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记事《烟锅巴》

楼主:zhxh 时间:2018-03-06 17:25:16 点击:2854 回复:4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烟锅巴》

  二年级下期,文化大革命到来,一切乱了套。学校一天到晚闹热得很,随时发生预料不到的事。教手工课的王老师自杀了。爸爸的官帽遭扒下,罚去扫厕所。我班 跟着遭罢免,沦为贱民当牛做马,被迫在马马肩游戏中当马儿,驮着班上最充霸的“胖大嫂”冲锋陷阵。他姐姐在重庆二十九中学毛泽东主义战斗团当机枪手,他在我们大同路小学充霸王。年轻老师灶鸡鸡管教过他,他约来两个武斗队员保驾,跳起脚脚扇老师两耳光。

  这天放学,我懒懒地走在回家路上。东看西看耍起走,街边堡坎上残留着“油炸(市长)任白戈”的大标语,马路上有大字报的烂纸,随汽车经过的气流乱飘。快到巷子口,我晃眼看到马路对面,俩个半大崽儿捡起地上的烟头,撮起嘴巴吸两口,吐出些淡淡烟子,俩人吃吃地坏笑。天空阴沉沉的,《临江汤圆》楼上的土鸽子难得飞一回,在踏板上理它们的羽毛,好象一天到晚只做这一件事儿。我走到下巷道的梯坎边上:“嗳!”有人叫了一声,我侧头看去,一个敞开衣服,比我大一点的敦实男娃儿,笑摸笑样地穿过马路朝我走来,笑容暧昧亲昵,有点儿耍笑味道。后边跟一个瘦高的大娃儿,木起一张脸,笑得阴沉沉。是刚才捡烟头那两个娃儿。前面那个掐着烟头,边走边吸一口,夸张地鼓起腮帮子,吐出淡兰烟子。不时兴奋地扭头跟伙伴对眼神儿。他兴奋得有点邪气,好象小娃儿拿烟头,该亢奋邪乎。我认不到他俩,老实等在路边,看他们喊我做啥子?我从没吸过烟,他们敢吸烟,不怕大人吵老师刮。心头生出几分羡慕,羡慕他俩自由野性。两个大娃儿皮笑肉不笑地过来,我并没感到不安,平静好奇地打量他俩。拿烟头的矮个娃儿走到我跟前站定,收住笑容二话不说,抬手把燃烧的烟头朝我脸颊上一杵。他迟钝中带着好奇,睁大眼睛张嘴卷舌,象做一件值得观察的试验。原本友好的期待,突然变成挨烧,没想到这矮墩子下手烧人。我从没经历过这事儿,人生经验是空白,反应不过来。

  我没有躲避,没有惊跳开,甚至不觉得好痛。我懵了,懵懵懂懂站在街边,无辜迟钝地呆望着他俩。二人返身快速离去,随即扯开嗓子嘎嘎暴笑,满脸绽开夸张笑纹,宣泄扭曲刻毒的快乐。他俩斜拐着拉扯着,虾子似地荡开去,横趟过马路。两个虾子一直回头望我,欣赏战利品一样,夸张邪恶的眼神儿,把我的心刺痛,觉出遭了无端欺负。烧着不痛羞辱痛。猪尿包不打人,气胀人。他们啷个恁个整人呢?我仍然发呆,不晓得该啷个做?直到他们走远,我傻傻地嗫嚅着,说不出半个字,连气愤不服的本能都没表现。呆呆站半晌,垂头丧气地回家。脸上遭烧的地方,火飘火辣地痛起来。赶紧照镜子,那里有点儿发红。三个钟头后,发红的地方冒起一个小水疱。爸爸看到了,皱起眉头厉声喝问:咋弄的?我不敢回答,赶紧走开去。爸爸从太行山下来,尊为家中君王,高高在上威严沉默,永远背手俯视儿臣。稍不如意就皱眉楞眼瞪我们,经常满脸厌恶地喝骂:“三个猴子!不知从哪里钻出来?”骂得我哥几个灰头土脸,大气不敢出。这会儿,他老人家不好过。军管会一天到晚要他写检查,派人到处查他家庭出身和没举报妹夫的历史问题。红色风暴中,他像枯叶一样轻飘,无力保护各人,好象问题比天还大。常常唉声叹气,随时对我们火冒三丈。他甚至呐呐自语:活起这么累,不如一蹬腿,闭了眼轻松。如果他晓得:街上野崽儿就在家门附近的巷道口,平白无故拿烟头烧了我,只会鼻子里哼骂一声:妈那个屄的,窝囊废!

  晚上睡在床上,脸颊上的燎疱火辣辣地痛,心里涌动着惶恐不安。他们为啥平白无故整人呢?我一没惹他,二没撩他。这是每天上学放学的必经之路,每天要走四次,以后啷个办哟?眼前一片黑暗,周围不再安全,到处潜伏危险。激情向上的《少年先锋队队歌》不再管用,烈士鲜血染红的红旗、红领巾帮不到我,老师、爹妈、书籍、电影、江姐、雷锋、刘胡兰那么空洞遥远。美好庄严的革命感情变成废物,像风一样吹散了。心头面临重大危机,关键时刻哪个英雄帮得到我?革命教育无法帮我摆脱生存困境,眼前茫然无助,不晓得啷个做?无法指望大哥二哥,他们不能总在我身边,也有他们的烦恼困顿,也遭无端挨打受气。茫然望着天花板,我心头荒芜一片,得重新面对生存环境。无缘无故挨整的家乡不再安全,象野兽出没的城市森林,张开黑洞洞的大嘴,随时吞没柔弱小人。我象一株瑟瑟发抖的小草,啷个保护各人?没人教我四顾无门,我怨恨憎恶过去所受的虚假教育,到头还得自寻出路,自个解决问题。不行!我得挣扎自救,得反抗报复。找哪个报仇呢?那两个野崽儿比我高一个脑壳,又肥又拽实,打不赢他们。心头烦乱卑怯,啷个办?未必遭欺负下去?任他们啃食?这么下去我会窒息,抬不起头来,遭慢慢憋死,无法活在世面上。必须找条出路,找个出气口。一股阴冷的狠劲儿,慢慢涌上心头。活人遭尿憋死么?我遭整了,就要整回来,就这么简单。整不赢这个,整那个。整不赢大的,整小的。你们乱整,我也乱整,大家都乱整。

  娃儿抽烟带几分豪气,藐视大人禁区的豪气。遭烟头烧炙后,我注意到烟头。学名称烟蒂、烟头,重庆老百姓叫它烟锅巴,嘴烂的又叫烟屁股。有时看到小崽儿在街上,捡大人甩的烟锅巴。趁火还没熄完,凑到嘴边吧两口,吐出淡蓝烟雾,虚起眼睛斜乜周围,卑怯中露几分藐视一切的怪诞自傲。街头人流中常常混杂小黑身影,那是临江门河边吊脚楼的野崽儿,赤脚满街搜捡烟屁股。穿得乌炯炯灰扑扑,端一个小纸盒,边走边四下搜寻,不时弓腰撅腚去捡。他们一般不抽,积攒多了拿去大阳沟黑市卖。凭票买烟的年代,烟屁股卖三块钱一斤。当时红苕卖五分钱一斤。在解放碑转几个礼拜,弯几千次腰杆,凑够一斤烟屁股,差不多能养活各人了。专门有中年贩子影子似地坐在菜市场喷水池边,不声不响地偷偷收购。把千百人甩掉的脏烟头拿回去,剥出残留烟丝,放点白糖蒸一蒸,用土制手工卷烟机一裹。做成二手散装烟,私下卖给缺烟抽的烟鬼。烟鬼吸烟象饿鬼一样,每月凭票供应两包烟,根本不够他们抽。烟鬼吸烟的时候太用劲儿,吸得脸颊下凹,象饿鬼一样难看。非得吸到烟火烫嘴唇,燃到指头掐不住才甩。到处看到熏得发黑的牙齿和焦黄的指头。香烟属政府专管专营暴利行业,国营烟酒专营公司不屑做烟屁股生意,自有贫民冒险悄悄做,哪怕判投机倒把罪?为了吃饭活命,总得冒险。老实说:对没上瘾的娃儿,烟的味道没啥好。苦辣苦辣的,抽多了舌头发麻头晕想吐,远没得炒胡豆豌豆和别人家的泡咸菜好吃。抽烟不过摆点谱儿,表示老子敢抽烟,在自家地皮上,小哥子怕过哪个?

  一般在家门附近摆谱,象门角角耍弯刀,靠着门方狠。多几个大崽儿,敢斜叼烟卷儿,模仿戴军帽的红卫兵,横排扫过街面。武斗前后,几次看到十多二十个中学红卫兵,穿清一色劳保服、内穿海魂衫、脚蹬大皮鞋,人人戴军帽,排满整条马路,咣咣咣地横扫而过,路人纷纷躲避。青年法西斯们大操重庆较场坝儿,张扬群体野性。小娃儿不敢占马路,只在人行道上横排走,斜乜眼睛嘴叼烟卷,炫耀反禁令反社会的叛逆心,操巷道人行道的小坝儿。红卫兵模仿解放军装束,小娃儿模仿红卫兵行头。全社会美化崇尚暴力,领袖以革命的名义倡导暴力。领袖和主义在娃儿心头最高级,井市草民不值钱,黑五类该遭打。社会上流行弹枪、鞭子、匕首时,我们娃儿在院子里一一模仿制造出来。我袖子里藏着弹枪,腰里缠上胶皮鞭子,皮带悬挂没有血槽的土匕首。我翻遍抽屉找到一截废镰刀,花几天时间,磨成亮闪闪的匕首。武装到牙齿,稍微有点儿安全感。武斗期间,到处看到死人。1967年夏天重庆武斗最凶,坦克出来压烂马路,河里改装的兵舰打得乌喧喧,只差飞机参战,海陆空就齐了。第二年春天又打两个月。

  那天,在《颐之时》餐厅门前,看占领城区的815几个战斗团交武器的游行,卡车上戴钢盔的武斗队员,不断朝天鸣枪过瘾。啪、啪、啪、啵、啵、啵的枪声,带着淡蓝烟子冲向空中。吓得空中的鸽子乱栽跟斗,刺激好看得很。一个带军帽的年轻崽儿,拎起一把闪闪发亮军用匕首的穗子,在空中旋转炫耀,笑着逗我傍边的一个焉老头儿,吓得他埋下脑壳不敢看。我腰杆上又是鞭子,又是匕首,把自制的五角星皮带扣的仿军用皮带,坠得松松垮垮。当我无意识地提裤子时,刀把子重过刀身的土造匕首,从自己缝制的人造革软皮套里,把子朝下滑了出来,当——地一声落到地上。旁边这老头儿,惊恐地循声望去,看到了亮闪闪的刀子,横躺在地上。他抬起眼睛,茫然畏惧地望望我,挪一挪身子,闭紧嘴巴侧起身,悄无声息地溜开。我紧张地捡起刀子,藏在衣服下面。摆出一副冷酷的表情,迅速离开了那里。那个老头惧怕的神情,给我极大的满足。呵呵!我不光遭别个欺,也有人怕我呢,还是胡子花白满脸皱纹,活过两朝乱世的老头。

  重庆热得象火炉,电扇没普及,人手一把老蒲扇。热凶了,裸背贴到楼内阴浸厚墙上退凉,晚上家家睡露天。一天下午很热,王勇约我去人民公园的儿童游泳池。几十个赤裸上身的娃儿挤在卖票窗口,拼命伸长手,捏着分分钱使劲往里面递。太阳明晃晃地晒,大家浑身冒油汗,黄鳝一般绞在一起,又滑又腻地往前拱。渴望买到票后,到绿荫荫的水中洗个痛快。我赤脚拼命推王勇的肥屁股,吭哧吭哧地流了好多臭汗,可怜我俩力量太单薄了,连下一场的票都没买到。重新穿上开领汗衫,靸回旧塑料凉鞋剪的拖鞋,埋头吧遢吧踏慢吞吞地往回走。

  没出公园,远远看见七、八个大小不等的野崽儿。刚从河边游完泳回来,一脸冷酷麻木的死相。穿着短裤,全部赤裸排骨稀稀的上身,开叉的红布游泳裤搭在脑壳上,两片包鸡巴屁股的遮羞红布片儿,连同三根小白绳,在脑袋两边惹眼地招摇。有人歪歪扭扭地踩着路边的假石山走,其他几个叼着烟,分散地慢慢逛过来,把不宽的石板路面占完。危险来了!这种群体打头一看就要惹事,欺负弱者的阴暗兽性呼之欲出。经过了几次无妄之灾,我的第六感觉对祸事危险分外敏感。心儿砰砰狂跳,身体一阵阵虚飘。我惶恐不安地四处看看。退已不能退,虾爬似的逃开,可能招来更大的羞辱。穿双破拖鞋,跑也跑不快。我小声嘟囔:“糟了。要遭……”,瞟瞟王勇,指望他有啥办法。王勇是我们院子里最迁翻最拽实的,又粗又黑的头发竖起长,敢偷别人的东西。这会儿,他也吓得脸发灰。他小声而短促地说:“没得啥子,莫虚。越虚越要遭……”不敢迎着他们走上去,不敢看他们。我俩站到路边,假装看坡下的花花草草,尽量缩小淡化各人,千万莫引起他们注意。“站住!”一声模仿普通话的怪腔调传来,像电影《平原游击队》的台词。我转过头,一个比我的小崽儿,远远冲我俩吆喝:“你们是哪部分的?”我俩没有回答,他不需要回答。他接着说:“这里是我们美国的地盘。你们通共匪。良心大大的坏了。”他乱凑台词儿,串到《奇袭》里去了。仗着后面大崽儿撑腰,小杂种一直用椒盐普通话戏耍我俩。

  他们一伙人渐渐围上来,象到手猎物一样盯我俩。为首的大崽儿细高黑瘦,眼光并不太凶,他吸一口烟,觑眼斜扫视我俩,嘴角带点儿揶揄笑意。有几分猫耍耗子的乐趣,我俩脸青面黑对着包围圈,啥都不敢说。另外一个崽儿说:“搜、搜他狗日的有啥子东西?”我心头一惊,我裤子包包里有一角多零钱,有我心爱的弹枪。最担心腰杆上缠着那条壮胆的鞭子。这是大行头,如果搜出来,不但损失惨重,说不定反倒挨两鞭。那鞭子头上卯了三颗螺丝钉,一抽几个血印子。唉!后悔把这劳什子带在身上。两个干瘦的大崽儿,面无表情地掏我的裤兜,掏出来一些弹枪子弹:“这是啥子?”“子弹”。“哈哈他狗日有弹枪”,接着弹枪又搜出来,一根指头挑起橡筋问:“这是啥子?”“弹枪”。“没收了”。钱也搜出来了,摊在手上“哪儿来的?”“我妈给我的。”“放屁!明明是偷的。还敢狡赖。收了。”别的崽儿插嘴:“以后要学好,不准逗猫惹狗乱弹人。”他们同时搜完了王勇,似乎准备走了。“嘿!这娃还有手表耶。”那个小崽儿看到,我用圆珠笔画在手腕上的手表。“你还想带表唆?”我怯声声地答:“画起耍的。”“那就一个人送他们一只表嘛?”小崽儿谄媚地向头儿建议。头儿点点头,对我俩说:“好嘛,送你们一个一只表。把手伸过来。”他对着王勇说。王勇不太情愿地把手伸出去,狐疑地看着他。头儿吧了一口烟,虚起眼睛把烟往王勇的手腕上一杵,王勇嗤——地大吸一声冷气,手臂迅速地往后一甩,脸都气红了。那头儿又对我说:“你,伸过来。”我很不情愿,却不敢抗拒,怕他们搞出更大的烂事,比如掀起汗衫衣襟,搜出腰杆上缠的鞭子,或用烟头乱杵我的脸。懦弱地担心着,手不由自主伸过去。头儿满意地点点头,烟头往上面草草一杵。说实话不太痛,象打针一样,比打针快捷。比起我的担心来,算好得多的结局。他们潮水似地沿下坡梯坎往下半城漫去,危险终于过去了。

  我和王勇呆呆地捏着挨烧的手腕,一身冷汗垂头丧气。“日他的妈哟!今天倒霉。”我隔着汗衫紧一紧腰杆上缠绕的鞭子,松口气叹到。他呸——地唾一口:“爬他妈卖屄,老子还没有遭烟烧过。”我讨好地问他:“你遭了好多钱?”“两角。”“哎呀,恁个多呀。可以买五大五支冰糕了。”我俩握着手腕,一路骂着刚才憋在肚子里的恶毒话语:“狗日的烂崽儿,我把他妈日死。”爬上梯坎回家。越走心里越憋气,我为刚才的懦弱卑却格外恼火,生各人的气,额头上的青筋膨膨地涨跳,“就恁个遭烧了抢了唆?”我期待地问他,王勇恶骂一声:“锤子!没得恁个葩和!得搞转来。”“找个崽儿烧转来?”“要得!老子们去烧转来。”王勇愤愤地说。“那我去找烟锅巴。”“哦,我去烧?你啷个不去呢?”“你胆子大噻,名字都带勇得嘛。”“那你还带虎呢?”“勇比虎大。”“你娃狡猾,耍嘴皮套一套的。”“我捡烟锅巴噻。”“我还不是可以捡。”“恁个嘛,我们哪个捡到的就不去,没有捡到的去。”“要得嘛。”我没有这么肉扯扯的烧过人,不敢无端端直接烧人。走出人民公园口子,非常卖力地搜寻烟锅巴,好出这口挨烧的鸟气,躲过害人的勇气。我俩慢慢搜索前行,埋着脑壳眼巴巴地到处乱看,特别留意树脚下和电杆后面,专门绕到背后搜检,发黑的泥地上除了烂糖纸、瓜子壳壳、火柴棍外,更多是抽烟人的口水,抽叶子烟老头儿吐的浓痰。偶尔捡到一个踩扁的脏烟头,却熄了火。小崽儿拿烟屁股找大人接火,绝对接不到,大人不屑于理你,惹毛了还要挨打。只好留意路上走的抽烟人,把小街上所有抽烟的人扫描一遍,盯住烟快抽完的人。呵!小街没走完,总算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大人,手里烟头快要燃完。他一脸冷酷胡茬,夹着烟头大步流星地走,我一路小跑地跟。他跨上人行道时,狠狠猛吸最后两口,甩掉短得掐不住的烟头。我赶紧斜冲过马路,捡起来吧两口以防熄灭。烟锅巴快要燃到尽头,末端的纸潮湿粘瘪,沾满了那人的臭口水。管不到那么多,报仇要紧。

  总算完成一桩重大任务,躲过直接杵人的残酷。我松一口气,把烟锅巴递给王勇。他接过去老练地吧两口,呸呸地吐两口清口水。烟味一刺激,清口水就直冒。我俩得快速寻找目标,烟锅巴短得一会儿就要燃完。想找一个矮小瘦弱,单独行走的小男娃儿。烧了他不敢开腔,打又打不赢我们,这样比较安全。总没遇到合适对象,一路走去不免着急。这会儿啥子对错、正义都不重要,心在暴力摧残下迷茫,良知早已萎缩。一心想把受的欺负找补回来,把受的窝囊气发泄出去。只有泄去堵心的阴冷,才能爽爽气气地活在暴力世界上。俗话说:“大欺小,饿蛤蚤。”老子们今天当一回饿蛤蚤。呵——终于在公园路和新华路交界的路口,看到一个单身小崽儿。比我们小一点儿,约莫八、九岁。他裸着光洁敦实的上身,坐在路边担子上歇气。从背影上看,他似乎比想象的目标大了一点,顾不到那么多,烟锅巴快要燃完。“那里-那里-”我指给王勇看,他哼一声:“我早就看到了。”“上呀!”“就是他呐?”“呃……”我不太肯定地点点头,担心他稍微大了一点,怕不那么安全。王勇快步朝前走去,边走边吧最后两口烟,我紧张亢奋地一溜小跑跟上。拢了跟前,才看到他稚嫩光滑的背上满是细小汗珠儿。他在卖力气,挑砖头挣钱,帮父母养家,正坐在扁担上歇气,汗水还没吹干。以为王勇会在他背上杵一下就跑。贼胆大的王勇却绕到他前面,在他愕然注视下,嘻皮延脸地弯下腰,朝他搁在腿上的手腕一杵说:“给你一只表。”“呼!嚯嚯——”他像触电似地弹起,朝挨烧的手腕飞快刨抹两把,我极力模仿第一次烧我那俩个崽儿的怪笑,冲他嘎嘎乱笑,王勇也嘎嘎地笑着斜身望他,我俩靸着破拖鞋,快速离他而去。他霍地冲起来,叉开两腿圆睁怪眼,怒发冲冠地狂骂:“我日你的妈哟!”声音高得半条街都听得到。他弯着腰杆身体前顷,拳头握得梆紧,好象随时要扑上来。脸红筋涨汗水八叉,象一尊狂怒的金刚,蛮吓人。好在王勇的墩墩大,我俩高他半个脑袋,他没有扑上来。假如他顺手抽出扁担来砍我们,还不追得我俩飞起跑?我嘎嘎嘎地假笑,心头完全没得胜利后的畅快,只想快点溜走。夸张的怪笑比哭还难看,觉得各人尖嘴猴腮又脏又臭。内心阴暗紊乱没得半点亮色。这会儿,我非常厌恶各人。

  第二天,以为草草杵一下没事的手腕背上,仍然冒起一个亮晶晶的水疱。去看王勇的手腕,他也戴了个亮晶晶的水疱。那个挑砖的娃儿呢?怕也起了水疱咯。抚玩手腕上柔软的小水疱,我心头隐隐泛起一丝内疚。可是,不这么作孽,我又啷个活呢?不断受人欺负的人,总要报复别个,报复社会呀!造孽哟,躲不过的冤孽。

  张晓虎 2002.11一稿 2004.9二稿 于重庆蜗居

打赏

1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lq9900ABC 时间:2018-03-06 17:33:27
  沙发
我要评论
作者:沙坪坝双碑的崽儿 时间:2018-03-06 17:41:28
  历史还原,还原历史,以史为鉴,好文!
我要评论
楼主zhxh 时间:2018-03-07 11:40:07
  昨晚回复审查,今天版面不见此文,顶起看看
作者:巴渝农门阵 时间:2018-03-08 13:35:29
  ,
我要评论
作者:宁老头 时间:2018-03-09 15:21:26
  生动传神!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中国新知足 时间:2018-03-13 13:04:10
  红色记忆,难忘1966!
我要评论
作者:轮回流年 时间:2018-05-20 18:51:09
  顶下
作者:兰花村吊甩甩耍耍 时间:2018-05-20 19:18:02
  文革是有人类以来最大的灾难,毁灭了人性,让整个社会道德体系崩溃。然而有人为之,却没有人出面担当!!其表现还不如动乱地区恐怖组织,恐怖组织还敢说声“是我做的”!MMP
作者:愤怒的葡萄核 时间:2018-05-20 22:21:27
  好文。和豌豆兄有一拼。
作者:平穿岁月 时间:2018-05-20 23:13:02
  写的好哟
作者:宁老头 时间:2019-04-12 17:55:33
  写的好!
  佩服老兄~
作者:巴渝村夫 时间:2019-04-12 17:57:27
  不堪回首的岁月,乱劈材!
作者:閒侃 时间:2019-04-13 14:24:36
  是有过滤嘴以前的事
楼主zhxh 时间:2019-04-14 17:24:57
  75年前后王勇老爹调双桥区公安局长,他升为小衙内,独住解放碑城区爹妈两居室,招来不少女子上门撕扯呼喊。进城乡建设报当画册部主任,为后来全国女首富吴亚军记者的上级。现居深圳,混得一般。
作者:不明真相的农民 时间:2019-04-14 18:33:33
  遗害无穷
作者:巴渝写是 时间:2019-04-14 18:42:31
  10年文革,对国民的人生观、价值观,对中华文化,包括中医文化的破坏是十分严重的。
作者:门维比索 时间:2019-04-14 20:04:01
  楼主,你也是文革的过来人。
作者:门维比索 时间:2019-04-14 20:05:50
  建议你把你的文革经历写成诗歌或小说,拿到台湾去参加比赛。让更多人了解。
  王小波的《黄金时代》就是讲文革中那些疯狂的,你也可以效仿他。
  • zhxh: 举报  2019-04-15 00:05:16  评论

    文革题材有数十篇,苦于不得其门而入,谢谢涯友建议。
  • 门维比索: 举报  2019-04-15 01:31:18  评论

    评论 zhxh:台湾的文学活动多得很。要用下半身写作,绝对可以引起关注。
我要评论
作者:西米是小米 时间:2019-04-14 21:53:57
  把人变成鬼的时代!
作者:善良的小明2016 时间:2019-04-14 22:45:16
  这个作文写得很有趣,有点像王小波作品的味道,细节描写极为传神,方言字也用得恰到好处。
我要评论
作者:门维比索 时间:2019-04-15 16:55:43

  
  去参加这个比赛。奖金高,几十万哦。
  @zhxh
我要评论
作者:越南2012 时间:2019-04-15 21:26:34
  帮顶,文歌,不堪回首
作者:弟儿下坡 时间:2020-02-11 22:06:30
  从评论寻来,顶一个。
作者:陈波GQ 时间:2020-05-25 14:44:13
  三反五反,一化三改造,抗美援朝,公私合营,大办钢铁,为1070万吨钢铁而奋斗,中苏友好,超英赶美,十五年赶上英国,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除四害赶麻雀,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支持中东人民的反美斗争,三年自然灾害,挖五宝(寻代食品),小球藻治肿病,少年英雄刘文学,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农业八字方针,支持越南人民抗美,山连山,水连水,帮助阿尔巴利亚,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打到美帝和苏修,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以钢为纲,以粮为纲,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块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向雷锋同志学习,学习向秀丽,欧阳海,王杰,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等等。自力更生,勤俭建国,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以阶级斗争为纲,四清运动,评海瑞罢官,516通知,批三家店,打黑帮,我的第一张大字报,打到刘邓涛,炮轰西南局,火烧省市委,抓革命,促生产,红卫兵,大串连,思想兵,工纠,815,反到底,打到刘张过元旦,保革联,砸革联,文攻武卫,三支两军,实现革命大联合。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迎九大,忠字舞,三忠于四无限,913副统帅坠机,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批林批孔,以三项指示为纲,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天安门事件,毛去世,打倒四人帮,拨乱反正,以经济发展为中心,推行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开放,鼓励个体经营,打倒官倒,反击资产阶级自由化,六四学潮,摸着石头过河,国企改革,减员增效,转变观念,拉开分配差距,破三铁,4050提前内退,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中国梦。
  50年出生的人就这样飘过。
我要评论
作者:噜噜噜叭叭叭 时间:2020-05-25 17:04:35
  整来整去,老百姓最遭罪,哎....
作者:阴阳两端反复生 时间:2020-05-25 21:15:08
  好文。顶。
  性格、意识、心态,陌生而又熟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