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淘宝店主的不知是失败或成功的人生自述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5 00:40:46 点击:1109 回复:5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直都想把自己这半生平凡的人生经历写出来,记得当时注册天涯时,就是想的能有时间写起发这上面,当做自己的一个回忆,可却一直没有时间,感觉是个很费力的大事,要准备很久。今天,终于开始来实现这个愿望了。先声明,只是自己记录自己的一些能回忆起的事,想起一件事,又因为自己只上了几年学,真正要按专业的写作水平来看待,可能会让你很失望,所以如没有让你觉得能继续看下去,就请移步他处。
  先剧透几个自认为相对比较大的事:
  1.被水淹过两次;
  2.差点滚下山崖一次;
  3.出过几次惊吓比较大的车祸;
  4.负重40公斤吊在绿皮火车车门外,命大;
  5.救助落难人员,扭送过小偷进派出所;
  6.自学打字,五笔,听说能打五笔的都是70后以上的哟;
  7.出轨(这个不敢多写,不想让家人伤心);
  8.拘留所呆过半个月;
  9.与行政机关打过官司,艰难胜出;
  10.正在与国内最大电商平台进行维权诉讼。

  好,开始吧,因不是事先写好复制粘贴,更新可能会有点慢。

  本人70后,具体那一年,后面大家自会算出来,不重要,多这一句,多几个字数而已。生于合川乡下,出生那个年代,还没有下放土地,但已不是吃大锅饭了,出工是按人口记工分,也就是每天统一安排劳动,然后按出工人数,出工天数,通过一个记分标准来记多少分,到了收粮食的时候,把收上来的粮食堆到石板铺成的坝子里,晒干,有专人照看的,晚上会收到一起,堆成一个很大的尖堆,用一个木料做的带孔的印壶,里面装上不知是石灰或面粉的白色的东西,然后把粮食堆打上很多的封印,留待第二天又晒,直到晒干,就开始称称分粮。
  那时建制不叫镇或乡,乡以下,也不叫村。镇当时是叫人民公社,然后村是叫生产大队,大队以下就是队或小队,每个队都有队长,会计等。我家三伯当时就是队里的会计,算盘打得很熟练,一进一,二进二,三下五去二的口决是不用背出来的,做不看算盘,眼睛只看着记录表,这边手指飞快拨动珠子计算。分粮先扣除公粮等,然后按每家的工分,人口来计算每家能分多少,我家人口多,光靠当时队里种的粮食不够吃,爸爸就经常在外面打工,所以出工少,到分粮时,还要除去应该出的工,而没有出的,也就是要补工分,所以记得我们每年分到的粮食并不多,生活上,记得吃过红苕根这些的。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2次 发图:5张 | 更多 |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5 00:45:38
  哎,感觉很失败,第一次发,就出现好几个错误地方了。

  一直都想把自己这半生平凡的人生经历写出来,记得当时注册天涯时,就是想的能有时间写起发这上面,当做自己的一个回忆,可却一直没有时间,感觉是个很费力的大事,要准备很久。今天,终于开始来实现这个愿望了。先声明,只是自己记录自己的一些能回忆起的事,想起一件事,就写一件事,又因为自己只上了几年学,文笔不好,真正要按专业的写作水平来看待,可能会让你很失望,所以如没有让你觉得能继续看下去的理由,就请移步他处。
  先剧透几个自认为相对比较大的事:
  1.被水淹过两次;
  2.差点滚下山崖一次;
  3.出过几次惊吓比较大的车祸;
  4.负重40公斤吊在绿皮火车车门外,命大;
  5.救助落难人员,扭送过小偷进派出所;
  6.自学打字,五笔,听说能打五笔的都是70后以上的哟;
  7.出轨(这个不敢多写,不想让家人伤心);
  8.拘留所呆过半个月;
  9.与行政机关打过官司,艰难胜出;
  10.正在与国内最大电商平台进行维权诉讼。

  好,开始吧,因不是事先写好复制粘贴,更新可能会有点慢。

  本人70后,具体那一年,后面大家自会算出来,不重要,多这一句,多几个字数而已。生于合川乡下,出生那个年代,还没有下放土地,但已不是吃大锅饭了,出工是按人口记工分,也就是每天统一安排劳动,然后按出工人数,出工天数,通过一个记分标准来记多少分,到了收粮食的时候,把收上来的粮食堆到石板铺成的坝子里,晒干,有专人照看的,晚上会收到一起,堆成一个很大的尖堆,用一个木料做的带孔的印壶,里面装上不知是石灰或面粉的白色的东西,然后把粮食堆打上很多的封印,留待第二天又晒,直到晒干,就开始称称分粮。
  那时建制不叫镇或乡,乡以下,也不叫村。镇当时是叫人民公社,然后村是叫生产大队,大队以下就是队或小队,每个队都有队长,会计等。我家三伯当时就是队里的会计,算盘打得很熟练,一进一,二进二,三下五去二的口决是不用背出来的,做不看算盘,眼睛只看着记录表,这边手指飞快拨动珠子计算。分粮先扣除公粮等,然后按每家的工分,人口来计算每家能分多少,我家人口多,光靠当时队里种的粮食不够吃,爸爸就经常在外面打工,所以出工少,到分粮时,还要除去应该出的工,而没有出的,也就是要补工分,所以记得我们每年分到的粮食并不多,生活上,记得吃过红苕根这些的。
作者:愤怒的葡萄核 时间:2018-09-05 06:06:04
  语言流畅思路清晰,好。
作者:白喵 时间:2018-09-05 06:51:09
  沙发
作者:阅妞无数 时间:2018-09-05 07:09:50
  请先写出轨这段
作者:跑马的时间 时间:2018-09-05 07:43:36
  70后对公社印象并不深刻吧,这段可以忽略
  • 地狱乌金: 举报  2018-09-05 21:54:11  评论

    70年代初的,还是有印象,而且我们记得的是我们那儿成立乡都已经是80年代了。
我要评论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5 21:49:35
  @阅妞无数 2018-09-05 07:09:50
  请先写出轨这段
  -----------------------------
  还是以时间顺序来。
作者:万爷驾到 时间:2018-09-05 22:06:45
  占坑
作者:轩雨0608 时间:2018-09-05 22:12:23
  占坑
作者:a霜霜a 时间:2018-09-05 22:23:03
  这是小说吗。还是真实故事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5 22:27:39
  @a霜霜a 2018-09-05 22:23:03
  这是小说吗。还是真实故事
  -----------------------------
  个人的真实发生的事,当然一个人一生会发生很多事,只是能记忆深刻的,也就不很多了,我就是想把这些还能想的事记录下来。
我要评论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6 00:15:50
  2.继续说上小学前的一些还能记起的事:婆婆过世、杀年猪、坠崖、走丢
  婆婆具体那一年过世的,记不得了,应该是我三岁多或四岁吧,父亲他们那一辈八个,三女五男,我们做那一排房子,是解放前地主修的,父辈他们是解放时,分田土,从另外的地方迁来的,只有爷爷,婆婆,三伯和四伯和我父亲以及姑姑他们分到这儿,其他大伯,二伯就分在另外的地方的。在父辈他们都成家后,就各自单独为一家了。父亲在男的中最小,所以婆婆是与我们住在一起的,爷爷在六几年就过世了。婆婆过世我的记忆就只有应该是她病重到已经下不了床,由长辈们抱她起来帮她解手这一件事,不久后就过世了。
  躲到杀年猪的记忆也就一次,记得当时是晚上,我们那个队临马路,把所有准备工作准备好后,派两人在离队上几百米的路的两头放哨,确认没有外人经过后,就用手电赶紧通知在院子边等着的人开始杀,还得把猪的嘴堵住,怕叫声大了,让别人知道去告,直到把猪杀了,清理好后,在外面放哨的才能回来。
  小时有几件关系我一生的事情发生,可能是我这人命大,一生中,经历多次事关生死的危险都幸运化解,我们队所处的地方,是三面临悬崖,离队上房子近的这两面岩下是另一个县的地盘了,还有一边的岩下是我们乡的另一个村,都是以岩为界,岩很陡峭,我有一次就是在崖边好像是猪草吧,就不小心摔倒了,滚了好几米,幸好被岩边的几根树木挡住了,才没有摔下山崖,要真是摔下去了,那是没有活的,崖上到崖下几十米高,是那种石头岩,垂直的,我们队上我知道的就有一个娃儿从岩上摔下去的死的,我小姑的大儿子也是十来岁时从岩上摔下过世的,只是小姑他们是另一个村,那边的山崖还要高些,我比较幸运,人生的的第一次生死关就这样逃过了,当时还怕大人骂,回家根本就不敢给大人讲,直到成年后,春节期间陪妈妈摆龙门阵,才告诉她,她还很惊呀,说我怎么原来不告诉她。
  走丢这件事,是跟着妈妈去北碚青木关给才出生的表妹打三早(这个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现在的亲人生了小孩,在坐月子期间去其他亲人去看望。)到北碚应该是小时去的最远的地方吧,那年我应该是四岁多,70年代,客车很少,现在几小时的车程,那个年代要两天才能到,记得当时是妈妈,二姨,我,还有那些就记不清了,从街上坐车到了合川,因已经没有到北碚的车了,就要在合川住一晚,当时合川就只有涪江一桥,那时江上还有船只打鱼,我们就在桥上看船上的鱼鹰捉鱼,原来没有见过这些,看得有劲,妈妈她们走时也不叫我,还以为我会自然跟着她们,直到很久后,她们才倒回来找我,还好,听妈妈过后回忆说,我还一直在那儿看,没有离开,也庆幸没有被别人带走。
  记得到了三姨家,他们那时已经是用的电灯了,感觉很希奇,一拉绳子,灯就亮了。在三姨家那几天,还记得到他们街上看了一次电影,放的是《白毛女》或《东方红》已记不清了,甚至这两个名字是不是同一部电影都有点模糊了,也懒得去查证了。
作者:a霜霜a 时间:2018-09-06 00:57:17
  我也做过不太专业的淘宝店主,坐等你的淘宝经历
  • 地狱乌金: 举报  2018-09-06 09:47:39  评论

    按时间序来,淘宝经历估计要等一阵才能看到。还有因为正在与淘宝网打官司,所以不好在这儿先说。
我要评论
作者:青春的老头 时间:2018-09-06 09:39:28
  已做淘宝6年,目前还在做,坐看哥子的经历。。。
  • 地狱乌金: 举报  2018-09-06 09:43:33  评论

    我做零售店30年,淘宝店下个月就满七年,一直淘宝店只是当做的一个补充实体销售的一些短板。
我要评论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6 09:49:39
  白天要看店,只能简单抽空做些回复。晚上才有时间边回忆边写下来,所以到发表时,都是午夜了。
我要评论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7 00:09:58
  3.上学之前的记忆中,还有印象的有一件事是批斗会,那时是讲成分的,贫农、中农、富农、地主,不过我们70后,能亲历批斗还有记忆的,可能很少了,我也只是能勉强记起一个批斗场景,是在大队部批斗我们队上的一位富农,只是在台上低着头站在那儿,批斗会开完后,该干嘛还是干嘛,估计是应付任务,不得不开的那么一个会吧。不是像电影里看到的最开始搞阶级斗争那样戴高帽子被批斗。而且后来大了,我了解到象我们队上,成分最高的也就是富农,没有地主,可能是解放时,把田土,房子这些分了,就评得低一些了或是已经不在那儿居住了吧。最多是的贫农,像我们这一大家子,全都是贫农成分。
  农村的男人,很多会学习一门技艺,有手艺的,在不农忙的时候可以凭手艺挣点钱贴补家用。像我父亲,就会修锁配钥匙,还会补鞋,修雨伞等(前面我说到的父亲在外面打工,实际也就是相对离家更远的地方做手艺,一般要几个月才回家一次,都是农忙时才回来);我四伯是木匠,三伯珠算好,是队上的会计,我们队上还有杀猪的,裁缝,竹篾编织等,最厉害的是一位能治骨折的老中医,方圆近百公里都是很有名的,很多远处的都慕名来请他去医治,我弟弟小时右手也被摔断过,就是他接好的,可惜他的这个医术最后没有传下来,收了徒弟的,但没有学得精通,他自己的儿子,孙子也都没有学到这个。
  在我七岁多时,就有老师来登记适龄儿童上学的事了,其实觉得那时政府部门还不错,是派人上门来做这件事的,不像现在,要家长自己早早去登记排队。我还记得来我们队上的是一位姓仁的女老师,我们队上那一年上学的还不少。我的学名,就是现在的身份证名字,就是那时父亲给取的,上学前是没有学名的,就一个小名,按排行叫的,我在我家男娃中排行老二,就叫二娃,现在我的一些长辈都还这样叫我。当时不象后来时兴单名,父亲也没有按通常的把字辈加在名字中来取,给我取了鹏飞的名字,寓意大鹏展翅高飞吧,不过好像有点辜负父亲的期望,人生不算很成功。
  我们村小学离家有一公里左右吧,到学校有三条路,一条是沿着马路,距离最远;另一条是走一半小路,一半马路,近一点点,会经过几户邻居家门口,有狗,怕被咬, 一般一个人,也是不走那一条路的;还有一条就是全小路,最近,不过路上会经过一片坟场,有新坟,也有几十年的老坟,胆子小,没有同伴一起,独自一人是不会走那条路的,就是有伴一路,也是只敢走中间,不会走最后的,在没有收苞谷的时候,就是有同学一起,大家也不会走那条路,路两边土里的苞谷长得比成人还高,风一吹,叶子沙沙地响,谁都不愿意走后面,有苞谷的时候,只有有大人一起,才会走,记得总共五年小学,就没有走过多少次那条路。
  那时穷,夏天基本是打赤脚的,每年下期开学那一个多月,气温还很高,我们那马路是那种沙质土,被晒得很烫脚,走马路上学时,都只能踩着不会被车压到的长有草的路边,还要注意不被摔到路外。走马路上学,也要经过有坟的地方,有一个位置,最奇葩,路两边各一座坟,并列,一边是埋的一位被摔下山崖的男娃儿,另一边是埋的一位被掉在水井里淹死的姑娘,都是同一个队的人,死的时间也不太久,走到那儿时,得忍着烫,从马路中间走过的,另外有一段虽然有新坟,但坟低于路面十来米,走到那儿就走路的另一边,不看到坟,就没有那么怕。也不知胆子怎么这么小,一直到后来十八九岁时,都还这样,记得有一次从外地回家,坐客车到街上后,才凌晨,天还没有完全亮,赶着回家,要走两公里多的马路,路上也是有好几处又是悬崖,又是坟地的地方,壮起胆子走回去,连衣服都被冷汗打湿了,就连现在,四十多了,路过乡下那些坟地,都还感觉不适。
我要评论
作者:甜鸭和海椒 时间:2018-09-07 00:30:49
  几号
作者:浮云都是锤子 时间:2018-09-07 04:51:41
  请重点描述出轨部分,最好是有细节,包括心里动态,其他内容可以一笔带过。
  • 地狱乌金: 举报  2018-09-07 11:08:11  评论

    不是严格意义的写小说,只是回忆录,所以有时间节点,而且真正出轨,实际上,可能也有不少人有吧,只是选择了把这些不光彩的事隐藏而已。
我要评论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7 20:32:57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8 00:31:33
  4.我们村小学叫新庙小学,但在我们上四年级前,不是叫这个名字,是跟着行政建制改的,我们这个村原来叫七大队,整个公社有十个大队,后公社改为乡,大队就改为村,我们七大队就改名叫新庙村了,学校这个名字应该是随着改乡的时候改的。
  看到名字,大家就应该知道我们学校与庙有关了吧,学校所在地就是原来的一座庙子,解放后,成为了学校和大队部,上一年级和二年级时,教室就是庙子的木结构房,操场也就是庙子的大坝子,原来庙子占地应该很大,建在一个半山腰上,三面临崖,有一条很陡很窄的石梯路,解放后修马路,有一边就不那么危险了,我们上学时,那石梯路都还在,偶尔村上晚上放电影这些,完后,很多人都还要走那个路下来。后来可能是为了安全就拆了,只能走旁边马路。三年级后,我们就搬到新修的石头瓦房教室了,那个年代教室里的标语是写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上到小学四年级学校就扩容了,改为完全小学,邻近几个村的小学高年级学生得到完小来上学,乡里下面五个村的小学高年级学生到街上的完小读。四年级分班,到我们五年级时,开始执行六年制小学了,当时成绩好的班,五年级上完就可以毕业,相对差的班,就多读一年,六年级才毕业,所以我只上了五年小学,就升的初中,像我表妹,与我同年的,就晚了一年毕业。
  那时不执行义务教育,但家庭条件差的,能申请政府补助,虽然每学期学费就几毛,后来调为几元,很多也缴费困难,我就记得我家找过我们队长签字减免过学费的。
  小学中能记得起名字的女同学除去本队上的邻居和表妹外,就只有一位叫XYQ的同学了(后面提到部分同学或人时,就用名字的首字母替代了),只是也完全想不起她的样子了,毕竟有近三十多年没有见过面,当然就是现在见了,也认不到了。(有网友想我先写点感兴趣的,小学期间,除了能记得跟一位本队的女同学放学路上做过 过家家的游戏外,就只有这位女同学,算是小学中对异性的一种美好的回忆了。)
  小学的老师,还能记起一些,最开始在木房教室的一位是我幺gāgā(这个gāgā是四川重庆这边原来称呼外公外婆的叫法发音,确定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只有用拼音了,我们下面的一代,就基本不这么叫了)。三年级时,有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可能当时讲课比较快吧,要叫记笔记,跟不上,又是用的圆珠笔,字就从那时开始,写的很难看了,到现在这个书写汉字,还是没有练好,平时开份收据都不好意思开,生怕客户笑话说写的认不出来是什么字。
  毕业时的语文老师是陈老师,数学老师是谢老师,记得毕业时,还给老师买了礼物,给陈老师买的一盒香烟,给谢老师买的一包扎糖,把塑料袋弄开了一个小洞,写了一个小纸片放进去,嘴馋,还偷偷抽了一块糖出来吃了,性格内向,两位老师的礼物都没有当面交给他们,都是放到他们各自的办公桌上了事。
作者:今夜的迷茫 时间:2018-09-08 06:47:49
  文字太多,太难看了,直接大腿内侧开始写起,丰富一点,生动一点,点击率会更高。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8 11:14:56
  @今夜的迷茫 2018-09-08 06:47:49
  文字太多,太难看了,直接大腿内侧开始写起,丰富一点,生动一点,点击率会更高。
  -----------------------------
  单纯的博点击率对我没有任何动力,已失去记录的意义。
  平凡人的人生点滴,不需要刻意的修饰与加工,对名人来说,同样的人生故事,可以叫做传奇,对老百姓,就只是酒桌上,与朋友或家人闲聊时的故事,也许还会争论当时是否与我现在说出的一致。
  记录自己的人生经历,说不上是写自传,更不能说是一篇专注于某几件重要事情的回忆录。场景的回忆,能引起同龄人的共鸣,让下一代的人看到时,知道那个时代的生活,就已算是超出我写的价值了。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09 08:46:54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0 01:43:09
  5.小学时,家里发生了一件比较大的事:失火。
  爷爷他们解放时分的大院子那几间瓦房,在两位伯伯和父亲都相继成家后,各自分家出来,慢慢地随着子女增多,就基本不够住了,就各自在院子后面增建房子,60、 70年代,经济条件有限,新建的房子,基本都是黄泥巴筑的墙体,房顶也基本都是用麦草盖的,我们家的草房,离大院子的房子有十来米,好几间,厨房也在里面,相对独立,与三伯家的草房倚角,加上大院那边房子的后墙,又组成一个小院。
  用泥巴筑墙,会在取下木模板和连接木栓后,留下很多直径大约80MM左右的圆孔洞,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把那些孔洞再用泥巴堵住,留下了我们家失火的隐患,那时农村可没有燃气,都是把麦草,谷草,苞谷杆等晒干用来做柴火,另外再买些煤做补充燃料。我们家灶就在土墙边,失火那年,姐姐已经上初中了,她们学校在离我们街上不远的天主教堂里,每天天还没有亮就要自己起来做早饭,吃了才去学校,那天早上,她烧火做饭时,看到一只耗子从灶房墙上那个洞钻过,她就用夹柴火的长火钳去捅,火钳一般是插在才从灶里掏出的柴灰里,有时夹柴火进灶里,也会忘了取出来,经常会被烧红,她去捅耗子后,却把放在屋外墙边的其他柴火引燃了,等发现时,火势已经很大,加上又是草房顶,很快火就窜上了房顶,爸爸在外地做手艺没在家,这可把妈妈急的,水缸里的水用完,连粪池里的粪水都用上了,幸好有伯伯他们和周围的邻居们都赶来帮忙灭火,才把火补灭,还算幸运,只是把我们家草房子烧光了,没有烧到其他邻居的房子。
  在救火中,妈妈的脚也被严重划伤了,很久才恢复,烧房子在农村是很不好的事,为此我还记得,我们家还信了迷信,请了道士这些来做过法事,保佑我们从此平平安安,我虽不信这类东西,但我们家以后,还真越来越好,虽然也发生了一些看上去比较严重的事,但最后都能逢凶化吉,平安度过。像我的几次被淹、车祸、弟弟受重伤等,都转危为安的。
作者:余生丶戒色 时间:2018-09-10 02:09:27
  我也在考虑要不要写回忆录。很多事情放在心底其实很累很累的。
  • 地狱乌金: 举报  2018-09-10 14:55:28  评论

    真正开始写,才发现确实不知如何写了,那些应该说出来,那些又不应该说出来,有了权衡,就有可能失去真实。
我要评论
作者:傻铁 时间:2018-09-10 02:28:42
  淘宝店主够拼,挺不容易的。比微商靠谱。今晚我微信朋友圈,没有恭喜某某提车的帖子了。但又冒出了很多保镖手拉手保护出场的骗子。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0 14:46:34
  @傻铁 2018-09-10 02:28:42
  淘宝店主够拼,挺不容易的。比微商靠谱。今晚我微信朋友圈,没有恭喜某某提车的帖子了。但又冒出了很多保镖手拉手保护出场的骗子。
  -----------------------------
  每个人都不容易,各有各的烦恼。人生如戏,从生下来就开始拉开大幕,主角是自己,酸甜苦辣,结局是喜是悲,都由自己去演绎。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1 23:10:01
  时间总是感觉不够用,为了生活,得不停奔波,最近因为淘宝的原因,网店流量减少了很多,本以为有时间,就可以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可实体店在天气凉快后,生意比前阵子要好些了,忙于进货,送货,接待顾客,每天晚上能码的字更少了。只有几天发一段出来了,过几天与淘宝的第一个官司会进入诉前调解阶段了,马上还要提交第二个起诉书,事情会更多了。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2 00:03:44
  6.失火后,家里将就着简单修整了下,住了大半年,在第二年夏天,请人在岩边打出条石,并买来青瓦,把家里的土墙房子拆了,修成了连儿石瓦房。我们几个子女也长大了些,除平时的放学后去打下猪草外,农忙时,能下地的就下地帮忙干农活,不下地的,在家帮着做饭这些。像我自己,就记得还是到田里插过秧,割过谷子,担过粪等。除了重体力活没有干,其他农村很多基本农活都还是摸过。
  84年小学毕业了,和部分成绩好点的同学考到区里中学上初中,要住校,伙食是自己每周背米到学校,称给食堂,然后换出饭票,早中晚就凭票打饭菜。在本乡中学上初中的,就是每天要回家,早上到学校时,把写有自己名字的饭盒里装上米,统一放到伙食团大灶上蒸,中午放学后,自己到伙食团取自己饭盒吃午饭。我们那儿到区中学,如走小路,走近两个小时,一般如有几个同学约起一起,就会走小路。从乡上到区里也有客车,但班次少,到星期天下午,返校的学生多,有时挤不上,就得走路了,沿着公路到学校,可比小路到学校远很多了,要走将近三个小时,还是很累的,不像现在的学生,出门都是车接车送。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2 09:26:33
  店前这条路,从几年前,车子很少,到现在早高峰时,有近两个小时的缓行.时代变化快,车子增长的幅度也大.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3 00:23:00
  7.进入初中,能记住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拍照办借书证,为了节约,还是和另一个同学一起拍的,然后从中间剪成两个单张单独的登记照。我的借书证好像还是年级001号呢,那时喜欢看小说,乡镇中学,图书室藏书也不多,基本上,在燕窝中学上学的一年多,把图书室的书看得差不多了。
  进入初中后,学科增加了,对有些老师的教学方法也没有适应,学习上感觉跟不上。像英语课,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又是一位中年老师,爱骂人,课堂上,不认真听讲的,搞小动作的,就肝炎,肺结核的骂,拿粉笔头扔。虽然我自己坚持认真听讲,但还是没有适应他的教学方式,就前面基础的认识字母这些学会了,能背字母歌,后头越来越难的单词,语法等,就学不会了,到了二学期,三学期,英语已是每次考试都考不及格了,因为英语拖了后腿,其他几门主要学科也慢慢地跟不上了,就只有历史、地理这些升学时不考的学科能在班上算学得好的。
  在燕窝中学上学时,正是严打的几年,在我们学校,还来开过一次公判大会,拉了一些犯罪嫌疑人来,让全校学生在操场观看法官公开宣判。那几年的严打,力度和尺度是比较大的,我幺外公的小儿子就是在严打时,在看守所死的。
  一个人有时会错失一些机会,记得在准备85年元旦节目时,班主任单独找我,叫我来一个独唱节目,内向的我,却没有这个胆量接下这个任务,甘心做了一位观众,如果那次我勇敢地上台在全校师生面前展示自我,肯定会改变自己的胆量,也会对学习有很大帮助,说不定因此改变以后的人生都不一定。只是世上是没有如果的。
作者:ty_117304528 时间:2018-09-13 07:41:19
  ??
我要评论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4 00:13:47
  8.在燕窝上学时,哥哥已经开始在万寿乡上班了,三册期末考后,与一个家在万寿的同学一起准备去哥哥那儿呆几天,然后领通知书时,再回家,结果到了万寿后,哥哥却已经回家了,只好在同学家住了几天。回学校领了通知书,还因为没有钱乘车回家,走时还在老师那儿借了几元钱,(直到毕业时,再次回到燕窝参加升学考试时,才还给老师。)回家后才知道哥哥回家是参加大姐的婚礼,我因为不知道,就正好错过了。
  因学习成绩确实不适应在区里中学上学了,自己也不想在那儿上了,第四册时,就转学回到乡里中学来了,乡中学同年级也是三个班,先转到一班,上了几个星期,看还是跟不上学习进度,又转到三班,一班、二班都是相对成绩好点的班,三班是复读生和成绩排名相对差点的班,老师管理也没有那么严格。
  在合隆中学上学,就每天早上到学校,晚上自习后再回家,我们同一路线的有好几个同学,所以也还算不很害怕晚上走路。有些远的同学,胆子确实比较大,一个人都要走很远的路。后来学校想办法改善条件,让部分同学也住校,不用每天晚上都回家,记得那时,很多还是住的教室。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4 09:39:43
  还有几天就进入起诉立案阶段了.
  
  • a霜霜a: 举报  2018-09-15 08:29:08  评论

    能说一下你的淘宝是什么纠纷吗,我也弄过一段时间淘宝,被投诉惨了,两个店都废了
我要评论
作者:a霜霜a 时间:2018-09-15 08:29:32
  能说一下你的淘宝是什么纠纷吗,我也弄过一段时间淘宝,被投诉惨了,两个店都废了(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5 15:20:13
  我们是重庆当地的一些大点的品牌的二级分销商,然后开这个网店,就是把客户扩大,不只局限于实体店周边的客户群,但有些品牌,他们就不希望我们把商品放网上,说影响了他们的整体价格管控,因为同一个品牌的商品,在各个地区,有可能执行的价格不一样,他们就找借口说不正当使用商标权或说是没有生产这个商品等,反正就是随便找些理由来投诉,目的就是不让在网上销售.

  淘宝处理这个,有点偏向于品牌方,但他们又不能说不准我们销售,就以自己设定的规则来卡,我起诉就是说他们的规则制定违法了.要他们从规则上去改正,如能胜诉,这对每一个商家都有好处,可以不受品牌的打压.
作者:a霜霜a 时间:2018-09-17 23:10:56
  哎,看来咱们差不多的,我也是在淘宝卖微商产品,明明是正品,用被投诉售假,而且淘宝居然每次都偏向品牌方,直接被删除扣分,申述都用,提供真实身份发票被品牌方知道了又要取消代理权,希望你能起诉成功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18 08:43:06
  我不担心品牌方,大不了我不做这个品牌,我本身有实体店,想让我们销售的品牌很多.对淘宝这种明显违法的做法,我是一定要起诉的,再强大,都得守法.今天就是15天调解期过了,进入法院立案阶段.
作者:liubaid 时间:2018-09-20 09:55:39
  楼主小学读的5年,应该是70年的
  • 地狱乌金: 举报  2018-09-20 23:42:10  评论

    不是70,7岁半上学的,那时没有学前班,84小学毕业,87初中毕业的,在学校混了8年。
我要评论
作者:夷希微之 时间:2018-09-20 11:46:15
  我最关注出轨那段,请楼主详细描述,学习学习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20 23:37:01
  @夷希微之 2018-09-20 11:46:15
  我最关注出轨那段,请楼主详细描述,学习学习
  -----------------------------
  前几年就关注过层主,你做天猫,我做淘宝,算半个同行,能在天猫开店,是值得我学习的。
  出轨是不用学习的,而且层主也应该过了容易出轨的年纪了吧。到了有心无胆的时候,什么都是说笑了。
楼主地狱乌金 时间:2018-09-21 23:45:36
  9.马上中秋节了,想起小时候家里过节时打糍粑,把才蒸熟的糯米饭倒入一个圆石臼里,两个人各用一根大木杵,互相配合,用力先揉后打,直到把糯米饭捣成糊状为止,然后扯成一小团一小团,趁热,粘上黄豆面和糖,那个吃起才真是香糯可口。现在只有在景区还能看到这个场景了。
  今年清明假期时,到涞滩去玩,就去亲自动手打了下糍粑,感觉确实很费劲,而且这个石臼还没有我们村上当时用的大,相对来说,那时打糍粑还要更用力才行。买了两份来吃,虽然是自己喜欢吃的,但已吃不出小时候的感觉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