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城的老龙门阵---草药街与老衣服街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1-31 15:20:02 点击:1228 回复: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重庆城的老龙门阵—草药街与老衣服街

  老重庆人都晓得,九十年代开始进行旧城改造。之前,较场口今得意世界、磁器街、民权路、新华路这一圈,是较场坝的一部分。较场坝是清代绿营训练兵丁的操场,有步兵训练场,也有马兵训练的马道。操场废弃以后,这一个宽大的坝子,逐渐建起了房屋,形成了好多条小街与小巷。这些小街小巷,因其某一种行当开设的店铺较多,就以某一行当来命名。比如磁器街、木货街、铁货街、荒货街等。
  草药街和老衣服街也在这片区域内,还是挨到起的。虽说叫街,不过是丈来宽的巷子。草药街的得名,是因为早前这条街上草药铺多,好几家。草药铺里的草草药种类比较多、齐全,数量也大。加上这些草药铺老板多多少少懂点医道,治个伤风感冒肚子痛,有时还管用。久而久之,这条小街就成了草药街。
  老衣服街是为了与后来的新衣服街相区别的。这条街上有专卖老衣的铺子,也有以卖旧衣服为主的旧货店,还有以旧翻新的裁缝铺。有人买老衣,买旧衣服,买了旧衣服翻新,都到这条街上来。时间长了,这也就叫老衣服街了。这些老街老巷,有着许多的故事,今天就说一个草药郎中与裁缝的龙门阵。
  草药街与老衣服街相邻不远的路口,有一家草草药铺子和一家以卖老衣兼翻新旧衣服为主的裁缝铺,两家铺子斜对着门。
  草药铺的老板姓贾,搬到这点来还没有好久。草药铺子门面不大,就一个开间。大大小小的竹篓里、一排货架上,堆着各种草草、藤藤,鲜的干的都有。贾老板以卖草草药为主,有人找他看病,他也看。因此门口挂了一面红布旗,上面书写着“天下第一医”五个字。街坊对这贾老板都不熟悉,又见这面旗子口气大,吹得凶,一个卖草草药的,就敢称“天下第一医”?心头好笑,就把这卖草草药的贾老板喊成“假草药”、“假郎中”。
  这些话贾郎中听得多,心头时不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也觉得冤。这面旗子,不是他自已吹自已做的,还真是一病家做来送他的。
  贾郎中是乡下人,种田为生。他住的那一湾有一个草药郎中,平时给附近乡民看看病。更多的,却是采集草药,卖到场上、城里的草药铺。农闲时,贾郎中跟着草药郎中跑腿,一道去山野里采集草草药,得点跑路费。草药郎中在采药过程中,也会说点这些草草药的药性,治哪些病。时间长了,道听途说地,贾郎中也晓得一点点草草药的性质、治哪样病。后来,草药郎中得重病走了。贾郎中心想种田辛苦,不如自已去采草草药,拿到城头去卖,找钱比种田要来得快些,也多些。于是就以采药为业,天天采集草药去卖。
  这一天,贾草药采药回来,一路爬坡,来到皂角垭口的黄葛树下,放下药背蔸坐下来歇稍。这时正好有几个人抬着一乘滑杆从镇上回来,也在这里休息。这滑杆上坐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是个病人。
  贾郎中看有病人,就问人家哪点遭了。抬滑杆的说,这病人是他屋头老汉,好几天拉不出屎,肚子胀得不得了。肚子拉不出,饭也就不敢吃,水不敢喝了。弄到现在,连路都走不得了。这周围团转的太医我们都找了,还是没得效果。今天送到镇上找的是曾太医,说这病有点棘手,不好整,但还开了方子拿了药。不过这药吃了信不信,要回去把药熬来吃了,才晓得。
  贾郎中听了,不敢说好孬。虽说他认得些草草药,也晓得些药性,治啥子病,但摸不来脉。认不到字,开不来,也不敢开方子,也不敢给人医病。人家虽说了病症,但得的什么病却不晓得,敢说什么?这时那人又说了:“先生,你背了这一大背草药,也是会医病的先生,请你给我老汉把一下脉,开个方子,救我老汉一命。”
  贾郎中一听这话,才晓得问事得事,汤到了,刚才不该问。但人家这一求,一“将”军,面子上放不下来了。只好上前抓着病人的手腕,装模作样地摸了一阵。也不说话,从背篼里胡乱扯了几样草草,挽成一坨,递给那人,这才说了一句话:“拿回去熬起喝三道”说完背起背篼就走,连人家请留姓名的话也不听。
  这病人回家把曾太医的药熬起喝了,一天下来,病好像没有松活。想起还有一把草草药,说熬起喝三道,于是就把这草草药熬好叫病人喝了。这头一道才喝下去,一哈哈病人就说肚子痛,不等话说完,就拉了个一塌糊涂。这病人本来就没有啥子病,就一个便秘,这一拉,肚子空了,能吃下东西了,养了几天,病就痊愈了。
  那曾太医听说了,就把这草草药捡出来看,有好些巴豆叶。这太医吃了一惊,暗想,这“方子”要么是一个大医家开的,但不像。要么就是一个庸医开的,而且多半是个庸医开的。想是这么想,也不好说破。病家可不晓这其中的奥妙,只以为路上这草药郎中是神医,于是多方打听,才打听到这贾郎中,感谢了一番,并送这面红布旗以传名。
  有这一面旗子,贾郎中胆子大点,就在家里行起了医。但乡里乡亲的,谁不晓得这贾郎中的本事?因此,上门求医的寥寥无几。于是这贾郎中决定去巴县城,来到草药街写了个铺子,开始卖草药。
  再说这老衣服街的裁缝,这裁缝姓史,叫史裁缝。史裁缝做这行也有几十年了,做过各种衣服,也翻修过数不清的旧衣服,手艺上也可以说得过去,做出来的衣服也拿得出手。见对面有这么年轻人,敢称天下第一医,心里大是不以为然。
  这天傍晚无事,史裁缝招呼贾郎中过来喝茶。贾郎中过来了,边喝茶边冲壳子。史裁缝说道:“想我做裁缝做了几十年,哪种衣服没做过,就是在这巴县城里,也不敢说第一第二的。想你一个三十郎当岁的年轻人,就敢称天下第一?”
  这贾郎中听史裁缝这么说,脸上有点发烧,出现一丝红晕。那病人为啥子吃了他的草草药就好了,他至今也没有弄明白。但嘴上却没有软,反驳道:“我医好的病人,说我是天下第一医有什么不对?你又没有在我这摸过脉、抓过药,咋个晓得我医术不高?还有,你说你衣服做得好,第一、第二你不敢说,那意思说,你是第三?可我也没有穿过你做的衣服,我咋个相信?要不,你给我这个“天下第一医”做一件太医的衣服出来,让我穿上试试?”
  史裁缝一听这话,正好,舍得几尺布,就是想出你这贾郎中一个丑。立马接口道:“你贾郎中要做衣服,那正好。我就给你做一件符合你太医身分的衣服,你穿起来看下,如果不称心,不给钱就是。”
  贾郎中话以出口,不好反悔,只好说道:“好,就请你做一件出来,不称心,我不付钱可不要怪我哟?”心中在想,你这件衣服随便啷个做,我都要挑出毛病来,要想衣服钱?等倒。史裁缝不再言语,取过尺子,在贾郎中身上量几下。
  一天后,史裁缝喊贾郎中过去试衣服。贾郎中拿过衣服一看,见这件衣服一只衣袖大而长,一只衣袖小而短,衣服前襟长,后摆短。贾郎中看了后,没试就说要不得。
  史裁缝早就晓得他要说要不得,也不介意。说道:“贾郎中,你先不要忙到说要不得,听我说完了,你就晓得这衣服符合你的身分了。这右手衣袖小而短,是为了你摸脉方便,开方子提笔写字也方便;左手衣袖大而长,是为了你收了病家脉钱、药钱,好放,可多装些铜钱银子。衣裳的前襟长,让人看了,觉得你穿着伸抖,可以用来装门面;后摆短,是你医出了毛病,或才把人医死了。这时候,人家不依教,要找你撕皮,你逃跑的时候人家逮不到你。”
  贾郎中听完这话,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地掏钱付了,接过衣服。转身回到铺子,立马把“天下第一医”的旗子收了。
  史裁缝见贾郎中取下旗子,点了点头,心在想,此人还可教。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lms0923 时间:2018-01-31 20:40:51
  坐在沙发上慢慢看
作者:重庆薇安 时间:2018-01-31 21:51:16
  顶起来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8-01-31 21:55:25
  顶咯!
我要评论
作者:老君洞的道士 时间:2018-02-01 07:17:45
  我就是在木货街从小长到大的,回想以前小的时候,那才叫充满乐趣。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2-01 09:17:56
  @老君洞的道士 2018-02-01 07:17:45
  我就是在木货街从小长到大的,回想以前小的时候,那才叫充满乐趣。
  -----------------------------
  木货街的饭甄子、水瓢、脚盆、水桶,是大小都有,规格齐全。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8-02-01 16:01:03
  回来了,楼主继续写。想了我爷爷哐我睡觉给我吹的金竹宫的传说,然后那个鲁班书下半部的整人话。。。。。。。。。。。。
  • 俺老年痴呆病人: 举报  2018-02-01 17:02:39  评论

    谢你鼓励。两三千年历史的江州、巴县、重庆城,怎么着也有些故事。有生之年,能写一点是一点,只要有人看就行。
我要评论
作者:lms0923 时间:2018-02-01 19:13:19
  楼主继续
作者:重庆瓷器口 时间:2018-02-01 21:06:17

  
作者:华夏老骚棒 时间:2018-02-01 21:55:16
  写的好,很有味道的老地名老故事,建议老师将您的系列故事整理编辑出书,为老重庆故事留下宝贵的东西!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2-02 10:00:21
  @我本布衣2011 2018-02-01 23:04:23
  骚棒哥建议甚好,老先生可否斟酌一二?
  -----------------------------
  这种帖子发在重版,也都是喜欢的人才看,不多。出书?出版社是要考虑印数、成本、赚钱的。
  • 白喵: 举报  2018-02-06 09:22:27  评论

    我就喜欢看。其实老先生的故事很像台湾汉声出版社出版的文字。民间流传的文化其实真的很宝贵,是我们后来的人理解当地的文化由来的渠道。您和陶灵都是我敬佩的人。
  • 俺老年痴呆病人: 举报  2018-02-06 10:53:21  评论

    谢喵版主赞。一个地方的历史传承,有正史,也有稗官野史,更多的,是流传于民间的传说故事。对一个事件的描述,正史一般只寥寥数笔。而稗官野史,民间传说则丰富得多,生动传神得多。虽然它们没有正史那么经得住考证,但却能在一定程度上佐证历史的不足。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lms0923 时间:2018-02-02 14:39:35
  支持楼主!赞一个!
作者:快乐生活94242 时间:2018-02-03 17:06:12
  充满了童年的乐趣
作者:巴渝农门阵 时间:2018-02-03 20:32:28
  ,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2-03 22:24:33
  @巴渝农门阵 2018-02-03 20:32:28
  ,
  -----------------------------
  惜墨如金,好。
作者:三酉井三去子 时间:2018-02-05 11:24:56
  有趣~
作者:白喵 时间:2018-02-05 22:41:34
  顶起
作者:低俗如我一條漢子 时间:2018-02-06 08:27:01
  @俺老年痴呆病人

  看祖父辈在文革的交代材料中说“从小住在木棉街”……
  请问木棉街在什么地方?
  俺估摸的是民族路尽头附近的样子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2-06 09:10:46
  @低俗如我一條漢子 2018-02-06 08:27:01
  @俺老年痴呆病人
  看祖父辈在文革的交代材料中说“从小住在木棉街”……
  请问木棉街在什么地方?
  俺估摸的是民族路尽头附近的样子
  -----------------------------
  没听说有木棉街一地。民族路尽头是小什字,那有一条街棉花街,今天仍在,但今非昔比。民族路与五一路口那段,曾有木牌坊街,早并入民族路。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8-02-07 21:03:21
  楼主大哥,请写起,我们都在等着看你娃吹。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2-08 08:22:38
  @毒脚兽 2018-02-07 21:03:21
  楼主大哥,请写起,我们都在等着看你娃吹。
  -----------------------------
  龙门阵空了吹,有了空就吹。没得空咋办?就慢慢吹。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8-02-08 08:37:45
  早起吃饭,看楼主吹起哦!要不要我们一起吹点啥子添砖添瓦?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8-02-08 09:18:39
  吃饭完毕,我来吹了。。。。。这个话题有点长,当然就是我爷爷哄我睡觉吹的,很多很模糊但也可以吹哈。
  鄙人爷爷旧社会时期的勤奋好少年一个,好像记得一直在所谓的城头做“活路”,江北蚂蝗梁和那个很多牛逼人士的所谓市中区那里,到处奔波当学徒,哈哈哈就是一个厨子,勤奋的熬到了当掌门,其实你们不要小看旧社会的学徒 ,毛笔字那是必须写规范,师傅是使劲打到你学会的哦!店铺招牌字那是必须写的让顾客满意。
  记得听爷爷给我吹樊哈儿的故事,其实他娃姓范,北碚的人,哈哈哈!然后就是林汤圆。。。。。。。。。这个我记不得了,就是被整的故事。
  爷爷某时终于混到了掌门的坎坎,娶了非常漂亮的我婆婆,安居乐业也算事业有成了。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8-02-08 09:32:03
  一天,下面的丘二吼起了:“掌门,你哥大爷来了"!我爷爷心头一惊,扔了锅铲立马跑出去看。。。。。。。。。转了一圈终于在一个凼凼看到了爷爷他娃的哥大爷,说清楚点就是一坨。。。。。。就是一坨那个啥子卷起来起身说:“嘿嘿!老二,我是你哥哥哒”!
  当时我爷爷首先一个扁挂的起手式想出手,旧社会拿锅铲的都会扁挂的哦!
  鄙人我那个大爷爷起身哈哈一笑,周身一阵抖,很是有地气的说:“大哥我混出头了哦!”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8-02-08 09:51:02
  鄙人大爷爷很是牛犇的说:“晓得不?老二,我可是码头的丐帮总瓢把子哦”!
  鄙人的大爷爷抖着那稀烂的衣服临风飘荡吹着牛犇,微风吹过,乱了几根发丝,很是有型。。。。。。。。
  鄙人爷爷估计当时心情有点乱。。。。。感觉有陌生人靠近了,慌忙拉着他的哥大爷就近到了一个厕所,仔细的叮嘱说呆着。。。。。。。。换上我爷爷的衣服后,大爷爷风卷残云般吃喝一通。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8-02-08 09:53:11
  不想写了,都是随便写的,码字也不工整,随性。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2-08 10:38:52
  接一段:哥大爷洪七公抹了抹嘴,心有不足,说道:“哈娃儿,想法整只鸡来吃。”哈娃儿郭靖“哦”的应了一声,出门去了。等了好一阵,才回来,手里抱着一坨烧过的泥巴。洪七公问道:“这烧的是叫花鸡?”哈娃儿摇摇头,把泥巴一挞,说了句:“没钱买鸡,打的黄蟮,火烧黄蟮。”挞散的泥巴中,十八只盘香状的东西散发出阵阵香气。“我把降龙十八掌打了一遍,才在田里头打出来这些。烧成这盘龙黄蟮帮主将就吃。”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