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马克龙闭门演讲:西方世界霸权已近终结(转载)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4 10:49:35 点击:1734 回复:6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是前些天从天涯国观上“sweetswing”网友处转载来的一篇帖文;
  该楼主在回答一网友的提问时,幽雅地说,他是有门道弄来这个演讲稿的。

  马克龙,现已是中国人熟悉的法国人了,
  年轻有为的他,能以一个无党派的中间人士,
  跃上大国法国的总统宝座,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于是,人们似乎更容易相信他的心直口快,
  以及他的那些不同于一般欧洲政客的政治观念;
  当然,他的夫人的年龄与他妈相当,
  这也是一些中国男女们热衷谈论的话题。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4 10:55:31
  马克龙演讲全文:

  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在座的使节们比我更了解这个世界。
  是的,国际秩序正在被一种全新的方式给颠覆,而且我敢肯定的说,这是我们历史上经历的一次重大颠覆,它在几乎所有地区都具有深远影响。
  它是一次国际秩序的转型,一次地缘政治的整合,更是一次战略重组。
  是的,我必须承认,西方霸权或许已近终结。
  我们已经习惯了一种自18世纪以来,以西方霸权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这是一个源自18世纪受到启蒙运动启发的法国。

  这是一个源自19世纪受到工业革命引领的英国。
  这是一个源自20世纪受到两次大战崛起的美国。
  法国、英国、美国,让西方伟大300年。
  法国是文化,英国是工业,美国是战争。
  我们习惯了这种伟大,它让我们对全球经济和政治掌控着绝对的支配权。
  但事情正在起变化。
  有些危机来自于我们西方国家自身的错误,而有些,则来自于新兴国家的挑战。
  在西方国家内部,美国在面对危机中的多次选择错误,都深深动摇着我们的霸权。
  注意,这不只是从特朗普政府开始的,早在特朗普之前,美国的其他总统也作出了其他错误选择,克林顿的对中政策,小布什的战争政策,奥巴马的世界金融危机以及量化宽松政策。
  这些美国领袖的错误政策,全都是动摇西方霸权的根本错误,然而,另一方面,我们却又极大的低估了新兴大国的崛起。
  低估这些新兴大国的崛起,不是这两年才开始的,而是早在十年或二十年前。
  我们打从一开始,就低估了他们
  我们必须承认,中国和俄罗斯在不同的领导方式下,这些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印度也在快速崛起为经济大国,同时他也在成为政治大国,中国,俄罗斯,印度,这几个国家对比美国,法国和英国。
  我们不说别的,光是他们的政治想象力,都要远比今天的西方人强,他们在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后,开始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哲学和文化”。
  他们不再迷信西方的政治,而是开始追寻自己的“国家文化”。这和民主不民主无关,印度是民主国家,他也同样在这么做,寻找属于自己的“国家文化”。

  当这些新兴国家找到了自己的国家文化,并且开始坚信它时,他们就会逐渐摆脱西方霸权过去灌输给他们的“哲学文化”。
  而这,正是西方霸权终结的开始。
  西方霸权的终结,不在于经济衰落,不在于军事衰落,而在于文化衰落。
  当你的价值观无法再对新兴国家输出时,那就是你衰落的开始。
  我认为目前这些新兴国家的政治想象力,是高于我们的。
  政治想象力很重要,它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内涵,能够引出更多的政治灵感。
  在政治上我们能不能做的更大胆点,新兴国家的政治想象力,远超过今天的欧洲人,这一切都深深震撼了我。
  中国已经让7亿人口脱贫,未来还将有更多人摆脱贫困,但在法国,市场经济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大了收入不平等现象。
  过去一年中产阶级的愤怒,让法国的政治秩序发生了极深刻的变化,从19世纪以来,法国人的生活就在一种平衡中。
  个人自由,民主制度,富裕的中产阶级,这三者是平衡法国的政治的三脚架,但是当中产阶级不再是我们国家的基石时,当中产阶级认为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时,危机就诞生了。
  他们就会对民主与市场制度产生根本的怀疑,这样的制度还能让我获得更好的生活吗?
  他们有权利这么怀疑,并且也有权利加入到激进的政治运动中去
  在英国,政治体制的沦陷更为明显。
  英国脱欧的响亮口号,Take back control(夺回控制权)说明了一切。
  民众认为,自己的命运已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要“夺回控制权”。
  而“夺回控制权”的直接方式,就是脱欧,他们厌恶了欧盟,厌恶了老套的政治,他们想要更富有政治想象力的事情出现。
  归根结底,是过去的政治制度无法让英国人获利,甚至让他们活得越来越糟,但上层的政治领导者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于是,他们失败了。
  至于美国,美国人虽然同属西方阵营,但他们一直与欧洲有着不同的人道主义标准(暗示宗教)。
  美国人对气候问题,对平等,对社会的平衡敏感性,和欧洲并不是以相同方式存在的(暗示美国贫富差距比欧洲大得多)。
  美国文明与欧洲文明存在着明显差距,即使美欧深深结盟,但我们的差异一直存在。
  特朗普的上台,只不过是将原本的差异,放大化了。
  我必须强调,欧洲与美国不同。
  欧洲的文明计划,当然不能由匈牙利的天主教徒,或者俄罗斯的东正教徒来决定,但欧洲长时间的跟随美国,将俄罗斯从欧洲大陆驱逐出去,这样的政策,并不一定是正确的。
  美国需要让“俄欧对立”,但欧洲需要吗?
  欧洲配合美国,驱逐俄罗斯,这可能是欧洲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错误。
  驱逐俄罗斯的结果,就是普京别无选择的必须去拥抱中国,而这正好给了中国与俄罗斯抱团取暖的机会。
  让我们的一个竞争对手,与另一个对手相结合,形成一个巨大麻烦,这就是美国人的做法。
  如果欧洲不驱逐俄罗斯,俄罗斯的政策也绝不会那么反西方。那如今在地缘政治上,给与东方大国的帮助,也就不可能那么多。
  但欧洲的问题,在于军队。
  因为北约的存在,欧洲想要再组建一支欧洲军就变得非常困难,而只要“欧洲军”一天不存在,欧洲就一天要受到美国的政治指令操控。
  可悲的是,当我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谈到这些时,我们都是悲观的,目前的欧洲,没有人拥有这种能力去组建一支欧洲军,更没有人对这项重大的战略性政策,给与投资。
  但欧洲军是制衡美国的关键点,没有欧洲军,欧洲就没有真正的独立性可言。
  是的,美国是盟友,是我们长期的盟友,但同时,他也是一个长期绑架着我们的盟友。
  法国是一个强大的外交大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更是欧盟的心脏。
  让俄罗斯脱离欧洲,或许是一个绝对深远的战略错误。
  法国如果无法将俄罗斯拉回欧洲,那也不愿再继续参与,加剧紧张局势与孤立俄罗斯的政策。
  目前俄罗斯与那个东方大国,双方都没有要结盟的兴趣,但没人敢肯定,倘若西方世界再步步紧逼的话。
  中俄还会不会如此肯定的说,我们不会结盟。
  我们朋友的敌人,就一定是我们的敌人吗?
  俄罗斯是美国的敌人,那他一定是欧洲的敌人吗?
  我们需要建立欧洲自己的新的信任与安全架构,因为如果我们不能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那欧洲大陆将永无宁日。
  美国人说,这个在武器装备上进行大量投资的国家,这个人口结构不断下降恶化,这个不断老龄化的国家。
  美国人问我,我们该害怕这个国家吗?我们该和这样一个国家和解吗?
  我反问美国人,把俄罗斯与加拿大的位置互换一下怎么样呢?
  除了经济动荡和地缘政治动荡外,我们现在所经历的第三个大动荡,无疑就是技术革命动荡。
  大数据互联网,社交媒体,人工智能,在大智能于全球化中铺开时,信息技术的进步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
  智能全球化所带来的一个问题是——情感、暴力、甚至仇恨的全球化。
  科技革命,给我们带来了深刻的人类学变化,也为我们创造了全新的空间,一个需要人类去重新审视和制定规则的空间。
  这是一个目前全球都不曾触碰的新技术规则空间,也是一个所有人都该认同与参与的,互联网国际秩序规则。
  但在这套新规则尚未完全建立之前,新技术革命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的失衡,更是人类学上的阶级矛盾与意识形态矛盾。
  最终,它会给我们引以为豪的民主带来沉重的撕裂与不稳定性。
  在座的使节们都能看到,经济动荡,地缘政治动荡,信息技术动荡,民主的动荡。
  所有这些动荡都是同时发生的,但我们该做什么呢?
  我们现在需要如何做?我们是继续当观众,当个评论员,还是去承担我们所必须承担的责任?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们都失去了政治想象力,让过去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习惯来主导我们的策略,那我们……
  一个共和国总统,一位部长,一位外交官,一个士兵,在这房间里的每个人都继续照过去的方法做下去的话。
  那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肯定会“失去控制”。
  而“失去控制”后,等待我们的,就是消失。
  文明逐渐消失,欧洲逐渐消失,西方霸权的时刻也会一同消失。
  最终,世界将围绕两个极点运转:即美国和中国,欧洲将必须在这两个统治者之间做出选择。
  欧洲,将完全失去掌控权,因此我至今只相信一件事,就是勇敢——敢于突破和冒险的政治策略。

  这种不同于以往老欧洲的政治策略,会导致现在的很多事情失败,而且国内也有大量的评论员,批评家说它不会成功。
  但致命的不是评论和批评,而是失去“勇敢的心”与“充满想象力的思维”,并且我认为,唯有去尝试一些勇敢的,富有想象力的政治,才是深刻体现法国国家精神的最佳方法。
  只有法国,能重新树立深刻的欧洲文明;只有法国,能从欧洲战略和国际政治的高度,去考虑欧洲的存亡问题。
  法国精神,是一种顽强的抵抗精神,是对与众不同的世界追求的精神。抗拒精神绝不会屈服于事务的必然性与适应性
  这种贯彻于法国人灵魂的不凡精神,塑造了唯有法国,才能改变欧洲渐渐被“两极”吞噬的历史趋势。
  接下来法国将有几个重要的议程方向,第一是“欧亚议程”。
  法国将促进中国的新丝绸之路与欧洲联通战略的更好融合,但是该融合必须在尊重我们的主权和规则上进行。
  十年前我们在欧亚融合上犯了一些错误,欧洲在处理那场重大的金融危机时,为了求得援助,而被迫开展了私有化,来降低欧洲的部分主权。
  从南方的意大利到北方的英国,但我们不会去责怪聪明的中国人,我们只能怪自己蠢。
  另外在面对中国崛起时,法国还必须和美国在印太地区,建立起“法国战略”。
  这是对于法国欢迎中国丝绸之路战略的一个“补充”。
  我们在一个地方帮助了对手,那我们就必须在其他地方制衡它一下,
  这是政治的一贯玩法。
  法国必须在印太地区建立“法国影响力”,去平衡中国在该地区的势力崛起,毕竟法国在该地区拥有百万居民,更有近一万名战士。
  法国要成为该海域的主要海上力量之一。
  法国第二项重要议程是——优先建立欧洲主权。 
  我已经与很多人聊过,欧洲主权绝不是一个空洞的词,但我们早已犯了将主权的话语权留给民族主义者的错误。
  民族主义者绝不代表我们的主权,主权是一个好词,他代表我们民主的核心。但如果政府失去对一切的控制,那主权也将一无所有。
  所以民族主义者有权发表他们的声音,但他们绝不代表欧洲主权。
  几十年来,欧洲已经建成了一个强大,友好的市场,但同时我们也是最开放,和最幼稚的市场。
  而且我们在讨论欧洲主权时也必须非常深入的包括英国,无论英国脱欧最后结果如何,欧洲主权都包括英国。
  欧洲主权另一个方向,是国防,关于欧洲防务问题,自1950年代以来就没有任何进展,它甚至是被禁止讨论的。
  但是时候建立一个拥有更多国防主权,依靠欧洲基金和欧洲军队的倡议。
  我认为目前正是商谈“欧洲国防主权”,几十年来的最佳时机,这就需要在座的各位使节,多加努力。
  欧洲主权的另一个侧重点,是欧洲对于边界的思考,这问题也将引申到对于人口和移民的话题。
  欧洲自2015年以来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移民危机,我们必须摒弃关于难民的紧急管理制度,从而建立一个可持续的人才登陆机制。
  我们更应该与国际移民组织合作,恢复我们在巴黎所做的移民过滤工作。


  最后是关于经济和金融主权的部分。
  我们现在正积极的谈论伊朗,继续捍卫我们主张的伊朗议程。
  但美元存在其“特殊性”,即使我们决定保护伊朗,但我们的公司要前进,也要依赖美元。
  注意,我并不是说我们必须和美元作斗争,而是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实实在在的“欧元主权”。
  但这个过程实在太慢了,我们进展的太慢了!
  而且在建立数字货币主权上,欧洲也需要重新思量,因为数字货币,也必将影响未来的经济主权。
  重建欧洲的主权,经济主权,国防主权,边界主权,唯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加强欧洲的一体化而不受外界其他国家的干扰。
  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拥有强大而一致的外交,在目前西方霸权受到挑战的时刻,我们更应发挥各自的政治想象力。
  掌控欧洲人自己的命运,将控制权还给我们的人民。
  在外交上我依靠你们发挥重要作用,我不胜感激的提出这些要求。
  我将永远在你们身边,以让法国成为引领一系列重要政治问题的核心。
  使得我们的使节在世界各地都有强大的代表实力,来捍卫我们的国家利益,超越我们的国家利益,让我们的价值传遍世界。
  我谢谢你们!
  共和国万岁,法兰西万岁!

  ——伊曼纽尔.马克龙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4 11:09:49
  法国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的成员之一,也是有核武器的国家;
  与波音齐名的空客,也是由法国主机厂在生产。
  英国脱欧后,就只有法国与德国一道,支撑整个欧盟国家了。。。
  • 嘉陵江上老火锅: 举报  2019-10-24 11:27:20  评论

    权贵资本家与白左横行的欧洲早就衰落了,透着一股腐朽的气息。希望还有,在德国和意大利。
  • 王老大哥2012V: 举报  2019-10-24 11:32:17  评论

    评论 嘉陵江上老火锅:光是一个难民移民问题,就已经够欧洲衰退了。。。而美国那边隔着两洋,难民过不去;有个邻国墨西哥走点私,特总统也会用国家紧急法修起一面高墙的。
我要评论
作者:听品雨1938 时间:2019-10-24 12:22:43
  看总统的讲演,

  要像吃鱼一样,刨掉鱼鳞,去掉浮华的鱼肉,然后露出完整的鱼骨。

  一篇精致包装的让欧盟跟着法国一起反美的演讲。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听品雨1938 时间:2019-10-24 12:25:17
  两个彼此不顺眼的人,一有机会,肯定得揣上一脚。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4 16:10:11
  当这些新兴国家找到了自己的国家文化,并且开始坚信它时,他们就会逐渐摆脱西方霸权过去灌输给他们的“哲学文化”。
  而这,正是西方霸权终结的开始。
  西方霸权的终结,不在于经济衰落,不在于军事衰落,而在于文化衰落。
  当你的价值观无法再对新兴国家输出时,那就是你衰落的开始。
  我认为目前这些新兴国家的政治想象力,是高于我们的。

  ——马克龙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4 17:19:01
  低估这些新兴大国的崛起,不是这两年才开始的,而是早在十年或二十年前。
  我们打从一开始,就低估了他们。
  我们必须承认,中国和俄罗斯在不同的领导方式下,这些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印度也在快速崛起为经济大国,同时他也在成为政治大国,中国,俄罗斯,印度,这几个国家对比美国,法国和英国。
  我们不说别的,光是他们的政治想象力,都要远比今天的西方人强,他们在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后,开始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哲学和文化”。
  他们不再迷信西方的政治,而是开始追寻自己的“国家文化”。这和民主不民主无关,印度是民主国家,他也同样在这么做,寻找属于自己的“国家文化”。

  ——马克龙
  • 碎花裙切: 举报  2019-10-24 17:30:20  评论

    这也是自文艺复兴以来,西方首次出现整体性的衰落,当然过程是缓慢的,西方称霸200年的世界,也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不过,由于已经称霸了200年,历史的惯性在那里摆着,西方要适应自己的衰落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也就是美国现在这么歇息底里的原因之一。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4 21:08:57
  是的,国际秩序正在被一种全新的方式给颠覆,而且我敢肯定的说,这是我们历史上经历的一次重大颠覆,它在几乎所有地区都具有深远影响。
  它是一次国际秩序的转型,一次地缘政治的整合,更是一次战略重组。
  是的,我必须承认,西方霸权或许已近终结。
  我们已经习惯了一种自18世纪以来,以西方霸权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马克龙
作者:豆花的风格 时间:2019-10-24 21:41:55
  历史上灾难深重的族群,不仅压看到敌人凶恶,也要反省为何自己喜欢折腾?热衷于作死?
  • 王老大哥2012V: 举报  2019-10-25 09:28:55  评论

    革命嘛,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如果不革命呢,哪会有新中国嘛;新中国有了,要发展壮大要探索前行,错误失误的运动及弯路肯定有不少,或许只有一些欧美人才会希望它作死。
  • 豆花的风格: 举报  2019-10-25 12:54:22  评论

    评论 王老大哥2012V:小爷可不仅仅说TG啊,喜欢折腾的民族很多撒,德国人,鬼子,前南斯拉夫塞族,棒子,这些都是喜欢折腾作死的典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wwwldm 时间:2019-10-24 22:24:03
  可能马上要把霸权交给我们了
我要评论
作者:豆花的风格 时间:2019-10-25 12:52:29
  "公平对等" fair and reciprocal 将成为今后美国对花政策的主旋律,昨天晚上彭斯说的
我要评论
作者:太一者 时间:2019-10-25 12:59:38
  老王,请问一下,马克龙是不是吃瓜群众常说的“西方政客”?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5 16:56:06
  法国、英国、美国,让西方伟大300年。
  法国是文化,英国是工业,美国是战争。
  我们习惯了这种伟大,它让我们对全球经济和政治掌控着绝对的支配权。
  但事情正在起变化。
  有些危机来自于我们西方国家自身的错误,而有些,则来自于新兴国家的挑战。
  在西方国家内部,美国在面对危机中的多次选择错误,都深深动摇着我们的霸权。

  ——马克龙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6 15:55:25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7 10:26:04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1977年12月21日出生于法国北部城市亚眠。法国政治家。
  曾就读于巴黎政治学院、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等名校。2001年,政治立场左倾的马克龙加入社会党。

  2016年4月,在政治上踌躇满志的马克龙创建“前进”运动,提出“跨越左右之分”的政治主张。
  同年8月,他辞职为参选总统做准备,随后于11月正式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大选。
  2017年5月7日,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以65.5%得票率当选法国第五共和国第8任也是最年轻的总统。
  5月14日正式就职。

  2018年1月8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5月10日,获颁德国最高荣誉“查理曼奖”。

  (360百科)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8 11:21:28
  注意,这不只是从特朗普政府开始的,早在特朗普之前,美国的其他总统也作出了其他错误选择,克林顿的对中政策,小布什的战争政策,奥巴马的世界金融危机以及量化宽松政策。
  这些美国领袖的错误政策,全都是动摇西方霸权的根本错误,然而,另一方面,我们却又极大的低估了新兴大国的崛起。

  ——马克龙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8 15:31:06
  过去一年中产阶级的愤怒,让法国的政治秩序发生了极深刻的变化,从19世纪以来,法国人的生活就在一种平衡中。
  个人自由,民主制度,富裕的中产阶级,这三者是平衡法国的政治的三脚架,但是当中产阶级不再是我们国家的基石时,当中产阶级认为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时,危机就诞生了。
  他们就会对民主与市场制度产生根本的怀疑,这样的制度还能让我获得更好的生活吗?
  他们有权利这么怀疑,并且也有权利加入到激进的政治运动中去。

  ——马克龙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9 09:17:22
  在英国,政治体制的沦陷更为明显。
  英国脱欧的响亮口号,Take back control(夺回控制权)说明了一切。
  民众认为,自己的命运已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要“夺回控制权”。
  而“夺回控制权”的直接方式,就是脱欧,他们厌恶了欧盟,厌恶了老套的政治,他们想要更富有政治想象力的事情出现。
  归根结底,是过去的政治制度无法让英国人获利,甚至让他们活得越来越糟,但上层的政治领导者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于是,他们失败了。

  ——马克龙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9 11:25:05
  至于美国,美国人虽然同属西方阵营,但他们一直与欧洲有着不同的人道主义标准(暗示宗教)。
  美国人对气候问题,对平等,对社会的平衡敏感性,和欧洲并不是以相同方式存在的(暗示美国贫富差距比欧洲大得多)。
  美国文明与欧洲文明存在着明显差距,即使美欧深深结盟,但我们的差异一直存在。
  特朗普的上台,只不过是将原本的差异,放大化了。
  我必须强调,欧洲与美国不同。

  ——马克龙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29 17:32:10
  欧洲的文明计划,当然不能由匈牙利的天主教徒,或者俄罗斯的东正教徒来决定,但欧洲长时间的跟随美国,将俄罗斯从欧洲大陆驱逐出去,这样的政策,并不一定是正确的。
  美国需要让“俄欧对立”,但欧洲需要吗?
  欧洲配合美国,驱逐俄罗斯,这可能是欧洲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错误。
  驱逐俄罗斯的结果,就是普京别无选择的必须去拥抱中国,而这正好给了中国与俄罗斯抱团取暖的机会。
  让我们的一个竞争对手,与另一个对手相结合,形成一个巨大麻烦,这就是美国人的做法。

  ——马克龙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30 09:47:58
  如果欧洲不驱逐俄罗斯,俄罗斯的政策也绝不会那么反西方。那如今在地缘政治上,给与东方大国的帮助,也就不可能那么多。
  但欧洲的问题,在于军队。
  因为北约的存在,欧洲想要再组建一支欧洲军就变得非常困难,而只要“欧洲军”一天不存在,欧洲就一天要受到美国的政治指令操控。
  可悲的是,当我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谈到这些时,我们都是悲观的,目前的欧洲,没有人拥有这种能力去组建一支欧洲军,更没有人对这项重大的战略性政策,给与投资。
  但欧洲军是制衡美国的关键点,没有欧洲军,欧洲就没有真正的独立性可言。
  是的,美国是盟友,是我们长期的盟友,但同时,他也是一个长期绑架着我们的盟友。

  ——马克龙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30 14:59:43
  也就是说大陆性传统大国的宿命就是为了民族,经济和生活的强大,不被人欺负,就要牺牲一部分西方人认为的人权,自由。
  而西方式(欧洲各国)为了他们的人权,自由,也必须承担分裂成几十个欧洲国家,无法统一的痛苦。

  历史上两次世界大战,说到底就是欧洲分裂造成的结果。
  现在欧盟的形成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重演,但欧洲只走了统一的前半段就走不下去了;
  就是因为各国都要争取自己地方的利益,故无法调和矛盾,各个小国都要坚持自己所谓的民主,自由,利益,那怎么能形成一个有机的大国系统?
  这是欧洲永远的痛。


  —— 一位香港律师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31 08:59:50
  昨天,凤凰卫视也在以马克龙说;“西方霸权业已终结”为题,报道他的这一最新观点及相关的欧美背景;

  平心静气地看世界,全球化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治理理念,已开始在形成一种世界性的新潮流。。。
楼主王老大哥2012V 时间:2019-10-31 15:53:00
  但在这套新规则尚未完全建立之前,新技术革命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的失衡,更是人类学上的阶级矛盾与意识形态矛盾。
  最终,它会给我们引以为豪的民主带来沉重的撕裂与不稳定性。
  在座的使节们都能看到,经济动荡,地缘政治动荡,信息技术动荡,民主的动荡。
  所有这些动荡都是同时发生的,但我们该做什么呢?
  我们现在需要如何做?我们是继续当观众,当个评论员,还是去承担我们所必须承担的责任?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们都失去了政治想象力,让过去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习惯来主导我们的策略,那我们……

  ——马克龙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