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有一种自来水称“笕水”吗?

楼主:陶灵 时间:2019-01-04 23:14:59 点击:1020 回复: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川江的挑水行当
  “人不灵醒死吃亏,红白喜事寡挑水。”这是父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俗话。旧时,川江一带做红白喜事都在家里办席,要专门雇人挑水,一般都是找那些木讷的力气人。父亲教育我,不好好读书,只有“挑水”的份儿。
  川江沿岸城镇依山而建,吃水用水都要去江里挑。挑水回走的路坡陡梯长,冬春季水枯的时候,江边又露出很宽的沙滩或乱石堆,非常难行。上世纪20年代末,重庆城沿江码头一带有很多的“水桶栈房”,住着邻近农村来的约2万名苦力,他们挑水为生,供养家人,而这个时期重庆城总共才23万多居民。因挑水的人多,川江和嘉陵江码头上面那些街巷的地面,长年湿漉漉的。
  民国初年,川江边巫山县有个姓黄的穷人,逃荒到下游相邻的湖北巴东,衣食无着落,便在县城里挑水卖,一挑就是三代人。当时巴东县城挑水的苦力多,他们还组建了自己的行业公会。
  1200多年前,唐代诗人杜甫也感叹:“云安沽水奴仆悲”。其大意是:奴仆为挑水而叫苦。云安即云阳,川江边的县城,在重庆下游。
  抗战期间,国画大师徐悲鸿到重庆避难,住在嘉陵江边,目睹一个个从江边挑水的苦力,肩上的扁担早已被水桶压弯,沿着江岸陡立的石梯一步一步上爬,每天往返多次。于是,创作了一幅国画《巴人汲水图》,被誉为“徐悲鸿国画创作中现实主义作品的最高峰,是可以流传后世的世界级名画。”2004年,在北京被拍卖了1650万元,6年后再现拍卖会,竟以1.71亿元成交。

  
  1911年,重庆码头的挑水苦力。(德)弗瑞兹.魏司 摄

打赏

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6张 | 更多 |
楼主陶灵 时间:2019-01-04 23:17:48
  川江人易生瘿包
  川江水含泥沙重,特别是夏秋汛期,浑浊如黄汤,不能直接饮用。小时候常见大人挑了水回来,拿明矾在桶中搅几下,不一会儿,泥沙沉底,水清,滗出即可用。大人说,明矾不能多搅,不然水带涩味。
  古人饮用川江水,易得一种大脖子的地方性疾病,就是人的脖子上长瘿瘤,俗称瘿包。发病率尤以宋代最甚,严重到“十人九瘿”的程度,且多为女性,直到清代末期才逐渐减弱。
  三峡地区秭归县是瘿病多发区,大脖子之人随处可见。峡外来的人,看见乡下那些劳动的妇女,感觉模样十分特别:习惯头裹布帕,并插上亮闪闪的银钗,背上背的是小孩,脖子上吊着一个瘿包。
  南宋年间,一位四川省新任省官去成都赴任,乘船路过奉节时,随行的婢女因口渴而直接喝了江水。不料几天后开始发烧,再过了一两天,脖子竟然肿起来,一行中有10多个人出现这种情况。后来到了成都,一个多月才慢慢消肿。沿江上行,路过重庆时,他记录道:重庆城建在一巨大石岩上,夏天闷热如炭烤,山、水都有毒气,而水蒸发出的气更毒。人因此容易生瘿包,女人更多。
  两年后,这位省官回京述职,再次路过奉节时才得知,夔州(府治在奉节县城)知州、通判都不喝江水,喝的是来自城外10多里远的山泉。
  这就需要一种清洁的饮用水水源。

  
  《巴水汲水图》(国画) 徐悲鸿 作
我要评论
楼主陶灵 时间:2019-01-04 23:20:48
  笕水入城解民忧
  早在1700多年前,川江边的县城奉节就开始使用“竹筒引水”,喝上了清洁水。三国蜀汉建兴年间(223年前后),蜀国丞相诸葛亮在奉节时,看到城内无泉井,便组织人力物力,在后山开凿了一个水井,砍来一根根竹竿,捅破中间的节疤隔,头尾相插,一根连接一根,把井水引入城内饮用。这种连接竹竿的引水办法叫“笕水”,战国时期已出现在川江流域,主要用于熬盐坊的盐卤输送。诸葛亮的笕水被称为“义泉”,是川江最早的城市自来水供给工程,以后奉节的历代地方官员不仅纷纷效仿,而设施更为完善。
  笕水竹竿雨淋日晒,容易裂口,又常被山上滚下来的石头击破而漏水,后人改用木槽。宋绍兴二年(1132年),夔州(治奉节)州官张悦把引水管改为瓦筒,敷设在地下,便不易破裂漏水了。水从城外的尖山子和三岔溪引来,有10多里远,途中遇到沟和岩石的地方,瓦筒不能敷设,仍用木槽。居民用水高峰时,水量不够,张悦就在城内挖了3口井蓄水,用砖石砌井壁,人称惠民井。
  川江沿岸其他城镇也有笕水工程出现。唐僖宗光启二年(886年),涪州(现重庆市涪陵区)刺史张浚,在城南的水泉垭,用竹笕引水入城供给居民。可惜这个笕水工程随张浚的离任而年久失修,便废弃了,百姓仍从江里挑水。奉节上游的万县(现重庆市万州区),清乾隆元年(1736年),知县刘乃大在城里修建便民蓄水池,从城后几公里远的举人关山上,引来山溪水供给百姓饮用。便民池前有300多米为石笕,直至上世纪50年代仍在使用。4年后,刘乃大升任忠州(忠县)知州,由此专心研究水利,在忠州也建起笕水入城工程。

  
  汉砖上的古代熬盐坊图案(拓片)。一根竹笕从卤井(图左下角)横架至灶边,盐卤水流入方形的卤池(图右下角),一人正跪着加柴烧火,灶上的圆锅正熬着盐。(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品)
楼主陶灵 时间:2019-01-04 23:23:47
  州官免除买水钱
  奉节城的居民吃水是比较方便了,但笕水由官兵值守,公开买卖,要花钱。贫困人家只好仍去江里挑,并没减轻百姓的负担。相反,官府因此每年还多了一千多串的财政收入。
  南宋乾道元年(1165年),奉节城又来了一位夔州知州——浙江温州人王十朋。他认为,以“义泉”之名引水入城,应遵循一个“义”字。于是,王十朋用公款维修改建了笕水工程,免除百姓的买水钱。为此,写了一首名《义泉》的诗,说:“官费接筒竹,民蠲沽水钱。”蠲,除去、免除之意;沽,为买、卖。王十朋担心后任官员不认这个账,又专门作诗《给水》,曰:“长使义泉名不断,莫教人费一钱求。”据说在给城里的街坊命名时,他把取水的那条街特别命名为“义泉街”,可见其一片苦心。
  在奉节为官两年,王十朋做了很多惠民的实事。离任后,百姓自发地给他建了个“王公祠”。这是一个“生祠”,是人还活着的时候就为他建的祠庙,这种情形相当少见,可见奉节百姓对王十朋的敬重之深。后来,奉节人把县城边一条原叫西瀼水的小河,也更名为梅溪,因王十朋号梅溪。

  
  1917年,重庆江边挑水人。(美)西德尼.D.甘博 摄
楼主陶灵 时间:2019-01-04 23:25:22
  井多百姓用水阔
  时光飞逝,400年后,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夔州太守张廷柏不仅笕水入城,还新建10口蓄水井,取名利民、文德、武功、化龙、漾翠、通济、注香、扬清、太平、留润,人皆称张公井,奉节百姓用水更阔了。但没过几年,井全被泥沙淤满而废弃。福建泉州人许宗镒继任后,派人清理了其中7口蓄水井的淤泥,再从翟家坝、侯家湾笕水入城。为了不弄脏井水,许宗镒在化龙、漾翠井上各搭了一个茅草棚遮盖。
  这之后的300多年时间里,历代奉节地方官又多次维修竹笕,引水入城,为民解忧。清雍正六年(1728年),夔州通判汪志敏把利民井的淤沙清理之后,又作为城里的消防水池使用。
  清乾隆五年 (1740年) 、十三年(1748年),杜枢两度出任夔州太守,前后两次捐出自己的养廉银共290余金,除维修、疏通竹笕外,还购买了总产量为十石(古代计量单位)的田地,用每年所得租金,确保了笕水工程的长期维修费用。这种旧时民间“捐产收租助公益”的善举,在“义渡”中常见,用于民用引水工程很少,其意义深远。
  清末,奉节城还有9口饮水井、8个蓄水池,井池互相连接,居民饮水、城邑消防均得其利。可是到了民国时期,竹笕、木槽、石管和井池全部淤塞、损毁殆尽,居民仍挑江水饮用。

  
  万县江边入城的石梯,不知要累坏多少挑水苦力。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随便看看好嘛 时间:2019-01-05 00:58:41
  是不是百度来的,怎么知识面这么丰富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沙坪坝双碑的崽儿 时间:2019-01-05 13:36:14
  笕水应该不算自来水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陶灵 时间:2019-01-05 23:37:04

  
  1920年重庆太平门到江边的石梯,担水的人。
我要评论
作者:tt136163240 时间:2019-01-06 08:47:07
  好帖
我要评论
作者:zenggming 时间:2019-01-06 14:33:51
  能找到县志吗 那些故事也发上赖
  • 陶灵: 举报  2019-01-06 15:57:30  评论

    评论 zenggming:那个县的县志?什么时候的县志?我有几十个县的。县志上古事很少。
我要评论
作者:远山1远水 时间:2019-01-06 14:56:47
  学习了。
我要评论
楼主陶灵 时间:2019-01-07 14:43:33
  !
作者:俺老年痴呆病人 时间:2019-01-08 15:40:46
  赞陶先生又发新帖。重庆城最早的“自来水”也有过用竹管来连通的,当然只是在局部,如消防用的七星缸,后挑水工反对作罢。我外公家后有一片小树林,有一眼泉水,出水筷子般粗细,长年不息。也是用楠竹打通,用作笕管,安进灶房,流入水缸。
我要评论
作者:eastfeixue 时间:2019-01-09 14:49:02
  好贴,受教了,我小时候都还看到有人脖子上挂一个大肉瘤,看着很吓人。
作者:毒脚兽 时间:2019-01-09 14:53:02
  那个缺碘的叫大脖子病吧?
我要评论
作者:沉静的他 时间:2019-01-09 15:41:41
  又见陶老师的民俗科普贴。
  话说西南山区好多人用水都靠笕水吃,我老家也是,原来用竹子,后来用塑料管子。
  PS:老家方言就叫笕水吃,我一直以为“笕”是方音。
  • 陶灵: 举报  2019-01-09 17:30:23  评论

    评论 沉静的他:过去下川东一带农村也是叫“笕水"。我小时候不会写这个字,还以为是“捡",不用挑,捡来的。
我要评论
作者:gkqn 时间:2019-01-09 16:10:57
  看成枧水了
作者:我是懒得说话A 时间:2019-01-11 06:51:57
  老陶这个贴写得好!
  至到上世纪70年代,重庆嘉陵江和长江仍能见到挑水人,一旦遇到停水停电时,很多家庭就只能买水解决一时之急。
作者:lms0923 时间:2019-01-17 09:33:35
  我到过华蓥山区,那里很多农户都是吃的“笕水”,那水清甜惨了,安逸!
作者:菊你夫人 时间:2019-01-19 16:15:45
  山民笕水吃常见,城里就没那么容易了!
作者:ty_135488678 时间:2019-01-19 16:55:51
  有意思,长知识。这种有营养的文字,多多益善。
作者:閒侃 时间:2019-01-19 17:32:48
  小时候去乡下亲戚家,那一带是山坡,农户都是用竹子搭涧槽引水到厨房石缸里,只是水源是从山涧泉水引来,所以那里的人都是饮用涧水。现在看了楼主的帖后,觉得这种引水方式应该称为"笕水"是正确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