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城的老龙门阵〗悦来客栈悦来场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9-08 10:11:16 点击:1274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重庆城的老龙门阵---悦来客栈悦来场

  悦来场(街道)在今渝北区,附近建有重庆国际博览中心,让悦来场出名。前不久,重庆国博中心举办了智博会,接着举办的文博会,让众多海内外客商知道了悦来。随着展会的陆续举办,悦来将会让更多的人知晓。

  悦来是个古镇,今属渝北区,在嘉陵江边上。早在清乾隆年间,场上有一家客栈,以“远者来,近者悦”之意,取名悦来客栈。后来建场时,就以这间悦来客栈之“悦来”两字,取名悦来场,这就是悦来得名的由来。可是,这家叫悦来的客栈是如何开起来的,是哪个人开的,中间又有些啥子故事呢?

  民间流传的故事中,其中有一个故事是这样说的。

  明末清初的战乱,使四川人口巨减。至乾隆二十三(1758)年时,巴县官方统计的人口(乾隆十九年以巴县江北镇改为江北厅,范围大致为江北城一带。乾隆二十四年,又划巴县江北部分给江北厅,以扩大江北厅的地域。渝北当时尚属巴县)仅有一万五千余人丁。

  清朝廷为了稳定藏边,恢复四川生产,增加税收,颁布实施对四川的移民政策。鼓励湖广一带民众移民四川,准许到达四川后,在无主土地上开荒种地,以为祖业。这一政策,就是后来所说的“插占为业”。于是,一批又一批的湖广民众向四川迁徙。

  一群又一群的移民,漫无目的地在荒原上艰难地行走着。人群中,一李姓老者带着老婆、领着儿子媳妇、孙子随着人流,缓缓地走着。队伍越走越少,一些人看到有好的地方,停了下来,就地开荒,不走了。一些拖不过,半道上撒手西去。

  这姓李老者出门时,是一家五口,同路之人有十数家。一路之上挑着行李,爬山涉水、风餐露宿,受不尽的艰难困苦。几年间,老伴拖不过,走了。他带着儿子德彰、媳妇张氏两口儿,一个十来岁的孙子天全继续前进。进了四川后,同行人有的走了,有的就地留下,进入巴县地界时,只剩下他们四口与邻村一家吴姓母女俩。他们顺着嘉陵江,溯江而上,来到一个地方。此时八月初秋,天色已晚,李老者决定就地停下来休息过夜。趁着夕阳余辉,走到高处察看。

  这地方一片荒野,树林里、草丛中,可以看见田坎、水渠的痕迹。小溪旁,有一些残壁断垣,掩隐在树木竹林中。显然,这地方数十年前是有田有土,有人居住、耕种的地方。当晚,李老者把看到的情况同邻村母女说了,表示不想走了,就在此留下来。邻村吴家女儿荷花想留下来,同天全哥哥他们当邻居。但她母亲却想到孤儿寡母的,同李家住在一起,似不方便,就没有表态。第二天一早,母女告别李老者一家,继续往前走。

  李老者在竹林中,找到一座破院落,房顶虽已垮了,土墙却没有垮完,推了推,还算结实可以利用。一家人从行李中取出砍刀、锄头等工具,开始整理住处。好在修房子的树木、竹子多的是,遍山遍野都有茅草,可以割来盖房顶。几天过去了,能够遮风挡雨的草棚房子,也修复了几间,一家人暂时安顿下来。

  这几天,他们发现,原先的田地里,此时还有包谷、高粱、稻子,还有红苕、土豆等粮食和蔬菜作物。这些庄稼无人收获,就自生自灭,成了野庄稼。野地里,有成群的野兔,竹林里,野鸡飞来飞去。小溪里有鱼,并且还不少。一家人开始收集这些野生的包谷、高粱、稻谷,几天下来,竟有数百斤之多。加上打猎、捕鱼,原先还担心怎么过冬,现在解决了。他们烧了一大片荒地,开始开荒翻土,为秋种做准备。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开好的荒地上,播下的白菜籽,已经发芽。

  这天清晨,远处突然传来呼叫声,一个人影出现在江边河滩上。李老者见状,立马跑到河边,见是邻村的姑娘,一身水湿的大哭不已。问了才晓得,这母女离开他们后,往上游走了几里地,也找了一处无人的破院子,住了下来。因为忙着整理住处,开垦荒地,就没有来通报一声。刚才,她母女俩到江边抬水,她不小心踩滑了,掉进水中,母亲来拉她,结果两人都掉进江里。两人随波逐流,被水冲到这里,她好不容易挣扎到了江边,母亲却卷进了江底。李老者看江里,哪里还看得到人影,也只好作罢。把姑娘领回家中,当成自已的孙女一同生活。

  一晃过了好几年。李老者劳累过度,一病之下,晓得日子不多。就叫来儿子德彰两口子,交待了后事。又叫来孙儿天全、姑娘荷花,说道:“爷爷没有几天了。你两也不小了,本想前两年就把你俩婚事办了,事多给耽误了。今天,在我同你们爹妈面前,你们就拜堂成亲吧。”
  几天后,李老者走了。德彰一家四口料理完老人后事,开始了新的生活,一晃又是十来年。

  这些年,江里有了航船,江边也有了行人。这天傍晚,一个满脸病容的中年人跌跌撞撞的路过,到了门前,走不动了,请求主人家行个方便,借宿一晚。德彰一家正在吃饭,见有客来,非常高兴。见客人一脸病容,一面请客人入座吃饭,一边询问客人是不是不舒服?听说客人时而发烧,一会又冷,好像是打摆子。德彰赶紧到坡上扯些草药,熬水给他喝。这样照顾了几天,客人病才算好了。

  这天晚上,吃饭时,客人说:“我姓黄,也是湖广孝感来的,到的渠河一带。我们来得早了,这二三十年,我回孝感去接了好几批人,都是到的渠河。这次也是回孝感接人的。前几次,我都是翻山越岭走的陆路,这回想顺着江走,沿江看一看。以后好找船运过来,就方便多了。不想路上病了,不是你们救我,怕是回不了孝感了。李恩公,不出半年,我就会带人进四川,路过这里时,再来看你这个大恩人。”

  过了几个月,江上来了十多条船,到了这里,靠好,人都下来了。一边在沙滩上搭帐篷,一边生火做饭。一个人领着一群人,离开沙滩来到德彰家的院子。这个人就是那天来的黄老叔,领着乡亲们从湖广回来了。德彰和家人见了,欢喜得不得了,忙着叫荷花烧水做饭。中年人说道:“李恩公不要张罗了,江边有人煮饭。我是来谢恩的。”

  原来,李老者一家人手少,刚来时,依残墙搭的草篷住。李老者也想到建新房,木料也准备了不少,但缺少技术和人手,一直没建,只是陆续多搭了几个草篷。李老者走后,就剩下德彰天全两个男人,更没法盖房了。黄老叔晓得他们建房有困难,这批移民恰好有木匠、泥水匠。因此特地领着这些匠人,带着工具,要帮他们家盖房子,以报救命之恩。说干就干,人多力量大,不过十来天,一排八间木架草顶的夹壁墙房子就建成了。临走时,黄老叔说道:“我们这一批人过后,还有好多人要来,过往的人会越来越多。房子多盖了几间,也好给行人有个歇脚处。”

  以后,果然有一批批的移民从这经过,有走陆路的,就到这里歇脚。德彰夫妇一家心地善良,见有客来,都热心接待。一些人想留下来,德彰也大力支持,把房子让他们暂时住下。帮他们建房,帮他们开荒。德彰一家有了邻居,也多了些欢声笑语。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几乎天天都有人来借宿。德彰都会安排住宿,让婆媳俩烧水煮饭,热情接待,还不收分文。慢慢的德彰夫妇也老了,庄稼活做不大动了,收成少了,自已吃用勉强可以维持,但要接待来往行人吃喝,就有了困难。邻居中,有做过生意的人。建议说:“德彰老哥,你们是大好人、大善人,这么多行人住你们,吃你们,还不收钱。你们也快要做不动庄稼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如这样,你家有好几间房,不如就开个客栈,有人来住宿、吃饭,收几个钱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了钱,可以买粮食,后继才有保障。也可以积蓄一点养老。”德彰想了想同意了,就领着全家收拾房间,准备了铺盖,客栈就开张了。

  客栈开起来了,价格公道。一些行人盘缠即将告罄,德彰也会对客人说,身上方便,随便给点,不方便就算了。过往行旅对德彰的这种善举,无不称赞。有个读书人住店后,为德彰的善良所感动,在客栈门外写下“远者来,近者悦”。意思是说,远方的客人,听说有这样善良仁义的人开的客栈,都会赶来住店。住过店的人,都会有舒适、心情愉悦的感觉。把客栈取名为悦来客栈,还为德彰写下了“悦来客栈”的招牌。

  再后来,这条路成了通往广安、渠县、武胜一带的大路,过路人都晓得这地方有家悦来店,老板仁义,都会到悦来店投宿。慢慢地,客栈周围也陆续多了些人家,形成的一个小场,也以悦来客栈这名,取名悦来场。

  几年前,悦来镇上的人多已搬迁。这是当时还没拆的房屋,街道上空无一人。

  
  
  
  

打赏

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3次 发图:4张 | 更多 |
作者:晴有毒盅 时间:2018-09-08 10:15:39
  看到图片进来的。很喜欢这些地方。
  谢谢老师的娓娓道来,下周末看有机会带着孩子去转转这些老地方。
我要评论
作者:LYJHY 时间:2018-09-08 11:24:29
  十几年前多次去过悦来场,开车要从花朝社区,绕行一个公墓过去。悦来算是近郊几个有点乡土气息乡场。
  感谢楼主的老龙门阵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9-08 14:12:38
  @晴有毒盅 2018-09-08 10:15:39
  看到图片进来的。很喜欢这些地方。
  谢谢老师的娓娓道来,下周末看有机会带着孩子去转转这些老地方。
  -----------------------------
  图片是几年前拍的,当时大多数人都已经搬走,只是房子还没拆完。朋友如果去,怕是找不到这些街道了。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9-08 14:16:17
  @LYJHY 2018-09-08 11:24:29
  十几年前多次去过悦来场,开车要从花朝社区,绕行一个公墓过去。悦来算是近郊几个有点乡土气息乡场。
  感谢楼主的老龙门阵
  -----------------------------
  当时是坐轨道六号线在礼嘉转悦来在悦来(国博)下车,步行20分钟到的悦来老街。春节期间,街上连吃碗面的地方都找不到。
作者:重庆瓷器口 时间:2018-09-09 22:57:08

  
作者:liujiangshi 时间:2018-09-09 23:28:26
  这个地方基本拆了哦。
我要评论
作者:牛外牛2 时间:2018-09-10 02:26:44
  四十年前走亲戚从三连二清溪口过河走河边快到悦来有个河沟要坐绳拉船过去,出了悦来场走一两米宽的石板官道到鸳鸯,出了悦来场不久就看得见一做工细腻,工程雄伟高大的贞节牌坊,哎几十年了,不知那些记忆遭破坏了没?
  • 俺老年痴呆病人: 举报  2018-09-15 22:14:59  评论

    四十年对于人一生,有点长。但对于历史,却是一瞬间。这一二十年的发展有点快,很多东西消失了,不存在了,却又以当年的名义,以崭新的面貌出现。
我要评论
作者:冰粉凉虾一夏 时间:2018-09-11 15:12:08
  很美好又有人情味的小故事,非常喜欢,去年家里长辈给我讲了下家史,原来我们家族也是湖北麻城孝感迁来重庆,也是湖广填四川的芸芸众生之一,看到这个,更有亲切感了,感谢楼主的分享!
  • 俺老年痴呆病人: 举报  2018-09-13 16:38:50  评论

    明末清初的战乱,使四川人口锐减,因此才有清初的移民政策。四川人,当然也包括咱们重庆,绝大多数都是湖广移民。孝感只是一个中转站,各地移民先集中于此,再逐步向四川移动。
我要评论
作者:lms0923 时间:2018-09-12 07:27:53
  喜见楼主发新帖,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鱼都钓不到 时间:2018-09-13 14:19:51
  谢谢分享
作者:冰粉凉虾一夏 时间:2018-09-14 10:49:39
  谢谢楼主点评!粘贴一段我二伯伯写的东西参考下,"该《刘氏族谱》,系祖父的小弟年遂公主持编篡,成於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公元1945年)五月。《原序》称:“吾始主定叔公,原籍楚省麻城县孝感乡,明末李闯王扰乱两湖,避祸迁居贵州遵义府绥阳县金草里,地名阳鹊湾。至清康熙元年复迁入四川重庆府兴隆坊,地名刘家湾。插站田业数十亩,阙田为中上,陇近于市,场虽不大而优雅,山不高而秀丽蜿蜒,数湾层叠可爱,吾祖道卜居于此,衣食住行俱得其所也。”
我要评论
作者:weeger 时间:2018-09-14 11:52:39
  可惜可惜
  • 俺老年痴呆病人: 举报  2018-09-14 15:07:26  评论

    可惜是有点,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时过境迁,数十年后,这新的也成了旧的了,最后还是换成新的。想开点就是。
我要评论
楼主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8-09-22 21:52:02
  @冰粉凉虾一夏 2018-09-14 10:49:39
  谢谢楼主点评!粘贴一段我二伯伯写的东西参考下,"该《刘氏族谱》,系祖父的小弟年遂公主持编篡,成於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公元1945年)五月。《原序》称:“吾始主定叔公,原籍楚省麻城县孝感乡,明末李闯王扰乱两湖,避祸迁居贵州遵义府绥阳县金草里,地名阳鹊湾。至清康熙元年复迁入四川重庆府兴隆坊,地名刘家湾。插站田业数十亩,阙田为中上,陇近于市,场虽不大而优雅,山不高而秀丽蜿蜒,数湾层叠可爱,吾祖道卜居于此,......
  -----------------------------
  清代,重庆府管辖的州县:巴县、江津县、璧山县、永川县、荣昌县、大足县、安居县、綦江县、南川县、长寿县、黔江县。领合州,州治在今合川城。州下辖:铜梁县、定远县。忠州,今忠县,下辖:丰都县,垫江县。涪州,今涪陵,下辖:武隆县、彭水县。
  重庆府管辖的范围大,叫兴隆的地名不少。如果有县名或更具体点,就要好找得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