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最老棒棒退休:社会不需要这行了(推荐好文)

楼主:陶灵 时间:2017-11-06 12:36:56 点击:2317 回复: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1月4日,农历九月十六,宜归家。
  在翻看一本老黄历后,唐永柏决定这一天回家。过去15年,他一直待在重庆菜园坝火车站,背一根棒棒谋生。他早已熟悉这里的生活,但又明显感觉到力不从心了,毕竟,再过两天,就是他76岁的生日。
  一个多月前,一段“重庆最老棒棒”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唐永柏在视频里说,当棒棒“自由,但挣不了多少钱”,他磕着烟袋,眼神里有倔强和无奈。纪录片《最后的棒棒》讲述了重庆棒棒从业者逐渐消失的故事,导演何苦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时代变迁,他们的背影无法挽留。
  11月4日中午,唐永柏回到了自己在遂宁市蓬溪县常乐镇的老家。唐永柏不愿去养老院,他还是想住在村子里,住在家里。

  

》》》推荐阅读
》》》外科天价手术费,是看病还是做生意?
》》》沧海桑田二十年,直辖前的重庆你还得吗
》》》重庆妹子在美帝,图文开八所见所闻
》》》话说川江系列:远去的川江风物

天涯重庆微信公号:tianyachongqing
每天推送天涯上的优质贴文,让你了解重庆城里的新闻八卦,与有思想有趣味的重庆网友互动交流,更有众多的福利活动。
分分钟占据重庆前沿,做最吃皮的重庆人。

楼主发言:7次 发图:5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陶灵 时间:2017-11-06 12:40:29
  最后一天 跑了两单挣了25元,把棒棒交给老板

  11月3日,唐永柏见到熟人就打招呼,“明天就回去了”,他说过两三年再来重庆看看。他的熟人不多,都集中在菜园坝火车站附近,同样扛着棒棒的几个上了年纪的人,以前的雇主吴老板,托运门市的彭老板。有两笔账必须要还,他找朋友“周伯通”借了150元,是大半年前自己看病时借下的,“周伯通”再三没要,他又颤抖着手把钱揣回口袋。前两天他吃了一碗米粉,4元钱,当时身上没钱,他把钱交给托运门市的彭老板,请对方代为转交。
  在重庆的最后一天,他没有闲下来,上午帮人搬了两趟箱子,从火车站出站口搬到两百米外的汽车站里,挣了20元钱,下午帮人扛了一个口袋,挣了5元钱。他把5元钱攥在手里很久,在广场上又转了一圈,他的棒棒生涯就此结束。
  他去药店买了一瓶止咳糖浆,他有些担忧,“这要回去了,又有点感冒”。他是个讲究的人,去车站对面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买了一双布鞋,15元,他说老板没卖他贵的,“我经常在这里买”。在重庆的最后一个晚上,唐永柏没睡踏实,但早上起来,还是穿得干干净净。他用多年来给别人挑东西的棒棒,挑着自己的两床棉被、一包衣服,慢慢地走过菜园坝火车站广场,他停下来喝了一杯豆浆,5角钱,他说回去就喝不成这个了。
  车上,唐永柏一直看着窗外,他要再看看熟悉的重庆,当年毫无准备地来到重庆,然后一待就是15年。他跟朋友说过两三年还要来重庆看看,但又私下跟成都商报记者说,以后再也不来了。他把自己的棒棒放在了彭老板那里,说有人要就送给人家,他说“这个我就不带回去了”。

  
  他用多年来给别人挑东西的棒棒,挑着自己的两床棉被、一包衣服,慢慢地走过菜园坝火车站广场
楼主陶灵 时间:2017-11-06 12:44:38
  棒棒生涯 曾是生产队长,欠下债务外出当棒棒
  唐永柏已经无法准确记得自己离开常郭村的日子了,他说15年了,几个村民也说“是有差不多15年了”。听说唐永柏回来了,左邻右舍的几个老人都来看看,“老了,背都弯了”。也有人调侃,“这么多年,混得怎么样嘛?”唐永柏声音低缓,又扬起脸说,“混得不好,但这么多年也没去要过饭,靠的都是力气挣钱。”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些年过来,他的确没有攒下钱,“年纪大了,几个钱都拿来吃饭吃药了”。他说外面的钱哪那么好挣,当棒棒靠的是力气,自己力气又已经不行了。
  11月4日中午,回到常乐镇,他决定买点香烛纸钱给父母上个坟。
  镇安办主任、常郭村支部书记赵荣兵陪同唐永柏回到村里,帮唐永柏搬行李。在唐永柏表示不愿去养老院后,赵荣兵安排他先跟其兄弟住几天,房子镇上、村上会想办法,特事特办,尽快进行修缮。
  关于15年前为什么离开村子去当棒棒,唐永柏一度不愿提及。从他和村民口中,记者得知,10多年前,农村还要收农税等款项,因为按期收不上来,生产队长唐永柏以自己的名义向信用社贷款,找村民借的方式,把款交了上去。最后这些农村减负,这些款项都不需要在收取后,这些钱就更加收不上来了,而自己却背上了债务。11月4日,常郭村村主任温勉立也来迎接唐永柏。对于唐永柏欠款一事,他没有否定村民的说法。

  
  点香烛纸钱给父母上个坟。

  
  镇安办主任、常郭村支部书记赵荣兵陪同唐永柏回到村里,帮唐永柏搬行李。(有善心的干部)
作者:yaohong777 时间:2017-11-06 12:44:50
  菜园坝的老棒棒没有嫩个恼火哟。
楼主陶灵 时间:2017-11-06 12:47:11
  练就火眼 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旅客需要棒棒

  这么多年来,村里人少有唐永柏的音讯,只零碎听在重庆打工的村民回来说,唐永柏在重庆菜园坝火车站帮人扛地毯。2004年,吴善耐夫妇在菜园坝小商品批发市场做地毯生意,门市临街,对面就是菜园坝汽车站、火车站,地毯销往周边各地,需要从门市搬到车站发货。吴善耐的门市刚开张的时候,唐永柏就在他的门市干活,没事的时候在这里歇脚,主要候着吴善耐和旁边门市的货物搬运工作。
  唐永柏在这里干到2012年左右,地毯就搬不动了。一捆货就是一百斤左右,70岁的唐永柏力气大不如从前。搬不了地毯的唐永柏,就只有扛着棒棒到车站转悠,捡轻的帮人挑一下行李,从此成为了一个“野棒棒”。按行话,有固定雇主的棒棒,叫“家棒棒”,四处揽活的叫“野棒棒”。当了棒棒15年,生意都是看运气。运气好的时候,一天有五六十元,运气不好的时候,就二三十元。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车站旅客哪些需要棒棒,也很清楚从北京、哈尔滨开过来的车,旅客的行李往往更多。
  累了的时候,唐永柏常常在火车站一家本土连锁快餐店休息,这里可以随便坐,夏天还可以蹭空调。但他从来没在这里吃过饭,“一顿普通的就要二十几块”。
  对于吃饭的花销,唐永柏每天计算得很准确,早上一杯豆浆、三个鹌鹑蛋、一个三角面包,三元钱,中午一顿5元,可以吃肉,晚上吃面5元。这些便宜的吃饭地点,都是他的固定选择。
  菜园坝车站背后是一片山坡,轻轨和公路隧道穿过山体,立交桥盘旋在车站广场外。从繁华忙碌的街道往山上走,是清幽的小巷子,巷子里是错落的石梯,穿过巷子,半山坡有几栋老旧的砖瓦房,唐永柏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一个月90元,与三个人合租一个房间,房间里没有多余的空间落脚。
  11月3日晚,周围住的几个背棒棒的老人来看望唐永柏,几个人挤在一起看电视,电视是一个17英寸的老电视,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又都为“唐老头”高兴,“回去以后享点清闲,不要再来了”。

  
  老棒棒唐永柏
楼主陶灵 时间:2017-11-06 12:48:14
  大军消失:时代变迁棒棒是留不住的背影

  很少有人比《最后的棒棒》导演何苦更了解棒棒这个群体,为了拍摄纪录片,他曾经当了一年的棒棒,成为重庆“最年轻的棒棒”,听说“最老的棒棒”唐永柏要回家了,何苦专程从渝北区赶到渝中区的菜园坝火车站,握着老人的手聊了很久。何苦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些年过来,他一直在关心棒棒这个群体,走在街头遇上了,他都会“跟踪”一段,棒棒越来越少了,在街头上并不那么容易遇上了。
  重庆一度多达数十万棒棒从业者,每条街道上都有他们的身影。按照他的估算,目前重庆还在从业的棒棒人数1万人左右。“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慢慢变少的”,何苦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如果一个行业在人们不知不觉中消失了,那就真的说明这个社会已经不需要这个行业了。何苦介绍,现在还在从业的棒棒,大部分都在五六十岁,他们中一部分是为了给儿女减轻负担挣点生活费,也过点自由的生活,真正像唐永柏这样靠这个职业谋生的并不多,所以,很多人觉得干不动了就回去了。而年轻人并不愿意再来当棒棒,他们进了工厂,去了工地。
  何苦还发现,那些雇请棒棒的往往都是小门店,随着时代的发展,小门店也已经越来越少,有些转型去了大商场,有了自己的售后团队,有的转行去做更有效益的生意,还有一部分棒棒自己也转型做了生意,干了别的。所以,棒棒这个群体越来越少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何苦说,现代化的重庆离不开曾经数十万的棒棒的贡献,他们朴实、勤劳、真诚,给重庆留下很多动人的故事,他自己在拍摄的过程中,也常常感动落泪,舍不得他们,但他们的背影又确实无法挽留。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
作者:白喵 时间:2017-11-06 13:13:53
  现在超市和各种建材行都有送货服务,很多年轻棒棒都改行送快递送外卖,轻松还赚钱稳定。不过那些没有竞争力的年老棒棒确实恼火。不过,生命终有出口,这个社会若是努力还是有一口饭吃。
我要评论
作者:大学城棒棒军 时间:2017-11-06 13:24:00
  楼主且慢提“最老”棒棒已退休之事,等我再干30年打破老唐记录。
作者:lyxlyz1988 时间:2017-11-06 13:43:29
  没有退休金,还叫退休?
我要评论
作者:算了不说了 时间:2017-11-06 15:00:06
  4块钱的米粉5角钱的豆浆,哪里有卖的?
作者:晋愉大自然 时间:2017-11-06 15:22:38
  心酸!
楼主陶灵 时间:2017-11-06 15:25:39
  @晋愉大自然 2017-11-06 15:22:38
  心酸!
  -----------------------------
  我也是,在朋友圈就是这行发的。
作者:麓山国际 时间:2017-11-06 15:35:12
  体力衰竭 又无子女
作者:wxr129 时间:2017-11-06 16:21:18
  没有干出一身病就算万幸啊,农村人最恼火的还是没有经济来源,生病还没医保
  • 麓山国际: 举报  2017-11-06 21:58:19  评论

    评论 wxr129:只是没爆发而已,爆发了就结束了。舍不得钱或者没钱保养,有病通都是拖。
  • 麓山国际: 举报  2017-11-06 22:00:18  评论

    评论 wxr129:有新农合,可以报销部分。但已经发展出专门套新农合资金的基层卫生组织了。
我要评论
作者:渝民一枚 时间:2017-11-06 16:23:30
  只有心酸!七十六岁还左当棒棒!中国老百姓善良又勤劳,陶灵用流畅的文笔娓娓道来,顶一个
楼主陶灵 时间:2017-11-06 16:38:20
  @渝民一枚 2017-11-06 16:23:30
  只有心酸!七十六岁还左当棒棒!中国老百姓善良又勤劳,陶灵用流畅的文笔娓娓道来,顶一个
  -----------------------------
  不是我写的,我转的。我读的时候太心酸了。
作者:醉眠西浦 时间:2017-11-06 16:54:15
  但一部分人(某二代)确实富起来了
作者:咸鱼不闲丶 时间:2017-11-06 17:00:51
  现在政府对农村独居老人和危房还是有好政策的,希望老人房屋尽快得到修缮,低保及时办下来,至少吃喝有保障、不住危房下。那孤独的背影和沧桑的身形确实让人很心酸。
作者:重庆哥 时间:2017-11-06 18:26:18


  社会的发展,一些行业的衰落、消失,一些行业的兴起,都很正常。
  随着机器人的出现,还有不少行业会被替代。
  我们见证了这一部分历史的发展,庆幸!

作者:lms0923 时间:2017-11-06 18:38:16
  换个角度说,这把年纪了还干得动棒棒,心酸加佩服
作者:cqhehe2012 时间:2017-11-06 22:15:55
  没得棒棒我看那些重活啷个整?其实棒棒只不过换了种方式存在而已。
作者:月球上打望 时间:2017-11-07 00:24:10
  望身体健康
作者:歌乐山上山乐歌 时间:2017-11-07 09:39:48
  这人肯定是五保户,也有特困补助的
作者:渝民一枚 时间:2017-11-07 09:45:09
  顶
作者:最后的东风 时间:2017-11-07 10:25:31
  顶
作者:happyqingtian 时间:2017-11-07 10:31:42
  郭家应该给这些60岁以上无退休工资的老人每月发放至少300块生活补助。另外大幅提高医保报销比例,像这类贫困老人,生了重病,在现在的情况下只能等死。
我要评论
作者:曆曆在目 时间:2017-11-07 10:53:58
  顶
作者:钢铁豌豆 时间:2017-11-07 12:01:57
  从“棒棒”在重庆的出现到渐逝,述说了改革开放轨迹在重庆市的延伸,也是市场经济最好的印证。

  市场经济初期的发展是资本的积累。第一桶金的时代人们各施才华纷纷掘金淘宝。但限于能力,很多农村人进入城市后只能依赖最原始的体力资本获得仅比农村收入高的收入。这种获利方式虽然原始,但在经济发展初期却有自己的市场。特别是在山高路不平的山城更是凸显其不可或缺的特质。

  “棒棒”的消失同样也是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
  当资本发展迈过初级阶段后,随着积累的沉淀社会经济终于迎来勃发的中高级运转动力。在这个运转变化过程中,原始劳动力的付出方式不仅不能满足社会经济需要,连满足劳动者自己的相应回报也显得不成正比。这与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阐述的在社会平均的劳动熟练程度和劳动强度下,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理论一致。棒棒们在付出了全部劳动力后却无法换来相应的商品价值交换结果。山城的棒棒正是在进入这个过程后退出历史舞台。

  首先他们必须与新兴机械动力抗争。其实一开始我们就知道结果。随着机动三轮车、出租车、私家车和货车的爆发式涌入市场,棒棒们的生存领域就从路面逼到巷道、胡同和城市坡段。这就淘汰了第一批棒棒。
  旧城改造和接下来新型小区的涌现带来了电梯的普及。这使得棒棒们的生存空间进一步缩小。几乎就剩为数不多的旧房区和老式小区。可谓“风刀霜剑严相逼”,堪问棒棒有谁怜?
  棒棒,实际上是社会族群的一部分,并非一个特定职业。严格地说就是知识文化缺失的这部分人群,是依靠出卖廉价劳动力生存的这部分人群。这就是我们说的文化属性决定命运。可是农村知识文化不多的劳动力仍然存在,曾几何时的棒棒们去了何处呢?其实他们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改换门庭,以新的面貌生活在我们之中。当然老的一批已经去了,而新的一批仍然活跃在闹市中。送快递的,送餐的,商场里的专职棒棒就是他们的后辈。
  我谨希望我们大家在回顾棒棒这类族群故事的同时不仅要思考他们的沉浮轨迹,更要看到我们社会究竟缺失了什么!其中一定不乏建国以来对历年农村政策的沉思和改革开放后农产品价格市场的沉疴。
作者:zhxh 时间:2017-11-07 12:01:59
  下力谋生,古已有之,何来最老棒棒?如今棒棒条块化,社区化,坐在租房附近揽活儿,永不消失的行业。需求就是市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官商、老人大把,无不需要棒棒。
作者:红袖添乱想读书 时间:2017-11-07 12:17:36
  渐行渐远的山城记忆
作者:你不是个好菇凉 时间:2017-11-07 16:24:57
  社区化
作者:守书奴 时间:2017-11-07 16:33:41
  劳动人民 心地善良 长命百岁
作者:享受石头 时间:2017-11-07 16:49:22
  退只因干不动,休其实是等死
作者:霸道不得不尊敬 时间:2017-11-07 21:28:28
  告诉我们体力劳动没出路 的他妈动脑子
作者:巴渝人家2014 时间:2017-11-08 10:13:20
  国家总体发展是很不错的。但是在关怀无退休金的老人,特别是农村居住的老年人方面还要加大投入力度,至少不能让这些老人还在为了生存而辛苦无奈的奔波。
作者:堕落的熊哥 时间:2017-11-08 10:52:07
  北碚表示还有棒棒
作者:夜宫蜜殿蜜仆 时间:2017-11-08 16:46:24
  但挣不了多少钱
作者:天天不想上班2015 时间:2017-11-14 09:17:23
  @happyqingtian 2017-11-07 10:31:42
  郭家应该给这些60岁以上无退休工资的老人每月发放至少300块生活补助。另外大幅提高医保报销比例,像这类贫困老人,生了重病,在现在的情况下只能等死。
  -----------------------------
  报销没有这么简单,我家上半年给我们村一个没有儿女的五保户生病住院垫了六千块钱,过去半年了,只报回来两千块钱, 当时说的是全报,现在过去半年了,还没有音信,哎,我都劝我妈妈不要了,去找村里,乡里,都说在审在批,这个五保户保了多少年了,有点弱智,有什么可审的呢,当初如果没有人垫钱,医院都不给用药,我妈妈好心出了钱,我真的是只能呵呵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