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城的老龙门阵---春森路上有故事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06-16 15:53:40 点击:543 回复:6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重庆城的老龙门阵---春森路上有故事

  先说一个四十多年前看过的手抄本故事,据传,这个故事发生的地方,就在春森路。
  那是1949年年底,重庆刚解放不久。这天夜晚,寒风剌骨,小雨霏霏。重庆城,上清寺附近的一条小巷,石梯坎湿漉漉的。
  “梆、梆梆,哐。”随着这三声梆子声、一声锣响,一盏白皮油纸灯笼出现在漆黑的巷子上方。昏暗的灯光里,一个戴着斗笠,披着蓑衣以挡风雨的瘦小身影,左手拿着梆子,提着锣和灯笼,从石梯坎上往下走来。巷子里没有路灯,原有的路灯早坏了。
  打更匠六十来岁,走这条巷子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一片原先全是荒野,稀拉拉有几户人家。重庆建市开发新市区,有了公路,紧靠中山三路这一带,陆续修了些房屋、院子,逐渐形成了街巷。此后,他就在这一带夜里打更,白天做短工,挣点钱维持生计。他要从这条巷子下去,到养花溪。养花溪这一段是明沟,顺着这沟边的石板路往下,就是春森路、学田湾,转个拐,到下罗家湾为止。把这三更打了,就算这一夜的活路做完,该回家睡觉了。
  打更匠走完梯坎,过了养花溪,来到春森路上的林家大院子。顺着院墙外的石板路再往下走,是大院子的黑朝门。从学田湾修过来的小马路,连接着黑朝门,汽车可以从朝门开进院内。
  走着走着,他来到这黑朝门前,习惯性地要看上一眼。这一眼,他突然觉得这朝门有点不对。忙提高灯笼,这才看见黑漆大门虚掩着,门环上的铜锁已经不见踪影,军管会贴在门上的封条也遭撕破,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打更人见此情形,吓了一跳。
  这座林家黑朝门大院子,他经过无数次,但从来没有进去过。黑漆大门平时都是关起的,院子里面是啥子样子,也看不到。只在有车或有人进出时,门才会打开。其它院子应门的,多是些老头、老妈子。与其它院子不同,这座院子门,开门的,都是些穿黑色中山装、戴礼帽的年轻崽儿。附近的大院,院门上方都有“某某宅”、“某某公馆”字样,只有这座大院朝门上方一个字都没有。他没见过这院子的主人,但晓得这家主人姓林。
  这座大院主人的龙门阵,他听很多人摆过。他听说,这黑朝门的主人,是抗战时期迁来的下江人,姓林,说是做生意的,很有钱。不但有钱,好像还有势。至于做的啥子买卖,他不晓得。就连那些摆龙门阵的人,也说不晓得。
  他知道,重庆城里,穿杀片鞋的干滚龙多,常常要找些龙门阵,去打有钱人家的启发。可他还没听说过,有哪一个滚龙敢到黑朝门,去灯啦当的唱扭连扭。
  他晓得有这么一回事,闹得有点大。有一次这黑朝门的看门崽儿,无缘无故地将一个路过的讨口子脚杆打断了。有人看不过,出头打干帮,结果黑朝门的年青崽儿,还拿出枪来威吓民众。民众不干了,抬起讨口子到上清寺警察分署,要警察署主持公道。
  这个分署长到任虽说不久,但也晓得,他管的这片地盘,是个国府机关、达官贵人云集的地方。这件事情引起了民愤,再闹下去,影响到这些公馆、大院,就麻烦了。这些公馆、大院里头住的,他一个都惹不起。更怕影响到隔得不远的委座,委座一个“娘希匹”,他不死也要脱层皮。他也问过了,打人这家好像只是个做生意的,有钱,没听说有官府背景。不得已,就派人去理麻,想拿点汤药费回来,搁平了事。
  哪晓得警长带人到了黑朝门,喊了声开门。几个穿中山装的年青崽儿打开院门,走了出来,不过每个手里都拿着把美国柯尔克。把警察的梆梆枪给缴了不说,还给了带班的警长脸上几买卖。警察分署长这才找上司打听,一晓得这家主人是哪个后,连忙跑去赔理认错,还没让进门。
  解放了,军管会的在门口贴封条,他才听围观的街坊说,这家主人是国民党军统局的少将处长。
  现在封条遭撕了,门也打开了,是谁干的呢?他想去报告。可想到万一啥事没有,岂不是“谎报军情”,惹一身麻烦?还是看一下再说。
  打更匠是夜不收,久走夜路,胆子大。他不信鬼,鬼是用来吓人、哄人的。也不怕强盗棒老二,谁也不会去抢身无分文的打更匠,况且现在是新社会。这一阵,街上的地痞滚龙不见了踪影,半夜撬锁打洞的大盗小偷,人花花都不见一个,没啥子好怕的。
  打更匠轻轻推了推黑漆大门,大门“吱嘎”一声,开了条缝。就这时,打更匠仿佛看到楼上窗口有一丝亮光闪了一下,以为眼睛花了,没有在意。他推开门,进了院子,两旁门房门窗紧闭。他提着灯笼东照西照,没见有人。望了望那座小楼,觉得应该去看一下。于是,他穿过花径,到了小楼前,又看了看楼上,才进楼门。
  楼里很零乱,客厅、过道到处都是杂物、纸张,几间屋都看过,没啥怪相。他顺着楼梯,一步一步往上走。楼梯尽头,一间房门半开着,一阵风从窗外吹过来,冰冷割脸,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一股凉意从心里升起,他突然有点怕了。
  站了一会,见屋内并无动静,他胆子又大了起来,走进了房间。对着房门,是一排宽敞的玻璃窗,窗扇有块玻璃破了,缺了一块,风从那吹进来。窗子两边靠屋角,挂着收拢的粉色落地窗帘。房间里,有一张大床,横对着窗子。床边,是一张梳妆台,梳妆台上,立着一面大镜子。一面墙摆有柜门打开的衣柜,还有些女用衣物,这应该是一个女人的房间。
  房间里没人,床上和梳妆台上有很多灰尘。他提高灯笼,仔细地观察了一阵,也看不出有人进来过。他转身想去另一个房间,就在此时,他从镜子里看到落地窗帘动了一下。忙转头看窗帘,窗帘没动。却听有风声在响,是风吹动了窗帘,他在想。窗帘是落地的,收拢在屋角,他的目光从窗帘往下看,这一看,见窗帘下多了件东西。
  原来窗帘的下面露出了一双鞋,这是刚才没有的。他再仔细地看了看,鞋是女式黑布鞋,鞋尖上绣着金色的玫瑰花,看起来还比较新的。他想,这双鞋早就在这点,被窗帘挡住了。刚才那阵风,吹动窗帘,把鞋露了出来。
  打更匠没有成家,只不过现在同一个五十多岁老寡妇住在一起。他想这双绣花鞋也没人要,不如捡回去送给老寡妇穿。于是他走过去,弯腰伸手拿这双鞋。手伸到一半,却停了下来,鞋子在动。不是鞋子在动,而是一双脚在动。这双脚往前走了一步,窗帘掀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打更匠抬头一看,女人相当年轻,也相当漂亮,似在哪点见过。打更匠一下呆了,还没来得及张口惊叫,就觉得脑壳上挨了一下,啥事也不晓得了。
  这一段故事,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流传于重庆城的手抄本小说《一双绣花鞋》开头一段的概述。这个故事,据说后来还拍了部电影。
  《一双绣花鞋》这个故事的发生地点,据传说,就在春森路的那个大院子。
  春森路说是“路”,是名不符实的,它只是一条小巷。就是到了今天,也只是一条三、四米宽,能过一辆大车的断头巷子。不过,行人可以走梯坎上中山三路。
  上世纪二十年代后期,重庆建市,开始修筑公路,建设新市区。通远门外这一片就逐渐有了房舍,更有军阀政客、富商巨贾在这一带修别墅、建花园。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迁都重庆,上清寺一带就成了国府机关、大员的住地。因此大兴土木,又修建很多楼房、公馆。有了房屋,就要修马路与干道联接。这一带形成街巷后,就取名春森路。
  路,在当年对于重庆城来说,是一个时尚的新名词,因此新市区开发出来,除了几条主干道称某某路以外,很多不大的小街,也跟了风,取名为“某某路”。
  为何取名春森路,我曾经问过住在春森路的单位老职工,各人的说法不一。大意有二,一是,对面的土坡上是文化宫,早先,却是二十年代末,从城里石灰市迁来的川东师范学校。校园里林木森森,每到三月,树发新芽,满坡嫩绿鹅黄,春意盎然,故取名春森。
  二是,说有一个江淅巨商,在这地方建了一个公馆。有两个姓乔的年青漂亮的交际花,从上海流落到了重庆。被这家老爷子看上,纳来做了姨太太,安置在这个公馆里。老牛吃了嫩草,有好事之徒取“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之意,将此路取名春深,以示讥讽。可此春深与彼春森意境不一,想春意盎然,林木森森之意似妥一些。
  春森路上有三十年代修建好几个院子,都盖有一到数栋不等的小洋楼。其中有一个大院子,有四、五栋独立的小洋楼,还有宿舍楼和一些平房。从中山三路二巷到春森路、养花溪这一片,都是这座大院子的范围。解放以后,这些官产被政府接收,做来作一些机关单位的办公地点,或用作职工宿舍。后来单位多了,职责不同,就逐渐用围墙隔开,形成了几个互不相通的小院。
  我们单位在春森路有宿舍数栋,其中某号就是一个围墙围着的较大院子。这院子在八十年代拆除,新建了一幢大楼。之前,院里只有两栋独立的二层小洋楼,一排几间平房。院子里很宽敞,有花坛、花圃,还有大树几棵,竹林几丛。住着十来家人。小楼是坡屋顶,建有阁楼。有段时间,这些十来个平方大小的阁楼,还安排给年轻职工当临时住房。此后,这一片旧房已经拆除完毕,原有的大院子,已不见踪迹。
  《一双绣花鞋》这个故事,老职工们说,听过。至于是不是发生在这里,也有不同说法。有五十年代初就住院里的老人说,有此事,还说现在某单位的那栋楼(也已拆除了)就是事发地点。也有老人讲,只是听说过,刚解放时,是有打更匠死在这附近。但是不是“一双绣花鞋”所说的打更匠,就不晓得了。

》》》推荐阅读
》》》学生淋雨,校长打伞,重庆树人小学竟如此“树人”?
》》》1块5到6块,从小面看重庆直辖20年物价变化
》》》老重庆人眼中的传统好小学,都有哪些?
》》》28岁成了剩女,找个结婚对象的男朋友真有这么难吗?



天涯重庆微信公号:tianyachongqing
每天推送天涯上的优质贴文,让你了解重庆城里的新闻八卦,与有思想有趣味的重庆网友互动交流,更有众多的福利活动。
分分钟占据重庆前沿,做最吃皮的重庆人。

楼主发言:8次 发图:2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我是懒得说话A 时间:2017-06-16 16:18:31
  中学生时我也亲自抄写有一本《一双绣花鞋》,后来被同学借来抄去的不见了,心痛了我好久。
  • 我是懒得说话A: 举报  2017-06-16 17:18:22  评论

    我在春森路住了有十多年,还是比较了解这个地方,原来有很多民国时期建筑,现在拆得差不多了。
  • 俺老年痴呆病人: 举报  2017-06-16 17:51:07  评论

    啊,以前还是邻居也。八十年代,我也在春森路住过十多年,想来过去是见过面的。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懒得说话A 时间:2017-06-16 17:29:50
  当年《一双绣花鞋》的各种手抄本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06-16 21:00:24
  @我是懒得说话A 2017-06-16 17:29:50
  当年《一双绣花鞋》的各种手抄本
  
  
  -------------------------
  以前我也有一本手抄的,后来搬了几次家,就搞不见了,有点可惜。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06-17 15:01:41
  春森路,主城里知道的人也不很多。看的人少,似题目不对。人老痴,题目也取得老痴,假若,只是假若,取一个《寒夜,窗帘下有一双女人的绣花鞋》,或者《打更匠与女人的绣花鞋》是不是会引人眼球?是不是要好一点?不过,老痴就是老痴,想变,难。
我要评论
作者:中日之间 时间:2017-06-17 15:54:24
  说起手抄本,70年代,另一本可比这个要流传得广得多。
  
作者:渝白丁 时间:2017-06-17 16:01:29
  一双绣花鞋
作者:lms0923 时间:2017-06-17 19:56:01
  我在上清寺住了近60年,其中在春森路就住了30年直至现在。但要说春森路的故事我却知之甚少,晓得的一些大都来自口口传说和文学作品。
  去年底,渝中区启动了10个传统风貌区、10个特色老街区、10个山城特色老社区的打造。10个特色老社区中就包括春森路社区。按渝中区的说法,特色老社区打造讲究而不将就,不仅要“穿衣脱帽”,还要挖掘社区历史文化,真正做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如春森路社区就要挖掘‘一双绣花鞋’、‘草药铺’、‘红军院’、‘留真照相馆’等历史文化资源。据悉,包括春森路在内的渝中区10个老社区打造有望明年完成。
  谢谢楼主的分享!
我要评论
作者:巴渝农门阵 时间:2017-06-17 21:39:10
  没有看过手抄本好遗憾。听,倒是如雷惯耳。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06-17 22:54:19
  @lms0923 2017-06-17 19:56:01
  我在上清寺住了近60年,其中在春森路就住了30年直至现在。但要说春森路的故事我却知之甚少,晓得的一些大都来自口口传说和文学作品。
  去年底,渝中区启动了10个传统风貌区、10个特色老街区、10个山城特色老社区的打造。10个特色老社区中就包括春森路社区。按渝中区的说法,特色老社区打造讲究而不将就,不仅要“穿衣脱帽”,还要挖掘社区历史文化,真正做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如春森路社区就要挖掘‘......
  -----------------------------
  老朋友是春森路的?以前是邻居哦。不过今日的春森路已经没有一点老街的迹象的,房子多建于七八十年代,不洋不古,有点煞风景的。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懒得说话A 时间:2017-06-17 22:55:19
  @中日之间 2017-06-17 15:54:24
  说起手抄本,70年代,另一本可比这个要流传得广得多。
  -----------------------------
  你说的肯定是文革手抄本第一淫书:《少女之心》,又名《曼娜回忆录》。

  
  主人公曼娜和表哥少华、同学林涛之间的三角恋情,曼娜有着青春少女期遏制不住的两性冲动,在对性和心灵方面对男性有深刻渴望,被称之为文革第一淫本手抄书。上世纪70年代初在国内各大城市疯传一时,以至全国公安出动到处收缴,抓到手抄者也要收审劳教。
作者:我是懒得说话A 时间:2017-06-17 22:59:30
  文革期间有三大手抄本在全国范围秘密地疯狂流传。
  1、《少女之心》又名《曼娜回忆录》;
  2、《一双绣花鞋》;
  3、《梅花党》。
作者:junyiadc 时间:2017-06-19 11:31:45
  记号
作者:andre999 时间:2017-06-21 11:45:44
  当年这些人为什么不听档的话,要弄什么手抄本泥?
作者:304020 时间:2017-07-08 12:15:25
  家在红球坝的,先MARK再看。
作者:304020 时间:2017-07-08 12:40:20
  找到了,1980年电影:雾都茫茫


  这是一部中国电影史上经典的彩色反特侦破片,其剧本堪称“解放初期反特创作的惊险之作”,特别是影片开篇的紧张、惊险、恐怖的一幕令几代电影观众难以忘怀。

  1958年,作者况浩文完成了中篇小说《在茫茫的夜色后面》,1964年又将其改成了电影剧本,这个作品从那年开始就开始在重庆地区流传,书名被重庆一位民间说书艺人改为《一双绣花鞋》,后来由于“文革”爆发,影片拍摄工作被迫停止。

  1979年,《在茫茫的夜色后面》(又名《一双绣花鞋》)这一剧本终于发表在了复刊的《红岩》杂志上,读者排队购买,当期杂志一再加印到了23万册;国内70多家话剧团争先恐后上演该剧,剧种也有10个之多,风靡一时,各类同名连环画也层出不穷。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07-08 18:11:56
  @304020 2017-07-08 12:15:25
  家在红球坝的,先MARK再看。
  -----------------------------
  红球坝的唢,隔得不远,近邻。
作者:华夏老骚棒 时间:2017-07-08 18:50:54
  老师的系列老重庆故事完全可以出书了,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huangxi1205 时间:2017-07-08 19:05:42
  我们就是学田湾大溪沟的土著
  
我要评论
作者:请你们要吃肉 时间:2017-07-08 20:20:00
  有特工没有?我想联络一CAl
  
作者:zd1333 时间:2017-07-08 20:35:49
  是不是哦 大家都在春森路所

  我现在就住在春森路 又搬回来了

  看我的帖子
  http://bbs.tianya.cn/post-5101-32395-1.shtml
作者:浑得很 时间:2017-07-09 19:34:43
  军统总部旁,徐远举家
作者:注意臀型 时间:2017-07-09 20:56:11
  92年左右在大溪沟水厂临江那片破旧居民区住过,依然觉得那时候的重庆城最有味道。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