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城的老龙门阵〗 复元寺的故事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7-23 09:56:00 点击:1025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重庆城的老龙门阵---复元寺的故事

  复元寺在哪?在红糟房。具体点,在沙坪公园的红卫兵公墓围墙外边。复元寺八十年代尚在,但已被市里某公司用作仓库。一、二十年前,破败不堪的复元寺被拆除,改建成一座教堂。
  复元寺的来历很特别,它不是以地名、风物、典故取名,而是以一对夫妇历经四十多年离散,再次聚首,破镜重圆的故事得名的。《巴县志》载:“复元寺在龙隐镇东南,有比丘世称割鼻二居士,已字未适,遭张献忠之乱中离散,年六十始与其夫相聚于此而得名。”
  传说是这样的。
  在三百多年前的明朝末期,陕南汉中盆地中的汉水河边,有一座叫汉柏庄的村子。庄子临河靠山,周围古柏参天,百十户人家住在这里,过着宁静安祥的田园生活。
  村头挨邻着两家人,一家主人姓王,是当地秀才,颇有些文才。但考举却屡试不弟,一时灰心,在家耕田。农闲时办了个家馆,招了几学生教书以补家用。他儿子也跟一起读书。长大后,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田里坡上,打柴割草,都是他干。一有点空,也拿本书读读。除此,还喜欢习点强身健体的拳脚功夫。娶了媳妇后,一家人男耕女织,和和美美的过着日子。
  另一家主人姓张,主人却是个赶着马走南闯北的小商贩,正常生意之外,有时也贩点私盐。儿子长大后,也跟着做生意。娶了媳妇后,两爷子出门做生意,婆媳在家纺纱织布,日子过得也很宁静。
  这一天,上午王家媳妇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柏阳,乳名阳儿。下午张家生了一个女儿,取名莺莺,小名可儿。两家人都添了家口,都是三代同堂,高兴得相互祝贺。两家还同意结为亲家,待孩子成年后,再行婚礼。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这对儿女渐渐长大,转眼四岁了。阳儿爷爷每天让他们到家馆,同其它学童一起,认字读书。一早一晚,阳儿父亲就带他们练习武术功夫。
  这一天,两小来到核桃树下,可儿看到核桃外皮已经发黑变干,核桃已经成熟。就说:“核桃熟了,我上去摘几个来吃。”阳儿一听可儿想吃核桃,就说:“姑娘家家的,爬树耍也不怕人家看到了笑你,我去摘。”阳儿身轻体健,三两下就爬到树上,选择又大又好的核桃摘。阳儿摘一个往下丢一个,可儿在地上,指着树上,一会说这个大,一会又说那么个好。阳儿根据可儿的指点,在树枝上攀来攀去。摘到一个大核桃,随手往下一丢。可儿只顾指点树上,没看到这个核桃丢下来,结果打在可儿的右额头上。核桃外皮已经干透裂开,露出硬壳。可儿头皮破了,流了血,可儿哭了。阳儿在树上一看打着人了,可儿又在哭,心里发慌,赶紧从树上溜下来,不想没站稳,一跤摔倒扑在地上,左额头碰在地上的那个核桃上。也把皮碰破了,流了血。一点小伤,两天就好了,不过两人的额头上都留下一点淡淡的迹印,像两个弯弯的小月亮。这年,他们刚十四岁。
  可儿的爷爷贩盐找了些钱,岁数也大了,就不赶马了,在城里买了间门面,开起了店。一家人也搬进了城。
  转眼又是几年,阳儿可儿都十八岁了,就按两家爷辈的意思,托媒人来提了亲,定了婚期。
  这天,阳儿骑着马,带着花轿接上了可儿。一路吹吹打打,从城里出来,往汉柏庄赶路。汉柏庄遥遥在望,哪知道,突然有一队人马从树林里冲了出来,拿着刀枪见人就砍。迎亲的队伍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可儿在轿子里听到杀声阵阵,惨叫不绝,心里也发慌。这时阳儿一声惨叫,让可儿镇定下来。夫君有难,为妻岂能独活。取下盖头,一掀轿帘,跳下轿来。阳儿已经不见踪影,见四面都是提刀拿枪的盗匪。一个头目看新姑娘出了轿,又这么漂亮,连连叫喊:“不要伤她,带回去做压寨夫人。”
  可儿虽然跟着阳儿父亲学过拳脚,对付一两个普通盗匪没有问题。但这一大帮子人,她却没有办法。听到有人要拿她做压寨夫人,心想夫君已死,活起也没有意思。不如跳入河中,随夫而去,也不能受此屈辱。不待盗匪靠近,拔脚往汉水跑去。一个盗匪提着刀,跑来阻拦,被可儿一脚踢翻。随后一跃,跳入江里。
  待到可儿醒来,是在一座尼庵,这已是两天以后了。一个沿江而行的尼姑发现了她,把她救上岸。可儿想找阳儿,想回家找父母。尼姑告诉她,这尼庵叫静心庵,离汉柏庄有一两百里。杀你们的,是从北边来的流民武装。这些由多股流民武装组成的队伍,良莠不齐。他们既杀官攻府,也打家劫舍。他们人多势众,已攻破了好几座城池。两天前,这伙流民武装去打县城,官兵稍作抵抗,就溃不成军。县城已被这流民武装攻占后烧毁。城乡居民死的死,捉的捉走,幸存的,只得四处逃难。劝可儿随她在庵暂住,并答应托人去打探消息,再作打算。不久,有消息来,汉柏庄还有几个幸免于难的邻居。据说张王两家已无活口,也没有找到阳儿的尸体。阳儿生死不明,不知去向。可儿听夫君尚在,心里稍安。流民武装仍在四处攻城掠地,地面上人心惶惶。可儿也不敢回汉柏庄寻找。过得两年,尼姑病重,要可儿皈依佛法,慢慢寻找丈夫。可儿依言出家,取法号寻缘,跟随尼姑修行。
  不久老尼姑圆寂,寻缘火化其遗骨,也安葬好了。这时,听说周边一带已经稍为平静,寻缘决定赶回汉柏庄。汉柏庄已烧成白地,到处是断壁残垣,荒草丛生,已无一人。她开始一路游历,一路打听阳儿下落。有人说,那年的迎亲队伍有些人被盗匪捉去,逼着当了挑夫,往四川方向走了。可儿一听,立马往四川寻去。这一寻,就是四十多年。
  寻缘这天来到重庆府的龙隐寺,还没进山门,一个香客拦住了她。说,家中老母昨夜得梦,观音菩萨要她还三十年前许下的愿,要请一位寺里老师傅到家里,连做三天法事。今天碰到比丘尼,那是再好不过了。寻缘此时尚无去处,因此答应去她家。
  寻缘来到红糟房他家已是傍晚。香客的母亲陪寻缘用斋。问起寻缘来自哪里,寻缘一一答过。三天法事做完,这天半上午,寻缘谢过香客一家,香客相送出门。不远处火炮突然响起,跟着锣鼓唢呐也响了起来。香客说有座新桥落成,今天要踩桥。这火炮响了,怕是新姑娘要来踩桥了。两人来到桥边,寻缘看到新郎倌骑着马,一脸喜气走在前面,紧跟着是四人抬的花轿。想起当年也是坐花轿,却惨遭不幸,郎君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心里不禁一酸,眼泪流了下来。泪眼中,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了。那背影是刻在寻缘心中的,那能忘掉。寻缘怕是眼花,连忙用衣袖擦干眼汨,在一细看,这不是阳儿的背影么?那是阳儿,她的夫君,她忍不住喊了声:“阳儿。”。那男人听到有乡音在喊,身子抖了一下。转过了头,看到寻缘,一下也呆了。这不是他寻找了几十年的可儿吗?两人一步一步靠近,两人额头上一左一右的小月亮看在对方眼里。阳儿终于喊了声:“可儿”,寻缘也喊声:“阳儿”。这一声喊,两人不禁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香客和踩桥的人都惊呆了,静静地看着两个痛哭的白发人。他们奇怪,一个老汉,一个尼姑抱在一起,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哭?好一阵,寻缘止住哭,对香客道谢,说不是来他家做法事,岂能跟失散了四十多年的夫君见面。香客见状,知必有缘故,热情地请他们回家。香客母亲听说这事,心头一酸,非常同情,一定要请他们住下来再说。两人这才把过去之事,一一述说出来。
  原来阳儿那天骑在马上,看盗匪一枪杆打过来,阳儿举手挡过,骑马跑向可儿想救她。哪得这盗匪一枪杆没打着,心头很冒火,看阳儿骑马跑向花轿,就从背后一枪投去,阳儿心急没防备,被刺中后背。他惨叫了一声,跌下马来,倒在花轿背后,就晕过去了。可儿跳江后,他醒了过来。被盗匪抓起,逼着他挑行李,跟着队伍一路走,来到了四川。在路上,他抽机会逃了出去,跑回家乡寻找可儿。可儿没寻到,却得知两家人已无活口。后来听人听起,有尼姑曾救过一个新姑娘。他辗转寻到尼庵,也不见人。多方打听,又有人说有小尼姑进了四川。于是他也跟着到了四川。今天路过这里,正碰到新人踩桥,触情生情,就停下看看。不想在这里,却碰到了可儿,天遂人愿,终于破镜重圆。
  众人听到两人的述说,感动得跟着流泪。想到这两人是外地人,今日在此团圆,是难得的缘分,就劝说他们,不如就在此安顿下来,建一所尼庵修行。可儿答应了,众人又纷纷认捐香油。香客母亲喜做善事,见大家有意帮这对夫妻,决定把一块数亩大小的坡地捐给可儿,一部分作为建庵之地,剩下的作为庙产,让阳儿耕种,以保生活无虞。阳儿一边筹备建庵之事,耕种之余,也在附近打短工挣钱,以作建庵资金。可儿每天早出晚归,风雨无阻,天天出门化缘,以募集建庵费用。
  一年后,一座小尼庵修建完毕。取个啥名好?众人七嘴八舌,说了好些个。有一乡贤说:“两人离散有四十余年,白首方得团圆,新的生活将重新开始,不如叫复元寺吧?”众人都说要得。自此,红糟房附近有了座复元寺。
  复元寺的来历说过了,还有一件事,也顺带简要的说一下。抗战时期,在复元寺旁边,还有一座公墓,叫“复元寺八路军办事处公墓”亦称红岩公墓。这块地是红岩村的主人铙国模捐出来的。当年红岩村的中共中央南方局、八路军驻渝办事处的病逝人员,包括周恩来的父亲、邓颖超的母亲。以及八路军办事处秘书、国民党元老廖仲凯的女婿李少石等,死后都安葬在这里。五十年代,周恩来总理出访回国,路过重庆,还专门问了红岩公墓的事。听说红岩公墓在改建为革命公墓时,周恩总理说了他的想法。大意是,老父和岳母随我住在红岩村,是我的亲人。他们的坟墓,是我的私人墓地,不能叫革命公墓。如果要建,一定把老父和岳母迁出。事后,周恩来总理自已掏钱,请重庆有关方面将其老父和岳母迁出,为了不占用耕地,采取了深埋安葬,不留坟头。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5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草小悠 时间:2018-07-23 15:10:32
  @俺老年痴呆病人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现代女秋香 时间:2018-07-23 15:25:27
  这么长竟然看完了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7-24 10:02:15
  @现代女秋香 2018-07-23 15:25:27
  这么长竟然看完了
  -----------------------------
  谢谢你耐心地看完了本帖。龙门阵要把一个故事说清楚,细节也要说些出来。不然,可读性就要差一点。
作者: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7-24 10:31:36
  拜读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7-24 21:06:46
  @苏州五针松 2018-07-24 10:31:36
  拜读
  -----------------------------
  敬请斧正。
作者:鱼都钓不到 时间:2018-07-25 10:10:56
  谢谢老先生,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还需改革1 时间:2018-07-25 11:03:02
  拜读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7-25 11:10:24
  @还需改革1 2018-07-25 11:03:02
  拜读
  -----------------------------
  还请指正。谢了。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7-25 11:16:07
  几年前,曾去找过沙坪公园。从公园后门出去,就是晒光坪。原先几间农舍、农田的地方,现在是整洁的街道。顺着公园围墙,边走边问,找到了天主堂。问街上行人,他们都是近十来年搬来的,不晓有复元寺这地方,好在有一个买菜的中年男子是当地人,说,天主堂就是。
  天主堂院门开着,有一老者在门房。一问,他说,他是这座教堂修好以后才来的。只晓得这以前是一座尼姑庵,还有一个老年尼姑,但不晓得这尼姑庵叫什么名字。他说,十几年前,经有关部门批准,把这座只剩一间偏殿的尼姑庵拆了,建了天主教堂。至于那老年尼姑,由天主堂帮她养老送终,早已经走了。

  晒光坪及教堂

  

  

  

  沙坪公园的红卫兵墓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7-26 08:46:43
  更正一下。我的回复图片的说明中第一句“几年前,我曾去找过沙坪公园。”的“沙坪公园”应为“复元寺”。致歉。
作者:隋洛 时间:2018-08-02 17:02:38
  我家住在沙坪公園大門對面,上世紀80年代末,第一次聽說復元這個地名,這是在公園中門的一個生產隊名稱,來源於復元寺。後來,某地產公司在曬光坪修了個小區叫"復元山莊"。我才知道,真的有復元寺。 再後來,我也知道了周總理的親人埋在復元寺。

  至於,復元寺的具體位子,我不知道。只知道,大概就在“岩口”附近。 今天,看了老師的帖子,才知道,復元寺在教堂里。這個天主教堂我進去過。
我要评论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8-05 17:14:46
  @隋洛 2018-08-02 17:02:38
  我家住在沙坪公園大門對面,上世紀80年代末,第一次聽說復元這個地名,這是在公園中門的一個生產隊名稱,來源於復元寺。後來,某地產公司在曬光坪修了個小區叫"復元山莊"。我才知道,真的有復元寺。 再後來,我也知道了周總理的親人埋在復元寺。
  至於,復元寺的具體位子,我不知道。只知道,大概就在“岩口”附近。 今天,看了老師的帖子,才知道,復元寺在教堂里。這個天主教堂我進去過。
  -----------------------------
  复元寺在晒光坪。晒光坪原是一个石滩,大约一亩大小,寸草不生,周围没有一棵树。太阳从东山升起到西山落土,一天都晒到起的,所以叫晒光坪。不过这是当年农民晒粮食的好地方。
作者:MR_馒头 时间:2018-09-23 22:03:31
  家里人曾在晒光平工作,小时候去过,就记得很大一个院子。现在早已经人事无非了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