家没什么内乱,不就可以各安生息,国家搞发展嘛,台湾也没乱七八糟吧
  • 冬青树要开花: 举报  2017-06-17 19:22:14  评论

    评论 西风瘦马XP:你觉得老蒋能统一各省?不会再群雄起事?台湾那么点地,看看成啥样了?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冬青树要开花 时间:2017-06-09 19:36:02
  @以微见著 52楼 2017-06-07 15:27:00

  60年代由杨云舒、杨青秀、黄兆群等人承头,奶奶加上后来冉木兰、易全秀等人成立了妇产院,专门负责全县的接生工作,妇产院后来改为奉节县中医院,当地人习惯称之为诊所。我家就住在妇产院隔壁,位置方便,加上我奶奶手艺确实好,消毒护理临床处理都做得很到位,几乎没出过事,所以找她接生的人特别多。奶奶从51年一直干到约80年,期间县城几乎一半的小孩都是我奶奶接的生。记得有次我和奶奶从附小前面那条街经过,奶奶告诉我...
  —————————————————
  那个年代各行各业的干部工作人员都是非常敬业的,对人一律平等,不看钱财,只看事。
  
我要评论
作者:黑色使者2017 时间:2017-06-09 20:18:39
  @以微见著 2017-06-06 13:21:28
  感谢楼上各位朋友的关注和支持,谢谢!

  今天太忙,这会儿才有一点空,我尽力写,写之前还要更正一下,因为刚才收到我亲爱的大嬢嬢的补充材料,新兴园名字应该是新星园,当年我爷爷也不是入股,而是把地皮租给新星园,也就是后来的洗澡堂,收取的2元钱不是股息,而是地皮费。洗澡塘每月付的是占地的租金,我大嬢嬢和我爸爸都曾打过收条。文化大革命开始,造反派当权就无故不给了,要过两次,未能解决,以后,就没去领过,不了了之。那块地诊所(中医院)没有占,全是新星园洗澡堂占去修洗澡池的房间,更衣室和储水池,后来强行把地占去四分之三有余,其股东只是最开始享受打牌喝茶的特权,算是无偿投资,未参加经营,也没得分红,只因为爷爷没有投资入股分红的头脑,被朋友欺骗了,当时有钱也无所谓,只图个喝茶聊天,娱乐而已。
  -----------------------------
  现在我农村老家一个小队的土地都是我们家的呢……奈何所谓的共产党呀……
  
  • 以微见著: 举报  2017-06-09 20:40:00  评论

    土豪,咱两握手吧,哈哈。
  • 播州人家: 举报  2017-06-14 14:22:32  评论

    听我老爸说,那时候我家放牛的就是好几个,一二十头牛,田土好几个生产队的都是我家的,不过49年解放时我祖祖就被枪毙了,爷爷也吓得逃跑了,生死不明。辛辛苦苦,省吃俭用通过几辈人才挣来的家业就被抢走了。然后就被彻底打垮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20:43:27
  我读幼儿园的时候,有一天我老妈上街,发现我在一堆杂货摊子那里东张西望。结果是因为我害怕幼儿园打针,就逃课出来,又不敢回家,就只能在街上闲荡了。80年代初街道两边就开始摆摊了,这在原来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那时只要私人卖东西,被发现了都是要遭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趁着这阵东风,我们家也顺势开展起了副业,在街门前面摆起了书摊摊。两条板凳搭一张木板,上面摆满了书,只要花一分钱就可以租一本小人书,给个小板凳坐在那里看完。像小说之类的书则是两分钱,现场看不完的话可以租回去,但是要给押金。那时候的人没有什么文化娱乐活动,所以是很有市场的,看书的小孩子特别多,大人也有。平时我老妈守摊摊,我老爸周末回来也跟着守。最初生意不太好,后来老爸托幺爸家从上海进了一批小人书和小说回来,生意一下子就好起来了,晚上还要点着灯营业,特别是周末的时候,生意更好了,虽然是分分钱,但是干一天顶老爸在厂里干十天呢。
楼主以微见著 时间:2017-06-09 21:01:15
  生意好离不开幺爷爷家的幺爸支持,于是老爸割爱把他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搜集的邮票寄给了新民幺爸。他至今都记得有孙中山、开国大典、少先队大约25套邮票,还有几张文革期间的诗词邮票,解放前的都还有几张。那时候我经常抱一大摞小人书,坐在街门那里看,很有土豪的感觉。最喜欢看的是西游记,字都认不全,就跳着看,主要看图画。后来我大一点开始上小学了,爹妈担心我们看小人书、看小说影响学习,就决定不再摆书摊摊了。其实那时候漫画书已经隐隐约约流行起来,我们家和隔壁的一家书摊就显得有点老派和不合时宜了,被淘汰是迟早的事情。
我要评论
作者:篇篇启舞 时间:2017-06-09 21:09:23
  真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邪恶的抽纸 时间:2017-06-09 21:09:23
  mark关注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