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城的老龙门阵---江北人头山的传说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12-30 14:40:34 点击:2241 回复:4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重庆城的老龙门阵—江北人头山的传说


  江北溉澜溪下面不远,有一座小山包,从远处看,这座小山包有点像个人的脑壳。因此,地方上就称这座小山包为人头山。这人头山留下过很多传说故事,比如,文峰塔、三塔不见面等等。今天要说的这个故事,还得先说一说与这故事有关的洪崖洞及炮台街。
  重庆渝中区有条街,叫沧白路,就是洪崖洞美食文化街所在的地方,一个天天游人如织的观光景点。
  洪崖洞,就在沧白路崖下,这里也有重庆城九开八闭十七道城门中的闭门--洪崖门。洪崖洞,是古时巴渝十二景之一,叫洪崖滴翠。“洪崖洞在洪崖厢,悬城石壁千仞,洞可容数百人……。夏秋如瀑布,冬春溜滴,汇为小池入江。石台叠翠,池水翻澜,夕阳返照,五色陆离,莫可名状。至若渔舟唱晚,响答岩音,又色空之别趣也。”(王尔鉴《小记》)
  王尔鉴又有诗曰:“洪崖肩许拍,古洞象难求。携得一樽酒,来看五色浮。珠飞高岸落,翠拥大江流。掩映斜阳里,波光点石头。”
  沧白路以前叫炮台街。重庆旧城最看一次大规模筑城,是明代戴鼎“因旧址”筑的。为了守城,特地弄来两门大铁炮。一门架在洪崖门城墙上,以守卫水路,俗称“二将军”。这条街,也因这门大炮,命名为炮台街。一门架在通远门五福宫一侧之最高处,以守卫陆路,旧称“三将军”(两门炮都是铸铁土炮,五十年代搬到博物馆去了)。这两座炮台,用以拱卫重庆城。
  洪崖洞这座炮台,大炮对着的方向,是朝天门往下的长江。这炮台街的炮,在试炮时引起的这一个龙门阵。
  那是好久好久很前的事了。
  有一天,巴县衙门接到一封长寿县衙门送来的公涵。公涵说,某月某日,长寿知县岳丈家被巴县炮台街的炮打了,要求巴县衙门查明情况,尽快给个说法。
  巴县知县看了公涵,有点莫明其妙。巴县城的炮台街离长寿县衙一、两百里,炮咋打得到那么远?但人家来了公涵,也得给查一下,给个回话才是。于是叫班头到炮台街,找炮队了解情况。这炮队的千总更是一脸疑惑,他了解他的炮,心想:“咋个可能哟?我们这炮打得最远的,也不过十里,咋打得到百里之外的长寿?”他说:“那天,我们试炮,一共打了三炮,有两炮打在溉澜溪人头山下的江岸上,弹丸落在靶标中间,只有一炮打歪了,打到人头山上去了。我们都看到了弹着点,咋可能打到长寿大老爷的岳丈家?”班头想想也是,就回了话。巴县知县见如此,也只好发涵给长寿县作了解释。
  不久,长寿县衙回涵来了,说是巴县江北镇人头山是长寿知县买的地盘,是他的岳丈住在那里。巴县打炮,岳丈家的牛圈被炮打了。师爷在写公涵时,表述上不清楚,引起了误会,并表示了歉意。
  原来那一炮打到了人头山,打一间牛圈打垮了。当时圈里也没有牛,牛没伤到,当然人也没事,事情也不大。可这这牛圈的主人,是长寿县知县的岳丈。因为不明白是啥原因,巴县要开炮打他,就叫人带信告诉了姑娘。姑娘听是屋头老汉带来的信,娘屋遭打了,哭着去找老公。长寿知县听说只打烂了牛圈,人畜都没有损失,事情不大点。就让师爷写个公涵,请巴县查一下。这师爷晓得大老爷是本地人,与夫人住在衙门后堂,他岳丈家在哪里就不大清楚,以为也住在长寿。听老爷说巴县的炮把他的岳丈家打了,就以为是炮打到了长寿,因此就写了这封公涵。
  那长寿大老爷的岳丈住在那里,就住在人头山。
  那时候还没有江北(厅)县,江北那边还是巴县的地盘。从江北嘴顺江而下,不远点有条小溪,叫溉澜溪。这溉澜溪旁边有座小山包,就是人头山。这溉澜溪一带人烟稀少,只是在平阳的地方,才有些人家耕田种地。
  在这人头山下的一湾水田边上,一排柳树掩隐着一座小院,主人家姓柳,又有柳树围绕,这地方也就叫柳家湾。
  这柳老头五十有余,老妻王氏,两夫妇风来雨去,耕种着这一湾田土。老两口膝下只有一女,小名絮儿。这絮儿长得来眉目清秀,端庄文静,被老两口视为掌上明珠。柳老头初通文墨,有空就教絮儿识字念书。大些了,也不让她下田劳作,只让她在家织布绣花,整天是二门不迈,大门不出。絮儿渐长,柳老头也曾托人说媒,想找个上门女婿,今后有人养老送终。可说了好几个,要嘛是人家不愿意上门,要嘛是自已不满意。这一拖再拖,一晃眼,絮儿已近双十年纪。老两口着急,这二十岁的老姑娘,嫁不出去,耽误了女儿不说,也误了两人抱外孙。
  絮儿见父母着急,心里头更是着急。可表面上却要劝说父母,说自已宁愿一辈子不嫁,也要守着父母,为父母养老送终。
  这天,柳老头一早起来,就对絮儿说道,我同你妈到你外婆家去,看看你赵家老表有信没得。要明天才回来,嘱咐絮儿在家看好门户。
  絮儿一听赵家老表,就晓得是又在为她的终身大事奔忙,一面心里感谢父母,一面又埋怨父母不该听信媒婆言语,去找哪姓赵的“老表”。絮儿只晓得那“赵老表”是媒婆娘家地方的人,而媒婆是哪的人,却不晓得。那赵“老表”絮儿没见过,不喜欢。因此心里头暗暗祈祷,但愿那赵“老表”没有信才好。
  柳老头夫妇走后,絮儿关好院门,回到闺房,绣起了花。
  再说重庆府有个辖县,叫长寿县,城厢有户人家,主人姓赵,叫孝先。孝先父亲早年亡故,只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纺纱织布,供养孝先读书。孝先发奋读书,长大点了,也打短工挣些钱补贴家用。十八岁上,经县、府的小考后进入试院考试,考上了县学,成了秀才,二十一岁又考中了举子。
  母亲见儿子年轻中举,前途无量,就托一个嫁到了巴县的远房表姐,给孝先说个媳妇。絮儿的外婆听到这事,就找到表姐,问了情况。有意把絮儿许给赵孝先。絮儿父母也同意这门亲事,正等着赵家过来提亲。
  恰好这时皇上传昭天下,明年开春后将开恩科,以广纳贤才。孝先得此消息,那是喜出望外,你想哦,刚刚中了举子,皇上又开恩科,那趁此进京赶考,岂不是顺风顺水,一考而中?于是孝先禀明母亲,决定进京赶考。母亲拿出省吃俭用的钱,又借贷了一些银子做盘缠,替孝先收拾好行装,送孝先出了门。
  孝先母亲为了不使孝先赶考分心,没有将絮儿之事告诉孝先。当然,孝先也就不晓得母亲已为自已找了媳妇的事。
  孝先得到开恩科的消息晚些,同县的两名举子也先一步去了重庆府城,等汇齐其它考生后一道乘船东下,再转旱路进京。
  孝先来到码头,打听去重庆船的消息。一问之下,才晓得目前正是涨秋水时节,上水客船大多停航。孝先见约定的日子不多,不敢耽误,就决定走旱路到重庆。
  这天傍晚,孝先来到一个地方,正是前不巴村,后不靠店的地方。此时,天已黑了下来,又下起了淅淅小雨。孝先又是不多出门的人,这让他不知如何是好。正犯难之际,却见不远处有一丝灯光亮起。孝先心中一喜,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灯亮处走去。到了一个院落,一丝灯光从院门缝里透出来,孝先心头落了下来,有地方借宿了。
  孝先伸手拍了拍院门,说道:“院里有人吗?我是长寿到重庆去的举子,路过这里错过了宿处,求主人家行个方便,可否让我借宿一夜?”
  这院子是絮儿的家,刚才听到鸡窝有动静,就端着灯出来查看。见没有啥事,就准备进屋睡觉,这时就听到有人拍门,随后有人说话要求借宿。絮儿心里一下乱了,有惊、有犹豫,还有怕。惊的是,这黑灯瞎火的时候有人敲门,吓了一跳。犹豫的是,天这么黑,又下着雨,人家要借宿,不让人家进门不好。可妈老汉不在,让他进了门,让人家晓得了,于自已名声也不好。还有怕,这怕的是自已一姑娘在家,对方却是一男子,万一对方图谋不轨,那咋办?絮儿端着灯站在院子里,一时不晓得该咋办。
  门外孝先不见有人回应,以为是声音小了,人家没听见,又大声地说了一遍,这回总算有了回声。只听院子里有一女子说道:“相公的话奴家听到了,本该让你进门住宿一晚,然而家父母都不在,似不方便,请相公另寻宿处才是。”
  孝先听女子这么一说,想这话有理,男女授受不亲。人家父母不在,家里就一女子,让一男人进屋,有碍人家名声。想到这里,心中道,罢了,这院子是不能进了。只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辩不了方向,又下着雨,要走也难。想了又想,才说道:“主人家,我门是不进了,不知能否在院门外屋檐下避避雨?”
  絮儿听门外人这样说,倒不好意思了。想这风雨天,屋檐下哪能遮风避雨?人家是进京赶考的举子,莫要冻病了。误了考期,就误了前程,那罪过就大了。不如让他进门,在柴房过一夜,也比在屋檐下要好。于是说道:“门外相公,如果你不嫌弃,就进来在柴房将就一宿如何?”
  孝先一听大喜,连忙说道:“谢谢主人家了。”待絮儿开了门,双手一揖,说道:“有劳了。”进了院门,来到堂屋门口站定,等着主人指点柴屋去处。
  絮儿关好门,端着灯来到堂屋门口,这才看清这相公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心里不禁一动,心想假如有这样的夫君不知该有多好哟?这一想,脸上不禁发烧,脸红了。好在是夜晚,不怕被人瞧见。絮儿心咚咚地跳着,又偷偷地看这相公。
  孝先待主人家过来,借着灯光,也才看清这是一姑娘,长得来眉清目秀,十分俊俏。心想得妻如此,也不枉此一生了。不禁多看了一眼,这一看,恰和絮儿的眼光对上了。这下好了,两人都弄了大红脸。
  还是孝先先开了口:“说道,有劳小姐指点柴房去处。”絮儿也定下神来,说道:“相公想来还未霄夜,厨下尚有一些剩菜,如相公不嫌,可随我来。”孝先肚子正饿,却不好开口。现在小姐提起,正好借坡下驴,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就有劳小姐了。”
  来到厨房,絮儿点火烧饭,孝先也不想闲着,帮忙加柴烧火。两人一边做饭,一边有一句无一句地交谈。谈的是你家在哪里、姓氏名谁、家有何人、是否婚配等等。这样边做边谈,不过半个时辰,絮儿把饭菜做好,端上桌子。又拿出一壶酒来,斟上一杯,双手递与孝先,说道:“相公若不嫌弃,请饮下这杯酒,望今后还来走动。”说罢,脸上一红,低头一笑。孝先接过酒杯,看到絮儿一脸桃红,杏眼含春,也不禁心中一荡。这一个有情,一个有意,在这绵绵秋雨夜里,也满屋春意盎然。
  第二天一早,孝先恋恋不舍地起程。临出门时,取出一玉镯交与絮儿,说到:“我这次进京赶考,不管考中与否,都将尽快回来,禀明母亲,请人过来提亲。半年后如果还没有消息,请持这玉镯到长寿城厢找我母亲。”
  孝先走后,转眼过了年,开了春。絮儿天天盼着孝先的消息,却一等不来,二等还是不来。茶不思饭不想的絮儿着急了,她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絮儿母亲先还不觉得,天一暖和,衣裳穿的少了,就发现絮儿不对头了。找过絮儿一再追问,絮儿不好隐瞒,只好把事情一一说了个清楚。絮儿母亲急了,这下啷个办?絮儿母亲没办法,只好把事情告诉了柳老头。
  柳老头一开始大怒,骂絮儿丢脸丢人,可骂过后也想通了,家丑不好外扬。好在这地方邻居不多,这事还没外人知晓。不如去长寿找孝先母亲商量,再把絮儿送到长寿婆家,娃儿生下来也好向外人交待。
  柳老头几天后回来了,说是见着了亲家母。还说巧了,这絮儿私定终身的孝先,就是媒婆说的那个赵公子、赵“老表”,这事情就更好商量。亲家母说了,让絮儿收拾一下,尽早送絮儿去婆家。于是在几天后,一家人乘船去了长寿。
  再说孝先到了京城,进了考场,会试、殿试几场考了下来,自我感觉不错。一发榜,果然考了个二甲第一名,赐进士出身。虽说与一甲的状元、榜眼、探花无缘,但得了个二甲头名进士,也让人称道不已。
  孝先本想请假回家,一是看望母亲,给母亲报喜,二是要母亲托人去絮儿家提亲。但皇上要传见新科状元等前十名进士,只好等着,这一等就是半个月。此时有言官上奏本,弹劾长寿知县徇私枉法、中饱私囊、民怨极大。于是皇上下旨查办。命柳孝先为长寿知县,处理积案。
  孝先回到长寿,回家见过母亲。母亲见儿子得中进士,出任本县知县,那是喜极而泣。听罢儿子述说絮儿之事,真上惊喜万分。这才述说这絮儿是母亲早已为孝先定下的媳妇,现在已经怀孕。因久不见孝先音讯,因此其父来寻,以及絮儿即将来长寿之事说了。孝先闻听絮儿将要来,且即将作父亲,更是欢喜。一边派人去迎接,一边叫人收拾房屋,准备给絮儿一家住。
  絮儿来了,一家团圆,自是高兴。絮儿见夫君进京高中,又放回任长寿知县,更是欢喜不尽。后来知晓夫君赵孝先,就是父母许配的“赵老表”后,又感慨不已。几天后,柳老头夫妇就要回家。絮儿、孝先苦劝也留不住,只好派人送二老坐船回家。
  一年后,孝先夫妇二人带着儿子回到溉澜溪看望老丈人,就买下了柳家湾背后人头山这一大片地盘,作为柳家的家产。因为是长寿知县买的,因此地方上就把这一片地称为是长寿县的“飞地”。
  有了这块“飞地”,也就有了巴县的炮台街试炮,炮弹落到长寿县的说法。

》》》推荐阅读
》》》2018天涯重庆新年献词:天无边,海无涯,自然醒来即是家园
》》》《堂客是个铁血真汉子》续集:我和女汉子的婚后生活
》》》两江情缘:二零一八,愿所有的深情都不被辜负
》》》路桥费取消后,最新过路费统计贴

天涯重庆微信公号:tianyachongqing
每天推送天涯上的优质贴文,让你了解重庆城里的新闻八卦,与有思想有趣味的重庆网友互动交流,更有众多的福利活动。
分分钟占据重庆前沿,做最吃皮的重庆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1张 | 更多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12-30 16:09:23
  坐盘沙发,等江北的崽儿出笼。
作者:斯德哥尔摩人 时间:2017-12-30 16:30:26
  江北崽儿出来顶帖一个,人头山江北人一般喊它,塔子山,据《江北厅志》、《江北县志稿》均将其列为“渝州一景”的“文笔摩霄”之名。
  以前,行船走水的船帮们望见江北塔子山上的文峰塔时,心中便豁然开朗。看见文峰塔就知道朝天门已经遥遥在望。塔子山文峰塔也因此成为了一座“航标”,看见它,便知到了重庆。
  文峰塔塔身内空,原有木梯直上塔顶,可以纵览两江汇流,“碧绿浑黄交合”的壮观景色。

  
  • 斯德哥尔摩人: 举报  2017-12-30 16:41:56  评论

    上面写的是美好的一面,对于我家来说塔子山是痛苦的,那里曾经的乱坟岗里,埋作我未成见面的外婆,她在60年代初大饥荒结束那年因营养不良去世,听外公说外婆去世时想吃一只冰糕,冰糕还在路上人就去了。
我要评论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12-30 16:41:10
  @斯德哥尔摩人 2017-12-30 16:30:26
  江北崽儿出来顶帖一个,人头山江北人一般喊它,塔子山,据《江北厅志》、《江北县志稿》均将其列为“渝州一景”的“文笔摩霄”之名。
  以前,行船走水的船帮们望见江北塔子山上的文峰塔时,心中便豁然开朗。看见文峰塔就知道朝天门已经遥遥在望。塔子山文峰塔也因此成为了一座“航标”,看见它,便知到了重庆。
  文峰塔塔身内空,原有木梯直上塔顶,可以纵览两江汇流,“碧绿浑黄交合”的壮观景色。
  http://img3.laibafile.cn/p/l/288518892.jpg......
  -----------------------------
  江北崽儿一呼就来,可喜。谢了也。
  • 俺老年痴呆病人: 举报  2018-01-08 17:51:41  评论

    清光绪14(1888)年,人头山上建了一座文峰塔。因人头山有这座文峰为标志,故又称为塔子山。
我要评论
作者:斯德哥尔摩人 时间:2017-12-31 11:47:14
  顶个。
作者:cqcwj 时间:2017-12-31 13:06:54
  少时一邦小兄弟伙从江北城出发,经三洞桥,省船厂,溉澜溪,上塔子山游玩,观大江东去夕阳斜照白塔。
我要评论
作者:lms0923 时间:2017-12-31 13:41:01
  又见楼主发新帖,拜读了!
  新年快乐!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12-31 14:43:48
  @lms0923 2017-12-31 13:41:01
  又见楼主发新帖,拜读了!
  新年快乐!
  -----------------------------
  谢了,新年快乐。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7-12-31 17:00:03
  @斯德哥尔摩人 2017-12-30 16:30:26
  江北崽儿出来顶帖一个,人头山江北人一般喊它,塔子山,据《江北厅志》、《江北县志稿》均将其列为“渝州一景”的“文笔摩霄”之名。
  以前,行船走水的船帮们望见江北塔子山上的文峰塔时,心中便豁然开朗。看见文峰塔就知道朝天门已经遥遥在望。塔子山文峰塔也因此成为了一座“航标”,看见它,便知到了重庆。
  文峰塔塔身内空,原有木梯直上塔顶,可以纵览两江汇流,“碧绿浑黄交合”的壮观景色。
  http://img3.laibafile.cn/p/l/288518892.jpg......
  -----------------------------
  当年塔下多是田土,以种蔬菜为主,以供应市区民众。
  • 斯德哥尔摩人: 举报  2017-12-31 17:20:20  评论

    评论 俺老年痴呆病人:你说的不完全对,一直到上世60年代中期,塔子山后山都是坟场,那里埋葬的多是江北城,概澜溪的市民,以及周围农村的人,60年代中后期,开始平坟改地,才开始种菜种果树,外公是船员一直忙,没有去迁坟,再说那个年代也不时兴,造成外婆的坟被平掉,再也找不到了。遗憾终身!
  • 俺老年痴呆病人: 举报  2018-01-01 09:09:36  评论

    “以种蔬菜为主,以供应市区民众”,也就是你说的那个平坟改地的年代。
我要评论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1-02 16:30:34
  人头山,因清代后期建了一座白塔(文峰塔)在山头上,亦名塔子山。神话传说中,此塔为八仙之一的何仙姑所建。与南岸的文峰塔、觉林寺的报恩塔(一说是龙门浩石梁的鹅石宝塔)三塔相对,但又不能相互之间看见,俗称三塔不见面。
作者:30巷 时间:2018-01-02 21:06:38
  又见老龙门阵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1-03 10:37:36
  视频截图。从南岸大佛寺看人头山(塔子山)文峰塔。

  
作者:白喵 时间:2018-01-03 11:40:11
  马克
作者:lms0923 时间:2018-01-03 14:43:40
  顶起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1-03 15:43:46
  @俺老年痴呆病人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未名君 时间:2018-01-03 17:27:31
  找不到了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1-04 09:17:44
  @未名君 2018-01-03 17:27:31
  找不到了
  -----------------------------
  龙门阵摆的人与事,当不得真。但人头山(塔子山)依在,文峰塔亦在,只是物在人非而已。有时间,无妨去看看。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1-04 16:29:29
  @巴山牛_渝 2018-01-03 15:43:46
  @俺老年痴呆病人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我也要打赏 】
  -----------------------------
  鹅毛一根仁义重,谢土豪打赏。假如来只卤鹅下酒,岂不更加安逸?哈哈。
作者:越南2012 时间:2018-01-04 17:15:39
  早有听说重庆“三塔不见三”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1-04 21:31:49
  @越南2012 2018-01-04 17:15:39
  早有听说重庆“三塔不见三”
  -----------------------------
  是有三塔不见面的神话传说,以前有帖子说过了。
作者:玄铁刀客 时间:2018-01-05 00:04:01
  顶顶
作者:开坦克的苏克 时间:2018-01-05 10:59:59
  我去文峰塔的时候,木梯已经拆了,只能上到二楼。不知道现在能不能上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gxq102212 时间:2018-01-07 19:56:42
  
  汤旭东单曲《江北城》
  http://music.163.com/#/song?id=528707776
  初夏向晚,火烧云连天。 放学后,我去工厂门口等母亲,然后去接归航的父亲。 江雾氤氲,汽笛催发。 我牵着他们的手,从渡口走回江北城。 夕阳退了,沙滩太长。 一弯白月,青草坝上。 空气里有好闻的黄角兰香。 彼时童年,越远,越想。
  -----汤旭东
我要评论
作者:隋洛 时间:2018-01-18 06:56:02
  人头山、塔子山我都上去过。人头山山顶还有上世纪60年代的刻字。
我要评论
作者:深蓝805 时间:2018-01-23 14:53:04
  @cqcwj 2017-12-31 13:06:54
  少时一邦小兄弟伙从江北城出发,经三洞桥,省船厂,溉澜溪,上塔子山游玩,观大江东去夕阳斜照白塔。
  -----------------------------
  兄弟伙 我们小时候走的是一条路。。。。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灶台 时间:2018-01-23 15:40:02
  揩兰凄有个塔子山,下面是楷兰岂小学,中心小学,,,。那塔子山我们上去过,在朝天门对面,,,。我家在楷兰器住过,父母哥哥从南京回来,我和弟弟从隆昌回来,家庭的感觉是一生最美的,那塔子山还在吗?
作者:花开花落谁家的V 时间:2018-01-23 15:43:01
  搬个凳子来听传说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灶台 时间:2018-01-23 16:06:45
  我们小时也经常从溉澜溪,我们重庆话是慨澜沏,普通话是溉澜溪,7和西音不同的,到江北去背桔子,,,。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1-23 16:11:28
  @我是灶台 2018-01-23 15:40:02
  揩兰凄有个塔子山,下面是楷兰岂小学,中心小学,,,。那塔子山我们上去过,在朝天门对面,,,。我家在楷兰器住过,父母哥哥从南京回来,我和弟弟从隆昌回来,家庭的感觉是一生最美的,那塔子山还在吗?
  -----------------------------
  溉澜溪原名灌兰溪,因江水倒灌,与溪水相激,冒出的鼓澎如同朵朵兰花得名。后因下江人多,口音不同而叫成溉澜溪。塔子山依然在,白塔文峰塔亦在。
作者:我是灶台 时间:2018-01-23 16:14:02
  那塔子山下有贾大爷,养很多军用犬,,他是基督徒,,种很多花,,,。是个富人,,,。目前富人可以买地种花,养犬的,,,。49年他好像没有过关,,那时我小孩,真想查一下,他有政治面貌吗?他对我们几个小孩很好,送乌龟给我们玩,,,。我们父母没有理他,,。
作者:我是灶台 时间:2018-01-23 16:30:13
  对溉澜溪和塔子山好像都在,,我一个人去过,,我姑的房子,右后街的,折掉了,,那是私房,,,她是银行学校老师,,,无暇顾及,,,三层楼砖混结构,,,。住了两年,留下美好记忆,,河边有降落伞鱼,,,那涨水天,水可以到小桥,它也在塔子山下,,。我们家坐大木船到汉渝路,中度口上岸,成了沙平坝人了,永远的沙平坝。溉澜溪的家,永恒的美丽,,,塔子山也是记忆中的奇葩,,,,难忘的珍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